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據中國大陸統計據顯示,目前全中國農村尚有7017萬貧困人口,約佔農村居民的7.2%。習近平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確保貧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脫貧。半年來,媒體派出9支調查小分隊,分頭前往中西部貧困地區,實地考察。圖為2015年3月29日,雲南省怒江州福貢縣知子羅貧困村,一位小孩在家門口張望。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屋子分成兩半,左側是牛圈,雜草上散落著牛糞,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刺鼻的味道。右側是人住的地方,藉著手機光亮才能看到床鋪——一塊木板搭在4摞磚頭上。屋中央,地面擺了3塊磚,上頭架鍋,底下燒柴,這就是爐灶。沒有一張桌子,連個板凳都沒見到。土牆被多年的炊煙燻得一片漆黑。這,就是四川省大涼山區美姑縣拉木阿覺鄉馬依村村民爾日書進的家。鍋裡煮了些土豆,便是他一家5口的午餐,有的土豆已經發了芽。對他們來說,吃米飯和肉是一件奢侈的事。大米每10天逢集時才能吃到;肉一年最多吃3次,分別是彝族過年、漢族春節及彝族火把節。圖為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美姑縣拉木阿覺鄉馬依村。馬依村海拔2600米,土地貧瘠,與鄉集鎮相距12公里,道路崎嶇。全村135戶,729人,絕大多數村民至今仍生活在人畜混居的石板房裡。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45歲的爾日書進左眼失明瞭。睜眼時,只見紅紅的一片。三年前,他發現眼睛有問題,卻沒錢去縣醫院看。有新農合可以報銷醫藥費,但要個人先墊資才能報賬,他墊不起。看病還要路費、生活費,對他來說這是一筆大開銷。他就一直拖著,直到無法醫治。牆上有兩張獎給“優秀少先隊員”的桔色獎狀,獲獎者是爾日書進14歲的大兒子。他家老二、老三都到了學齡,卻沒有上學。爾日書進的生活,是大涼山區貧困現狀的一個縮影。多年來,扶貧工程一直在這片6萬平方公里的高寒山區艱難推進。一些人利用政府的小額貸款、技能培訓,開始跑運輸、種花椒、搞養殖,或是外出打工,慢慢賺了錢。還有近50萬人從危房搬進了四川省重點民生工程“彝家新寨”。然而,在總人口近500萬的涼山彝族自治州,綿延千百年的貧窮根深蒂固。圖為3月25日,四川省大涼山區美姑縣拉木阿覺鄉的馬依村村民爾日曲吉在破舊的房屋內吃土豆。爾日曲吉跟村裡大多數村民一樣,主要靠吃土豆充飢。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馬依村有很多十來歲的孩子,三五成群地奔跑玩耍,似乎盡情享受著無憂無慮的童年。但這個村目前適齡兒童沒有讀書的有上百。圖為,四川省大涼山區美姑縣拉木阿覺鄉馬依村的幾名孩子站在村裡的一處空地上。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貴州省荔波縣瑤山鄉巴平村蘭金華的家裡,連一面嚴格意義上的“牆壁”都沒有。他和母親住的茅草房已有幾十年歷史,是用樹枝、竹片拼成的,縫隙裡抹著些牛糞,寒風和光線從無數孔洞透進來。一盞昏暗的燈泡下,柴草、雜物、簡單的農具堆在一起。長年煙火凝成的一條條黑毛絮從房頂、木架上垂下來。角落裡篾片圍成的兩個小窩,就是母子倆的“臥室”。前一陣房頂漏雨,蘭金華只好到隔壁弟弟家打地鋪。弟弟的房子是幾年前政府補貼2萬元建的磚房,但至今沒有門板,只擋了塊竹編的薄片。圖為貴州省荔波縣瑤山鄉巴平村弄哄組,66歲的村民蒙二妹站在自家居住的房屋前,她和兒子蘭金華住的茅草房已有幾十年歷史,是用樹枝、竹片拼成的。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雲南省怒江州福貢縣木克基村拍攝的一戶民居。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甘肅省東鄉縣柳樹鄉紅莊村,村民馬他非勒將手伸進已經裂縫的牆體,因為沒有錢整修,一家人至今住在危房裡。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雲南省怒江州福貢縣木克基村拍攝的一戶民居。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寧夏西吉縣向來乾旱少雨。王民鄉下趙村馬虎鋼平時拉一次水,來回要跑40公里,一次拉兩大桶,大約一噸,能吃半個月。一噸水4元,拉一趟水油費就要十幾元。“還不敢拉太多,放時間一長,水就不能吃了。” 圖為在寧夏固原市原州區河川鄉康溝村村民冶建龍的家中,院子裡常年掛著兩個鐵桶準備接雨水來用。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廣西都安瑤族自治縣隆福鄉葛家村龍母屯一貧困家庭的住房內景。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雲南省怒江州福貢縣木克基村,一名孩子趴在床上做作業,她的家裡沒有桌子。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在四川涼山,去最遠的貧困村,從公路盡頭出發,還要騎馬走上三天,還得不下雨才行。而即使能夠通車的地方,行路之難也常令人望而生畏。雲南怒江州瀘水縣古登鄉念坪村的大山太陡了,耕地坡度竟達80度左右,幾乎是“掛”在山上。在攀登過程中,村民指給記者看路旁一個墳丘,那裡埋的是一個不小心摔死的村民。而牛、馬摔死更是時有發生。人們說這裡是“有天無地,有山無田,有人無路”。去年,同屬怒江州的貢山縣獨龍江鄉79公里山間公路改建完成,耗資7.76億元。其中,僅打通一條6.68公里長的隧道,就花了約3.7億元。照此計算,要全部修通偏遠山區的通村、通組公路,所需投入將是天文數字。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甘肅省東鄉縣龍泉鄉北莊灣村小學,學生們在上數學課。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有的地方仍以溜索為路。在雲南福貢縣馬吉鄉橋瑪嘎村,一條顫巍巍的鋼絲繩橫亙幾十米寬的江面,十多個大人小孩正排隊等著過索,這是全村百來口人進出的唯一通道。12歲的小學生餘強已是溜索“老手”。他把索扣往鋼絲繩上一卡,溜繩一端固定,一端兜住大腿和腰,掛上書包,腳一蹬,腿一曲,頓時凌空飛向對岸,似乎一點都不覺得危險。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德宏州盈江縣卡場鎮吾排村,放學回家的小男孩在自家幹農活。

邊陲等於貧困? 探訪陸貧苦鄉鎮生活(16P)

VIA 網易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