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肉食者聶讓 作者:石三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43535 117 6
第一章 執法者聶讓 第一節
即便是在絢爛的陽光下,高樓大廈的背面也是陰影,人的身後更有黑影;這個世界上,黑暗和光明一樣永存,沒有光明就無所謂黑暗。

  安東尼站在自己位於大廈三十三層的辦公室裡,透過敞亮的巨大落地玻璃窗看著地面上的芸芸眾生。這是一扇墨綠色的玻璃窗,明媚的陽光被擋在了窗戶外面,整個辦公室裡一片昏暗。

  地面上這些人,在他的眼中都是食物,是青菜蘿蔔,是西紅柿和馬鈴薯,但是卻不是牛肉豬肉,他們都是素食。看上去剛過知命之年的安東尼溫文爾雅、風度翩翩,但是沒有人知道,他是一個血族,以血為食的血族。

  普通的血族都是素食者,他們都是黑暗的虔誠信徒,儘管他們吸食鮮血,但是這些食物在他們的眼中都是素食。既然有素食者,就有肉食者,肉食者,有自己專門的食物!

  敲門聲響起,能夠敲響這扇門的只有他漂亮的女秘書凱瑟琳,果然,門開了,凱瑟琳一頭金髮垂了進來:「老闆,有位先生一定要見您。」安東尼的心中奇怪,作為這樣跨國公司的總裁,安東尼是十分繁忙的,沒有預約一般是不會見客的,凱瑟琳作為他的秘書,十分清楚這一點,可是她這次卻進來通報,安東尼有些奇怪。

  「嗯,好吧,讓他進來。」凱瑟琳退了出去,不一會門被推開了,一個黃種人走了進來。黃種人身上一席灰黑色的呢子大衣,絲質的黑色鑲邊襯衫,簡簡單單的黑色西褲,腳上一雙紋花的黑色皮鞋。

  安東尼渾身一緊,黃種人的同胞很少見,為什麼會這樣他也說不清楚,但是眼前這個黃種人的血族她一眼就認出來了——就好像賊和賊,遇見了,一個對視就知道,是自己人。血族也一樣。

  眼前的黃種人同胞讓安東尼緊張,他在心裡對自己說:不會這麼巧吧?剛剛想到肉食者,就來了一個?卡瑪利拉中只有三個肉食者,據說,其中最強大的一個就是黃種血族!

  安東尼有些後悔,他的一個情人剛剛為他生了一個孩子,雅薇莉太動人,她總是能夠讓你得到最舒心的享受,所以當她提出這個央求的時候,安東尼實在無法拒絕,儘管他知道,這樣的行為是不被卡瑪利拉允許的。

  但是他抱著一種僥倖的心理,他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沒有人知道他有這樣的一個情婦,今天不會是……安東尼不敢往下想。

  或者這只是一個路過的血族,來他這裡例行晉見的儀式罷了,畢竟他是這個城市的親王。安東尼一邊自我安慰,一邊把手伸向黃種人同胞:「你好,我是安東尼親王!」

  黃種人同胞輕輕的和他握了一下手,安東尼笑了一下,沒話找話說:「凱瑟琳可是見過不少帥哥,其他晉見的血族也見過一些,能夠讓她這樣上來通報,你的魅力真的不小。」血族的魅力和自身的力量成正比,力量越強,對異性的魅力越是讓人無法抵擋。

  安東尼希望得到肯定的答覆,血族有著明晰的客尊戒條,遠行的血族到了別人的領地,必須晉見領地的親王,已表示對別人領地的尊重。安東尼希望這個黃種同胞入自己所想一般是來晉見自己的,他等待著對方報上自己的身份。

  可是世事往往不如人們的想像,不論是光明的世界還是黑暗的世界。黃種人同胞慢慢的朝他走來,話語和他的步子一樣的緩慢,這是一種半生不熟的英語:「我不是來晉見的,我的名字是聶讓?穖s?磾銵I」

  安東尼渾身一哆嗦:剛!這是卡瑪利拉給予肉食者的稱號,只有三名肉食者,才有資格在自己的名字後面加上這個後綴!

  和人類一樣,肉食者往往比素食者強大,因為食物的結構決定的因素。同樣,在血族之中,肉食者也有著遠超一般吸血鬼的強大力量。他們是黑暗主神選中的人,他們被以黑暗的名義賜予肉食的權利,同時獲得強大的力量,用以強制執行黑暗世界的戒條,維護黑暗世界的秩序——他們就是卡瑪利拉的暴力工具!

  「安東尼親王,你違反了卡瑪利拉六大戒條第三條『後裔』的第三小條:不得與人類產育後代,你認罪嗎?」

  安東尼苦笑一下:看來真的是沒有什麼事情能夠瞞住無孔不入的卡瑪利拉!他看著肉食者說道:「是的,既然卡瑪利拉已經知道,我認不認罪又有什麼要緊?」肉食者連聶讓搖搖頭:「大法官是公正無私的,你認罪,就說明你承認這一點,卡瑪利拉的戒條一視同仁!」

  安東尼有些鄙夷的看著肉食者聶讓:「是嗎?好吧,就算是的。可是我只有四百歲,我還不像那些已經老的像乾屍一樣的傢伙們那樣,連自己的有沒有感情都表示懷疑!我明白,我有!我愛雅薇莉,和自己愛的人生育下一代,有什麼不對的嗎?對了,還有你,你是他們的追隨者,你覺得你自己有愛嗎?」面對著安東尼的質問,聶讓只是淡淡的回答:「請不要質疑長老會的長老們,你這樣,又違反了六大戒律第六條『殺親』的第一條:不得杵逆長輩——那是死罪!」

  安東尼不經意間朝著門口移動:「戒律!卡瑪利拉的戒律指對我們這樣的人有效,我管理這樣的大公司,每年為卡瑪利拉賺取幾億美金,沒有我們,你們這樣的人,還有那些元老們和你口中的大法官們,你們能夠衣著華貴出入高級場合嗎?我們為了卡瑪利拉做出了那麼大的貢獻,為什麼連這樣的權利都不給我們?」安東尼越來越激動:「我們和那些元老們不一樣,我們和人類做生意,賺取他們的金錢,我們融入了人類社會,我們已經受了他們的影響,我們希望能夠有自己的下一代,為什麼這個苛責而毫無根據的戒律還要存在?不能夠改變嗎?卡瑪利拉已經太過陳舊了——從它的戒律到它的機構、再到機構裡的血族!」

  「住口!」聶讓一聲怒喝,安東尼辦公桌上的玻璃杯「乒」的一聲被這一記炸雷般的喝聲震碎!「你這樣已經嚴重違反了卡瑪利拉的戒條,這樣大逆不道,屢次犯戒,罪無可恕!」聶讓的大衣後擺盪了一下,他身後的門上慢慢的爬滿了黑色的蛛絲。

  這個「蜘縛」並不是簡單的魔法,由肉食者施來卻是輕鬆而不著痕跡,通過這個魔法,安東尼真正見識了肉食者的力量。但是為了雅薇莉和他們的孩子,他必須放手一搏,要是他死了,孩子和雅薇莉也不會被手下留情。

  安東尼放棄了從門口突圍的企圖,因為「蜘縛」的作用,他就算衝破了這個魔法的束縛,速度也必將大減,無法逃脫肉食者的一擊!

  安東尼從門旁邊的衣架上取下自己的西裝和手套,他將眼角瞥向窗戶旁邊,那裡擺放著一具中世紀時代全身式盔甲,頭盔也是全封閉的,只要能夠搶到頭盔,他的全身都有了保護,便不必害怕陽光的侵害,可以出其不意的跳窗逃生——三十三層,對於一般人來說毫無生路,但是對於血族,並不能造成致命的傷害。

  安東尼穿好自己的外套,戴上黑色的皮手套,突然一個閃身衝向門口,血族可能是這個的速度最快的動物,只見黑影一閃,安東尼已經到了門口,聶讓幾乎在同時,帶起一道殘影追了過去!

  安東尼聲東擊西,他的手並沒有按到門上的「蜘縛」,只是手肘在門邊的牆上一撞,藉著反震的力量,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飛速的退到了窗邊,聶讓一驚,身後玻璃的碎裂聲中夾雜著安東尼一陣長笑!三十三層的大廈紛紛揚揚的落下一片玻璃雨,在明媚的陽光中,閃閃爍爍。

  「砰!」安東尼重重的摔在一幢三層的建築物的頂上,巨大的衝擊力讓安東尼一連砸穿了房頂和房子裡的桌子之後,還在地板上留下了一個清晰的印記!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房間裡正在工作的兩名白領不知所措,安東尼咳嗽幾下,吐出一口紫色的血來,然後抬起頭來,衝著兩名年輕的白領露齒一笑,白森森的牙齒,齒縫裡滿是鮮血!兩名白領渾身一個哆嗦,安東尼慢慢的說道:「正好有兩個補品……」

  安東尼的牙齒正要刺進其中一人的脖子,一個聲音響起:「血族從來不浪費糧食,你即將被處決,不再需要他們了!」安東尼一回頭,一身灰黑色呢子風衣的聶讓無聲無息的站在他的身後。

  安東尼一聲厲喝:「去死吧!」他一揮手,手中六七十公斤重的一個人已經被他扔的飛向聶讓,聶讓急退,安東尼緊跟在那人之後,突然閃了出來,一爪抓向聶讓。聶讓伸出左手抓住他的爪子,用力一翻,安東尼一聲慘叫,他的爪子已經被折斷!

  安東尼狼狽的退了回去,他用另外一隻手,捧著已經折斷的那隻手,嘴裡面大聲的咒罵著,聶讓卻並不急於進攻,安東尼休整了一陣子,他的傷爪漸漸的復原了!

  憑藉著血族強大的恢復力瞬間復原的安東尼,一聲怒吼抓起旁邊的一根水管一用力,鋼質的水管被他生生扭斷,自來水「嘩」的一聲噴了出來!

  安東尼大吼聲中揮舞著鋼管衝了過來,聶讓這一次卻不閃避,安東尼一棍揮出,舊力已竭新力為生之時,聶讓突然前踏一步,一拳擊中鋼管,「鏘」的一聲折成兩段。安東尼被這一拳的力量震得狂噴了幾口鮮血,血流的越多,他的力量越弱,現在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聶讓這一次不再等他恢復,血族的速度在一次展現,球員好似憑空出現在安東尼的身前,這樣的速度,只有肉食者才具備,即便是身為血族的安東尼,也從來沒有見識過,他大驚之下奮力後撤,聶讓的手掌已經按在了他的肩上。

  安東尼知道一旦被他制住將是什麼樣的後果,他心頭一寒,奮力的一掙,生死關頭他竟然爆發了不可思議的力量,竟然被他掙脫了!聶讓沒想到被他掙脫了,不由得愣了一下。安東尼急速後退,他此時渾身衣衫碎裂,頭髮亂成一團,滿臉的鮮血,哪有半點平時的紳士風度?

  聶讓慢慢的逼近,安東尼不住的後退,聶讓突然笑了:「再退,身後就是陽光了!」安東尼不察,一步退出,突然背上一陣劇痛,一陣青煙冒了起來,背上一片焦黑。他一回頭,身後是一道從窗戶透進來的陽光!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