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奇幻] 醫冠禽獸 作者:石章魚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361516 232 17
【內容簡介】
  【拳打海·陸·空無數英雄】
  【情迷人·鬼·獸大小美女】
  一個醫學博士
  一個不羈浪子
  一次逢場作戲的激情碰撞,卻讓他落入一個驚心動魄的動盪時代。美女與野獸,光明與黑暗,正義與邪惡,戰爭與和平……
  他將直面挑戰還是隨波逐流,一首蕩氣迴腸的勵志史詩從此拉開了帷幕……


第一卷 都是春藥惹得禍 第一章 【都是荷爾蒙惹得禍】


  唐獵睜開惺忪的睡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陌生而美麗的面孔,栗色的卷髮散落在雪白的枕套上,黑長的睫毛鬈曲上翹。

  她的手臂仍然勾著唐獵的脖子,長腿壓在他的雙腿上,唐獵清楚的感覺到她是赤裸的。

  他嘗試著挪動了一下有些麻木的手臂,女郎發出一聲夢囈,充滿彈性的乳房更加緊密的擠壓著他的胸部。

  唐獵的頭痛得仍然很厲害,好不容易才想起昨天晚上支離破碎的片斷,這女郎好像是在酒吧遇上的,他們談了很多,喝了很多,以後的事情便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抬起頭發現牆上的掛鐘已經指向上午十點,唐獵心中暗叫不好,看來今天又要遲到了,他不忍心驚醒身邊人的美夢,輕輕掀開了被子,悄然離開了房間……

  伴隨者一聲震耳欲聾的引擎轟鳴聲,一輛黑色蘭博堅尼幽靈跑車帶著一陣狂飆衝入『春暉寵物醫院』的停車場內,以一個漂亮的漂移入位,停泊在正中專門標記的黃色車位內。

  周圍原本寧靜的空氣因為這個突然造訪者的來到馬上變得動盪起來,引起的飆風將一旁少女的長裙捲起,嚇得她慌忙用雙手護住長裙的前方,這絲毫阻止不了裙擺宛如百合花般的飄起。

  剪刀門緩緩升起,唐獵笑瞇瞇看著少女的纖長玉腿,響亮的吹了一個唿哨。

  「唐獵!你這個混蛋!」少女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害羞,俏臉漲得通紅。

  唐獵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大步走下了跑車:「蘇菲,有這麼跟老闆說話的嗎?小心我炒你魷魚!」

  蘇菲毫不退讓的向他揚起了拳頭:「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病人在醫院排起了長隊,你這個主治醫生卻不知去哪裡逍遙自在,是不是打算將唐叔叔的家業敗光了才甘心情願?」

  唐獵情不自禁皺起了眉頭:「聽你的語氣好像我媽!」

  「那你以後就叫我媽咪吧!」

  「媽咪,我要吃奶!」唐獵厚顏無恥的做出要擁抱蘇菲的動作。

  蘇菲嚇得躲到一邊,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管辣椒粉:「小心我噴你啊!」

  唐獵只不過是裝腔作勢的嚇嚇她,伸手從她手裡接過白大褂,一邊穿上,一邊向門診的方向走去。他的步伐很大,蘇菲要一路小跑才跟得上。

  「為什麼沒穿護士服?」唐獵邊走邊問。

  「你忘了,我今天休息,如果不是醫院亂成一鍋粥,我才不會跑過來幫你。」

  「你對我真是情深意重,有沒有考慮下做我女朋友?」

  蘇菲惡狠狠的盯住唐獵:「唐獵!我早就有男朋友了!」

  唐獵故意歎了一口氣:「可惜,可惜,真是可惜,我們共事這麼久,你對我難道沒有產生任何的感覺?」

  蘇菲果斷的搖了搖頭,不可否認,唐獵在任何女性的眼中都是極具魅力的男子,身高一米八十二公分,體型健美,皮膚是健康的古銅色,年僅二十四歲,便已經成為獸醫學博士,在國內和國際上享有相當高的威望,正是因為他太過優秀,所以才讓蘇菲感到危險,她是個傳統的女性,希望找到的另一半最好是一心一意的對她,而唐獵不同,他的血液中充滿了燥動和狂野,不但酷愛賽車,而且對女性的追逐更是不知疲倦,既然掌控不了,便敬而遠之,這是蘇菲深思熟慮之後決定的對策。

  唐獵整理好衣領,將胸卡端端正正的戴好,走入門診大廳,他就已經完全進入了醫生的角色。

  拋開唐獵個人的生活習慣,他的確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醫生,他拿到過西醫學和中醫學的雙料碩士,後來父母因為飛機失事去世後,他改修獸醫學並很快拿到了博士學位,以他的能力和水平早應該進入國家相關的研究機構或者去大學任教。可是他似乎對那種環境並不感興趣,堅持留在這裡經營父親遺留給他的寵物診所。

  剛剛走入門診大廳,一位妖艷的少婦便迎了上來:「唐醫生,你總算來了,我已經等了你整整兩個小時。」

  唐獵有些不耐煩的點了點頭:「劉太,有事情去我診室談!」

  「可是……」

  唐獵大步向診室的後門走去,蘇菲慌忙將劉太攔住:「劉太,跟我來,我會為你安排。」

  唐獵走入診室,端起桌上已經沖好的咖啡,喝了一口,伸展了一下雙臂,房門打開了,蘇菲和當值護士盧莉一起走了進來。

  看著兩人手上厚厚的一沓病歷,唐獵笑了起來:「這麼多,看來今天生意不錯。」

  蘇菲幫助唐獵將診桌整理好:「可以開始了嗎?」

  唐獵點了點頭。

  「一號!」盧莉出去喊了兩聲不見有人回答,只好直接叫寵物主人的名字:「林嘉辛!」

  「稍等一下,我家狗狗正在大便!」

  盧莉無可奈何的向診室內看了看。

  唐獵將病歷丟給蘇菲:「我看病從來不等病人,讓她明天再來!」

  蘇菲知道唐獵的習慣,笑著將病歷遞了出去。

  二號是剛才攔住唐獵的劉太,她抱著一隻狐狸犬,脈脈含情的看著唐獵。

  蘇菲和盧莉都強忍著笑,這位劉太有點花癡,隔三岔五的便要前來光顧這裡,她的狐狸犬根本沒有什麼毛病,只不過是藉故來接近唐獵的。

  「怎麼不好?」

  「總是睡不好……」劉太嗲聲嗲氣的回答說。

  「晚上是不是經常叫?」

  劉太彷彿忘記了自己的角色,臉兒紅紅的回答說:「偶爾叫幾次,不過不是很大聲。」

  唐獵被劉太癡情的目光看的渾身不自在,匆匆開了兩付藥:「你跟護士去取藥!」

  「唐醫生,我也睡不好……」劉太的腳尖輕輕從診桌下伸了過去,在唐獵的小腿內側摩挲了一下。

  唐獵暗罵了一句,將處方揚了起來:「我開得是兩付,一付給你,一付給狗狗,對你們一定有效。」他開得只不過是普通的安眠藥,對這種經常自我陶醉,用他做性幻想對象的女性,唐獵也沒有太多的辦法。

  「劉太請!」蘇菲過來替唐獵解圍,如果不下逐客令,劉太肯定會再磨蹭一陣子。

  劉太有些不情願的站起身來:「唐醫生,我家裡還有一頭松獅……」

  「下一位!」

  短短的一個小時,唐獵將所有堆積的病歷全部處理完畢,長舒了一口氣,向後靠在椅背上,腦海中想著剛才蘇菲長裙飄起的一幕,臉上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

  時間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三十分,按照唐獵的習慣,已經到了他要離開的時候。蘇菲和盧莉過來收拾房間,唐獵笑著說:「今天給你算加班,月底我會封個紅包給你。」

  「謝謝!」蘇菲將病歷整理好。

  唐獵趁著盧莉出去倒垃圾的機會,拉住蘇菲的手臂:「中午一起吃飯好嗎?」

  蘇菲搖了搖頭,掙脫開唐獵的手掌:「我約了男朋友!」

  「那個眼鏡!我真不明白,他比我強在哪裡!」唐獵有些不服氣的嚷嚷著。

  蘇菲瞪了他一眼:「馮凱比你正直,比你誠實!」

  「你是說我虛偽了?」唐獵笑著問。

  蘇菲點了點頭。

  唐獵故意歎了一口氣:「我的確沒有你說得那樣誠實,對了,有件事我忘了告訴你,你穿粉色的內衣很漂亮!」

  蘇菲的俏臉羞得通紅,這該死的傢伙,剛才分明看到了自己內褲的顏色。

  「你再敢騷擾我,我就向你辭職!」蘇菲的表情看來很認真。

  唐獵知道和蘇菲開玩笑一定不能過度,馬上換成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開個玩笑,幹嘛這麼認真,好,就當我沒說過!」

  外面忽然響起悅耳的轟鳴聲,唐獵對引擎的聲音有著特別的敏感,從聲音中就已經聽出這是一輛SLRMclaren超級跑車,透過診室的落地玻璃窗向外看去,卻看到一輛紅色的SLRMclaren超級跑車和自己的黑色蘭博堅尼並排停在一起。

  「又有病人來了!」蘇菲小聲說。

  「跟我有什麼關係?」唐獵看了看牆上的時鐘漫不經心的說。

  「看來是一個很尊貴的客人。」蘇菲提醒他說,從跑車的外觀上,她已經看出來人一定相當的有錢。

  唐獵笑了起來:「我向來是個很有原則的人!」

  唐獵的原則往往因為美女而改變,這次又是這樣,當秦媛媛裊裊婷婷走入診室的時候,唐獵馬上忘記了自己剛才說過的話,他沒有想到僅僅兩個小時後會和她再次相逢。

  蘇菲小聲向唐獵說:「我去告訴她明天再來……」

  「對一個醫生來說,二十四小時我隨時準備為病人服務!」唐獵的態度立刻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可是我下班的時間已經到了!」蘇菲最討厭看到的就是唐獵這副色迷迷的表情,轉身向診室外走去,留給唐獵一個單獨診斷的空間。

  秦媛媛姿態優雅的坐在唐獵的對面,點燃一支香煙,海水般湛藍的眼眸靜靜注視著唐獵,這種色彩的眼眸本不應該出現在東方人的身上。唐獵馬上看出她應該是戴上了改變眼眸色彩的隱形眼鏡。

  即使坐在那裡,秦媛媛誘人的曲線仍然極盡優美的展示在唐獵的面前,唐獵的目光沿著她身體的曲線起伏,緩緩遊走著。

  秦媛媛左手撫摸著愛犬烈風的長毛:「唐醫生好像看錯了對象!」她的話中隱含著責怪的意思。

  唐獵呵呵笑了起來:「我們給動物看病的和給人看病的不同,想要瞭解動物首先就要瞭解它的主人。」

  秦媛媛嫵媚的看了唐獵一眼,充滿誘惑的說:「唐醫生打算怎樣瞭解我呢?」她離開座椅來到唐獵的身邊,伸手拉住唐獵的領帶,把唐列牽向自己:「為什麼要不聲不響的離開?」

  唐獵笑了起來,想起昨晚和秦媛媛充滿激情的一夜,體溫不由自主的上升起來:「你怎麼找到我的?」

  秦媛媛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名片:「還好我從你的名片夾中留下了這個,否則真的很難找到你呢。」

  「秦小姐找我有事?」唐獵微笑著說。

  秦媛媛點了點頭,指了指身後的蘇牧。

  唐獵的目光終於落在她身邊蘇格蘭牧羊犬的身上,這只名叫烈風的蘇格蘭牧羊犬,頭部與身體的比例輕盈,不論從前方還是側面看,它的頭部,都是薄肉V字型,從耳根到鼻端逐漸尖細下來。由側面觀看時,頭蓋的上線與口吻上線幾乎成平行,鼻樑筆挺直,眼睛、鼻尖都是純黑色,眼睛大小適中,形狀為杏仁型。肩胛高長,背部堅實直挺,腰部寬廣,強而有力。臀部的末端略為豐滿而傾斜,尾部長度適當。胸部深達肘部,肋骨十分傾斜,肩後方部位略帶圓形。腹部適當緊縮。

  被毛綿長、富有光澤,相當密集,除了頭部與肢部之外,整體皆被覆相當多的被毛。上層毛直挺,手感粗糙;下層毛則是柔軟的綿毛所覆蓋。顏面毛為短毛。尾毛十分豐富,臀毛極很長,呈蓬鬆狀。

  唐獵左看右看這條蘇格蘭牧羊犬都不像有病的樣子,心中有些奇怪。

  秦媛媛將手中的煙蒂摁滅在面前的水晶煙灰缸裡:「烈風已經三歲了,可是我發現它對雌性犬並不感興趣。」

  「秦小姐怎樣發現的?」

  秦媛媛的臉泛起一抹嫣紅,這種問題的確有些難以回答。

  唐獵心中暗笑,表面上卻裝出一本正經的樣子:「秦小姐不必覺得不好意思,我們探討的是醫學問題,有什麼就說什麼。」

  秦媛媛點了點頭:「好吧,我還是直截了當的說吧,烈風不願意和雌性犬交配,我嘗試過各種方法,仍然無法將它改變,我擔心它的性取向是不是有問題。」

  唐獵差點沒笑出聲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關心狗狗的性生活。

  秦媛媛不滿的看著唐獵:「是不是很好笑?」

  唐獵搖了搖頭,仍然一臉的笑意。

  「我一直認為動物和人並沒有任何的區別,人應該享受的權利,動物也應該享受到。」

  唐獵點了點頭,臉上已經裝出一副鄭重的表情:「我絕對贊同你的想法,動物也應該有它的兩性生活。」

  「我聽說你是國內最好的動物生殖醫生,所以過來請教你,診金方面你不必擔心。」

  秦媛媛的這句話,唐獵怎麼聽怎麼彆扭,不過他並沒有糾正,微笑著說:「我先給它檢查一下。」

  唐獵的檢查很快就有了結果,烈風的身體完全正常。

  「這麼說烈風應該是精神上的問題,有什麼方法可以檢查出,它究竟有怎樣的心理障礙?」秦媛媛對烈風的關心溢於言表。

  唐獵狡黠的笑了笑:「秦小姐好像是個急性子,我們剛才只是對烈風做了一個粗略的檢查,想要查出它的病因,恐怕還需要做一個系統全面的檢查。」

  「那你快做啊!」秦媛媛不耐煩的說。

  唐獵指了指牆上的掛鐘:「十二點哩,我總不能空著肚子工作吧?診所對面有一間日式料理,不如我們先去吃飯。」

  「烈風怎麼辦?」

  「把它留在診所裡,我給它注射一針,等到藥效發揮以後,下午可以監測它體內的激素水平。」

  秦媛媛猶豫了一下終於點了點頭。

  唐獵為烈風注射了一支斯普瑞,這是唐獵研製出的動物用春藥,合適的劑量會讓動物春情勃發,促進動物之間的交配行為。

  注射之後,他將烈風關在醫院後的隔離房中,當然他不會將烈風孤零零的留在那裡,好在寵物醫院向來不缺各類動物,唐獵挑選了一隻雌性蘇格蘭牧羊犬和烈風關在一起,看看烈風對它有沒有反應。

  秦媛媛依依不捨的看著隔離室中的烈風,那只雌性蘇格蘭牧羊犬似乎對烈風頗有好感,親暱的湊了過去,不想烈風突然咆哮了起來,嚇得那只雌性蘇牧委屈的躲到一旁。

  「你看到了,它根本不喜歡異性!」

  「我們先去吃飯,回頭再過來為它檢查。」

  吃飯的時候,秦媛媛顯得心不在焉,向來健談的唐獵海闊天空的神吹竟然沒有引起她任何的興趣,看來這只蘇格蘭牧羊犬在她心中的地位果然十分重要。

  唐獵只好將話題轉向她最感興趣的烈風:「你對烈風的感情好像很深?」

  秦媛媛點了點頭,眼圈紅了起來:「烈風是我媽咪留給我的遺物,她臨時前囑托我一定要照顧好烈風,要將它當成自己的兄弟一樣照顧它,現在看到它這個樣子,我好難過……」

  唐獵準確把握住時機,將紙巾遞到秦媛媛的手中,趁機握住秦媛媛柔弱無骨的小手:「秦小姐,你放心,我一定為你將烈風治好。」

  秦媛媛感激的點了點頭,想要將手從唐獵的手中抽回來,一連嘗試了兩次卻沒有成功,俏臉不禁紅了起來:「你這個人好不老實。」

  唐獵笑著放開秦媛媛的纖手:「對不起,我見到漂亮的女孩子,總是容易失態,請秦小姐諒解。」

  秦媛媛看著眼前這個笑容宛如陽光般燦爛的男子,想起昨晚和他發生的一切,她的心跳忽然一陣加速,唐獵肆無忌憚的眼神讓她忽然感到某種危險正在迫近,她有些驚惶的垂下頭去:「我們回去吧!」

  中午的時候,整個寵物醫院空無一人,唐獵和秦媛媛來到隔離室的門前,透過門前的窗口向裡面望去,秦媛媛下意識的尖叫了一聲,隨即整個俏臉紅到了耳根。

  唐獵向裡面望去,只見烈風正趴在雌性蘇牧的身後大幹特幹,鮮紅的舌頭爽歪歪的耷拉下去,舌尖不住滴著晶瑩的口水。

  唐獵笑了起來,斯普潤的藥力果然強勁,剛才他給烈風增加了百分之二十的劑量,就算是用在狗熊身上也會讓它春情勃發,更何況這是一隻體重不足百斤的小狗。

  「快……分開它們……」秦媛媛慌張之下居然提出了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要求。

  唐獵搖了搖頭:「我可沒有那樣的本事,它正在興頭上,任何人打擾它的好事都會成為它的敵人,更何況它的結構和人體完全不同,不是說分開就分開的。」

  唐獵悄悄靠近了秦媛媛,身體侵略性十足的貼在她柔軟的後背上,湊近她的晶瑩的耳珠,小聲說:「不如我們去後面繼續探討一下烈風的病情?」

  他的手平貼在秦媛媛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隔著衣裙透入的熱力讓秦媛媛情不自禁的顫抖了起來,她並沒有做出反對的舉動。

  這更加鼓勵了唐獵的動作,他的手大膽的放在秦媛媛豐滿而富有彈性的胸前,秦媛媛抓住唐獵:「你果然不是好人!」心中卻感到一種異樣的刺激。

  「只怪秦小姐太漂亮,像我這樣的守法公民也忍不住想要犯罪。」

  「犯罪往往都要遭到懲罰,難道你這個慣犯從不害怕?」秦媛媛的嬌軀向後癱軟在唐獵的懷中。

  「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風流……」唐獵的手伸入秦媛媛的領口,已經將她嬌嫩豐挺的雙乳掌握在手中。

  秦媛媛轉過頭,主動吻上唐獵的嘴唇,溫軟濕糯的香舌宛如小魚一般游入了唐獵的嘴中。唐獵用力擁吻著秦媛媛性感的嬌軀,左手摟住她的纖腰,右臂攬起她的腿彎,將秦媛媛整個抱了起來。白色的工作服滑落到地面上,唐獵將秦媛媛按在配藥台上趴好,撩起她長裙的下擺,露出緊湊的玉臀,黑色性感內褲將臀部性感的曲線勾勒的玲瓏無比,唐獵從她的耳垂開始吻起,一直吻到她誘人的臀部,手指鉤住她內褲,輕輕褪到她大腿上,秦媛媛發出輕聲的呻吟,唐獵恰到好處的親吻讓她不時發出戰慄,耳旁響起陣陣烈風快意的嗚鳴聲,一種強烈的刺激感充斥著她的內心。

  唐獵的腰部前挺,用力擠入了秦媛媛狹窄溫熱的體內,他舒爽地鬆了一口氣,愜意的閉起雙眼,享受著從秦媛媛嬌軀內傳來的溫暖和酥癢。

  秦媛媛仰著頭,細細的蠻腰向下凹成圓弧,身體承受著唐獵暴風驟雨般的衝擊,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讓她喉嚨裡發出劇烈的喘息,她拚命壓仰著呻吟聲,可是卻無法控制住身體的戰慄……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唐獵的身體猛然貼緊了秦媛媛的臀部,秦媛媛近乎發狂的向後反摟著唐獵的腰部,試圖填平兩人之間的所有縫隙,唐獵的低吼和秦媛媛無可抑制的呻吟聲交織在了一起,兩人緊緊擠壓著對方,感受著那剎那間爆發的熱力。

  房門被禮貌的敲響,唐獵詫異的扭過頭去,這種時候,本不應該有人造訪。

  剛才反鎖上的房門不知什麼時候被打開了,一位坐在輪椅上的中年人靜靜觀看著眼前的一幕,他的眼神哀傷而憂鬱,卻找不到任何的憤怒。

  秦媛媛的俏臉頓時失去了血色,她甚是失去了穿上衣服的力量。唐獵迅速反應了過來,想要離開秦媛媛的身體。

  卻聽到一個冰冷嘶啞的聲音說:「別動,讓我好好欣賞一下。」

  唐獵乖乖的趴在秦媛媛的身上,不敢有任何動作,因為他看到中年人的手上握著一把手槍。

  「她是不是很性感,叫起來是不是特別的淫蕩?」中年人平靜的問。

  唐獵心中暗暗叫苦,只怪自己體內的雄性荷爾蒙分泌過多,現在被人抓了個現形,他的頭腦現在變得一片混亂,這個名叫秦媛媛的女人是不是故意設圈套坑害自己?

  唐獵迅速穩定下情緒:「你想要什麼?給我一個數目,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會滿足你!」

  中年人哈哈大笑了起來,臉上流露出冰冷的殺機:「唐獵,你好像並不清楚我是誰?我叫尹天龍,被你壓在身下大干狂幹的是我的情人秦媛媛!」

  唐獵的腦袋嗡得一下大了起來:在這個國家不知道尹天龍的恐怕沒有幾個,他是國內最大黑社會集團黑鷹堂的首領,人稱黑雲邪神,自己居然幹了他的女人,而且被人贓並獲,唐獵的眼前出現了自己種種淒慘的死狀,如果事先知道秦媛媛是尹天龍的女人,給他熊心豹子膽他也不敢對她下手。

  尹天龍驅動著輪椅來到他們的面前,冷笑著看了看秦媛媛,他的手輕輕撫摸著秦媛媛紫紅色的卷髮,溫柔的說:「媛媛,這麼精彩的場面你為什麼不早一點讓我來看?你知道我好久沒有見到你的浪騷模樣了。」秦媛媛的嬌軀嚇得瑟瑟發抖:「龍叔……我錯了……」

  「傻孩子,我什麼時候責怪你了,你還年輕,生理上自然有需要,難道要你終生守著我這個糟老頭子?」尹天龍的口氣越是緩和,秦媛媛越是害怕。

  唐獵想要離開秦媛媛的身體,尹天龍卻用槍指住了他的腦袋:「謝謝你!」

  唐獵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玩弄了他的女人,他居然還向自己道歉,天下間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尹天龍一字一句的說:「你讓我發現,我依然有嫉妒心,我仍然會產生衝動,我還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槍口輕輕滑落到秦媛媛的顳部,『怦!』地一聲悶響,子彈無情的射入了秦媛媛美麗的頭顱,鮮血宛如淒美嬌艷的花朵綻放在唐獵的面前,唐獵被眼前發生的一切震驚了,他的臉上身上沾滿了秦媛媛的鮮血,懷中秦媛媛的屍身仍然留有餘溫。

  秦媛媛美麗的瞳孔在絕望中緩緩擴大,直到失去任何生命的神采。

  唐獵的雙目濕潤了,他竭盡全力的怒吼起來:「王八蛋!畜生!」

  尹天龍冰冷的槍口指點著他的頸部:「死亡,並不是懲罰一個人最好的方法,讓你死在我的面前根本無法平息我心中的憤怒!」

  從門外走入了四名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漢,他們將衣衫不整的唐獵從地上拉了起來,將他的雙手用繩索綁住。

  尹天龍輕輕撫摸著秦媛媛冰冷的俏臉:「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疼她?我甚至天真的相信她愛我,這世上任何人會背叛我,媛媛也不會……」他的目光中充滿了無盡的悲涼,內心宛如刀絞般疼痛。

  唐獵親眼目睹秦媛媛鮮活的生命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心中的內疚和痛苦遠遠超出了對死亡的恐懼,如果不是自己引誘秦媛媛出軌,她本應該仍然好端端的活在這個世上。

  「你怕不怕死?」尹天龍冰冷的手指抓住唐獵的短髮。

  「去你媽的!」唐獵憤怒的瞪著他。

  尹天龍陰森的笑了起來:「這世上沒有人不怕死,你也一樣。」他的目光落在前方的冰吧上,裡面盛放著不同種類的貴重藥物。

  「你或許不知道,我曾經是一個很好的醫生!」尹天龍打開冰吧,從裡面拿出藥物,看著上面的說明,他的嘴角忽然露出一絲歹毒的微笑。

  唐獵睜大了眼睛,他已經意識到即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開始拚命的掙扎。

  尹天龍冷笑說:「如果我沒有弄錯,這些應該是用於動物身上的春藥,你既然這麼喜歡那種事,我就讓你一次爽個夠!」

  針管一次次的扎入唐獵的靜脈,他已經記不清尹天龍向自己的體內推入了多少劑量的斯普瑞,他的體溫開始上升,口舌感到難以形容的焦燥:「畜生……畜生……」他的聲音開始變得虛弱無力。

  尹天龍將針管扔到了一邊,冰冷的手指挑起唐獵的下頜:「我不會讓你痛痛快快的死……」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5-12 10:10 編輯 ]
  • 1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liny0917 -1 一整個粗俗到有剩的文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