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

~幸運草~

~幸運草~




【喜歡一個人可以很深很深,猶如在深海,
 我看不到任何光亮,只有你的光點,讓我不斷沉淪、再沉淪...】


今天,好天氣。
站在陽台上,我看到蔚藍天空和很白很蓬鬆的雲,
看到綠衣郵差忙碌送著郵件..

現在,放暑假。
遊手好閒的我,總是淡淡發著呆,
好像很懂這個世界,又好像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郵差走了很久之後,我在信箱發現"幸福"的封測體驗包,
幸福?記不太起來是否有申請還是郵差送錯,
我只知道,我離幸福已經好久好久了..
八成又是暑假的八卦濫遊戲吧!這麼多款遊戲在封測,
上的了台面的卻一個也沒有..

隨手擱在一旁..
突然想起暑假好像已經過了一半,我卻怎麼很像遊魂..
漂來漂去的、摸不著邊際,
媽媽說是我太悠閒的關係,整天醉生夢死,
如果能醉,我倒希望好好醉一場,只可惜我永遠是最清醒的人;
如果能死,我倒希望就此丟棄生命,只可惜我的生命線不算短。

糊裡糊塗的,又過了一天。



【你說,你是我的幸運草,
 所以從你離開後,我就只是個偽˙幸運草】


夜半,我打開窗子,
夜風涼涼吹拂在我身上,月光徐徐撫慰我的心靈,
多美的一個夜晚,只是人們都已經睡了..

打開PC,隨手開了media player,仔仔溫柔的歌聲蔓延整個房間,
make a wish...
江南...
存在...
.....

我拿起幸福體驗包,猶豫了一下..
反正,在幸福裡面不幸福也好,打垮她們公司的招牌。

放入光碟片,程式在跑,
我趁這個時間啟動帳號、加入會員,
看了一下星星,
回房間時,幸福已經灌好了。

點擊兩下,輸入帳密,
到了創人物的地方...

取什麼名字好呢?
悲傷?憂鬱?
我想取個看起來很不快樂的名字,畢竟這樣才是我。

一陣風來,把我從圖書館借的書給吹的翻頁了,
羽送了幸運草書籤掉了出來..



『妳看起來很悲傷,但妳的瞳孔映照著我,我希望我可以傳遞一點點快樂的能量到妳的眼睛、
 到妳的心,就像幸運草可以帶來好運一般,我可以為妳帶來好運噢!』



羽,你過的好嗎?

我看了看幸運草,看了看創人物頁面,
在名字的地方,我緩緩敲著鍵盤..

『偽˙幸運草。』


【這樣的夜晚,你是不是惦記著我?
 這樣的夜晚,星星有多少,我想你的次數就有多少..】


我選擇了藍色短髮、藍色眼珠,反正我只是偽的,不用真的去搞成綠色吧!
職業?
我選擇了格鬥,其實我是比較喜歡法師的,可是法師的袍讓我覺得怪沉重的。
國家?
我選擇了羅蘭,因為我喜歡"羅"這個字。


也許是夜已經深了,在幸福的人並不多,大多都在夢裡幸福了吧!

剛開始,聽著小魔女講一些新手注意的事項,我並沒有很認真在聽,
畢竟這種東西還是要實地操作,紙上談兵沒有用!

到了中途,有一個草人站在那,魔女說要讓我體驗戰鬥模式,
戰鬥?
不就那樣砍砍殺殺嗎..

跳入戰鬥畫面?
恩..原來是回合制戰鬥阿!
一進入戰鬥,我馬上往前衝,想快結束這件無聊事,
愕..沒想到怪也會動!
嘖,蠻有意思的嘛!

結束戰鬥後,我對這款遊戲提升了10%的好感。

面板?番軍醬?什麼鬼東西..
好像就是點兩下技能書,就變成技能了!
那麼這是取得技能的方法摟!恩~還要放入面板才可以使用!
真是有點龜毛的遊戲呢!

剛剛提升的10%又變成0了..

經過一番遮謄,終於到外頭了!
一出來,就是看到一個水池,地上很多躺著的人,很多人在on sale,
是擺攤之類的吧!

我想,我現在應該先賺點錢,提升等級,先看看別人都賣些什麼東西好了!
傳承?指導?教義?看起來應該是技能書!
幾乎大家都在賣技能書..看來技能書是賺錢的方法之一!

好不容易走到了城外,看到有些人在戰鬥,
這是隨機遇怪嗎?
果然!走沒幾步,就進入戰鬥模式了!
打了幾場下來,等級也上升了!

只是,這不用分配點數嗎?

看到區頻有人在交談:
「這要怎麼加點阿?」
「這沒技能點數的!」
「噢!那怎麼賺錢?」
「可以去酒吧接任務,或是打怪掉的東西!」
「嗯!」
「....」

酒吧?
明天再去吧!我想我應該先睡了!



【我看著天空,彷彿看著你揮舞著羽翼,離我而去,
 你說你其實在乎我,那為什麼我只聽到你說再見的聲音?】


醒來,已經中午了!
我坐在床沿發呆,突然手機響了。

『唯?』我迷迷糊糊的接了起來。

【嗯!小於妳還在睡噢?】

『羽?我、我沒有拉!』天啊!沒想到是羽打來的!

【是嗎?妳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大夢初醒耶!】

『亂講!找我什麼事?』

【沒事不能找妳嗎?】

『也不是啦!只是你沒事不會打電話找我...』

【也沒什麼啦!問問看妳暑假好不好..】

『我好不好?不用我說你就知道了吧!』

【嗯!小於,妳要幸福、快樂噢!】

『羽..你知道我從來就不是可以那樣的人...』

【當妳不快樂時,看著天空,妳就會發現,其實沒有那麼悲傷的!】

『我是不是悲傷,對你而言,已經沒有意義了吧!』

【小於...我一直都很在乎妳的,不管是現在、未來,妳永遠都是我最在乎的朋友。】

『羽..我媽叫我了,我先掛電話了。』

【嗯!妳去忙吧。】


有一種夢,醒來你會忘記,然後會在現實生活感覺似曾相似,
有一種夢,現實中已經發生,卻會在夢中不斷出現,
羽告訴我,夢該醒了..

可是,夢醒後的悲傷,我卻無力的只能藉由淚水宣洩...


不知過了多久,我整理了一下自己,隨意吃了點東西,
打開PC,看到幸福的桌面項目,罷了,就在遊戲中墮落吧!

幸福其實很快就可以上手的。
加上格鬥的攻擊高,我很快就七級了!
接了些任務,賺了點錢,換了新裝備,我買了15瓶番茄醬,打算去別的地圖逛逛。

在幸福世界裡面,其實我是個路痴,
本來就不大會玩3D GAME,過了第一張地圖,
亂走亂走的,我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接下來的怪越來越強,番茄醬也越喝越兇,
天啊!番茄醬已經所剩無幾了,我卻還在迷路..

突然,看到附近有個人,嗯!跟他買些番茄醬好了。

『羽?』看到他的ID,我愣了一下。

【叫我嗎?】

『你是羽嗎?』

【嗯!對啊!】

『愕!我是說你是那個羽嗎?』他的ID是羽落謙凡。

【什麼?】

『不、沒事。』

【那我走了。】

『不行!你不能走。』

【為什麼?路妳家的嗎?】

『不是..我遇上麻煩了啦!』

【關我什麼事!】

『你這個沒同情心的傢伙!』

他走了..

『你走了我怎麼活?』

他看到這句話停了下來..呼!還算有良心。

『你幫我個忙好嗎?』

【說說看!】

『我不小心迷路了,番茄醬又喝完了,你如果走了,我就要死在這裡了!』

【嗯!所以呢?】

『我不想死啦!會扣經驗直呢!』

【然後呢?】

『所以,你帶我回去好嗎?』

【那妳要怎麼報答我?】

『隨你,只要不要違背常理的事,只限在遊戲裡!』

【好,成交!】


【不了解你、不了解你、看著你在玻璃那一邊,
 看著你拿著玻璃指著我,要我不要靠近...】


經由羽的帶路,我們正在往回程路走。

『愕、你剛本來要去哪啊?』我有點心虛的問他。

【練攻、到處晃晃。】

『是噢!你一個守護怎麼練啊?』

【守護就不能練啊!】

『沒...』這人真是脾氣暴躁。

『你真不適合當守護!』我又說。

【為什麼?】

『你脾氣暴躁!』

【我哪裡脾氣暴躁?】

『你動不動就對我兇,好像我欠你一百萬沒還似的!』

【是嗎?】

『就是!』

【妳又了解我了?】

『不了解!我看你身邊根本沒人了解你吧!』

『你根本不給別人了解你的機會!』

【請妳不要用妳的主觀意識攻擊別人。】

他說完這句話後,我發現自己好像說的太過火了!
不管他有沒有給別人機會了解他,這都是他自己的事,我管他那麼多幹麻!
我只是覺得男孩子不該對女孩子那麼兇,男生不是都該對女生溫柔嗎?
難道...


『剛剛的事我道歉!但我知道你的秘密了!』

【什麼秘密?】

『你是女的對不對?』

【...】

『哈!被我猜中了吧!』

【妳怎麼猜的?】

『因為你不會憐香惜玉,對我一點都不溫柔,所以你一定不是男生!』

【噢!原來如此阿。】

『我很厲害吧!』

【我告訴妳!我對你不溫柔,是因為我根本不覺得妳是女人!】


【我看著他從我眼前離開,毫不留情的、沒有回頭。
 我看見我的心被丟在荒郊野外,不斷哭泣、注滿悲傷...】


『愕...』他...太過分了吧!

【我哪裡不像女的?】

『口氣、身材、長相。』

【你這麼神,看到這麼多阿!】

『對阿!老實跟你說,我是幸福大魔王,我可以看透每個玩家的身分!』

【噢!好害怕噢。】

『還不跪下!我可以饒妳不死!』

【士可殺、不可辱,休想我助紂為虐。】

『哼!好一個有潔操的士阿!』

【你剛說,你不覺得我是女的?】

『對!』

【那是因為我跟你頻率不合!我完全不想對你表達出我人性的善良!】

『這是你對救命恩人該講的話嗎?』

【愕...】完了,我完全忘了他是救我的人!

『妳很清楚,我可以隨時把妳拋下的!』

【不行!我們剛剛已經作了約定了!】

『妳說我是那種會遵守約定的人嗎?』

【要拋就拋,大不了我死回去嘛!誰怕誰!】我最討厭被人威脅了!大不了掉幾百的經驗直嘛!

當我說完這句話,他就解散了隊伍。
我看著他從我眼前離開,毫不留情的、沒有回頭。

原來,我不只在現實世界被羽拋棄,連在遊戲世界中,
我也脫離不了被遺棄的悲哀...



【一顆星代表一個人,我懸掛在天空,看著這個世界,
 看著這個不屬於我、只屬於黎明的世界。】


人越多,我感覺越寂寞。
我看著街上的人來來往往,頭很暈..

這是一個不斷運轉的世界,我卻像一只不知道該怎麼擺動的老鐘,
於是,我走著和行人相反的方向,試圖找出屬於自己的軌道。

突然,手機響了。

【為?】

『阿~小於阿,妳在哪阿?』

【我在外面,怎麼?】是從小就跟我很好的鄰居:應生。

『我想問妳,有沒有在玩什麼game阿?』

【恩..怎了?】

『我想叫妳一起來玩幸福ONLINE,有沒有聽過?』

【嗯!我有帳號。】

『是噢!怎樣?妳會玩嗎?一起來玩嘛!』

【噢!】

『妳在外面啊?要不要我去接妳?』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那你回來再跟我說,我們一起來玩。』

【嗯!】

掛上電話,我耳邊彷彿還圍繞著應生活躍的聲音。
他是一個很有活力的大男孩,大我兩歲!
我會玩GAME,也都是受他影響。

只不過,幸福...
自從上次的經驗之後,我就沒有在玩了!
也希望那個討人厭的傢伙已經消失。這次有應生在,看誰還趕欺負我!

回到家後,我用即時通跟應生聯絡。

『小於,我在線上,妳創人物了嗎?』

【嗯!創了。】

『妳在哪個國家?ID?』

【我在羅蘭,ID是偽幸運草。】我有點難堪的說出自己的ID。

『我也在羅蘭耶!真是剛好。』

【是噢!】

『我的ID是藍色眼睛,妳上線在密我吧!』

【嗯!好!】


關掉即時通,我點擊兩下幸福項目,打入帳密,
選擇人物進入,卻看到一種令我覺得很不可思議的狀況...



【從一到七,我彷彿看到你的七根羽毛落在塵埃,
 從七到一,我彷彿讀到在你內心最深厚的情感。】



我看到左邊的信件符號亮著,而且..是那個得罪我的羽寫的。
他寫了幾封?不多不少,一共七封。而我總共沒碰幸福七天。


1/7
恩~
我想我應該跟妳道歉,之前說好要帶妳回城,
可是後來因為我一時惱怒,把妳拋在那個地方,
真的很對不起,希望有機會可以彌補妳!

2/7
今天妳沒上線?
該不會是遇到我這個壞人就覺得幸福沒好人了吧!
希望不是因為我而讓妳有不想玩幸福的感覺...

3/7
因為罪惡感的驅使,所以我打了第三封信給妳,
或許妳一天不上線,我就打一封信噢!

雖然說妳不玩跟我沒有直接關係,可是我還是覺得我是罪魁禍首,
相信我,我的本意並非如此,
只是,那天心情有點小差,好像嚇到了妳,
我承認,我是有點把氣出在妳身上,
所以,我現在的罪惡感才會這麼深厚..

4/7
其實幸福是一款好遊戲,妳不玩真的太可惜了!
如果妳回來玩,我保證我一定會盡我所得的幫助妳,
不管是帶妳回城或帶妳去哪,都沒有問題..

5/7
不知道玩幸福的人是否會相信幸福?
妳呢?相信嗎?
我很相信的,因為線上遊戲可以帶給人快樂,
成就感、友誼、患難與共的感覺,
打寶、升級、這都是幸福的感覺,
只是很遺憾的,因為我讓妳感覺到不幸福,而離開這個遊戲..

6/7
好像寫信給妳已經變成一種習慣了,就像是日記..
也好,這樣妳的帳號才不會寂寞..

今天是滿月,月亮圓圓澄澄的,
像是告訴眾人她很幸福,我感覺到一點點快樂,
滿月、好茶、適合月下獨酌!

7/7
妳知道為什麼我叫羽落謙凡嗎?
我覺得人一出生是帶著羽毛的,看的到別人的羽毛就看的到他的心,
而羽毛落盡的那一天,就是我把心封鎖的那一天,

我只是個平凡人,卻堅持著相信傳說..
相信著謙謙君子、窈窕淑女的美麗邂逅。
羽落是我的狀態,謙凡則是我的本質。

只是,嚇跑妳的我好像沒資格大言不慚的說著這些話,
再一次深深的致上歉意..


看完這些信,我心中有個地方開始哭泣,
那個地方是在右心室的橫模中,一個名喚感動的區域。



【緣分拉近了我和你的距離,在光纖點上,
 我卻看不清楚你的容貌究竟是惡魔還是天使..】



『大笨蛋!休想我原諒你!』這是我回給他的信!

沒錯,難道他沒聽過一失足成千古恨,我要他謙骨恨!
恨到他的骨頭裡,嘿嘿!
惹龍惹虎,不要惹到洽查某!

『於~妳上來了嗎?』看到應生的密語。

一上來忙著看羽的信,倒忘了應生的存在。

【嗯!對啊!】趕緊回他話。

『妳在哪邊?要不要跟我們去解臨時兵?剛好缺一個!』

【噢!都好阿。】

『那你在醫院門口等我,我們馬上過去!』

看到應生的密語,我趕緊往醫院的地方跑。
什麼臨時兵啊?算了!反正有應生在,他不會陷害我的。

我到了醫院後,發現應生還沒有到,
只好坐著等。
嘿!幸福的人物動作還挺可愛的耶!
剛按下搖頭的動作,畫面中的小人物拼命搖著頭,
呵!真是可愛啊!

『妳吃了搖頭丸?』

【=_=】回給應生這個表情。

我加入應生的隊伍!
然後,應生往城外走去。

「= =”」

我看到這個表情,更慘的是,這個表情的主人居然是...



『羽落謙凡。』




【再次遇見你,我的心充滿了想要報復的仇恨,
 而你,卻用對待天使的心,溫柔的承受我對你的粗暴。】



【呵!真是冤家路窄。】

「別這樣咩!相逢自是有緣^^」他陪笑臉..陪笑臉就可以蒙混過去嗎?!

『嗯?妳們認識啊?』

【不認識。】

「.............」

『我看羽的反應好像不是這樣噢!』

【你不相信我阿?】臭應生!

「她怎麼說怎麼對。」

『嗯!總之大家現在在同一艘船上,要同舟共濟啊!』

「臨時兵小case,我單打獨鬥都可以輕易勝之,不用怕拉。」

【哼!怕的是內賊噢,萬一背後捅你一刀,怎麼死的都不清不楚。】

「是啊!偽大小姐說的是。」

偽..大小姐....
雖然是我自己取的名字,可他這麼說真是讓人一肚子氣。

【是啊!本大小姐不喜歡跟狗說話。】

『小於..別這樣。』

我敢說,我跟他的戰爭已經點燃了。
但,我不該把應生也拖下水。
因此,看到應生制止之後,我選擇了不說話,反正,來日方長。

就這樣,一路上看到他們打打鬧鬧,終於到了打臨時兵的時候,
有一種小緊張的感覺,從螢幕上感染到我身上。

我想我真的很雖,由於我們這團等級不低,
所以大家決定全殺,先把小兵解決後再殺頭目,
好巧不巧的,大家衝出去殺小兵的時候,
頭目卻往我這裡逼近...

我等級不是很高,被打一下很痛..

『小於~跑!』應生說。

我往後跑,卻動不了。
於是,我背向敵人,狠狠的被他偷襲了一下。
我的HP只剩下十滴,再被敲一下就掛了..

「跑!繼續往後走。」

【可是我剛剛要跑,跑不動阿!】

「可以的,這次你一定動的了。」

可惡!姑且相信你一次,死了我變成鬼也不放過你。

我往後跑,可以跑耶!
真的可以跑!

可是,頭目卻追著我不放,完了
我會被他偷襲...

十一


【看著你救我,我感到一種被人保護的溫柔,
 聽著你說要保護我,我好怕這只是另一場讓我心碎的夢..】



我看著頭目,想像自己死在他手中的樣子。
死亡的心情真是複雜。

原來,當你身邊有這麼多人,卻一樣會感到孤絕。
原來,遊戲也可以這麼真實..

看著大家在跑位,
就在我往後跑,頭目也追著我跑,


我看到一個人影閃進來我和頭目中間!


他就這麼,夾進來我和頭目中間,他是羽...
「我說過,我會保護妳,在信裡我就說過了。」

然後,他開始幫我補血,
頭目打他,他繼續幫我補血。直到我的血滿了。

「去吧!去偷襲他,給他致命一擊。」


我們就這樣打贏了臨時兵。
可是就在這時候,我發現,不僅是我們打贏了臨時兵,
羽,他打贏了我的心。他打了一場讓我不得不認輸的勝戰。

回到城後,我百思不解。
為什麼,他要救我?我是這麼毫不留情的對他壞、對他兇,而他...


「我說過,我會保護妳,在信裡我就說過了。」


他說過要保護我?
沒有吧!他只說過要幫助我..
真是莫名其妙的傢伙。

【你在信裡沒說過要保護我!】我傳了密語給他。

「妳知道什麼叫連帶關係嗎?」

【我還親戚關係勒!】

「我說過我會盡我所能的幫助妳,順便連帶保護妳。」

【為什麼?】

「若真的要說為什麼的話..大概是因為愧疚吧!還有..」

【還有?】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把格鬥玩的那麼爛!」

【威!你...】我就知道,黃鼠狼給雞拜年嘛!

「所以,我會好好的保護妳,盡我所能的。」


我疑惑了。
他到底是怎樣的一隻黃鼠狼?
到底哪個他,才是他?


十二


【很空很空的心,有你的進駐不再孤寂;
 只是,我傷痕般的碎片,會不會刺痛了你?】



從那次之後,羽就一直跟著我。


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慢慢充斥在我心中,
就好像本來很空很空的房間,有了主人,開始瀰漫著咖啡香、開始撥放著動人音樂,
那是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我的很空很空的心,也好像慢慢習慣他的存在,
慢慢,豐足了起來。

這天,聽說好像新開了吸血鬼任務!
我一上線,羽就傳了訊息過來!

「嗨!我帶妳去解吸血鬼任務。」

【又要解任務啊?】

「新開的耶!而且可以賺摳摳噢!」

【是噢...去看看好了。】

於是,我就讓羽帶領著去解吸血鬼任務!
正當我們要開打吸血鬼的時候,應生傳了訊息給我..

『小於!妳好像跟羽很要好?』

【有嗎?】

『妳們現在不是在一起嗎?』

我沒有回答應生,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回他。
也因為我被吸血鬼偷襲..
趕緊一個背拳送給他!

「哇!酷噢。」

【呵呵!】

我們打贏了吸血鬼後,我看到應生就站在那。
難怪他知道我和羽在一起..

『嗨!』應生打招呼。

「哈囉!你也來打吸血鬼啊?」

『嗯!剛好看到妳們也在..』

「我們打贏了噢!格鬥的背拳真是好用..」

『羽...』

「怎了?」

『恩..沒事。』

「是噢!那我跟偽先回城摟!」

『恩..』

看到那樣的應生,我覺得好像有一種很尷尬的氣氛..
可是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知道他有話要說,可是他到底想說什麼?


十三


【自從你走後,我就不快樂;
 自從你離我而去,我看到的只剩灰階。】



【應生,對不起..】我傳了密語給應生。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我不知道,只是覺得該跟你說對不起。】

『妳現在有沒有空?我們聊聊。』

【我...】

『不方便嗎?還是羽跟你在一起?』

羽是跟我在一起沒錯,可是我覺得我必須和應生談談。
連日來都跟羽一起,我覺得我和應生之間,好像疏遠了不少。
當初是他找我玩幸福的,可是沒想到事與願違,
沒想到我們相處的時間竟比沒玩的時候更少..

是因為...羽嗎?

「怎了?發呆?」

【我有些話想跟藍色說,我先去找他。】

「是嗎?他剛剛那樣讓妳很在意吧。」

【嗯!感覺他怪怪的。】

「妳真的什麼都不懂嗎?」

【懂什麼?】

「也好,妳去找他吧!」說完,羽就解散隊伍。

「我等妳。」說完,他就走了。

我一頭霧水,不懂到底怎麼回事,
見了應生,應該就能真相大白吧!

『小於..妳其實很在意羽的不告而別吧!』羽跟應生是朋友。

當初也是因為應生,我跟羽才認識的。

【你找我來,就是要說這個?】我有點不開心,不懂他為何要舊事重提..

『妳回答我。』

【憑什麼要我回答你?】

『妳...』

我們兩個都沒說話,頓了一會。

『羽離開妳,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是,我希望你不要把羽落謙凡當作是羽!』

【我沒有!】我否認。

『妳有!』

【好!就算我有,那又怎樣?】今天的應生實在太奇怪了。

『小於..不怎樣,因為妳有選擇的權利,可是,妳要會分辨什麼是愛情;什麼是戀舊..』

【我自己知道我該怎麼做。】

『妳不知道!因為妳從羽離開後,妳就沒快樂過。』

【我...】

『可不可以..別在我面前逞強?』

眼睛,好像有一些細小的水分子在聚集。
然後,我嚐到鹹鹹的味道。


十四


【藍色眼睛,是你的名字,
 藍色眼睛,是你一直在我身邊守護的印記,我卻總是跳過那樣的深情..】



『看到這樣的妳,我好心疼、好難過...』應生又說。

【應生..】

『小於,我真的希望從來不讓妳和他認識。』

【別說了,都已經過去了..】

『小於,我們老地方見。我等妳。』

說完,應生就下線了。

他說的老地方,其實就是離家很近的一個小公園,
那裡是我跟羽第一次見面的地方,也是羽跟我道別的地方..

我沒關上電腦,因為羽說要等我。
然後,我洗了把臉,去那座公園。

【嗨!】我對應生說。

『妳知道為什麼我要叫做藍色眼睛嗎?』

【不知道!】

應生沒有回答我,卻唱起了一首歌。

『 妳沈睡在我腦海裡的記憶
  就好像空氣般如影隨行
  我想盡辦法捕捉妳的美麗
  卻換來更多距離

  難道說一切都只是幻影
  絢爛卻叫人來不及靠近

  無法抗拒 妳藍色的眼睛
  一雙玻璃珠 訴說著憂鬱
  希望時間會停
  才不會因為恐懼而逃避 而離去

  看不見 妳藍色的眼睛
  此刻不再憂鬱的躺在這裡
  希望 時間暫停
  妳沉睡的表情 將永遠 住在我心裡 』

『妳的眼睛,因為羽的離去,所以染上了藍色。』

『我喜歡妳,我希望妳眼中更夠注意到我,而不只是藍色..』

我看著應生,不敢置信。
我看著應生,卻感覺到眼前,越來越模糊..

『小於!不要哭,讓我愛妳,好嗎?』應生抱著我說。

我沒有說話,只是一直哭、一直哭。


十五


【我不希望妳跟我說對不起。我現在最不想聽到的,就是妳的對不起!
 應生,對不起。我真的只能說對不起。】



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我只知道,應生一直抱著我。
很溫暖、很溫暖。
我的淚水沾濕了他的衣服,就在這時候..
沒來由的,突然我腦海裡閃過了羽。


「所以,我會好好的保護妳,盡我所能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應生被我沾濕的衣服,腦海裡會浮現這句話,
然後,我腦海裡又閃過了一些東西。


「我等妳。」羽說的這句話,還有,幸福裡面的他。


應生還是抱著我,我慢慢,推開他。
我感覺到我慢慢的離開了溫暖,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冷冽,冷冽而清醒。

『妳哭完了?』

【對不起。】

應生沒說話,過了一會,他用一種很悲傷的眼神望著我,喃喃的說:
『妳的對不起,是指什麼?』他說的很輕,我卻聽的很清楚。

【全部。】我定定的看著應生,看著一個陪了我二十年的鄰居大男孩。

『我真的不行嗎?』

【應生,對不起。】

『我不希望妳跟我說對不起。我現在最不想聽到的,就是妳的對不起!』

我看著應生大吼著,我看見他的眼睛掉下一些晶晶亮亮的東西,
我感覺到,我離應生越來越遠,也離幸福越來、越遠..


十六


【跟你在一起會很幸福,可是不會快樂。
 我看著你的悲傷,落在我的手上心上..】



我坐下來,坐在草皮上。
然後躺下來,躺在草皮上,看星星。
我和應生都沒有講話,晚風吹來,吹動我們兩個人的記憶。
吹著我們之間的遺憾和悲傷。

應生走過來,坐在我身邊。
我沒有看他,我也不敢看他。我仍然看著星星。

『對一個非常非常喜歡妳的人,千萬不要輕易說出對不起。』應生幽幽的說。

『因為,對他而言,那是一種很痛、非常痛的感覺。』

【應生...】

『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妳選擇的不是我?是因為羽嗎?』

我搖搖頭。

【跟你在一起會很幸福,可是不會快樂。】

我看著星星,然後看到應生的眼睛,
看到應生眼睛裡的我,感覺到唇尖溫潤的感覺,
我聞到應生身上的肥皂香,最後,他緊緊抱住我..

【應生..】我困難的要說出話來。

『對不起,一分鐘就好了。』

我很清楚的感受到應生的顫抖和眼淚,
它一點一點,順著我的背脊,到了草地上,
彷彿我和應生之間的,記憶一點一點抖落,
在那一瞬間,我看到了好多好多。

第一次和應生認識的時候,
第一次他叫我小於的時候,
第一次讓他的腳踏車載的時候,
第一次他陪著我去上課的時候,
我們一起抓魚的時候,
我們一起吃便當的時候,
我們一起慶祝生日的時候,
我們一起坐著他考到駕照的車的時候,
如同幻影片般,啪拉啪拉的一張接一張,
這個我看著他長大的男孩,什麼時候變成了男人?

二十年來,我一直都看著他的笑容,
卻在剛剛,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眼淚。


我竟成了剝奪他笑容的劊子手?


對不起,應生。


十七


【從我離開到現在,你一直都在我身邊,
 如果我喜歡你,你可以陪我到永遠嗎?】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接近午夜。
我像似幽靈般慢慢走進自己房間,一切都黑黑暗暗的,
我坐在黑暗的房間,卻沒有開燈的想法,
直到,看到電腦主機一閃一閃的..

我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打開電腦螢幕開關,
我看到羽,坐在我的身邊。

從我離開到現在,他一直都在我身邊嗎?

【哈囉!】我跟他說。

『嗯!我在。』

【恩..】突然間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還好嗎?』

【還可以。】

『現在有什麼感覺?』

【心痛。】

『...』

我沒說話。

『是因為他嗎?』羽又說。

【恩。】

『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喜歡我,可是我拒絕了他。】

『那妳為什麼心痛?』

【因為我傷害了他,我不想失去他。】

『妳不喜歡他?』

【我當他是哥哥。】

『那妳喜歡誰?』

【我不知道。】

『他跟妳告白的時候,妳內心想起誰?』

應生跟我告白的時候,我想起誰?
我努力回想著..
我想起了誰?
我想起..我想起..我那時候想的是..羽...?

『這就是你拒絕他的原因,因為你喜歡的是那時你想起來的人。』羽又說。

【是嗎?】

就在這時,一個女戰士出現。

「羽,原來你在這阿。」
「人家好想你噢!」

『我..』

「我什麼我啦!陪人家去練功。ㄟ!幸運你應該不介意把羽借給我一下下吧!」

【隨便!】這裡有我說話的餘地嗎?

「那我們就走了,幸運也說可以了,走吧走吧,人家...」


然後,我就看著羽和那個叫清茹的女劍士走了。
接著,我感到非常生氣。哪來的沒禮貌的女人!
最後,我想起來羽剛剛說的話,發現心裡有一股酸酸的感覺..
難道,這是吃醋?


十八


【我想告訴你,那種深刻喜歡上一個人的心情,
 而你想告訴我的,是怎樣的心情?】
 


我看到應生,溫柔的對我笑,
可是,我卻不理他,朝另一個方向走了..
我走向一個模糊的影子,那個影子看著我,我卻看不清楚他,
然後,突然一個女生跑過來把他拉走..

我驚醒了,原來是一場夢。
沒想到我居然累的在電腦前睡著了,
看了下時間,現在才凌晨五點多一點。

動了下滑鼠,電腦從省電模式中醒了,
我看著開著幸福的官網,原來幸福要結束封測了..

羽不在線上,我打了封信給他:

羽:
忘了認識你多少天,
可是我卻一直記得你在我心裡份量越來越重,
剛剛知道幸福的封測快結束了,
結束的,除了幸福,好像還有一些東西,
總之,我有些話想告訴你,
今晚八點,在羅蘭城裡的公園等我吧!

打了信之後,我就把幸福遊戲程式關掉。

突然,我想起那個叫清茹的女生,
心中掠過一絲不安,但很快的,我就不去想她了,
無論如何,我希望能把我的心情告訴羽,
這種因為他而心動的感覺,不管結局是如何。

瞬間,我好像也懂了應生的心情,
那種深刻喜歡上一個人的心情,那種亟欲把自己分享給他的心情,
這就是愛情嗎?

時間悄悄的溜走,很快的就八點了,
我帶著緊張的,卻一絲絲甜蜜的心情打開幸福程式,
看著遊戲裡面的藍色小人,手竟然有點顫抖...

打開朋友名單,卻發現羽沒有在線上,
可是,他留下了一封信,
我喝了口水、試圖放鬆一下自己的情緒,
然後,打開信來..


十九


【如果故事注定悲傷,能不能不要開始?
 如果你注定只是過客,我能不能抽回對你付出的深情?】


-
幸運:

我知道妳想說什麼,可是很抱歉,我不想聽,也不能聽,
因為在我身邊早就有一個人,她就是妳看到的清茹,
至於妳,我只是把你當朋友而已,
所以請你不要增加我們的困擾,也不要自作多情。
-


看完了信,我啞然失笑,
我扮演的,究竟是怎樣的一個角色阿..
原來,我只是別人眼中的小丑而已,
我卻還以為自己是主角..

關了電腦,移除了幸福,
過去的回憶衝擊而來,那些我和羽在遊戲中的片段,
一幕又一幕浮現在眼前,
是我,是我自己打破那樣的規則,
我不能怨別人,只是,心好痛,真的好痛、好痛..

我想止住哭泣,但眼淚停不下來,
我為自己的感情哀弔、為我的幸福哀吊,
其實,從羽離開後,我早該知道不會有愛情的可能,
為什麼,偏偏又要讓我愛上一個電玩裡面的羽落謙凡...

如果故事注定是悲傷,能不能不要開始?

-

『機機嚕嚕..』

阿~印表機沒墨水了,這份報告明天不交我就死定了,
對了,去跟清茹借好了..

清茹是我的同班同學,
我們是合租一棟公寓,住在不同房間,
跟她住在一起後,才發現她也喜歡online game,
而且也有玩幸福,還特別喜歡在遊戲內纏著我..

每次都要打擾我跟偽的相處時間,可是我又不好意思跟她明說..
唉~~~

想著想著,已經走到清茹房門口了,
門沒關,卻沒看到她,
應該馬上就回來了,等她一下好了,
於是,我坐在清茹的電腦前,她的電腦開著,大概是跳到省電模式了吧!

看著她的印表機上面有印好的報告,來偷看一下她寫什麼好了,
正當我要拿報告的時後,卻不小心動到滑鼠,
然後,螢幕醒了過來,
我卻看到一幅讓我幾乎崩潰的畫面..


二十


【因為我會一直一直等你,直到我沒有力氣。
 我相信,你是我人生中唯一正確的幸運草。】



原來,清茹偷開我的帳號,
寫了一封信給偽,我看著內容,感覺到世界慢慢失去顏色,
而我的心,也慢慢死掉..
那些字,好艱澀、好具殺傷力..

「你、你怎麼會在這?」

我沒有轉過頭,一言不發。

「我..」

『你知道你作了怎樣的一件事嗎?』我壓抑著,不讓自己的情緒爆發。

「我是為你好阿,你跟她在一起不會幸福的。」

『我會不會幸福,需要經過妳同意嗎?你憑什麼管?哼!偽女朋友!』

「我..我很喜歡你!我不希望你被別人搶走阿。」

『妳真卑鄙!』我看著她,恨恨的說。

「方羽,我真的很愛很愛你,我..」她哭了。

『我一輩子都不會愛上你這種人,你毀了我的幸福,我不屑妳的愛,這種愛讓我覺得很噁心!』

說完,我走出她的房門。

-

之後再也看過偽上線了,然後,封測結束了。
她離開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愛一個人可以這麼深刻,也可以這麼心痛..
寫這篇故事,是希望偽看到後,能夠回來幸福,
因為,一切都是誤會,
可是,誤會發生的當下,我卻沒有及早知道..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我會守著電腦、守著你,
不讓任何誤會有發生的機會,我會讓你在幸福裡感受愛情..

如果你看到這篇小說,請你回來,
因為我會一直一直等你,直到我沒有力氣。
我相信,你是我人生中唯一正確的幸運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3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