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首頁  >  小說  >  出版言情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

[失效區]

〔言情〕不顧一切愛上你 【月光灑姻緣之一】作者:茱倩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3205 6 0
【簡介】
哎呀,月光菩薩還真是靈得嚇死人!
她才在菩薩面前許下希望找個好郎君的心願
沒多久那個滿身男子氣概的男人就出現在她面前
他不僅英勇的從豹子口中救回她一條小命
還在她落水時伸援手,免去她成為河神老婆的惡運
瞧他手藝非凡還能料理三餐,果然是好丈夫的人選
她決定不負菩薩的恩寵,主動出擊要把他拐到手
厚!破例為他洗手做羹湯,他沒一句讚美就算了
還當著她的情敵面前不客氣批評她煮的菜難吃
不怕不怕,他可是菩薩許給她的相公耶
要是他膽敢拋棄她,她定會鬧得他雞犬不寧
先佔著他妻子的寶座就不怕別的女人來搶
奇怪,在她心中是頂天立地好兒郎的親親相公
為何別人會說他曾誘惑兄嫂,做出悖德的醜事

【楔子】
草木蓊鬱的山林裡,有一條蜿蜒曲折的小徑,小徑盡頭有一座涼亭,名為拜月亭,拜月亭四方盡是雲海圍繞,亭邊供奉著一尊巨大的月光菩薩。
  白色的月光菩薩,右手持月輪,安坐在一隻白鵝上,左手則放在腰側。白色的月光菩薩,右手持月輪,安坐在一隻白鵝上,左手則放在腰側。 黑夜中,月兒給人帶來了光亮,也照拂在菩薩身上,散發出白色光芒,令人心生祥和。黑夜中,月兒給人帶來了光亮,也照拂在菩薩身上,散發出白色光芒,令人心生祥和。
  住在附近的未婚女子很喜歡到拜月亭去拜禱月神,傾訴希望遇到意中人的情懷。住在附近的未婚女子很喜歡到拜月亭去拜禱月神,傾訴希望遇到意中人的情懷。
  杭州城是一方地靈人傑的風水寶地,拜月亭就位在離杭州城不遠的山上。杭州城是一方地靈人傑的風水寶地,拜月亭就位在離杭州城不遠的山上。
  城東,有一大戶人家的千金,名喚桑采采,年方十七,天真活潑又善良,但又有一絲千金小姐的任性與嬌縱。城東,有一大戶人家的千金,名喚桑采采,年方十七,天真活潑又善良,但又有一絲千金小姐的任性與嬌縱。
  城北,有一座三合院,住在三合院裏的人家姓柳,專門織布造衣,柳老闆的千金名喚柳荷萍,同樣十七歲,溫婉美麗手又巧,會紡紗織布、打理家務。城北,有一座三合院,住在三合院裡的人家姓柳,專門織布造衣,柳老闆的千金名喚柳荷萍,同樣十七歲,溫婉美麗手又巧,會紡紗織布、打理家務。
  城中,有一家生意興隆的客棧,客棧女老闆名喚雨岑,嬌俏可愛、廚藝精湛,兼任灶房大廚的工作,是一個孤兒,芳齡十七。城中,有一家生意興隆的客棧,客棧女老闆名喚雨岑,嬌俏可愛、廚藝精湛,兼任灶房大廚的工作,是一個孤兒,芳齡十七。
  三個不同身世背景的少女,在十七歲這年,動了戀愛情懷,她們不約而同的想到拜月亭去求月光菩薩賜給她們一個好良緣。三個不同身世背景的少女,在十七歲這年,動了戀愛情懷,她們不約而同的想到拜月亭去求月光菩薩賜給她們一個好良緣。
  菩薩是否會顯靈,保佑她們如願找到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呢?菩薩是否會顯靈,保佑她們如願找到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呢?

【第一章】
杭州城東,有一幢富麗堂皇的大房子,是桑員外的宅第,說起桑家在城東是大戶人家,世代做著船運生意,經營得宜,所以歷經幾個世代以來均是富甲一方。
  而桑家不論男女,婚嫁都是煤妁之言,且以身家背景相當為依據,這也是桑家歷經幾代還能在城東站穩地位的原因之一。而桑家不論男女,婚嫁都是煤妁之言,且以身家背景相當為依據,這也是桑家歷經幾代還能在城東站穩地位的原因之一。
  桑員外育有一子二女,兒子跟在他身邊經營生意,娶了蘇州城沈氏布莊的女兒當媳婦,大女兒嫁到城南經營木材生意的魏家,兩樁婚姻都可說是門當戶對。
  桑家宅院的後院,住的是桑家小女兒桑采采,桑采采是一個天真活潑,又古靈精怪的小姑娘。
  她坐在自己房裏的床榻上,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骨碌碌的轉著。她坐在自己房裡的床榻上,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骨碌碌的轉著。
  「幫我多準備兩套衣裳。」她對丫鬟小香道。

  小香轉首一臉的為難與猶豫。小香轉首一臉的為難與猶豫。

  「小姐,你真的要這麽做?拜月亭可是在山上,要走很遠,老爺不會答應的。」 「小姐,你真的要這麽做?拜月亭可是在山上,要走很遠,老爺不會答應的。」
  「我告訴爹要到觀音廟住個三天,不會有問題的啦!」桑采采雙腳懸空晃蕩著,一副自在優閑的模樣。
  「哦 小姐,你對老爺說謊喔!」小香喊道。

  「噓!小聲點,被人聽到就不好了。」桑采采從床上跳下來,纖手放在嫣唇上,示意她小聲點。


  「小姐,你為什麽非得跑那麽遠嘛?」小香一臉的不贊同。


  「哎呀!你不懂啦!快點整理一下,記得多帶一點銀兩,知道嗎?」桑采采心中還有另一番盤算,想要趁著這次出門,好好的遊玩一下。

  「小香知道啦!」
  唉!唉! 看小姐去意如此堅決,她再多說什麽,小姐都聽不下去了。
  桑采采這才露出開心的笑容,呵呵,她聽娘身邊的大丫鬟丁兒說,月光菩薩十分靈驗,她要去求她幫她牽一條好良緣,她才不要聽爹的安排,嫁給那些虛有其表的紈絝子弟呢!
  她自己的幸福,她要靠自己來爭取。
  *** *** *** *** *** *** ***   ***
  重山凝碧、茂林滴翠,溪水長流,一條溪流逶迤繞過幽壑、淺灘,濺起層層水花,就在這明山秀水之濱,一名活潑可愛的少女站在水灣處戲水。
  她那銀鈴般清脆的笑音、白晳細嫩泛著紅暈的臉龐,那一雙富含青春誘惑力的秋波,在大自然的懷抱中,顯得多麽可愛、多麽迷人、又多麽自在。
  渾然不覺在不遠處濃密高大的樹上,有一雙冷漠卻發著亮光的男性狹長眸子正專注的凝視著她。
  「小姐,別玩了,快點上來。」小香蹙著眉道。

  昨天她們從府裏出發,住在山腳下唯一的一家客棧,今早出發,直到中午才到山上,拜了菩薩後,為了早點下山,她一直催促小姐,怎麽知道小姐又在這半山腰玩了起來。

  「小香,這水好清澈喲!你要不要一起下來玩?」桑采采反而邀約她,玩得不亦樂乎。

  「小姐,這裏是人煙稀少的半山腰,我們還是快點下山,否則遇到什麽危險就不好了。」小香像個老媽子一樣念個不停。


  桑采采粉嫩的臉龐霎時垮了下來,嘟著嘴道:「小香,人家玩得好好的,你不想下來玩就算了,幹嘛掃興嘛!」

  她一隻腳不悅的踢揚起一片水花,一副不想離開的樣子。
  「小姐,你別怪小香掃興嘛!我們主婢出門在外,要是你有個萬一,我就算有十條命也賠不起老爺啊!」小香苦口婆心。

  「好啦!別再念了,我這就上去不就好了。」桑采采一副不情願的樣子,慢慢的走上岸,但才走了兩步,就聽到小香的驚叫聲。


  「小姐,快,快點………………」小香一臉驚駭蒼白,一隻手還指著桑采采後面濺濕的大石塊。


  桑采采渾然不覺危險已逼近,聽見小香催促的聲音,不耐煩的道:「催催催,本小姐就在走路了,不然你還要我怎樣嘛?」

  「小姐,你你你的後面有豹子啦!」驚駭至極的小香見小姐還這麽優閑的樣子,不由得急喊出聲。

  桑采采一頓,聽見一聲驚人的豹吼聲,嚇得連忙轉身,發現在離自己不到三尺的大石塊上,有一隻虎視眈眈的豹子,正目不轉睛的瞪視著她。

  桑采采發現她顫抖的腳只要挪動一點,那只豹子銳利的五爪就示威性的往前抓一下,她不敢再亂動,實際上她發現自己就算想動也動不了,因為,身體僵硬得像結了凍。
  小香急得直掉淚,又不敢向前去,怕一個妄動,惹得它獸性大發,到時候小姐就慘了。
  桑采采神情鎮定,可是身體卻顫抖個不停,那雙靈動的美眸不停的轉著,急於想對策,不過腦袋卻什麽方法都沒,只有轉身就逃,才是上上之策。
  她強逼自己移動腳步,豹子卻大吼一聲,輕巧的飛撲過來,她聽見自己的驚叫聲和小香的哭喊聲和在一起,響徹雲霄。
  這時,一道藏青色欣長的身影飛掠而下,與那只豹糾纏在一起。
  桑采采停止驚叫,看著眼前驚險的一幕。
  只見那男子用手中的小刀刺入那只豹的一隻腳,豹子低吼一聲,俐落的轉身就逃,消失在濃密的山林間。
  男子見沒有危險了,轉身面對桑采采。
  桑采采一看清他的樣貌,眼睛迸射出欣賞的光芒,粗獷男性化的臉龐刻畫著歲月的痕跡,看起來十分陽剛又性格,黑色的狹長眼眸裏儘是淡漠之色,哇!好迷人的男子喔!
  那男子瞄了她一眼,從胸懷裏拿出一塊粗布將小刀上的血跡拭淨,然後把小刀收到長袖裏,轉身就要離開這裏。
  桑采采心中有一股不要他離開的衝動,她急急踩著水花,叫喚道:「公子請留步!」
  豈料那男人恍若未聞,繼續往深山走去。
  桑采采心中更急,腳步加快,但在水中步履不穩,眼看就要摔到水裏,她低叫一聲,緊閉美眸,等著濕涼的觸感襲來,沒想到身子卻落在一隻健壯的手臂裏。
  鼻子聞到乾淨、清爽的男性味道,她慢慢睜開眼,望見他淡然的眼眸裏有著一閃而逝的亮光,不由得俏臉飛來紅雲。
  「公子,謝謝你救了我,而且還是兩次。」她嬌羞的道。
  男子不置可否的挑眉沒有回應。
  桑采采心怦怦跳動著,他純男性的寬闊胸膛散發著溫熱氣息,熨燙著她的身體。
  她雙眼含羞帶怯的盯著他剛毅的臉龐,腦海卻想到用早到拜月亭拜了月光菩薩,希望她幫自己牽個好姻緣,找到一位能撼動她芳心的好郎君,沒想到才到半山腰,竟然就碰到這麽富男性氣息的男人。
  瞧他一身粗布衣裳,被陽光曬得黝黑的臉龐及肌膚,可以知道他是長期在戶外工作的男人,他和她所認識的公子哥兒不同,如此的陽剛,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很有克制力的男人。
  男人感受到手臂上的軟玉溫香,且陣陣幽香襲上口鼻,他一陣心蕩神馳,但冷然的臉龐上卻看不出他心底的波動,兩人一時忘了周遭的一切。
  「喂!你這個男人在做什麽?怎麽可以對我家小姐動手動腳的?」一陣驚惶失措後,小香見危機解除,松了口氣,但見這男人竟然抱著小姐,不禁大喝。
  聽小香這一叫,男子讓桑采采站穩後,轉身就走。
  桑采采瞪了小香一眼,「公子,等等,還沒請教大名呢?」
  男子仍是頭也不回的走往深山。
  桑采采想再跟上他,卻被小香拉住。
  「小姐,我們快點走了啦!這裏好恐怖喔!要是再跑出個什麽危險的野獸,那就慘了。」
  桑采采走到大石塊旁坐下來,接過小香遞來的手絹拭淨腳上的水漬,再穿上羅襪、繡鞋,站了起來。
  「小姐,你要去哪里啊?我們該回去了啦!」小香見桑采采踏上層層疊疊的階梯,趕緊跟上她,拉住她的手制止。

  「可是,我……」桑采采對那男人有了好感,雙腳不自覺得跟著他去。

  「小姐,要是你們有緣,自然就會再見啊!」小香跟著小姐也不是一、兩天,自然懂得小姐的心思,於是如此勸說。

  桑采采心念一轉,也好,要是他們真有緣,下次一定可以再碰面的。

  兩位主婢順著階梯往下走。
  「小姐,我們快點下山休息,明天才有精神趕路,要是行程耽擱了,老爺會擔心的。」

  「小香,你就是愛操心,到時候再說嘛!好不容易才能出來玩,我才不要這麽早就回去關在那棟大宅裏,真無趣。」桑采采皺著鼻埋怨道。


  「小姐,你都這麽說了,小香能說不好嗎?」小香無奈的道。


  桑采采高興得蹦蹦跳跳,「我就知道小香對我最好了。」

  「小姐,你小心一點啦!要是一個不小心摔到山谷裏,小香可沒那個能力救你呐!」她實在會被小姐莽撞的行為給嚇死。
  長長的階梯,另一邊是深幽無底的山谷,一個不小心就會跌下去。
「知道了啦!小香,你好囉唆喔!」桑采采揚起嘴角,不甚真心的埋怨道。
  活潑的桑采采仍是蹦蹦跳跳,絲毫沒有察覺自己所處的環境有多危險,一腳往後踩,卻踩了空,反應慢了些,就這樣掉到山谷裏。
  小香看著小姐那雙揮舞的小手消失在她眼前,只能尖叫,她趴在階梯邊緣,俯望底下一片煙霧彌漫,淚水無法克制的奔流。
  小姐怎麼這麼不小心,這下她該怎麼辦才好?
  小香向四周張望,這深山裏根本就沒什麼人,她要找誰救小姐啊?
  不管了!不管了!
  「來人呀!救命呀!救救我家小姐呀!」
  小香扯開喉嚨呼救,既尖銳又響亮的呼叫聲回蕩在這深山幽壑裏。
  「閉嘴!」

  一個冷颼颼的男性低沉嗓音讓小香張大了嘴,不敢再叫,她張大眼瞪著他,然後像是找到救星,一隻手攀著他的臂膀,哭嚷了起來。

  「公子,我家小姐掉下去了,求求你趕快救救她——
  是剛才救小姐的那個男人。
  小香不管他是不是酷著一張臉,只要有人救小姐就好了。
  男人瞄她一眼,再望瞭望下面,深邃難測的眸閃過一絲幽光,身形拔起,迅速往下一躍,很快就不見蹤影。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