200元大叔 (全)

一如往常,中午的麵館是生意欣隆,尤其是在這冷冽的寒冬裡,有什麼會比一碗熱湯麵來的更下肚呢 ?那股溫柔的灼熱由胃往上蔓生至喉頭,一掃滿身
的陰寒.滿座已經是希鬆平常的事情,常常有些老客人會直接把錢往櫃檯一扔,算是對我們的一種貼心吧.

今天中午有些反常,平常應該排隊的門口不但安安靜靜見不到人影,連小小
的麵館裡面也是小貓幾隻,反倒是我們樂的可以鬆一口氣.當我正在後台出神的時候不忙小昌往我背上拍了一下

[他又扔下了一張200大鈔 ]

他說的 [ 他 ] 其實我也心裡有数,是一位老客人,忘記是誰開始注意,只知道他年約40初頭,每次都穿著一件老舊的皮大衣,配上一雙擦的光亮的皮鞋
乾淨卻消瘦的臉龐上則是一頭蓬鬆的捲髮,身高不高,可是卻給人感覺很有氣勢
應該說是他的眼神吧 ?一雙犀利的眼神彷彿可以看透世間的任何虛幻
他每次都坐在離櫃檯最遠的角落,正對著時鐘.
牛肉湯麵似乎是他的唯一選擇,以致後來只要看到他進門我們就會主動的幫他送上.
他不太愛說話,讓人有一種冷冷的距離感,頂多只是進門的時候免強會對我們笑一笑.
看的出來他為人很小心,因為每次吃麵前他都會摘下他的金邊眼鏡,小心翼翼的擦拭過後在摺疊收到他的襯衫口袋裡
之後他便不再抬頭,西哩呼嚕的吃完一碗麵,扔下一張200大鈔,然後快步的離開門口,似乎怕我們找錢一般.
反倒是我們平白無故賺了100多元的小費.所以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和小昌都管他叫做 [200元大叔]

[不知道他是做什麼,每次都那麼慷慨]
我喃喃自語道,似乎天下就是有這種有錢人

小昌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根煙,欲言又止,煙刁上了卻又放下
[其實. . . 我注意他很久了,他. . . 很奇怪]

聽到他這麼一說,反倒是吸引了我的好奇心,我掏出火替他點上邊問
[怎麼 ?說來聽聽 ?]

他深深的吸了一大口,白霧淡淡的從他鼻下宣洩而出
吸到第二口後小昌道
[你還記得200大叔每次來的時候手上提什麼東西嘛 ?]

我愣了一下,說實話,吃麵就吃麵誰還會管他帶什麼東西 ?
我搖了搖頭

[他什麼也沒帶]
小昌刁著煙賊賊的笑著說

[去!]  我手一揮,差點沒罵髒話,耍人這樣耍,乾脆問我他穿什麼顏色的內褲算了 !

[可是. . ]

[去去去 !還有什麼好可是的 !耍人耍夠了去忙你的吧 !]
我不耐煩的推著他,想叫他趕快滾蛋,被耍一次就夠了,還想賣乖 ?

[說了你也不信 !每次他離開麵店後10分鐘左右又會經過,而且手上會多個黑皮包 !]
小昌像是下定了決心般的一股腦的說完,中間氣不換,煙不吐

[真的假的 ?] 我開始懷疑這是不是又是令一個圈套 ?這小子的話不能相信
還是俗話說的好,抽煙的沒一個是好東西 !

[騙你幹麻 ?你不信就. . . .看 !他這不就經過了嗎 ?]
小昌興奮的叫出來,還因為聲音太大讓幾位客人抬了抬頭看看我們在吵什麼

我順著他的手指望去,還真的被他說中,那位200元大叔真的提著一個破舊的皮包
快步低著頭從麵店前面走過.蓬鬆的捲髮倒是很醒目.

[看吧 !看吧 !我就說的沒錯 !] 小昌忘情的叫著,彷彿要全世界都知道他不是只會吹牛

[小聲點 !看多少人在看你,客人還要不要吃麵阿 ?]
我拉了拉他的衣角,小聲的提醒他,麵店小,回音大,被他這樣一吼不知道破壞了多少人吃麵的情緒 !
[況且,他拿個包包又怎麼樣 ?你去管人家那麼多 ?要不下次你去直接問問他不就好了 ?]
二桌的客人剛走,我一面收拾著碗筷一面說道,心理倒是有句話沒說出來 :小昌這種人真的是沒事找事做.

他過來心不在焉抹去桌面的湯漬,悄悄的在我耳邊說道
[問題就在,我不敢問 !我覺得他是做黑的 !我怕惹麻煩上身]

[嘿 !人家不過多了個黑皮包,你就把別人說成犯罪人士 ?留點口德吧 ?]

[你不相信就算了,我可是眼見為憑 !]
小昌好氣沒氣的說
不過這句話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碗筷端到一半,又是硬生生放了下來
我壓低聲音問道
[這話怎麼說 ?]

[還記得那天店裡在很忙的時候我還偷溜出去買煙吧 ?其實我是偷偷的跟著200大叔
. . . . . ]

[等等. . 你跟蹤人家 ?!]
在我刻意壓低的聲音裡也不難察覺我的驚訝

[要不怎麼辦 ?就是好奇阿]
小昌雙手一攤,反而像是受害者一般,我心中暗自罵道,這種人哪天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等等跟我到後面廚房去說]
我把碗筷一撈,起身離去,不用多想這小子一定是憋不住秘密才來和我說

小昌把桌子胡亂一抹,跟著我的後腳進了廚房

[說吧 !] 我頭也沒抬,順手開始洗碗筷

[好,可是你別打斷我說話. . . ]
小昌又拿出了跟煙,開始吞雲吐霧

[記不記得這麵館後面有個老舊的咖啡廳 ?那天我跟著200大叔到了那裡,
他選擇了背靠著角落的位子,依舊面對時鐘,我為了不被他發現,還刻意背對著他,利用玻璃的反射來看看他在玩什麼把戲,
倒是他什麼也沒有點,只是悠悠的望著面前的時鐘,沒多久,
服務生就把那黑皮包拿給了他 !]

[就這樣 ?]我有點生氣的問道
[搞不好那皮包裡面裝的是咖啡豆 !他不過是去拿他預定的咖啡豆 !]
我開始替200大叔打抱不平

[不不不我肯定不是 !你聽我說完唄 !]小昌不停的玩弄著他的打火機,又似在回憶又似在發呆

[之後200大叔拎了皮包就走出咖啡館,你知道的,我的個性當然就跟上去了,
一路上躲躲藏藏,也不知道他彎了多少個彎,拐了多少個巷. . . . 嘿嘿. .
猜猜最後我們到了哪裡 ?]
小昌故做神秘的問我

[我哪知道 ?我可沒有跟蹤別人的嗜好]
不可否認的是小昌已經挑起了我好奇的神經

[又是那家咖啡館 !不過是後門 !他把皮包一擺就走了,不過之後我沒有再繼續跟,就回到了麵館]

[那黑皮包沒有離過手 ?中間沒有在哪停留過 ?有沒有和誰交談 ?]
我一連串的疑問脫口而出,活像個在審問犯人的法官

[沒有 !沒有 !沒有 !我一路跟著他,雖然距離有點遠,不過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
小昌肯定的說道,對於他那2.0的視力頗有自信

[那. . .之後那皮包呢 ?誰拿去了 ?]
我問道問題的核心,這也是我最關切的問題

[我 . . . .我. . 我沒有等下去就回麵館了. . . ]

[白痴 !重點不是人是皮包阿 !]
我脫口罵道 !相信我那音量絕對不會小於飛機的噪音,小昌這糊塗蟲 !
可以從200大叔身上看到不正常的事情,卻忽略了問題的關鍵 !有細膩的觀察力
卻缺乏判斷力 !要是可以真想往他腦袋狠狠的敲下去 !

[嘿 !你們倆在吵什麼 ?! 3桌要結帳了 !還不快去]
我們的老闆用著他深沉而帶有濃濃山東腔的嗓音打斷了我和小昌的對話

我用手撯頂了頂小昌,示意要他幫我去結一下帳, 小昌順勢把煙屁股捏息收起了打火機
走出了廚房
[老闆 !你之不知道我們麵店後面的那家咖啡廳阿 ?]
我一面繼續洗著碗一面裝做不經意的問道

[哪家 ?]
老闆一面撈著鍋裡的麵條,一面用他左手的袖子擦拭著臉上的汗水

[就是那家破破舊舊的咖啡聽阿]
我把洗乾淨的碗順手擺到老闆身後的櫃子上

[怎麼 ?要帶女朋友去那約會阿 ?]
老闆側過身來,不懷好意的對我問道,右手還是不停的攪拌著鍋裡的麵條

[講到哪去了,只是想問說那裡咖啡好不好喝]
我不覺臉一紅,不過為了知道200大叔的底,也認了

[好喝!當然好喝!那是俺國中同學開的店,正好 !俺要去拿這個月的咖啡,
怎不你幫俺跑一趟吧 ?順便叫他泡杯咖啡給你嚐嚐 !]
老闆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彩,他不說我還真的不知道老闆和他們的關係是如此的深厚
甚至不知道原來老闆也愛喝咖啡 !看來待會還真的可以跑一趟順便問問200大叔的事情

[原來是老闆同學開的店 !]
小昌驚叫道,這小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回到了廚房,無聲無息像隻貓似的
[那不我們待會就一起跑一趟吧,老闆的同學應該不會是壞人吧 ?]
他悄悄的在我耳邊說到,一面還瞄著正在撈麵的老闆,做賊心虛,深怕秘密被發現

[嘿,現在你倒是要托我下水 ?!]我斜眼看著小昌

[既然你都知道那麼多了能不好奇嘛 ?]小昌嘴角動了動狡猾的笑道

這小子真不是個好東西,居然把我算記進去,這筆帳我可是記下來了

那咖啡廳其實就坐落在麵館的後方,走條巷子,過兩家書店就到了,說近真的很近
破舊的咖啡廳,其實說破舊有點過分,應該說是他的顏色吧,深咖啡色原木的材質
加上裡面的燈光昏暗很容易讓人有老舊的感覺,不過玻璃倒是擦的光亮,所以大白天的時候,站在外面是無法看到裡面的景觀.這裡的客人不多,可能是因為位置的關係吧,太過于偏僻,所以大多數都是老客人,要不就是附近的餐廳來這買咖啡豆或是咖啡粉,也不知道這家咖啡廳開了多久,只知道在我來老闆這幫忙的時候他就已經靜靜存在.

我和小昌望著那位看起來像是老闆的中年人,白色的襯衫燙的筆直,將袖口捲至手肘,一種很斯文又很溫吞的感覺,要不是老闆親口說過,真的很難想像他們曾經是同學,簡直是對比.

[老闆 ,我幫前面麵館的老闆來拿這個月的咖啡]

[喔 !你說的是老山東是吧 ?好.好. .等等 ]
他把燃燒一半的煙放下,轉身開始準備調配咖啡豆
[不急吧 ?要不要來杯咖啡 ?]
他一面將調配好的咖啡豆倒進打豆機裡,一面順手就開始幫我們準備咖啡

在隆隆的攪拌聲中,店裡唯一的服務生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老大,沒有耶. . . . ]

[你確定都找遍了 ?再去找一找,不可能沒有. . . ]
老闆轉過身來將兩杯咖啡遞給了我和小昌,順手拿起了那燒了一半的香煙

我和小昌四眼對望,心理想的倒是同一件事情
[該不會是那黑皮包吧 ?!]

[少了什麼東西嗎 ?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地方 ?]
我一面把糖加進咖啡裡一面故作無心的問道,小昌則悶不吭聲樂的做他的啞巴

[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就是位客人寄放在這的東西不見了. . . 沒事. . ]
老闆回頭替自己沖了一杯咖啡,看的出來他的動作有些些的焦慮

我望了望小昌 ,發現他的兩眼發光,我想這次我們大概猜對了

[是不是不見了一只黑皮包 ?!]
小昌脫口問道,根本無視于我拼命和他打的暗號 ,這小子就是猴急 !
哪有人那麼快洩底的,而且還在這種情勢不明的狀況下 ?想死也不是這樣托著朋友一起死吧 ?

只見到老闆幕然回頭,眼裡充滿了驚訝,只差下巴沒有用手接起
[你們有見到這只包包 ?!]

[其實. . . . 沒有. . . .但是. . 我們正是為這而來]
小昌又開始做他的啞巴,倒是要我繼續往下掰,在這關鍵的時刻我的腦中卻是一片空白,這小渾蛋,回去有他受的了 !當然,如果回的去的話. . .

[因為. . . . . ]
小昌大概受不了我犀利的眼神攻勢,終於打破了沉默,一五一十的把200元大叔的事情原由一一道出,而我,則是慢慢攪拌著咖啡, 當我的啞巴,看著奶精慢慢的沉溺在深咖啡裡.

[呵呵 !你們的想像力也真的是豐富 !]
聽完洋洋一大篇推理後,老闆笑笑的說
[和你們明說吧,其實我接下這咖啡廳也不過是這2年來的事情,那位客人已經早就在這了,
還記得我剛頂下這咖啡廳的時候,以前的老闆就和我說過這位客人的事情,他每個月都會來一趟,帶他的包包散個步,然後在將他放置後門,當時也覺得很奇怪,不過一次兩次後也就漸漸的習慣了. . . ]
老闆一面攪拌著他的咖啡一面悠悠說道

[可是. . . 老闆就沒有好奇過包包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嗎 ?]
小昌焦急的說道,似乎等不急要把黑包包的真面目戳破

[當然會 !所以我當然檢查過 !]
老闆一面小口啜飲著他的咖啡,一面吊著我們的胃口,完全無視于我們猴急的眼神,
只能恨咖啡為什麼那麼大杯 ?為什麼那麼燙 ?為什麼不能一口喝完 ?

老闆將剩下咖啡餘香的空杯放下,抿了抿嘴道
[裡面是空的,什麼也沒有 !]

輪到我和小昌的下巴托了臼,一個苦苦追尋的答案居然是一個完全不能理解的答案
繞了一圈卻是一場空,我開始能理解小昌跟蹤200大叔時的心情
[其實,那包包裡不能說是空的. . . . ]
那服務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我和小昌的背後,這次我們三個人都傻了眼

[怎麼說 ?包包找到了 ?]
老闆訝異的問道,看來他心中的驚訝不會小於我們
小昌順手點了一支煙,看來他已經要準備接受一個更詭異的答案了

[我. . 我. .因為好奇,曾經打開過那個皮包,裡面是空的沒錯,可是在夾層裡面卻有個東西. . ]
服務生有點結巴的說道,想必偷看客人的寄放物是一件很不道德的行為,待會大概免不了一頓罵,想想真的有點對不起他
老闆也隨手點了一支煙,左手開始輕敲桌面,看的出來他也正在調整他的思緒
小昌則是老習慣的玩弄著他的打火機
我則是觀察著這一切

[夾層裡面有一張照片 !一個美麗中年女子的照片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半年後,我辭去了麵館的工作,200元大叔不曾再來過.
麵館生意依舊興隆,偶爾我還是會去捧捧場,尤其在我失戀的那段時間,和小昌聊些有的沒的,他還是一樣的猴急,還是一樣的多話,還是一樣的愛抽煙.
唯一的不同
我在失戀後開始慢慢的了解200元大叔的心情,
不過,我沒有和小昌說.

[END]



結論:

1.抽煙的人說話不能信
2.小猴子抽煙
3.自己想吧:bigmouth:

[ Last edited by ciacia on 2005-8-23 at 05:50 AM ]

[ 本帖最後由 貪婪殺手 於 2008-10-10 11:06 編輯 ]
個人簽名檔

-Bon je sors , mais elle est ou la porte ?-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74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