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仙俠]

[古典仙俠] 邪風曲(呂風子) 作者:血紅 (已完成)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2-4-29 00:07 編輯

相關書籍的封面 2342242h9ig752d2yjgj5i.jpg

【作者簡介】:

血紅,原名劉煒。

年齡30,體重180(根據血紅大神自己新浪博客最新消息:目前體重超過一百四,低於一百五!),身高170,苗族人,祖籍湖南常德。

畢業於武漢大學計算機專業。現在上海讀研深造中.2003年起,開始從事網絡小說的創作,數年下來,先後寫了《林克》(新舊2版本),流氓四部曲《我就是流氓》《流氓之風雲再起》《流花劍錄》《龍戰星野》,《升龍道》,《逆龍道》,《邪風曲》,《神魔》,《巫頌》,《人途》,《天元》《逍行紀》《邪龍道》《偷天》等多部小說,目前已創作十餘本網絡小說,字數達到1400多萬字。其中230萬字的《升龍道》小說的僅在起點的點擊率達到了:12983788 [2009年5月10日17:43:18]。《偷天》已經完結。新書為《光明紀元》。

個人宣言: 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治乎? 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內容簡介】:

   正邪,誰人能定?善惡,任你評說。山是山,水是水,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山依然是山,水依然是水看破一切之後,看破本源之後;萬事萬物又如何;看破後,所謂的正邪能如何?善惡又如何?所作所為,不過為了活下去而已按照自己所見過的,所認知的活下去。

  《呂風子》,想要表達的,是一個人,一個孤單的人在亂世、在正邪之中拚命掙扎的人。他所作的一切,可以是為了情,也可以是為了仇,但是最後的目的,僅僅是活下去而已,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最想要的那條道路活下去。

  世界皆虛幻,唯一真實的,是自己的心。

【作者其他作品】:

[ 奇幻修真 ] 龍戰星野   2003-10-31~2005-07-07
[ 現代修真 ] 升龍道   2004-03-11~2006-04-20
[ 異界征戰 ] 神|魔   2004-10-11~2006-04-20
[ 古典仙俠 ] 邪風曲   2005-05-14~2006-06-14
[ 東方玄幻 ] 逆龍道   2006-07-07~2007-02-13
[ 洪荒封神 ] 巫頌   2008-02-04~2009-02-10
[ 未來幻想 ] 人途   2008-12-01~2009-03-28
[ 古典仙俠 ] 天元   2009-04-03~2009-07-30
[ 古典仙俠 ] 逍行紀   2009-04-15~2010-02-13
[ 奇幻修真 ] 邪龍道   2010-02-21~2011-01-30
[ 古典仙俠 ] 偷天   2011-03-21~2012-03-30
[ 東方玄幻 ] 光明紀元   2012-04-27~


第一章 江南好


  時當正午,火辣辣的太陽照得整個蘇州城一片焦灼,絲毫沒有江南水鄉的清雅、清涼的氣象。知了在楊柳枝條上大聲的叫嚷著,刺耳的聲音弄得人昏昏欲睡或是心情煩躁不已,只能對著老天爺怒罵一聲:「他媽的,還讓不讓人活了。」
  蘇州府衙大門口外的大街上,稀稀拉拉的只有三五個獐頭鼠目的漢子坐在路邊的茶棚下,端著一碗碗昏黃的茶水,兩隻眼睛滴溜溜的四周掃視著,一副緊張、警戒的模樣。坐在最靠裏的位置上,那條袒露的胸口上掛著一層厚厚黑毛的大漢,則是擺出了一副龍頭老大的模樣,傲然的端起面前的茶碗,不時輕輕的抿上幾口,彷彿是雄霸一方的龍頭在品味著來自波斯的上好葡萄酒一樣。

  古蒼月就是這個時候走出了蘇州府衙。一身銀灰色勁裝的他顯得身材挺拔,丰神如玉,尤其髮髻上那顆大拇指大小的珍珠、腰間的那根翠綠的玉帶更是紮眼。一雙整修得幹淨、一塵不染,彷彿羊脂玉一般細膩白淨的手,左手大拇指上也戴著一枚輕巧的火紅金絲瑪瑙的扳指,整個人剛剛出現,就給這條枯燥乏味的大街帶來了一片的亮色。

  路邊茶棚下的那幾個漢子大聲的叫起好來,那坐在最裏面的大漢則是快步的出了茶棚,巴結、諂媚的迎了上去,低聲笑著問到:「古頭兒,您這又是去哪裏啊?您老人家這大駕一出,兄弟們的日子可就難過了啊。」

  古蒼月高高在上的看了大漢一眼,傲然的點頭,輕輕的用那戴著扳指的大拇指抹了一下嘴上的兩撇鬍須,冷笑著說道:「虎老大,你這可以放心,我古某人還不至於出來和兄弟們為難。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最近這蘇州城嘛,可是風雲際會,過江的強龍不少,你給我招子放亮點,別得罪了人,到時候,就算我看在鄉土鄉親的份上,也救不了你啊。」

  虎老大的眼珠子轉悠了一圈,還想問點什麼,但是看到跟在古蒼月身後走出來的,那三十六名渾身黑色公衣,腰佩大刀,腰帶間紮著一面銀牌的鐵捕,很是識趣的朝著後面退了幾步,不再說話了。

  古蒼月看了虎老大一眼,點點頭,沉吟一陣後低聲說到:「我知道蘇州城這一畝三分地上,虎老大說的話還是很有這麼一點效力的,所以,虎老大給其他人說說,最近少做點活計。身為蘇州府總捕頭,我可以睜隻眼閉只眼的,但是希望你們也不要給我惹亂子,招惹麻煩,嗯?」最後一個字,古蒼月在問話中夾雜了一絲內勁進去,震得虎老大是頭昏目眩,急忙倒退了幾步,連連點頭不已。

  古蒼月露出了一絲笑容,輕輕的摩擦了一下手掌,看了看身後的那些捕快,輕輕揮手,帶著他們順著大街快步的朝著城門方向走了過去,就好像一陣黑色的旋風捲過了這條小小的街道一般,嚇得路邊兩條息涼的大黃狗倉惶的跳起來就跑。

  虎老大低聲的呸了一聲:「媽的,有什麼了不起,這麼神秘兮兮的,哼,趕明兒,老子也。。。」不過,虎老大是深知,這古蒼月是的確了不起的。身為當今太祖皇帝欽封的『天下第一堡』下屬三十六天罡星之一,江湖上號稱『天機星』的『催雲手』古蒼月,可不是他這個小小的蘇州府地痞頭頭可以小覷的人。

  急驟的腳步聲傳了過來,兩名身穿紫袍,腰間佩戴長劍,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帶著十幾條高高短短的漢子快步走了過來,冷眼看了虎老大他們幾個人,彷彿風一樣的掠過了長街,消失在了大街的另外一頭。

  虎老大他們愣了,一個混混湊了上來,低聲的問到:「老大,要不要兄弟們去打聽一下?古頭兒是蘇州府的總捕頭,有什麼事情他出來也是應該的,可是『天下第一堡』『蒼風堡』派駐在蘇州的三大煞星全部出動了,這事情可不小啊。。。我們看看是不是有什麼便宜,最近兄弟們手頭也都緊啊。」

  虎老大橫了他一眼,剛要說話,腳步聲再次的傳了過來。一名冒著大不韙,身穿明黃色的秀士服色,手上搖著一柄掐金絲仕女圖折扇的貴公子微笑著帶著兩名侍女緩緩的行了過去。經過虎老大他們的時候,貴公子的眼睛裏面閃出了一絲寒光,嚇得虎老大他們再次的退了一步,可可的就要貼著牆壁站立了。

  冷汗一下子滲滿了額頭,虎老大低聲吩咐到:「閉嘴,閉嘴了,這次的混水我們趟不過的。你們去給老楊他們傳個信,別到時候被幹掉了都不知道。媽的,這『錦繡府』的小太歲怎麼也出門了?平日裏他可是喜歡泡在女人堆裏面練功夫的。古怪,古怪,看樣子真的有什麼大熱鬧要上場了,可惜,可惜,這次出動的人太嚇人了,我們可沒那份實力搶好處。」

  緊張的低語了一陣,一群混混一轟而散,迅速的遁入了蘇州城的大街小巷。

  古蒼月則是彙合了後面的兩名紫袍男子,從蘇州城的南門出去,順著城牆繞了一個圈子,讓大大小小的城狐社鼠看清了自己一行人的動靜,這才施施然的到了北門口外,一片小樹林裏的茶亭裏坐定了。那個被稱為小太歲的青年人,則是帶著兩名侍女緊跟著古蒼月他們到了樹林內,笑嘻嘻的,絲毫不拘禮的進了茶亭,坐在了古蒼月的對面。

  古蒼月冷哼一聲,橫了年輕人一眼,腦袋仰上了天上去了。古蒼月左邊的那名中年男子的手已經放在了劍柄上,卻是古蒼月一手按住了他,這名中年男子這才沒有當場發作。

  年輕人笑起來:「對極、對極,蘇州府總捕頭在此,誰敢行兇?」

  古蒼月冷笑起來:「慚愧、慚愧,『錦繡府』護花公子當前,誰敢行兇?」

  四個人的臉色都冷得像是冰塊一樣,幹脆的閉上了眼睛,再也不互相看一眼了。

  日頭漸漸西移,三十六名捕快穩穩當當的站在亭子外面,額頭上汗珠都不見一顆;兩名紫衣男子帶來的十八名下屬也是消遙自在的在林子內往來遊走,絲毫不見不耐、煩躁的樣子。至於護花公子的那兩名侍女,更是坐在茶亭的台階上,巧笑嫣然,低聲細語,如畫的眉目不斷的朝著那些捕快輕快的瞟來瞟去,偏偏那些捕快一個個都有著鐵石心腸,絲毫沒有回望一眼的意思。

  又過了很久一段時間,古蒼月終於按捺不住了,他睜開眼睛,低聲的問左邊的那位印堂中心有著一抹暗紅色的紫衣男子道:「浪兄,你看,堡主所說的那人。。。」

  浪兄睜開了眼睛,橫了一臉笑意的護花公』一眼,冷聲到:「古兄,少安毋躁,想蘇州府轄區內,還沒有人敢動我們『蒼風堡』的人吧?哼哼,東西雖然好,也要看那些人是否能吃得下才是。」

  護花公子手中折扇搖晃了一下,笑著說到:「然也,然也,七百年前一代劍仙『酒先生』的劍丸,這是人人都想要的寶貝,不過,就要看胃口好不好了。『蒼風堡』麼,『天下第一堡』,我們是不敢從老虎嘴邊拔毛的,但是一點點好處,總要給我們『錦繡府』吧?」

  古蒼月冷聲說到:「你們『錦繡府』號稱『八千裏河嶽,儘是錦繡美人』,哼哼,天下都是你們『錦繡府』的,還有什麼吃不下的?」

  護花公子連忙收起折扇,一本正經的說道:「萬萬不可,這些大逆不道的言語,誰敢說啊?我們『錦繡府』如今的口號是『看盡天下美女,盡屬我花團錦繡』,這『八千裏河嶽』的古話,是萬萬不能再說了。當今。。。嘿嘿,哪怕諸位的後台再硬,也不能。。。哈哈。我們胃口不大,我們只要那枚劍丸旁邊的三顆 『青靈丹』罷了,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古蒼月三人對視了一眼,那位浪兄點頭說道:「也好,我們堡主要的只是那枚劍丸,三顆丹藥而已,給你們『錦繡府』又如何?依仗草木之功,這功力增長是快了,恐怕對修為不好吧?」

  護花公子『嘩啦』一聲打開折扇,笑嘻嘻的說到:「這是我們少府主要的東西,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我們少府主最近在追當朝宰相的孫女,這三顆『青靈丹』麼,是給那位劉小姐十六歲大壽的賀禮。既然諸位沒有興趣,那麼我們就這麼決定了,你們取劍丸,我們取丹,各取所需,事後互相不騷擾則個,如何?」

  古蒼月等三人稍微盤算了一陣,凝重的點頭答應了。護花公子一聲長笑,屈指彈了一枚銅錢上天,發出了『哧溜溜』一連串尖銳的呼嘯聲,頓時遠近五十幾條身手矯健的俊美青年鷹飛、隼擊一般急掠而至,整整齊齊的站在了茶亭前面。古蒼月等三人臉色微變,很是凶狠的看了護花公子一眼。

  那位浪兄低聲喝罵到:「當朝劉宰相又如何?哼!」

  西頭西斜的時候,蘇州城外一棟荒廢了老久的院子內,幾條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現了。一名身材粗壯不亞於成年壯漢,看起來卻只有十七八歲,一臉橫肉的青年大步的走向了後院的一棟荒僻的屋子,一腳踢開了屋門,大聲的吵嚷了起來:「厲風,起來,起來了,還睡個什麼?快點趁天氣涼快的時候出去找點活計,我們這個月還要給虎老大交二十兩銀子,沒有錢,小心我們全部被打死。」

  被叫做厲風的,是一個大腦袋、小身軀,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看起來眉清目秀但是極度邋遢的少年人,最多不過十二三歲的年齡。他老神在在的躺在了破爛的床鋪上,打著呵欠說道:「牛老大,你又不是不知道,阿竹剛被虎老大打斷了手,我沒有搭檔,我怎麼去找活計?再說了,你這個月給我定的活,我已經完成了啊,我們金龍幫這麼多人,幹嗎什麼活計都找我和阿竹?」

  牛老大吞了一口口水,有點無奈,又有點討好的湊了上去,輕輕的拍打著厲風的肩膀說道:「阿風啊,我知道阿竹傷了,起碼三個月沒辦法辦活,不過你也知道啦,如果我們的月份不交足,虎老大他們不會放過我們的。這個月,你辛苦一下,阿生他們正在調教幾個小徒弟,等他們出來了,日子就輕鬆了,你知道的,我們的目標不就是成為蘇州第一大的幫派麼?這都需要錢的呀。」

  厲風懶洋洋的從床上爬了起來,小心翼翼的整理了一下千瘡百孔的被子,眼睛橫了一下牛老大身後的那幾個年輕人,突然大驚小怪的叫嚷了起來:「牛老大,你不是吧你?你叫我和阿龍搭檔?你不是不知道。。。」

  那個叫做阿龍的,渾身精瘦,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少年猛的一下子站了出來,叫嚷起來了:「媽的,阿風,你說清楚,我有什麼不好的?你是我們金龍幫的頭號,可是我比你差到哪裏去了?玩刀的技術,我比你差到哪裏去了?」說完,阿龍從口袋裏面摸出了一柄小手指長,不過一厘寬,其薄如紙的黑色刀片,在手指頭上輕輕的玩了幾個刀花,發出了『嗤嗤』的聲響。

  厲風看了一眼阿龍手上的刀花,不屑的說到:「阿龍,不要忘記了,這麼多年來,蘇州府內,就我和阿竹沒有被老古的手下抓過。你要說這些傷感情的話,我也不多說,反正這個月的月份我是交足了,今天我給你打下手,怎麼樣?」

  牛老大還來不及答應,阿龍就已經大聲的鼓起掌來:「好,阿風,有你的,那就委屈你今天給我接包,看看我阿龍是不是提不上桌面的。」

  牛老大開始打圓場了,他幹笑著把兩人湊合到了一起,假意責怪到:「好了,阿風,都是兄弟夥的,說這些幹什麼?太傷感情了。。。阿龍也是的,知道阿風年紀小,還這麼計較幹什麼呢?今天就你們兩個搭檔,等下吃過了東西,大家都上街遛遛去,看看有沒有外地的肥羊過來。這蘇州府嘛,討飯吃是一等一方便的地方,就看兄弟們是否勤快了。」

  故意的皺著眉頭沉思了一陣,牛老大大方的說到:「不過阿風說得也有道理,阿竹正在鄉下養傷,阿風心裏肯定不好過,所以你們只要撈足這個月的份額就夠了。你們記住啊,二十兩銀子,我就不按規矩抽頭了,湊齊二十兩,我們交給虎老大,這個月就過去了。老規矩,銀票趁早銷毀掉,不要給我們金龍幫惹麻煩,啊?」

  幾個年輕人齊聲應諾,跟在牛老大身後出去了。厲風還在那裏嘰嘰咕咕的抱怨:「媽的,前天才告訴我可以休息幾天等阿竹養好傷的,今天就翻悔麼?難道整個金龍幫,除了我和阿竹,就沒有可以幹活的人了?」

  所有的人都聽到了厲風的抱怨,但是沒人吭聲。他和阿竹兩個人上街一次可以弄回五六個錢袋呢,而且一次都沒有失手過,比起其他的金龍幫的人,這個成績簡直是太驚人了。牛老大也不會責怪這個年紀最小但是刀片功夫最好的厲風,畢竟要靠他賺錢呢。他們金龍幫的目標可是蘇州城的第一大幫派,大幫派就要有很多人,要招兵買馬就要有錢,要有錢就要靠厲風這樣的好手,誰捨得罵他啊?

  蘇州北門外樹林內。

  古蒼月兩隻彷彿玉石雕琢而成的手掌中規中矩的放在亭中的石桌上,紋絲不動。其他三人似乎也看著古蒼月的手有點發呆的樣子,任誰也想不到,就是這麼一雙纖細、白淨、細膩的手掌,在江湖上號稱『催雲手』,傳聞當日鄱陽湖一戰,一塊砸向太祖皇帝的萬斤巨石,就是被這雙手硬生生震成了粉碎的。

  古蒼月很欣賞的看著自己的兩隻手掌。沒錯,二十年的苦功換來了手上這驚天動地的功夫,救了太祖皇帝一命的直接後果就是太祖親口許諾,自己可以隨意的挑選一個地方任職。深謀遠見的堡主就命令自己挑選了蘇州府這個富得流油的地方做總捕頭,如今果不其然,自己身家已經過了百萬,當初那拚命一擊,卻是英明啊。

  就連眼前這三人,也不是看得發呆麼?呵呵,是嫉妒還是羨慕,這就難說了。

  古蒼月的眼睛輕輕的瞥了一下北邊的小道,然後眼神突然一變,本來平穩如石雕一般的手指突然的震顫了一下,輕輕的收縮了些許。

  護花公子以及兩位紫衣人誰不是老江湖了,立刻朝著北邊看了過去。

  夕陽下,一抹深黑的人影孤寂的走了過來。寸許長的絡腮鬍須,枯瘦、黑幹的面容,破爛黑色勁裝,四尺長卻不過指許寬的長劍,勾畫成了一個讓人從心底裏面發寒的形象。怪異的則是,那個黑衣人正在嘴裏輕輕的念頌著:「江南好,風景舊曾諳。。。」

  古蒼月沒有說話,那位浪兄以及另外一個紫衣人則是帶著十八名下屬掠出了林子,成一字形攔在了大道上。浪兄輕笑著說到:「閻王劍嚴濤嚴兄,在下『蒼風堡』『天敏星』『破浪拳』浪天有利了。」

  另外一個紫衣人則是幹巴巴的說到:「『蒼風堡』『地哭星』『屠神刀』趙淩天。」

  閻王劍緩緩的抬起了自己的頭,冷冷的,近乎僵直的看了一眼浪天和趙淩天,幹澀的說到:「你們走,我不殺你們。『蒼風堡』,嚇不住我這個跑單幫的牛鬼蛇神。。。想要劍丸,那是沒門。」

  浪天語氣一塞,再也說不下去了。『蒼風堡』屬下,可不是忍氣吞聲的可憐蟲,反正來到這裏所打定的主意就是搶劫了,說這麼多客氣的話幹什麼?手輕輕的撫摸在了自己的劍柄上,『噹啷』一聲,一道紫電出鞘,劍光帶著凜冽的呼嘯聲朝著嚴濤的脖子劃了過去。

  嚴濤怒笑起來:「開什麼玩笑?你破浪拳的拳頭在哪裏?用劍對付我,你找死。」隨著嚴濤的呵斥聲,一圈霧濛濛的白光突然的從他身側的劍鞘內發了出來,彷彿一個光圈一樣,輕鬆的彈開了浪天花費上萬兩白銀配好的長劍。『嗤嗤』聲響,浪天的長劍化為粉屑紛紛落地。

  浪天有點心疼的大叫了一聲,整個身體騰空而起,彷彿一隻怪鷹一樣懸浮在了離地三丈許的地方,右拳一振,空氣中『 裏啪啦』的雷霆聲頓時大作,一浪浪彷彿海濤一般的白色拳勁洶湧而去,在距離嚴濤還有三尺許的地方彙聚成了一團,轟然劈下。

  嚴濤的臉色也有點變了,『蒼風堡』三十六天罡星的威名,他早就熟知於心底,不過,他就是沒有想到這次這枚劍丸會勾引出『蒼風堡』的人而已。當下劍光一閃,嚴濤整個身體籠罩在了一道三丈長、尺許粗的光罩之中,『嗤啦啦』的一聲劃開了浪天的拳勁,彷彿一條彩虹一樣斜次裏朝著蘇州府的城門掠了過去。

  趙淩天狂笑了起來:「嚴兄,嚴兄,你這閻王見了也發愁的大劍客,就給我留下吧。讓你進了蘇州城,找到了你那老搭檔,我們還去哪裏找你身上的劍丸和靈丹呢?」『呼』的一聲,彷彿猛虎咆哮的聲響,趙淩天身側的長劍轟然出鞘,明明是一柄劍子,卻發出了刀鋒呼嘯的聲音,一劍(刀)重重的劈下。

  一道弧月形淡青色的劍氣『 蔔』有聲的朝著嚴濤所化的劍虹橫掃了過去,堪堪要把嚴濤的劍虹一刀兩段。偏偏那道劍虹在空中滴溜溜的一個轉身,敏捷的避開了劍氣,劃了一道大弧,逼開了浪天兩人所帶的十八下屬後,空氣中響起了一聲急驟提氣的聲響,嚴濤的劍虹繼續前掠,不過喘息間的功夫,已經飛過了三十丈開外。

  護花公子呵呵有聲的橫閃到了嚴濤的面前,微笑著說到:「好一手『劍罡化虹』,嚴兄的修為,真真切切比得過傳說中的劍仙了。可惜,可惜,嚴兄畢竟還是人,這神仙的功夫,嚴兄恐怕是堅持不久吧?」手中折扇輕輕晃動,一股子香風捲起一道狂 『呼呼』的正面襲向了嚴濤。

  護花公子手下的那數十俊美青年同時躍了起來,在空中絡繹有致的布成了一張大網,同時嬌呼了起來:「繽紛落蔭,錦繡天下。」聲音清脆,儼然是女子聲氣。上百隻細嫩的小手同時揚起,頓時滿天下飛散下了那一片片、一朵朵、一簇簇的花、葉、果,隨著護花公子那一道狂 ,無數五顏六色的閃動著寒光的花、葉、果紛紛飄蕩而起,如同龍捲風一樣籠罩向了嚴濤。

  嚴濤大聲呵斥起來:「卿乃佳人,奈何作賊?你們錦繡府的姑娘。。。他媽的。。。你們錦繡府的臭女人。」血花一濺,一片邊緣鋒利無比的紅色楓葉狠狠的滑過了嚴濤的腰側,帶起了一絲血跡,疼的他把嘴裏惜香憐玉的好言語收了回去,換成了如今的大聲咒罵。

  眼看得上千暗器團團籠罩住了嚴濤,已經紮起了前面衣擺,急速掠到路邊的古蒼月嘴角掛起了一絲笑容。他低聲說到:「也好,讓你們錦繡府的人殺了他,省得那老怪物找我們『蒼風堡』的麻煩。哪裏有千日防賊的道理呢?」他本來已經握緊拳頭的手也漸漸的鬆了開來,同時給浪天以及趙淩天使了個眼色。

  浪天、趙淩天會意,遠遠的圍住了嚴濤,卻沒有再次的攻擊。想來在錦繡府姑娘們的『落蔭繽紛』陣下,這嚴濤再厲害也沒辦法逃脫了吧?

  哪知道好一個嚴濤,不愧是擁有凶名『閻王劍』的劍客,強行提起了一口灼熱的真氣,硬是在空中硬生生的再次施展了一次『劍罡化虹』。『嗤啦啦』 一聲巨響,一道青晃晃的劍氣破空而起,崩射出十幾道拳頭粗、五六丈長的劍氣,把那四處飄蕩的暗器網衝開了一個缺口,騰身飛掠起十幾丈高,隨後一個急轉身疾衝而下。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夢裏藏劍江南,再會閻王處見。」

  隨著嚴濤那大聲的吟唱,古蒼月等人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而護花公子則是大聲的驚呼起來:「小心,快給我閃開。」

  哪裏來得及閃開?那一道最粗的劍虹『啪啪』幾聲中碎裂成了無數如花如夢的劍氣,猶如天外飛鴻一般一閃即逝。慘叫聲中,已經有十幾名女扮男裝的錦繡府屬下頭顱飛起,滿天血光讓人一時間看不清楚嚴濤的動向。

  護花公子氣急敗壞的探出了右手,輕描淡寫的連續點出了十幾指,帶著點淡淡香味的暗紅色指風溫柔的彷彿一張大網一樣的罩了上去。兩聲嬌斥,護花公子的兩位侍女同時飛掠而來,雙手一揚,無數亮晶晶的三角形水晶片頓時激射而出。『叮叮噹噹』一陣脆響,那些水晶片胡亂的撞擊了十幾下,突然散開成太極八卦之形籠罩向了嚴濤。

  嚴濤古怪的看著面前亮晶晶的大網,『呼』的一聲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劍罡再起。

  這一次嚴濤施展出了看家的本領,三道青朦朦的劍光不過尺許來長,護著嚴濤的身體筆直的朝著前方的大網撞去。

  護花公子俊美的臉上露出了一聲獰笑,他的『催花指』眼看就要擊中嚴濤了。偏偏嚴濤的劍光在空中翻轉了一下,筆直的衝上天空,隨後一個轉折,再次斬下了三名錦繡府下屬美女的頭顱後,筆直的朝著蘇州府城門衝了過去,其勢如電,哪裏來得及阻攔?

  古蒼月冷笑了起來:「嚴兄啊嚴兄,在我這蘇州府總捕頭的面前殺了這麼多人,你還想走麼?」說完,他的右掌急驟的推了出去。一道白色的掌風『嗤嗤』有聲的破開了空氣,帶起了一圈圈的半透明波紋,陰損無比的擊中了嚴濤的腰間。古蒼月在旁邊觀察良久,稍微摸清了一下嚴濤劍罡的變化,如今以逸待勞,果然一擊成功。

  嚴濤狠狠的在空中吐出了一口血,他大聲叫嚷起來:「好,好,好,好一個『催雲手』。。。蘇州府的總捕頭了不起麼?無非也就是男盜女娼的角色。」嚴濤只覺得五內欲焚,渾身血氣漂浮不定,一口真氣早就難得提了起來,大驚之下,催動了救命的『血罡氣』,連續噴出了三口鮮血,化為一道血虹飛一樣的直接掠過了蘇州府的城牆,衝進了蘇州府內。

  鬼魅一般的速度讓古蒼月等人措手不及,空有上百人在場,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嚴濤順利遁入了蘇州府。

  古蒼月的臉色極度的難看,他大聲的下令到:「傳令下去,所有人手給我搜城。請衛所的總兵大人出兵協助,就說我『蒼風堡』定有好意送上。」

  護花公子露出了譏嘲的笑容,連連鼓掌說到:「好威風,真威風,不愧是吃皇家飯的,這蘇州府的差人和衛卒,恐怕也都是你古大人的,而不是當今太祖的了。」

  古蒼月惡毒的橫了護花公子一眼,冷漠的說到:「你金公子說話客氣點,明黃色可是大忌諱的顏色,如果不是看在江湖同道的份上,你早就蹲苦窯去了。。。金公子,你的屬下美女傷亡慘重,可要去我蘇州府備案麼?」

  護花公子懶淡的看了看地上的十幾具女屍,搖頭說道:「落花本是無情物。。。收拾她們幹甚?有勞蘇州府的大人們了。我們走,發動一切人手,一定要找到閻王劍。哼,青木長老他們,不知道得手了沒有。」

  錦繡府的人匆忙的跟著護花公子去了,那些女子的臉上,絲毫沒有悲淒的模樣,一個個都是面帶笑容的看著護花公子,情形詭異無比。而古蒼月等人聽得了護花公子的最後一句話,不由得臉色微微一變,留下了六名捕頭在現場,其他人也都匆匆的去了。

  蘇州城內,厲風懶洋洋的啃了一條燒狗腿,換上了一套還算鮮明的衣飾,摸著肚皮跟著阿龍出門了。過了一陣,整個宅子也是變得空蕩蕩的,鬼影子都沒有一個了。就連虎老大派來交代事情的混混,也是沒有找到人,只能痛罵了幾句後,邁開步子走遠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33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