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影評]

[影評]《牠:第二章》:坐以待斃只會讓恐懼回頭找上你

[影評]《牠:第二章》:坐以待斃只會讓恐懼回頭找上你

一直到上映前一天才終於看了第一集的《牠》,但其實看完沒有感覺到太大的渲染力,甚至前面還小打瞌睡......相比下來,《牠:第二章》討喜多了。

《牠》(It)改編1986年史蒂芬金同名小說,1990年亦曾推出過舊作版的電視電影《靈異魔咒》,在當時成為許多小孩的夢魘,小丑造型更不輸現在由比爾史柯斯嘉飾演的新版小丑(雖然有點像崩壞的麥當勞叔叔),不過論其他怪物的特效,當然還是《牠》更可怕啊!電影《牠》將故事拆成兩個章節,分別敘述孩子與成人被洗小丑玩弄恐懼的夢魘故事。

時隔27年,當初「魯蛇俱樂部」的孩子們已不再是容易受到驚嚇的那些孩子,隨著時間過去,大夥們都成長茁壯,成為獨當一面的大人。離開了老故鄉德瑞鎮,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與事業,也像是有種魔力一樣,大夥們逐漸遺忘了那些童年夢魘,包含牠,跳舞小丑潘尼懷斯。

然而,每27年的輪迴像是詛咒,牠也變得更加茁壯,更加邪惡,更加飢餓。潘尼懷斯乘坐著「紅色氣球」再次現身,吃掉了嘉年華被霸凌的大人,也吃掉了被母親敷衍的小女孩,但是潘尼懷斯想要更多,牠想要曾給牠重重一拳的「魯蛇俱樂部」,再次因牠而感到恐懼。

[影評]《牠:第二章》:坐以待斃只會讓恐懼回頭找上你

一通電話,魯蛇集結

在魯蛇俱樂部立下血誓後的27年,一通電話喚起了大夥們對故鄉的不安感,卻也意志堅定帶著手上的刀疤回到德瑞鎮相聚,唯獨愛德華從缺。《牠:第二章》前半段花了一些時間在喚起觀眾對各個角色童年樣貌與經歷的記憶,不斷穿插著成人的樣貌用著孩童般的心態窺探那個曾經留下恐怖陰影的地方,好像即便都過了這麼久,內心還是會有著那麼一處存放著令人不安、焦慮的過往,而電影中的大夥們只是一直逃避這些幻想,始終沒去正視比爾的罪惡感、貝芙莉的原生家庭陰影、班的體型與暗戀貝芙莉的過往.........

[影評]《牠:第二章》:坐以待斃只會讓恐懼回頭找上你

逃避是一種方式,反抗也是一種方式

大夥們最後用「言語霸凌」戰勝潘尼懷斯,雖然不盡理想的令人振奮,不過也引領出一個道理:逃避是一種方式,同樣的反抗也是一種方式。從第一章到第二章,從孩子到大人,只見一夥人撞見驚悚的幻象出現就不斷逃避,或是自己騙自己,那不是真的,才暫時解決危機,卻往往看似平息了一時,平息不了一生。潘尼懷斯就好比每個人心裡的夢魘,最不願面對的恐懼,在片中是霸凌、是疏離、是謊言、是罪惡感。潘尼懷斯利用人的心靈缺陷以此茁壯,所以同樣的,攻擊潘尼懷斯的心靈缺陷才是決勝的關鍵,才是擊敗心魔的方式。

笑料滿滿的荒誕式驚悚片

《牠:第二章》有別第一集,是笑料滿滿,略帶一些突兀笑梗,讓整體劇情輕鬆了不少,也減少了驚悚的油膩感,畢竟片長將近三小時的劇情,若是一直看魯蛇俱樂部一直和潘尼懷斯對打,可能會跟第一集一樣有點「好睡」。

然而,卻也不能說笑料滿滿是《牠:第二章》的優點,畢竟比起這些硬塞的笑梗,倒還寧願看見更深層的一些故事。《牠:第二章》輕描淡寫潘尼懷斯的誕生,沒有多加刻畫那些被潘尼懷斯找上的孩子們之間存在著什麼共同點,而讓人比較好奇的是他們和潘尼懷斯又有著什麼共鳴點,讓潘尼懷斯不費之力就能吃到他們?就像比爾說的,到底他弟弟做錯了什麼要被牠吃掉?只是因為那麼一次不陪弟弟玩?

最後,作為一個沒有看過原著也並不是特別喜歡小丑故事的觀眾而言,觀影一天後對《牠:第二章》的想法還是如初,驚悚片也可以很搞笑嘛!不過好像有粉絲猜測會有潘尼懷斯的女兒小丑女?但是筆者應該是不會想再看這系列的續作了。

//以上圖片來自 華納兄弟//

文章來源:點我
※想看更多影評嗎→Uda獨觀世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