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

《罰你愛上我》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中)

前情提要:
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上)
站內完整版
永久完整版

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中)

  有緒漫無目的開著車子橫衝直撞。

  不禁懷疑,心智只剩十八歲的人真的是小均嗎?

  怎麼看起來自己比較像?

  希望與失望來得一樣快。

  原來自己正碰上史上最短命的戀情。

  車子在路上瞎繞了半天,不知不覺已經下午了。

  晚點齊司就會出現在松山機場等人接應。

  可惜這一切都不關他的事了。

  到底是怎樣的男人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

  或者一切都是小均的陰謀。

  想讓自己一看到令人抓狂的刺青立刻陽痿。

  “不舉”成了兩人分手的最大理由?

  陳有均,真的要做那麼絕嗎?

  最後還是把車開回了刺青店門口,有緒想給小均最後一個機會。

  小均坐在刺青店,縮著身體,一副不堪疼痛的模樣。

  有緒感到奇怪,小均的疼痛耐受度一向高得驚人。

  不過自己也沒刺青過,說不定那個被骯髒刺青污染的皮膚底下佈滿痛覺神經也說不定。

  自己在盛怒下為什麼還要不斷關心這個人?

  就給他最後一個上訴機會,掀開他的肚子,證實那個可惡的名字再判他死罪也不遲。

  小均正用“掰咖”的走姿龜速緩行,停在副駕的車門外,不知所措。

  是不是這幾年我裝好人太成功了,才會被這個人⋯⋯等等。

  “踩在腳底”。

  恁爸咧!

  以前兩人之間的感應再強大也只有接收抽象的情緒,為什麼小均的思想如入無人之境直接鑽進他進他腦海裡?還被強制轉譯成字句?

  有緒忍不住望向店外的招牌。

  陳有均到底來刺青還是問事?

  兩人之間的連結為何幾個小時內突然如有神助?

  好詭異,還是快開門恭迎金身回神轎。

  小均上了車,眉頭緊皺,似乎疼到快支撐不住了。

  「主人⋯⋯。」怯怯開口,聲音十分虛弱。

  「錯了,其實你才是我的主人,從一開始就是。如何,主人,我讓您玩得開心嗎?」

  有緒接收到小均痛到想撞牆,可是自己⋯⋯根本關不掉彼此的連結,訊號前所未有的威風,甚至還隱約看到模糊的畫面。

  陳有均,你是在身上刺了五道經文嗎?法力未免過度威猛了吧!

  有緒二話不說,立刻掀開小均的上衣,果然⋯⋯。

  「你從來不讓人失望嘛⋯⋯。」

  小均的下腹紅腫不堪,還被塗了凡士林,包上保鮮膜,但那個字斬釘截鐵展示在身上,就算如何令人刺眼,改變不了那是另一個男子名的事實。

  「看來我惹了大禍。」

  小均微弱的音量斷斷續續,好一會兒才把話湊齊。

  「你沒惹大禍,你只是還不知道真正的地獄是什麼。」

  小均忍著劇痛,很久很久後才恢復力氣,稍微抬眼勉強望著有緒,像在詢問他言下之意。

  「是白目限制了你的想像。」

  有緒太熟悉小均無能為力的神情,在很久很久以前,小均就是以這種狀態,苟延殘喘了十年。

  無法入睡,吃不飽,出不去,失去一切想像不到的一切。

  小均也同時想起當年的自己。

  他是那家人的財產,他一無所有,唯一的奢侈品,就是和阿司同居在內湖房子的思念。

  可是背叛的痛,成了不慈悲的折磨。

  身心以及明天和自由。

  小均親眼看著自己遭受摧殘,一天比一天還不堪,積重難返,無法改變。

  就算最後僥倖逃離那個家,拿回睡覺的能力,然而,百孔千瘡的人生,就是百孔千瘡。

  拿你們的愛,修復自己。

  修復殘破不堪的自己。

  劫後餘生的他,意外得到那家人的來店禮。

  讓無助成為賢內助。

  小均的願望很簡單,世間哪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生活遭到禁錮,身心被支配,極度鬱悶,激發了對不正當感情的飢渴。

  可惜一石二鳥的如意算盤中,終於在今天闖下大禍。

  「看來我媽當年沒毀掉的東西,從現在起,我可以一手代勞。」

  小均尖銳的痛楚如同千蛇穿筋入骨般難過,懶得睜開眼睛,利用心電感應不停傳輸畫面場景給鄰座的凶狠邪神。

  有緒無視來自對方心靈的求救訊號。

  小均這無恥的傢伙,竟然恐慌到直接把頭靠在車窗低泣起來。

  在惡夢重新甦醒的前一刻,小均絞盡腦汁只想逃離夢魘,抓緊一線生機。

  「Beck,別這樣,哭不能解決任何事情。」

  如果不說話,有緒完全無法冷靜,他將車子隨意停在路邊停車格。

  目前的理智不足以支撐他平安駕駛。

  「你的笑容讓我印象深刻,但你是對的,從今天起,我恐怕無法讓你笑出來了。」

  小均手心顫抖的很厲害,這是最後一次機會,趁他還沒先被有緒摧毀前,他可以先毀掉他。

  在他和有緒“契合”的神祕事件中,Cindy曾經給了十分隱晦的暗示。

  此刻,極端的痛楚將小均逼到崩潰邊緣,像被絞肉機反覆碾碎。

  精神力量反而達到莫名其妙的高峰。

  小均在刺青活受罪中,觸碰控制兩人靈魂連結處,意外催化出壓倒性的勝利。

  趁有緒還沒防備,直接對他心靈發動致命一擊,如果晚了,他就完了⋯⋯。

  小均的哭泣只是為了掩飾自己正面攻擊的意圖,畢竟有緒能感知他高漲的激動。

  小均遲遲沒有發動靈魂攻擊,著急自己的優柔寡斷,有緒已經撕破臉,他沒先解決他,恐怕最後連阿司都會被一起捲進無底深淵。

  對不起⋯⋯原諒我⋯⋯阿司,我下不了手。

  因為我真的很愛他。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寧可當個風流鬼,愛你也愛他。

  你們不是我的生存遊戲。

  你們都是我最疼愛的人。

  愛情親像鹹酸甜,呷過的人才知伊的滋味。

  所以頭仔,寧可愛到你把我丟掉,也不願愛到我先把你解決掉。

  同一時間,有緒腦中卻是另一種心思。

  他想到那些不起眼的往事,細心品味回憶中片段對話。

  “Olivia,他會笑嗎?”

  酒店公關小姐奇怪看他一眼:
  “有人從來不笑嗎?”

  所以他笑了?

  小均在他看不見的地方笑了?

  Olivia是有緒和媽聯手找的臥底,讓她進元技當個小職員,有緒適當安排她和小均獨處,目的是想讓小均在公司發生性醜聞。

  小均自從十八歲住進他家後,原來也會笑啊,只是他看不到。

  強烈的嫉妒卡得有緒不知所措。

  腦中的畫面急速跳躍到另一個時空。

  有緒懷疑泰鎂魏夫人與小均的關係。

  藉著和魏雨勤相親的機會,命令小均守在餐廳門口。

  直到魏雨勤成了小均的太太,有緒某天隨口問:
  “我們相親那天,小均第一次跟妳見面?”

  “你當時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小媽跟小均的關係?”

  有緒沒有正面回答:
  “那天我讓他待在門口,想試探他見到妳小媽的反應,卻替你們製造一場雨中邂逅。”

  “緣分很奇妙,也很驚人,如果現在的我跑回去告訴以前的我,根本會被自己追打吧,今天的我,竟然能微笑接受命運巧妙的安排。”

  “妳還記得相親那天,小均臉上有笑容嗎?”

  “怎麼會問這種怪問題?”

  “昨天我跟小均打賭呢,今天非要知道答案才能拼出輸贏。”

  “他的笑容很好看,但樣子有點狼狽。”

  畫面又跳到更久以前。

  在那個地方,只有兩個人,暗戀者與被暗戀者。

  “請問我的衣服呢?”

  “我丟進洗衣機,一個小時後烘好。”

  “水電費⋯⋯我需要分攤嗎?”

  “你聽過每個月付水電費的寵物嗎?”

  兩人坐在餐桌旁簡單用餐。

  “好吃嗎?”

  “人的話當然是好好吃。”

  面無表情的你,突如其來對我笑了。

  衝著我笑。

  小均,這是你第一次對我露出笑容。

  我們六歲就認識,之後偶爾在家聚場合擦身而過。

  你對有濬笑過,你對阿司笑過,對欺騙你的公關小姐笑過,對第一次見面的魏雨勤笑過。

  卻在很久很久以後,才頭一次真正為我笑了。

  你的表情,在我眼前,突然之間就笑開了花,生命跟著亮起來。

  等你這個笑,我幾乎等了一輩子。

  你的員工證,曾經被我保留許多年,我只是好奇照片裡的笑容。

  只是好奇,為什麼你總在我不在的地方開心爽朗?

  我真的令你那麼痛苦嗎?

  像我這種從小就不討你歡喜的男人,在我三十幾歲生日這天,被你下意識甩開,我又有什麼好憤怒的?

  你已經試圖情義兩全,努力一路還我人情了。

  「嘗試親吻,嘗試擁抱或溝通,沒有好感再嘗試也沒有用。」

  有緒唸出小均昨晚唱過歌曲中,自補一段歌詞,小均當然沒唱到這幾句,他並不想死。

  小均愣愣扭頭望著有緒。

  「你下車吧。」

  決定放過他。

  因為小均第一次對他敞開心房的真心笑容,真的很好看,想留住這個表情。

  當我們互相傷害後,失傳的寶藏,將永遠不見天日。

  我不忍心。

  面對你,我的心就慌了,笨了,變成極度沒出息的拙物。

  在你面前,它成了無路用的咖小。

  「就當我們這兩天沒見過。」

  願多年後的你,偶爾重新想起我時,依然是那個會笑的你。

  小均不做回答,像是覺悟局勢戲劇性轉變。

  「不過齊司那邊,我還是希望他能回齊氏接班。」

  小均疑問望了有緒一眼。

  「計劃繼續。這是我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我們之間的恩怨,下了車後,一筆勾銷,請你永遠忘記。」

下一章
125.來自地獄的男人(下)

... 本帖最後由 taonong 於 2020-6-5 13:18 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0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