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短篇小說

[其它小說]

電視劇小說: 惡魔在身邊 作者: 藍狐 (己完成)

  關閉
line
avatar
5133 4 1
第一話 來襲

        美麗的草原,花瓣紛飛、蝴蝶亂舞。

  站在齊悅面前的,是心儀已久的對像──源伊。

  “源伊,我……我喜歡你。”

  “我也很喜歡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真的?”

  “你不願意嗎?”

  “我……”

  教室裡,一個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後,唯一最有精神的,大概是講台上的歷史教授。

  “……所以說,日本在第二次大戰期間對中國人的所做所為,實在是令人發指!不可原諒!各位同學,大家是否願意拒買一切日本的產品,並且拒看日劇,以表達我們身為中國人心中那一份哀痛……”一臉白胡子的歷史教授正講課講得激動無比。

  “我願意!”睡夢中的齊悅忽然大叫。

  全班皆愕然,每個人都瞪大眼睛看著仍扒在桌上熟睡的齊悅。

  教授極是高興:“喔?有同學願意響應反日運動嗎?很好,期末成績加十分!剛才說話的是哪位同學?”

  “我,齊悅,這一輩子都願意!”齊悅繼續說著夢話。

  “齊悅是吧?老師太欣賞你了,加二十分!”教授說罷便拿起點名薄注記著,極是欣慰,一時倒也沒想到要往台下看看這位捧場的同學長啥樣子。

  全班同學面面相覷,只覺太不可思議。

  教授注記完畢,繼續上著他慷慨激昂的歷史課,而齊悅睡得一臉幸福美滿,也繼續做著她告白成功的美夢。

  直到下課鐘聲響起,教授帶著欣慰的笑容走出教室,齊悅才終於醒來,揉了揉眼睛:”唉,可惡的鐘聲,吵醒我的美夢。”

  “啪!”晴紫在她頭上用力一拍:”還好意思說!你做白日夢,居然還能讓教授加你分!”

  “加分?”齊悅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晴紫很快的把剛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啥?”齊悅聽完,只差下巴沒掉下來,這才發現教室裡的人都看著她指指點點,有的人還毫不掩飾的笑彎了腰。

  “妳喔!走運了!要不要去試著買張樂透,說不定會中喔。”齊悅的另一個好友兼姊妹淘小彩也湊了過來。

  “別糗我了。”齊悅忽然臉一紅,因為她的視線此時對上了坐在前排的源伊,源伊正笑吟吟的回頭望著她,那笑容,令她想起夢中情景。

  晴紫見狀,立刻猜著了八分:“喂喂,你剛才又夢見源伊了嗎?”

  齊悅臉露幸福微笑,默認。

  “你!居然還大叫‘我願意’,難道你這次夢見他向你求婚?”晴紫。

  “不是啦!我只是夢見告白成功而已。”齊悅連忙分辯。

  “唉呀,悅,你越來越嚴重了!”小彩搖搖頭。

  “呵呵,你們先別跟我說話,我要好好復習夢中的情景……”齊悅對她們的調侃不以為意,閉上眼睛努力回想著夢中情景。

  晴紫看著好友一臉陶醉的呆樣,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對了,悅,你不覺得這是個好時機嗎?”

  “啥好時機?”齊悅睜開眼。

  “告白的好時機啊!”晴紫說:”你剛才夢見告白成功,這是第一個好兆頭;上課睡到講夢話還可以加分,這是第二個好兆頭;而且你昨晚正好寫了告白信,這更是巧到不能再巧……”

  小彩聽得連連點頭:”有道理!神一定是要妳今天去跟源伊告白!”

  “可是,我還沒有心理准備……”齊悅猶豫。

  “機會稍縱即逝,快跟我來!”晴紫看見源伊收拾了東西走出教室,連忙拉著齊悅站起。

 ╳ ╳ ╳

  體育館,一個充滿了青春活力和汗臭味的地方,也是最近齊悅常常不小心路過的地方,因為她想要看見心儀的對像源伊,除了一周一次共同修的歷史課之外,就只有到籃球場來碰運氣了。

  源伊是籃球校隊隊長,超級陽光型運動男孩,此刻他正坐在球場旁邊低頭專心綁著鞋帶。

  齊悅被兩個好友拉著,正躲在源伊身後不遠處,晴紫說:”喏,快點行動吧!”

  朝著源伊的背影看了好一會兒,齊悅終究提不起勇氣跨出第一步,她捏著手中的情書,怯怯然的開口:”你們……你們真的覺得可以嗎?”

  “當然!百分之百OK,不要再猶豫了,快上!”晴紫。

  “唉,小彩,你覺得我這樣會不會太突然?”齊悅想辦法在拖延。

  “怎麼會?我剛才說過了,神一定是要你今天去跟源伊告白的,只不過……”小彩看著齊悅的臉,忽然若有所思。

        “不過什麼?你也覺得應該從長計議對不?”齊悅的鴕鳥心態令她千方百計在給自己找理由。

  “不是,”小彩搖搖頭:”我的意思是,你的鼻子出油,這樣子去告白有點丟臉。”

  於是小彩拿出粉盒,和晴紫一起用心幫齊悅補妝。一會兒……




  “好了!”小彩仔細端詳齊悅補妝後的臉,贊嘆:”這樣就很完美了,簡直可以去參加選美。”

  “就是說啊,”晴紫也贊嘆:”看我的化妝技術,真是巧奪天工,再怎麼樣的人經過我的巧手之後也……”

  “喂喂,你什麼意思?”齊悅瞪著晴紫。

  “哈哈,開玩笑的,上吧!”晴紫說完,冷不防,將齊悅用力向源伊的方向推了出去。

  幾乎在此同時,籃球場上也有人大喊:”隊長,接球,上吧!”

  一切都像是電影中的慢動作回放鏡頭般。

  齊悅被推了出來,低著頭看也不敢看源伊一眼。

  當然她也沒看到那顆從籃球場上迅疾飛向源伊的籃球。

  源伊接住球,立刻熟練的運球,衝進球場。

  而齊悅終於鼓足了勇氣,抱著豁出去的心情,仍然不敢抬起頭的,將手中的情書往前一送……

  “源伊我……我喜歡你!”齊悅聲音有些顫抖,只敢看著眼前之人的鞋子告白。

  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晴紫及小彩大驚,但已來不及阻止了。

  “源伊,快點上籃得分!”籃球場上有人大叫著。

  齊悅聽見,不禁覺得奇怪,轉頭一看,正好看見球場上的源伊運球上籃,動作帥氣。

  咦?那……那我告白的這雙鞋的主人是……?齊悅心中忽然泛起一絲不祥的預感。她呆呆的轉頭,終於看清了眼前正接受她告白之人,當然並不是源伊。

  是個不認識的男孩。

  周遭的空氣仿佛以一種很奇怪的姿態忽然凍結在這陌生男孩的周遭,形成了一種壓倒性的氣勢和緊迫感。

  男孩一臉似笑非笑,盯著齊悅看,那眼神令齊悅動彈不得。

  這一瞬間,齊悅心中忽然浮現了四個字:邪氣逼人!

  連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忽然有這樣的感覺。

  “啊!悅……悅!你搞錯了!”

  直到晴紫和小彩的聲音在身後急急響起,齊悅才回過神,慌忙道歉:”對……對不起!我弄錯人了,那個……哎唷!”

  齊悅也不等對方回答,掩著臉慌忙跑向晴紫和小彩,三個女生一溜煙的,很快消失在球場旁。

  源伊在籃球場上跟隊友快樂打著球,全沒注意到這件事。

  而那碰巧路過的男孩,正俯身在地上撿起了什麼……

 ╳ ╳ ╳

  泡沫紅茶店裡,從體育館狼狽逃出來的齊悅三人,占據了角落一張桌子。

  “難怪人家都說,夢境跟現實是相反的。”晴紫。

  “唉……”齊悅嘆氣。

  “看樣子,神一定是在懲罰你上課睡覺。”小彩。

  “唉……”齊悅還是只有嘆氣。

  “不過,一般來說,哪有人會搞錯告白對像的?”小彩。

  “唉……”

  “有沒有笨到這種地步啊?”晴紫。

  “唉……”

  齊悅懊惱得連話都不想說,只是一個勁兒的嘆氣。

  “不過,”小彩忽然興致來了:”說起來也真巧,你搞錯的那個對像,是應用美術系一年級的江猛耶!”

  “什麼姜母?我沒興趣啦。”齊悅心不在焉的。

  “是江猛,不是姜母,”小彩糾正:”難道你不認識他?”

  “那個人啊……”齊悅歪著頭一想:”他很有名嗎?”

  “有名,有名的不得了!”小彩大叫:”你還真的是除了源伊,都看不見其它的男生了!”

  晴紫忽然正色道:”悅,你還是要認識一下這家伙比較好,免得不小心惹禍上身。那個江猛啊,他是我們學校理事長的獨生子……”她緊接著詳細描述起來。

  原來齊悅搞錯的這個告白對像江猛,來頭還真是不小,不但是理事長獨生子,而且從高中時就常打架鬧事,身邊有不少‘兄弟’跟隨著,據說還曾經闖了禍鬧到派出所去。

  後來,江猛和手底下一票兄弟,一起進了這所大學念應用美術系。本來應用美術系就是什麼都要搞搞新意思的一個科系了,結果這個特質更是被江猛這一票人給發揮得淋漓盡致,奇裝異服不說,就連所做所為也常出人意表。

        不過因為江猛有個財大勢大的爸爸撐腰,所以就算從以前到現在為止惹過大大小小不少麻煩,都能全身而退……

  “最扯的是啊……”晴紫說得興起,比手畫腳起來:”明明就是個問題學生,還被一堆女生崇拜,在網絡上幫他取了一個綽號,叫‘魅惑的王子’!”




  “魅惑王子?”齊悅失笑,這實在有點白爛。

  “那些女生真是有病!”晴紫搖搖頭:”總之,小心別惹上那家伙就對了。”

  “對啊,”小彩附和:”悅,你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趕快找個機會重新跟源伊再告白一次。”

  “告白啊……”齊悅喃喃自語著,然後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在身上到處翻找:”對了……咦?到哪裡去了?”

  “怎麼了?”晴紫和小彩見狀,齊聲問。

  齊悅在身上口袋、包包裡翻找一陣,面色轉為慘白:”糟了,我寫給源伊的告白信……不見了!”

 ╳ ╳ ╳

  齊悅沿路焦急的四處找尋遺失的情書,從泡沫紅茶店一路找回體育館,卻都一無所獲。

  “糟了,上面還有我跟源伊的名字,萬一被別人撿到……可惡的晴紫和小彩,就算要打工,難道就不能請個假來幫我找嗎?這可是事關我的名譽耶……”她忍不住一邊碎碎念,一邊繼續在體育館旁的草地上尋找。

  這個時候,一顆籃球從體育館裡滾了出來,有人跟著跑出來撿球,那正是源伊。他一眼便見到齊悅蹲在草地上,一臉的焦急,不由得感到奇怪。

  “同學,你在找東西啊?”源伊關切著。

  “欸。”齊悅正找得心煩意亂,也不回頭,隨口應聲。

  “在找什麼?要不要我幫忙?”

  幫忙?齊悅心想,今天運氣不錯,遇到好心人,於是便面帶微笑的轉身:”我在找信……”

  這一回頭見是源伊,嚇了一大跳。

  “信?”源伊疑惑。

  “信……幸運草!”頭腦一片空白的齊悅,隨口亂扯。

  “幸運草?”源伊笑了,這可真鮮。

  齊悅簡直是糗到不行,只恨沒個地洞讓自己鑽下去。

  “妳好,我叫尚源伊。我們這學期一起修歷史。”幸好源伊的笑容很友善。

  “噯……有……對,歷史……”心上人就近在眼前,齊悅臉都紅了。

  “喂!隊長,你怎麼撿個球撿那麼久?”體育館那邊有人大叫,源伊一楞,連忙揮揮手就要回去。

  眼看源伊轉身就要走,齊悅連忙鼓起勇氣:”欸,源伊……我叫……”

  “齊悅,我記得你,今天歷史加了二十分,恭禧。”源伊笑笑,運著球跑遠了。

  齊悅呆呆的看他跑進體育館,這番短短的交談令她站在原地傻笑了不知道多久,才想到該要回家。

  “他知道我的名字,他知道我的名字……”走在回家的路上,齊悅心裡簡直小鹿亂撞到快要樂翻掉。至於源伊是否因為今天課堂上的糗事才記得她名字,這她倒是一點都不在意。

  齊悅跟源伊都沒注意到,有個騎士跨坐在重型摩托車上,目睹著這一切。

  那是江猛,他微微一笑,戴上安全帽發動引擎騎走了。

 ╳ ╳ ╳

  一直走到便當店門口,齊悅才從幸福的幻想中回過神。

  這家便當店,是齊悅的母親,雪薇上班的地方,要是時間剛好,齊悅通常都會來接正好下班的母親一起回家。

  這一天雪薇正好出去送便當了,老板娘和齊悅閑聊了兩句,忽然說:”小悅,你媽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我看她最近常常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你要多關心她喔。”

  心事?齊悅一楞,心想母親本來就是個小孩脾氣的人,很容易高興也很容易為一些小事多愁善感,所以有心事並不奇怪。奇怪的是,這麼多年來,她們母女之間從來沒有什麼秘密,如果母親心裡有什麼事的話,應該會跟她商量才對啊!

  抱著疑惑,齊悅離開便當店,照老板娘所說的地點去找雪薇。在天橋上,果然遠遠便望見雪薇的身影。

  看見雪薇果然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齊悅還來不及上前詢問,只聽得雪薇”哎唷”一聲,竟失神到踩空了階梯,摔跌了下來。

  “媽!”齊悅大驚,連忙上前扶起雪薇。

  回到家,齊悅一邊幫母親擦藥,一邊碎碎念:”你呀,怎麼這麼不小心?幸好只是皮肉傷而已,都這麼大個人了,還要女兒為你操心……”

  “啊,小悅,用這個貼。”雪薇興致勃勃的遞上一個Hello Kitty造型的OK繃,顯然那是只有少女才會做的事。

        “你啊……”齊悅啼笑皆非的接過,貼在傷口上。處理完畢,她盯著雪薇的眼睛,正色問:”媽,你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沒有啊……”雪薇心虛的搖搖頭。

  “沒有?難道我會看錯嗎?還有,便當店的老板娘也說你最近常恍神喔!”

  “真的沒有……”雪薇被齊悅咄咄逼人的快哭出來了。

  “跟我來!”

  齊悅拉著母親站起,出門,雪薇一臉的錯愕,不知她要做什麼。

 ╳ ╳ ╳

  母女倆來到一座小公園,夜涼如水,公園裡冷冷清清,並沒有其它人。齊悅和雪薇並肩坐在秋千上。

  “我還記得小時候……”齊悅悠悠的開口,仿佛陷入遙遠的回想中:”爸爸過世之後,我們家裡真的很窮,班費拖了很久沒有交,後來班上的一個同學錢不見了,大家都傳是我偷的。他們還聯合起來整我,下課時撕破我的作業,還把我的書包丟到垃圾桶……簡直像是日劇‘無家可歸的小孩’裡的情節……”

  “嗯……”雪薇點點頭:”你那時候,因為怕我擔心,什麼都不肯告訴我。可是卻逃學跑到這裡來。當我好不容易找到你的時候,你還是忍著自己的委屈什麼都不肯說……”

  “那時候,就是在這裡,”齊悅指著秋千架:”媽,你還記得你是怎麼跟我說的嗎?”

  “當然記得,我說,悅悅,不管怎麼樣,我們要做一對永遠沒有秘密的母女。”

  “嗯,是呀,”齊悅點點頭:”那天我們聊了好久,從那次以後,我們有什麼心事說不出口的時候,就會來這裡……”

  看著女兒如此貼心的想為自己解決心事,雪薇只有更難過,她終於下定決心似的,握住齊悅的雙手:”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瞞著你。”

  “到底發生什麼事?你說出來啊?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

  “我……”雪薇不敢看著齊悅的眼睛:”我好像喜歡上別人了。”

  齊悅不由得一楞:”你說什麼?你的秘密是你喜歡上一個人?”

  雪薇艱難地點了點頭:”我瞞著你,偷偷跟一個人約會。”

  齊悅:”沒想到你居然在談戀愛……”

  “對不起,悅悅,”雪薇哭了出來:”我……以後不會再跟他見面了。”

  “那個人有老婆嗎?”齊悅氣勢洶洶的,她直覺的猜想是這麼一回事。

  “啊?”雪薇一愣。

  “你是第三者?你破壞人家的婚姻?”齊悅站起來,直瞪著母親。

  “沒有沒有……”雪薇連忙搖頭:”他是結過婚,可是已經離婚了。”

  “你確定?那你們在一起多久了,你們是怎麼認識的?”齊悅不太相信。

  “怎麼認識的啊?他是便當店裡的常客,”雪薇偏頭一想,原本內疚的神情忽轉為甜密:”至於我為什麼會喜歡上他,那是因為在店裡,我跟他之間曾經發生了五次浪漫的偶然……”

  “浪漫的……偶然?”齊悅一楞,一瞬間忽然想到源伊。

  “對啊,很浪漫的喔,”雪薇陷入回想,一臉幸福:”第一次浪漫的偶然,是我不小心踩到他的腳……”

  “呃?”

  “第二次,是我的手肘不小心敲到他的頭,讓他把嘴裡的飯吐在桌上……”

  “啊……”

  “第三次,是我不小心把湯灑在他身上,燙得他哇哇叫……”

  “啥……?”

  “第四次,是他吃完飯錢包忘了帶走,我要拉住他的時候,不小心把他的袖子給扯破了……”

  “喂喂……媽……”

  “第五次,這一次最浪漫了,我絆了一跤,他站起來抱住我,我才沒有摔倒,而且……”

  “而且?”

  “而且,他還很親切的,幫我把掉在我臉上的抹布拿開,哇哇!很浪漫吧?”

  “哇咧……”

  齊悅終於知道,她這種愛幻想浪漫的性格是遺傳自誰了,不過她很慶幸自己沒有遺傳得那麼徹底。

  “喂,媽,你現在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幸福喔!”齊悅看著母親墜入愛河的神情,忽然心中一動:”自從爸爸過世之後,我很久沒看過你有這樣的表情了。”

  “啊!”雪薇猛然醒覺,一臉歉然:”對不起,我不該……”

  “干嘛對不起?你早就應該找到一個好人去談一場很棒的戀愛了!”

  “咦?你沒有生氣?我真的可以嗎?”

  “如果他真的是個那麼好的人,而且你又不是在搞婚外情的話,那我干嘛反對?我百分之百的支持你。”

        雪薇一瞬間說不出話來,臉上表情又是感動又是幸福,又是哭又是笑的。

  “那……”雪薇擦了擦眼淚,期期艾艾的開口:”我今天晚上可以去約會嗎?”

  齊悅臉一沉:”如果我說不行……”




  雪薇臉上立刻露出失望的表情,齊悅不由得噗吃一笑:”那我不是太不孝了嗎?快去吧!記得穿辣一點。”

  雪薇大喜,抱住女兒又親又吻,齊悅被她肉麻得受不了,卻是想推也推不開。

  夜晚寂靜的小公園,母女之間的氣氛是溫馨的。

  不過齊悅和雪薇都沒注意到,在公園的角落,有一輛重型機車停駐著,一名騎士正靜靜看著這一切。

  那是江猛,他臉上似笑非笑的神情,誰也看不透他在想什麼。

  而此時的齊悅再怎樣也想不到,這個她送錯情書的男孩,即將像龍卷風一樣的席卷她的生活,攪亂她的一切。

 ╳ ╳ ╳

  第二天早上,齊悅蹦蹦跳跳的來到學校,她的心情極好,不但昨天和源伊有了第一次的交談,而且母親也找到了愛情的第二春,這世上的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美好……

  只除了,此刻站在她眼前的這個人。

  江猛,還是姜母?齊悅在心底嘀咕著,這人怎麼擋在路中間?看他站在那裡,連蒼蠅都不敢飛近,我看我還是繞路好了……

  正當她這麼想,並且轉身要走的時候,江猛說話了:”喂,你是不是有東西掉了?”

  齊悅頓時停下腳步,回頭,一臉疑惑。

  只見江猛手上拿著一個她看來很熟悉的信封,正念著上頭的字:”尚源伊同學收……From齊悅。”

  啊!那是我的情書!原來被他撿走了,難怪一直找不到。這人怎麼那麼過份,還當眾念出來,不過還好他還算有良心,知道要拿來還我……

  齊悅一邊在心底碎碎念著,一邊強裝出笑臉,走近,伸出手拿信。

  “啊,那是我的,謝謝你了……”

  這一伸手卻拿了個空,江猛將信高高舉在空中,不懷好意的看著齊悅:”干嘛謝我?”

  “咦?你不是要還我信嗎?”

  “少笨了!我怎麼可能為了還給你這封信,一大早就待在這裡等呢?”

  江猛說到這裡,斂起笑容,續道:”我命令你,從這一刻開始,專屬於我,當我的部下。”

  命令?這人頭腦有病啊?齊悅不高興的道:”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喔?很天真嘛,你還不懂?”江猛打趣的看著齊悅:”這世上有種東西叫做威脅,威脅須要有把柄,你的把柄,就是這個……”

  江猛說著,搖了搖手中的信,齊悅越聽越怒:”你到底想怎樣?”

  “如果我把這封寫給你最喜歡的籃球社隊長的信,COPY一下,就一千份好了……再從頂樓撒下來,你說會怎麼樣呢?”

  齊悅一驚,真的開始想像被影印的信像雪花紛飛般從頂樓落下的畫面,她終於明白江猛是以此在脅迫她當他的部下。

  她整個呆了,說不出話來。

  “就是這樣,看來你已經懂了,”江猛微微一笑:”我,應用美術系一年級,不用叫我少爺,叫我阿猛就好了,小悅悅,走吧。”

  阿猛?小悅悅?齊悅腦中一片空白,傻了,只得乖乖的跟在江猛身後走,畢竟在她想像中,那告白信如雪花飛落的情景,實在太可怕了。

 ╳ ╳ ╳

  齊悅心底的恐懼和不解升到了最高點。

  這裡,是應用美術系一年級的教室,一群男的,和江猛打過招呼後,都一起圍住了齊悅,左看看右看看。

  齊悅心裡只有一個感想:這些家伙,怎麼這麼怪異,這麼特立獨行?打扮得一個比一個還招搖,仿佛忽然置身在別的星球……

  “阿猛,這女的是誰?”頭上綁著頭巾的陽平問。

  “你又撿人回來啦?”郭凱用他那塗了指甲油的手指扣屁股,懶洋洋的。

  “…………”鈴木本想說話,但欲言又止,那表情,仿佛從井裡爬出來的貞子,嚇得齊悅渾身發抖。

  “她干嘛發抖啊?”野狼像八百年沒看過女人似的,把齊悅從頭到腳看了個仔細。

  江猛道:“她是‘小悅悅’,跟她說什麼,她都會照做喔。”

  眾人聞言齊聲喝釆,齊悅嚇了一跳。

  “什麼都做?超贊的!”野狼吞了吞口水。

  “那首先,讓我看你的小褲褲!”郭凱說著,伸出他剛扣過屁股的手……

        “喂喂!沒禮貌!”陽平搶在齊悅之前拍掉郭凱的髒手,一臉和氣的笑容向齊悅道:”不要理他,我是陽平,我保證不會欺負你,我對人最好了,所以……”

  陽平忽然把臉湊近齊悅:”讓我啵兒一下吧!”

  “啪!”忽然陽平的頭上挨了一記巴掌,出手的是江猛。




  “你們搞不清楚狀況啊?”江猛訓斥:”小悅悅是我專用的,她只能聽我一個人的話,對吧?”

  “是,我是你專用的部下……”看見江猛意有所指的碰了碰放在他前胸口袋的那封信,齊悅也只能如此回答。

 ╳ ╳ ╳

  當天中午,學生餐廳。

  “當他的部下,他瘋啦!?”晴紫不可置信的,她和小彩齊悅三人正在吃飯,聽完了這所有經過。

  晴紫小彩都忿忿不平,齊悅則根本食不下咽。

  “我也覺得他莫名其妙,可是我真的很怕他。”齊悅。

  “我聽說,他們那班真的很囂張,就是因為那個帶頭的江猛。”小彩。

  “不要說了,我一點也不想聽。”齊悅摀耳。

  “不准逃避!小彩,你繼續說。”晴紫。

  “聽說他們以前高中的時候,每一個他看上的女孩子,他都會把人耍的團團轉,一直把人家弄到精神崩潰為止……”小彩敘述著。

  “嗚嗚,為什麼這次會輪到我呢?”齊悅仍在唉聲嘆氣。

  “你就是那麼懦弱,才會連一年級的臭小鬼都搞不定,還被他耍。我去幫你把信要回來!”晴紫越聽越不爽,拍桌站起。

  “晴紫,我就知道你會救我,你真是我的好姊妹!”齊悅眼底閃耀著感動的光芒,仿佛看見救世主一般。

  “由我出馬,你安啦!我不會讓人家欺負到你頭上,我一定要給他好看!”晴紫氣勢驚人的說著,一邊叉起一顆鹵蛋大口咬下,頗有豪氣干雲的味道。

  吃完鹵蛋,晴紫領頭氣勢洶洶的走在往美術系教室的路上,齊悅和小彩跟著她。

  “晴紫,你打算怎麼去跟那個江猛說?”齊悅還是有些不安的。

  “簡單!你有沒有看過‘我的野蠻女友’?全智賢會的我都會!”晴紫一邊走,一邊說得意氣風發,當下便擺出一副凶狠的嘴臉,模仿起全智賢來:“江猛你給我聽清楚了,如果不想死的很難看,就……”

  她忽然閉了嘴,因為江猛忽然從轉角出現在她們面前,臉只離晴紫三公分。

  “就怎樣?”江猛面無表情的,顯然不怎麼害怕。

  氣氛為之一變,晴紫的氣焰突然消退得一絲都不剩,只剩下臉上尷尬的笑容。至於小彩則忽然害羞起來,偷偷打量著江猛帥氣的側臉。

  只有齊悅這個當事者的勇氣和志氣還存在。

  “江猛,你別以為這個學校的人,都會屈服在你的惡勢力之下!”齊悅鼓起勇氣:”好姊妹們,把我們剛剛說的話告訴他吧!晴紫、小彩。”

  江猛好整以暇的看著晴紫:”喔?請說,我洗耳恭聽。”

  “呃……這個嘛,我剛剛跟齊悅說過了……”晴紫陪著笑臉:”能為你服務,當你的部下,是她的榮幸。”

  “啥?”齊悅一楞,江猛則轉看著小彩。

  “我要說的是……她手腳笨笨的不夠靈活,請多多包涵。”小彩被他看得臉紅。

  “這就是你們要說的?”江猛。

  “是呀……”晴紫連忙點頭,拉著臉紅得像辣椒一樣的小彩便跑。

  “ㄟ?為什麼?等一下!”齊悅簡直不敢相信,還想質問,但晴紫和小彩一溜煙的已經跑遠了。

  齊悅想追,卻被江猛一把抓住。

  “別忘了你的身份,我要上課了,你也該上工了。”江猛理所當然的拖著齊悅的手,往美術系大樓走去。

  齊悅不敢相信,她幻想過無數次的,這一生第一次跟男孩子手牽著手走在路上的浪漫情境,如今竟是這樣的景況。

  “你們這兩個沒義氣的家伙!”齊悅仰天大叫,但晴紫和小彩聽不見,她們已經跑遠了。

 ╳ ╳ ╳

  既然連野蠻女友遇到江猛都沒搞頭,那麼齊悅此刻只好乖乖坐在美術系的教室,幫江猛抄筆記。

  江猛樂得輕松,很囂張的把腳翹在齊悅的桌上,一派大哥模樣。這使得齊悅一邊心不甘情不願的抄筆記,還要一邊聞著他腳上傳來的味道。

  老師正講課講得起勁,突然看到齊悅,一楞。

  “喂!同學,”老師指著齊悅:”你不是這班的吧?”

        齊悅猛點頭。老師救救我吧,她在心中默禱著。

  老師正色道:”我不是就說過我的課不開放旁聽,對不起,我要請你出去。”

  齊悅忙道:”是,我馬上走。”她這下可樂了,立刻開始收東西,心想這是老師要我出去的,臭姜母也不能說什麼了吧?




  然而江猛忽然站了起來:”老師,她是猛帶來的。”

  老師搖搖頭:”沒有理由。誰都不行。”

  一旁的郭凱聞言哈哈一笑:”老師有氣魄喔!”

  江猛笑笑:“應該再給老師一個機會,老師,他是‘江猛’,也就是我本人帶來,幫大家抄筆記的。”

  老師聞言一怒:“筆記還要叫別人抄,你飯要不要別人幫你吃啊,你說你是誰?”

  江猛還沒回答,全班已經一致眾口幫他回答道:”江──猛。”

  “就是本校理事長的笨蛋兒子。”陽平補充,眾人哄堂大笑,只見老師的臉色到這時才開始變得很尷尬。

  齊悅才不管那麼多,收拾好東西,逃難也似的便要離開,當她走到門口時,卻被老師擋了下來。

  “那個……同學,回來坐好,好好抄筆記!抄的好一點。我們繼續上課吧。”雖然不情願,老師只得這麼說。

  齊悅希望破滅,大受打擊,只得回座。

  “你以為老師會救你?錯!沒有用的,因為我想做的事,沒有人阻止的了。”江猛又把腳翹到了桌子上。

  “你……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沒有,只是覺得很好玩而已。”

  齊悅一邊不敢置信的繼續抄筆記,一邊不停在心中吶喊:惡魔,惡魔,惡魔!

 ╳ ╳ ╳

  “惡魔,惡魔,惡魔……”齊悅提著大包小包,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嘴裡失神的不斷碎碎念:”叫我抄筆記也就算了,竟然還叫我出來買下午茶,還要買一堆有的沒的……唔……啤酒、鹵味、披薩、蛋塔、水果……還少了什麼?啊……我干嘛管那麼多啊!有買就不錯了!唉……我的人生是不是已經要枯萎了……我要怎麼擺脫這個厄運……”

  她正自憐自艾得出神,渾沒注意有個女生一直跟在她身後,用帶著恨意的眼神瞪著她。

  忽然,那個女生眼見四下無人,立刻衝上來抓住齊悅的頭發,把齊悅往牆邊一撞推倒,齊悅整個跌坐在地,手中提的大包小包散落四處。

  “啊!好痛!怎麼回事?”齊悅揉揉摔痛的屁股,看見眼前的女孩,不由得微微一怒:”你是誰?”

  “我才要問你是誰?是誰准你這只蟑螂,在Prince身邊亂竄的啊?”那女生來勢洶洶。

  “什麼?誰是Prince?”齊悅一楞。

  “就是猛,魅惑的王子。”女孩說這話時語氣變得溫柔。

  “哇哈哈!王子?笑死人了。”齊悅大概搞懂了是怎麼回事,大笑:”你喜歡那個姜母嗎?明明就是個惡魔,他才是只蟑螂死纏著我呢!”

  “你說什麼?”莉香大怒,一腳踩在齊悅買回來的東西上。

  “我說,我懶得理你!”

  “少廢話!你搞不清楚狀況?想當Prince的玩具,你還不夠格呢!你很快就會被他玩膩了。所以我警告你,別再靠近猛了!”

  “什麼嘛,我受夠了,我才不想做這些,只要他把信還給我,我根本不想理那個爛人……”齊悅不由得也動了氣。

  “信?什麼意思?”莉香疑惑。

  “喂!你們在做什麼?”不遠處一個聲音傳來,齊悅一呆,這聲音,是源伊!

  “哼!”莉香見有人來,忿忿然瞪了齊悅一眼後,離去。

  “齊悅?”源伊走近,看見齊悅的狼狽模樣,微微一驚:”你沒事吧?她對你做了什麼?”

  “沒事……”齊悅連忙站起,強裝笑臉:”我不要緊。”

  源伊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零食:”剛剛我聽班上的同學說,你被一年級的學弟叫去當跑腿?”

  齊悅忙道:”不、不是那樣的!那是因為有很多原因,我……”

  源伊微微一笑,眼神和語氣都帶著關心:”雖然我不知道有什麼理由,不過,不願意的話,還是要說清楚比較好喔。”

  源伊溫柔的話語,令得齊悅臉一紅,同時心中十分感動。

  “嗯,謝謝你。”

  “不用客氣,我幫你收拾吧。”

  齊悅怔怔望著源伊替他撿拾起地上的東西後,笑著揮手離去,忽然靈機一動:”對,我一定要再次向源伊告白,好好的把我的心意傳達給他,那樣,我就再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

        她想到這裡,打定了主意,毅然離去。

  而剛才那名找碴的女孩望著這一切,繼續遠遠跟隨。

 ╳ ╳ ╳




  美術教室裡,齊悅鼓起勇氣,將買來的東西用力摔在江猛前面,眾人皆愕然,唯有江猛面無表情。

  “我決定要去告白,以後你再也不能威脅我了!”齊悅下定決心的。

  “再去告白?跟那個籃球隊長?你確定你做得到?”江猛說著,撿起地上的食物。

  “當……當然做得到!所以,你再威脅我也沒有用了!”

  “好啊!”江猛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但一打開裝蛋塔的盒子,卻又皺起眉頭:”喂!為什麼蛋塔都爛了?你破壞了我的下午茶!”

  “我管你的!我再也不會聽你的使喚了!”齊悅說完,毅然一轉身就要走。

  “小悅悅氣勢很大喔!”陽平在一旁調侃著。

  “滾開!不要擋我的路!”齊悅鐵了心,推開陽平,自顧自離去。

  一路跟隨在齊悅後面的那女孩,見到齊悅和眾人鬧翻離去,嘴角不禁泛起一絲微笑,當即現身,陽平第一個發現她。

  “嗨,莉香!”陽平熱絡的打著招呼。

  但名叫莉香的女孩卻完全不理會他,徑自走向江猛,手上捧著一袋餅干:”Prince,我帶了一些我烤的餅干喔。吃吧!”

  “不需要。”江猛看也不看她手中的餅干一眼,拿起蛋塔就要吃。

  “干嘛還吃,那些都爛了?”莉香不悅。

  “欸!你在不爽什麼啊?”陽平在旁見氣氛不對,忙過來插話。

  “閉嘴。啐……真難吃!”江猛吃了一口的蛋塔又吐了出來。

  “他心情不好喔!”陽平悄悄向莉香小聲說。

  莉香瞪著齊悅離去的方向,眼中有著怨恨。一會兒,將陽平拉到一旁:”告訴我,這從頭到尾,到底是怎麼回事?”

 ╳ ╳ ╳

  隔天一早,齊悅在源伊第一節上課的教室旁等著源伊出現,神情緊張。

  等一下應該不會再出包了吧?老天爺,保佑我這次告白一定要百分百大成功才行!齊悅閉上雙眼,雙手交握祈禱著。腦海中,漸漸進入了美麗的幻想……

  “齊悅?”直到耳旁忽然出現源伊的聲音,齊悅一嚇,這才張開眼睛。

  “你怎麼在這裡?”源伊微笑看著她。

  “這……我……”齊悅終於鼓起勇氣:”我是來……找你的。”

  “喔?有什麼事?”源伊看了看手表:”還有一會兒才上課,一起進教室坐著聊吧。”

  “啊……等一下……”齊悅忙拉住他,她要說的話,可不能在教室裡講。

  “嗯?怎麼了?”

  “這個……那個……因為……”

  “到底怎麼了?”源伊失笑:”好吧,我來猜猜看,是不是你有什麼事,要單獨跟我說,所以不能進教室?”

  齊悅害羞點點頭:”對……”

  “什麼事呢?”

  “其實……其實……我……”

  “怎麼了,不用怕,跟我說吧。”

  “我……我……”源伊溫暖的笑容給了齊悅勇氣,終於說出口:”我喜歡你……很久了。”

  源伊聽了,先是有些驚訝,然後眼神漸轉溫和,又有些感動,他望著齊悅害羞低垂的眼眸,有些猶豫,但終於也說出口:”齊悅,其實我也……”

  齊悅抬起頭,等待著回答。

  然而源伊的一句話卻無法說完,旁邊有人用力吹了聲口哨,打斷了他。

  “喲!傳聞中的兩個人,甜蜜的一起來上學耶!”有人在旁叫著。

  源伊和齊悅皆是一楞,轉頭一看,才發現一群人聚在不遠處,都嘻嘻哈哈的看著他們。

  “源伊,你還真受歡迎啊!”一個源伊同班的男生大叫著:”快答應跟人家交往吧!”

  齊悅又是不解,又是羞愧,忽然,她一眼看到眾人圍觀聚集的,正是在學校公布欄前面,心中忽然泛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你在說什麼啊?”源伊問。

  齊悅不等對方回答,直接排開眾人,衝到了公布欄前面。

  這一看,她整個呆住了。

  整個海報架上都貼了那封被放大影印成很多份的情書,沒錯,正是齊悅送錯告白信,被江猛撿走的那一封。除此之外,甚至還精心制作了齊悅和源伊兩人的照片。

  “源伊你快來看,齊悅寫給你的告白信,她說:她最喜歡在打籃球時的你了。”某男生大叫著。

        “好純情喔!”另一個男生也跟著起哄,眾人大笑。

  源伊走近了些,看到公布欄上的一切,感到有些意外,看著齊悅。齊悅則是難堪至極,眼中泛出了淚。

  “源伊,答應跟人家交往吧。”旁觀者不放過他們,繼續起哄。




  “人家都這麼勇敢告白了,你怎麼還不響應啊?”

  “唉,會打籃球果然比較受歡……”

  “吵死了!干嘛做這種幼稚的事?有夠無聊的。”一向好脾氣的源伊忽然大吼,嚇得那人一句話說不完,就閉了嘴。

  幼稚?他說我幼稚!齊悅聽到源伊的話,再也壓抑不住,眼淚滾滾而出,用力撕下了幾張影印的情書後,終於崩潰,摀著臉跑開了。

  源伊繼續對著眾人怒吼:”公開這封信的人,很低級又很可惡,但是像你們這樣嘲笑同學看好戲的,心態也一樣可恥!”

  眾人被罵得皆面有慚色,源伊嘆了口氣,上前把剩下的信和照片全部取下。

  齊悅不知道自己誤會了源伊的意思,源伊說的幼稚,是指公開信件的人,以及那些在旁圍觀看好戲的人而言。

 ╳ ╳ ╳

  “啪!”應用美術系教室裡,一聲響亮的巴掌聲,吸引了全班的目光。眾人皆張大了嘴,感到極不可思議。因為挨打的,是人人都敬畏三分的江猛,而打人的,卻是個看來嬌弱、不堪一擊的女孩,齊悅。

  沒有人敢說話,每個人都摒息看著江猛的反應。

  “你在做什麼?”江猛果然大怒,惡狠狠的。

  “為什麼把我的信公開?”齊悅豁出去了,絲毫不懼的迎上他的目光,同時將公布欄上撕下來的信丟在桌上:”這樣欺負我,真的會讓你這麼快樂嗎?做出這種事,你以為你很了不起嗎?其實你又可憐又可悲!”齊悅不顧一切的罵。

  江猛意外的斂起凶狠的表情,只是盯著那些信看。

  “因為你從來沒喜歡過別人,才會這麼輕易去踐踏人家的心意!人的心情,是不可能全部隨你意思被你控制的!”齊悅終於鼓起勇氣說出內心的感覺。

  眾人瞠目結舌,現場氣氛凝重,又是一片靜默。

  江猛沒有立刻答話,停了幾秒鐘,接著,竟是微微一笑:”你要說的就這些廢話?”

  齊悅完全沒料到江猛竟然是這種反應,反而一呆。

  “你的台詞真老套,聽好了,我不是說過嗎?我想要的東西,絕對會奪到手。我勸你最好要有覺悟。”江猛帶著微笑說著。那笑容,看在齊悅眼裡,不折不扣就是惡魔的微笑,帶有無法反抗的,邪惡氣質的微笑。

  齊悅被江猛的氣勢所震懾,再加上已用完了所有的勇氣,不自覺的後退,隨即逃離現場。

  看著江猛一派輕松的翹起腳,哼著歌,眾人皆松了口氣,還好沒出現預期中的血腥場面。

  沒有人發現,江猛手中握著那影印的情書,已經將之揉成一團,手腕因為用力過度,微微發著抖。

 ╳ ╳ ╳

  齊悅獨坐在校園一角的涼亭裡,失落、懊惱和氣憤的情緒占滿了她,但最使她心痛的,還是源伊的那句話:干嘛做這麼幼稚的事?

  越想越難過,齊悅把頭埋在膝蓋裡,喃喃自語:”我的世界一片黑暗……”

  “咳……”是源伊的聲音:”你把頭埋在那裡,當然什麼都看不見。”

  齊悅一楞,忙抬起頭,眼前站的,可不是源伊是誰?

  “源伊,我……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齊悅很是驚訝。

  “是晴紫和小彩告訴我的,她們說,你有心事的時候,就會到這裡來。”

  “源伊,我……對不起,把你也給牽扯進來,給你添麻煩了,真的……”

  說著說著,齊悅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下。源伊見狀,有些不知所措,連忙在身上掏出手帕。

  “我……可以幫你擦眼淚嗎?”源伊怯怯的伸出手。

  齊悅一怔,由著源伊為自己擦淚。

  “那封信……我不認為對我有產生什麼困擾。”源伊微笑。

  “咦?”

  “但你這樣哭,我反而不曉得能為你做什麼。”源伊說著,將手帕遞給齊悅,拍拍她的頭:”這個世界上確實有人存心想讓你難過,但我想說的是,也會有人因為你的難過而難過……”

  齊悅大是感動,怔怔望著源伊。而源伊說完這些話,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她。

  兩人對望的眼神,越來越柔和,越來越深情……

  臉也不知不覺的,越來越靠近……

        齊悅閉上了眼睛……

  就在兩片嘴唇即將印上的剎那,不識相的上課鐘聲卻忽然響了。

  情不自禁的兩人嚇了一跳,突然發現彼此的臉是那麼靠近,都害羞的倒退了一步,源伊極不好意思:”啊……上課了……”




  “嗯……”齊悅低頭害羞。

  “那,我先走了……”源伊也紅了臉,向齊悅笑笑,離開。

  目送著他的背影遠去,齊悅正准備離開,晴紫跟小彩忽然竄了出來。

  “哇哇!悅!剛才的氣氛好好喔!”小彩大叫。

  “就是說啊,要不是剛好上課鐘響,就可以看到Kiss的畫面啰!”晴紫。

  “唉!你們!”齊悅大羞:”居然躲在旁邊偷看!”

  “說這什麼話,我們是好姊妹,當然要來看看源伊有沒有盡到安慰的責任啊!”晴紫一副理所當然的。

  “就是說嘛!不過,剛剛你哭的時候,源伊好像很慌張耶!看樣子,他似乎不很習慣女人的眼淚……”小彩。

  “喔呵呵……”齊悅回想剛才的情境,眼淚還沒干,就在傻笑。

  “這就是因禍得福,你的戀愛有希望了。”小彩下了結論。

  “會嗎?搞不好他只是看我哭了,安慰我而已。”齊悅嘴裡這麼說,卻一臉甜密。

  “少來,剛剛源伊說的話,分明就是在告白,你說,你要怎麼謝我們,替你們安排了這個獨處的機會?”晴紫。

  三個女孩有說有笑的,慢慢向校外走去,都把上課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而因為剛才源伊的那一番話,齊悅的臉上已經看不見哀傷了。

  從現在開始,我要把那個惡魔徹底從我的人生中踢掉,再也不要跟他有任何瓜葛了。齊悅邊走,邊這麼想著。

 ╳ ╳ ╳

  齊悅一路低著頭,傻笑著走回家,神情泛著甜密。

  巷子另一邊,雪薇也是低著頭,傻笑著走回家,神情同樣甜密。

  “咚!”在家門口,這對同時進入浪漫幻想、走路不看路的母女,頭對頭撞了個正著。

  “唉唷!痛!”母女同時大叫,回神。

  “媽!”

  “悅悅!”

  兩人交換了個眼神,一起露出燦爛的微笑。

  “我有好消息要告訴你……”然後又同時繃出這一句。

  母女倆對望一眼,雪薇哈哈一笑:”好,那我們一起說……一、二、三!”

  “我要結婚了!”雪薇。

  “我談戀愛了!”齊悅。

  “咦……”母女倆說完,各自陶醉了一會兒,又都各自感覺到不對:”你剛才說什麼?”

 ╳ ╳ ╳

  餐桌上滿滿的都是菜,一付宴客的陣仗。雪薇吹著口哨擺上最後一道菜,齊悅則是一臉困惑不悅,見母親終於忙完,開始質問。

  “結婚耶?這是人生大事你不會覺得太快了嗎?媽你才剛去談戀愛啊?”

  “悅悅,我才覺得你現在談戀愛會不會太早了!”雪薇擺出媽媽應有的架勢,但和齊悅對望了一會兒,又噗吃一笑:”不過,也還好啦,媽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不,比你還小的時候,就開始談戀愛了……”

  齊悅白了母親一眼:”還敢講我!快解釋結婚是怎麼一回事!”

  “就……媽媽覺得感覺對了……他又開口求婚了。”

  “人家求婚你也不用頭昏啊!這麼突然,我都還沒見過他,你至少要讓我有點心理准備……”

  “嗯,他早就想去看妳了。今天他本來就要來的,可是臨時有事。不過他說他很快就會去學校看你。”

  “這人怎麼這麼奇怪?干嘛要去學校看我啊?”

  “唉唷!是我說話顛三倒四,”雪薇一笑,忙解釋:”因為啊!要跟媽媽結婚的人。就是你們學校的理事長啊!”

  “這樣啊……好吧,那,他今天不來,我們為什麼還要開什麼慶祝派對?”

  “因為……”雪薇待要解釋,卻聽得叮咚兩聲,門鈴響了。

  “啊!來了,來了。”雪薇一邊走向大門,一邊說:”雖然你們理事長不能來,但他的兒子,也就是你將來的弟弟,卻很想跟我們先見個面,所以……”雪薇說著,開了門。

  齊悅陷入了沉思:”奇怪,理事長的兒子,這頭銜聽起來怎麼好像怪怪的,似乎在什麼不太好的地方聽過的感覺……”

  “打擾了……”門口傳來的聲音,馬上揭擾了謎底。齊悅抬起頭,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江猛,就站在門口,微笑著。

        “啊!他就是你們理事長的兒子──江猛,也就是你未來的弟弟。”雪薇殷勤的介紹著,全沒發現女兒悲慘的表情。

  “你好啊!‘姊姊’!”江猛故意把姊姊兩字加重音。

  齊悅張大的嘴巴,好久好久還合不起來,這實在太震撼了。

[ 本帖最後由 isalam 於 2006-6-16 12:53 AM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