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學長~~~您真變態..

厚~~~學長~~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

學長:哈哈哈,你好好玩喔,每次人家醬吹你耳朵

你的反應都好大哦~~

我心裡想著:掯..被妳這死變態弄了一下,反應當然嘛大.

唉..每天都要被你這樣捉弄,真是生不如死

大家一定都想說,打您巴您丫...

別傻了,我那時候誰敢打,雖然我不是很老

卻也是經歷過一段相當有制度的日子,只能說生不逢時丫..

每天早上集合都會看到,我那"可愛的"~~學長左右手夾著胸部

沖沖忙忙的跑下來(相信各位大大都知道那種跑法吧)

每次在拉公差的時候,他總是指定要我

我也很喜歡出他的公差,因為都是一些10分鍾就作完又可以幺

一個早上或下午的公差,就是這樣我才忍耐他的吹耳大法

雖然我知道他是那圈子的人,但我從不防備他,而且自己有幾斤重

又不是不知道...~+_+~

直到有一次,他一如往常的吹著我耳朵,我也沒啥反應.

突然.我感覺到一股熱熱滑滑的東西在我耳垂邊搔動

我轉過頭去,看到它正吐著舌頭舔著我的耳垂

這玩笑開大了,我馬上破口大駡:幹xx芝x,舔三小.

逃之么么,之後我就再也沒和他說話,也不出他的公差了.

慶幸的是,從那之後他也沒找過我麻煩...(真是好哩家在)

下了部隊,見識過許多天兵神將,就屬這種人最讓我無法接受

我不是崎視,只能說:學長..我真的不是那塊料..

[ 本帖最後由 ERTI 於 2006-4-11 09:41 PM 編輯 ]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86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