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戰爭幻想] 星空之翼 作者:羅尼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39142 266 9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2-7-27 08:28 編輯

【書籍介紹】

  星戰類的小說,本書講述瑞森.尼高爾的從軍和成長歷程,本來想平平淡淡當後勤機修工到退役,最後又如何走上了一條成為星際戰機飛行員王牌的道路。



一、前 言


****************************************************************
     所謂的平行宇宙,指與我們的宇宙並存但互不相連的世界。在這個平行的宇宙中,也有另一個銀河系,另一個太陽,另一個地球......

  公元2135年,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發現之一---超空間航行理論發表了,人類從此離開了太陽系,踏上了進軍宇宙的歷程。為紀念這個偉大的科學發現,聯合國於當年通過決議,啟用新曆法,以當年為星歷元年,人類的新時代開始了。

  在其後的五百年間,就如同之前大航海時代一般,人類對地球周邊的世界展開大規模的勘探和開發---標注星圖、給新發現的星體、星雲命名......每天都有新的發明,每天都有激動人心的新發現......到了星歷532年,人類已經先後發現了數十個適宜居住的星球,大規模的宇宙移民在開始發現第一個適宜居住的星球--伊甸行星時就開始開始了,建設這些新的人類殖民地消耗了人類幾個世紀的時間,這一時期普遍被稱之為人類的另一個黃金時代。

  隨著人類邊疆的擴展,新的問題也出現了,在這一波的向宇宙的擴展中,地球中心的地位相應地被削弱了,而第一代移民逝去後,他們的第二代、第三代...子孫對地球的感情和依戀也逐漸淡泊,對他們而言,地球只不過是一個祖先曾經生活過的一個多水星球。殖民地政府對於本星球事務的控制和發言權越來越大,要求獨立的呼聲也越來趕往高,與地球之間的關係也開始出現了緊張,一切事態的發展似乎就像是北美從英帝國手中獨立出來的翻版......

  星歷571年3月,在殖民地新倫敦,不滿地球聯合政府的部分殖民者在地球代表處門前舉行示威遊行時,一個「人群中有炸彈」的謠言引起了人群的驚慌失措和胡亂奔走,並造成了互相踩踏。在警察好不容易控制住了局勢之後,現場已是一片狼藉,這場和平示威和訴求,最後竟演變為37死,一百多人受傷的慘劇。

  沒人知道造謠者是誰,是不是個陰謀,真相也許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也許它將永遠埋在歷史的塵埃中。憤怒的殖民地民眾把怒氣發洩到了無辜的地球聯合政府的頭上,殖民地政府開始公開討論獨立問題,新倫敦的民意調查也表明,有高達百分之八十七的民眾支持獨立,緊張局勢持續升級,地球聯合政府的幾艘太空戰艦開始在新倫敦的行星軌道上巡邏待命,人們不禁紛紛猜測:會再出現一場獨立戰爭嗎?

  單純從軍事力量上而言,地球聯合政府無疑佔了壓倒性優勢,除去龐大的星際艦隊外,還有為數達幾百萬的陸戰部隊,而新倫敦殖民地,除了警察部隊、就是幾艘老舊的太空戰艦及空間巡邏艇,無論是裝備上還是訓練上都遠不及地球聯合政府,唯一佔有優勢的就是支持新倫敦的殖民地星球也比支持地球聯合政府的要多得多,然而,儘管如此,人們普遍認為這場戰爭地球方面必勝無疑,人們討論的是地球方面能多快結束戰爭以及如何盡少傷亡的問題,只有少數遠見人士,以之前歷史的無數教訓為參考,一針見血地指出,地球方面不會輕易獲勝,戰爭將會是持久的和血腥的,最終對雙方而言,這都是一場災難。

  不過幸好的是,人們吸取了原北美獨立戰爭的教訓,在最後關頭,外交斡旋和談判佔據了上風。星歷571年9月,在艱苦的談判後,新倫敦條約簽訂了,包括新倫敦在內的數個殖民地如願以償,戰爭終於得以避免,所有憂心仲仲關注事態發展的人類都不禁鬆了一口氣。

  然而,誰也沒想到,新倫敦條約的簽訂,竟然是人類世界的一道分水嶺。

  在條約簽訂後,地球聯合政府吸取了經驗教訓,放下架子,逐步調整了自已作為人類起源地的優越心態,以平等共處的態度與其他少數幾個地球附近的殖民地政府重新組建了地球聯邦,在參議院的明智領導下,聯邦按自已的步調持續穩定發展;

  與此相反,新獨立的各個殖民地政府雖然也共同組建了同盟,但同盟出於對聯邦壓倒性的武力優勢的恐懼,走上了軍事擴張的道路。到了星歷712年,同盟不論是疆域、資源還是軍力已經遠超地球聯邦,也是在同一年,軍人出身的參議員史蒂夫在忠於他的部隊支持下控制了議會,授予自已為終身最高元首,大權獨攬,實行新聞管制和高壓統治,成為名副其實的獨裁者,沒有皇帝之名的皇帝。

  星歷782年,同盟的第三任元首約瑟夫.史蒂夫控制議會通過決議,銀河帝國誕生了。

  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這句話放在國際關係和政治上也不例外。從同盟和聯邦分裂以來,雙方雖然一直關係不睦,但好歹還能保持相安無事,不過口頭上不說,但私下裡一直相互以對方為假想敵,到了史蒂夫的上台,隨著眾多的異見分子不斷因迫害、高壓而逃往聯邦,雙方關係開始急劇惡化了,公開地指責成為家常便飯,軍事對峙逐漸成形,這場將近一個世紀的緊張對峙被後世稱之為新冷戰,直到星歷804年戰爭的來臨。

  雖然新冷戰開始後聯邦就開始擴充軍力,以彌補雙方在實力上的差距,不過一直到開戰,聯邦的軍力相對於實行軍事擴張政策的帝國,還是處在相當的劣勢,開戰以來儘管實行了堅壁清野並進行頑強抵抗,但在帝國軍突然襲擊及強大軍力面前,聯邦軍仍然不斷失利,儘管大部分居民都在帝國軍抵達前成功撤離,但開戰僅半年時間,與帝國相鄰的邊境地區十多個行星、太空站等還是相繼淪陷了,聯邦形勢岌岌可危,帝國艦隊兵鋒直指地球,聯邦急需一場關鍵勝利穩定戰局,鼓舞士氣,擋住帝國軍的進攻。

  星歷806年,聯邦集中兵力,由著名將領漢密爾頓將軍指揮,在大角7星域戰役中,重創了帝國軍風頭最勁的第二、第三、第七艦隊,擊沉和重創了包括42艘太空母艦在內的近四百餘艘帝國軍各類艦艇,擊毀各型戰機3800餘架,取得了開戰以來聯邦第一個偉大勝利,雖然聯邦艦隊同樣損失慘重,但畢竟是第一次,聯邦擋住了帝國軍的前進步伐。

  經此一役,帝國軍艦隊元氣大傷,兵力使用捉襟見肘,面對聯邦的全面反擊,帝國不得不從新佔領區域全面撤退返回本土,依托在本土的空雷、預警偵察衛星、空間要塞及自動防禦炮塔等構建的防禦網進行專守防禦;而聯邦兵力較帝國本就弱小,在收復了大部分被佔星球後,也成了強弩之末,面對帝國的堅強防線,繼續發動新的一輪攻勢根本就是有心無力,戰線基本穩定在開戰前的分界線附近。

  經過之前的激戰,誰都明白了對方不是個軟柿子,除了前線一些小規模的戰役和衝突,大規模的戰事暫時是平息了,聯邦和帝國雙方開始進入了新的一輪蜇伏期,清舔傷口,雙方都在擴充軍備,徵召後備人員,積聚力量......新一輪的大規模戰役正在醞釀當中。

  在這樣複雜微妙的形勢下,銀河帝國邊遠星域行星海德堡的瑞森.尼高爾接到了帝國徵召入伍通知書。


二、從軍


        海德堡,帝國邊遠疆域一顆新開發的行星,圍繞著一個雙星系統自旋,一百多年前就已經被人類發現。兩顆恆星的熾熱光線將星球上大部分的水份都蒸發到了空氣中,與多水行星不同,這裡沒有森林、沒有綠草、也沒有什麼湖泊,放眼望去儘是黃色的沙丘,兩顆恆星共同釋放出來的耀眼白茫茫光線將人眼刺得生疼,時速高達500英里的沙暴時有發生,能夠摧毀一切膽敢擋在她面前的任何東西,無論是自然的還是人造的。在這裡,在其他的星球廉價的清水,居然成了堪比黃金一般珍貴的奢侈品。

  早在人類發現這顆行星沒多久,雖然驚異於這裡居然還有可供人類呼吸的大氣,但惡劣的自然環境使調查人員迅速得出了該星球不適合人類生存居住的結論,如果不是後來在漫漫黃沙下發現了珍貴的六鋰合金礦,恐怕她早已經被人類遺忘乾淨,變成星圖上不起眼的一個小黃點了。

  然而,在一次偶然的飛船失事中,人們意外地發現了這顆行星地表下居然富含這種具有極具戰略價值的六鋰合金礦,這種礦經過特殊工序提純濃縮後,不但是極有用的艦船動力來源,而且也能在武器製造等領域有很重要作用,甚至在民用領域也有極廣泛的用途。於是,雖然這顆行星不適於人類居住,但它還是迅速變成了帝國一個重要的採礦基地,數家礦業公司在這裡開設了幾個採礦基地進行礦石開採。

  當然,在這裡工作絕對不是一件輕鬆愉快的事,因為大部分合金礦石都深入地下,同時為了避免沙塵暴的破壞,所以所有採礦基地都設在地下,生產出來的礦石定期由星際大貨船運往其他星球的提練廠進行進一步處理,而礦工們則終年在不見到陽光的地下拚命為帝國的繁榮昌盛做牛做馬,這裡極少娛樂、也沒有什麼生活設施,拿著武器和皮鞭的監工和警衛到處都是,沒人喜歡這裡,也沒人願意到這樣的地方來做苦力,給再多的錢都不願,來這裡的人大多都是不得已才被迫來到這裡當苦力的,他們很多都是政治犯或作奸犯科者,來這裡是服刑來的;也有一小部分人不屬於上一類人,他們屬於被騙的一群,被招聘公司花言巧語和高額薪金騙來的,瑞森.尼高爾,就屬於這群人之中的一個。

  瑞森.尼高爾,出生於新倫敦的一個平民家庭,很小的時候,父母親就因為飛船失事而喪生,年幼的小瑞森交由當時擔任公園管理員的祖父母收養,兩位老人一直撫養他長大。不過老天好像總想和他作對,當瑞森高二的時候,另一場災難接踵而至,慈祥的祖父因重病不幸身故,悲怮的祖母幾個月之後也因相思成疾而撒手人寰,小瑞森成了孤兒,兩位老人本來日子就過得清貧,家中僅有的一點積蓄也在治病和喪葬中花得一乾二淨,沒留下多少錢,兩老去世後,沒有經濟能力的小瑞森不得不輟學提前走進了社會大熔爐。

  可想而知,沒有什麼能力的瑞森是找不到什麼好工作的,他只能去接一些最底層、工資最低、工作也最辛苦的工作。因此,當他看到那份招聘工人的啟事以及高額的薪金時,他的心動了。

  「反正我現在幹的工作已經那麼艱苦了,工作時間又長,得到的錢又少,那還不如去試試這個,應該也是很苦的吧,但就算這個工作比現在這個再苦一倍,但工錢可不止多一倍啊,而是多了二十多倍,雖然簽約的時間五年長了一點,但最重要的是不要求高學歷,現在到哪裡還能找到這種不要求學歷薪酬又高的工作啊。媽的,現在一個餐館服務員都至少是高中畢業.......」瑞森作出了一個愚蠢的決定。

  事情出乎地順利,招聘事務處的人員還正為沒什麼人來應聘、完不成上頭交待的任務而頭疼不已,眼見有人自動上門,自然是喜出望外。招聘人員立刻展開了他那堪比政治家的喉舌,舌燦蓮花般一通天花亂墜的胡吹,把這份工作說得簡直是天上少有、人間絕無,把沒有什麼社會經驗的小瑞森繞得頭暈眼花,也沒仔細看合同條款就糊里糊塗地在合約上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等到了海德堡,年輕的小瑞森才發現自己是大錯特錯,這裡的工作何止比以前的工作要艱苦一倍?沒有休假,每天工作時間都在十多個小時以上,強度又很大,下工後都累得不想動彈了。而且光是工作艱苦也罷了,工作環境也極為惡劣,經常隔三岔五就有人變成屍體被抬了出去,小瑞森這一群由於是簽約而來的,所以那些監工和警衛對待他們還稍微客氣一些,另一部分服刑的政治犯和作奸犯科者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荷槍實彈的警衛和監工們對待他們異常粗暴,稍有不合就拳打腳踢、電警棍伺候,如果不是因為還要留著他們的命幹活,說不定老早就一顆子彈賞給他們了。

  沒錯,這裡的薪金確實很豐厚,但在這個沒有休假、沒有娛樂、什麼都沒有的鳥地方,錢多又有什麼用?對於自己還能不能挨到五年之後帶著豐厚的薪金離開這裡,瑞森在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倒下之後,也漸漸失去了信心,自己目前的運氣還不錯,半年時間了,同組的礦工都死了四個了,自己只是被礦石在右手上留下了一條長長的傷疤,但誰也說不准什麼時候就輪到自己了。

  合約是不允許提前解除的,想要違約逃離這裡也不可能,行星上沒有盡頭的大沙漠足以使任何逃亡者很快變成一具乾屍,與外界的聯繫就是每週定期的一趟星際大貨船,但檢查很嚴,為防止犯人逃跑,軌道上還有軍隊駐守,對進出星球的大貨船進行嚴格檢查,沒人能在戰艦上裝備的生物掃瞄儀面前遁形。

  就在小瑞森逐漸有些絕望的時候,他卻意外地接到了軍部的徵召入伍通知書,這也就意味著他能提前帶著他的豐厚薪金離開這個要命的鬼地方了,在這個軍方勢力大過天的帝國,帝國軍要徵召人還沒人敢扣住不放吧。這實在是讓瑞森激動不已?那個通知他收拾行李準備離開的胖胖的礦區主管,眼下竟然是那麼的可愛,真恨不得給他來個親密的熊抱......

  ----------------------------------------------------------------------------------

  新倫敦行星的安德森宇宙港。

  瑞森茫然四顧,僅僅才十八歲的少年雖然因旅途關係,看上去有些疲憊,但仍無法掩飾那雙黑色雙眸透露出來的回家喜悅。因為長期曬不到陽光,他原本的黃色肌膚有些發白,但臉上線條剛毅有力,隱隱有幾分風霜,黑色的短髮披散在額頭上,令他看上去頗有些風采。

  安德森宇宙港還和他去海德堡時一樣,不過這裡戰爭的影響明顯比他離開之前更嚴重了,到處都是身著軍服的帝國軍士兵和軍官,他自嘲地笑了笑,不管怎麼說,畢竟已經是重新回到熟悉的環境、回到文明社會。帝國軍的徵召入伍通知書規定的報道時間是七天之內到新倫敦西郊的洛德希安兵營報道,眼下還有兩天時間,他決定先回家看看......

  房門在吱呀地尖叫聲緩緩打開了,一切都保持著瑞森離開時的原狀,只是上面已經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這是兩位雙親留給他的唯一財產,瑞森並不打算賣掉它,也不打算把它租出去,他盡量使之保持之前的原貌,彷彿一切都沒有改變,一切都還和原來一樣,和祖父母沒有離去之前一模一樣。

  兩顆豆大的淚珠順著面頰流了下來,如今場景依舊,只是,再也聽不到兩位老人的歡笑聲了......

  兩天之後,瑞森最後看了一眼打掃得乾乾淨淨、窗幾明亮的房間後,關上了房間的大門。再次回來又不知道是多久以後的事了,雖然所有門窗都關得好好的,但瑞森知道,下次回來,這裡又將再次成為灰塵和塵埃的世界,而外面那個曾經是無數鮮艷鬱金香盛開的小花園,也將會變成雜草叢生的世界。,

  「再見,祖父、祖母,等著我,我會再回來看你們的。」

  整理好背後的背囊,小瑞森狠狠心,頭也不回地大踏步離開了,帝國軍法嚴厲,到了規定時間還沒報到的,是要被當作逃兵處理的,瑞森可不想再一次回到類似海德堡的那種人間地獄去再經受一次煉獄。

  雖說瑞森的報道地點是新倫敦洛德希安兵營,但作為軍事重地,可不是想去就去的,就這樣冒冒失失地衝過去,被轟出來還是輕的,搞不好就被當成聯邦的間諜抓起來審問一通;徵召入伍通知書上已經寫得很清楚,首先前往本區的徵兵站集合,由徵兵站統一派出車輛接送新兵前往兵營,在洛德希安兵營,瑞森將作為新兵在那裡呆上六個月的時間,然後再根據訓練成績分派到帝國的各個部隊中服役。

  「瑞森.尼高爾?」

  「是我。」

       一個高個子帝國軍士斜眼看了瑞森一眼,把他的樣子和手中的登記表上的形象對照了一下,確認無誤之後,點點頭,在瑞森的名字下面打了個鉤,頭也不抬地說道:「第三輛車。」

  上車之後,小瑞森發現車上已經快坐滿了,全都是一些和他年紀大致相仿的年輕人,足有幾十號人,雖然全是這個區的的人,但瑞森卻一個也不認得,隨便找了個空的位置後,瑞森終於坐了下來。

  「嗨,哥們,我們以後說不定就在一起訓練了,我叫克勞福德,你呢?」坐他在身邊的一個年輕人友好地伸出了手,他有一張英俊的臉和一對炯炯有神的雙眼,第一眼看上去就給人以好感。

  「瑞森.尼高爾,叫我瑞森就行了,很高興認識你。」瑞森握住了年輕人伸出來的手。

   就這樣,瑞森認識了他在帝國軍中的第一個朋友。

[ 本帖最後由 pco.man 於 2007-12-19 20:43 編輯 ]
  • 1評分人數

  • +1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vincent200605 +11 低調推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