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監獄如上天堂 日本老人犯大增

中時電子報 】
  


潘勛/綜合報導日本廣島縣「尾道監獄」一塵不染的老年犯人居住區裡,犯人的自由時間可以閱讀大字印刷的武士道小說,使用卡拉OK唱老歌;牆上有扶手鐵桿,獄方另備有金屬的助行器,方便耄耋的受刑人去洗蒸氣浴,做每日輕鬆的工作。在囚室裡吃完低鹽晚餐後,大部分年邁的犯人便蜷曲在床上,新添滿熱水的水瓶助他們溫暖過夜。

六、七十歲罪犯 數目增加最快

《華盛頓郵報》十七日報導,銀髮族日增的日本國目前碰到老年人犯罪暴增的難題。長久以來,日本治安良好,被譽為夜不閉戶,文化敬重長者,所以老年人犯罪被送進監牢大增的現象,叫日本執法及獄政官員傷透腦筋,設想因應的方法。

目前日本各年齡層罪犯中,超過六十歲的那群數目增加最快;七十甚至更老而被起訴的人四年間便增加一倍,二○○四年有二萬一千三百廿四人。而同一時間,據日本警視廳表示,青少年犯罪被捕只上升二‧二%。

日本老年人犯罪數激增,部分跟人口學有關;日本人平均可活到八十二歲,為全球最長壽;老年人比率也為全球之冠,六十五歲以上者幾乎達五分之一。刑事犯罪學家另認定,近些年傳統大家庭制度崩潰,也是原因之一。老年人原本跟自己成年子女住在一起,但漸漸地他們必須靠自己過日子,於是憂鬱症等心理疾病比率愈來愈高。專家表示,某些案例裡,這些心理問題就演變成犯罪。

弱勢族群居不易 監獄變得誘人

日本國家提供的福利制度有限,也讓一群為數雖小但漸漸增多的老年弱勢族群遇到嚴峻的財務困境,結果有些老人便認為,日本相形下很安全的監獄,比起靠自己過日子,實在是很誘人的地方。二○○四年,全日本六十四座受刑機構,只發生十件犯人與犯人暴力相向的事件。

尾道監獄跟其他許多日本監獄一樣,提供囚犯揉合監獄、軍校與修道院安養地的生活。大部分犯人以六到七人為單位,睡在鐵條後的囚室,獄方規定有很長的時間必須靜默,目的是不讓犯人交談吵嘴,也防止結黨。但老年犯居住區的隱私空間比較多,環境像醫院,備有許多私人房間。門上貼有圖表提醒要特別注意膳食及身體狀況。

爺爺幫微罪進牢 再返社會很難

日本老年人犯的罪絕大多數無關暴力,通常是在超市偷東西或其他微罪。某些案例中,「爺爺幫」是集體行動,比如今年二月,日本西南部警方便逮捕三名各為七十一、六十九及六十七的老人,據控他們組成專扒錢包的小集團。

日本社會對犯過罪的人很嚴峻,有前科且累犯的人要再溶入社會很困難;自覺蒙羞的家人也不讓犯過罪的親人回去一起生活。一位現年七十五歲的尾道監獄老年犯人表示,自己第一次犯下搶案,是六十一歲那年,經營的咖啡店倒閉破產,此後四次因偷竊而入獄,最近一次在大前年;「我三個兒子現在都不跟我說話了;我妻子的家族逼她與我離婚。這兒現在是我家了,紀律管束是很多沒錯,但說實在日子還不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26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