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東方第一劍 作者:東方玉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34136 42 5
1
    南京,古稱金陵,又叫石頭城。龍蟠虎踞,六朝繁華。清涼山是南京西區的著名勝地,東山麓有一座善慶寺,寺內的掃葉樓,為文人品茗談詩的好地方,登樓遠眺,城郭河山,盡入眼底。
    掃葉樓的西南,有一座清涼門,在歷史上是古石頭城的遺址,形勢險峻,城牆上高低不平,好像許多浮雕的假面具,南京人稱這一帶叫做鬼臉城。
    鬼臉城是個叢草雜生,荒涼不堪的地方,遊人們也很少到這裡來尋幽探勝。
    這是初更時分,一彎新月,像銀鉤般斜掛天空!
    三月初頭,東風料峭,吹到身上猶帶寒意,鬼臉城黑黝黝的城腳下,不知是什麼人搬幾方平整的大石,拼在一起,倒也有些像一張長方形的桌子。
    在這張拼成的石桌東,南,西三面,每一面都有四團黑影,像木偶般坐在那裡,只有石桌的上首,(北面)依然空著。
    三面,一共是十二團黑影。說他們是黑影,因為他們很像是人;但你看不到他們的頭臉,只是黑幢幢的一團而已!
    而且人是動物,就算你正襟危坐,也總有人會動一下的;但這十二團黑影,始終也沒動過一下。
    這時,要是有人走來,看到了這般情形,不嚇個半死才怪!
    但這時的確有人來了,那是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人,頭上也戴著一頂黑色的風帽,強勁東風,吹得他氅衣獵獵作響。
    風雖很大,他卻走得很快,縱然他披著一件寬大的黑色斗篷,但從他一路行來,腰身扭動所流露出來的婀娜身材,分明還是一個女的,而且年紀也不會很大。
    一個年輕女子居然在夜晚到這裡來。嘿,她若是再走近五六丈,看到這十二團黑影,那就夠你瞧的,保險會尖聲驚叫,回頭沒命的飛跑。
    現在,她漸漸走近了,三丈,兩丈、一丈……她當然已經看到了,但居然沒有尖叫出聲,而且還走向石桌的上首。
    現在她已經在召桌北首中間停下來。徐徐摘下了頭上風帽,露出一頭披肩青絲。
    月亮雖然不算大明亮,但已可看得清她的容貌,只是看清了她的容貌,你就會大夫所望。
    那是一個滿臉病容,蒼白得沒有一點血色的黃臉女子,但她目光卻相當明亮,掃過面前十二團黑影,緩緩從寬敞的斗篷中伸出一雙纖纖玉手。
    這雙手光潤如王,就和她焦黃的臉孔完全不相稱,玉手攏著大姆指和食中二指,那是「拈花指」。她玉筍般尖尖的三個指頭之間,確實拈著一朵花。那是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現在她開口了,清冷的聲音,徐徐說道:「花令行天下。我住長江頭。」
    話聲甫出,那始終沒有動一下的十二團黑影突然站了起來,原來他們果然是人!
    現在每一個人迅快的伸手取下了戴在頭上的黑布罩子。那是十二個黑衣漢子,此刻一齊躬下身,由左首第一個人說道:「屬下黑煞十二星參見花令。」
    此人聲音有些蒼老,但中氣極足。
    黃臉女子冷聲道:「你們能及時趕到,很好。」
    十二個黑衣漢子直起身,但目視石桌,沒人敢朝黃臉女子看上一眼,神色極為恭敬。
    黃臉女子續道:「令主把你們調來,有一件重要的任務,要你們去辦。」
    那為首黑衣人躬身道:「使者有何差遣,屬下自當遵奉指示。」
    「好!」黃臉女子依然冷冷道:「三日後是清明節,我這裡有密柬一封,你們可依柬行事。」
    說完,從她斗篷中飛出一封黑色的密柬,落到為首黑衣人面前。
    為首黑衣入躬身取起來,口中說道:「屬下遵命。」
    把黑色密柬揣入懷中。隨身又取起蒙臉黑罩,套到頭上。其他十一個黑衣漢子也各自取起黑布罩套到了頭上,大家一齊回身坐下。
    現在他們又變成十二團黑影,正身而坐,又一動不動了。黃臉女子似乎對他們十分滿意,輕盈的覆上風帽,轉身往外行去。
    *鎮江城裡,有一家東海鏢局,總鏢頭姓聞,鏢局是聞家的祖業,傳到聞天聲已經第三代了。
    東海鏢局數十年來,可以說得上是大江以南第一家大鏢局,聞大聲的祖父聞滄海,號稱劍、掌、鏢三絕,在江湖上盛名久著,到了晚年,門人弟子遍及大江南北,東海鏢局宛然成了武林一個門派,大家索性就稱東海門下,久而久之,武林中就多了一個東海門,東海鏢局總鏢頭,也成為東海門的掌門人。
    聞天聲的夫人姓阮,是金陵名武師鷹爪門撲天鷹阮伯年的獨生女兒,一身武功,出自家傳,這位阮夫人只生一個女兒,取名家珍,今年只有一十七歲,自幼學了家傳的武功,還要纏著母親傳她鷹爪門的功夫。
    聞天聲今年已經五十一歲了,自從去年五十歲大壽之後,就把東海鏢局交給大弟子陸長榮去負責,除了發生重大的事故,他已少去過問,以東海鏢局在江湖上的交情和盛名,自然也不會發生什麼重大事故的、聞天聲雖是東海門的第三代掌門人,但他生性淡泊,不肯濫收門人,因此他門下只有三個弟子。
大弟子陸長榮,已經三十出頭,替師父管理鏢局,人稱陸少鏢頭。二弟子林仲達,今年二十六歲。三弟子楚玉祥,今年十八歲,當初原是棄嬰,由聞天聲夫婦一手扶養長大。
    這楚玉祥是聞天聲的三弟子,但聞天聲從未教過他一招半式的武功,只請了一位宿儒教他讀書。
    聞天聲為什麼不教他練武呢?其中原來另有一段原因。
    那是十七年前一個春天的早晨,聞天聲正在練武場中教陸長榮、林仲達兩人的武功,聽到大門口趟子手們大聲談論,似是出了什麼事!
    聞天聲忍不住跨出門去,只見七、八名趟子手正在七嘴八舌圍在路上說話。
    聞天聲不覺輕輕咳嗽了一聲。這聲咳嗽原是總鏢頭出來的暗號,因為鏢局的趟子手,都是粗人,幾個人在一起,自然更會粗話出寵,他為了要維持總鏢頭的尊嚴,聽到他們說粗話總是不大好,因此每次出來,總要先咳嗽一聲,讓大家知道總鏢頭出來了,就可以安靜一些。
    那幾個趟子手聽到總鏢頭的聲音,連忙垂下手來,叫了聲:「總鏢頭,」
    聞天聲問道:「你們圍著看什麼?」
    其中一名趟子手道:「回總鏢頭,咱們鏢局門口,不知什麼人送來了一個棄嬰。」
    「棄嬰?」聞天聲道:「你們看到什麼人放在咱們門口的?」隨著話聲,走了過去。
    就在他舉步跨出的同時,從大路上正有一道人影飛奔而來,這人奔行的速度奇快無比,轉眼之間已到了聞天聲的面前,他來得快,剎住得也快,只要再差上半步,兩人就非撞上不可。
    聞天聲一怔,抬目朝那人看去。
    那人微微一笑,說道:「聞總鏢頭,在下是給你老送信來的。」
    他左手果然拿著一個信封,迅快遞了過來。
    聞天聲本待伸手去接他的信封;但聽了對方這句話,覺得事出突兀,連信都沒有去接,注目問道:「朋友是那裡來的?」
    那人左手把信遞出,聞天聲要接未接,那封信就跌落地上。
    聞天聲往下看了一眼,信封上果然寫道:「聞總鏢頭親啟」字樣,就這瞟了一眼的時間,瞥見那人右手舉了起來,掌中寒光一閃,極似匕首,心頭不禁猛然一驚,那還容他出手?身形一個輕旋,左手疾翻使了一記擒拿手法,五指如鉤,一下扣住了對方手腕,右手同時疾出,把對方手中匕首奪了過來。
    這一記空手入白刃的手法,當真動作如電,迅疾俐落。那人右手被他抓住,居然一點也沒有掙扎,手掌一攤,任由他把掌中的東西奪了過去。
    聞天聲東西入手,才發覺對方手中並非匕首,急忙低頭看去,原來被自己奪過來的竟是一個羊脂白玉的鎖片。前面刻著「長命富貴」四字,後面還有一個「楚」字,但一望而知前面四字是雕玉匠刻的,字體工整,後面這個「楚」字,卻是有人用劍尖刻的。
    聞天聲看得一怔,急忙抬目朝那人看去,要待問問清楚。
    那人朝聞大聲微微一笑,突然灑開大步,轉身奔行而去。
    此入身法之快,可以稱得上疾如奔馬,聞天聲連開口說話的機會也沒有,他已奔出十數丈外,如飛而去。
    聞天聲暗暗讚了聲「好快的身法」
    手中還握著玉鎖片,覺得此人行動古怪、心下更是疑竇重重,俯身拾起信封,撕開封口,抽出一張紙來,赫然是大街上鎮安銀號一萬兩銀票,除了銀票之外,並無隻字,心中更起疑。
    想到那人行動怪異,無故送來一方玉鎖和一萬兩銀票,這事可能和那個棄嬰有關。舉目看去,地上果然躺著一個三四月大的嬰孩,生得又白又胖,此時閉著雙目,睡得甚甜。
聞天聲想到此人送來一萬兩銀票,和一面玉鎖,自然是希望自己收著這嬰兒了。當下就吩咐趟子手把嬰兒抱進去。
    一面把經過和阮夫人說了。阮夫人膝下無兒,看到這個男嬰,自然滿心歡喜。聞天聲因玉鎖上刻的「楚」字,可能就是這孩子的姓,因此就叫他楚玉祥,從小由阮夫人一手撫養。
    那時聞天聲膝下猶虛,楚玉祥又是個粉妝玉琢的孩子,自然博得夫婦二人的喜愛。
    第二年阮夫人生了個女孩,那就是家珍;但聞天聲夫婦並沒有偏心,對楚玉祥和自己的女兒始終一樣看待。
    楚玉祥八歲那年,聞天聲要他正式叩拜祖師,準備傳他武功,那知當天晚上,聞天聲在書房案桌上發現了一張紙條。
    上面只寫著:「玉不琢、不成器,故美玉必需經過雕琢,方可成器,但雕琢必須是大匠,方能成名器,如由坊間隨便雕琢,反而壞了這塊美玉,豈不可惜?」
    這張字條,既不像信,也不像作文,但自己書跨中從沒有人進來,這會是什麼人寫的呢?聞天聲雖是武人,從小也讀了不少書,再一琢磨,便已明白過來,今天是自己要楚玉祥正式向祖師叩頭列入東海門,準備傳他武功,就無緣無故出現了這張字條,那分明說自己井非大匠,調教不出好徒弟來。
    當時心頭不覺有氣;但他終究是個有涵養的人,繼而一想,覺得武功一道,天外有天,入上有人,自己這點武功,當真是滄海一粟,說不上是上乘功夫,就不再教他劍掌一類武功,反而敦聘了一位飽學之士,教他讀書。
    果然,過了沒有幾天,楚玉祥手裡拿了一本薄薄的手抄本子,來給師父看,說是在門口玩的時候,一個老道人送給他的。
    聞天聲翻開一看,竟是一本內功口訣。他身為東海派掌門人,自然是識貨之人,一眼看出書上記載的內功竟是一門高深武學,書中有圖形,也有註解,心裡立即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當下就要楚玉祥把書本留下,自己先看了一遍,然後再傳給楚玉祥,而且連自己女兒也沒有傳授。
    從那天起,他規定楚玉祥白天唸書,晚間運功,這件事,也並沒跟阮氏夫人提起,也叮囑楚玉祥不許說出練功的事來。
    阮氏夫人為了丈夫不教楚玉祥的武功,還和丈夫吵過幾次,說孩子漸漸大了,你做師父的怎麼一直不教他練武、聞天聲只是笑笑,沒有作聲。
    阮夫人一氣之下,心想:「孩子是我帶大的你不肯教他武功,就由我來教。」
    這樣阮氏夫人就背著丈夫,把鷹爪門的武功,大小擒拿手,大力鷹爪功等,逐一傳給楚玉祥,而且也一再叮囑楚玉祥,不可告訴師父。
    楚玉祥天資聰穎過人,一學就會,阮氏夫人疼愛他和自己親生兒子一般。
    一晃眼,就是十年了,楚玉祥已經長得一表人材,英俊瀟灑,不但內功已有相當根底,鷹爪門的武功,也已經練得十分純熟,尤其十年寒窗,經史子集,也讀了不少,只是聞天聲平日為人溫和,但家規極嚴,楚玉祥自小受師父薰陶,規行矩步,自然也十分拘謹。
    倒是小師妹聞家珍,被她母親寵得像一隻小黃鶯似的,整天竄來竄去,咭咭格格的又說又笑,聞天聲也拿她沒有辦法。

[ 本帖最後由 golive 於 2007-3-18 17:20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