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仙俠] 無賴金仙 作者:梁湛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09191 158 5
第一卷 黃金貴族 第一章 異界重生
  

  無邊無際的虛空中,太極圖化作一團金光裹著我的最後一絲元靈正在以超越光速的速度向盡頭飛行,瞬息數十萬里,前方一點白色的亮光飛快的在瞳孔內擴大,還不等我反應過來時,呼的一聲,無際的虛空消失,一座巨大的城池出現在眼前,頓時讓我欣喜若狂。
  該死的崑崙派,如果不是那幫打著正義晃子,背地裡卻盡幹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的老雜毛以大欺小,我又怎麼會落個神形俱滅的下場,還好有太極圖這先天至寶護住了我最後一點真靈,不然可真要神形俱滅,永世不得超生了。

  該死的,不知道那幫老雜毛是怎麼知道太極圖被我找到的,如果讓我練成正宗的玄門八寶金身,那幫老雜毛哪夠我砍,現在連小命都快保不住了,還要這狗屁玄功有個毛用,正所謂有錢還要有命才能享受不是?

  「不好!」刺眼的陽光照射過來時,頓時將我嚇了一大跳,因為我感覺到被太極圖護住的那最後一絲真靈已經開始消散,如果再不找副軀殼的話可就真遭了,情急之下忙四處搜尋了幾眼,也來不及細想就往一座府宅內投了下去。

  落日帝國林府後花園內,林峰正在朗聲誦讀著一篇爺爺親手所撰的兵法精要,忽然,一道金光從天上飛了下來砸在他的腦袋上面,林峰立刻很乾脆的摔倒在一邊暈了過去,嚇的旁邊的保姆直接跳了起來,失聲尖叫道:「救命啊,小少爺被雷劈了!」

  林老爺子最疼愛的孫子出了事,這還得了,林府上下立刻亂了起來,得到消息的林老爺子最先趕了過來,人還沒到,宏亮威嚴的聲音就已經傳了過來:「我的小孫子怎麼啦,大白天的怎麼會被雷劈!」

  聲落,就見一個體魄十分健壯的老人龍行虎步的走了過來,那老人看上去最多不過六十來歲,不經意間兩眼精光四射,懾人心魄,舉手投足間流露著一絲只有經歷過血腥沙場才會具備的凌歷氣勢,正是林峰的爺爺林建文老爺子。

  林老爺子三兩步趕到床前,檢視了下昏迷不醒的林峰,眉頭立刻皺了起來,向旁邊戰虎兢兢的保姆問道:「你確定峰兒是被雷劈中的?」

  保姆渾身一顫,卻還是咬牙肯定道:「回老爺子,剛才少爺正在誦讀您的兵書,忽然天上降下一道金色的閃電劈中少爺,少爺就暈了過去!」

  「金色閃電?」林老爺子也有些發愣,再次檢察了下林峰的身體,兩道眉頭已經緊緊的皺了起來,「奇怪了,峰兒身體一切正常,沒有什麼不妥,為什麼不醒過來!」當下請了帝都最有名氣的巫醫前來,卻依舊是束手無策,巫醫也不知病因,林老爺子這才急了起來。

  沒多久,進宮跟皇后聊家常的母親也回來了,一進門就立刻撲到了小兒子身上失聲痛哭起來,顯然是早就得到了消息,林老爺子皺了皺眉頭,卻是沒有多說什麼,沒辦法,慈母心頭肉啊,況且他現在也為小孫子的安危著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呢。

  林峰(我)當然是沒有什麼問題啦,看到有這麼多人關心自己的安危,林峰高興都還來不及呢,只是剛剛奪了這個小子的身體,為了避免被他的家人發現異常,沒辦法,只有暫時裝死先觀察一下這個陌生的環境再說啦。

  一段記憶如同潮水般的湧進了腦袋裡面,林峰這才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不錯、不錯,原本只希望別投到豬胎裡就好了,沒想到這麼命好,居然成了林家的三少爺,上天對他無疑還是非常公平的,起碼以後再不用四處奔命了,那種日子他上輩子可是已經過夠了。

  「媽媽,我沒事的!」正當母親哭的死去活來的時候,林峰翻身坐了起來,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喊過媽媽了,一聲媽媽叫出口,林峰也不禁心裡激動起來,對於一個沒媽的孩子來說他是多麼希望自己能有一位掛心自己的母親啊,沒想到現在願望終於實現了。

  「啊!光明神保佑,我的兒子終於醒啦!」一聲嬌呼,又驚又喜的一把抱住林峰又親又摸了起來,弄的林峰差點沒落荒而逃,還好及時醒悟,眼前這個看上去只有二十來歲的美麗女人可是他的母親啊,這才強忍著不自然,接受了母親的關愛。

  「好小子,可嚇死我老人家了!」林老爺子也鬆了口氣,笑罵道:「我老人家今天也九十有六了,要是再這麼給你折騰上幾次,這把老骨頭非散了架不可,聽說你被一道金色的閃電給劈中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老頭就是我爺爺啊,挺有氣勢的,還像個人物!」林峰裝傻道:「我正在看書呢只覺的腦袋好像被人從後面狠狠撞了一下就暈過去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

  「真的?」老爺子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他幾眼,眼睛裡面滿是疑問,卻沒有不信任。

  不過儘管如此,林峰被老爺子那如電般的目光在身上掃來掃去,心裡有鬼的他還是覺的很不自然,還好母親替他及時的解了圍,「醒來就好,可能是我們家小三福大命大,有神明在護佑著他,這才沒事!」

  「哼!」老爺子聞言不滿地罵道:「什麼神明護佑,我孫子沒事是他的命硬,跟他什麼狗屁神明又拉上哪門子親了!」

  母親微笑道:「是,父親大人教訓的對,是我說錯話了!」

  老爺子嘿嘿笑了一聲,道:「算了,我不會跟你計較的,免得讓那幾個老東西說我欺負自家的兒媳婦!」

  「你們……」林峰詫異的看著老爺子和母親,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老爺子和母親對望一眼,立刻露出了懷疑的神色,母親緊張的問道:「我的兒,你真的沒事嗎?」

  「沒!我怎麼會有事呢!」林峰這才意識到自己在不經意間已經露出了馬腳,不由嚇出一身冷汗,忙掩飾道:「媽媽我有些困啦,想休息一會!」說完忙努力的打了個哈欠。

  「沒事就好!」母親雖然還有些不放心,不過看兒子確實有些累了,只得仔細叮囑了幾聲,才退了出去,老爺子臉上雖然還有些疑問,但卻沒有再問什麼,看了看林峰,向府中下人吩咐了幾句也退了出去。

  「好險!」等所有人都出去,林峰這才出了口大氣,暗罵自己是蠢豬,同是暗暗告誡自己,林峰啊林峰,這種錯誤以後可千萬不能再犯,不然可就真的大條了,看來還是要先惡補一下那個傢伙留下來的記憶才行,不然遲早都會露出馬腳,

  落日帝國位於坦桑大陸西北部,西臨落日沼澤,北臨閃族大草原,可謂四面險境,在與大自然的災難抗爭的同時還要抵抗四面虎視眈眈的強敵,非常不利於帝國的擴張,如果不是有著高貴的不死鳥血統的林家世代名將輩出,怕是帝國早就滅亡了。

  提起林家,帝國上到王親貴族,下到販夫走卒,無不如雷貫耳。

  林家是落日帝國當之無愧的第一大貴族,祖上曾追隨落日帝國的開國大帝開疆拓土,戰功顯赫,歷代子孫也都是名將輩出,且各有建樹,到了如今,現任家主林嘯天,也就是林峰現在的老爸更是不得了,二十五歲便領軍出征,平外夷,滅敵國,戰功彪炳,被譽為威武戰神,麾下鐵血軍團更是威震大陸。

  林峰有兩個哥哥,大哥林龍早在十七歲便隨父戰征,如今已是一名出色的將軍,二哥林虎今年剛滿二十,在皇家禁衛軍團任職,靠著家族勢力的支持,如今已經是皇家禁衛軍團的副統領,當真是虎父無犬子。

  但是,世事難料,豈不聞龍生九子,也會有一個不是龍種。

  大哥和二哥都很合他的意,大哥林龍現在已經隱現父親的風範,相信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他便會繼父親之後成為鐵血軍團的下一任統帥,唯一讓老爸遺憾的就是他這個小兒子林峰,不對,應該說是以前的林峰。

  林峰繼承了她母親在琴棋書畫方面的天賦,股子裡沒有老爸的半點戰征天賦,讓老爸在同僚面前抬不起頭來。不過現在的林峰再也非往日的林峰,既然上天給了他一次機會,他就有足夠的信心去爭取他想要的東西,也不枉在這個陌生的異世界白來一遭。

  況且林家乃是大陸唯一的黃金貴族,骨子裡的血液一部分是四大黃金家族不死鳥的高貴血液,在魔法方面有著遺傳自九階上位魔獸火系之王不死鳥的極高天賦,而且林家的家傳鬥氣也是獨一無二,老爸林嘯天就是魔武雙修,以不到五十的年齡就登上了八大劍神榜。

  以這個世界130年的平均壽命來說,不到五十的老爸應該才剛步入中年。

  魔法?林峰知道,以前修道時也跟西方那幫傢伙打過交道,不過菜的很。

  母親是當今凱特皇帝陛下的親f妹,標準的家庭主婦類型的女性,跟爺爺的關係也非常不錯,奶奶也是皇室出身,算起來還是皇帝老兒的親姑父呢,不過奶奶去了哪裡,林峰也不得而知,只知道大哥林龍剛剛和一位公主定了親,還沒洞房呢。

  至於有沒有先上車後補票,林峰就不得而知了。

  出身在這樣一個家庭,對不想再過那種清苦生活的林峰來說無疑是非常滿意的,什麼修道成仙,全都他媽的滾到一邊去,想他修幾十年了也沒見神仙活的有多滋潤,還差點丟了小命,既然上天給了他一次機會,如果再不趁機享受一下人生的樂趣怎麼能行!

  至於這具肉體原來的那個小子,林峰只好在心裡對他說句對不起了,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奪人肉體滅人魂魄這種事情以前他也沒少幹過,沒有什麼可內疚的,只要以後替那個小子好好孝順他的父母就可以了,所以他現在可是心安理得。

  正在考慮以後如何面對現在的父母呢,爺爺派人來傳話了,「少爺,老爺說您跟露茜婭小姐見面的時間到了,如果少爺不能起床的話今天就不用去了!」

  林峰忙搜索了下那個小子的記憶,頓時傻了眼,天吶,才十二歲的個小屁孩就知道泡妞了,而且還是爺爺那個老不死的指使他去泡法拉蒂家族的天之嬌女露茜婭小妞的,這他媽什麼世道,林峰狂暈!

第一卷 黃金貴族 第二章 奉命泡妞
  

  事情是這樣的,落日帝國有三大貴族世家,祖上都是當年追隨先帝開疆拓土時立有大功的功臣,除過林家之外,還有法拉蒂家族和井太家族。
  三大世家雖然表面上稱兄道弟,但暗中卻是爭鬥不斷,至於是為了什麼,相信只要不是豬腦都能夠想像得到,林峰當然不是豬腦啦!

  三大家族裡面法拉蒂家族因為男丁單薄,是在百年前就退出了爭鬥,所以現在只有井太家族還在跟林家較一日之長短,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雖然法拉蒂家族退出了爭鬥,但人家的實力卻是不容置疑的,當然就成為了林家和井太家族要拉籠的對象。

  至於怎麼拉籠,那當然是各展後段了,問題就出在法拉蒂家族現任家主勞比斯那位剛滿十歲的小女兒身上。

  露茜婭,也就是勞比斯那位不滿十歲的小女兒,法拉蒂家族世代文人,據說這位露茜婭小妞可是法拉蒂家族數百年來的第一位有武學天賦的千金小姐,而且人也長的如花似玉,被勞比斯那個風流的老混蛋視為掌上明珠,自然就成為了林家和井太家族要結親的對象。

  因此,問題出來了,林老爺子派出了林家的三少爺林峰(以前不是我,現在是了),而井太家族的現任家主井太大泉也派出了他的小兒子井太小冒出馬,於是,法拉蒂家族一時之間可謂是門庭若市,跑馬場上都被林家的三少爺和井太家的小少爺踩出了一條路來。

  當然,以那個小子十二歲的智力當然不可能知道老爺子打著什麼樣的主意,現在做的這些也只能算是在培養感情而已,其中的那些貓膩都是林峰自己摸索出來的,怎麼說他活了幾十年也不是吃白菜長大的吧!

  只是,因為露茜婭那個小妞只對跑馬和擊劍之類的活動有興趣,對那些大多數女人所擅長的詩詞歌賦根本不屑一顧,所以在這場較量之中,手無縛雞之力,只會吟幾句詩的那個小子被井太家的那個小子給牢牢的壓在了下風,真他媽的沒出息!

  不過,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嘛!林峰現在可不再是以前的林峰了,趕走了爺爺派來傳話的護衛之後立刻打扮的精精神神的去了法拉蒂家。

  上輩子做了幾十年道士,還沒嘗過談情說愛是個什麼味道呢,每天只知道打坐修練盼望成仙,到頭來差點連小命也搭進去,還成他爺爺蛋的個仙,既然上天給了自己這個機會,再不趁機享受一下生活的樂趣,恐怕他都不會原諒自己。

  帶著爺爺派給他的兩名護衛風風火火的跑到了法拉蒂家,先去見過了法拉蒂家族的現任家主,也就是露茜婭小妞的父親勞比斯,然後在家丁的帶領下去了露茜婭住的小別院。

  畢竟還算是小孩子嘛,勞比斯那個老混蛋就算知道林家和井太家族沒安好心,也不會自降身份去阻止小孩子之間的交往,而且勞比斯那個老混蛋還是個標準的老貴族,很有紳士風度,這種有失臉面的事情他當然不會去做,林峰一聲不要錢的伯伯就將他叫的是眉開眼笑。

  露茜婭小妞住的別院是一座整建的並算闊大,但卻非常豪華的小型四合院,完全是用金幣堆積起來的各種奇花異草盡顯貴族的奢侈之風,而且不時的可以看到養著的各種品階不是太高的幼小魔獸,尤此可見勞比斯那個老混蛋對他這個寶貝女兒有多重視。

  要知道這些幼獸雖然品階不高,但也都是五階以上的魔獸,在整個大陸都是能讓人搶破了頭的搶手貨,那個老混蛋居然收集了這麼多,相比之下,林家就顯的有些寒酸了,可見在財力上林家確實沒辦法跟法拉蒂家族這種掌握帝國財務的大世家較一日之長短。

  跟著法拉蒂家的護衛走進露茜婭小妞的府內時,林峰終於看到了他未來的媳婦,一個滿頭金髮,粉雕玉琢的洋娃娃。

  儘管現在不是,但是林峰敢保證,在不久的將來井太小冒那隻小貓絕對會夾著尾巴退出這場較量。

  未來的媳婦露茜婭小妞一身戎裝,正在練武場上練劍,劍招華麗,盡顯貴族風範,這種中看不中用的劍招林峰只看了一眼就立刻嗤之以鼻。

  不過為了完成爺爺的使命,他當然不會指出缺點,而是老遠就拍手大聲喝彩道:「露茜婭,你的這套劍法實在是太厲害啦,劍走偏鋒,專攻死穴,以柔克剛,攻敵必救,讓人防不勝防,當真是劍彌六合,名震八荒,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可比井太小貓厲害多啦!」

  一連串的喝彩聲說完時,林峰已到了練武場邊,故意用挑釁的目光看向同樣跟露茜婭小妞在練武場上練劍、此時已經停了下來的井太小冒。

  井太小冒立刻不服氣地道:「誰說的,我可不會輸給她的!」

  「你很厲害嗎,現在就來比過,看我不將你揍的滿地找牙!」露茜婭哪會認輸,立刻秀眉一揚,小臉蛋上已經升起了一絲薄怒,說話時就擺開了架式。

  「比就比,我還怕了你不成!」井太小冒也立刻就起了牛勁,馬上,你來我往打起來了。

  「呵呵,小屁孩就是小屁孩,才這麼一下就中招了,看你以後拿什麼跟我鬥!」林峰心裡樂呵呵的,貴族啊,都是所謂的尊嚴誤人,目空四海可是這些平日裡高高在上的貴族少爺和千金們的專利,以他數十年的人生經驗,要收拾這隻小貓那還不是舉手之勞。

  而站在他身後的兩名護衛則是同時心裡想道:「三少爺何時變的這麼聰明了,只動了下嘴巴就讓露茜婭小姐對井太家的那個小子不滿了,看來多讀點書還是有好處!」

  不說兩個護衛對自己生出了佩服之心,林峰在觀戰露茜婭和井太小冒比劍的同時,還不忘在旁添油加醋,比評一番,當然,是把露茜婭的劍招說的是天花亂墜,把井太小冒批評的是一文不值。

  就連身後兩名大劍師級別的護衛都忍不住生出一種錯覺,貌似露茜婭那爛的不能再爛的劍招真如少爺口中所說的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似的。

  而場中的露茜婭聽了林峰的讚賞,立刻滿心歡喜,信心百倍,力氣也是前所未有的暴漲數倍,以林峰絕對高明的眼光看來,貌似露茜婭這個小妞被他這麼一誇似乎還有了突破,不禁心裡納悶,這也行?

  再看井太小冒,則是一臉的氣急敗壞,被殺的連連後退,狼狽萬分。

  林峰再次拍手加了一把油:「露茜婭的劍法實在太厲害了,虛中有實,實中有虛,攻敵必救,克敵必勝,坦桑大陸,唯我稱雄,井太小貓,你實在太不爭氣了,難道你今天是沒吃飯嗎,怎麼連劍也拿不起來了,我看你乾脆棄劍投降算了,大方的露茜婭是不會跟你計較的!」

  露茜婭也得意地道:「不錯,你如果棄劍認輸的話尊貴的露茜婭小姐是不會跟你你這個手下敗將計較的!」

  「暈,怎麼貴族都來這一套,還真讓你是女戰神啊!」林峰狂暈。

  井太小冒快給氣瘋了,氣急敗壞地吼道:「你放屁,要我向你這個小三八投降?做你的春秋大夢!」

  「你罵誰是三八?」露茜婭怒道:「你敢罵我?我要殺了你這個混蛋!」

  「呵呵!」林峰得意地想道:「想跟我鬥?你還嫩著呢,本道爺吃過的鹽比你喝過的水還多,走過的路比你這隻小貓娘胎裡呆的時間還長,看你還拿什麼跟我鬥!」

  兩名護衛則是一臉佩服地看著林峰,心裡使勁的豎起了大拇指。

  戰鬥在繼續進行著,不過再沒有持續多久,隨著惱怒的露茜婭將井太小冒的劍擊落,這場較量就已經結束了,惱怒萬分的露茜婭揮劍就要殺了井太小冒,但是被井太家的兩名護衛給攔住了,氣的小妞那張漂亮的小臉都快綠了。

  直到井太家的兩名護衛護著井太小冒離開後,林峰這才笑呵呵地道:「露茜婭你可是越來越厲害啦,打的井太小貓滿地找牙,什麼時候你也教我幾手,也讓我教訓一下那個敢辱罵你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你不是最討厭習武練劍嗎?怎麼又改變主意啦?」露茜婭奇怪地道,剛才的怒火也立刻被她拋到太平洋裡去了,小丫頭就是小丫頭,很容易就被林峰引開了注意力。

  林峰豪氣萬丈地道:「等我學好了你的劍法,以後只要有人再敢罵你,我就打爆他的狗頭,打爛他的狗嘴,打斷他的狗腿,難道你不願意教我嗎?」

  「好啊!」露茜婭才十歲的個小姑娘啊,哪懂什麼人心險惡,立刻高興地道:「我現在就教你!」

  「高,實在是高,少爺的泡妞水平怎麼突然變的這麼爐火純青了!」林家兩護衛佩服的差點沒六體投地。

第一卷 黃金貴族 第三章 重修玄功
  

  下午吃全家飯,林峰到爺爺居住的後院時,爺爺和母親都已經久候多時,老爸和兩位哥哥也來了,兩位哥哥和老爸一樣,都是軍人出身,相貌雖然一般,但氣度卻是不凡。
  尤其是老爸,氣度沉穩,威勢迫人,剛毅的面龐如同被刀削斧鑿過一般,精光四射的眼神中隱藏著無比智慧,舉手投足間無不透露著殺伐果斷,不愧為一代戰神。

  林峰跑過去坐在爺爺旁邊留給他的位子上,笑呵呵地向大家招呼道:「大家好!」

  「我們的小情聖好!」老爺子開懷笑道:「聽說我們家小三下午把井太家的那個小子打的一敗塗地,還差點讓露茜婭那個小丫頭一劍給殺了,可給爺爺出了一口惡氣,看井太家的那個老混蛋以後還怎麼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小菜啦!」林峰得意地道:「豈不聞讀書萬卷,其意自現,書中自有黃金路,卷中自有計謀策,要對付井太小貓那個沒腦子的小子還不手到擒來,哪像大哥這麼木頭,連大公主都要爺爺出面才能搞定!」

  林嘯天笑罵道:「混蛋小子,才幾個月不見你就變的這麼油嘴滑舌了,看來我這個做父親的也要抽出一點時間來管教一下你了!」

  母親聞言立刻不滿地道:「有時間你還是多跑幾趟法拉蒂家為你的軍費著想吧,小三這麼聰明懂事,哪裡還用得著你來管教!」

  「嘿嘿!」林嘯天天不怕地不怕,只害怕老婆,聞言立刻乾笑一聲做了縮頭烏龜。

  林峰見狀不由狠狠在心裡將這位老爸鄙視了一番,男人要是活到這個地步,那還活個屁啊,不如找塊豆腐去撞死的好,當然,他心裡還是明白夫妻相敬如賓這個道理的。

  大哥林龍則沒好氣的狠狠瞪了他一眼,林峰立刻回他一個鬼臉,惹得二哥林虎忍不住說起了風涼話,「我說大哥,你現在可是越活越回去啦,不如改天你找小三討教幾招,說不定會讓大公主殿下一高興就會送你個手帕什麼的!」

  「嘿嘿!」林龍本就是老實人,聞言頓時老臉一紅,乾笑了幾聲。

  最後還是老爺子出來圓場道:「好啦,現在開始吃飯,大家一起祝賀小三因禍得福,從書中悟出了這麼多驚人的大道理,嘯天,以後你也要把目光放遠一點,畢竟我們林家作為大陸唯一的黃金貴族,作為一家之主,你不能只知道帶兵打仗而忽略了其他!」

  「好的,尊敬的父親大人!」見老爺子收起了笑容訓話,林嘯天哪敢說了不字,連忙答應下來。

  來到異世的第一天就這麼過來了,因為林峰的掩飾工作做的很好,並沒有被林家上下發覺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就算發現了,相信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他一個人才知道現在的林峰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林峰,林家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現在他除了一條小命之外,連半點生存的能力都沒有,這可不行,沒有實力就意味著會被淘汰,這可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元嬰被破,他現在可是真正的手無縛雞之力。

  有了太極玄功,以前修練的那些不入流的功訣法門就算啦,他苦修了幾十年還連崑崙派的個二代弟子也打不過,還差點賠上小命,還練個屁。

  相傳太極玄功乃是人教聖人老子所創,被封印在太極圖裡面,林峰在機緣巧合下得到太極圖之後還沒來得及凝煉玄門八寶金身呢就被十多個崑崙老雜毛給不要臉的圍毆的。

  「殺千萬的老雜毛,老子如果有命回去的話一定送你們下黃泉!」想起崑崙派的那些卑鄙到極點了的老雜毛,林峰就不禁恨得牙都快咬碎了。

  太極玄功是以無上精神力凝煉正宗玄門八寶金身,金身大成之後可比他以前那具肉身要強橫上千萬倍不止,不過精神力這東西本來就無形無質,要凝煉成實體金身,其中的難度不難想像,這種事情急不得,只能慢慢來了。

  還好,林峰乃是血管裡流著不死鳥血液的黃金貴族,體內天生就有充足的魔力,以前那個小子不學無術,現在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起碼得有點自保的能力不是?

  日子過的平靜無波,很快的,林峰來到這個陌生的異世界已經半年過去了。

  現在的父母對他非常不錯,老爺子對他也是青眼有加,兩個哥哥對他更是異常關照,讓從來沒有享受過什麼叫母愛和父愛的林峰很是感動,做了一個真正的孝子。

  有了強大的魔法力量做後盾,林峰在魔法方面也有著驚人的成就,就在昨天,他已經成功的召喚出了一個六級火系魔法——大火球術,後果是被老爸打了頓屁股。

  沒辦法,誰叫他差點把井太家的那隻小貓給活活燒死,就算沒死也得脫層皮,當然,老爸也只是象徵性的打他幾下屁股給井太家的壞種們意思一下而已,並沒有用半分力氣。

  中午吃過午飯,林峰一如往常的跑去了他現在讀書的帝國初級魔武學院。

  他現在可是一名標準的好學生,從來都不無故曠課,在這所由貴族子弟組成的貴族學院裡面,不曠課的學生可是非常少見的,因為導師根本不敢管教這些貴族出身的學生。

  熟門熟路的帶著爺爺派給他的兩個私人護衛跑到了學院的練武場,果然,未來的媳婦露茜婭小妞正兩隻小手叉著小蠻腰,八面威風的向周圍的貴族子弟們得意地道:「怎麼樣,你們誰要是能打敗本小姐,本小姐以後就嫁給他!」

  周圍的貴族子弟們你眼望我眼,卻是沒人敢上去挑戰。

  「我靠,誰他媽給露茜婭出的餿主意,是不是不想混了?」林峰立刻就跳了起來,露茜婭這個小妞的好勝性子他是非常清楚的,才剛剛十歲就把同年級的那些不學無術的貴族子弟們揍的是人見人躲,鬼見鬼閃,尤其是井太家的那幾隻小貓都不敢再見這個野蠻的小妞。

  不過,才十歲的個小丫頭,還正處在童年愛玩愛鬧的年齡階段,哪懂什麼嫁不嫁的,肯定是有人故意挑撥了這個好勝心比大象還強的小妞,林峰大怒,敢打老子內定的媳婦,不想混了,他爺爺的!

  果然,就聽一個聲音在人群裡面叫了起來:「露茜婭,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只要有人能打敗你,你就一定要嫁給他是不是?」

  露茜婭傲然道:「當然是真的,本小姐說話算數,只要你能打敗我,我就嫁給你!」

  林峰忙順聲望去,不是井太家的那幫壞種是誰,發話的正是井太四貓,還有幾隻小貓都圍在他的周圍,這井太四貓比露茜婭大了足足六歲,而且也頗有幾下子,露茜婭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妞哪是對手,顯然定是受了這幾個壞種的暗中挑撥。

  林峰那個氣呀,感情這群壞種昨天的教訓還沒讓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呢,眼看那小子一臉得意地就要上前挑戰露茜婭那個小妞,忙衝了上去罵道:「露茜婭,你這個笨蛋,被人家賣了還幫井太家的小子數錢呢,你真是個十足的笨蛋!」

  露茜婭立刻圓瞪著杏眼怒道:「你敢罵我?」

  林峰也怒道:「我不但罵你,還要揍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呢!」

  井太四貓則立刻在旁說起了風涼話:「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林家的小子,露茜婭,你就先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雜種!」

  「呵呵!」林峰斜瞟了井太家的群貓一眼,道:「你們這群壞種先別得意,等少爺一會再收拾你們,今天如果不讓你們這群小雜魚掛掉幾個,老子跟你姓!」

  露茜婭怒道:「你敢罵我?我要揍的你滿地找牙!」說完揮劍殺了過來。

  「來吧,讓你這個不知天地厚的小丫頭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林峰哈哈大笑一聲,拔出爺爺送給他的一把防身短劍迎了上去,跟露茜婭鬥了起來。

  不愧是法拉蒂家族數百年來的第一武學天才,半年的時間,露茜婭這個小妞就再也不是昔子的吳下阿蒙,劍招耍的是有攻有守,鬥氣也有長足的進步,劍尖上已經隱隱帶上了一絲若有若無的青色鬥氣。

  不過,林峰是什麼人,雖然元嬰被破,但這半年來勤修苦練,修為也是突飛猛進,況且前世身經百戰,決鬥經驗何等豐富,只一個照面,便以力破巧,將露茜婭的短劍擊落,大聲問道:「怎麼樣,不服再來?」

  「哇!我要殺了你!」從來沒有償過敗績的露茜婭呆了一下,再也受不了這種打擊,立刻哇的哭了出來,狀若瘋虎的向林峰撲了過來。

  至於看好戲的井太家的幾隻小貓則是一下子傻了眼。

  而老爺子派給林峰的兩名護衛卻是暗暗為少爺擔心起來。

  「靠,不見棺材不落淚!」林峰罵了一聲,卻是將短劍丟在一旁,只護住頭臉,讓露茜婭在他身上發洩火氣。

  沒辦法,這個小妞好勝心太強了,而且因為誰都不願得罪法拉蒂家放,就算能打過她的貴族子弟在比鬥時都是故意放水,小妞從來沒償過敗績,林峰可不想跟她徹底的鬧翻,免得白白便宜了井太家的那幾個壞種。

  露茜婭小妞又抓又咬了一陣,這才委屈的又哇的哭了一聲,連哭帶喊的跑走了。

  林峰看了看自己被遭踏的不成樣子的衣服,心裡不禁鬱悶的要死,扭頭一看井太家的幾個壞種正一臉奸笑的看著好戲,頓時怒從心起,指著井太四貓罵道:「看個屁啊,有種就滾過來跟少爺決鬥!」

  井太家的群貓立時大怒,井太四貓怒道:「連個女人都打不過,你還得意個屁啊,我就讓你這個小雜種見識一下我的厲害!」

  「廢話少說,滾過來!」林峰揀起短劍指著井太四貓惡狠狠地道:「井太家的雜種,你們井太家天生就是賤種,男盜女娼,全部都是孬種,少爺今天就替天行道,為民除害!」

  「你找死!」井太四貓氣的渾身發抖,怒吼一聲揮劍撲了過來。

  「去死吧,井太家的孬種!」林峰運起體內的全部元氣,用御劍術將短劍當胸向井太四貓射了出去,金光一閃,井太四貓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就一命嗚呼了。

  林峰體內空空,一陣頭暈,差點沒一跌摔倒,也沒了力氣再收回短劍,殺氣騰騰的衝著被嚇傻了的井太家群貓們擱下一句:「以後出門給少爺小心點了!」然後跑回去給老爺子匯報他的戰果去了,沒辦法,出了這天大的事當然得由老爺子給他撐腰了。

  林大和林二兩護衛見三少爺撒丫子跑路了,也忙舍下井太家的幾個護衛,撿起林峰的短劍跟著跑路了,沒佔到半點便宜的井太家護衛們則開始猶豫起來。

  沒辦法,現在井太四貓被掛了,他們這些做護衛的要負全責,回去肯定被老大井太大泉給宰了洩憤,因此,幾人用眼神交換了下意見,也捨下井太家一群被嚇傻了的小貓們飛快的跑路了。

  跑的那叫一個溜,誰叫他們都是還沒娶老婆的單身漢呢,沒有什麼好顧忌的。

第一卷 黃金貴族 第四章 林三公子
  

  林峰小心翼翼的溜到爺爺住的後院,原本以為一頓臭罵是免不了的,誰知道老爺子聽了之後非常沒破口大罵,反而開懷大笑道:「好,不愧是我林家的子孫,有魄力,殺個把人算得什麼,想我林家世代為帝國開疆拓土,守衛邊防,立下無數汗馬功勞,祖輩戰死沙場的熱血男兒不知凡幾,就連你叔祖都飲恨沙場,何時連井太家的那幫小雜魚們也不將我們林家放在眼裡了,幹得好,爺爺支持你,看井太家的那個老東西還敢不敢在我面前猖狂!」
  「真的沒事?爺爺你沒騙我?」林峰愕然道。

  老爺子哈哈笑道:「爺爺何時騙過你了,不就宰了個井太家的小畜生而已,爺爺還罩得住你,再說他們井太家陽盛陰衰,股子裡天生就流著骯髒的血液,每代繁植下來不知道生了多少沒用的垃圾,多死幾個又有什麼,也可算是為民除害!」

  「還是爺爺有魄力!」林峰鬆了口氣,立刻就拍了一記馬屁過去。

  老爺子罵笑道:「臭小子,有什以話就直說好了,還跟爺爺打馬虎眼?」

  「嘿嘿!」林峰心想人老成精這句古話還真是不論在哪裡都很實用,忙道:「老爸那裡還要爺爺幫我啦,昨天被他打了頓屁股現在可還疼呢!」

  老爺子一聽立刻就怒道:「混帳東西,不就把井太家的那個小野種燒掉了一層皮,就算燒死了也有我老人家擔著,怕什麼,你父親這個家主是越當越回去了,前怕狼後怕虎的,真給我們林家祖宗丟臉!」

  就在老爺子大罵兒子還不如孫子出息的時候,法拉蒂家族的現任家主勞比斯大公爵也氣急敗壞的跑到了林家向林峰老爸怒吼道:「林嘯天,你這個王八蛋,我怎麼得罪你了,為什麼要指使你家小兒子欺負我女兒,今天你得給我一個交待,不然我會忘了你下個月的軍費!」

  「啊!」林嘯天頓時大驚失色,自家小三昨天才剛剛得罪了井太家,害的井太家老大差點跟他翻臉,現在居然又得罪了法拉蒂家,怎不讓他大驚失色,忙道:「我家小三和你的寶貝女兒向來感情極好,他又怎麼會欺負我未來的兒媳婦!」

  「狗屁!」勞比斯氣急敗壞地吼道:「我寶貝女兒跟你那個不學無術的小東西有個屁的個感情,誰答應要跟你做親家了,現在露茜婭連我這個父親的面都不見,把自己關在小屋裡不肯出來,你得給我一個交待,不然我跟你沒完!」

  「呵呵!」林大元帥笑呵呵地道:「這我就不知道了,小孩子們的事情,我們大人管那麼多做什麼,到是你那個寶貝女兒,和我們家小三蠻般配的,不如我們……」

  「哼哼!」勞比斯大公爵怒極反笑,哼哼了兩聲道:「我女兒怎麼會看上你那個惹事生非的小混蛋,你別做夢了,還有,帝國財政部最近出了點問題,鐵血軍團下個月的軍費你自己拿出一半來!」說完甩袖氣騰騰地走了。

  「嘿嘿!」林嘯天這才露出一絲得意地笑容,自言自語道:「看來你那個寶貝女兒是逃不出我家那個小混蛋的手掌心了,看你這隻老狐狸以後還敢不賣我的帳,想不跟我做親家也不行了,嗯,還是先去聽聽老爺子的意見!」

  剛到後院,林嘯天就聽到了老爺子正怒氣沖沖的大罵自己越活越回去了呢,頓時嚇了一跳,哪裡還敢進去,忙打馬回頭,跑回軍營裡去了。

  而林大元帥的舉動則沒能逃得出老爺子的法眼,就在林元帥剛剛打了回頭馬之後,老爺子就露出一絲奸計得逞的笑容,對林峰道:「好了,我的小傢伙,現在你不用再擔心被你老爸打屁股了,一個月內他是不會再回家來的!」

  「為什麼?」林峰不解地問。不過隨後就恍然醒悟過來,原來老爺子剛才那頓臭罵就是罵給老爸聽的啊,高,實在是高,林峰暗暗豎起了大拇指。

  不一會,皇帝陛下的使者到了,老爺子大手一揮,直接把使者趕出林家大門,去軍營裡找林元帥去了。

  使者那個冤枉啊,只得又拖著腿跑去了軍營,沒辦法,就是皇帝老兒來了也不敢指著林老爺子的家門大喊大叫,他算老幾啊!

  林峰剛剛出了爺爺的後院,就見母親急匆匆的跑了過來,劈頭就道:「我的兒,你先呆在你爺爺這裡別出去,媽媽去見皇兄給你求情,井太家那個小畜生真是該死,死就死了,為什麼還要連累我兒子,哼哼!」

  「媽媽放心,我沒事的啦!」林峰感動死了,有媽真好!

  下午,結果出來了,因為死的井太四貓不是姨娘的兒子,井太家那邊有林峰姨娘,也就是母親的妹妹幫著說話,這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林峰心裡納悶,這些貴族的關係還真夠複雜的,林家和井太家水火不容,母親的妹妹卻又是井太大泉的正房夫人,靠了,這他媽什麼狗屁關係啊!

  還好這次被他宰掉的井太四貓不是姨娘的兒子,而且因為井太四貓那一支明裡暗裡和姨娘生的大表哥井太大冒爭奪家主之位,幾位井太家的表哥都是向著林家,所以……呵呵!

  很快的,這件事情的餘波就被平息下去了。

  從此之後,井太家的小貓小貓們見了林峰都是繞道走的,當然,林峰姨娘生的那幾位表哥除外,大表哥井太大冒可是恨死了要跟他爭奪家主之位的井太四冒那一支,這下被林峰給掛掉了一個,他可是高興都來不及啊。

  考慮到自己還太過『弱小』的原因,林峰痛定思痛,決定再多花點功夫,先把自身實力提高了再說,才施展了一下入門的以氣駁劍術,還不是什麼威力巨大的御劍訣,就差點讓他休克,這種情況可不能再出現第二次。

  主意打定,林峰痛下苦功,每天除了上學之外,其他的時間都花在了提高實力上,進展極快,而且由於他體內有著充足的魔法力量,加上他在魔法方面下的苦功,雖然比他那位魔武雙修的劍神老爸還差的很遠,但搞定一個劍師卻不在話下。

  老爺子很是欣慰,而母親卻是心疼的不行,慈母心頭肉啊,能不心疼麼?

  又是半年時間過去了,林峰十三歲生日這天,爺爺送給他一頭才出生不久的地行龍幼獸作為生日禮物。

  雖然地行龍是七級上位魔獸,實力強悍不說,尤其是幼獸這東西可是有錢也買不到,老爺子的這份禮物可以說是很貴重了,但林峰就是看不順眼那個像只烏龜的傢伙,看上去一點都不威猛,而且行動也是超慢。

  這半年裡林峰可是聽話的很,也沒惹過什麼事非,上次的事情母親雖然沒說什麼,不過他又不是傻子,如何看不出來生於皇室的母親夾在林家和井太家以及皇家之間很難做人。

  上次他殺了井太四貓,井太家跑到皇帝老兒面前訴苦,皇帝老兒就對他非常不滿,這些事情林峰早就從爺爺那裡聽說過了。

  所以,儘管林峰很想出去弄出點什麼事情來,但是考慮到母親的感受,只得強行壓制住了要跑出去找井太家的小貓們麻煩的念頭。

  至於露茜婭那個小妞,自從上次之後林峰就再也沒見過,據老爸從勞比斯那個老混蛋那裡探聽來的消息,那小丫頭上次在他手上償到了敗績之後發誓一定要找回場子,現在正躲在家裡下苦功呢,連學院也不去了。

  「呵呵,看來這小妞兒還是朵帶刺的玫瑰呢!」林峰是這樣評價露茜婭的。

  這天,林峰終於把自己給解放了。

  帶上到林家串門的小表哥井太六貓風風火火的跑去帝都最有名氣的快活樓吃肉喝酒。

  快活樓?聽說聽起來像青樓啊!林峰納悶。

  大搖大擺的上了二樓,正在跟幾位有著貴族身份的客人客串的老闆看到林峰上樓,心裡頓時哀叫一聲:「媽呀,這個魔星怎麼跑到我這裡來了!」

  沒辦法,誰叫林峰不論走到哪裡都要惹出點亂子來,而且還有了殺人的前車之鑒,帝都的這些酒樓啊飯館啊之類的老闆可是最怕林家三少爺的光顧了。

  不過,哀叫歸哀叫,老闆可半點也不敢怠慢了這位林家的三少爺,立刻舍下手頭的客人跑了過來點頭哈腰的將林峰一行人招待到了一個靠窗的位子上。

  而幾位被老闆給拋到一邊的小貴族雖然很是不忿,但是當看到進來的客人是什麼人之後就立刻埋頭苦幹起來,敢搶了林三少爺的風頭?不想混了!不看連井太家的幾隻小貓都立刻停止了大聲喧嘩麼?

  林峰可不是什麼佛陀轉世,雖然他不會欺壓那些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貧民百姓,但是對於貴族這種讓帝國花錢養的蛀蟲可絕對不會客氣。

  林峰世代男兒都馳騁沙場,悍衛著帝國的邊疆,帝國之所以能有現在的太平盛世,可以說都是用林家世代熱血男兒的鮮血換來的。

  但是如今,林家窮的拆了東牆補西牆,老爸為了鐵血軍團的軍費每天不下十次的跑去法拉蒂家找勞比斯那個老混蛋要軍費,把家裡能賣的東西都賣了,林峰是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啊!

  而這些所謂的貴族們日子過的卻是驕淫奢侈,靡爛無比,林峰哪還會跟他們客氣,只要一逮住機會就痛宰一頓,讓這些帝國的小貴族們人見人怕。

  記得上次一位小貴族家的公子當街強搶民女被他撞個正著,二話不說就跑到二哥那裡搬了一大隊兵馬把那個小貴族抄了家,男的發配邊疆充軍,女的貶為平民,讓那些做盡了壞事的小貴族們從此之後都收斂了許多。

  雖然讓皇家禁衛軍幹這種勾當是越權的,但是有林老爺子那顆大樹撐在那裡,就算皇帝老兒也只能躲在他的後宮裡發發脾氣,至於其他人,就更不敢跳出來被槍打了。

  原本林峰今天只想吃飽了喝足了就走人,並不想再拿那些可憐的小貴族開刀,可是偏偏就有人不識趣,在他剛要落座的時後哼了一聲:「狐假虎威,又是一個紈褲子弟!」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4-12 14:44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