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紅塵魔道 作者:狗狗執政官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68520 128 4
新手上路....如果發文格式有問題..麻煩提醒小弟...目前手上有7卷還再(連載中)..會依序上傳到第七卷為止..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紅塵魔道 作者:狗狗執政官
≡≡≡≡≡≡≡≡≡≡≡≡≡≡≡≡≡≡≡≡≡≡≡≡≡≡≡≡≡≡≡≡≡≡≡≡≡≡≡≡≡≡≡≡≡≡≡≡≡≡≡≡≡≡≡≡≡≡≡≡≡≡≡≡
本書簡介
                   本書為《紅塵仙劫》的續篇。
≡≡≡≡≡≡≡≡≡≡≡≡≡≡≡≡≡≡≡≡≡≡≡≡≡≡≡≡≡≡≡≡≡≡≡≡≡≡≡≡≡≡≡≡≡≡≡≡≡≡≡≡≡≡≡≡≡≡≡≡≡≡≡≡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

第一章
這裏是哪裏?

林語傑從昏迷中清醒過來之後,困惑的打量著四周,周圍那幾十米高的參天巨樹以及無數古怪植物,表明了他現在是在一片陌生的森林中。

他嘗試著移動了一下身體,結果從右腿上傳來的一陣劇痛讓他忍不住呻吟出聲,他勉強支撐起身體向右腿望去,卻看到那條腿以一個奇異的角度彎曲著,顯然是斷了。

無法移動的林語傑放棄挪動身體的打算,他重新躺倒在地,開始回憶先前發生的事情,漸漸的,對於眼前的局面他終於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

林語傑記得不久前自己正在地球參觀末日之戰後最負盛名的建築通天塔,不過通天塔卻出現了千年來從未有過的異動,結果參觀活動臨時被終止了。

他記得隨後自己是乘坐家族的私人飛船回人馬星參加爺爺的生日宴會的,結果在穿越空間隧道的時候,飛船的動力反應爐似乎發生了爆炸,於是飛船被拋出了穿梭空間,看樣子似乎是迫降到這裏。

怎么倒霉事都被我趕上了呢?林語傑憤憤的想道。

“小少爺,你醒過來了?”一旁的不遠處突然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聽到那熟悉的聲音,林語傑心裏一陣激動,他原以為這裏只有自己一個人呢,想不到還有一位同伴。

“林伯,這裏是哪裏?”林語傑用雙臂支撐著坐起,然後喘息著問道。

“我也不知道這裏是哪裏。”那個被他稱作林伯的老人扔下手中的幾顆野果,上前來小心翼翼的幫他坐了起來,然後不知從哪裏拖過來一個破木樁放在他背後,這樣林語傑終於不必躺在潮溼的地上。

“謝謝你了,林伯!”林語傑向林伯感激的點了點頭,後者則對他報以微笑。

林伯是一個乾瘦的老頭子,他今年已經一百一十二歲了,這個歲數雖然在現在的人類社會並沒有可出奇的,但是要知道,林伯根本沒有學習過任何修真心法,這么一來,能夠活到一百多歲無疑是一個不小的奇跡。

“林伯,你幫我照看一下,我調息一下。”林語傑顧不得再與林伯寒暄,他腿上的骨折必須盡快治療,否則時間久了,就算治好了也會落下後遺症的。

林伯會意的點了點頭,轉身走到一旁坐下,警戒的注意著周圍的動靜。

林語傑深吸一口氣,竭力將腿上的劇痛拋諸腦後,很快就進入了入定狀態之中,對於他這樣修真十餘年的修真者來說,骨折雖然麻煩,但是並不是無法治療的,只需要幾次調息,修真力就會修復破損的骨骼,並且將錯位的骨頭移回原位的。

現在是西元三五○六年,決定地球命運的末日之戰已經過去整整一千五百年了。在這一千五百年裏,人類進入了高速發展時期,在末日之戰之中展現實力的修真者與妖族早已被人類所接受,並且已經成功的融入人類社會之中;如果你在街口看到一個老虎在說人話,那么千萬記得不要像幾千年前那樣去“除魔衛道”,因為那是一個還未能修得人身的虎妖,他也是擁有人類公民身份的,任何無故攻擊他的行為都會觸犯法律的。

現在人類的文明是科技加修真的混合文明,科技可以使人類走的更遠,而修真則可以讓人類擁有更加強大的肉體力量,正是因為這兩者,在這一千五百年的時間裏,人類的足跡早已走出太陽係,建立了眾多的殖民星球。

在現在的人類社會中,只要是擁有公民身份的人都可以進學校學習各種修真心法,也正因洛up此,人類的平均壽命也增加到兩百歲,而且若是修真能夠取得較大成就的話,活個三五百年也是沒問題的。

當然,超脫生死也是可能的,不過現在的人類社會幾十年甚至百年才能出現一個這樣的人物,而且他們大多最後都會因為實力突破界限而被傳說中的東方仙界或者西方神族接走,只有少數一些人貪戀人間的榮華富貴而選擇留在人世。

少年林語傑現在不過二十一歲,但是作為人馬星最大家族林家的子孫,他自幼就有名師教導,到現在為止他已經是一個擁有十六年修真水準的修真者了,雖然這樣的實力對於真正的修真者來說不過是剛入門,但是用來治療不太嚴重的傷勢卻是沒什么問題。

林語傑從入定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變黑了,林伯還坐在不遠處警戒的注意著四周的動靜,這讓林語傑的心中泛起了一絲溫暖。

“林伯 ”活動了一下脖子之後,林語傑出聲招呼道,正在警戒的林伯聽到他的呼聲,立刻驚喜的回過頭來,見到林語傑正在向他招手,一張滿是皺紋的臉上立刻堆滿了歡喜的笑意。

“小少爺,你的傷勢沒事了吧?”林伯起身向林語傑這邊奔來,走了一半又想起什么,轉身折了回去,將原本放在地上的一堆果子捧了過來:“小少爺,已經餓了吧?來吃點野果吧,我都嘗過了,這些都是無毒的果子,雖然味道可能不太好。”

“辛苦你了,林伯!”林語傑接過他遞過來的果子,由衷的感謝道,這讓林伯那滿是皺紋的老臉頓時又笑開了花。

林伯是林家的老管家了,他是與林語傑的爺爺一同長大的,在林家已經待了三代了,因此在林家也算是元老,林語傑的父親以及林語傑自己都是林伯抱著長大的;因此對這個老人,林語傑從沒有失去過禮數,他一向都是把林伯當自己爺爺看待的。

同樣的,林伯對於林語傑也是異常的疼愛,對於無子無女的他來說,眼前這個被他一手抱大的少年無疑也是在他心中佔據著極其重要的地位,他也是把林語傑當作自己的孫兒看待的,所以他這個早就該退休的林家元老才會不辭辛苦的跟著林語傑到處跑,照顧他的起居生活。

狼吞虎咽的吃了幾個野果之後,林語傑終於感到自己有了幾分力氣,雖然他也算是個修真者,但是在沒有修煉到大成境界前,就算是修真者也需要吃飯睡覺的,沒有這些一樣會餓死的。

“林伯,能查明這裏是哪個星球,屬於哪個星域嗎?”肚子問題解決了,就該關心出路問題了,林語傑放下手中的果子,向林伯問道。

“不知道。”讓林語傑失望的是,林伯卻搖了搖頭:“飛船迫降的時候,我們是乘坐救生倉迫降的,飛船的主體不知降落到哪裏去了;而且即使找到飛船主體,估計裏面的電腦也無法使用了。”

“這樣啊 ”林語傑失望的嘆了口氣,想了想又追問道:“那林伯你能根據我們的行程,推測一下我們大概的位置嗎?林伯你年輕的時候不是和爺爺一起周遊宇宙嗎?應該對這些很熟悉的。”

“怎么可能推測的出來。”林伯寵溺的望著林語傑:“我們的飛船是在穿梭空間內發生事故的,在穿梭空間內一米的差距就意味著正常空間內幾十光年的距離,我們的飛船還不知道偏離了多遠呢!”

“那完了,難道要在這裏住一輩子嗎?”林語傑哀嘆一聲,雙手抱著頭躺在地上。

林伯也是輕嘆了一聲,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說實話,他並不在意會在哪生活,反正他一個老人對那些身外之物也看得很淡了,在繁華大城市生活還是在無人荒野對他來說並沒有什么區別。

不過對於林語傑這樣的少年來說,那未免有些太過殘忍了,他這個年紀正是青春年少之時,難道說他的青春要在無人的森林中與不知名的異星生物一起度過?這無疑是把林語傑看做自己孫子的林伯所無法容忍的,他可不想看著林語傑在這終老一生。

“車到山前必有路,我們總會有辦法找到回去的辦法的。”林伯淡淡的說道,心裏下定了決心,就算是把這條老命都拚上了,也一定要找到辦法幫助林語傑回去。

一夜無話。

林語傑的腿上經過調息之後已經恢復了不少,但是修真力並不是萬能藥,他的腿傷還是需要多調息幾次,靜養一段時間才能完全恢復,因此一大早,林伯就一個人出去採集野果了,留下還不能動彈的林語傑。

還在多動年紀的林語傑對於這樣不能動彈也是非常厭煩,但是由於不知周圍有沒有危險存在,因此他也不敢擅自離開這塊目前還算安全的空地,當然,即使他想離開恐怕暫時也沒這個能力。

也不知過了多久,大感無聊的林語傑突然聽到遠方似乎傳來了一些不正常的聲音,他大吃一驚,側耳傾聽起來,終於在修真力的幫助下,他聽清了遠處的聲音,那是樹枝被踩斷時發出的聲響,而且那個聲音正在向這邊靠近。

林語傑心中訝異無比,出去採集野果的林伯去的是與之相反的方向,他不太可能繞這么大一個圈從這邊回來,也就是說,正向這邊靠近的“某種東西”很可能是這個星球的生物。

不管是多美的星球,上面都不乏危險的生物,這個星球上也不可能例外,想起人馬星的生物博物館中展覽的那些外星球危險生物,林語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他可不想被某只猙獰的外星生物當作早飯甜點給消滅了。

左右打量了一下之後,林語傑費力的向右邊挪去,那裏有一小塊茂密的樹叢,不知名的綠色植物把那裏纏得嚴嚴實實,若是躲在那裏的話,相信很難會被人發現。

雖然有修真力幫助,但是當林語傑費力的擠進那個樹叢之後,還是疼得出了一身冷汗 他的傷腿在爬動過程中一陣陣的抽痛,差點讓林語傑疼昏了過去。

迅速的平復了一下呼吸之後,林語傑竭力讓自己忘記那條還在抽痛的傷腿,此時從那邊傳來的聲音已經非常接近這裏了,林語傑甚至不需要靠修真力也可以清楚的聽到。

終於,腳步聲就在不遠處清晰的響起,那裏的樹叢一陣晃動,林語傑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上,他就怕來的是某個靠嗅覺發現獵物的生物,那樣的話自己躲在這樹叢內也無法躲過。

樹叢分開,林語傑的心跳也達到有史以來最快的頻率。

兩個人,兩個直立行走,身上穿著閃爍著銀光不知是什么材質制成的服裝的“人”從樹叢內走了出來。

林語傑被這突然出現的兩個人嚇了一跳,但是很快的,他就忍不住歡呼出聲 從這兩個人穿著打扮來看,他們明顯是智慧生物,很可能就是這個星球的主人,若是向他們求助的話,說不定就能知道這裏是哪裏了。

林語傑的歡呼聲顯然嚇到了那兩個人,他們閃電般的回身望向這邊,嘴裏大聲叫嚷著,發出奇怪的聲音,那應該是他們的語言。

“不要誤會、不要誤會,我是人類,我沒有惡意的!”林語傑從樹叢中探出身來,一面滿臉堆笑得嚷嚷著,一邊攤開雙手表示自己並沒有武器。

那兩個人面面相覷的對視一眼,一臉戒備的向林語傑靠了過來,林語傑也配合的探出半截身子,此時他才看清,那兩個人似乎是一男一女,因為右邊的那個人有著明顯的女性身體特徵 如果他們的身體構造真的和人類相差不多的話。

不過可惜的是,這兩個人的臉都籠罩在一層如同輕紗一般的半透明罩子下,林語傑根本看不清他們的相貌,否則他倒想見識一下,這個星球的智慧生物長得是什么樣子。

“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是來自地球的人類!”林語傑大聲的叫嚷著,扶著旁邊的一棵矮樹勉強站起身來。

“能不能問一下,你們是什么人啊?這裏是什么星球,位於什么星域啊?”站穩身體之後,林語傑滿臉堆笑的問道,見那兩人沒有任何反應,這才想起來他們應該不懂地球的語言,於是又急忙揮舞著手臂打著手勢。

(蠢貨,他們對你沒有什么好意!)就在他還在努力與那兩人溝通的時候,一個陌生的聲音突然在他腦海中響起,林語傑這一驚非同小可,他大喝道:“什么人?出來出來!”

然而未等他找到那個用漢語與自己說話的陌生人,就見對面那兩個“人”突然抽出一根拐杖一般的長棍,然後把它對準了這邊,林語傑還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那根長棍的頂端突然爆起一團強芒,一道湛藍的光束從頂端迸射而出。

從胸口處傳來的麻木與灼熱,是林語傑在陷入黑暗深淵前的最後感覺了。

“小少爺,你終於醒了,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的話,老頭子我可真的活不下去了!”當林語傑終於從無邊的黑暗中清醒過來,耳邊立刻傳來林伯喜極而泣的聲音,不過剛剛恢復了神智的他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覺得眼前似乎有幾個人影在晃動,光線也刺眼的很。

不過這種情形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有所好轉,林語傑終於恢復了視力,能夠看清周圍的一切了。

現在他所在的位置,是一間完全可以和史前博物館中原始人居住的房屋相媲美的房間,這棟房子倒不算太大,墻體似乎是用黃泥之類的東西建成的,幾根腐朽的木頭從墻體內探出頭來,支撐著戳向天空。

房子的房頂只不過是幾捆不知名的乾黃植物鋪成的,仰躺著的林語傑可以清楚的透過那大大小小的窟窿看見外面的天空,真不知道這樣的房子在雨天怎么住人。

房間內根本沒有什么擺設,幾個古怪的容器胡亂的扔在墻角處,從材質上來看很像是地球原始時期的陶土罐,除此之外,在房間另一角還有一個由三塊石頭壘成的三角形凹坑,從裏面的灰燼來看,那應該是灶臺。

看著原始而簡陋到極點的房間,林語傑的腦中一片混亂,半天都沒辦法進行清晰的思考,各種雜亂的念頭在他腦海中不住盤旋,卻又理不出一個頭緒。

“小少爺,你沒事吧?”見到林語傑半天都沒有說話,在一旁的林伯關切的問道。

聽到林伯的聲音,林語傑用力的搖了搖頭,雖然頭腦中還是一片昏沉,但是起碼沒有那么多雜亂的思緒了,他定了定神,這才回道:“我沒事,林伯,這裏是哪裏?發生了什么事?”

林伯還未答話,旁邊卻傳來一陣古怪的叫聲,林語傑勉強扭過頭望去,這才看到林伯的旁邊還站著一個只在腰間圍著一張古怪皮毛的乾瘦老頭,那古怪的叫聲就是他發出來的。

林語傑吃驚的望向他,那個老頭眼眶深陷,一頭枯草一般的蓬松頭發猶如雞窩一般亂糟糟的,他的脖子上還挂著一個古怪的項鏈,看起來像是用某些野獸的牙齒制成的。

看著這個猶如原始土著一般的老頭,林語傑感到腦袋更迷糊了,他抱著頭呻吟了一聲,這才抬頭向林伯問道:“林伯,他是什么人?我們怎么會在這裏?”

“他好像是這個星球上的居民,看起來他們的文明程度似乎並不高。”林伯向他解釋道:“我回來後發現少爺你受傷躺在地上,只能幫你簡單的處理一下傷口,然後就無能為力了,結果沒想到遇到他從那裏路過,就把我們帶到這來了。”

林語傑聞言,感激的向那個老頭笑了笑,見到他表達出的善意,那老頭像是收到糖果的孩子一般興奮的手舞足蹈起來,口中還不時低吼著古怪的音節。

“少爺,你怎么會受了那么嚴重的傷?難道是我不在的時候,有什么野獸經過那裏嗎?”林伯在一旁困惑的問道。

聽到他問起自己所受的傷,林語傑頓時一肚子氣,恨恨的說道:“我遇見了兩個智慧生物,從體型上來看似乎和我們人類差不多,本來我還想著指望他們幫助我們離開呢,沒想到他們竟然二話不說就攻擊我!”他頓了頓,又皺眉道:“不過從他們的武器來看,似乎是粒子射線槍之類的光束武器,這么說他們應該擁有高度文明,那這裏怎么卻這么落後?難道說那兩人不是這個星球的智慧生物?”

“有這等事?”林伯驚訝地瞪大了雙眼,仔細詢問一下經過之後,他頗為歉疚的說道:“都怪我,若是我沒有拋下少爺一個人出去,恐怕少爺也不會受傷了。”

“無妨無妨。”林語傑急忙擺手安慰道:“林伯你出去也是為了尋找食物,若是守著我不走的話,恐怕我們都要餓死了。”頓了頓,他突然又想到一個問題,急忙低頭向自己胸膛看去,卻發現那裏除了衣服破了一焦黑大洞之外,胸口處竟然沒有一點傷痕。

“這 林伯你不是說我受了重傷嗎?怎么我沒有看到傷口?”林語傑驚詫的大叫道,當初那兩個可惡的“人”用武器攻擊自己的時候,他記得應該是打在了胸口啊,怎么現在連個傷口都看不到。

“少爺,這個也是我覺得奇怪的地方。”聽到他提起此事,林伯也是一臉詫異的表情:“我當時誑u^來的時候,少爺你胸口的傷口非常嚴重,但是我為你簡單處理了一下傷口之後,傷口就開始緩緩愈合了,等我們來到這裏的時候,少爺你的傷已經完全愈合了,根本看不出有受過傷。”

聽到林伯的話,林語傑也是莫名其妙,他雖然算是一個剛入門的修真者了,但是修真力並不能如此快的愈合傷口啊,起碼以他現在的實力絕不可能,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讓傷口愈合的那么快呢?

“蠢貨,有什么可奇怪的,若不是我救了你,你早就死了!”一個陌生的聲音突然在林語傑耳邊響起。

“什么人?”林語傑大驚喝問道,同時扭頭打量四周,尋找那說話之人,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這個聲音曾經提醒過他一次,就是遇見那兩個“人”的時候。

“少爺,怎么了?”一旁的林伯見他突然大叫了起來,也是無比詫異的問道。

“林伯,你有沒有聽到有人說話?”林語傑回過頭來問道,他剛才仔細觀察了一下四周,並沒有發現周圍有其他什么人存在啊。

“哪裏有人說話啊,少爺你是不是聽錯了。”林伯詫異的說道,旁邊那個土著老頭也是怪叫了兩聲,不知是何用意。

“難道真是我聽錯了?”林語傑困惑的自言自語道,但是他的話音剛落,那個聲音又在他耳邊響起:“蠢貨,沒見過像你這么沒腦子的人!”

林語傑嚇得大叫一聲,這一次他確定了確實是有人在和他說話,只是不知那人使了什么神通,只讓自己聽到了他的聲音而已。

“是哪位前輩,敢問尊姓大名?”林語傑大聲說道,絲毫不顧旁邊急的團團轉、還以為他受傷出現幻覺的林伯。

只是這一次,那人卻只是冷哼一聲,就再無聲息了。

林語傑等了片刻,終於確認那人暫時不會說話,不由得懊惱不已,只恨自己太過愚笨惹惱了那位前輩高人,否則有他指點的話,說不定能弄明白這裏到底是哪裏,由此找到回去的辦法。

“少爺,你 沒有事吧?”一旁的林伯早已急得團團轉,現在見他終於安靜了下來,不由得湊上來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事沒事,剛才想起點事情而已。”林語傑卻不願與他多說,一是這事太過詭秘林伯不一定會信,二則是不知能不能再見到那位前輩高人,若是不能的話,也犯不著現在說出來憑添煩惱。

林伯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又仔細打量了林語傑好久,終於露出了松了一口氣的神色。

“林伯,不必這么誇張吧 ”林語傑不滿的叫道,林伯卻只是哈哈一笑,轉身向一旁的那個土著老頭做了個手勢,比了比自己的嘴,那土著老頭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傻笑著跑出去了。

林語傑疑惑的望向他,林伯也只是笑了笑,一臉緊張的打量了一下四周,這才湊了過來,一臉凝重的說道:“少爺,剛才有件事我沒告訴你。”他頓了頓,這才繼續道:“我來這裏的時候,發現這裏似乎有不少人聚居,不過這都沒什么,最要命的是 ”

“他們似乎是食人的!”

[ 本帖最後由 aa0120u 於 2007-11-8 20:22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