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奇  >  奇人軼事

[怪咖軼事]

古老而神秘的莫切文明 [附圖]

line
avatar
3420 6 0
古老而神秘的莫切文明 [附圖]

古老而神秘的莫切文明

  在南美秘魯的北部海濱地區,是一片綿延沙漠。然而,就在這個人煙稀少的地區存在著一個極其神秘的文明遺址。考古學家用曾經流淌在這片地區、如今早已經乾涸的河流為其命名,稱之為莫切文明。不過,許多年來,現代的人們對這一文明知之甚少,對其如何興起、興盛,乃至突然消失的歷史更無從知曉。




  對莫切文明的第一次發現始於一百多年前。據美國《國家地理》雜誌介紹,1899年,有一位名叫馬克·烏勒的德國考古學家曾在這一地區進行過發掘工作。在一段早已於千年前就乾涸的河谷地帶,他首先發現了這個地區的一些墓地和遺跡,他猜測是屬於當時歷史學家尚無所知的一個民族所有。不過,在這個毫無生機的沙漠地帶,人們很難想像怎麼會有人類在那裡生活。因而,馬克·烏勒的發現並未引起人們的重視。到了1946年,才又有兩位美國考古學家來到這一地區進行考察和發掘。當這兩位考古學家發掘其中一段河谷時,他們發現了一個有5具屍體的墓葬。其中一個男子的地位看來比其他兩位婦女、一位青年男子和一個孩子都更為重要——其他的4位似乎是被活埋的,似乎是作為那個男子的殉葬品與之同赴冥府的。

兩位考古學家還發現了與屍體在一起的各種隨葬品,包括一些奇怪的、精美的陶罐。每個陶罐上繪有一些顯然具有象徵意義的圖案,似乎都在訴說著各不相同的故事。有些陶罐上畫著某種生活場景,那些場景可能與宗教有關,或者是表現戰爭以及捕魚、狩獵和農耕之類的日常生活。

  隨後幾十年,至20世紀80年代中期,人們在這一地區又陸續發現了一些類似的陶罐,以及上千座被盜的墳墓——自西班牙人征服這一地區以來,盜掘當地遺址中的文物進行倒賣就成為這一地區的主要活動。考古學家的考察活動總是要比那些盜墓者的行動要晚一步,大量精美絕倫的陶罐被源源不斷地投入到藝術品黑市上,而那些寶貴的遺址被根本不懂其考古意義的盜墓者破壞殆盡,往往十室九空,令考古學家們十分遺憾。不過,越來越多的出土證據表明,大約兩千年以前,的確有一群堪稱卓越的人統治了秘魯北岸,其中許多人就生活在莫切河谷一帶。考古學家將之稱為莫切人。

  通常認為,秘魯的印加文明、墨西哥的阿茲特克文明和中美洲的瑪雅文明是美洲最早的三大古印第安文明。的確,在哥倫布抵達美洲之前,這三大文明就已經高度發展,並在農業、天文、宗教和藝術等方面取得了輝煌的成就。但考古學家的發現卻證明,早在印加帝國出現前一千多年,莫切人就已經在這片地區上創建了類似於國家的社會。事實上,偉大而神秘的莫切文明是如此的成熟、精緻,其發達程度決不亞於後來的三大印第安文明。

  遺憾的是,莫切人沒有獨立的文字體系,因此考古學家只能在殘缺不全的廢墟和出土的陶罐上進行研究,並整合出從公元前1世紀至公元700年間,莫切人在消失之前的生活狀況。考古學家認定,在將近600公里長、800公里寬的那片沿海地帶都留下了莫切人生活的足跡,在其興盛時期,居住人口超過10萬。這些莫切人十分聰明。他們是灌溉專家。雖然秘魯北岸幾乎從來不下雨,但他們懂得利用從安第斯山脈流下的河水灌溉土地。這裡的泥土含有豐富的礦物質和養分,莫切人在這裡種植玉米、馬鈴薯、辣椒、南瓜等農作物,使這裡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富庶的地區之一。此外,這裡的海洋資源也十分豐富,毗鄰秘魯海岸的太平洋盛產超過800種魚類。從莫切人陶罐上的繪畫可以看出,當時的莫切人已經懂得支取這用之不竭的海洋資源,並形成了具有社會分工性質的生產格局。


  莫切人的陶罐包括各種陶製瓶、罐、盤、壺以及各種陶製塑像,是考古學家們主要的研究依據。他們高超的制陶工藝,的確令人驚奇,令人著迷。

  莫切人已經懂得在陶罐上進行彩繪。在他們的陶罐上,有些繪有精美的宗教和政治儀式的場面,有些則繪滿了人和動物的形象,反映了莫切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一些被製成人形狀的陶罐被考古學家稱為“肖像陶罐”,它們的臉部特徵刻畫得十分細緻,身上的衣著飾物也清晰可辨,據推測可能是以其族人的首領的形象製作的。還有一些陶罐上的彩繪則充滿了“色情”意味,這些繪畫描摹了人、動物以及奇怪的神靈之間多種多樣、令人眼花繚亂的**活動。一些學者認為,這些**行為不完全是為了生育,而多半出於某種神秘的宗教儀式,因為其中許多行為不大可能導致受孕。

  最令人驚奇的是,在發現的許多陶罐上,都雷同地描畫著一種充滿神秘、恐怖的場景。畫面的內容是,一個戴著貓頭鷹頭飾的武士模樣的人像,一個接一個地將一些看起來像是囚犯的喉嚨劃開。而另一個結著辮子、戴著古怪頭飾的女人則拿著一個高腳酒杯,似乎是在盛接囚犯的血,供端坐在金字塔上一個衣飾複雜、長著利齒、相貌猙獰的人飲用。那長著利齒的人右手握著權杖,一邊喝著人血,一邊看著囚犯魚貫來到他的面前,依次被砍頭,身體被肢解——有時他的手裡還提著一顆剛剛割下來,滴著血的人頭。

  這些繪畫反映的似乎是以人作為獻祭的場面,圖畫裡還有一些半人半獸的形象。有些考古學家認為,畫面上是需要用鮮血來祭祀的神靈。那個出現最多的,長著利齒的人像畫的是莫切人信仰的神,叫做阿伊—阿帕埃克,他的名字在印第安語中是“斬首之王”的意思。還有一些考古學家不能相信莫切人會真的具有這種恐怖獻祭儀式,懷疑那些古怪的人物是虛構的,可能是莫切人想像中的人死後的情景或是神話故事。

  這些場面究竟代表著什麼,研究者們的爭論非常激烈。它們究竟是傳說中的神話故事?還是確有其事的祭祀場面?誰又是那祭壇上飲食人血的偶像?

  除了製作精美的陶罐,莫切人還建造了與埃及金字塔一樣規模龐大的泥磚金字塔和平台。 從最近的發現來看,他們在其控制的每一條峽谷內都建造了這種巨型建築。其中最大的一座金字塔,是在太陽峽谷中被發現的,所以被命名為太陽金字塔。考古學家估計,僅這一座就用去了至少1.2億塊的泥磚,應該是在公元100年到700年間分七個階段建造完成的。它包含一個比美式橄欖球場還大的廣場,以及一座分為六階的金字塔。如今,這些由泥土製成的土磚一塊塊壘就的遺跡早已受到嚴重的侵蝕,幾乎很難辨認出它們是人工建築,它很可能是當時整個美洲大陸最大的人工建築。多年來,研究莫切歷史的專家猜測:只有位高權重的統治者才能興建這麼偉大的工程,但是令專家們困惑的是,他們始終找不到這樣的人物曾經存在的證據。

  莫切人的統治者究竟是怎樣的人物?他們又有著怎樣奇怪的風俗?這個問題在20世紀中期之前,一直困擾著考古學界。

古老而神秘的莫切文明 [附圖]
由於秘魯是世界上古文明遺址最多的國家之一,所以秘魯的文物盜挖盜賣情況極為猖獗,當地的許多農民甚至不事生產,而專門幹起了盜墓的營生。

  西潘是秘魯北部沿海奇克拉約市附近的一個小村莊的名字。它就坐落於莫切人的遺址之上,但這裡的居民對莫切人的歷史一無所知。



不過,那些盜墓賊卻知道在這片土地下埋藏著能讓他們發財的寶貝。1987年2月16日,一夥盜墓賊趁著夜色潛入西潘村附近的一塊荒坡,悄悄挖開了一個小型泥磚金字塔。出乎意料的是,他們挖到了一個完好無損的墓室。這看來是一座王室陵墓,裡面的寶物可不是十幾件這樣的數量級,而是有數百件令人目眩的金銀製品。盜賊們面對這麼多的寶貝簡直是目瞪口呆。很快,他們之間就因分贓不均而起了爭執,結果其中一個憤憤不平的成員向警方舉報了這起盜墓行為。

  當晚,警察就將這夥盜墓賊拘捕,並立即通知了秘魯考古學家沃爾特·阿爾瓦,請他立刻去一趟。當時阿爾瓦還沒意識到這是使他聞名世界的重大事件——由於得了重感冒,他並不太情願在這個大半夜裡往警察局跑,希望能明天再去。但是警察局長請他務必來一趟,並向他保證說,“你來了之後會忘記一切病痛”。

  阿爾瓦隨後趕到警察局,當他看到那些寶物時,立即意識到這一發現的重大意義。多年來,考古學家在莫切遺址中幾乎找不到金銀一類的器物,這一方面有可能是當年的西班牙探險者和一些當地盜墓者把大部分寶物都偷盜一空;另一方面,也可能是莫切人還沒有掌握金銀的使用——在西潘陵墓被發現之前,許多學者就一直這麼認為的。但是現在,這一看法不攻自破。為了防止其他盜墓賊聞風而動,阿爾瓦又立即帶著兩名武裝警察和他一起趕往現場,並執著地在那裡守候了一夜。隨後,阿爾瓦便帶著學生們開始了在西潘的考古挖掘。

  阿爾瓦對西潘王陵的這一次挖掘將震驚整個考古界。

  阿爾瓦和他的學生們組成的考古小組首先清理了被盜墓賊洗劫過的墓穴。不出所料,這裡已被盜墓賊弄得一片混亂,所有的發現物已很難看出其原來的擺放位置。考古學家繼續發掘,隨即注意到在這座金字塔的另一面墻的泥磚也被搬開,並露出了一個不大的方形洞口——顯然,盜墓賊還沒來得及進入其中。阿爾瓦小組首先發現了一具人的遺骸,這具遺骸在下葬時被砍掉了雙腳。考古學家最初很難理解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但隨即便弄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原來,這是一個墓室守衛者的遺骸,砍掉他的雙腳看來是為了令其堅守崗位。

  數周之後,阿爾瓦小組在這個金字塔遺址的深處挖到了密封的、從未有人進入的陵墓主墓室,他立刻意識到,他中了一筆擁有1700年曆史的頭彩。

  這個主墓室內有六副木製棺材,其中有四副棺材圍繞在中間一副大棺材四邊擺放,中間的大棺材顯然是擁有特殊地位的墓主。可以斷定他是一位統治者。他應該生活在公元300年左右,去世時大約40歲,歷史學家稱他為西潘王或西潘領主。西潘王從頭到腳都是用金銀包裹著。他的手中抓著一個重達0.5公斤、用純金製成的小鏟子。他的頭上和前胸覆蓋著模樣怪異的金面具,他的整個身上以及周圍的空間都堆滿了數不清的金銀飾物和其他工藝品。可以看出來,西潘王生前一定擁有至高的權力,是財富的支配者,他甚至想把生前收集到的所有財富都帶到陰間去。

  西潘王的棺材周圍的五副棺木看起來不太重要,其中分別葬著三個女人、兩個男人(其中一個同一條狗葬在一起)以及一些相對簡單的陪葬物和工藝品。阿爾瓦起初認為三個女人是西潘王的陪葬,但後來經測定,她們是在西潘王之前死去的,這不免讓人有些費解。除此之外,經過數月的挖掘,阿爾瓦小組又在這個遺址中挖出了幾具遺骸,其中有一個沒有棺木的小孩和兩頭駱駝。

  從西潘王陵墓中發現的金銀飾物、寶石珍貝以及其他眾多的工藝品,無不工藝精湛,造型奇特。其中最為精緻獨特的是一個金耳飾。這件工藝品僅有硬幣大小,用黃金和綠寶石製成,但卻鑲飾三個人像,中間的一個人像穿著類似於陵墓的主人西潘王的衣飾,這小人像的胸前還掛著一條用若干個貓頭鷹頭串成的項鏈,每個貓頭鷹頭只有針眼大小,但卻栩栩如生,精緻得如同瑞士鐘錶。另一件精美的金飾物也很特別,表現的是一個人頭像印在一隻蜘蛛的背上,而蜘蛛陷在網中。這件飾物有七個構件,上面有三顆金珠子,佩戴時會發出丁當的聲響。

  考古學家的另一大發現是,這些閃閃發光的飾物並不全都是純金純銀的,而是有一部分是鍍金的。莫切人看來已經掌握了用化學方法鍍金的技術,這種技術要比歐洲早一千多年——從西潘王陵的發現來看,莫切人的發達程度高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古老而神秘的莫切文明 [附圖]

[ 本帖最後由 dumbmotor 於 2008-8-21 15:47 編輯 ]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