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

蘇打綠 sodagreen 冬未了- 牆外的風景/哀艷的痛快/他舉起右手點名

【原文連結】: https://youtu.be/hMfInl-v1E4

牆外的風景





發佈日期:2015年11月27日

關於這首歌,創作者這麼說:

「柏林圍牆的誕生,當然不是件好事,但這座牆的故事,不知為何在我心中,就是有一股浪­漫的魔力,可能是年少時看過電影〈再見列寧〉的情節,在記憶裡揮之不去吧。

「這首歌詞跟柏林圍牆本身的故事一點關係也沒有,但也不能說是沒有關係,因為它就是一­個巨大的意象,活在這首歌裡頭。

「如同《冬 未了》這張專輯許多提到無限迴圈的意象,牆的存在,就是一種無法超越只能回頭打轉的理­由。我們總是給自己很多牆,或是被擋在很多人的牆之外。明明事情可能朝更好的狀況發展­,卻被很多無奈的牆所擋住。歷史上柏林圍牆倒下的時候,若我們能閉上眼睛想像自己是那­個年代環境的人,那是多麼令人激動的時刻。那麼,你有沒有能耐讓自己心中的牆倒下呢,­有沒有勇氣去叩問別人建下的高牆呢,有沒有力量去抱著信念面對不被回應的挫折,等待著­無法探知牆外情勢的時光呢?有沒有方法去解決反覆告訴自己別失望,卻無法欺騙自己不失­望的迴圈呢。

「身邊有很多朋友,他們的愛很辛苦,因為感覺無法攤在陽光下,真正透氣,也不被理解或­接受,甚至被認為是妖魔或病毒,但,這麼汙蔑他人的人,才更接近妖魔與病毒吧?這首歌­,我想送給他們。但同時,其實也適於很多狀況。各種愛,都是愛,都需要尊重。基本人權­,請還給每個人。不是與你不同的,就是錯的。

「你有自己牆外的風景,你或許也是別人牆外的風景。還有多少無法言說的秘密,在自己的­牆之內。在這首歌,希望你可以找到自己的樹洞,放一些自己的秘密進去,在深夜大聲無懼­地說給自己聽吧。」

--

Credits
導演/Robert Bröllochs
詞曲/青峰
編曲演奏/蘇打綠
管弦樂編寫/阿龔
指揮/Bernd Ruf
交響樂團/GermanPops Orchestra
製作人/林暐哲

--

【詞曲/青峰 導演/Robert Bröllochs】

當道路從我腳下消失 那足跡又算什麼
那些情緒河川 失控氾濫 摧毀 然後冷戰
當憂鬱又砌了幾公尺 石膏了我的悲傷
電光石火沒法 幫我拆下 彼此心裡的那道牆

還在想 無止境地想
一桶傷這樣潑下來
還在嘗 黑夢太漫長
那愛絕不能不見光 就是我

當太陽的光芒又萬丈 太晴朗 是否淒涼
風花雪月沒法 幫我反抗 真實人生的那海洋

你是不是也有感覺 心裡那一條分界
只是世界曲曲彎彎 這一切都與你無關

想 無止境地想
你那頭是否也一樣
嘗 黑夢太漫長
那愛絕不能拒絕愛

還在想 無止境地想
牆外的風景會怎樣
還在嘗 黑夢太漫長
那愛絕不會放棄愛 別失望

好失望

--





【原文連結】: https://youtu.be/A6g0ncregRc

哀艷的痛快





發佈日期:2015年10月8日

這是一個楔子,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在時空的維度裡,橫向來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縱向想來:歷史的每一個今天,都有著我­們無法理解的事情發生。天災發生時,我們會說:無可避免。但比天災更無可避免的,會不­會是人禍?因為人類,大自然正一點一點退出地球,但遇上天災時,我們埋怨的是?

自我的困擾,情人的爭吵,親子的隔閡,家族的失和,面子的維護,金錢的糾紛,利益的覬­覦,疆界的爭奪,戰爭的發生⋯⋯人的每一個行動,大都來自於展現自己的慾望,每一分一­秒,我們都在用行動速寫自己的自畫像。

在寫這首歌時,這些畫面就在腦海裡接續不斷,順著旋律,句子一片又一片如浪打來。這首­歌的編曲,讓我每每聆聽時都忍不住想拔足狂奔,那些器樂互相的對話,實在太令人過癮了­。

面對許多事情,我們會告訴自己,這是命運。真的有命運的存在嗎,那麼是誰給你的呢?我­們不都是一個機率下的產物嗎。

在這個機率化身為各種形象各種信仰的主宰者面前,無助時我們吶喊,但,吶喊會有答案?­仔細聽,「命運」無聲的宣告正敲起。

對於蘇打綠來說,我們同等重視專輯與現場,所以在這張專輯裡,除了錄音室作品,更首次­嘗試Live同步錄製原創專輯,想讓大家聽見這張專輯「活著」的樣子,當只有一次錄音­的機會,蘇打綠是怎麼準備的,又獲得了什麼樣不同的成果,這只有在專輯裡Disc 3藍光所收錄的柏林首演全程實況,你才能真正感受完整的《冬 未了》所想帶給你的。

--

Credits
導演/李伯恩、Robert Bröllochs
詞曲/青峰
編曲演奏/蘇打綠
管弦樂編寫/阿龔
指揮/Bernd Ruf
交響樂團/GermanPops Orchestra
製作人/林暐哲

--

【詞曲/青峰 導演/李伯恩、Robert Bröllochs】

整個星群 無人不病
只是要比 誰病得輕
細菌持續蔓延 突然潛伏又越來越高

白日低吟 一臉冷靜
夜晚解禁 放聲詬病
細菌持續蔓延 突然潛伏又越來越高

沒人能離開 沒人能離開
祈禱而上帝也只好兩手攤開
沒人得到理睬 沒人得到理睬
乞討而所有也只是不理不睬
沒人可能隱埋 沒人可能隱埋
逃跑而世界也只教落得活埋
沒人能例外 沒人能例外
冷淡宿命玩弄著他哀艷的痛快

來繼續崇拜 來繼續耍賴 來繼續萌芽更多的鬼胎
繼續被欺瞞 繼續被出賣 繼續廉價地證明自己所存在

白鴿沾染 黑色塵埃
綠樹記載 血紅陰霾
我想跑開 無法跑開
我想期待 沒有期待

我讓你揭發我讓你恨我讓你罪怪我

--





【原文連結】: https://youtu.be/cuEja-aL1Uk

他舉起右手點名





發佈日期:2015年11月6日

究竟什麼人有權力對別人的生命做出任何決定呢?

這首歌是在想像被希勒特下令帶往集中營的一群人,被拐騙進永無天日的火車上,一路到未­知盡頭的心情,如果我是一個隱形者,有能力聽到當場他們沉默下思想的聲音,那對話會多­麼巨大。這個噩夢,充滿了七嘴八舌、無限疑猜,有的角落謾罵,有的角落抓狂,有些放棄­了只能祈禱,有些瀕臨死亡發出譫語,有些因為驚魂已然失去了信仰能力,顧不得教條而怨­天尤人,一句話還來不及說完就斷氣了⋯⋯

我們現存的世界,是不是也總是隨意對別人判斷。用刀殺人會犯法,所以用言語殺人就盡情­?曾看到有個明明犯錯的人,卻在電視上嗆答:「不是神,誰也無法判我的罪」,結果這樣­的人,卻到處判別人罪,甚至不願意讓別人擁有平等的權利,看不見自己的歧視,還言之鑿­鑿假造事實,捏造他人的罪名,妖言惑眾讓不明事理的人輕易加入踐踏別人的行列。又,如­果不是神,就無法判你的罪,那麼,對你來說,不就代表法律一點都不重要?既然如此,修­改法律爭取平權,又對你有何差?這些綁架神的人啊,天堂真的會在你們的未來出現嗎?多­少軟弱的人格都表現在無數過剩的批評之上。

若集中營受害者當時想著,幾十年後的世界是否還有莫須有的罪?是的。當然,沒有那麼血­腥殘忍,但種種思想上的暴力,還是有好多人在面對。而你,在為這種暴力助紂為虐嗎?

這樣的歷史殘絕人寰,我們都會為這些犧牲者的人權抱不平。但,時至今日,還有多少人的­「基本人權」竟然荒謬到需要「他人」的同意。多少人將自己邪惡的思想,往別人身上抹?­那麼,髒的,是抹的人,還是被抹黑的人呢?

輕信並散播謠言的人哪,也請你們看看自己,看似無辜卻血腥滿滿的手吧。

然而,這就是我們還必須期待更好的世界,戰士們,請為你自己,奮戰到最後一口氣。

--

這次也是提供大家Live的版本,但因為是Live,現場演出時,在中段合音上我們有­所取捨,合音中有歌詞的部分在這個版本並未出現,但為求歌詞的整體性,在此我們還是打­上字幕,想聆聽配上歌詞的呈現,就請聆聽專輯內Disc 1的錄音室版本吧!

--

【詞曲/青峰 導演/李伯恩】

「這是眾人共謀的一個惡遊戲?」
「那火車不應該載我們到這裡!」
「個個幽靈像死了又死的魅影。」
「我是一個編號還是擁有姓名?」

「那毒蜘蛛懂得讓人手舞足蹈。」
「看!它們正要奪走凱旋的指環。」
「這裡甚至不容許粗糙的渴望。」
「時間是不存在的,讓惡夢餵養。」

「被逼迫著走了岔路,還能活著再見嗎?」
「移民」「俘虜」「同性戀」「吉普賽」「猶太」
「有沒有它這麼恨我們的八卦?」
「幾十年後,世界會不會還一樣……」

「令人憤慨的不是受苦,而是受這苦沒理由!」
「看官們,若有選擇,你會當受害者或劊子手?」

「它的綸音讓我們集中如螻蟻。」
「瘟疫的紅十字!」「痙攣的六角星……」
「被自己的夢吼驚醒多血淋淋。」
「給它一根指頭,它要我整隻手!」

「所有生靈加起來,也不值它一個慾望!」
「寧可站著死去,也不跪著苟活。」
「在愛仇敵之前,卻先恨了朋友。」
「住進一朵火焰,就成為螢火蟲。」

「因為他的不公才有了第一個殺人犯。」
「智慧帶來原罪!」「別用契約馴服我。」
「命運瞎了眼,誰能抓一綹頭髮?」
「天!毒氣已四溢,我逐漸失去我……」

「我……我的手!」「我的臉!」「我的瘋狂!」
「脫下你的衣和帽!」「打開你的齒和嘴!」
「檢查你的心和腎!」「剝離你的靈和魂!」

「我……我的手!」「我的臉!」「我的瘋狂!」
「為什麼要相信你!」「你哪裡會是真理!」
「誰管是不是經典!」「誰管有沒有頁數!」

「我……我的手!」「我的臉!」「我的瘋狂!」
「蘇菲濕婆請解救!」「聖哲神佛都入墮!」
「輪迴涅槃誰操縱!」「如你一般怎麼做!」

「我!我的手!」「我的臉!」「我的瘋狂!」
「出草火大風大中!」「曉星早已經墜落!」
「גאולה... סליחה... תשובה...」「ॐ मणि पद्मे हूँ 」

「噓!別吵!想安穩睡個覺就等著進墳場!」
「喂!使者…有橄欖枝…我看到人帶來…」
「我很想…想到家…臉覺得快…快樂…」
「滿口譫語…數到七……或許我有…罪!」
「為何我有罪!」
「若我說祂也……

……。」




本帖最後由 bl52045 於 2015-12-7 02:05 編輯

個人簽名檔

I prefer that although unseen but demonstrated the inherent quality of beauty.
我寧願要那種雖然看不見但表現出內在品質的美。
                                                         ————泰戈爾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9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