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仙俠] 紫氣浩然 作者:仙人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40208 351 15
楔子 楔子

  紫華有四日,東南西北,交替升落,第三個太陽稱之為火日。

  顧名思義,那是一個碩大無比的火球,火焰飛舞,此時懸在東方,即將落山,但還是熱力四射,空氣彷彿在燃燒,陣陣熱浪席捲大地,山巖一片褚紅,滾燙滾燙的,一刻鐘內足以將老野豬烤熟,平日裡囂張的鳥獸早就不見蹤影,草木枯黃,無精打采的捲起枝葉,只有驚蟬在拚命的叫著。

  山腳下轉過一人,一身淺黃色的緊褲短衫,光著兩隻大腳丫,腦袋綠油油的,不,頭上蓋著一張巨大的荷葉,幾乎垂至兩肩,前面開著兩個小窟窿,露出一雙漆黑的眼睛,顯得很是滑稽。

  走路搖搖晃晃,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嘴裡嘀咕著:「奇怪,怎麼每次閉關是火日,出關還是火日?看來咱們天生有緣……嘿嘿,老子是金脈,再熱也不怕你,不過凝姐修水脈,細皮嫩肉的,最怕熱了,肯定跑到哪個角落避暑了。」

  他東張西望,不停的嘮叨:「天老大,睜開你的狗眼看看,咱們葉嶺的河流基本見底了,連青湖也越來越淺,我知道你又在偷懶了,最起碼有三天沒下雨,連雨月也不掉幾滴眼淚,再這樣下去會死人的,你的罪過可就大了。」

  說著,忽然放慢了腳步。

  前面有一座小湖,儘管已經乾涸了大半,近岸的淤泥裸露出來,不過水面還是很開闊,足有五、六百畝,一位白衣少女盤於湖心,好像坐在一根木樁上,其實膝下什麼也沒有,就這麼穩穩當當地坐著,紋絲不動,而且是懸空,距離水面還有半寸。

  她一襲緊身雪衣,皮膚白得發亮,好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蓮花,雙目緊閉,神情莊穆,頭頂飄浮著一團水霧,足有蒲扇大小,好像一鍋沸騰的開水,翻滾著一朵朵小浪花。

  那人瞠目結舌:「凝姐就是凝姐,藍木區第一大才女,乖乖,居然敢在火日下用功,了不得,難怪她進展奇快,修一年比我兩年還要厲害,很快就成百結,不服不行。」躲到湖畔的樹蔭下,一把扯下荷葉,露出真面目。

  十八、九歲的少年,相貌不算特別英俊,一雙眼睛靈動有神,比尋常人高大健壯得多,微黑的皮膚隱現金光,最奇特的是兩眉連成一片,又濃又黑,延伸至兩鬢,這叫連心眉,給人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

  一臉懶散的笑意,慢悠悠地扇著荷葉,少年眼珠連轉,嘿嘿壞笑幾聲,當即扔下荷葉,以最快的速度脫得淨光,縱身跳入小湖,消失不見。

  潛到少女的下方,少年右手向上,發出一道金色光芒,湖水劇烈波動,本來平靜的湖面掀起半米高的波濤,接連不斷的湧向少女。

  少女睜開眼睛,嬌叱一聲,素手虛擊湖面,湖水快速攪動,三丈範圍內形成一個下凹的漩渦,少年就是漩渦的中心,以極快的旋轉,轉得頭昏腦漲,他慌忙用金光護著腦袋,大喊著求饒:「凝姐,是我,饒命啊,下次不敢了。」

  少女收手,漩渦立即消失,少年浮出水面,抹去臉上的水滴,嘻笑道:「凝姐水脈之功天下第一,小弟佩服得五體投地,嘿嘿,開個玩笑……別……別生氣,我磕頭認錯還不行嗎?」

  「葉浩然,你討厭!」少女杏眼一瞪,飛身而起,腳尖連點湖面,連續幾個跳躍就到了湖畔,抱起少年的衣服,葉浩然連忙叫道:「凝姐,手下留情。」拚命的往湖岸游去。

  少女板著小臉,英氣勃發,道:「誰允許你出關?哼,立即滾回靜室,不成九十結不許出洞,否則我立馬回雪山,再也不想見到你。」

  浩然露出腦袋,哭喪著臉說道:「凝姐,半年沒見你,心裡悶得慌,求求你了,讓我陪你幾天……天啦,到九十結最起碼需要五、六年,那麼長時間見不到你,叫我怎麼活啊?」

  少女俏臉飛紅,轉過身跺了跺腳,斥道:「胡說八道,你……你去不去?不去我就走了。」

  「別走,我去,我去!」浩然心中一慌,忙不迭的保證,「晚上開始閉關,一定要在三十歲前成百結,四十成靈。」

  偷偷瞥了一眼,少女面色稍緩,浩然放下心來,嘻嘻哈哈道:「凝姐,你能不能偷點懶,放慢點速度?嘿,你比我只早出生半刻鐘而矣,成靈也應該是這樣,然後嘛,一起修苦靈,一起到達萬靈城,將來共同開山立派,再……」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他越說越不像話,少女的小臉臊得通紅,將衣服扔向浩然,飛奔而去,「限你一刻鐘內到青湖谷,晚半秒鐘也不行。」

  浩然接過衣服,大叫道:「凝姐,我肚子餓死了,準備點好吃的。」右手一撐,輕飄飄的躍上湖岸,皮膚金光忽閃,身上的水珠化為蒸汽,他躺在樹蔭下,悠然自得地晃著二郎腿。

  凝姐什麼都好,溫柔體貼,心細如髮,唯一的遺憾就是太好強,別看她一副嬌柔的模樣,修煉起來不要命,一心想創造成靈的最快記錄,唉,我也跟著受罪。

  「典型的武癡,沒意思。」

  最後兩句話脫口而出,浩然心中一驚,摀住嘴巴坐起身,四周張望了幾眼,謝天謝地,真的走了,否則今天就慘了,弄不好會掉腦袋的。

  「算了,還是按時到達,她一向說得到,做得到,比我說話還算數。」浩然迅速穿好衣袍,又揀起荷葉蓋上腦袋,搖搖晃晃的走去,速度卻與來時大不相同,快逾奔馬。

  葉浩然,葉嶺創派祖師爺葉劍的獨子,不過嘛,葉嶺開山才三十年,目前規模很少,除了他們父子二人,只有浩然的母親天藍上人了,在藍木九派中,排名穩居榜首。

  可惜,是倒數第一。

  第二大派為雪山宗,宗主雪寒上人有六子一女,小女兒就是凝姐,大名雪凝,因天資聰穎,被戲稱為藍木第一才女。

  能冠上「宗」字可不簡單,不僅要實力強大,而且歷史悠久,有大量支脈分居各地,藍木區只有兩家,除了雪山宗之外,只有老大凌青宗有此資格。

  葉嶺、雪山雖然實力懸殊,不可同日而語,葉劍與雪寒卻一見如故,情同手足,巧得很,二十年前,浩然與雪凝幾乎在同一時間降世,兩派視為天意,關係更加密切了,兩小生活在一起,形影不離。

  *****

  「熱死了,餓死了。」

  浩然氣喘噓噓跑進洞府,眼睛一亮,桌上擺滿飯菜,滿室肉香飄逸,頓時喜不自禁,猛的衝了過去,抓起兔腿狼吞虎嚥。

  「不許吃,先去洗手。」雪凝舉筷打去。

  浩然充耳不聞,沒多一會兒,滿桌菜餚一掃而空,笑嘻嘻的說道:「不要怪我,要怪就你的手藝高,做得太好吃,我實在忍不住了。」

  雪凝還是板著臉,眼中卻露出一絲得意,很自然的遞去毛巾,聲音輕柔,卻不容置疑,「吃完就閉關,現在就去靜室。」

  「沒問題,凝姐有令,我二話不說,保證完成任務。」葉嶺人丁稀少,除了雪凝之外,浩然最好的朋友就是山中的野獸,耳濡目染之下,年齡越大野性越濃,連父母也無可奈何,唯一的剋星就是雪凝,在她的面前,老虎變成了綿羊。

  將手嘴擦拭乾淨,忽然冒出一句,「凝姐,他們已經去了那麼久,會不會出事?我心裡頭七上八下,感到很不對勁。」

  雪凝愣住了,臉色微變。

  十五年前,葉劍、雪寒兩對夫妻,還有凌青宗宗主凌虛上人,五人一起遠遊西天魔洲,至今未歸,前幾年還發來飛符,今年卻杳無音信,凌青與雪山的靈師也聯繫不上。

  紫華靈界三洲五島,極西的西天魔洲是最大的禁區,神秘莫測,據說有各種妖魔鬼怪,恐怖之極,人人聞之色變,經常有靈師在那裡失蹤。

  浩然見凝姐陰沉著臉,暗責自己多嘴,小聲安慰道:「凝姐不要擔心,凌虛前輩可是堂堂的羽靈,再有五人聯手,遇到風靈也能脫身,也許在回來的路上。」

  雪凝深以為然,在她心目中,父母親神通廣大,無所不能,還有藍木第一高手同行,即便打不過,自保應該有餘。

  浩然趁熱打鐵,「我們去雪山一趟,說不定已經有了消息。」

  雪凝大為意動,遲疑了片刻,當機立斷:「你閉關,我回雪山……誰?」身形一閃,飄出洞外,浩然也緊跟其後。

  洞外站著一人,白袍勝雪,面容清秀。

  「爸,你們可回來了!」雪凝大喜過望,一頭撲到白衣人懷裡,嬌笑道:「太好了,我們正擔心呢。」

  白衣人正是雪寒,他緊摟著女兒,激動萬份。

  浩然也是欣喜若狂,四周張望了一眼,雪寒身後空蕩蕩的,急切的問道:「雪師伯,我爸和我媽呢?他們什麼時候到?」

  雪寒神色黯然,嘴唇顫動了幾下,欲言又止。

  浩然十分奇怪,仔細看著雪寒,卻見他臉色慘白,精神萎靡不振,疑惑道:「你……你受傷了?」突如其來的,湧起了一絲不詳的預感,「出了什麼事?我爸,我媽,他……他們……」

  雪寒長歎一聲,極其沉重的說道:「孩子,我們在西天魔洲遇到妖魔,劍老弟、天藍弟妹,還有凝兒她媽,三人慘遭不幸,只有我與凌虛老哥逃了出來。」

  剎那間,浩然從天堂墜入地獄,全身冰涼,腦袋一陣轟鳴。

  雪凝也呆住了。

  雪寒搖頭歎息,說道:「孩子,你去雪山吧,我收你為弟子……」

  「不,你騙人。」浩然吼叫一聲,向後退了幾步,嘶心裂肺的喊道:「他們沒死,爸媽不會死的,絕對不會死,他們還活著。」

  雪凝仰望父親,淚流滿面,聲音極其顫抖:「爸,媽媽真的死了?」

  雪寒不敢直視,偏過腦袋,艱難的點點頭:「我帶你們回山,孩子,你就跟著……」

  「不,我不去。」浩然向山外狂奔,嘴裡大叫道:「爸,媽,我知道你們還在西天魔洲,很快就要回來,孩兒在這裡等你們。」

  「然弟。」雪凝掙開父親,哭喊著跟去。

  雪寒長袖一揮,封住她的氣結,雪凝陷入昏迷,雪寒一把抓住她的肩膀,飄到浩然面前,和藹可親的說道:「孩子,慘劇已經發生,這是無法挽回的事實,妖魔太強大了,我們能活著回來實屬僥倖,當務之急就是苦修技藝,將來報仇血恨。」

  浩然大喊道:「你說,是什麼樣的妖魔?它們在西天魔洲的什麼地方?你們是兄弟,為什麼見死不救?為什麼自己跑回來?為什麼?」

  「事件很複雜,西天魔洲面積遼闊,妖魔太多。」雪寒頗不自然,吞吞吐吐:「等你成靈之後,我們再告訴你詳細情況。」

  浩然不為所動,緊咬著嘴唇,瞪大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雪寒修為高深,卻也受不了他的目光,低頭說道:「你父母已經不在了,沒有人調教,成靈不易,很難學到高深的五藝,最好到雪山修煉,我保證傾囊相授。」

  浩然輕輕搖頭,字字千鈞:「謝謝你的好意,我就在家等,哪兒也不去……你別逼我,雪山再好,也不如葉嶺。」

  雪寒面容一滯,他深知浩然從小性格倔強,說一不二,再勸也不可能離開葉嶺,仰天長歎,「好,我不逼你,你已經成年了,好自為之吧!」轉身奔向山外。

  浩然全身力氣被抽空,一下子軟癱在地上,呆呆地看著天空,心亂如麻,父母親的本領那麼大,怎麼可能打不過妖魔?

  「不,絕不可能,他在撒慌。」

  *****

  冷日從北方升起,灑下桔黃色的陽光,溫度快速降低。

  浩然疲憊不堪,頭疼欲裂,精神幾乎崩潰,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三個時辰後,冷日落山了,昏黃的夕陽迅速消散,氣溫也降到零度以下。

  天色漸暗,東方出現一輪明月,只有拳頭般大小,卻冷冰冰的,好像一塊萬年寒冰,灑下的是絲絲寒氣,這就是紫華四月之一的寒月,一股寒潮掠過大地,溫度持續下降,寒徹入骨,彷彿置身於冰天雪地之中。

  夜越來越深,寒月完全隱於雲層,偌大的葉嶺漆黑一團,青湖谷死一般的寂靜。

  突然,高空出現一隻大鳥,如鬼魅一般迅速降落,悄無聲息的定在浩然上方。

  兩翅展開長達十幾丈,全身漆黑,與夜幕融為一體,只有一雙血紅的巨眼清晰可見,妖艷而神秘,散發著濃濃的死氣,陰森恐怖,令人不寒而慄。

  大鳥頓了頓,目光閃爍不定,凶狠的撲向地面,巨大的厲爪欲將浩然撕成碎片,忽又中途升高,露出悲傷的神情,還有深深的痛苦,內心中似乎在激烈掙扎。

  盤旋許久,幾上幾下,大鳥劇烈顫抖,高聲淒鳴,化著一團黑煙,不,是一團烈火,這火居然是黑色的,熊熊燃燒,火苗來回舞動,透著莫名詭秘,彷彿來自地獄的火焰,山谷中的溫度急劇升高。

  鳥鳴聲驚醒了浩然,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眼前卻是絕對的黑暗,什麼也看不見,只感到全身炙熱,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駭得張大嘴巴。

  黑火快速收縮,變成了一個指尖大的火苗,恰好落在浩然嘴裡,一股強大無匹的熱流衝進肺腑,浩然幾乎被融化,瞬間昏迷過去。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5-12 10:16 編輯 ]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12-30 19:33 編輯 ]
TAGS huro 仙人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