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國神社和日本甲級戰犯 [附圖]

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到靖國神社參拜,在亞洲地區,包括中國、南韓和香港等地,也引起不少抗議。2000名南韓民眾15日擺出大陣仗,抗議日本首相小泉參拜靖國神社。

不曉得各位知不知道靖國神社的由來呢?日前日本小泉首相要以首相身份參拜靖國神社,引起大陸,台灣人士抗議。究竟靖國神社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

靖國神社其實在日本到處都有,差別隻是在於大小不同。它主要的功能是祭祀在戰爭死去的官兵。其中以東京的靖國神社,因為位於首都,常是政治人物參拜的地點,因而引起國際注目,最為知名。

靖國神社和日本甲級戰犯 [附圖]

東京的靖國神社位於千代田區9段,佔地近10萬米,成條形。神社外有圍牆和外界相隔,中間被一條小路分成前後兩部分。

靖國神社原稱「東京招魂社」,建於1869年,起初是用來祭祀日本軍人的場所,為明治維新時期內戰中死去的官兵招魂所建的。1879年更名為靖國神社,原有「安邦治國,建設和平國家之意。」

靖國神社的外型看來就像一隻「戰斧」。院前有一大型鳥居,多植樹木,後院有拜殿等主建築。前後院之間的路旁有一對30年代所建的石塔,主有有兩個核心部分。一個是本殿和靈璽簿奉殿共供奉250萬戰死士兵,而其中也放著東條英機等甲級戰犯的靈位,因而備受矚目。另一個就是「游就館」陳列著日本明治維新到二次大戰結束為止的戰史和舊日軍所使用的各種武器和裝備,還有部分死者的介紹。各位如果有機會到東京去的話,不妨去參觀看看,一賭廬山真面目。

靖國神社和日本甲級戰犯 [附圖]

靖國神社和日本甲級戰犯 [附圖]
=============================================================
東條英機

靖國神社和日本甲級戰犯 [附圖]
日本甲級戰犯東條英機

東條英機(Hideki Tojo)於1884年出生在日本一個大軍閥家庭。他的父親東條英教曾參與發動和指揮過中日甲午戰爭,是個雙手沾滿中國人民鮮血的劊子手。

  東條英機在青年時代就接受了系統的軍國主義教育,後來成為日本法西斯統治集團的重要魁首。1935年,東條英機作為日本關東軍憲兵司令來到中國東北,瘋狂鎮壓中國東北人民的抗日鬥爭,是屠殺東北抗日義勇軍的主犯。1936年他任關東軍副總參謀長,次年升任關東軍參謀長。在「七七」蘆溝橋事變中,他率日本侵略軍「東條兵團」侵入中國承德、張家口、大同、歸綏、包頭等地。1938年6月,他被調任陸軍次官。1939年,轉任首屆陸軍航空總監。1940年至1941年,他任近衛內閣的陸軍大臣,極力主張進一步擴大侵華戰爭和發動對蘇戰爭。

  1941年10月,近衛內閣倒臺,東條英機任內閣首相兼陸軍大臣,後又兼任內務大臣、軍需大臣和總參謀長等軍政要職,開始大搞「東條獨裁」。在他主政期間,他不僅積極策劃和繼續推行侵略中國的政策,而且把侵略戰爭從中國擴大到了太平洋和東南亞地區。1941年12月8日,日軍突襲珍珠港美軍基地,東條英機悍然發動了太平洋戰爭。與此同時,他還在日本國內組織了翼讚政治會以取代議會,強化法西斯統治。他竭力鼓吹「大東亞共榮圈」的理論,並組織策劃成立了大東亞省,對被佔領地進行瘋狂的掠奪。在太平洋戰爭期間,他又兼任了外相、文相、商工相等職,直到1944年,在太平洋戰爭敗局已定和國內矛盾激化的形勢下,他被迫下臺。但下臺後,他仍為重臣集團的成員,為預備役陸軍大將。

  日本發動的侵略戰爭不僅給中國人民,而且給亞洲各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日本的侵華戰爭給中國人民造成的災難和損失是空前的。據不完全統計,在日本侵略軍的屠刀下,中國死傷人數3500萬,僅南京大屠殺就死亡30萬人以上。從關內被騙招到東北的勞工被殘害致死的,不下200萬人。此外,還有令人髮指的細菌戰、化學戰。按1937年的比值計算,日本侵略者給中國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1000億美元,間接經濟損失5000億美元。日本侵略者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行,成為歷史上最野蠻、最殘酷的一頁。

  日本戰敗投降後,東條英機畏罪自殺未遂,1945年9月他作為日本頭號戰犯被捕。1948年12月23日,被遠東軍事法庭處以絞刑。

============================================================

東條英機孫女:「總的來說,祖父熱愛和平」

靖國神社和日本甲級戰犯 [附圖]
東條英機孫女東條由布子

東條由布子顯然遺傳了家族的特點:她有著與祖父東條英機一樣的杏仁眼、薄嘴唇和寬顴骨,而且她也近視。她甚至受到祖父僵化的軍事思想的影響。這裡要指出的是,正是東條英機導致日本在二戰中慘敗。

很明顯,現年66歲的由布子非常崇拜自己的祖父,後者於1948年被當作日本甲級戰犯處決。由布子接受外國記者採訪時常拿著一個裝滿紀念品的盒子,裡面有東條英機剪下的指甲、一縷頭髮和在巢鴨監獄等候處決時抽的最後一支菸的煙蒂。

與那些把東條英機與阿道夫•希特勒和貝尼托•墨索里尼這兩個二戰魔頭相提並論的人恰恰相反,勇子堅持說這個下令襲擊珍珠港的人領導了亞洲的「自由戰爭」。她說,「總的來說,他是一個熱愛和平的人。他是在保衛自己的國家免遭外國侵略者攻擊。他最大的罪就是熱愛自己的國家。」

隱姓埋名生活五十年後復出

在別的時候或場合下,她可能被視為一個無害的遺產,或選擇繼續隱姓埋名(真名Toshie Iwanami)地生活。不過,在二戰結束60年後,這名舉止優雅、仍有退休教師味道的瘦小婦人成為日本日益強大的歷史修正主義運動中「最危險」的人物之一,而這場運動正使日本與亞洲再次疏遠。

日本的歷史修正主義者掀起了一場抗議風暴,出版教科書粉飾日本帝國主義臭名昭著的戰爭罪行。現在他們不惜冒著與日益強大和自信的中國進一步發生衝突的危險,要求首相每年參拜被許多人視為軍國主義象徵的靖國神社。

在今年8月日本投降60週年到來之前的幾個月裡,由布子特別繁忙,她頻頻接受日本和外國媒體的長時間採訪,包括阿拉伯的半島電視臺、英國《金融時報》和幾家南韓媒體都採訪過她。8月15日,她神情嚴肅,手捧著被處決的祖父的畫像在靖國神社廣泛接受媒體拍照。

當天,包括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時任自民黨代理幹事長安倍晉三以及諸如小野田弘男[1]等右翼代表人物在內的20萬人到場。她向人展示自己是一名堅定的愛國者,堅決要求日本政治機構為她祖父及其領導的數百萬軍隊進行歷史平反。她在公開譴責首相小泉純一郎違反每年8月15日參拜神社的承諾之後,她的這種立場變得更加強烈。小泉在取得大選勝利之後,於上月參拜了靖國神社。

然而,仔細觀察就會發現,由布子完全屬於日本的政治機構,儘管該機構的一部分在冷戰高潮期在政治方面被邊緣化。在過了1/4世紀多的平靜家庭生活之後,她的再度復出表明,她的歷史修正主義和極端民族主義政治品牌已經再度為自民黨及其周圍的各種政治、宗教和文化衛星組織所接受。

使這些組織連接在一起的紐帶並不複雜,只是令人不安:撤銷東京法庭的裁決;廢除當前憲法,尤其是第9條;從根本上修改教科書並把靖國神社重新定為國家意識形態的核心內容。如果他們的計劃得逞,這無異是保守派發動的一場革命-企圖破壞日本過去半個世紀取得的大多數自由成就。

由布子於1939年出生在被日本佔領的首爾(以前叫作漢城),其父是東條英機的長子英隆。她對1941年擔任日本首相的祖父的記憶很少,只記得他「慈祥但又嚴厲」,而且很少與家人在一起。戰爭結束後,她們舉家遷往偏遠並受到支持者保護的靜岡縣伊藤。她和她的兄弟在那裡常被人欺負,渡過了一段很不愉快的時光,這就使她形成了一個十幾歲女孩不該有的心理。她後來在書中說,她聽到大人們交頭接耳說「絞死」這個詞,同時又驚恐地看到別的小孩模仿她祖父死時的情形。

「有50年的時間甚至都不敢提家族的姓氏」

由布子稱「有50年的時間甚至都不敢提家族的姓氏」,不過東條家族的人在商界、軍界和公共事務領域似乎頗具影響力。東條英機的次子輝雄曾出任三菱重工業株式會社的副總裁和三菱汽車(在二戰期間及之後設計飛機)總裁。幼子Toshio是空中自衛隊中將。女兒光惠嫁給後來當上日本陸上自衛隊負責人的Shigeru Sugiyama。勇子說她的丈夫在大學教書之前曾在國家廣播公司(NHK)做了30多年的電視製片人。她的弟弟隆之(Takayuki)是JVC德國分公司(Japan Victor Company)的前總裁。

由布子20幾歲離開明治大學,然後結婚生了4個孩子。她有一個女兒如今在美國定居,嫁給一名在波音公司工作的美國人。由布子沒有日本右翼身上那種明顯的反美情緒。當她的女兒最近告訴她說,她的女婿很快就會奔赴伊拉克工作時,由布子說順其自然,因為「人們必須保衛自己的國家」。

在東京審判期間,美國律師給她的祖父「留下了深刻印象」。她說,「那些人很敬重他,他也尊重他們,甚至他們之間是敵人。」

在子女長大一些後,由布子考入國士館大學(Kokushikan University)攻讀教育學位。有人推測說,她在那裡受到右翼遊說集團,例如日本協會(Japan Conference)的「追求」。在1988年畢業之後,她公開從事政治活動,開始談論流行的民族主義事業,其中包括召回淪落異國的日本老兵,將裕仁天皇4月19日的生辰重新定名為「昭和日」並把每年這一天定為全國公眾假期,以及允許政府官員參拜靖國神社。

她還組建了環境解決研究所(Environmental Solution Institute),並開始研究一本有關她祖父的書。至於環境解決研究所究竟是幹什麼的,這一點並不十分清楚-由布子在一次接受採訪時說該組織推銷產品,爭取為環保立法。該組織網站的主頁寫明勇子(以她的真名Toshie Iwanami)是會長,各家庭成員以及知名右翼人物是主管。

這些人中包括神谷孝德,此人是生長之家組織的總裁。生長之家是一個神道教團體,於1930年成立,1949年進行了改革,它一直要求更換日本戰後憲法。該組織號稱在全球擁有500多萬成員,其支持者包括極右作家鈴木邦雄和其他日本右翼修正主義者。

環境解決研究所的另一名成員Isamu Kai是靜岡縣一座供奉著東條英機和另外6名甲級戰犯以及1000多名乙級和丙級戰犯的紀念館的館長。勇子還支援幾個右翼組織,包括改革歷史教科書協會和昭和日推廣網路。昭和日推廣網路是個遊說組織,一直強烈要求政府把4月29日的「植樹節」改為「昭和日」以紀念裕仁天皇。今年5月,日本議會批準把昭和日定為國家法定假期的議案。

跟外相麻生 宮房長官安倍相熟

其他形成支援勇子的政治氣候的組織包括極端保守的遊說組織-日本全國保護協會(該組織已與日本協會合併)、北韓綁架受害者協會和日本戰爭陣亡者親友協會。日本戰爭陣亡者親友協會聲稱有100萬成員,人們普遍認為該組織是推動小泉三番五次參拜靖國神社的最重要的政治力量。因為與這些組織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使得勇子躋身許多自民黨高級成員的政治圈子裡,這圈子的成員包括外相麻生太郎、新任內閣官房長官安倍晉三和前經濟產業大臣平沼赳夫。

1992 年,由布子出版了《永遠不要說話:東條英機家族的戰後生活》(Never Talk: The Postwar Life of Tojo Hideki's Family)一書。1995年,她寫了一本回憶錄──《我的祖父:東條英機》。該書令她家族的一些人感到很惱火,因為他們不喜歡成為政治焦點。不過這本書的銷量超過12萬本,為具有歷史意義的修正主義影片《自尊》(Pride)奠定了基礎。《自尊》是1998年日本票房收入最高的電影之一。她後來還出版了家族回憶錄第二卷《The Tojo Family's Hahakogusain 2003》。

由布子決定復出的時間正值日本處於轉型期,因為在80年代取得輝煌的經濟成就之後,該國進入經濟下滑、政治停滯和尋求民族精神的90年代。對一些沉迷於半神話的過去,也即強大、獨立、無需聽命於任何人的日本的右翼分子來說,由布子這個名字很有號召力。隨著日本的危機加重,隱藏在戰後政治解決方案下面的一些問題像未經處理的污水一樣重又浮出水面,於是她成了他們的代言人。

曾數次罵責小泉「沒膽量」

所有這些並不能說明日本右翼是鐵板一塊。自民黨內很多人發現由布子的聲明令人惱火。鑑於她數次指責小泉「沒膽量」,因此她不可能很快成為首相官邸的客人。幾乎沒有政府官員公開支持她的天皇「是日本的精髓」這種觀點,有些人更不可能支持她頑固地維護的30和40年代屠殺期間奉行的帝國規則。甚至極右分子也認為她繼承了家族的暴政特性:她的祖父神經質地橫跨政界和軍隊(首相兼軍事首領),而且最終清洗了Kodo-ha派系中的極端分子,這使得該組織的現代追隨者仍對他心懷怨恨。

不過,她明確闡明瞭一套在當今日本引起強烈共鳴的觀點。在冷戰結束後,面對日本的停滯和中國崛起,日本的民族主義者痛恨東京審判的結果和勝利者的正義遺產,鄙視當代日本生活的虛無主義,不信任並討厭北京和東京官僚的外交猜謎遊戲,支持以軍事為後盾的更強硬和更獨立的外交政策。這種環境有助於解釋一個對20年前的一個下午偶然發生的事情感到好奇的女人為何會成為一名對當代日本事務頗具影響力的評論員。

本文作者David McNeill是駐東京記者,也是《日本聚焦》(Japan Focus)的協調員,並在上智大學(Sophia University)任教
===========================================================
由布子的真心話 左看:誰殺了和平的東條?


日本二戰甲級戰犯—東條英機的孫女東條由布子,日前接受媒體的訪問時指出:「總的來說,祖父熱愛和平」。如果東條勇子所言是真實的,一個熱愛孩童、仁慈機敏、主張和平的人,為何在二戰中下令侵略中國、朝鮮半島?又為何下令731部隊用人體做實驗,進行大規模殘酷的生化戰?

東條由布子認為:這是沒有選擇下的選擇。因為日本必須在列強環伺的情況下崛起,因為產業發展需要石油與鋼鐵但日本又高度的缺乏石油與鋼鐵。因此,這是一場自衛戰爭,是一場尊嚴與資源的爭奪戰。千萬不要把東條英機與希特勒相提並論,他愛他的國家,而且他沒有殺害自己的人民。

由布子的論調聽起來似是而非,卻也精準抓住了資本主義殘酷的本質:為了資本的累積,必須進行資源競逐;為了保住自身的成長,就必須殘酷的把別人壓下去;如果為別人的痛苦而擔憂,那麼誰會憂心自己的立場。所以,可以仰望且親近對自己殘酷且造成這樣競爭的資本主義大國,因為透過同樣的遊戲,自己也能成為領先族群之一。那麼是誰謀殺了東條和平的靈魂,而讓惡魔佔據東條的身軀?答案早已呼之慾出。只是一百年前有人鼓起勇氣走第二條路,而現在的由布子或者日本,還要繼續走當年的老路嗎?

============================================================
東條由布子:不讚成中日合作編寫教科書

東條由布子(以下簡稱由布子):我對他的記憶很少。祖父擔任首相時我僅僅兩歲大。在隨後的三年零八個月期間,他大部分時間都不在家。戰爭結束後,我的家人在伊藤躲藏了5年,而祖父則被關押在巢鴨監獄。在戰爭期間,母親每天都會把我和哥哥英隆帶到首相官邸,而在那裡我們也是自己照顧自己。

我們偶爾也會在首相官邸與祖父一塊進餐,飯食由官方的廚師和服務員提供,但我真的想不起他的面孔。我哥哥說他是一位真正的紳士。他為司機和員警的孩子感到難過,因為他們的父親忙於公職而沒有時間照顧他們。他經常在首相官邸花園與孩童玩耍,而且會給他們帶來玩具。祖父在巢鴨監獄時,哥哥常常去看望他。祖父非常擔心哥哥的前途:他將如何承受那個姓氏給他造成的壓力呢?我們因這個姓氏而遭受了可怕的歧視。我們被禁止進入教室上課。我的小妹遭到毆打,回到家裡時渾身是血。我的哥哥不能上學,於是由家庭教室來給他上課。那就是戰爭結束後日本的情況。Iwanami是我的真名,直到最近我才開始使用東條這個名字。在 50年的時間裡,東條這個名字曾是不可提及的。電影《自尊》改變了這種情況。

整個民族都捲入戰爭

筆者:你認為日本的學校應該教授更多有關你祖父的情況嗎?

由布子:我認為沒有特殊的必要去教授有關作為個人的他的情況。明治時代(Meiji Era)是一個亞洲小國首次給西方留下深刻印象。蘇格蘭、土耳其以及其他地方都引以為傲,並拿我們的國家來為他們的街道和建築物命名。日本應該為此感到驕傲,這些應該被傳授給後人。我們應該對當時的國際形勢以及東京審判進行恰當的解釋。當時的形勢有多麼可怕。我們被包圍了,面臨攻擊。我們沒有石油、鋼鐵,我們在國外的資產被拿走了。我們除了依靠自己如何保護那些日本人?日本媒體-《朝日新聞》(Asahi)和讀賣新聞(Yomiuri)都在煽風點火,他們都在說:「東條在幹什麼?他為何不還擊?」

日本媒體不能說他們沒有捲入。整個民族也都捲入了。甚至五年級的小學生都在問:沒有鋼鐵和石油,我們將怎麼辦?而現在他們都在談論天皇的責任!這是非常悲哀的事情。日本政府掩蓋了所有這一切。這不是一個尊重我祖父的問題,這是有關學習尊重那個為國家而戰的愛國者的問題。不只是東條英機一個人,還有260萬戰死的士兵。我們應該尊重那些為他們的國家而戰鬥的人,這些就是學校應該教授的東西。

「東條英機跟希特勒不同:他並未殺害自己人民」

筆者:有人認為他是「一位極端民族主義者和法西斯主義者,痛恨與英國和美國妥協的想法」。

由布子:人們說了很多(有關他的)事情。他愛他的國家。

筆者:然而,你也可以用同樣的理由來為希特勒辯護,不是嗎?他也愛他的國家

由布子:那是不同的。他殺戮自己的人民-猶太人。

筆者:他(希特勒)的確殺了自己的人民。但他的支持者跟你說得一樣:他對德國的愛超過一切,而且他們會說,「猶太人不是真正的德國人」。

由布子:我的祖父並未殺自己的人民,許多人都是死於無法避免的戰爭。你不得不恰當地理解每個國家的立場,因此你需要教授國家為什麼要進行戰爭的課程。我們不應老是重複說日本是壞蛋,這將會摧毀我們國家的自尊。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加入一個公司,並被告知該公司的老闆是個壞蛋,這家公司是邪惡的,那麼就不想再為這家公司工作了。國家和公司在這方面是一樣的。

「南京大屠殺死者不可能高達30萬人」

筆者:日本也許沒有屠殺猶太人,但被控屠殺了數百萬中國人。

由布子:那是在戰鬥中。請不要把兩者混為一談。你知道benhei(裝扮成平民的士兵)的意思嗎?他們是躲在平民中間的士兵,從人群後面攻擊日本軍隊。要是你能抓住他們,就能看得出來。澳洲人、英國人和美國人也許不知道,但在所謂的「南京大屠殺」中,有很多人都是這樣的士兵。西方記者全都相信這個「南京大屠殺」。中國人說那裡有30萬人被屠殺。那裡有來自150個國家的媒體記者。當日本軍隊進入(她這裡使用的詞是nyujyo,意思是勝利進城)南京並開始攻擊該城的堡壘時,這些記者跟他們一塊跑。日本方面認為這一點很重要。約翰•拉貝(John Rabe)和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領導建立了一個安全區,那裡收容了20萬人。因此,怎麼可能有30萬人被屠殺?

筆者:這條證據我以前聽過很多次。事實是沒人知道那裡確切有多少人,但城外難民的湧入肯定增加了當地的人數。我們不必糾纏於數字就知道日本軍隊的暴行。有很多目擊證人,約翰•拉貝就是其中之一,甚至作為納粹分子的他都對日軍的暴行感到震驚。

由布子:在東京審判中只有一位證人說他真正目睹了所發生的。其餘的都是道聽途説。

筆者:拉貝不是唯一的目擊證人。當時還有一些記者在那裡,其中包括《紐約時報》和《曼徹斯特衛報》的各一位元記者,更不用說還有成千上萬的中國平民。

勇子:真相現在快要大白於天下了。改革歷史教科書協會的富岡一直在研究這個問題,而且逐個展示有關那起事件的照片是如何由中國方面偽造的。

筆者:我相信有些證據也許是偽造的,但你怎麼能抓住一丁點對你的論點有利的證據不放,同時卻無視堆積如山的不利於你的立場的證據呢?

勇子:(有些不耐煩)不管怎麼說,真相不能只是來自於一方。你必須從所有方面來看所發生的事情,因為道聽途説的東西太多了。

不讚成中日合作編寫教科書

筆者:那麼你認為中國和日本應該合作編寫歷史教科書嗎?

由布子:我不讚成。相互諒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每一方的立場都不同。甚至當真相是一樣的時候,中國和日本對之的解釋也經常完全相反。譬如說,刺殺了伊藤博文(Hirobumi Ito,1841-1909,日本第一任首相,明治憲法的起草者)的安重根(An Chung-gun)在韓國人眼中是英雄,但對我們來說他是罪犯。這就是我想表達的意思,諒解是完全不可能的。

筆者:我想問你有關731部隊的情況。(當「731部隊」用人進行活體試驗,開發化學和生化武器時,東條英機是滿洲關東軍下屬的一個指揮官。據說他是生物戰的支持者,並支持「731部隊」首席醫學家Shiro Ishii的實驗。)

由布子:我對此或滿洲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我不是歷史學家。如果你想談論靖國神社或此類事情,可以問我。對於其他事情,你該去問歷史學家。
===========================================================
甲級戰犯後代「劫持」日外交 東條家族影響巨大

靖國神社和日本甲級戰犯 [附圖]
去年8月15日,東京靖國神社,一些日本老兵身穿二戰時的軍裝招搖過市,為軍國主義招魂。

  在由「靖國神社-首相參拜-政治摩擦」組成的日本政治敏感鏈條中,東條英機家族好似手握「一票否決權」

    國際先驅導報文章 透過日式牌坊,後院拜殿前飾有皇室菊花徽記的白幔低垂,頗顯陰森,裡面供奉著東條英機等14名甲級戰犯的牌位。

    位於東京九段的靖國神社近來再度成為日本政壇論戰的焦點,其中,甲級戰犯後代的「一票否決」作用格外引人關注。

    戰犯後代欲翻案

    5月16 日以來,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多次發表繼續參拜靖國神社的言論,斷送了原定於5月23日與中國副總理吳儀的會晤。在此局面下,要求把14名甲級戰犯牌位撤出靖國神社「分開祭祀」的呼聲再次高漲。5月25日,公明黨代表神崎武法提出了「小泉停止參拜」「把甲級戰犯分開祭祀」「建立國立追悼設施」等選擇方案。

    然而,6月4日,甲級戰犯東條英機的孫女在日本電視臺上公開露面,對「分開祭祀」表示堅決反對,靖國神社方面也聲稱「分開祭祀永遠不可能」。

    事實上,自1985年前首相中曾根參拜靖國神社引發日本外交危機後,自民黨內就曾出現把甲級戰犯「分開祭祀」的提案,但靖國神社方面一直予以拒絕。據傳,其主要原因之一就在於東條英機後代的堅決反對。

    遠在1998年,日本右翼勢力推出了為東條英機翻案的電影《自尊》,東條的孫女曾出來對此進行大肆美化。2001年8月13日,小泉對靖國神社進行了出任首相後的首次參拜。東條英機的孫女竟出面對小泉避開「8·15」這一天參拜表示「遺憾」。

    近年來,二戰戰犯的後代為戰犯翻案的活動愈演愈烈。如在南京大屠殺中參加「百人斬」的劊子手後代,近年來卻發起了為戰犯翻案、叫屈的行動。可見,東條家族的舉動在當今日本社會並不是一種孤立的現象。

    「遺族會」挾持民意

    甲級戰犯家族如此肆無忌憚,與日本「遺族會」的撐腰息息相關。1947年11月 17日,日本遺族厚生聯盟成立,最初以「遺族的救濟和相互扶助」為宗旨。1953年3月11日,該組織改稱日本遺族會,提出以「稱頌英靈,撫慰靈魂」作為其「最優先目標」。該遺族會自成立之日起,就受到日本政府的大力援助。1958年8月,日本政府把屬於國有財產的九段會館「借」給遺族會進行營利活動,並由厚生省對其進行指導。

    在經濟上,九段會館等為遺族會提供豐厚的資金來源;在組織上,遺族會號稱掌握了 104萬遺族家庭,成為強大的壓力集團,而且遺族會的很多成員都曾任國會議員,因此遺族會在日本政壇有很大的影響力。小泉純一郎在2001年4月當選首相,與承諾參拜靖國神社而得到遺族會的青睞不無關聯。而小泉上任以來頻頻參拜也是為了取悅遺族會。

    遺族會從成立開始就與戰犯有著密切聯繫。1962年1月,甲級戰犯賀屋興宣成為其會長;甲級戰犯板垣徵四郎的兒子也於1957年加入遺族會,歷任事務局長等要職。在遺族會的推動下,自民黨在1980年的選舉中打出了實現「正式參拜靖國神社」的口號。1981年4月,311名議員組成了「大家都來參拜靖國神社的國會議員之會」。

    首相接班人向右看齊

    6月1日,日本眾議院議長河野洋平與8位前首相們都對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給中日關係帶來的惡劣影響表示擔憂。同一天,公明黨代表神崎武法表示,小泉首相今後若繼續參拜,則將對聯合政權的基礎帶來壞影響。

    但是,自民黨代理幹事長安倍晉三等議員則不僅要求小泉繼續參拜,還聲稱「小泉以後的首相也要參拜」。一時間,圍繞參拜問題的論戰呈現白熱化狀態。這些支援參拜的政治家,幾乎都與甲級戰犯有著密切瓜葛。如安倍晉三就是甲級戰犯嫌疑人、日本前首相岸信介的外孫。

    日本圍繞「後小泉」政權的鬥爭日趨激烈。有跡象表明,安倍晉三、町村信孝等覬覦下一任首相寶座的鷹派政治家,欲借參拜靖國神社問題來獲取遺族會等右翼政治勢力的支援。

    鏈結:「遺族會」政治光譜

    日本遺族會現有140萬戶遺族家庭、800萬成員,在日本全國建有1萬多個支部,其中自民黨員就佔17萬人。遺族會在日本被視為自民黨的「票田」。部分成員如下:

    古賀誠:現任會長,自民黨前幹事長。曾宣稱:「只有靖國神社才是惟一的慰靈設施。」「能讓總理大臣以公職身份堂堂正正地參拜靖國神社一直是我們的一個奮鬥目標。」

    森田次夫:現任副會長,參議院議員。

    賀屋興宣:甲級戰犯、日本東條英機內閣藏相。1962年出獄後擔任第四任遺族會會長。從此該會開始提出由國家「維護靖國神社」「英靈顯彰」「援助遺族」等要求,使遺族會發生決定性質變。

    橋本龍太郎:日本前首相,曾擔任遺族會會長。1996年時任首相橋本龍太郎參拜靖國神社,成為自1985年中曾根康弘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引起亞洲鄰國譴責以來,正式參拜靖國神社的第一個日本首相。

    小淵惠三、森喜朗:日本前首相,都曾擔任過遺族會會長。

   垣正:遺族會成員、國會議員。甲級戰犯板垣徵四郎的次子。宣稱:日本強迫婦女充當慰安婦「不是歷史的真實」,公然對前往日本抗議的韓國原慰安婦說:「你領到報酬嗎?」

    東條由布子:遺族會成員。東條英機孫女。宣稱:「(將戰犯牌位移出神社)這樣的做法不是個人的問題,也不是在外國提出了要求後是否撤出神社的問題,而是等於我們承認了過去的那一場戰爭是侵略戰爭。」
=============================================================
「九•一八」事變的罪魁禍首:板垣徵四郎

靖國神社和日本甲級戰犯 [附圖]
策動「九·一八」事變的罪魁禍首:板垣徵四郎

靖國神社和日本甲級戰犯 [附圖]
被判絞刑的甲級戰犯板垣徵四郎

   板垣徵四郎( 1885年~1948年)  日本陸軍上將,甲級戰犯,雙手沾滿中國人民和亞洲人民鮮血的 劊子手。

    板垣徵四郎出生在岩手縣岩手町沼宮內。其祖父直作是藩主的講師,神道教徒;其父親政德受日本儒學影響較深,是個虔誠的神道教徒。板垣深受其祖父的影響,從小立下了「長大以後當大將」的志向。

    他先後進入仙臺陸軍地方幼年學校和東京陸軍士官學校學習。1904年參加日俄戰爭,任排長。1913年入日本陸軍大學學習,1916年畢業。 1917~1919年,任參謀本部部員,駐在中國昆明、漢口,負責收集中國的情報。1922年到參謀本部中國科任職,頻頻到中國從事陰謀活動。1929年任關東軍某部團長,駐中國瀋陽。當年調任關東軍高級參謀。1931年與關東軍主任參謀石原莞爾狼狽為姦,策劃「九·一八」事變,炮製偽滿洲國傀儡政權,是製造「九·一八」事變的主犯之一。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以前,他就不止一次地鼓吹侵略中國東北,把東北看成是日本「國防的第一線」,並參與了事變的陰謀策劃活動。後來,他實際充當了這次侵略行動的主角和前線的實際指揮者。1932年3月偽滿洲國成立後,充任執政顧問和軍政部最高顧問。 1937年,他本任奉天(瀋陽)特務機關長,卻跑到天津策動國民黨政府的內變工作,以配合日軍大舉進攻熱河、華北。1934年升任關東軍副參謀長兼駐偽滿洲國武官,又染指內蒙,妄圖把內蒙從中國分裂出去,並在內蒙和華北製造偽政權。1936年升任關東軍參謀長,又在內蒙挑 起了綏遠事
件。

    1937年7月7日,日本挑起盧溝橋事變,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此時擔任駐本土廣島第5師師長的板垣徵四郎,又被派往中國直接參加侵略華北和華中的戰爭。同年率軍進攻山西時,在平型關戰鬥中遭到中國八路軍的痛擊。1938年春,又率第5師參加徐州地區的作戰,在臺兒莊戰役中受重創。1938年5月,奉調回國,出任改組的近衛內閣的陸軍大臣,主張擴大侵華戰爭,親自下令擴大戰爭範圍。

    他參加了重要內閣會議,決定打倒中國國民政府,以拼湊的傀儡政權取而代之,並對籌組汪精衛傀儡政權負有重要的罪責。1939年9月至1941年7月,擔任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參謀長,繼續參與侵華戰爭的指揮事宜,並對日本侵略軍在中國解放區的暴行負有責任。1941年晉陞上將,調任日本朝鮮軍司令。1943年任最高軍事參議官。1945年4月,出任總部設在新加坡的第7方面軍司令,指揮日軍在荷屬東印度和馬來亞等地同盟軍作戰。9月日本宣佈投降後,率第7方面軍在新加坡向英軍投降。

    板垣徵四郎作為日本法西斯軍事頭目之一,積極參與策劃和實施了對中、美、蘇等國的侵略戰爭。他在侵華戰爭中充當了重要角色, 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日本投降後,駐日盟軍總部於1945年12月下令將甲級戰犯板垣徵四郎逮捕。1946年5月,遠東國際軍事法庭開庭審判板垣徵四郎,檢查官指控他犯有侵略中國等10項戰爭罪行。

    1948年11月12日,法庭最後判決板垣徵四郎絞刑。同年12月23日, 板垣被押上東京巢鴨監獄行刑室的絞刑架,12分鍾後氣絕命亡。

[ 本帖最後由 Sadako 於 2008-9-29 19:23 編輯 ]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4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精選熱門商品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