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奇幻] 維風尼秘傳 作者:晨夜 (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95963 134 6
第一集 黑狼神篇(一)
一章 少年與修女 上

簡介:

當現實而冷漠的年輕劍士,碰上善良正義,偏又強勢的修女,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為著得到在外歷練的資格,為著要在外邊幫助有困難的人,善良正義的修女終於能升格至牧師,而在奇妙的命運下,年輕劍士又被她再次找麻煩?

在多神背景的維風尼大陸上,兩位與神極之有緣,不時跟神打交道的人類,終於走在一起!



人物:

艾爾.卡尼路斯:年輕而劍法高超的劍士,有著與年紀不相稱的高位實力,乖僻冷漠。

伊莉雅.艾倫希亞:出身托爾菲都市的年輕修女,在魔法方面有著相當高的天賦,個性善良而正義,不過相當倔強。

聖曆二一六年

紫石山,是一座位於洛洛村北面二十公里外的礦山,自山東邊出產的紫石亦是洛洛村的主要收入來源。

山的東面是一個又一個的礦洞入口,但山的西邊卻意外地平靜,雖說不上什麼絕頂風景之色,但花草樹木、飛禽走獸倒是並不缺少,大自然的氣息充滿其中,要以山明水秀,綠樹林蔭來形容也不為過。

而山的西邊會保有此等自然的寧靜,除卻是西邊甚少紫石礦外,就是出於洛洛村的人自發性保護。

然而,就在今天,這一向寧靜的山西邊卻發生了一件大事,一座聳立於山西一塊草坪上的石塔,本是由四、五個怪人所居,平時除採購日用品外就鮮少和村中人有所往來。

不過,今天卻有十多個礦工手拿鐵鏟、鐵鎚立於塔門之外,臉上的神色不論如何,或多或少泛出不安之色,明顯是擔心到塔內的事情。

「阿卡,那個人真是沒問題嗎?」

其中一個,也是擔憂之色最大的一個礦工問著為首的中年漢子。

「應該沒問題吧。」

阿卡雖然很想給個精神而肯定的答案,奈何自己也是半信半疑,沒有說出洩氣的話,只是嘆了一口氣就已經算他厲害。

眾人自然知道他的反應代表什麼,但也不好說什麼,默默地看著塔門……

礦工們的擔心時間,塔內也不斷傳出金鐵交擊與及人類的呼喊聲。

塔高七層,在通往第七層的大門前,有一具身穿白色半身鎧的人靠在一角,手握著一把反射著白光的騎兵劍,不過這人卻不是活,而是死的人。

只見他雙眼睜得老大,白亮的半身鎧被斬出一道缺口,直接傷及胸口,鮮血不斷從缺口的流出,把一部份的半身鎧染成鮮紅之色。

而在第七層中的大房間中,也同樣存在著死人,不單止外頭,只見一個身穿黑袍,作尋常魔法師打扮的人,由左頸處至到右腰側,被人強斬成兩半,身體的兩部份均倒於同一個血泊之中。

相對地,另一個作魔法師打扮的人的死法,要正常得多,僅在胸口處留下一道致命的傷痕,雖死而不致被分屍,只是他死時也屬於非常痛苦,這從他那沒有合起的雙眼看得出來。

「嗄、嗄……」

房間的中央是有兩具死人屍體,不過在房間的一角,倒是還有活人存在,一個手拿著法杖的魔法師,正自唸著咒文,而一個和房門外的男人作同樣戰士打扮的戰士,則是雙手握著鐵劍與一個少年糾纏著。

少年全身作麻布織成的普通裝束,藍衣綠褲,長及至腰的黑髮編為麻花辮子,右腕戴有一隻刻有獅面的護腕,無衣袖遮蓋的左手,突兀地有一條女性的杏色絲巾成蝴蝶結,縛於臂上。

樣貌清秀,雙眼大而清澈明亮,不會予人油頭粉面之感,這是一張沒有驚人之俊卻會相當耐看的面孔,額上綁有一條黑色的頭巾,倒是在他斯文的樣子中帶出一股英氣。

他手上握著的是一把半透明的青綠長劍,劍柄呈暗淡的銀色,長一米二,闊約五指的劍刃與劍柄間的劍鍔色澤一如劍柄為暗淡的銀色。

透明綠(半透明青綠簡稱)的劍刃乍看之下雖然似玻璃般,感覺實是很不真實,彷彿大力碰一下也會隨即碎裂,不過意外地,這把看似不中用的劍卻和戰士的鐵劍相互硬碰了十多下,卻是依然無損,與其玻璃般的外表絕對不同。

「躍動、跳動、鼓動,火之子民請與我合奏出爆炎的火柱,把一切也焚燬燃盡!」

和戰士纏鬥中的少年,一聽到那個魔法師的咒文完成,眉頭不禁皺了起來,暗叫不好,但細心留意的話,他的嘴是在低聲唸著什麼。

魔法師的魔法雖然是要時間才能施展,不過要是在他施展前沒有阻止他,那麼他的敵人可就要遭殃,魔法是很具破壞力的攻擊,就算一個簡單的火球也隨時可以把一個成年人弄成重傷,這不用說更高級的攻擊魔法。

「喝!」

眼看魔法已成,少年心急下輕喝一聲,大力一劍撼上鐵劍之上,把戰士震得手臂發麻,擺脫了他的糾纏,趕得及在地下爆出火柱前,向一旁閃去,結果僅是手臂被灼到一下。

少年勉勉避過了火柱後,銳利的眼神盯著戰士,一拳揮去把他擊整個身子擊往魔法師身上。

魔法師可料不及少年有此一著,走避不及下,慘當戰士的肉墊子,沒怎鍛練過的身體一撞上石牆,猛然咳出鮮血,可見此撞的威力有多大。

但二人也來不及有什麼反應前,少年已經拖著佩劍,向他們疾走過來,當身影出現在眼前時,他的佩劍狠狠地向上一揮,即把二人的身體分成兩半,了結了他們。

把劍刃上的血跡拭去,再把那些人的財物搜掠出來後,少年探頭出石牆的窗戶外,看到了礦工們還在地上,先是深吸一口氣,才叫道:「你們退後一點。」

地上的礦工聽到少年的聲音,抬頭望上第七層,隱約見他作了個要他們的後退後手勢,和旁邊的人相視了一眼隨即轟然歡呼起來,往後退上十多步。

少年見他們肯退後,就拉起了一具屍體,拋出窗外,石牆上的窗都是又長又高,要說窗,還不如說是缺口好過,拋屍體根本不成問題。

「砰」連續數聲屍被拋至地面的聲音,當礦工們看著屍體,歡呼聲再度傳出來。

少年把搜掠回來的財物,裝入一個布袋後才離開第七層,慢步往下走離這座石塔。

「呼……想不到會有意外收獲。」

把佩劍負回背上,臉上盡是疲憊之色的少年一面走一面從布袋中拿出一大顆紅寶石出來觀看,雖然是有不少缺口,但他心想這種寶石有不少魔法師是需要作研究用途,賣出去的話價錢也不會太低。

當少年從石塔走出來時,卻看到還有礦工沒走,似是在等待著自己。

還未等得及他出聲,那個喚作阿卡的礦工,先說道:「小兄弟,真是感謝你的幫忙,要是不嫌棄的話,請一定要來我們村中。」

原來這名少年是一名四處流浪的旅行者,在他路經洛洛村時,因為村子正好受到塔中的五人威嚇,揚言不給他們相當的金錢就要攻擊村子,雖僅有五人,要說攻擊二百來人的村子就有點奇怪,然而他們要是拚命起來,倒是會對洛洛村作相當大程度的破壞,這點村民是深深明白。

而就在村民苦思著辦法時,才剛進到村子的少年,在了解事情始末後,主動地說能幫他們,最後就演變成他一人闖上石塔的狀況。

「不用客氣,只要你還記得我那條件就可以,老實說,我已經三日三夜沒睡過一覺,現在可是累得很。」

少年勉強的笑著,他當初主動提出能幫村民幹掉五人時的條件,就是要給他一個地方睡覺。

他可是一整個月來沒有睡過床,全在野外渡宿,再加上連續三日三夜沒有睡過一頓好覺,他對柔軟的床舖可是非常渴求。

誰知來到洛洛村卻因為村子受到威脅,村中唯一一間旅店的老闆死活也不想累人而不給住下來,迫得他要自薦殲敵才能換取睡一個好覺。

「當然,我們可沒有忘記你的條件!」

阿卡爽朗的笑著,與剛才的憂慮神色大不相同。

「那就好了,終於可以睡一個好覺。」對比起那些新得的財物,現在能好好地睡覺才是他所需要。


翌日

洛洛村中旅館的房間中,昨天幹掉石塔五人的少年坐在桌前,把自昨天所得的財物置於木桌之上作個簡單的分類整理和點算。

「這裡要是賣出去的也應有一個月的旅費。」

少年簡單的整理完財物後,推想著這些財物的價值。

「待會起程回去托爾菲都市賣掉這些東西。」

把財物收回布袋中,負上那把透明綠的長劍,長呼一口氣,再拿起裝滿自己行李的粗布旅行袋,正想著離開洛洛村的少年,卻忽然被窗外傳來的聲音吸引。

來至窗前,少年看到一個身穿鬆身深藍色長袍,同為藍色的修女帽子,一副修女打扮的女子,伴隨著一個作村中普遍礦工裝束的男人在廣場上,而其他村民則是圍著他們不知在說著什麼。

「唔?」

少年看了一眼,走下樓時,正好旅館的老闆還在,問道:「老闆,廣場上有什麼事?」

「那是我們的人帶了幫手回來。」

老闆看他不明白的樣子,多解釋道:「自我們三日前被石塔那邊的人威脅,我們就派人去托爾菲都市求救,不過現在也沒所謂,石塔的事被你解決了。」

提到石塔一事,老闆的笑容更大。

「啊,原來如此。」少年低聲說了聲即別過老闆,走出旅館。

旅館的門口正是對著廣場,少年剛步出門口,就可以近距離看到那名修女和村民。

「阿尼,怎麼現在你才回來,石塔那些人的事已經解決掉了。」

帶著修女回來的人喚作阿尼,當聽到他的朋友這樣說時,眼睛頓時流露出強烈的疑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這就先不說,你為什麼帶個嬌滴滴的修女回來?」

雖然去求救是要帶人回來,但一眾村民看著修女均是極為不明白,說到底派人去找的是找能幹掉石塔五人的人,找一個修女回來可是大有問題。

「不好意思,我是有修習過戰鬥技巧,懂得一點戰鬥的方式,而且教堂和神殿騎士因為有事而外出,所以神殿才會派我來這裡。」

修女雖說得很含蓄,但臉上卻隱約流露出不滿意思,似是不甘給村民們看扁。

少年出於好奇而且順道,在離開之前也想看一下這名修女,是以鑽入人群之中,好好的打量她。

只見這名修女的深藍長袍,在兩袖口均繪有白色十字架圖,衣領為白色,頸項上掛有一條銀製十字架頸鏈,頭上的帽子與長袍同色,沒有特別花紋,帽子後擺直垂至後頸,背後負有一個皮革製的深紅色背包。

右手手腕上戴有一隻代表修女身份的藍色手鐲,左手則拿著一根頂端鑲有一顆紅寶石的木杖。

她雖是戴著帽子,但從她瀏海和背部的髮絲來看,應是長有一頭金色的長髮,水藍色的眼眸,像寶石般有著動人而精神的光華流轉,高挺而直的瓊鼻,略尖而小的耳朵,再配上微紅濕潤的嘴唇,組成一張漂亮的臉蛋。

至於身材方面,她只有普通女性的高度,胸前的雙乳,即使是鬆身長袍,也能造成少許隆起的效果,倒是間接告訴著別人,她身材絕不會羞於見人,不過腰圍方面,少年就看不出所然。

「原來如此,不過也沒什麼了,石塔那些人已經被人幹掉了。」

「咦?」聽到石塔事的被其他人解決了,修女和阿尼二人同時露出錯愕的表情。

「不用咦了,那是……正好,就是那少年劍士幫我們幹掉。」

那一個村民的眼睛正好落到少年身上,被他這樣一鬧,其他村民倒是起哄的把他擁進場內,對於他那不願意臉色絲毫未睹。

「就是他?看不出這般年紀就有這等實力。」

阿尼看了少年一眼,驚訝的說道。

「嗯。」

少年見自己已經「跑」出來,無奈下也不會給對方看臉色,以平常的方式吐了一個音節當回應。

比起阿尼,修女的反應就來得含蓄,只是望著他而沒有多說什麼。

「劍士,你要走嗎?」

人已經亮相,他那身欲離去的裝束自然是同樣被人群看到。

「是的,我想回去托爾菲都市。」少年不冷不熱的答道。

「那真是可惜了。」

此時,一旁的修女的說道:「既然事情解決了,那我也應該回去了。」

修女見事情已被人解決,自己可沒有再留下來的理由。

「說得也是,真是抱歉,讓妳白走一趟……對了,既然劍士你要回托爾菲都市,那不如順道和修女一起好了。」

阿尼說到中途,忽然為二人提出一個沒深思過的提議,而其他村民也不想想旅行者找同伴其實是多難的事,就紛紛附和道:「是啊,劍士,你就和修女她一起回去吧,路上有同伴的話可以互相照應。」

「同伴不是亂找的。」

少年很想說這一件事給他們知道,奈何本身的性格所致,最終也沒說出口。

少年不贊同,但卻沒有拒絕,低「嗯」一聲就當作同意,至於修女可沒有旅行這方面的經驗,神殿中的神官和神官長臨時叮囑她的事,她也忘掉大半,所以倒是爽快地答應,沒想過少年要是壞人或者小偷的時候會是怎樣的光景。

眼見兩人都是答應,村人們還認為是幹了什麼好事,無意義地起哄,他們倒是不知道這種提議,是會給少年多少困擾。

此時,一個男人卻忽然走進村中,村的入口本有東、北兩個出口,而廣場正是在北邊入口之前,可以說,男人一進村子村民即可輕易看到他,再加上他那狼狽之相,要想不惹人注意反是難事。

「那不是庫卡村的哈衛!」

眼見哈衛在進村後,走路五卻有三步是快要仆倒的樣子,阿尼和其他人即時走上前扶著他,忙問道:「哈衛,你怎麼了?」

「是…阿尼,不好了,快帶我去托爾菲都市,我要去阿露緹娜神殿。」

哈衛和阿尼可是舊識,他一見到阿尼,就緊抓著他衣服不放,急遽的說著。

「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

「阿尼先生,快讓開,他現在很不妥!」

修女這時有了動作,把阿尼拉開,然後雙手合攏按在哈衛的額頭,低聲唸著咒文,一會過後,她的玉手忽然閃出淡淡的白光,稍稍回復著哈衛的體力和精神。

「是修女……太、太好了,修女妳要幫我,我們庫卡村被亡靈襲擊,妳要幫我們!」

「什麼!哈衛,你在說什麼瘋話?」阿尼聽到庫卡村受襲,一臉意外的說道。

「不是瘋話,早陣子一個亡靈巫師來到我們的村子,不知什麼原因,他在前日竟然引了墓地的亡靈來攻擊我們,現在我們村的人都是躲在糧倉中的地窖,不敢出來!」

哈衛拉著修女的袖子,求道:「拜託你們,一定要幫我們,我們實在是拿那些亡靈沒辦法,再不趕走那巫師,我們村子會沒了的,求求你們!」

哈衛精神稍稍恢復過來,視力也好起來,看到修女的背後站著作冒險者打扮的少年,誤以為他們是一伙,在說著時,眼光也瞟向了少年身上。

「這就大事不好了,修女、劍士,拜託你們一定要幫哈衛。」

「是呀,不能這樣下去的。」

洛洛村的民風非常純樸,當一眾村民聽到庫卡村的遭遇,無不是大皺眉頭罵著那個亡靈巫師,再加上庫卡村與自己的村子近在彼鄰,在情在理,也應該要幫他們,是以亦加入的拜託著二人。

一時間拜託之聲不絕於耳,聽得少年心中大叫不妙,然而他還未想出如何的推拒時,修女已經爽快的答道:「明白了,我們會幫你的!」

「我……們?什麼搞什麼!」

若說村民拜託之聲,是聽得到少年心中一片茫然。

修女那爽快答應的態度,是讓得他驚異莫名,他不明白為什麼一個連名字也未知的人,卻可以這樣自然地替他答應人家的拜託。

「太、太好了,這事就要拜託你們了!」

村民見她開口答應,無不露出欣喜之色,這些人倒是已經當二人是同伴,以為修女答應就等同少年也答應。

「等等,妳不要亂給我答應。」少年這時也顧不得禮貌,走至修女的背後,不滿說道。

修女轉頭瞪著他,一臉奇怪又暗帶少許責怪意思,說道:「什麼?難道你不答應,你可是個劍士來的,現在人家的村子受到襲擊,你怎可以不管的!」

「劍士,你該不會是想拒絕吧?」

修女的話,可是傳進諸位村民的耳中,他們以愕然的目光望著少年,這少年是昨天幫過他們的英雄,他們不信這英雄會捨棄修女,不去幫忙庫卡村——滿奇妙的思考方式。

「不管有什麼好出奇?」

少年是很想這樣問她,但是被村民這樣子望著,少年是感到很不自在,拒絕的話,他知道沒什麼大不了,反正自己也要離開,但在這情況他卻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不……也不是。」屈服於眾人的目光攻擊,少年強笑搖頭。

「就是說!你怎可能會袖手旁觀!」

村民們的反應又是一次起哄,卻不知道自己的主觀意識會累得少年有多慘。

「事不宜遲,你們兩位可以現在起行嗎?我們的村子,實在是等不及了!」

被阿尼扶著的哈衛再拜託說道。

「好的,我們現在就出發。」

對於修女再擅自的給他決定,少年倒抽一口涼風,心想她還真是當自己是死的,連一句詢問的話也沒有。

「我們現在就走吧!」

「等等,不如我為你們帶路吧。」

「不用了,阿尼先生,我有地圖,知道怎去的。」

「這、這個女人!」

少年已經對修女的擅自決定,不知道給什麼反應才好。

「好了,我們現在就去吧!」

修女一臉精神的拉著少年的袖口,舉動和神態的自然委實讓少年目瞪口呆。

當二人走出了洛洛村後,在村民看不到的距離,少年終於忍不住用力甩開修女的手,被她拉著走實在不怎令人舒服。

修女見他佇立原地不動,一臉奇怪問道:「你怎麼了?不趕快走不行的,庫卡村有危險。」

「有危險就有危險,修女,我想妳應該要認清楚一點,妳會不會太過份,我們相識連一小時也不到,更甚至連名字也不知道,而妳竟然替我答應別人的委託。」

少年雖然很不滿,但說話語氣還是保持於理性範圍,粗言穢語還未用上,只是語氣也不會好得到哪裡。

「你這樣說是什麼,現在人家的村子受到襲擊,你該不會是想不幫忙吧?」

修女眉頭緊皺的說道。

「正是,我不知道你怎看待旅行者,但是我肯定告訴你,對於要惹上亡靈巫師,我是敬謝不敏。」

少年深知道亡靈巫師是多麼麻煩的角色,他們不單止能驅策死後的人,更可怕的是他們大多拿生命作本錢與死神哈迪斯交易以達成契約,本身的魔力得死神加乘可說大幅度提升,絕對是種難以應付的敵人。

「我們不管的話,庫卡村的村民會有生命危險!」

修女打出她為什麼幫庫卡村的主因。

少年不甘示弱的道:「我管他們生還是死,我就是我,死是他們的事,和我毫無關係!」

「你、你竟然這麼冷血……你既然有能力,為什麼不用這種能力去幫人!」

修女說到後來,已是粉面含怒。

「拜託!有能力歸有能力,我是劍士來的,要對上亡靈我可不要。而且我為什麼要幫他們,善心也要看情況而發的,像妳這樣想靠兩個人就去消滅亡靈巫師的想法,這是很愚蠢。」

「丟下一眾等待著救援的苦難之人,你不會覺得不安嗎?」

「不會。」

少年堅決的說道,這不是他冷血,而是他明白到世上有很多事,並不是他能管到,更而且有些事即使管得到,也犯不著冒性命危險去管。

「…」

「……」

兩人相視好一會,修女的怒容漸去,取而代之是失望神色,道:「我明白了,算我誤會了你,原來你只是個膽小鬼!」

「嗖」

一句話,就是這一句話,少年的劍就在瞬間抽出,而且精準無誤地送在修女頸旁,冷冰冰的眼神瞪著修女,沉聲說道:「什麼膽小鬼,妳夠膽子再說一遍,看我會不會斬了妳!」

少年雖然一直保持禮貌,但聽到那句話後也著實怒火高漲,然而修女雖是被他的殺氣嚇得猛打冷顫,心中直喊著他很可怕,不過卻是一臉倔強沒有回話,徑自轉身,但透明綠的劍鋒依然是抵在她頸旁。

「我不是打著正義旗號的騎士,在背後斬人的事我不怕幹的,被妳這種完全沒有旅行經驗又不懂世事的天真公主說膽小鬼,我真是非常不高興!」

少年這時眼神委實冷得可怕,要是修女看到鐵定會即時別過臉,不敢迎上他的目光。

「……我不知道你怎樣看我,在你眼中我是愚蠢,但我只知道,像我們這種有能力的人不去幫他們,那還有誰人能幫他們,你的劍難道就只是保護自己和裝飾用的嗎?」

彷彿是終句,修女說完後徑自的向東北走,而少年則是維持舉劍的姿勢,直至看到她消失的背影才冷哼一聲,皺眉收劍,反方向而走。

[ 本帖最後由 tus911074 於 2007-10-15 20:16 編輯 ] 本帖最後由 ericcheungxx 於 2013-5-18 20:04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