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奇幻] 凶星(破軍傳奇) 作者:rox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390041 533 25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23 22:15 編輯

【內容簡介】
  被送到死刑星球——黑獄星的少年,如何生存?那裡氣候惡劣,怪獸橫行!
  破軍是塔干星球的上技術高超的金手指,在遭人陷害後,被遣送到海倫星系的的死刑星球——黑獄星!那裡氣候惡劣,怪獸橫行!在這個死亡星球上,破軍能夠生存下去嗎?

第1章 最小的囚徒(上)

黑獄星——自從千年前海倫星係最高聯合委員會發現這裏,就廢除了死刑,改判一干死刑犯終身流放黑獄星。<p>

  這裏的周期為一天27個小時,一年13個月。白天12小時地表平均氣溫達到800攝氏度,夜晚12小時地表平均氣溫達到零下150攝氏度,黃昏3個小時。<p>

  黑獄星地表植被稀少,大部分植物沒辦法在這個惡劣的大環境下生存;只有為數不多的橛 類在地表以下的熔洞裏能 存活.而能夠出入地表的,都是變異的肉食主義者,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是這裏唯一的法則。<p>

  法則同樣也適用於發配到這裏的罪犯,想要食物只能跟強悍的變異生物搏鬥;贏了,它是食物;輸了,你是食物。<p>

  黑獄星的黃昏長達三個小時,只有在這白天黑夜交替的3個小時內,地表平均氣溫才能達到60攝氏度,勉強讓犯人出去獵取食物;所以發配到這個星球的罪犯基本等於判了死刑,在這個大環境下還能生存下來的罪犯,都是集強悍狡詐於一身的個中翹楚。<p> 

 “18點59分”破軍用眼角餘光斜視著手腕上的老式指針表。他不敢低頭看,在即將掠食的這一刻不能浪費每一絲體力。<p>

  破軍在心裏默數著:10。9。8。7。。。。。終於指針指向了19點,破軍‘蹭’的一下從藏身地洞竄了出去;夕陽的餘暉在他身上輕輕的撫慰了一下,“茲”一股白煙在他身上升起,空氣中散發一股烤肉的香氣。<p>

  “靠,到底還是快了三秒。”有心要摔掉腕上的機械表,但是又舍不得,畢竟在黑獄這種氣溫下還能工作的機械表,破軍只有這一塊,在黑獄知道時間就等於掌握了生命;而且這塊表是她送的。<p>

  3秒的時間一過,冥月很快升起與酷陽處於同一水平線上。大地溫度急劇下降,破軍感到身上一陣涼爽;其實這時的氣溫依然在100攝氏度左右。<p>

  晝夜巨大的溫差變化讓黑獄星表面到處都是巨大的溝壑,破軍像個跳蚤一樣蹦跳前進;他的每一次跳躍都離地蹦起十幾米高,充分的用運了腿部的爆發力,每次蹬腿,腳下的地面都會龜裂。用了一個小時時間,破軍來到離他所處地穴150公裏外的一座谷地;谷地旁邊是一座冒煙的火山,那裏是炎龍的領地。<p>

  炎龍,位於黑獄星食物鏈頂端的生物之一;屬於準龍級生物。成年炎龍身高一般達到二十幾米,寬五、六米,樣子類似於霸王龍;外表包裹著一層厚重的鱗甲,體表溫度達到3000度;可以噴吐100000度高溫的炎息,黑獄星白晝陸地生物中的霸主。弱點是怕冷,一到黃昏就會龜縮於火山岩漿內。<p>

  破軍的目標當然不是炎龍,炎龍那比精鋼還硬厚達幾十寸的外皮,對他來說還不是太難對付,最難對付的是它體表那達到3000度的超高溫,讓任何想要憑借身體攻擊它的生物望而卻步;不過有可能的話破軍還真想嘗試下炎龍肉的味道。當然現在只能是想想,破軍的目標是影鼠。<p>

  影鼠雖然論實力不及炎龍,但是在黑獄星生物的眼裏卻比炎龍可怕一百倍;造成這一切的原因的有三點:一,影鼠速度奇快無比,奔跑的話人們的肉眼只能捕捉到一條黑色殘影!二,影鼠智商很高,相當於人類七,八歲兒童的智商;並且都是成群結隊的出現;很少有30只以下的鼠群。三,牙堅爪利,影鼠的爪牙能像撕紙一樣撕裂整張鋼板。<p>

  站到一塊突起的岩石上,破軍能感覺到來自黑暗洞穴中那一雙雙仇視的目光;影鼠是個很記仇的種族;近三個月來上千只兄弟慘死在破軍的手裏,這讓它們快要發狂了;要知道帶給別人死亡的威脅,可一向是他們的專利。但是它們不敢妄動,因為它們知道面前這個人類的可怕。終於影鼠的忍耐達到了極限,十幾個少壯派的影鼠一起衝了出來;誓要以自己的行動來捍衛鼠族的尊嚴。<p>  影鼠的速度在別人看來很快,可是看在破軍的眼裏卻是那么的緩慢,他甚至能看清它們臉上的胡須跟猙獰的表情。十幾只影鼠一擁而上把破軍撕成了碎片;碎片消失了,原來它們所撕碎的只不過是破軍的殘影。<p>

  破軍憑空出現在一只影鼠背後,五指並攏,向前一揮;“噗”的一聲;好像裁破了一個布袋;破軍的手臂在影鼠前胸插入,從後背穿出,鼠血濺了破軍一身。<p>

  破軍其實可以躲開,但是他不願,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喜歡上了這種鮮血濺到身上的感覺。<p>

  鼠血順著破軍的手臂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上,影鼠的眼瞳蒙上一絲渾濁;它費勁的抬起前爪像要進行最後一擊;但是舉到胸口就無力的垂下;生命已經逝去了。破軍伸出舌尖舔了一下臉頰的血珠,澀澀的還有些腥甜。<p>

  幸存下來的影鼠在一聲尖叫中,衝回巢穴;躲在陰暗的角落裏瑟瑟發抖;畢竟與鼠族榮譽相比,生命才是最重要的。<p>

  “膽小如鼠,看來這句話一點都沒錯。”破軍嘴角泛起一絲嘲弄;他沒有趕緊殺絕的意思。一只影鼠足有十幾斤夠他一天的食用了;破軍從來不儲存食物,因為他知道有了充足的食物,人就會放松;而在黑獄星放松就等於死亡。<p>

  “快要出現了吧,今天我將不會再逃跑,你的記錄將被打破;黑獄星的神話將由我來締造。”破軍站在岩石上靜靜等待著自己的目標出現;同時他的思緒漸漸遠去,回想一下,他在黑獄星已經生活了8年,8年前……

第2章 最小的囚徒(中)

破軍是孤兒,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只知道自己從小就被塔幹星一個叫“黎叔”的老頭收養;據黎叔說收養他的那天破軍星特別亮,所以給他取名破軍。黎叔交給破軍‘妙手空空’的生存技能;在破軍九歲的那年他的技藝就已經超過了黎叔,成為全塔幹城最出色的金手指;那天起,黎叔退居二線,破軍擔當了生活的主力。<p>

  破軍十歲那年,黎叔帶回了一個七、八歲大,像白瓷娃娃一樣的女孩。女孩看到破軍後,淡藍色的大眼睛閃亮起來,快步跑到破軍身邊。<p>

  “你好啊,我叫妞妞。你長的真好看,我們做朋友好嗎?我從來沒見過長的這么好看的男生!”這是破軍第一次被女孩誇長的好看,當時臉紅了;這也是破軍人生中唯一的一次臉紅。接著他就覺得自己表現很菜,他決心挽回顏面。<p> 

 “我叫破軍,今天起我們就是朋友了;今後我照你,有事報我名。”<p>

  “嗯”女孩愉快的點下頭後,在破軍的臉上親了一下。<p>

  這次破軍沒臉紅,反倒在對方臉上回敬了一口。在旁邊看著這一切的黎叔,臉上露出一個含有深意的笑容。<p>

  一晃過了半年,破軍和妞妞的友情急劇升溫。<p>

  “破軍哥,你以後長大了娶我當老婆好不好。”<p>

  “好啊,拿著;這是聘禮。”破軍從懷裏掏出一個‘摸來’的指環遞到妞妞手上。這是一枚白銀指環,指環上雕刻著一朵鬱金香的圖案。<p>

  妞妞歡喜的接過想要套到手指上,但是她的手指對於指環來說明顯太細小了;最後還是破軍找來一條紅繩把指環給她係在脖子上。<p>

  第二天,破軍心情愉悅的來到街上;盯著過往的路人,尋找下手的目標。<p>

  忽然他發現一個形態詭異的戰士,這人在酷熱的天氣裏身穿機械甲,全封閉式智能光腦頭盔把面孔完全覆蓋;腰間盔甲連接處有一個橢圓形的凸起。到底是什么?破軍決心“拿”過來看一下。<p>

  他從拐角中迅速衝出撞在那人身上,那人紋絲不動,破軍反被彈出7,8米遠,坐倒在地面上。<p>  “該死的小崽子,走路不長眼睛;瞎跑什么?”那人嘴裏嘟囔一句,不理破軍大步離去;他絲毫沒發現自己腰間多了一個小口,內裏的東西早以進了破軍口袋。<p>

  “這是什么,難道是雞蛋?”破軍在僻靜的角落裏掏出自己的戰利品,一個橢圓形的物體出現在他眼前;看著表面流動的紫色光華,雞蛋的答案隨即被否定。<p>

  整個東西散發著誘人的香氣,破軍情不自禁的舔了一下;沾到破軍的口水,蛋狀物化為一道紫光射入破軍腹中,之後就再沒有任何感覺。<p>

  破軍抱著肚子發了會呆,最後搖搖頭;感覺一切都很不真實。破軍的原則:想不出來的事情就不去想。所以他決定把這件事情忘掉。<p>

  與此同時,塔幹星一個隱秘的所在。被破軍偷了東西的戰士跪在一座祭壇下;此時他的頭盔已經摘下,豆大的汗珠在他臉上滴落;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在他上方的祭壇上佇立著一個渾身籠罩黑色火焰的男人。<p>

  “丟失了?你是說‘源’被你丟失了;沒用的廢物那么你可以去死了!”說完一股黑色火繩從他身上延伸下來,纏繞在戰士身上;瞬間戰士化為飛灰,地面上留下一個扭曲的黑影;仔細一看地面上像這樣的黑影還有十幾個。<p>

  “就算翻遍塔幹星,也要把‘源’給我找出來。”神秘人周圍碰的一聲形成黑色火柱直衝大殿頂端。<p>

  “是”在黑暗籠罩的角落裏無數聲音答到,黑暗的大殿中亮起一雙雙幽綠的眼睛。<p>

  破軍對這一切茫然不知,晃晃悠悠在街上又做了兩票後,回到黎叔的老窩。剛一進門一雙大手挾住了他的脖頸,雙腳離地被拽進屋內。<p>

  一股血腥撲面而來,地面上一個人渾身是血的倒在那裏;是黎叔!雖然已經被虐待的沒有了人樣,但是破軍還是從衣著體型上認出這就是撫養他長大的黎叔,破軍用力掰著卡在自己脖子上的大手;可是那雙手像鐵鉗一樣難以撼動。<p>

  “布爾,放開他。”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命令到。<p>

  卡住脖子上的手松開了,破軍沒有馬上走到黎叔身邊;而是先打量了一下這兩個不速之客。<p>

  卡住他脖子的那個男人身高將近3米,肌肉墳起,臉上長著一巴掌厚的黑毛,看起來就像是一只狗熊。堂屋正中間的椅子上端坐一個油頭粉面的胖子,通過他領口袖口的花邊可以看出他是一個貴族,就是他命令那只狗熊放開自己的。<p>

  “尊敬的貴族老爺,不知道像我們這樣卑微的人;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我想這裏面肯定有誤會。”破軍一拱到地,用卑微獻媚的語氣說到。<p>

  “你很聰明,你的智慧一點也不符合你的年齡;不過我最討厭聰明人,尤其是聰明的小孩。”說完胖子貴族的眼睛豎立了起來,本來細小橫生的眼睛;豎立起來是那么的詭異。<p>

  看到對方豎立的雙眼,破軍想起來一個人;“你是塔幹星總督,查理伯爵。”<p>

  “看不出來啊,你這樣一個小偷也知道本督的名諱”。查理伯爵是波旁王朝的第一智臣,由於先天一雙可以豎立的瞳孔跟狡猾的頭腦所以被波旁的國王授予魔狐的稱號,封地塔幹星。<p>

  破軍怎么也想不到出現面前的是這么有名的大人物。不清楚是怎么得罪了對方,就算因為自己是賊;抓自己只需要警衛隊就可以了,也不用出動一位總督啊。

第3章 最小的囚徒(下)

想不到原因吧,我來告訴你;三天前你是不是偷了一個貴族青年的錢包,那個青年是我兒子;他當天是去‘夜都’消遣,結果錢財被你偷了,沒錢付帳;夜都的後臺老板又是我的死對頭,結果他被人家拔光衣服扔出了夜都。<p>

  堂堂貴族顏面都丟光了,你說你該不該死。黎叔管教不嚴,所以他先走了;還真可惜啊,他走了我也少了不少孝敬。不過你將享受海倫星係的最高刑罰。”說完這些話,查理咬牙切齒的看著破軍。<p>

  黎叔死了?破軍心裏一陣難過。那妞妞呢,他不敢問,也許是躲起來了吧,破軍自己心裏安慰自己。他知道現在當務之急是先保住自己的小命。<p>

  查理在破軍的臉上看出了他的擔心:“呵呵,放心吧!你不會被判處死刑的,海倫星係在千年前早已經廢除了死刑;你將會被發配到黑獄星;那裏只能進不能出,如果你死了,只能怪自己不爭氣;沒死,那更好;你可以在那裏終老了。對了聽說那裏有一些窮兇極惡的罪犯最喜歡玩弄男童了,你最好祈禱自己的小屁股沒事吧。哈哈。。。。。。哈。。。。。。”<p>

  當天破軍被押上了去往黑獄星的押運船,上船之前破軍的頭上被激光烙上一個黑色的鐐銬印記。<p>

  破軍所處的艙室裏還看押有二十名罪犯;罪犯們跟破軍一樣都身穿囚衣光著腳丫,頭上烙著一個鐐銬的烙印;他們注視著破軍就像一群狼盯著一塊肉那樣。不過罪犯們的手腳都被鎖在艙壁上,因為破軍是小孩,才沒有遭到一樣的待遇。<p>

  “好可愛的小娃娃啊;來啊,到大爺這裏,咱們來好好疼愛一下你。”罪犯們大聲的咆哮著。<p>

  破軍知道這些罪犯肯定是那個狐狸總督安排的,但是就看這些人被鎖在墻壁上;也知道總督想恐嚇他,並沒有想他死在半途中的意思。<p>

  雖然只有十歲但是經常看到黎叔領回一些妓女,黎叔辦事從不背著他,通過看到聽到得來的一些信息;想也知道那幾個罪犯是什么意思。<p>

  來到叫囂的罪犯面前,對著罪犯們聳立的下肢,破軍瞇起雙眼,一頓拳打腳踢;慘叫,痛罵,威脅,求饒綜合在一起充斥整個艙室;破軍對這一切不理不問一心完成自己的蹂躪大業。雖說他人小拳輕,可是打在這男人最要命的地方。也讓二十幾個壯漢疼暈了過去。<p>

  黑獄星距離塔幹星足足三十萬光年,通過空間跳躍也航行了2個月的時間;在這兩個月時間裏破軍每天就是蹂躪這些罪犯;從第三天起這二十人就喪失了男性能力。<p>

  接下來的日子裏,他們簡直聞軍色變;只要破軍的眼神掃過來就嚇的他們瑟瑟發抖,膽小的甚至屎尿齊流,昏死過去。還好艙室排氣係統良好,要不沒等到黑獄星;破軍就要先被氣味薰死了。<p>

  押運的獄警對破軍的行為視而不見,每天固定扔到艙室裏21瓶營養液完事;對他們而言只要犯人不在半途逃跑或死去就跟他們沒關係。還好破軍在這點上很節制,沒有向罪犯致命的地方招呼;每天的營養液也按時喂他們喝下。<p>

  要說什么是破軍最受不了的,那就是營養液了;剛喝的時候挺好奇,喝著還行。可是連喝兩個月,直到下飛船前,破軍連睡覺都夢到自己泡在酸酸的綠色營養液中。<p>

  終於飛船到達了黑獄星,到達的時間是黑獄星時下午19點30分,地表溫度55度。押運船上的十幾個囚犯艙從艦身上脫離飄落在地面上。<p>

  二,三百個罪犯鑽出艙室,當他們赤裸的腳面踩上地面的時候,“啊”伴隨著一陣慘叫,最先踏上地面的幾人腳上燙出了紫紅的大泡,雖說空氣中溫度降到了55度,可是地面的溫度依然在百度以上。<p>

  發配來這裏之前所有人都得知,如果不能在兩個半小時內找到躲避的洞穴,面對零下150攝氏度的超低溫。沒有人能夠存活。<p>

  一些犯人首先脫下了自己的上衣包裹住腳丫,其他人也有樣學樣包上之後,一起跑了出去;破軍感覺自己像是在蒸籠裏一樣,渾身被蒸的通紅;人小腿短的他勉強跟在大隊伍的後面。<p>

  路過一個地縫的時候,突然從縫隙裏爬出上百只巨大的蜘蛛;通紅的蜘蛛直徑有3米多,蜘蛛的後背有個閉目的人臉圖案;天啊,是人面火蜘蛛這下完蛋了!人群裏有人大叫到。<p>

  但是沒有人逃跑,在一望無際的黑獄星憑借兩條腿想跑過八條腿,無疑是一種奢望;流放到這裏的都是窮兇極惡的罪犯,知道後退也是死的情況下,所有人都轉身衝向人面火蜘蛛。<p>

  火蜘蛛揮動八條巨肢衝入人群,進行了一面倒的屠殺,每一次揮動肢刀就有人被切為兩段;幾只蜘蛛圍上來一陣咀嚼。但是囚犯當中也不全是普通人,一些星際大盜跟獲罪的戰士也讓十幾只火蜘蛛死於非命;但是這些人實在是太少了。只有不足30人。<p>

  但是他們的行為還是激怒了火蜘蛛,憤怒的火蜘蛛背後,人臉上的眼睛睜開了;一團團赤紅的火焰從眼睛裏噴出落在人群中,沾到火焰的人慘叫著,在幾秒鐘的時間內化為黑炭。<p>

  破軍在隊伍的最後邊,所以暫時還沒被波及;但是看到層層推進的火蜘蛛;破軍知道自己早晚還是逃不過。<p>  終於幾只火蜘蛛穿越了人群漸漸接近了破軍!<p>

  近了、更近了,火蜘蛛距離破軍已經不足五米;破軍能清晰的看到它們巨大復眼裏那絲殘酷的血光;聽到它們嘴裏‘呼哧哧’的噴氣聲,還有口水滴落融穿地面時發出的‘茲茲’聲。<p>

  一隻最前面的火蜘蛛猛的竄向破軍,巨大的前肢像鐮刀一樣對著破軍一記揮掃;蛛刀側面的光亮映照出了破軍蒼白的面孔,甚至臉上的汗珠都清晰可見,破軍能想象出自己被一揮兩斷的場面。“死的時候要不要慘叫一下來烘托氣氛呢?”他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同時心裏思考著這個問題。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