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仙俠] 黑山老妖 作者:夢入神機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308425 295 21
[內容簡介]
  本書以殺為題,我們不再沉悶無趣的殺。
  要殺出自己的個性,殺出大眾的風格,殺出時代潮流。
  這一刻,你殺人的背後不在是靜悄悄黑洞洞。
  有無數讀者盯著你的動作。
  我們要殺出劇情,殺出感覺,殺出品牌。
  殺殺殺殺殺殺殺。」這樣觸目驚心的碑文,到底有什麼樣的秘密?
  黑山老妖,為您揭曉!
  今天,你殺了沒有?

   102259.jpg


正文 第一章 鐵砂掌

  南方的天氣,到了九十月份,居然還正是熱得緊的時候。尤其是城市裡頭,那白煌煌的太陽照得水泥路灼亮灼亮的。乍一看,好似出了一層白花花的鹽。晃得人的眼睛都睜不開。這熱辣辣的日頭,人都不敢出門。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太陽落到西邊去了。溫度依然降不下去。水泥地面積蓄了一天的熱量都吐了出來,整個城市彷彿一口大蒸鍋,又熱又悶,人心裡就覺得慌慌。直到了凌晨兩三點鐘,熱氣才漸漸退去,有了一絲涼意。可是又該天亮了。一天到頭,真是沒有一個涼快的時候!

  王鍾正是這個時候起來的,略微洗涑了一下,又看了一下煤爐子裡面的火。還燃著的,頓時稍微放了心。

  煤爐上面熬了一個罐子,揭開灌蓋,一股微微的當歸藥的氣息,混合了雞湯的香味就進了鼻孔。原來是個當歸燉子雞,又加了蟲草,人參片,等補益身體的藥材。睡覺時熬下的。先就去了身上的油脂,開始大火燉時,更是去了浮油,現在那湯水便是清淡亮亮的。

  王鍾拿湯匙嘗了一口,味道恰到好處,先盛一碗喝了。砸吧砸吧嘴巴,覺得胃裡安穩了。慢慢的收拾一下,換了套練功服,又在手膀上,腳上綁了十幾斤重的鉛塊。再提了一大袋子鐵砂,拿了一瓶藥酒,一本線釘,似乎手抄的書。最後順手把屋子裡面的空調開了,感覺到一股涼風把屋子裡的溫度降了下來,這才出門了。

  在家裡睡覺,王鍾從來不開空調。他也不熱。

  這時候,樓道裡還麻黑麻黑,不過外面的路燈倒是通夜開著。微微的夜風拂過來,王鍾長長吐了一口濁氣。覺得神清氣爽,這才將一袋子鐵砂猛的一甩,一股做氣,走了兩里多路。

  路上還是車來車往。王鍾一一避開了,操了一條樓房間夾著的小路,上了後面的小山。

  這袋子就是農民用來裝谷的麻袋,鐵砂也是農村打獵用的土銃彈藥。裝上火藥,填了鐵砂,轟隆一槍出去,就是一大片,根本不要槍法準頭。尋常鳥兔一但中了,往往全身像篩子一樣。就是插了邊,也被鐵砂穿了眼,被趕山的狗子一追,一樣沒了活路。

  這麻袋平常裝了一袋谷,就有五六十斤,現在裝上了鐵砂,足足重出了幾倍,兩百斤左右的樣子,王鍾一手提起疾走,竟然不見吃半點虧。

  上了半山腰,就隱隱見了遠處一條大江,把這城市分成河東河西兩塊。河東是一片老城,解放前就有了的。

  如今天下大治,風調雨順,國泰民安。那高樓大廈就像雨後春筍一樣起來。燈火輝煌,霓虹酒綠,醉生夢死,是迷得人晃眼,不曉得東南西北。但王鍾再大的城市都見過,也不覺得什麼。

  這邊,自然是河西。新開發,原先是一座大山,如今圍著山建起了幾十里長的大學城,商業區,居民樓,等等。依山傍水的,環境比河西好。地皮就漸漸炒了起來。不過這些,王鍾是不去管的,他如今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學生而已。

  要說不普通的地方,就是比別人多煉了十來年的鐵砂掌而已。

  嘩啦一下,把麻袋放在兩塊大石中間,扒開口子,就見得裡面黑粒粒的粗鐵砂,傳出了一股中藥味道。

  王鍾先拿那瓶藥酒塗抹了手掌,只見一雙手儘是老皮老繭,指甲都被磨平了,光禿禿的,指頭上也生出了老繭。就好似在田地裡面扒拉了一輩子的老農民。這雙手,與王鍾這相貌,年齡不符合到了極點。

  雙手插了藥酒,王鍾先相互揉了揉,然後使勁的摩擦。這是練鐵砂掌必要的前頭戲。藥酒是特製的秘方,最重要的一味藥材就是虎骨,那是通經活血,治療跌打損傷,生肌皮的上好東西。

  只是這東西,不但難得,而且貴。不過窮文富武,你不富還練什麼武。

  摩擦得手漸漸發熱了,王鍾癟了癟嘴,雙手朝鐵砂中連插,初始還慢,漸漸的快了起來,雙手閃電般的連起連落,那鐵砂翻波洶湧,卻一點都沒濺出來。顯然是火候已經到了一定程度。

  猛然悶吼一聲,雙手改了動作,或是抓,或是拍,或是撈,或是提,或是帶,或是絞,連連變幻,另人眼花繚亂。鐵砂嘩啦嘩啦的響,手膀上綁的鉛塊也相互叮噹,彷彿有人炒瓜子,炒銅豌豆,老遠就聽得到。

  莫約半個鐘頭,額頭微微見汗了,王鍾才提出手來。手指慢慢的做了幾個手勢,血氣都活通了,又相互揉了揉。照樣擦了一遍藥酒。

  鐵砂掌這門外家功夫,剛猛無比,而且傷身體,不用藥輔助的話,根本練不得。而且初始,不能鐵砂,否則手掌就廢掉了,當年王鍾就是用大米代替,練了兩年,不知道糟蹋了多少糧食。後來慢慢改河沙,最後等雙手磨得堅韌了,才用了鐵砂。

  休息一下,王鍾翻開了那本線裝手抄本的書籍,紙葉早就黃了,顯然有些年代。上面用毛筆小楷寫的繁體《鐵砂掌秘傳》下面落款是「顧汝章」三個字。裡面有五十幾頁,開頭是講藥酒的配料,再翻開,就是一個個的手勢,人形,雖然是毛筆線條畫,但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圖形中間夾雜註解,到了後面,就是密密麻麻的小文,是一篇類似道德經的玄學文章,不知道出處。王鍾仔細研究了許久,發現是將練功時候心境調和的。只是裡面有些句子深奧精微,磨論兩可的地方很多。

  這本《鐵砂掌秘傳》是當年鐵掌宗師顧汝章親筆所書的心得,十分全面。現在信息發達,這鐵砂掌也不是什麼秘傳,網絡上一搜索,大把大把,只是多不相同,各有說法。因為練習的方法簡單,因此胡亂也說得出來。

  只是越簡單的東西,常常就蘊涵有深奧的道理在裡面。

  「練武這東西,講究的是一個水滴石穿的功夫,關鍵是一恆字。除此之外,好像沒什麼速成的手藝。只是如今,沒什麼用處。」

  如今社會講究法制,熱兵器,槍桿子時代。武功這東西,還真沒什麼用處。只是這門手藝是他從小練起,不肯荒廢了。拳不離手,曲不離口,這門鐵砂掌功一天兩天不練還好,過得一年兩年不練,那就要倒退許多。既然練了,就是騎虎難下,否則捨棄多年的苦功,那就十分可惜了。

  王鍾翻看了一會兒這本書,還是細讀後面的玄學,依舊沒什麼心得體會,只得收了。

  見得對面一株樹,王鍾上前,去了手膀上的鉛塊,就覺得輕鬆了許多。穩穩的紮了個馬,手臂一輪,「呼啦!」帶出風來。啪!的一掌,橫掃在了樹幹上,一大塊樹皮猛的被掃飛,露出了裡面白嫩的肉。

  猛的躍起,空翻了個觔斗,兩手呈了鷹爪型,如蜻蜓點水似的朝地面沾了一下,就抓起兩塊青磚。翻空站定之後,猛的一捏,就聽喀嚓兩聲,兩塊青磚被生生捏斷,狠狠揉了幾下,手中的半截成了磚渣子,粉末飛揚,被生生捏碎了。

  這是鐵砂掌裡面的鷹爪功,王鍾淫浸這中十年了,使來十分熟練了。

  見了自己的成果,似乎比較滿意,拍了拍手中上的灰塵,收拾好鐵砂。見得天色已經濛濛白了,路燈也全熄了。王鍾收拾好一袋鐵砂,依舊下山,回到自己的住處。

  「才五點多,上學還有點時間。」王鍾蹬蹬蹬的上了樓,一進屋子,就感覺一股涼意,空調不是白開的哩。看了一下表,正好與平常的時間相同。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才去上學。以上是他每當天的必修功課。

  這城市是一省的省會,大學城是三四所大學合併成的,頗有名氣,屬於重點一流。王鍾才考進來,本來住在學校宿舍,只是因為要練這鐵砂掌,不太方便,好多歹說,才得批准搬了出來,尋到這房子租了。

  兩室一廳,廚房廁所,還有傢俱電器,六百五一個月。雖然開支大,但清淨。何況王鍾是個二世祖,父母是改革開放最早下海的一批,生意越做越大,都到國外去了。不缺少錢花。要不然怎麼煉得鐵砂掌起,光藥就不得了。況且他自己每天還要換了花樣煮各種各樣的奢侈品。不是燉雞就是燉鴨的。

  練這外家功夫,沒有內家功夫的輔助,極傷身體,身體一不調養好,垮得非常快。王鍾也曾找人學了內家功夫,太極拳什麼的。只是都是皮毛,沒一個是正宗的,平時舞弄舞弄,舒展筋骨還可以,要延年益壽,內外兼修,那想都別想。正宗的傳人不知道在哪個旮旯裡面窩著呢。

  「我也算鐵砂掌的真正傳人,不過是上了賊船了!」

  想起自己早死翹翹的爺爺,王鍾就哭笑不得,不知哪裡得來這本秘籍不像秘籍的東西,在自己小的時候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引誘自己練,加上自己看了什麼《霍元甲》《精武門》就想飛簷走壁,天下無敵。

  結果練得起勁,不知耗費了多少錢財。到現在,也確實有成果,捏磚成粉,單掌開碑什麼的。打幾個人那是不成問題。

  只是,你沒事打人幹什麼?不是吃飽了撐的。就算被搶劫,流氓騷擾什麼的,也還有防衛過當的法律,一個不好,一掌把人打死了。不用說,必然吃官司坐牢,搞不好挨花生米。武功練得再高,對上了槍,也就玩完了。至於那種金剛不壞,飛劍殺人,內褲反穿的超人,活了二十來年,王鍾還真沒見過。

  雖然鐵砂掌練了十年,幾乎是爐火純青,但王鍾從來沒見義勇為過,也沒被見義勇為過,也沒英雄救美,也沒被美救過。

  練了這麼多年,不但沒能多活,也沒能飛簷走壁,天下無敵,更不能殺人放火,劫財劫色,根本沒派上用場,王鍾也沒辦法。「誰讓出生在這個時代呢!權當磨練意志了。」

  抱起一本《水滸傳》狠狠的讀了起來,彷彿自己在裡面替天行道。這水滸可是好書,王鍾幾乎是手不釋卷。看了一章,又狠狠的喝了幾口湯,全身又發起熱來:「洗洗還是讀書去了,如今是窮也讀書,富也讀書。」

  砰砰砰!砰砰砰!連續的聲音響了起來,驚天動地,嚇了一跳,幾乎是有人砸門。

  「莫非是房東催房租?不對,上星期才交了一季度的。再說也沒這麼早來催的。當年除了周扒皮搞半夜雞叫,黃世仁也沒這麼早催債。我又沒什麼熟人,莫非是搶劫的。」

  王鍾腦袋中迅速的轉了幾個念頭,自己也為自己詼諧的念頭笑了一笑。上了前去,從貓眼裡面朝外看。只見一片漆黑,分明是貓眼被人用手堵住了。

  「好傢伙,堵住不讓看,典型就不是好人了。」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5-11 19:49 編輯 ]
  • 1評分人數

  • +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ljf1016 +2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