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噁到不行還是要硬著頭皮上!特種行業者日記:躺著賺真的沒有比較輕鬆!

客人噁到不行還是要硬著頭皮上!特種行業者日記:躺著賺真的沒有比較輕鬆!


雖然你不一定非要到這些特殊場所去體驗生活,但不耽誤你關心在這裡工作的女孩們。為滿足你關心全人類生存狀況的心理,內華達一位從事合法特殊行業的女孩公佈了她的個人週記:

客人噁到不行還是要硬著頭皮上!特種行業者日記:躺著賺真的沒有比較輕鬆!
(圖文無關,下同)

週五

9:30 a.m.

今天是一週一次的醫生檢查。雖然不能推掉也不能延期,至少我能穿件普通的衣服,換件舒服的內衣了。上班穿的那些集中內衣,老是緊緊勒在我的骨頭上。

昨晚漫長又無聊。直到凌晨四點,我都穿著整套的上班行頭。那些細的要命的高跟鞋,差點害得我腳踝都廢了。

客人噁到不行還是要硬著頭皮上!特種行業者日記:躺著賺真的沒有比較輕鬆!

2:25 p.m.
一個常客打電話給我,說這週末過來。他每隔幾個月就會開車過來。每次都會脫光我的衣服,讓我趴在床上。然後他假裝自己是醫生檢查我的屁屁。他總是一邊叨念加拿大政事,一邊和我戰鬥。他真的很無聊,每次都同樣的動作,同樣的話題。就連時間都一樣,每次都在我這裡待一個半小時。不過他簡直就是搖錢樹,暗地裡我們都叫他「傻B銀行家」。

客人噁到不行還是要硬著頭皮上!特種行業者日記:躺著賺真的沒有比較輕鬆!

週六 3:20 a.m.
今晚來的常客,很喜歡把我捆起來。一開始的兩次我要了兩倍價錢,讓Bella(同事)和我們一起。這樣做其實是為了安全。確定他不會玩得太過火後,現在我一人就能對付他。

他總粗魯地扒掉我的衣服,把我的臉按在床上。然後撕開床單,把我的膝蓋和手腕綁在一起,塞住我的嘴。幸虧我早年練過體操, 身體還算靈活。

我要假裝極力掙脫,並一直哀嚎。接著他會脫光,坐在椅子上…打飛機。然後就結束了。整整30分鐘都是這樣,真的很無言。他還在地上鋪了浴巾,以免小蝌蚪弄髒地板。

他一洗完澡,就來幫我鬆綁,問我是不是綁得太緊了。其實他從沒綁緊過。之後我們會在吧檯待15分鐘,小喝一杯,隨便聊幾句。然後他就離開了。四、五個月後,他會又來「綁」我一次。

客人噁到不行還是要硬著頭皮上!特種行業者日記:躺著賺真的沒有比較輕鬆!

週日 10:40 p.m.
六個月前聊過的一個男的,突然發簡訊說要過來。他對禿頭女人的慾望特別強。我的頭髮本來就短,但他還想讓我的頭髮再短點。每次戰鬥的時候,他都問我是否可以把我全身的毛都剃掉。廢話,當然不。我不想讓一個陌生男人,拿著剃鬚刀在我身上比劃。再說,他才給這麼一點錢。

今晚,他說自己在拉斯維加斯賺了一筆,讓我再考慮一下他的提議。我本想搪塞一下,結果他一直逼問。不過,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客人噁到不行還是要硬著頭皮上!特種行業者日記:躺著賺真的沒有比較輕鬆!

週一 7:25p.m.
宗教真的是謊言。我認識一個從鹽湖城來的老男人。他老挑女孩們睡著的點來。來了就立馬躲進男廁,待好久時間。一開始,酒保都要被他弄瘋了,不過現在他們都習慣了。出來的時候,他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女人。長裙、絲襪、高跟鞋,還戴了假髮,化了妝。他說他不能在鹽湖城幹這些,他只能來這裡。他是摩門教長老,一輩子都要掩蓋自己的異裝癖。內華達俱樂部也許是他唯一覺得放鬆的地方。

去年,有個年輕小夥子請我們幫他化妝。做頭髮,換完衣服,簡直就是個漂亮女孩。之後我們整年都在勸導他,開導他。他才同意我們把他的照片放到Gay圈,在那裡他能獲得很多支持。之後他搬去了Reno,因為那裡的人都比較寬容。雖然他一直和信教的父母住,但我們一直保持著聯繫。

呀,Effin又來敲門了。

客人噁到不行還是要硬著頭皮上!特種行業者日記:躺著賺真的沒有比較輕鬆!

週二 9:10 p.m.
Tom是個貨車司機,剛走不久。今晚,我們沒有睡覺。他給我買了杯酒,自己在吧檯隨意轉轉。然後他說最近得了痛風,必須得拄柺杖。他真的很愛吃檸檬棒,之後可能因病不能再吃了。


週三 8:15 p.m.
Ed,78歲的退休農場工人,每月都開三小時車來這裡。他年紀太大了,所以我們在床上什麼都不做,但他很喜歡我就這樣陪著他。他視力不好,我們擔心他開夜車回去會出事。他說他一到家,就打電話報平安。還好,他很快就打電話過來了。

客人噁到不行還是要硬著頭皮上!特種行業者日記:躺著賺真的沒有比較輕鬆!

週四

9:00 a.m.

Bella叫醒我,說Double Dan讓我們去酒店,他20分鐘後會到。每次他從Tacome來這裡,都要開好久的車,全身都很臭。所以他每次都要在貴賓浴室裡先洗洗自己。

客人噁到不行還是要硬著頭皮上!特種行業者日記:躺著賺真的沒有比較輕鬆!

7:25 p.m.
才過了七小時半,Double Dan,Bella還有我都已經筋疲力盡了。他今早來,第一件事就是讓我們陪他洗泡泡浴。他真是一分鐘也不浪費,我們直接就在浴缸裡開戰了。不過我真的很討厭他。因為我們一邊幫他吹蕭,一邊還得偷偷幫他洗掉小兄弟上的不明黃色物體。他身上的味道很重。每次臉靠近他的胳肢窩,或是從他那一堆肥肉中找出他的小弟弟時,都讓我覺得噁心。

他要求又多,人又討厭,總不停地讓我們換動作。而且我們誰要暫時走開一會兒,他就開始抱怨。謝天謝地,我們這麼快就讓這傢伙累趴了。對了,這傢伙特別不喜歡讓我們在下面。

現在他已經回酒店了。Balle在客廳的躺椅上已經睡著了。我嘛,累得癱在了床上。

轉自:男人裝


其實從事特殊行業也是很辛苦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