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都市] 貌似純潔 作者:天堂羽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755543 617 68
[ 內容簡介]

【11-17:本書更新到現在,總結讀者反應如下】
  相當一部分人,會覺得很爽快,收藏、點擊+推薦;
  有一小部分人中間罵過作者幾句,繼續看的依舊很爽快;
  有一小部分人強忍著等「養肥」再看;
  有一小部分人忍不住加群溝通交流;
  當然,這雖是一部爽快的書,也有一部分受不了離開了。
  ————————————————
  智者見智,仁者見仁。
  騷者見騷,純者見純。
  看了書名後第一反應:
  覺得內容一定很純潔的,顯然,你是一個純潔的人;
  覺得內容可能很悶騷的,嘿嘿,你肯定是一個悶騷的人;
  覺得內容或許很淫蕩的,不用否認——你絕對是一個淫蕩的人;
  覺得內容會是很有趣、精彩、讀起來很舒服的,非常好,歪理固德!(Verygood)
  你是一個不挑食的好小孩,是很享受閱讀快樂讀者!
  (*^__^*)
  ◎◎◎◎◎◎◎◎◎◎◎
  楊銳是一個普通的學生,家庭一般、成績落後。
  高三時候他偶然獲得了能預知下一刻將要發生事情的異能,並可以改變將要發生的情況!
  雖然只能幾分鐘,但是一刻值千金啊!
  他的人生開始了改變,做拯救地球的英雄?又不是好萊塢。利用時間差為考試作作弊、勾搭一下女同學、瞭解一下美女老師,豈不是更加快哉?
  異能讓他快樂爽快的同時,也開始捲上種種事情。蝴蝶尚有暴風效應,楊銳又豈能再有平靜無波的大學生活?
  有趣、麻煩、緊張、爽快……ComeOn!誰怕誰?來了烏龜,我就是鐵錘!

  ****** 153437.jpg

下一刻,我做主 第1章 預知
  
  上課鈴聲響過之後,教室裡面還有稀稀落落的聲響,楊銳走了進去,馬上安靜下來,他大搖大擺的來到後面的座位上。

  坐在他前面的女生劉佳在他經過的時候,皺起了眉頭,低哼了一聲:「狐假虎威!遲到王!」

  楊銳聽得清楚,也知道是在說自己,卻一點都不介意,大咧咧的坐下。心裡不屑,切!遲到?哪次不是老師跟在我屁股後面進來的?比老師先進來,就不算遲到了。

  他不屑解釋,不是因為說的人是女生,而是因為這樣的話已經聽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至於說他老是在老師前腳進教師,有故意狐假虎威嫌疑,楊銳更是一點都不稀罕,用他的話說,他已經夠威的了。

  高三(3)班的打架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誰人敬怕三分?這就是楊銳所謂的威。不過,他雖然有打架王的彪悍外號,班上同學卻並不畏懼他,因為他從來不打本班同學。——就衝他一百八十的塊頭、略顯黑壯的身材,又是高三了,也沒有哪個同學無聊去得罪他?

  其實楊銳「打架王」的外號,是高一時候獲得的。那時候他三天一小架、十天一大架,而且保持從來沒有輸過的輝煌戰績。雖然大部分是打初中的小弟弟和同年級的學生,但是多次干翻高二、高三的高年級同學,使得他威名大振。高二上半年,基本上是鞏固了一下威名,校內已經鮮有機會出手。到現在更已經是生活在傳說中,幹架也只和校外的人了。

  現在離高考只有幾個月了,高三年級已經進入倒計時了。上課也就是複習和做題演練,對此,楊銳很無聊。

  如果有機會上大學,他當然也會像其他人一樣,恨不得變成書蟲、題蟲。但是他知道自己成績相差太遠,根本沒有辦法,自然也就心灰意冷了。

  和他一樣心態的學生不少,到高三了,如果還沒有一點自知之明,那也真的對不起父母了。他們的心態都是陪太子讀書,混個高中畢業證再說。

  熬了一節課,沒有啃出幾道題目、沒有聽進多少東西的楊銳,正準備出去活動活動筋骨,卻看到坐在他前面的女生劉佳回頭盯著他。

  「怎麼啦?副班長同志,我剛才表現良好,沒有吵著周圍同學啊。」楊銳嬉皮笑臉的先開口。

  按照往常的慣例,只要他上課跟人說話影響別人,這位坐在前面的班幹部課後定然會批評教育一番,楊銳已經習以為常了。

  一般的學校,就算年紀沒有快班、慢班之分,班級裡面也分階級的。老師為了照顧優秀的學生,往往會讓成績好的坐前面、中間的位子,兩邊、後面這樣的位子,就留個混日子的學生們。不過三班的老班還比較年輕,充滿了激情,想要讓學生們整體都變得好。所以把幾個主要的班幹部們安排在成績不好、紀律不好的學生周圍,想要讓他們監管、並影響周圍的同學。

  中國人對權力的態度是很奇妙的,哪怕是在網上,你是一個論壇版主、Q群群主,你的身份都會重上幾分。差生們會不鳥成績好的同學,但如果旁邊坐著一個班長,情況就會好很多。班主任期望班幹部影響帶動差生學習的效果不大,但起碼紀律上要好很多。

  不知道是老班經常會激勵班幹部們,還是他們真的很有責任心,副班長劉佳對身後的打架王、遲到王楊銳就一直重點監管。

  「楊銳,你也不小了,讀了那麼多年書,你應該清楚花了家裡多少錢,現在正是關鍵時刻,你怎麼還這樣吊兒郎當的呢?你就不能認真幾個月?考上大學你再玩啊!」劉佳這次沒有批評他,而是苦口婆心的勸解了起來。

  班上同學大半都還在教室裡面,抓緊一切時間學習,也只有附近的同學留意他們。楊銳同桌幸災樂禍的對他擠眉弄眼了一番,生怕劉佳同學說完了楊銳又說自己,趕緊開溜。

  楊銳看劉佳那麼認真,擺出一副欣然受教的樣子,然後歎了一口氣,「劉佳啊劉佳,你這是自我矛盾啊!」

  「我?矛盾?」劉佳伸手把垂下的一縷長髮撥到耳朵後面,不解的看著他。

  「我們讀書已經花了父母不少錢,如果考上大學,豈不是要花更多的錢?同樣的招生名額,我考上了,豈不是讓別人少了一個機會?」楊銳一臉正經,「所以,為了減輕父母的負擔、為了讓天下苦命的學生們多一個機會,我只好以大無畏的精神自我犧牲了!」

  劉佳愕然,這是這是什麼道理?好像也對,如果考上了大學,學費、生活費也是一筆很重的負擔……

  「唉……」楊銳起身歎息了一聲,「百善孝為先,先人後己,這樣的境界你們這些小女生又豈會明白?」

  他強忍著笑容,裝模作樣的搖頭歎息、感慨而去,留下副班長劉佳一臉茫然。

  劉佳的同坐李盈盈看她沉思起來,拉了她一下,「喂,你不會真的相信楊銳的話了吧?」

  劉佳微微笑了笑,「他說的好像也有點道理。」

  「呸呢!他分明就是在耍你啊,把自己說得跟什麼一樣,他是沒有希望,乾脆破罐子破摔、懶得辛苦啊,虧你還被他唬住了。」李盈盈忍俊不禁的笑道。

  劉佳一想,平時的楊銳還真的沒有他說的高尚模樣啊,苦笑了一聲:「這個人,沒得救了……」

  一八〇身高的楊銳,座位自然很後,劉佳會被安排到他前面,除了老班想要讓成績好的班幹部影響帶動後進學生外,還因為劉佳身材比較高挑,她和李盈盈都是班上女生中發育比較好的。在這十七、八歲的年紀,發育不良的女生就顯得有點青澀乾癟,而發育良好的女生自然顯得更加漂亮。

  李盈盈是學校女子籃球隊的。劉佳更是長得很漂亮、學習成績也好,又因為副班長的身份,跟男女學生交流得多,很受同學和老師的喜歡。他們所在的這新城中學雖然沒有評選校花、班花之類的,但劉佳絕對是初中、高中六個年級裡面知名度最廣、最受歡迎的美女之一。

  因為劉佳跟大家關係都好,後面幾個男生本來正樂呵呵的看她教訓楊銳,聽了楊銳的話,這時候也跟著笑道:「劉佳、李盈盈,你們小女生哪裡理解我們偉大的胸襟?其實我們也跟楊銳一樣,是為了家裡、為了廣大高三學生著想啊,我們不努力,可以為家裡省錢,你們也可以少幾個競爭對手了!」

  「去、去、去!你們考不上,看你們父母會不會讓你們復讀!省錢,多花錢才是!」劉佳無奈的說。

  ×××

  「你們四班是不行滴……」

  楊銳躍身灌籃之後,得意的炫耀了一下。

  每天放學後,楊銳照例是要打一會兒籃球的。高三的學生個個緊張,有閒心打籃球的,也都是成績不怎麼樣的。

  「靠!囂張什麼?你小子只不過是會個人逞英雄而已!」四班的同學無奈他的能力,但是鄙視他的囂張。

  「嘿嘿,囂張是要有囂張本錢的。」楊銳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

  他們都是熟悉的同學,嘴上的話不會影響心情,繼續打球,這又不是正規比賽,也沒有人在乎輸贏。

  有一次楊銳準備灌籃的時候,四班的學生很想要打擊一下他的囂張得意勁,互相使了一個眼色,幾個人都向他衝撞過去。

  在楊銳躍起灌籃之際,他的身體被混亂衝撞了幾下,三班的其他同學沒想到他們會這樣惡作劇,都來不及幫忙。就在衝撞了楊銳之後,四班的幾個學生默契的向四周。

  正在賣弄的楊銳,毫無準備之下,向後仰摔了下來,屁股重重的落在了水泥球場上。還沒有等他感覺到痛,頭也砸在了球場上,頓時大腦一陣劇震,馬上昏迷了過去!

  「哇塞!灌籃高手怎麼摔了個烏龜仰面啊?」

  「還好不是狗吃屎,沒有損毀你的光輝形象啊,哈哈哈……」

  四班的學生看到賣弄的楊銳果然吃癟,忍不住都笑了起來。三班的幾個學生也覺得好笑,但是看到楊銳四肢癱在了地上、沒有動靜,很快笑不出來了。

  「楊銳!沒事吧?」最近的同學伸手去拉他。

  楊銳沒有伸手,也沒有出聲。

  眾人感覺到有點不對勁了,都趕緊圍了過來。

  「喂,楊銳!你不會這麼不經摔吧?我們只是開玩笑,沒有惡意的!」

  「好小子,起來吧,別裝死了。」

  四班的學生因為是他們故意的惡作劇,現在都有點心虛。

  「不會是昏迷過去了吧?」有人擔心起來。

  「喂!楊銳,有女同學過來看了!美女啊,快點起來露一手!」

  還是沒有反應。

  大家開始著急起來了,趕緊搖晃楊銳。

  「怎麼辦?要不要送去醫院啊?」剛才惡作劇同學有點慌亂了,平時他們摔傷手腳、擦破皮什麼的也不是沒有見過,但是昏過去的還沒有見過。

  大家都有點慌神。

  「先別動他,我去找老師!」高三的學生平時都當自己是大人了,但應試教育出來的學生,應付事情的經驗有限,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情況下,首先想到找老師。

  看著一個人跑去找老師了,其他人圍著摔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楊銳,各自出一些自己能想到的主意。

  「要不要先把他抬到宿舍床上去?」

  「是不是要給他扇點風啊?」

  「小說上好像是說掐人中穴就會醒來啊,人中是不是在鼻子下面啊?」

  「要不要人工呼吸啊?」

  「靠!你去啊!他是昏迷,又沒有斷氣!」

  ……

  這個時候,還沒有開飯,正是住校學生們洗澡、洗衣服的時候,也有不少低年級的在玩。看到出事了,馬上有一群人過來圍觀。

  他們喜歡玩籃球的,平時跟體育老師都熟,那個同學很快找來了一個體育老師。

  看到老師來了,學生們都暫時的鬆了一口氣,有人趕緊把剛才的情況說了一遍。

  老師讓兩個學生把楊銳的腳抬起來一點、揉捏按摩小腿,讓他的身體還是躺在地上,大概這樣可以活動血液。老師自己輕輕托起楊銳的腦袋,摸到後腦腫起一個大包。他也不敢大意,撫了幾下楊銳的胸口,然後用拇指去掐他鼻唇中間的人中穴、小心的按頭頂百會穴。

  大家緊張的看著,老師面色凝重,過了一會兒,吩咐了一句:「快去推個車來,準備送他去醫院!」

  學校有急救室,但設備簡單,也沒有專業的醫護人員,所以要送醫院。去醫院不是很遠,與其打電話等救護車,不如自己送去。

  「試試這個有沒有用……」

  老師一手托著楊銳的腦袋,一手按他的人中、百會,又讓人分別按揉他虎口合谷穴。聽到有人說話,抬頭問了一句:「什麼?」

  一隻脫了球鞋的臭腳伸了過來!

  圍觀眾人掩鼻之際,沒有防備的老師,同樣遭殃,差點被熏暈過去,只能趕緊閉氣。

  「**!謀殺啊!」

  清醒的老師差點熏暈過去,昏倒的楊銳也果然被熏醒了!(一系列急救也差不多起作用了。)

  睜開眼睛,模糊的看到一隻臭腳在自己面前,楊銳趕緊伸手撥開。他根本沒有注意方向,居然把腳撥到蹲在他身邊的老師臉上去了!直接貼在臉上,這下真的把閉氣的老師熏暈過去了

  「靠!你們這般孫子……疼死老子了。」楊銳喊疼,是因為老師昏倒、手一鬆,他的頭又砸在地上。趕緊坐了起來,雙手抱住劇痛的頭。

  看到楊銳沒事,老師又暈倒了。同學們心領神會,再熏老師一次!

  ×××

  後腦腫起的大包很痛,楊銳鬱悶得要死,一路昏昏沉沉回到家裡,也懶得去晚自修了,倒在床上睡覺,還只能是趴著睡。

  上了一天課,又是打籃球,又是摔傷腦袋,楊銳趴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等到天色暗下來的時候,他聽到外面有人使勁開門的聲音,還有老媽的抱怨。他摸了摸腦袋,感覺沒有那麼痛了,慢慢坐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老媽還沒有打開門,楊銳有點奇怪,仔細一想,剛才自己回來的時候迷迷糊糊的,以為是平時晚自修回來,就把門反鎖定上了。定死了外面用鑰匙也打不開,晚自修後是最晚回來的當然要鎖好門,現在……

  楊銳趕緊過去開門,老媽看到他在家,有點意外,「小銳,你怎麼沒有去上晚自習啊?」

  「我……今天太累了,回來後睡著了,現在才醒,就不去了。」楊銳想了一下,沒有把摔傷的事情告訴老媽,怕她擔心。

  老媽也知道他的學習情況,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沒有說他什麼。「幫我把菜提進去吧,等會兒給你們燒魚。」

  楊銳提過袋子,看了一下裡面有一把青菜,幾個土豆、辣椒,還有一條魚。

  把菜提到廚房,剛剛放下,沒有動靜的那條魚忽然跳動了一下,沒想到它還活著的楊銳被它嚇了一跳,馬上翻身起來。

  翻身起來?

  楊銳一陣納悶,才發現自己還在床上!

  做夢?

  他摸了摸還時不時隱隱作痛的後腦,揉了揉眼睛,打開了燈。果然是做夢,自己真的是在房裡!

  楊銳起身出來,爸媽都沒有回來,他想起剛才的夢,不記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把門定死了。過去一看,門鎖真的從裡面定死了。

  不過他也沒有在意,隨後打開,坐下看電視。

  不知道過了多久,開門的聲音想起,老媽下班買菜回來了。

  「小銳,你怎麼沒有去上晚自習啊?」老媽看到這個時候應該吃了剩飯上晚自習的楊銳,有點意外。

  「我……今天太累了,回來後睡著了,現在才醒,就不去了。」楊銳不自覺的把剛才夢中的話重複了一遍。

  老媽歎了一口氣,「幫我把菜提進去吧,等會兒給你們燒魚。」

  燒魚?

  楊銳一怔,難道老媽真的買了魚?他答應一聲,接過塑料袋,特地打開看,裡面有一把青菜,幾個土豆、辣椒,還有一條魚!

  這下他有點意外了,怎麼跟自己夢到的一模一樣啊?

  楊銳納悶的提著菜進去廚房,剛剛放下,那條魚又跳動了一下,讓他大吃一驚!——這次吃驚是因為又跟夢裡情形一樣。

  過了一會兒,他老媽進來,看到他愣愣的站在廚房,關心的問道:「小銳,怎麼啦?是不是不舒服啊?」她知道兒子成績不好,但還算聽話,今天沒去上晚自習,可能是病了。

  「哦……沒事,我在想題目,我回去複習了。」楊銳含糊的應道,然後回了自己的房裡。

  看著兒子已經很高大的背影,老媽也暗暗歎了一口氣,雖然小銳成績不好,可是他已經很用心的讀了。

  ×××

  回到房間裡,楊銳隨便拿了一本書,但是看不進去,腦子還在想著剛才的事情。平時做夢醒來後很快就會忘記,就算記得,也難以記清楚細節,剛才怎麼那麼清晰?

  他越是集中精力想,越是迷糊,只能歸結為兩個字:巧合!

  一陣恍惚,他聽到老爸回來了。老媽叫住低聲說話,估計是說自己的事情。很快,老爸過來敲門,他起身開門。

  「爸。」

  「小銳,在學習啊。」老爸和藹的說了一聲,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床上坐下。「小銳,你也長大了。老實話……這次有沒有機會考大學?」

  楊銳實話實說:「有,但是非常小。」

  老爸歎了一口氣,直接問:「那你準備怎麼樣?復讀一年,還是找個民辦的學校上?」他也清楚兒子的成績,不怕打擊他,還是早作打算好。

  「到時候再說吧,條條大路通羅馬,老爸您沒有讀大學,還不照樣工作,還不照樣養家活口?很多讀了大學的混的還不如您呢。」楊銳沒有什麼壓力,嬉皮笑臉的說。他不覺得讀大學有太大的作用。

  「現在找工作壓力越來越大了,你要是不讀大學……」老爸也不知道怎麼說好,歎了一口氣,「唉,你還是抓緊複習吧,也別灰心,說不定能考上一個三流大學專科什麼的。」

  他也是臨時心血來潮為兒子擔心,想法並不成熟,說了後覺得這樣說不好,趕緊出去了。

  看老爸出去了,楊銳嘀咕了一聲,「什麼玩意兒嘛!特地進來打擊我一下?」

  楊銳又是一陣恍惚,他抬頭看了看房門,老爸進來過嗎?還是我又做夢了?

  拉開房門,高聲叫了一句:「爸!」

  「什麼事?你爸還沒有回來呢。」是老媽從廚房的回答。

  楊銳吃了一驚,難道……?

  他在房間裡開始坐立不安了,一直聆聽著外面的動靜。一直聽到老爸回來的聲音,他的心更是緊張了起來。

  努力呼吸了幾下,楊銳等待著敲門的聲音,如果老爸真的過來……

  沒有讓他失望,又或者說他的擔心成真了!

  楊銳老爸果然進來了,也跟楊銳說了那麼一番話!

  「……也別灰心,說不定能考上一個三流大學專科什麼的。」

  看著老爸出去,楊銳沒有再嘀咕了,心裡充滿了驚駭,剛才自己明明沒有睡著啊!只是精神恍惚了一下,怎麼好像之前做夢一樣,提前知道了老爸要進來、要說的話呢?

  楊銳苦苦思索,後腦又痛了起來。

  摸了摸腫起來的後腦,楊銳腦中靈光一閃,都說人腦是最神秘的未開發區域,電影小說裡面經常有人撞到腦袋失憶、變白癡、擁有特殊能力的,莫非我今天被哪些孫子撞倒地上摔了腦袋,因禍得福激發了大腦潛能、有了提前預知事情的特異功能?

  想到這一點,楊銳開始由困惑、緊張變得興奮起來,連後腦也覺得沒有那麼痛了。他不經暗想,如果我能提前預知到將要發生的事情,豈不是洞悉先機、掌握未來?

  楊銳越想越是激動,可是……未來真的可以改變嗎?如果未來不能改變,我能預知又有鳥用?

  回想了一下剛才預見父母的情況,他發現開始似乎真的可以改變,起碼老媽沒有向預見的那樣看很久的門!雖然是自己無心的,也算是改變了未來吧?

  如果可以改變,那自己到底能預知多久的事情呢?範圍多大呢?怎麼樣才能預知到?這兩次可都是無意識的啊,怎麼才能主動預知到呢?

  (慢熱型書,大家耐心多看一點,或許會喜歡上的。)

[ 本帖最後由 ark17303 於 2008-10-22 14:55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