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被屏蔽
Prunella LV:8 子爵

[電影]

「碎片化」影響2014電視劇行業 婆媳劇全面退潮

「碎片化」影響2014電視劇行業   婆媳劇全面退潮
《古劍奇譚》及其「小鮮肉」們的走紅,「影視撬動整個IP產業鏈」成為業界沸騰的話題。

1月15日報導「碎片化」大約是2014年閱讀、消費、娛樂中被提及最多的一個指征,也同樣影響著2014年的電視劇行業。碎片化的接受方式,導致資訊的到達和接受成為關鍵。因此,營銷成為電視劇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大陣容、大製作、密集話題、強力營銷的「劇王」頻出;充滿小市民趣味的婆媳劇全面退潮,中產階級趣味的都市生活方式劇在話題、收視、網路點擊上多維度共贏;故事與情節雖還有龐大的受眾基礎,卻在人人成為發聲體的環境下逐漸沈默,結構鬆散卻能引發共鳴的情緒和情感消費卻能放大其影響。《古劍奇譚》及其「小鮮肉」們的走紅,「影視撬動整個IP產業鏈」成為業界沸騰的話題。



政策多檔期少

舉例:古裝偶像劇勢頭受阻,《華胥引》PK《雲中歌》

大劇短兵相接

2014年大約是近年來對檔期管理最多的一年——暑期檔、中國夢、五個一工程,三次調控三個月,嚴重打亂了諸多電視劇的售賣與電視臺的排播計劃;而2015年開啟的「一劇兩星」政策,更成為諸多大投資劇目的催命符。

為搶上「一劇四星」的末班車,國產電視劇上演了罕見的兵戎相見,私底下的小動作頻繁,其中排播份額嚴重被限制的古裝劇和高投資的大劇廝殺程度最為激烈。矛盾直接公開化並訴諸於媒體的,當屬2014年5月中旬有關「《華胥引》擠掉《雲中歌》檔期」的匿名資訊。匿名資訊稱,原本確定檔期的《雲中歌》被《華胥引》擠掉檔期,並爆出諸多聳動的「內幕」,最終卻是兩敗俱傷,這兩部劇均未擠入2014年播出名單。當然,這樣的競爭在2014年也屬惡劣事件,更大多數電視劇是「尖子生PK」的質量與題材對決。

據悉,2015年的暑期檔將繼續進行調控,而古裝劇15%的播出比例也將進行嚴控(古裝正劇不在受控之列)。根據目前的大致排播計劃,一線衛視與二線衛視的古裝劇指標多數已經滿額,尚未播出的古裝劇卻數量眾多,廝殺將更為激烈。近年來潮湧的古裝偶像劇勢頭受阻,如何獲得古裝正劇的指標讓影視公司費盡腦子各顯神通。

壟斷進一步加劇

業內多用「前店後廠」、「作坊式生產」形容電視劇行業。隨著近年來影視公司的上市與資本的介入,電視劇行業也逐漸出現領軍企業。根據維嶺傳播的數據統計,2014年,華策(克頓)、新麗、山東影視中心、長城、千乘等大製作公司都有多部電視劇收視率進入前50名,其中華策高達7部(包括克頓,不重複計算排名),新麗傳媒4部(不重複計算排名),電視劇企業集中的趨勢趨於明顯。

實際上,壟斷在進一步加劇。衛視直接與影視公司簽訂打包劇集——電視劇行業在制播分離後逐漸開始新的制播聯合,而這種聯合極有可能催生壟斷寡頭的出現——批量化生產。壟斷寡頭的出現,有利於行業集約化生產,卻也有可能出現電視劇生產出現「劣幣驅逐良幣」。



進擊的中產階級

舉例:王麗萍、陳彤、李瀟等編劇轉投都市劇

婆媳劇全面退潮

資深業內人士曾經把電視劇市場劃分為中國南與中國北,雙方有著不一樣的審美趣味和價值取向;南方更強調年輕一代人的生活方式,北方則更強調代際倫理關係;南方劇作更偏時尚,北方劇作則偏保守。

實際上,這種劃分在2012年時尚不明顯。根據統計,2012年東方衛視與北京衛視播出婆媳劇比例相當,被戲稱為「婆媳臺」和「家鬥臺」;2013年開始, 南北方出現較大區別,而在2014年,南北方的區別再度彌合,婆媳劇悄然隱退,講述都市職場人群情感與生存困惑的電視劇大行其道。

曾經引領家庭倫理劇風氣之先的王麗萍,2014年的新作《生活啟示錄》講述了都市中的一種情感類型「姐弟戀」;寫過《妯娌的三國時代》的陳彤,在2014年的兩部電視劇《一僕二主》和《離婚律師》,前者是都市大齡偶像劇,後者是職場情感劇;寫出《當婆婆遇上媽》的李瀟在2014年播出的《我愛男閨蜜》和《大丈夫》,同樣遠離雞毛蒜皮的經濟問題,更多將重心放在情感與精神衝突之中;並出現以《產科醫生》、《婦產科醫生》、《青年醫生》、《金牌律師》、《離婚律師》等為代表的行業劇。

電視劇變「年輕」了

在業內人士袖手看來,這恰好說明生活劇領域的趣味發生了重大轉折——從家庭到都市,從小市民到中產,從家鬥到情感與生存,從完整敘事到片段化敘事。資深業內人士絕對敏捷也同樣認可這種轉變。在他看來,當代生活劇最大的特點是觀眾毫無障礙的代入感。前些年的家鬥劇在人設和故事上走極端路線,情節衝突也日益狗血,寫遍了柴米油鹽醬醋茶各種犄角旮旯的經濟算計,一方面膩歪重複,一方面難以讓觀眾產生代入感;在都市生活中有著穩定收入和不菲消費的人群,他們的情感和生存需求卻表現相對較少。

2014年的多數都市劇,觀眾消費的不是情節與故事,而是情緒與生活體驗;並且在創作中盡可能碎片化地展示真實的人物與生活,迴避因完整而發生的各種匪夷所思的狗血。簡言之,家鬥劇更強調物質、人物直接的衝撞,充滿著小市民的趣味;都市劇則更強調情感與生存的狀態,充滿中產階級式的迷惑。而在碎片化、人人都是傳播體(中產階級掌握更大的話語權)的當下,這種情緒和情感的內容,更容易抵達個體的內心,從而形成超出劇集帶來的影響力。



陣容+話題+營銷=劇王

舉例:《紅高粱》年度收視最高,點擊量與話題度靠前

電影大咖交電視成績單

移動互聯的發展,「碎片化」成為大眾接受資訊的重要特徵。如何在碎片化的資訊中最快到達受眾,電視劇給出的答案是「高舉高打」。實際上,這種跡像在2013年已經顯山露水。2013年引爆收視率、話題度、點擊量的電視劇包括《小爸爸》、《辣媽正傳》、《咱們結婚吧》,無不遵循此條例——名導、名演、名公司,層層加碼,在拍攝之初便成為衛視、廣告商、視頻網站競相追逐的目標;並在播出期多方配合疊加營銷,迅速形成熱點話題,成為多維度成功的「高盈利」電視劇。

2014年,主演吳秀波、姚晨,編劇陳彤,導演楊文軍,出品方耀客等多項優勢資源疊加的《離婚律師》率先打出「劇王」的概念。這部在製作期間因傳出主演各種不和,導致大眾擔心其成色的電視劇,雖然收視率並不盡如人意,卻在商業、話題、品牌上獲得足夠的回報。

實際上,2014年的電視劇「劇王」頻出——《大丈夫》、《一僕二主》均如此;範冰冰主演並擔綱製作的《武媚娘傳奇》以單個衛視最高價,擠掉眾多古裝劇成為湖南衛視開年大劇;劉和平編劇、侯鴻亮團隊擔綱製作、聚齊七大影帝的《北平無戰事》題材陽春白雪,卻也在社交網路、點擊量、收視率上取得不錯成績;莫言原著、經典電影在前、趙冬苓編劇、周迅主演、鄭曉龍執導的《紅高粱》則將多重優勢疊加至極致,成為年度收視率最高、點擊量與話題度排行前列的電視劇。

今年劇王不在少數

與中等陣容電視劇相比,這些電視劇因為陣容龐大,在拍攝和播出前便具備了較高的期待值;播出期間,強悍的陣容也能夠營造足夠多的話題點吸引足夠多的關註度;巨大的期待值捆綁著出品方、藝人、播出方、商家競相營銷,話題從提前半個月甚至一個月預熱,足以覆蓋整個播出期;營銷載體從常見的傳統媒體、社交網路、戶外廣告,到當下最流行的App軟件綁定、更適用於移動端的H5頁面……幾乎無所不用其極。

電視劇買賣雙方的強勢與否對比並非恆定的,「劇王」毫無疑問在售賣關係中處於強勢地位。把陣容和製作搭建得異常漂亮的電視劇,對電視臺而言能夠播出是實力的象徵,且招商容易,因為有充分的話題點,因此儘管價格極高,電視臺卻也趨之若鶩——但能夠操盤這種電視劇的公司,在業內也是寥寥可數。

2015年,這樣的「劇王」仍不在少數。除了已經拍攝完成的趙薇、佟大為的《虎媽貓爸》,孫儷、鄭曉龍再度聯手的《羋月傳》,海清與陳思成搭檔的《大貓兒追愛記》,六六與海清再度搭檔的《女不強大天不容》都頗具「劇王之相」。



IP時代小鮮肉搶灘

舉例:《古劍奇譚》李易峰被推上一線偶像男星

偶像影視遊戲聯動

2014年,網路小說版權逐漸演化出IP的概念,成為由著作權、專利權、商標權三部分組成的知識產權,又成為各大影視公司和遊戲行業爭奪的對象。

電影方面成功的案例不少,《致青春》、《爸爸去哪兒了》、《匆匆那年》莫不如此。而電視劇方面,《古劍奇譚》則給出了漂亮的答卷。這部電視劇改編自同名單機遊戲,故事情節單薄、特技簡陋、製造粗糙,曾在銷售中多次懸而未決,最終卻以周播劇的形式創下超高收視率,並將李易峰、陳偉霆、馬天宇這多個影視圈熟臉推上一線(準一線)偶像男星的位置。

這無疑為國產劇註入一針強心劑。多年來,電視劇作為電視臺的重要收視支撐和影響最大的娛樂消費,其收益也不過來自於版權買賣+植入廣告。而IP概念的推廣及成功,則讓諸多人看到巨大的影視影響力變現的可能性——以影視為宣傳前端,以遊戲為衍生產業鏈條,以線下實物銷售作為盈利主題,成為越來越多人的夢幻。

據悉,已經有國內電商巨頭與業內幾十家播出機構聯合,意欲打造線上(播出)線下(生產消費)的模式,將電視劇變成實物「宣傳推廣」的載體之一;有吸引年輕人目光可能的電視劇,背後就有無數的手遊公司密切跟蹤。

在部分業內人看來,將來電視劇免費送給電視臺播出也未嘗不可能,就像當下的某些動畫片一樣--它們可以作為且僅作為產品或遊戲宣傳而存在。但願這不是個夢幻。

想要抱抱,快來爆報  更多爆點、爆乳、爆料都在最有話題的爆報 !!!
「碎片化」影響2014電視劇行業   婆媳劇全面退潮 本帖最後由 就是愛八卦 於 2015-1-15 17:26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