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奇幻修真] 無極魔道 作者:逆蒼天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974955 884 117
無極魔道.jpg
(無極魔道內容簡介)
  無極魔宗本為魔道二流的門派,天玄大陸修道修魔的門派成千上萬,二流門派根本不為世人所知,但丁浩的加入卻讓天下道門魔門都記住了無極魔宗這個接近三流的魔道小派!而無極魔君的名號也被冠於丁浩的頭上.丁浩也成了無極魔宗五千年來第一個獲得封號的人! 
  魔道修真速度以快速聞名,但無極魔功的修煉功法不但在魔道眼中其慢無比,甚至連修道者功法的速度都不如,更看不出有何威力,就連無極魔宗門人自己都多數改修其它功法,但丁浩卻讓無極魔功的修煉速度提高了百倍不止,更在魔道中如彗星般奪目崛起。 
  丁浩此人心狠手辣,冷酷嗜血,膽大包天,偏又意志堅定,心思慎密,狡猾如狐,絕對是修魔的上好人選啊!


★☆★☆★☆★☆★☆★☆★☆★
第一章 入林

  一個時辰後天就要完全黑了,盛夏的森林每一寸的土地都被烈日烘烤的彷彿像要融化一般。

  丁浩還是往森林的深處前進,傳說這片森林從來沒有一個獵人能夠走到頭,傳說這片森林深處潛伏了神仙鬼怪,就算再精明強壯的獵人都無法真的能完全熟悉這片森林,丁浩很小的時候就聽村裡的老人說,如果你不聽話做壞事了就送你到黑風森林,黑風森林正是村民對這片森林的命名,因為這片森林無論什麼東西長的都比別的地方大,動物如此,植物也是如此。遮天的大樹枝葉茂盛。森林深處更是終年陰風嗖嗖,死氣沉沉,連蟲鳴聲也比其它地方柔弱許多。

  丁浩懂事後已不再相信老人的話語,也不認為森林深處存在神仙鬼怪。但他卻相信這片森林的確有一些神秘之處,也相信自己有一天終能完全的去征服它,這是每個山河村獵人的夢想,但這片森林卻沒給任何獵人這個圓夢的機會!它像一個匍匐在此張開巨口的魔物,不斷的吞食著一個又一個的最優秀的獵人!

  丁浩是被老獵人張成在森林中發現的,張成本來打了幾個獐子就準備回村了,在路上發現了還是嬰兒的丁浩,簡陋的竹籃裡丁浩不哭也不鬧,睜著黑亮的大眼前看著張成。竹籃疑是匆忙編製而成,竹尖都沒經過打磨處理,張成害怕那些竹尖會扎到嬰兒,只猶豫了一下就把嬰兒抱在了自己的懷裡,嬰兒身上包著一個大紅肚兜,脖子上了掛了塊翠綠的玉牌,玉牌上刻了丁浩兩字。張成以為丁浩的父母就在附近,只是有事離開了,所以他就抱著丁浩守在哪裡等他的父母來找到了,可到了天黑還是連人影都沒見到。張成就把他抱了回家,以後的幾天張成都是一早就抱著丁浩在此等待他的父母,接連沒有發現他的父母過來找他,張成就收養了他,用玉牌上的名字叫他丁浩,教他打獵的技巧,直到丁浩在十三歲時張成在森林中被老虎咬死為止!

  山裡的孩子早熟的很,丁浩很小的時候就跟著張成在森林裡打獵了,在打獵上丁浩展現了驚人的天賦,機智,堅韌,勇敢,冷靜,獵人的品質他彷彿天生就具備,而對打獵技巧的掌握上也遠遠的將同齡人給拋在身後,村裡所有的獵人都相信丁浩長大後一定是山河村最優秀的獵人。

  兩年前,當丁浩揹著一匹老虎回到村裡的時候向大家證明了這點了,將近一米九的身高,全身每一塊肌肉都充滿了爆炸般的力量,在速度與力量上村裡已經沒有一個人能比的上他。濃眉大眼,國字臉上每一塊角落都稜角分明,雖說只有十八歲,但混身上下已經充滿了男人的陽剛美!

  丁浩已經不記的自己是第幾次來到這裡了,這片地域離村裡已經很遠了,如果現在不回村今天就別想回到村裡了,而且再往前走就完全不是他所熟悉的森林了,那正是黑風森林中傳說最多的地方,也是最危險與神秘的地方。

  以前的很多次他都是在這裡停下了探索的腳步,一方面是感覺自己還沒成為山河村最優秀的獵人,沒做好準備。另一方面是心裡還有牽掛,覺得自己沒有完全報答好山河村村民對他的養育之恩。但現在這兩點已經不能成為束縛他的條件了,當一匹匹最危險的猛虎被他獵殺,他已經感覺不到什麼能對他產生威脅了,另一方面他不知疲憊的捕獵,堆積如山的獵物為村民換回了足夠多的銀兩,村民這幾年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無需為生計而愁了。

  檢查一下背上的三筒箭和那把陪了自己五年的弓,又拔出了這把剛買的上好的獵刀,丁浩終於不再憂鬱,邁出了生命中最關鍵的一步。

  已經走了有兩個時辰了,天空中的太陽早已變成了一彎明月,藉著月光,丁浩的視線並不受太大影響,蟲鳴聲越來越弱,微不可聞,寂靜的有點奇怪。多年的狩獵經驗讓丁浩覺得定會有不尋常的事情將會發生,腳步逐漸放慢了下來,一路上小型溫和的動物漸漸稀少,入眼的都是一些食肉類的動物,野豬,獨狼,豹子,這些平時不太容易見到動物卻不斷的在視線裡出現,丁浩刻意的隱藏了自己,一路上並未引起這些動物的注意。

  蟲鳴聲已完全停止了,寂靜的有點匪夷所思了,丁浩腳步愈加緩慢了,踩著厚厚的腐葉層發出的吱吱聲在寂靜的森林中異常刺耳。突然一奔跑聲在他耳中響起,聲音由小至大逐漸接近,是老虎!丁浩眼睛微瞇,一縷寒芒一閃而逝,多年的經驗讓他能很快的判斷出是老虎奔跑的聲音,但奇怪的是他只聽到老虎跑動時的聲音,但是未聽到另外的動物奔跑聲,正常情況下了如果是老虎捕獵,按奔跑聲與自己的方向來看,被捕獵物的奔跑聲自己不會聽不到,對於這點丁浩有絕對的自信!如果不是捕獵,那是什麼能讓老虎全力的奔跑,丁浩有點不解。正在疑惑中,另外一個聲音又在耳邊出現,這是一種皮與土摩擦的聲音,是蛇?不像,蟒蛇的摩擦力都沒這麼大,那是什麼,丁浩判斷不出,但是這聲音卻讓他得到了另外一個驚人的判斷:這老虎在全力逃跑!它在躲避後面的動物!

  丁浩從不認為森林裡有讓老虎如此害怕的動物,隨著聲音不斷的接近丁浩判斷出老虎是在劫難逃了,它竟然比老虎跑的還要快!此時丁浩開始考慮起自己的安危,能讓老虎都如此玩命逃跑的動物絕不是他能輕易對付的,下意識的,眼睛一閃找到一個最高的大樹,如野猿般敏捷的爬了上去。這時才鬆了口氣,除了能飛的其它動物基本上不能對他構成威脅了。

  站在樹上,藉著月光視野更加寬闊了,來了,伴隨著這只巨大野獸的出現,地面上捲起了一陣旋風。它的花色皮毛像幻影一般飄忽而來。虎長三米左右,虎尾也有一米長,看那有三百公斤的體重就知道是一雄性成年虎,而此時它卻發了瘋的奔跑,不是捕食,而只是為了生存而逃跑,現在丁浩更加好奇追逐它的到底是和動物了!近了,在它的身後是一陣更大的旋風,旋風中夾雜著塵土與樹葉,不甚清楚。一個呼吸的間隔,老虎從丁浩的樹前呼嘯而過,而這時丁浩也終於看清了追逐它的到底是什麼動物了!

  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時他開始慶幸剛剛自己爬樹的果斷!只見一似蟒非蟒似蛇非蛇頭生雙角背長兩翅的怪物出現在視野了,這怪物暗紫色的眼珠大如拳頭,全長有八米左右,身粗如桶,渾身長滿厚厚的鱗片,長開的大口中有幾排錐型牙齒,光看那堅硬程度,丁浩就絲毫不敢懷疑它具有極大的殺傷力,怪物還在幾丈外,但它口中的腥味已撲鼻而來,丁浩只是聞到少許就覺得胸口有些沉悶,立刻閉住了呼吸,心裡暗叫僥倖,沒想到它口中的腥味都有此毒性。

  這怪物當然不會知道頭頂的大樹上還有另外的獵物,也從丁浩面前呼嘯而過,但它的旋風帶起的枯枝和泥土已短暫的模糊了丁浩的視線,此時一聲悲鳴的虎嘯聲宣告了這場追逐戰的結束,當丁浩再向聲音的方向望去發現,發現老虎已經無聲的倒下了,光看那虎軀不自然的歪曲就可以肯定活著的老虎是絕對擺不出來的。

  這時丁浩已經開始考慮是否需要靠近點來觀察,但這個想法立刻被否決了,他想到了被那怪物發現後的後果,光看樣子就知道這怪物性情殘暴絕對嗜殺,看了看它哪厚厚的鱗片,丁浩開始懷疑自己的弓箭能不能對它產生殺傷力了,而它那小山般的體積讓丁浩對自己的力量也沒絲毫自信,更何況它還有巨毒!丁浩很快的得出了結論,這絕對不是自己能對付的了,保持原位絕對是最明智的做法。

  片刻的猶豫,再望向那怪物時發現老虎已經有三分之一被吞食了,怪物吞食的速度讓丁浩懷疑它是否是沒經過咀嚼而直接嚥下的,而它接下來一口將老虎脖子咬斷的動作馬上打消了丁浩的疑惑,再也不敢懷疑它牙齒的銳利程度了!一盞茶的功夫,老虎已被啃食乾淨,剩下的只有支離破碎的虎皮和滿地的殘骨!沒吃飽似的,暗紫色的眼睛四下閃動,彷彿要尋找下一個獵物。

  沒有任何預兆的,一聲尖細的鳥鳴突的在丁浩耳邊響起,怪物暗紫色的眼睛一閃,開始亡命般的往來路而返,竟然還有讓它也害怕的東西!丁浩突然愣了。


★☆★☆★☆★☆★☆★☆★☆★
第二章 相鬥

  順著鳥鳴的來源,丁浩在左上角發現一黑點,初看只當是一小塊黑雲,片刻後逐漸接近,鳥鳴聲越來越急促,在寂靜的是森林中現在的異常刺耳,再看時發現黑雲擴大了十倍不止,原來是一金色巨雕,不過奇怪的是此雕眼睛卻是深紅,在夜晚的森林像兩團鬼火在飄蕩,不過最奇怪的是這雕的頭上也生了一角,而且有四對爪子,雙翼大張竟有十米長,從空中俯衝而下連月光都像給遮住了,這是什麼雕!

  很顯然巨雕的目標就是剛剛的怪物,巨雕的飛行速度顯然比怪物奔跑速度來的快,雖然開始時兩者還有點距離,但只是片刻就已接近了,兩者的距離離丁浩已經有些遙遠,視線中已經看的不甚清楚,沒再憂鬱,丁浩下樹隨著怪物去時的痕跡追綜而去。

  不再刻意的放緩腳步,半個時辰後丁浩已經聽到了巨大的撞擊聲,其間夾雜著鳥鳴與絲絲聲,丁浩腳步稍緩,跟著聲音小心的接近,視線裡首先出現了巨雕在空中盤旋的姿勢,而雙角蟒怪隨著巨雕也在不斷的變換著自己的姿勢,始終用它的頭牢牢的對著巨雕的頭,巨雕在空中不斷的變換動作在尋找著最加的攻擊時機,巨雕再又一次的飛旋後轉到一棵參天大樹的後面,大樹遮住了蟒怪的視線,暗紫色的眼睛出現了短暫的失神,像在奇怪巨雕的去向,而下一刻巨雕已出現在蟒怪的腦後,四對金色的爪子如鐵勾般呼嘯著朝蟒怪的腦後襲來,這時蟒怪頭還未調轉過來,生生受此一擊,發出了似蛇非蛇似蟲非蟲的奇怪尖叫聲,蟒怪腦後的鱗片已經被抓裂了幾片,流出深色的血液,它的兩對翅膀也在向著巨雕不斷撲閃,只是卻沒有飛行的能力,只是不斷的發出刺耳的尖聲鳴叫。巨雕也不斷的以鳥鳴回應,只是蟒怪吃了虧,更加的謹慎,巨雕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下手時機了!

  巨雕饒著蟒怪盤旋,蟒怪也隨著巨雕不斷的變換身體,這樣僵持了片刻,蟒怪似不願再做停留,朝著一個方向而飛速而去,速度竟然比剛剛快了少許,巨雕發出一聲尖利的鳥鳴朝蟒怪追去,丁浩也小心的跟了上去。再次看到兩物的時候發現巨雕盤旋在一幽黑的山洞上,而蟒怪拚命的想往裡沖,巨雕是不斷的阻止它的進入。

  山洞寬兩米左右,應該是蟒怪的硒息之處,只要進入此洞,它就安全了,巨雕受體積所限是進不去的。兩怪再次形成僵持狀態,此時山洞中響起了幾聲和蟒怪一樣奇怪的尖叫聲,只是音量弱了許多,然後發出更弱的嗚嗚聲,像是嬰兒啼哭時被人拿布蒙住了口一樣,僵持再次打破,蟒怪突然變的狂爆起來,完全不再顧及天空中盤旋的巨雕,往山洞急弛而去,巨雕等待許久的時機終於來臨,一聲尖利的鳥鳴幾乎撕裂了丁浩的耳膜,四爪朝著蟒怪的腦門抓來,蟒怪似完全忘記了巨雕的威脅,依然朝著山洞急弛,在離山洞還有兩長遠的時候巨雕的四爪也終於抓在了蟒怪的腦後,正是上次被抓過的地方。

  但這次巨雕卻沒像上次那樣抓過就放爪,而是開始使用它那鐵勾一般的爪子撕扯著蟒怪的後腦,更多的血液滲了出來,狂爆的蟒怪用它那水桶般的身體不斷的拍打著巨雕,但身體還是緩慢的超著山洞匍匐,這時巨雕已經把蟒怪的後腦撕開一道幾十里面的大口,這時丁浩發現蟒怪後腦的傷口一道暗紫色的紅芒一閃而似,藉著這道紅芒丁浩發現光線傷口裡的一顆龍眼大小的珠子。

  而這時蟒怪迴光返照般蟒尾很很地拍打在巨雕身上,而巨雕也被這一下重擊給拍打的鬆掉了四雙鐵爪,甚至在空中出現了短暫了失衡現象,用力的揮了幾下雙翼才能重新保持平衡,開始打算再次進攻,但這時蟒怪的身體已經完全的鑽入了洞裡。

  巨雕在空中無可奈何的盤旋著,此時洞內卻出來一聲老者的怒吼聲:「孽障,你敢!」!丁浩猛的一驚,洞內竟然有人!接著洞中不斷的傳來打鬥撞擊聲,間或夾雜著老者的呵氣聲和蟒怪的絲絲聲,幾個呼吸後洞內又恢復安靜,巨雕也拍打著翅膀向空中飛去,直至成為一個黑點消逝不見。

  一切重新平靜了下來,如果不是地面上打鬥的痕跡還在,丁浩都開始懷疑剛剛這些事情是否真實的發生過,剛剛所看聽到的一切對他來說都太過匪夷所思,與他日常的認知存在極大的差異。

  丁浩對洞內發生的事情產生了極大的好奇,開始考慮自己是否需要進去仔細探察一番,但剛剛打鬥場面讓他感到心有餘悸,無論是兩怪的爭鬥還是洞內老者和蟒怪的爭鬥聲都讓他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又小心的觀察了一番,丁浩確定了洞內完全沒了絲毫動靜,手中緊握著新買的獵刀,小心翼翼的往山洞口靠近,到了洞口遲疑一下,又豎耳傾聽一番,繼續往洞內邁進,剛進洞時丁浩的眼中完全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摸索著了走了十幾步前方出現了柔軟的亮光,亮光來至洞頂一顆核桃大的珠子,藉著珠子的亮光,丁浩看清楚了洞內的情形,洞裡並未像洞口那麼狹窄,相反洞裡有十幾長的寬闊空間,蟒怪躺在左邊,頭部後仰斜窩著,蟒頸下一兩尺大的口子猶在流著深紅色的血液,看樣子已死了一會,而在右邊盤坐著的大概是那老者,只是此刻老者全身被像被一片黑霧給蒙住,樣貌不甚清晰,老者邊上有一物,看其形狀完全是一縮小版蟒怪,只有一米左右,全身被五張刻滿鬼頭的符紙給帖著,不知生死!

  丁浩走向蟒怪,剛剛在洞口曾看到蟒怪的後腦有一顆暗紫色會發光的龍眼大小的珠子,丁浩尤其好奇,到了蟒怪跟前才發現此怪頭比自己的大了兩倍不至,蟒怪腦後的傷口大開著,亦是血流不至,將獵刀放入旋了幾下將傷口開的更大,已經能看到暗紫色的珠子,剛剛拿到手中一股妖異的肉香味撲鼻而來,與整個洞內的血腥味形成極大的發差,珠子一到手中就彷彿與手中的血脈產生相連,竟迎合著自己的心跳聲一下下的膨脹起來,讓丁浩產生了此珠子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錯覺。妖異的肉香吻不斷的誘惑著丁浩的嗅覺神經。

  「應該是能吃的吧」,丁浩這樣想,下一刻珠子已經被他放入了口中,進入肚子裡面後丁浩並未感覺有何不適之處,只是覺得身體有些熱,此時乃是盛夏身體熱也並未感覺有和奇特之處,慢慢的丁浩開始知道不妥了,身體的熱度在逐漸的加大,彷彿身體裡有一個火爐,而這火爐還再不斷的加熱中,此時丁浩的衣服已完全被汗水給濕透了,像穿著衣服剛從河裡爬出來似的,熱量沒任何截至的跡象,還在不斷的增大,丁浩全身的肌肉都糾結在一起,肌肉裡的大動脈在一下下的跳動著,全身上下發出了暗紫色的淡淡光芒,忍受不住的丁浩發出一聲聲野獸般的咆哮聲,血管不斷的抖動像隨時都會爆裂開似的,整個人在地上不停的翻滾,用拳,頭,腳,身體的每一部分撞擊著洞內的巖壁,好似如此能降低身體裡面的熱量似的。此時的丁浩已完全注意不到他對面的老者亦有了變化!

  老者周圍的黑霧突然在緩慢的變淡,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黑霧是被老者身體給緩慢的吸收了似的,老者的面貌清晰可見,五旬上下樣子,但頭髮依然黑亮如絲,即使盤坐也能感覺老者身體異常雄偉,黝黑色的皮膚讓他像和黑暗融為了一體,身上披了件不知什麼材料做成的黑袍,頸身帶了條全骨項鏈,緊閉的眼皮抖動不至,樣子異常急噪!

  這是丁浩這麼多年所遇到的最大的痛楚了,一波波的更大的熱量不斷衝擊著他身體裡的每一個神經,在丁浩即將昏死時發現熱量終於開始緩慢減弱,半個時辰後熱量完全消退,此時丁浩如一個頻臨死亡的野獸般渾身上下皮開肉裂,大口的喘著氣,此時丁浩感覺渾身上下的力量都在剛剛被流逝耗盡了!

  當他能動第一根手指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力量在飛速的恢復,這種速度快的讓他無法理解,剛剛身體的傷口也彷彿不在那麼疼痛了!當手能再次拿起獵刀時他站了起來,重新打量一下四周,沒有什麼變化,除了老者身體左右的黑霧已稀薄的快要飄散,這時他也看到了老者的面孔,沒有理由的丁浩覺得老者對自己產生了威脅,看他渾身的裝扮也絕非善類,丁浩也非善類,而且對自己的直覺也有相當大的自信,既然對自己產生了威脅就要在還沒成為事實前就將此可能扼殺,這絕對是最明智的做法!

  丁浩總感覺老者身邊的黑霧完全消逝的時候就是他活動的時候,而現在黑霧愈加稀薄了,不再遲疑,毫無預兆的,丁浩雙腿驟然發力,下一刻獵刀已出現在老者面前三尺處,雙手持刀全力下劈,雖然還沒恢復體力的最佳狀態,但丁浩也敢肯定老者在這一擊也必定喪命當場!突然老者睜開了眼睛,眼珠竟是翠綠色,丁浩一驚,下意思的兩手停頓了一刻,剛想劈下時卻發現雙手腕被一黑色的大手給牢牢的抓住了,絲毫動彈不得,手腕被抓的骨骼欲裂!


★☆★☆★☆★☆★☆★☆★☆★
第三章 拜師

  「小子,你我素不相識,無怨無仇,為何對老夫下此毒手,年紀輕輕卻如此心狠手辣!」老者盯著丁浩陰沉沉的說,柔弱的珠光下那雙翠綠色的眼睛說不出的詭異。

  丁浩雖然雙手被抓疼痛異常,但神色卻絲毫不亂,眼神冷酷異常。「深更半夜,荒山野嶺,閣下出沒與此行綜詭秘,渾身黑霧,誰知你是人是鬼,如是鬼怪,我豈不要落入你毒手,當然要先下手為強!」丁浩平靜的說,眼睛卻死死盯住老者,以防老者再有行動。

  「笑話!那照你所說你半夜三更又為何出沒與此,老夫行蹤詭秘?你不也是如此,渾身黑霧就把老夫歸為鬼類,未免太過獨斷吧。」老者不怒發笑,雙手的力道大了許多,丁浩的手腕感覺像被兩個鐵勾給扣住了,血液的流通都彷彿被截斷。

  「我乃附近獵人,追逐獵物迷路與此,聽到洞內聲響過來瞧瞧而已,閣下又是為何事而來?前輩可否放開雙手,我既然知你是人非鬼,自然不會再傷害與你!」丁浩思考下,緩緩說來。

  「好狡猾的小子,不過放開你又能如何,憑你一介凡夫能傷害與我,未免可笑!」說著鬆開了手,綠悠悠的眼睛盯著丁浩不斷亂轉,思考著什麼。丁浩離開老者一段距離,緩緩揉著手腕活動血液,眼睛望著出口,但注意力卻一直放在老者身上,以放不測!

  片刻後老者像是思考完做了什麼決定,從盤坐姿勢站了起來,站起來後身體異常高大,比起丁浩也只是矮了少許,走起路來虎虎上威,完全沒有他這年齡段應有的蹣跚,看他手上皮膚也無皺褶,黑亮光滑異常,肌肉發達有力,看身體正值壯年,絕不似五旬老者應有的狀態!

  到了丁浩面前五尺處,雙眼死死盯著丁浩,「你可願拜我為師?」語氣異常嚴肅,隨著他的靠近,一股龐大的壓力撲面而來,丁浩覺得周圍的空間彷彿被突然凝固了,甚至感覺不到空氣的流動,這是股死亡的氣息,丁浩覺的自己猶如待宰的羔羊,沒任何反抗的機會!這是一種怎樣的力量,完全超出了丁浩的想像!

  這是一種靈魂的恐懼,心臟的跳動比平時快了許多,咚咚聲清晰可聞!「你能教給我什麼?我需要做什麼?」丁浩回答聲還算平靜。身上的壓力驟然消逝,彷彿剛剛的一切都是丁浩自身的錯覺,但丁浩卻肯定絕對不是錯覺,心臟的跳動還沒完全恢復正常。

  這時丁浩發現老者的眼睛已經是正常的黑褐色,突然覺得老者身上的危險氣息弱了許多,「我可以讓你飛天遁地,雖然不敢包你長生不老,但可讓你比現在的壽命多十倍不止,讓你得到想像不到的力量!這個世界有許多你想像不到的事情,看你年紀輕輕卻冷酷異常,心狠手辣,不入我們魔道實在是可惜,而你本來就身體強壯骨骼也是上層,另外你剛剛吞食之物乃是八翅紫蟒的兩千年內丹,八翅紫蟒是天地間一等一的靈物,乃上古時期洪荒異種,連我們修道人見上一面都是不易,此物性情殘暴,極其嗜殺,而且全身皆毒,連我們修道中人遇上,如果不是頂尖高手都要退避三捨,成熟的八翅紫蟒的能力更是恐怖,飛天遁地,上至青冥,下至九幽都是輕而易舉,這條八翅紫蟒雖說只有兩千年道行,但內丹也決不是你一個普通人能承受的起的,八翅紫蟒乃極毒極熱之物,內丹無毒極熱,剛剛已發作過一次,滋味如何你自己嘗過,普通人按說應早已全身精血枯竭死去,你小子到是挺了過來,實屬異類,但你不要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以後每隔三天發作一次,並且一次比一次厲害,至到九九八十一次方可停下,你每挺過一次,身體就會得到少許好處,如果能挺到八十一次,那你得到的好處將難以估量,如果沒有我的幫助下次發作時就是你的死期,言盡如此,拜不拜師由你決定?」

  老者前幾句話說的丁浩心血澎湃,到了後來卻越來越涼,雖不知老者所說是真是假,但看老者神色與敘述的流利程度,都讓丁浩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心中剛決定就立刻行動,撲通!丁浩跪在老者面前,咚咚咚,連磕了三個響頭,「丁浩願拜前輩為師,終身不離不棄,如違此誓,天誅地滅!」,丁浩雖在山里長大,但在村裡的私塾裡還是讀過多認識字的,這幾句話說的相當流利,不過是否真心就只他自己知道了!

  「好,你先起來,既然你已拜我為師,有些事情就必須讓你知道,我們師門叫無極魔宗,專修魔道法門,本門共四代弟子,門主李南天和四大長老為第一代,四長老分別為張橫,李正飛,王全德,馬風,我從師馬風,姓陳名嶺,乃二代弟子,第三四代的我先不多做介紹,到了山門再做細說,世上修道者分正道與魔道,目的都是為了飛升,修正道者入仙界,修魔道者入魔界,無論修道修魔都是逆天行為,修練到極至終要飛升,而飛升前都有一天劫,渡過這劫就飛升仙界魔界,渡不過則魂飛魄散!修道修魔本質並無區別,只是方法不同而已,無論修真修魔都要分為十三個階段:煉氣期,胎息期,旋照期,辟谷期,開光期,融合期,心動期,元嬰期,出竅期,分神期,合體期,渡劫期,大乘期。煉氣期,胎息期,旋照期這三期修真界做為一期,是真正向修真界邁進的基礎,辟谷期後每期又可分為前中後三期,聽到這裡你應該知道修真個漫長的過程,不要以為修真者只有天劫的危險,每一期的過度都充滿危險,一個不慎輕者走火入魔功虧一簣,重者當場慘死乃至魂飛魄散、、、、、」陳嶺至到外面的天微微亮後才發現自己已經講了有三四個時辰了,修真者有近無限的壽命,對時間的概念相對淡薄,丁浩卻只是普通人,但陳嶺卻發現丁浩聽了許久都無分毫不耐,相反還興趣勃勃的不時問上兩句,陳嶺心中暗暗點頭,相當滿意丁浩的表現!

  「師傅那你到此到底所為何事,不是閒的發慌到此蟒洞採集天地靈氣吧?「由於已經開始熟悉,而丁浩也知道以後要和他朝夕相處,所以口氣已不在如開始般那麼淡然冷漠了,丁浩一直都在森林中打獵為生,也算是滿手血腥,不過獵殺的都是動物而已,雖然丁浩平時冷漠基本不說什麼廢話,看起來比同齡人成熟一些,但他依然只是個十八歲的孩子,改變不了一些少年的天性。

  「放屁,誰閒的發慌會到此採集天地靈氣,我是一年多前在此處發現的八翅紫蟒的,這只八翅紫蟒雖只有兩翅也不是我能對付了的,但當時八翅紫蟒卻即將分娩,分娩後的能力將會大大的削弱,我也能尋覓機會將小八翅紫蟒奪走,這一年多來我一直在等待時機,發現這八翅紫蟒經常與一巨雕相鬥,這巨雕也是一異種,但像是被人眷養,這八翅紫蟒雖然只進化到兩翅但與此巨雕相鬥已不落下風,只是前段時間八翅紫蟒即將分娩才不再與巨雕相鬥,七天前我發現八翅紫蟒進洞後就沒出來覓食,就確定它躲在洞內分娩,等它分娩後出來再次覓食物時身體虛弱絕不是巨雕的對手,而我也可趁機將小八翅紫蟒奪走,那知最後要離開時小八翅紫蟒發出尖叫,提前將八翅紫蟒引進洞入,還好當時它已經受了重傷,我才能將其擊斃,但我也中了它的巨毒,還好我早有準備,依靠解毒丹也花了一個時辰才把毒性逼了,千算完算也沒想到辛苦了一年卻便宜了你小子,讓你把八翅紫蟒的內丹給吃了,才解完毒就發現你小子膽大包天竟然想取我性命,真是豈有此理!「丁浩沒有半分尷尬嘿嘿直笑。

  「好了,這邊事情已了收拾一下準備回山吧,這把飛劍給你,那獵刀仍了吧,這飛劍雖然品質較差,但也是黃金提煉的金精混合泊金,玄鐵打造而成,比你那破刀不知鋒利多少,你去用它把八翅紫蟒頭上的雙角,雙眼,牙齒,鱗片給我剝下來!「陳嶺吩咐道。

  將飛劍拿在手裡,丁浩愛不釋手的把玩起來,比獵刀重了近一倍,通體發出白金色淡光,劍柄不知用何木做成,深黑的木材發出淡淡的檀木香味,看樣子也是價值不菲,修道者還真是銀兩充足啊,光這把飛劍的成本怕都不下千金吧!丁浩不禁感慨修道者真是有銀子啊。

  用了近半個時辰的時間丁浩才將陳嶺吩咐的物件從八翅紫蟒剔除處,這時他才知道陳嶺所言非虛,這把飛劍絕對是自己用過的最好的武器了!沒過多久陳嶺就將戰利品收拾乾淨,丁誥此時已經知道修真者有所謂的儲物袋,儲物戒指存放物品,陳嶺所用的儲物袋在修真界相對普通,而儲物戒指就比較稀少了,一般佩戴了儲物戒指的人,或者道行較高,或者後台夠硬,並非每個修真者都有機會得到的!

  陳嶺拿了一較小的儲物袋遞給丁浩,「儲物袋的用法我剛已經講過,八翅紫蟒肉我也打了道玄冰符,可保它不會腐爛,你將八翅紫蟒肉裝入儲物袋給我每天餵養小八翅紫蟒,由於八翅紫蟒的內丹被你所吞食,所以小八翅紫蟒會依靠動物的本行把你當成它的親人,由你來餵養是再好不過了,記住無論何時都不要將小八翅紫蟒放與修道者面前,人性貪婪,這種天地奇獸給修道者發現必會出手搶奪,別到時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儲物袋是修道者最基本的物品,剛剛的用法陳嶺也交代過,只要拿起物品集中精神想像中就物品防入即可,毫不費力的把一塊塊的八翅紫蟒肉放入了儲物袋,這時才發現這小小的儲物袋裡面卻比這山洞的空間還大了三四倍,心中不尤更感歎修道者的神奇,也越發堅定了自己的修道決心!


★☆★☆★☆★☆★☆★☆★☆★
第四章 回山

  師徒二人將戰利品收拾乾淨,打算回無極魔宗,陳嶺現在是元嬰中期的修為,借助飛劍勉強帶著丁浩飛行,但也有些吃力,速度自然不快,即使如此也讓丁浩眼界大開,感覺前所未有的驚奇,修魔的決心又堅定了許多。

  丁浩此時已知自己處在一叫天玄的球形物體上,球體上陸地只占三分只一,其餘為海,陸地上主要分東南西北四大塊,四塊最大的陸地被海分割,其它小塊的陸地不計其數。而無極魔宗的山門在西大陸的斷魂山上,而斷魂山上也並非只有無極魔宗一家修真門派,西大陸名山大川雖多,靈氣充沛適合修道的也只在少數,修真門派大大小小卻有數千家,僧多米少的爭奪場面時刻都在上演。斷魂山上最大的門派是煉獄魔門,與長恨山的天殺魔宮,黑雲山的劍魔宮並稱西大陸的三大魔門聖地,每個門派都弟子上千,高手如雲,幾千年來都一直聳立在魔門的至高點。

  斷魂山除了煉獄魔門外另有陰陽和合宗,血煞宗,黑魔宗,嗜魂宗,符咒宗五個門派,連同無極魔宗在內都是依附與煉獄魔門才能在斷魂山修魔,每隔百年都必需向煉獄魔宗進貢一些靈石,天才異寶,煉器材料之類才能獲得在斷魂山生存的權利!在此幾宗中又以陰陽和合宗,血煞宗稍強,黑魔宗,嗜魂宗,符咒宗次之,無極魔宗最弱。

  其它幾個宗派門人都有了一個分神中期高手,數個分神初期的高手,而無極魔宗修為最高的門主李天南才剛剛渡過出竅後期,進入分神初期,四個長老都還只在出竅後期,比起其它幾宗實力弱了太多!整個門派的人數還只停留在十位數,其它幾宗都是百位數,陰陽和合宗甚至有五百多人,由於實力實在太差,無極魔宗在斷魂山上行事都是小心翼翼,一個不甚都可能導致滅門之災,魔道中人行事,本就不講是非,只看道行,因此無極魔宗門人都異常低調,門主李南天也是整天閉關,不問是非,似是逃避,不願自取其辱,更是反覆叮囑門人要刻苦修煉,不要招惹是非,以免為本門招來彌天大禍!

  無極魔宗內。眾人的房屋建築都聚在一起,最大最氣派的是主殿無極殿,不過因為人數太少,屋反比人多,每個人都獨居一室,就連新來的丁浩也有了一間。建築的後面有一深潭,即使夏天站在潭邊都感寒氣四散,寒氣與空氣在潭面交融形成的水霧三尺多高,漂漂渺渺,倒有幾分修道氣派,深潭後是一小山峰,山峰中間百十來個山洞給門人修魔時使用,單論居住條件丁浩已極感滿意,只是門人本就不多,而大家更是修煉為主,顯得異常冷清。

  一路走來也只遇到兩個二代的師叔,七個三代弟子。幾人看他的眼光都相當奇怪,而一三代弟子的低聲驚訝,更讓丁浩有種誤入賊船的感覺,「二十五年來,終於又有新的弟子加入了!」這句話讓丁浩聽了總覺不對。

  陳嶺從一王姓師叔處得知馬風已經出關,就帶丁浩去拜見,馬風高只有一米六五左右,面容枯瘦,滿頭黑髮亂蓬蓬的披在肩上,穿一灰色長袍,凸起的額頭配上一雙瞇瞇眼、面無表情的方臉搭上一對招風耳,確有點「瘋」范!聽說陳嶺收了丁浩為徒,面無表情的方臉到了幾分顏色,而當陳嶺拿出幾片八翅紫蟒的鱗片遞與他時,半瞇的雙眼突然亮起,抓著鱗片的枯爪雙手因情緒激動輕微顫抖,「你是如何得到此物,可還有其它東西,老實道來?」聲音又尖有細,猶如夜鷹啼哭,令人耳膜難受。陳嶺一口咬定自己只是遊歷中偶然得到,並無他物,只有這就幾個鱗片。

  馬風看了一會後直接將鱗片收入儲物袋,「你明知此物的珍貴之處都肯拿來與我,念在你有此孝心,我也自然不會少不了你的好處,這個玉簡給你,裡面是無極魔功出竅期的修煉方法,另有三道符咒的製作和使用方法,這個玉石也一併給你,裡面的靈氣足夠你十年修煉使用了,你這剛收的徒弟骨骼不錯,本宗已很久沒新的弟子加入了,你可要好生調教才對!」陳嶺連連稱是,確認再也從馬風處撈不到什麼好處後就帶著丁浩告退了。

  陳嶺將丁浩帶回住處後就遞了一玉簡給他,裡面有無極魔功煉氣期到心動期的修煉方法,將入門修煉方法簡單的講了一下後,就說修煉法門無好壞之分,道行的精進看各人天賦與機緣云云,但丁浩卻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了心虛的意味!總感覺無極魔功並非上好的修魔功法。

  丁浩本想將馬風賜予陳嶺的玉石討來借助修煉,仔細一想自己身體裡面的八翅紫蟒的內丹所提供的靈力已遠遠足夠自己的修煉補給了,就沒再提起。只是自己雖然讀了幾年私塾,但當時卻覺無用,並未認真鑽研,現在修煉的功法是有了,但字卻認識不多,認識的幾個字串在一起看,更覺艱澀難懂,此時才知自己修道的基礎還欠缺太多,而看陳嶺的表情,也不像是有耐性的良師,才問了幾句就讓他自己到丁浩去書房自己查資料理解,真不知是不耐還是他也也不甚懂,只是反覆叮囑要好好修道,說修道也是悟道,讓丁浩自己領悟!

  丁浩本非多言之人,就沒再多說,也免得陳嶺難堪,既然已知自己的不足之處,丁浩自然會盡力彌補,直接朝藏書房而去,藏書樓只有一三代弟子看守,在門口丁浩看到他眼皮緊閉,盤膝而坐,不知是修煉還時在睡覺,聽到丁浩進來的聲音也只睜眼瞥了一眼,然後繼續打坐,彷彿丁浩不存在,丁浩也不知其姓名,更懶的去問。經直朝裡走去,一般修道門派藏書房都必不可少,存放一些修真常識的書籍,基本的一些修真功法,最高深的功法卻不會存放於此,都是代代口述,即使如此,藏書房也不是一般人能隨便進入的,但無極魔宗對書房看護管理好像並不在意。無極魔宗雖只是二流修真門派,但藏書房的書籍也是數以千計,不知是否無極魔宗高級功法太少的緣故,裡面的藏書多以基礎修真書籍為主,以最基本的驅蟲符的製造與使用方法來說其它門派一般只有一本書來介紹,多一點的也只有兩三種,但在此丁浩卻發現有七種製造方法,丁浩覺得可能是中高級功法太少,如果整個藏書書只放了十來本書籍不太好看,就多找了些亂七八糟基礎書籍過來湊個數吧。

  丁浩先不急去看這些修真基礎功法,反而找了本字典來翻,剛入門的修真者並非只有丁浩不太識字,因此藏書房也準備了些最基本東西供此類人物學習!借助字典丁浩將玉簡裡面煉氣期,胎息期,旋照期三期的修煉法門識別完畢,開頭總是不太難,丁浩此人記憶力雖普通,但理解能力確不凡,本來覺得艱澀難懂的詞句借助字典都已慢慢理解!然後將一些修真者的常識性書籍的內容整理一番,用三個時辰的時間將此放入自己的玉簡,就返回了自己的住所。

  盤坐床上開始整理自己的思緒,這兩天發生的每件事情在腦中都清晰可見,前天自己還只是山河村一普通獵人,今天卻進入了修真的世界,事情的發展總是出人意料,這兩天的經歷讓他大開眼界的同時,也讓他惶恐不安,這個世界的每個人都有致他於死地的能力,這種威脅讓他不安,但更多的卻是興奮,是的,是興奮,丁浩知道自己喜歡這種感覺,也許自己天身就不喜歡平庸無為吧,丁浩不禁想道。

  首先想到的是他的師傅陳嶺,丁浩根本不相信陳嶺是因為愛惜他的性命才收他為徒,魔道中人本自私自利,絕不會做此吃力而不討好的事情,八翅紫蟒在他口中既然如此珍貴,為何會放心給自己餵養,自己身上有什麼是他想要的東西,八翅紫蟒的內丹!不錯,但也不對啊,雖然自己已經吃進肚內,但也並未完全吸收,他完全可以殺死自己取到,雖然這樣功效會大減,功效大減!對了,他現在是元嬰初期,已經有了元嬰出竅重新擇體的能力,等到自己將八翅紫蟒的內丹吸收完畢,而他可以直接打散自己的魂魄,佔有這副軀體,才能得到八翅紫蟒內丹的最大功效,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吧!丁浩完全可以肯定事實絕對如此,既然想通了此點丁浩反倒不怕了,對他來說這正是自己進入修真界遇到的第一個難題,怎樣破解此關卡才是他想的!

  想了一會覺得暫時好像並未有什麼好的破解辦法,而目前最重要的也不是此事,而是如何才能盡快提高自己的實力,實力,實力,這才是自己是否能在修真界存活的最大憑證啊!

★☆★☆★☆★☆★☆★☆★☆★

[ 本帖最後由 aa0120u 於 2008-8-27 23:44 編輯 ]
  • 1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26936577 +1 一樓不是簡介嗎?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