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冰焰傳說 作者:霏冰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04872 155 11
正文  引子

引子
  萬物伊始,混沌之初,我們所生存的宇宙還尚未形成,只是以一個溫度極高奇點存在,沒有時間和空間。接著,在奇點的內部,產生了一小股與奇點高溫屬性完全不同的能量,在這股能量的催化下,本已到達平臨界邊緣的奇點徹底崩坍爆炸。于是,空間產生了,隨著空間的出現,時間也隨之而來。然而,這股能量並沒有在宇宙坍塌爆炸中消失,化成宇宙不斷擴張的力量,而是轉化成了一能量團,自由自在地飄蕩在這新生的茫茫宇宙中。

  在飄蕩的過程中,能量團的外圍能量在不斷地被消耗,卻又隨時隨地被宇宙中那些不知名的能量補充。就這樣反反複複不知經過了多少年,突然一日,這股能量團有了自己的意識,在意識的指引下,能量團經過反複嘗試,終于找到了適合自己存在的狀態:靈體。

  經過這麼多年的擴張和進化,宇宙已經初具規模,在其中某些環境適宜的星球上,甚至出現了各種強弱不等生命,產生了屬于他們自己的文明。只是他們並不知道,在超出他們想像地遙遠的地方,有一個具有智慧的靈體在冷眼觀察著他們的發展。當然,冷眼旁觀也有例外的時候,當這個靈體感到極其無聊之時,也會出手給予這些弱小的生物一些幫助。雖然,這些幫助在這個智慧靈體的眼中微不足道,但對于這些弱小的生物來說,足可以讓他們逃過滅族的危機。

    于是,宇宙間的生命之間,出現了各種版本迥異的關于靈體的傳說。不過,在眾多版本當中,靈體最為喜歡的莫過于來自銀河星系一個湛藍色星球上的華夏族關于無所不能地四大神獸的傳說:青龍、朱雀、白虎、玄武……

  已經固化成靈體的能量團在游蕩過程中,能量消耗已經變得極為細小,無需再隨時隨地地補充能量,只要在隔上很長一段時間,集中補充一次便可,不死鳥鳳凰(朱雀)涅盤重生的傳說便是由此而生。
  數千年的時間,相對于浩瀚無邊的宇宙來說只不過是蒼海一滴,轉眼之間,又到了靈體補充能量的時間,它在一無人星系中挑了一顆能量比較充足的星球落下,准備其千年一度的“涅盤”

  宇宙本身就在一個不確定的因素下產生,所以產生的宇宙之中,自然也存在著許多不確定的因素。當靈體在這顆星球上剛落下不久,突然,原本浮現在它周圍的能量變得有些異常,緊接著,在靈體的上方,一只巨型的白色光柱迅速形成。

  “白洞?”靈體的意識中剛閃過兩個字,就被偌大的光柱吞噬。

  與黑洞那無限大的壓縮力剛剛相反,白洞中所具有的擴張力也是無與倫比,縱然強大如宇宙同壽的靈體,也絲毫不能與之相提並論。很快,被吞噬的靈體在白洞擴張力的作用下,解體成了初始的能量團形態。然而,它並沒有就此放棄抵抗,在被解體成能量團的瞬間,它迅速將自己分成兩部分不同屬性的能量,用那部分無意識但具有超強凝聚力的低溫能量緊緊包裹住內部那部分具有意識的高溫能量團,希望借以此來延長它的生命。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就在這股能量團實在承受不住准備放棄的時候,忽然,白洞的力量消失了!而此時的能量團也意識到它已穿越了白洞,但筋疲力盡地它再也沒有足夠的力量再將兩團不同屬性的能量整合,只能任由它們緩緩地降落在了穿越白洞後最先遇上的湛藍色的星球上。

*********************************************************************************************************

正文  第一章 厄運降臨(上)

  南極的一所小型私人研究基地裏,汽油爐上的開水在冒著絲絲白汽。

  “焰焰,要不要喝開水?”光子輕輕叫道。

  “都叫你們不要叫我焰焰了,‘焰焰’,‘豔豔’怎麼聽都是女孩子的名字!”在光子身後的櫃子的一側探出一個小巧的腦袋。

  “你又偷吃?”

  “沒有,肯定沒有。嘻嘻!”小冰焰閃著絕對無辜的眼神,可是嘴邊的那片菜葉出賣了他。

  光子沒有再出聲,只是默默地看著小冰焰,眼裏泛出一層瑩瑩的淚光。突然她一把擁住了小冰焰,抽泣道:“對不起,焰焰。爸媽沒用,讓你跟著受苦了!對不起...”

  “沒有啊,媽媽,我覺得很開心呢,如果其他小朋友知道我走了這麼多地方不知道有多羨慕呢!”7歲的小冰焰輕輕的擦著母親臉上的淚花,眼神中卻透出與之年齡不相稱的成熟和堅毅。

  見年幼的兒子竟然如此懂事,光子心裏更為愧疚,“焰焰...”

  光子後面的話還未說出口,卻被門簾外一個哄亮的聲音給打斷,“老婆,今天吃什麼?嘿嘿..”緊跟著門簾被掀起,走進來一個二十八九歲的男人,正是光子的丈夫,冰焰的父親南宮浩宇。

  光子心疼地看著小冰焰幹裂地嘴唇,說道:“還能吃什麼,這裏除了壓縮食品還有什麼?”

  “嘿嘿……”南宮浩宇傻笑著看著年輕的妻子和年幼的兒子,眼裏卻閃過一抹令人難以捉摸的心酸。

  通常,飯後的一個小時是小冰焰的自由活動時間,這個習慣即使在他們來到南極後也沒改變。剛開始南宮浩宇還跟著怕出事,可一兩天過後,他發現以小冰焰的小心謹慎,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也就由著他去了。

  在小冰焰出去後,基地裏只剩下南宮浩宇和光子夫妻二人對坐著。“極夜就快要到了!”南宮浩宇像是在對光子說話,更像是在自言自語。

  光子默默地看著南宮浩宇,那柔情似水的目光如同一只溫柔的觸手在輕輕撫慰著自己的丈夫。過了許久才輕輕地回答了一句,“是啊,又要到極夜了,不知焰焰還能不能像以前一樣適應啊!”

  南宮浩宇心中一震,想道:是啊,自從小冰焰出生以來,就一直跟著他們夫妻不停地逃亡。他們從不在一個地方呆上過長的時間,有時候甚至在一個月內要搬遷兩三次。在這樣的環境下慢慢成長的小冰焰,在其他同齡小孩看來再普通不過的願望對他來說,也成了奢望。也許是經過太多的離別的痛苦,小冰焰漸漸學會了一個人獨處,不再結交朋友,甚至在臉上也流露出一種與其年齡極不相稱的冷漠。

  想著想著,南宮浩宇突然感覺整個身心中透出一股疲憊,眼神中敢充滿了對妻子和兒子的愧疚,心中歎道:“10年了啊,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啊?”

  ***********************************

  10年前,南宮浩宇被譽為南宮家族數百年來最傑出的天才。18歲,已獲得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突破了南宮家族數百年來40歲達到家族古武學《柔心決》第四層的記錄,並破格被南宮家主直接內定為下一代南宮家族的繼承人。

  在南宮浩宇剛出道一年,南宮集團日本分部卻因日元的連續貶值造成了面臨破產的危機,于是年僅19歲的南宮浩宇理所當然地被派往日本任分部任負責人,以助家族分部度過這次燃眉危機。被家族譽為為天才的南宮浩宇果然不負重望,僅僅用了半年時間,便將這次危機化解于無形,並且在他的帶領下,日本分部在處理應急事件方面的能力有了實質的提高,為家族在日本的分部徹底解決了後顧之憂。

  然而,就在南宮浩宇功成身退,准備回國前夕,他卻遇到了一位足以改寫他一生命運的日本女孩---川上光子。

  川上光子何許人也,剛到日本才半年的南宮浩宇也許並不清楚,但如果提到其父親川上明正,卻是個不得不讓南宮浩宇豎起大拇指的人物,在他的帶領下,僅僅用了十五年的時間,在日本排名第七的川上集團一躍而上,成為僅僅次于宮本集團的第二大家族型企業,成為日本商界神話的存在。

  將門虎女。身為川上家族的小公主光子,也並非是一泛泛之輩,智商高達140的她,僅20歲便畢業于日本東京大學,拿到了人力資源與生物學雙碩士學位。在畢業聚會上,身著白色禮服的光子,臉上透出冷淡卻不泛溫柔的神色,整個人如同被一層淡淡地聖潔光輝籠罩。無料,被宮本家族的長公子宮本和夫發現,立刻驚為天人。

  聚會後,宮本和夫苦苦央求其父宮本純一郎,也就是現任地宮本家族的家主去向川上明正提親。川上明正考慮到與宮本家族聯親,勢必會對家族的發展產生莫大的幫助,再加上一旁彬彬有禮的宮本和夫也甚合他的味口,與女兒商量都沒商量,便擅自答應了這門親事。

  不曾想,早就知道宮本和夫花花公子本色的光子堅決不同意這門親事,在與自己倔強的父親爭執無果後決定離家出走。在幾經努力後,終于擺脫父親留給自已名為“保護”實為“監視”的保鏢後成功逃脫。

  在逃婚的過程中,光子偶然之下,遇到了高大英俊、身手不凡南宮浩宇,頗為傾心;而南宮浩宇對這位秀外慧中、獨立特行的逃婚大小姐也甚有好感。于是兩人很快墜入愛河,私定終身。

  但是事情並非二人想像那般一帆風順,當南宮浩宇帶著光子回到中國後,在有心人的挑拔下,身為其父的南宮家主堅決不同意他娶一個日本媳婦。並且放下話來,要麼聽從家族的按排與光子一刀兩斷;要麼就自廢武功,從此脫離南宮家族。

  年輕氣盛的南宮浩宇一怒之下,當著父親的面,一掌擊碎了自已的氣門,頭也不回地帶著光子離開了南宮家。同時光子的出走被川上明正視為是對他尊嚴的挑戰,使他更為氣憤的是,宮本和夫不知出于什麼目的,竟然告訴他光子是跟著一個普通的中國小子私奔,命令宮本家族名下所有企業不得接受光子,並且派出手下親信甚至家族的忍者部隊對光子進行了全世界範圍內地抓捕。

  南宮浩宇攜帶光子離開南宮家後,在兩大家族的打壓下日子過得非常艱辛,同時為了逃避川上家族的追捕開始了全世界的逃亡。當然,逃亡的生涯中也不是都一無是處的,最起碼小冰焰的出生給這對流浪夫妻帶來了不少歡愉。

  小冰焰果然沒讓父母失望,身上集中了父母親所有的優點,長得清清秀秀,又聰明伶俐。四歲時他就可以跟母親用日語對話,與父親用中文探討問題,也許是因為跟著父母全世界各地逃亡,現在竟然還可以說上一口流利的世界通用語言英語。更值得一提的是,早早懂事的他對現在的生活沒有半句怨言,感動得南宮浩宇與光子恨不得將自己的平生所學一古腦地全教給他。

  ************************************

  “爸爸,我回來了!”活動歸來的小冰焰掀起門簾,打斷了這對夫妻的沉思。

  “過來,焰焰。”南宮浩宇露出一絲笑意,伸手抱起了小冰焰。“告訴爸爸你將來想幹什麼?” 2

  小冰焰昂起他可愛的小腦袋,高傲地答道:“我要賺好多好多的錢,讓爸爸媽媽都能過上好日子。”

  光子眼中閃著感動的淚花,嘴裏卻笑道:“那現在要好好學習噢!”

  小冰焰低下了本來還昂著的小頭,低聲答道:“哦!”。

  “昨天我們講到哪裏啦?” T

  “講到……”

  一家人就又在這樣表面其樂融融,暗裏卻帶著絲絲緊張的氣氛中又度過了平常的以24小時計算的一天。

  “還有48小時就到極夜了吧,按照約定接我們離開的飛機也快來了吧!”南宮浩宇站在基地外看著已經西垂的夕陽歎息道。“哎,雖然這裏環境比較惡劣,但對我們來說在這裏可以享受到難得的清靜啊!”

  “焰焰,你的東西收拾好了沒有?”光子邊將行李打包邊問小冰焰道。

  “嗯,在收拾呢!媽媽,你看到我的收錄機了嗎?”

  “叫你東西別亂放,嗯?你看,不是在那儀器台上呢嗎!”

  “嘻嘻……”

  一會兒小冰焰一手拿著一小包行李,一手拿著一只小型收錄機從自已的小房間裏走了出來,而光子此時已經把行李全都擺放好,儀器櫃也被打掃得幹幹淨淨,仿佛爭著像人們展示這屆女主人的勤勞。 f

  “你怎麼把收錄機拿在手裏啊?為什麼不放時包裏?”光子不解。

  “我怕放在包裏壓壞了!”小冰焰對這個自已唯一的玩具寶貝得很。

  “冷不冷?”南宮浩宇溫柔地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自己身邊光子。“要不抖h脫嫜嫦鵲交 乩錈嬡參依吹確苫?!?p>  “嗯……那你小心點!”光子知道自已丈夫的脾氣,順從道。

  然而,就在光子和小冰焰剛走進基地沒多長時間,南宮浩宇便看到一架飛機由遠至近的飛來,以為是接他們離開的飛機,可當他看到機肚下面的字體時,臉上立即卻露出慌張的神色,但隨即又鎮靜下來,快步轉身向基地走去。

  跨進基地門,南宮浩宇一臉平靜地對正在與小冰焰嬉戲的光子說道:“你爸爸追到這裏來了!”

  光子仿佛早就在等著這一天,掀開門簾向外面正在降落的飛機看了一眼後淡淡地說道:“哦!知道了!”

  “來,焰焰,過來!“南宮浩宇親了滿臉緊張神色的小冰焰一下,把他塞到了儀器櫃的後面.“藏好!別出聲,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別出聲!”

  小冰焰原來緊張的臉已經變得非常安靜,倔強地回答道:“不,我不會丟下爸爸媽媽的!”

  “嗯!好!不愧是我兒子!”南宮浩宇摸了小冰焰的頭一下說道,但隨即反手就是對小冰焰的脖子輕輕一擊,小冰焰毫無反應地暈了過去。

  “對不起,焰焰!”南宮浩宇低聲說了一句便將暈倒的小冰焰藏到了到儀器櫃後面,並下意識地按下了他手中收錄機錄音按鈕。

  南宮浩宇做好這一切,抬頭看到一臉擔心的光子,便安慰道:“沒關系的,他兩個小時後就會醒的!”

  剛說完這句話,門簾就被掀開了,忽忽地走進來幾個人。從那幾個人的整齊有規則的步伐來看,南宮浩宇判斷他們有著不俗的功夫修為,至少也是在特種軍隊裏面呆過。

*********************************************************************************************************

正文  第一章 厄運降臨(下)

  “小姐,跟我們回去吧!”為首那個管家模樣的對光子道。“主人對你很是想念呢!”

  “以爸爸的性格,會讓你們殺了我的丈夫好讓我心死乖乖聽從他的按排,是吧?“光子淡淡地說道,臉上沒有一絲表情,仿佛在訴說別人的事情。

  “你丈夫?這……小姐,對不起,主人的命令不得不從!”管家顯然很是吃驚南宮浩宇的身份。

  “那我打個電話給我朋友來按排我丈夫的後事這總可以吧!我不想你們這些髒手再次侮辱我的丈夫!”光子知道不管怎麼樣也幫不到南宮浩宇了,只好想辦法將小冰焰托付出去,至少給丈夫留個後吧。

  “小姐,你想打電話給南宮浩光吧!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想你不用打了,因為正是因為南宮浩光有意無意的透露出來的情報我們才找到這的。”

  一直沒有說話的南宮浩宇突然站起來,喃喃道:“南宮浩光嗎?連大哥也將我出賣了嗎?嘿嘿……看來我離開南宮家族是對的,呵呵……”

  “南宮浩宇,我知道你很聰明,也很狡猾,不然我們不會這麼長時間也抓不住你。但你也太相信南宮浩光了吧,你想不到最希望你不存在這個世上的是你最疼愛你的大哥吧!“

  ”哈哈……”南宮浩宇大笑了幾聲,心道:“你也想不到我沒有把我還有個兒子消息告訴他。但那有能怎麼樣!到了極夜,小冰焰還能活下去麼?”

  光子看到神情悲涼的丈夫木木地向門外走去,想到自已最親愛的孩子也將會在這個極地凍死或餓死,頓時覺得自已的世界完全坍塌下來。

  “開槍啊!還等什麼?”南宮浩宇平靜地轉過身對著那些所謂保鏢們,但光子知道那是他心死的表現。

  槍聲響了,南宮浩宇感覺到疼痛自己的意識慢緩緩地從身體裏面飄了出去而不是疼痛。他拼命地睜大眼睛看著光子,眼光裏全是不舍和留戀,漸漸地什麼也沒有了!

  “小姐、小姐……”保鏢們這才發現川上光子胸前插著一把不知道從哪裏搞到的匕首。作為生物學碩士光子,她知道這刀插下去後她不會再有存活的機會了!

  “你們回去……告訴……爸爸,說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他。他給我的……我已經還給他了……”光子斷斷續續地說完這句話把頭轉向倒在地上的丈夫慢慢地沉靜下來!

  ......

  中國BJ的一幢豪華別墅內。

  南宮浩光得意地舉著一杯紅酒,向一個大約40歲,有些微微禿頂地中年人道:“老錢,生姜還是老的辣啊!這一石二鳥之計……哈哈!”

  “哪裏哪裏……這是你大哥的形像表演得太好了!那……“如果這時候有人看見他的話一定很吃驚,這不是中國國家教育部的部長錢不離麼!而他真正的身份是中國龍組組長。

  ”等我當了南宮家主,整個中國還不我們兩個說了算!“南宮浩光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哈哈……那就有勞南宮兄弟了!“錢不離有點笑不攏嘴了,這可是他以後政治生涯中一個非常堅實地經濟後盾啊!

  ......

  初秋午後的陽光溫暖和煦,60歲的南宮老爺子卻一點也不在意。這時候他在書房裏面鋪開的宣紙上揮毫,一幅好字寫好後又觀看了好幾分鍾,才向在旁邊等候多時的大兒子南宮浩光問道:“浩光,你找我有什麼事?”

  “爸……”南宮浩光努力使自已一付非常難過的樣子。“浩宇出事了!”

  “怎麼回事?我不是跟你們說好不為難他的嗎?”老爺子手中的筆一下子掉在了寫好的字上,臉上的肌肉不斷地顫動著。

  “不是我們……”南宮浩光解釋著。接著就把南宮浩宇這幾年的艱辛生活、光子的身份、遭川上家族追殺而到全世界到處逃亡及在南極之地雙雙遇難的事實統統告訴了老爺子。

  南宮老爺子沒再說話,他只是默默地轉過身,揮揮手示意南宮浩光出去。隨著南宮浩光的關門聲,他再也壓不住兩顆渾濁的淚水,順著臉頰淌了下來。

  “我對不起你啊,老伴!我害了浩宇,我還有什麼臉面下去見你呀!”南宮老爺子站在老伴的遺像前再不用偽裝,臉上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再不能控制。當年老伴去世的時候,小浩宇才3歲,還什麼都不知道。老伴臨終前抓著他的手要他好好照顧浩宇和浩光,特別是年幼的浩宇。所幸的是兩個孩子非常懂事,尤其是浩宇,無論哪方面都是人中之龍,本已離死不遠的日本分公司在他經手半年竟成了集團的支柱產業。而自己卻因為他喜歡上一個日本女孩沒和自已商量,博了自已的臉面就狠心將他趕出了家門,並且讓所有人不許在自已面前提他的任何消息。本以為憑他的能力在外面應該混得不錯啊,哪知道會害得他……南宮老爺子現在後悔得恨不得扇自已幾個耳光。

  直到太陽西下了,南宮老爺子才從房間裏走了出來。頭發變得有些花白,步履有點蹣跚,仿佛老了10歲。他一出來就下了一個命令:南宮家族旗下所有企業立即斷絕與川上集團的經濟來往,並全力打壓川上集團。

  ......

  日本東京。

  川上明正與光子的母親藤崎美奈子跪坐在光子的旁邊,而光子則是一身白色的和服躺在鋪滿鮮花的靈床上。她看上去依舊還是那麼溫柔美麗,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其他的和她出走時沒什麼兩樣。

  那天,川上明正本來只是想教訓抓捕回來的光子幾句,畢竟光子除了逃婚這件事以外是從沒違抗過她的乖乖女。沒想到自已迎回來的只是胸口染滿鮮血的光子的屍體,沒想到一直是乖乖女的光子是這般的剛烈。本以為光子是為了向自已示威才和一個中國男子在一起,所以他才下命令除掉這個人,一來是斷絕光子再次離家出走的念頭,二是泄憤,泄掉自已追捕他們10所積下的怨恨。可哪想到光子竟然和這個普通的中國小子結了婚,還殉了情!自已成了殺死女婿,逼死女兒的罪魁禍首啊!

  川上明正呆呆地看著靈床上的光子!管家說的話還在耳邊回響“告訴爸爸,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他!他給我的我都還給他!”原諒!自己對她做的事還能用原諒來解決嗎?現在就連美奈子都懶得跟她說一句話了...

  門開了,跟隨川上明正多年的助理用小跑著的碎步急急地來到了川上明正身邊,低聲說道:“董事長,集團出事了!”

  川上明正立即站起身來看了美奈子一眼,後者連眼睛都沒顫一下,仿佛眼前根本沒有這個人。川上明正歎了口氣,與助理一起走到了靈房旁邊的偏廳。

  “怎麼回事?”川上明正的眼睛緊緊地盯著助理。

  “南宮集團已經斷絕了與我們的一切經濟來往,並在股市上全力打壓我們集團!”

  “什麼?為什麼?”川上明正猛地站了起來。要知道中國的經濟在加入世貿數百年後得到了長足的發展,隱隱地已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大國,而南宮集團是中國經濟界當之無愧的老大,世界上排名前10強的企業啊!

  “主人,這次你真的錯了!”助理一改往常卑躬屈膝的樣子,挺了挺腰杆,一付禍出去的樣子。“你太聽不得別人對你的忠言了,你知道小姐的丈夫是誰嗎?小姐的丈夫是南宮家二公子南宮浩宇,是南宮家族號稱數百年來最傑出的天才。這個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但您下面人一跟你說‘小姐’的事就被你罵了回去,所以只有你不知道這個不是秘密的秘密了!”

  川上明正聞言癱軟在了椅子上,他沒想到10年前南宮家族爆出的為情叛出家族新聞的女主角競然是自己的女兒。直到現在他才明白,宮本和夫對這件事這麼熱心,並不是多愛自已的女兒,根本就是想挑起南宮和川上兩大集團的矛盾,讓他們宮本集團從中漁翁得利,達到稱霸全日本的目的。

  “南宮家族可能只是讓南宮浩宇出去鍛煉鍛煉,到時候肯定還是會招回家族的。憑南宮浩宇的才華,我想任何家族是不會放過的!……“

  “是啊!“川上明正長歎了口氣想道:”當年我也不是看到了南宮集團的日本分公司死而複活的奇跡而感歎為什麼這樣的人才沒生在川上家的嗎?算了,還是想想明天該怎麼向集團董事們解釋這件事吧!“

  ......

  數月的極夜終于過去了。

  南宮老爺子在南宮浩光的攙扶下踏上了這片潔白的世界。基地外面的痕跡早已被風雪抹平,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老爺子摔開扶著自已的兒子,率先走進了這個兒子遇難的基地。裏面並沒有想像的那樣博鬥的淩亂,也沒有見著兒子的屍體,相反的是行李整整齊齊地碼著,只有地上還有些殷殷的血跡向人們訴說著當日發生的事情。

  “為什麼沒反抗?雖說廢除了內功,但基本身手還在啊!難道你對爸爸徹底失望了嗎?“老爺子痛苦地想著。

  “不對,如果真的像自己這樣的話話,不會要逃亡10年。他們一定在保護著什麼!”老爺子不愧是侵盈商場多年的人物,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原由。

  “給我到處找找,看看浩宇有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留下來?”老爺子開始發號施令。

  南宮浩光的心一下子緊張起來,難道老爺子看出點什麼來了?他四周看看,不可能啊,這裏是自己按排的,應該什麼也沒有啊!

  眾人開始在行李堆裏面翻了起來,儀器櫃也被挪了地方,只找到了一堆衣物、工作筆記及一本記錄相冊。

  “這是什麼?”老爺子兩眼發光,迫不急待地提起一件衣服。“這是小孩的衣服,浩宇有個孩子了!”

  南宮浩光的心一下子放了下來,在他看來小孩對他的影響不大。不過浩宇什麼時候有了這個心機了,連他這個大哥都不知道這個消息,看來現在除掉他是做得非常正確的。

  一個保鏢把一本相冊交給了老爺子。這本相冊裏面記錄著小冰焰從小到大的生活照,並且在照片旁有著非常詳細說明。從這本相冊就可以看出年輕的父母對這個孩子的達到非常疼愛程度。

  老爺子從相冊中看到了自己的孫子聰明伶俐,乖巧懂事,比他的父親有過之而無不及!立即命令手下出去四處搜尋,並讓他們聯系極夜前附近的基地有沒有收救過一個中國小孩。

  不得不佩服南宮家的情報機構,才不到10分鍾,外面傳來一則消息:一個日本地基地收到過一個亞洲小孩的求救信息,但等基地負責人回來的時候小孩已經離開了。老爺子的心開始沉了下來。

  又過了半個小時,手下出去搜尋的人又傳來在一個離基地只有3公裏的冰裂縫邊發現一個包裹的消息。

  南宮老爺子急急忙忙地趕了過去,發現一個小書包掛在一個很寬地,深不見底的冰裂縫邊上凸出的一根冰刺上。等鉤上書包打開一看是一些高中課本,課本封面上赫然寫著“南宮冰焰”。

  老爺子最後一絲希望徹底滅絕了,他跪在冰裂縫邊大罵:”賊老天,為什麼你奪走了我兒子又奪走了我孫子,難道好人真的不能長命嗎?“站在旁邊的人看老爺子這樣無不露出一絲難過的表情。除了南宮浩光雖然也露出難過的表情,但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嘴邊上帶著一絲得意的笑容。

 ......

  小冰焰真的掉進了冰裂縫了嗎?南宮浩宇的屍體又哪裏去了?

*********************************************************************************************************

正文  第二章 冰雪鳳凰的傳承(上)

  究竟小冰焰去了哪裏?有沒有掉進冰裂縫呢?

  ......

  那天,南宮浩宇說得沒錯,兩個小時後小冰焰慢慢悠悠地張開了眼睛醒了過來!發現自已被很多衣服給壓在下面,都快喘不過氣來了。揉了揉昏昏沉沉地腦袋“我這是在哪裏啊?”

  “爸爸,媽媽!”一下子小冰焰就清醒了過來,回憶起來自已是被爸爸打昏的,為了避免自已被那些壞人抓走。

  想到這裏,小冰焰一下子站了起來:“爸爸媽媽怎麼樣了?”還在手裏的收錄機從手裏摔了下來也不管了,猛地跑到了儀器櫃前面,一下子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鮮紅的血跡鋪滿了地面,血跡的盡頭是側臥在地的父親。他的胸膛已經被鮮血染紅,眼睛睜得大大地向左側看去,停止呼吸前那一剎那留戀的眼神還沒有完全退去。而他左側也有一攤血跡,並斷斷續續地向門外延伸出去。

  “爸爸……”小冰焰過了很長時間才反應過來,撲在了南宮浩宇的身上。“不要丟下焰焰,焰焰會很聽話的……”

  “媽媽呢,媽媽在哪兒呢?“小冰焰看怎麼也叫不醒南宮浩宇突然想起來媽媽怎麼不見了?

  ”媽媽……媽媽……“小冰焰轉遍了屋內屋外,甚至跑遍了基地四周也沒看到媽媽的影子。

  找不到媽媽的小冰焰就像陷入一個人世界,找不到一絲依靠的感覺讓他感到無比的恐慌,他急急地跑回基地內呆在父親身邊以尋找一點安全感。

  慢慢的,長時間跟隨著爸爸媽媽過著極具危機的逃亡生活的小冰焰從極度恐慌中冷靜了下來,他學著電視上那樣探著爸爸呼吸,知道爸爸再也回不來了,媽媽也不見了,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小冰焰知道憑他一個人的力量太小,需要找別人的幫助。他慢慢地站了起來,下意識地拉了一下衣服,這是以前做錯事後站在父母親面前緩解心中緊張經常做的動作。

  “什麼東西?”小冰焰這下意識地一拉,一本書穿過衣服的下擺掉在了地上,“這一定是爸爸在藏起我的時候放進去的!“

  小冰焰急急忙忙地撿了起來,書的封面上只在右上角寫了三個楷體大字《柔心決》,“這字是爸爸寫的,只有爸爸才能寫出這種剛柔相濟地楷書!”

  “爸爸肯定有什麼交待!”小冰焰沒在封面上停留過多的時間,直接翻開封面;書的扉頁上貼著一張他們的全家福,照片上一家三口笑得都很心。下面是一篇父親留給自已的一封信:

  焰焰:

  當你看到這本書及這封信時,爸爸和媽媽已經不能在你身邊保護你了,你一定要堅強的活下去!因為你是爸媽的驕傲!

  爸爸原是南宮家族家主的小兒子,而你媽媽則是日本川上家族的小公主。當年爸爸為了你媽媽反出了南宮家族,並且受到了你媽媽家族地追殺,害得你這些年一直跟著我們逃亡,“對不起!”爸爸媽媽一直都想跟你說這話。你從小就很聰明,很懂事,相信你一定能理解爸爸吧!

  本來這部《柔心決》是南宮家族的至密武學,爸爸自從就自廢了功夫反出了南宮家族後就不再是南宮家的人了.本無權再將心訣傳授與你,但想到心訣在無人指導的情況下幾乎不可能修煉到第三層“柔水無情”以上的高層境界,自保應該沒什麼問題,也不算是違背了南宮的家規吧。

  爸爸媽媽不希望你為我們背負太多的仇恨,只希望你能快快樂樂、簡簡單單地活著!你能明白嗎?

  再次提醒你:爸爸媽媽不希望你為我們報仇!

  愛你的爸爸:南宮浩宇

  信上沒有日期,但小冰焰知道這是爸爸早就寫好的!但為什麼不讓自己報仇!為什麼??只因為他們太強大了麼?

  看完了信小冰焰仿佛一下子長大了,他合起了書沒再向下看,你知道如果自已能活著會有大把的時間看書;也沒在報仇的事情上作太多的糾纏,憑自已現在的實力談報仇簡直就是笑話。

  “首先我要把爸爸安葬掉,然後努力使自已存活下來,等有了一定的實力再把媽媽接回來!”有了目標小冰焰原先迷茫的眼神越發堅定起來。他把《柔心訣》小心放到靠帖身內衣胸口,裹了裹衣服,堅決地向外面走去。

  小冰焰知道5公裏外有一處基地,他要去那裏尋求幫助!縱然只有5公裏,但厚厚地積雪,到處可見的冰裂縫使得小冰焰不得不花去三四個小時。

  站在基地的門口,小冰焰很禮貌地敲了敲門!

  “誰呀?”門內居然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用日語問道。

  小冰焰愣了,沒想到在這裏還有和自己一樣的小孩。

  “吱……”門開了,門後站著兩個10歲左右的小女孩,讓小冰焰稱奇的是:前面一個小女孩是黃皮膚,黑頭發,再加上她說的日語,很明顯是個日本女孩兒;而他左側的小女孩則有典型的西方特征———金黃色的頭發和藍色的眼珠。

  “咦!”黑頭發的日本小姑娘一臉的驚奇:“沒想到在這裏還能看到乞丐!”顯然是將身上沾滿血跡地,不知摔了多少跤地小冰焰當成了小乞丐。

  自尊心受到打擊的小冰焰狠狠地瞪了那小姑娘一眼還是很禮貌地用日語詢問:“請問這個基地的負責人在麼?我是來尋求幫助的!”

  ”切,一個乞丐還這麼拽!“那小姑娘見小冰焰瞪了他一眼心裏很不服氣,頭一扭向屋內走去,也不回答小冰焰的問話。留下了一臉尷尬的小冰焰站在那裏,幸好那金發小姑娘拉了拉他的衣袖,把他請到了屋內。

  金發小姑娘將小冰焰請進了屋後給他倒了一杯熱咖啡。然後打著手勢要告訴他什麼。

  “你不會說話?”小冰焰驚訝。

  小女孩兒紅著臉眼點了點頭,露出一絲難過的表情。

  ”對不起,我不知道……“小冰焰一看小姑娘這樣,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要不你拿張紙來寫給我看,我懂日語的。“

  很快,小女孩兒到後面拿來紙和筆:”我們爸爸媽媽出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你有什麼事情嗎?“

  喝了杯熱咖啡使小冰焰快凍僵地身體迅速暖和起來。”是這樣……“

  ”直子,和一個小乞丐?甽菑偵礡I快點收拾東西,爸媽回來我們就要走了。“小冰焰才剛開口就被那個黑發小姑娘給打斷了。

  ”你……“小冰焰忽地站了起來嚇了兩個小姑娘一跳,她們不知道小冰焰剛受過嚴重的打擊,現在自尊心超強。雖然他現在將自已看成一個大人兒,至少比她們大,但他畢竟才是一個7歲的小男孩,忍了一口氣的他再也忍不下第二口氣。

  ”謝謝你的咖啡,打擾了!“小冰焰向那個金發小女孩兒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後頭也不回地向外面走去,留給小姑娘們的只是有些淒涼的小小的背影。

  兩個小姑娘一下子呆住了,她們沒想到小冰焰會有這樣的傲氣。

  ”姐,你太過份了!他們基地肯定出事了,不然不會派出一個比我們還小的小孩來求救!“過了很久金發小姑娘才打著手勢,她可比她姐聰明多了!

  ”那怎麼辦?“那黑發小女孩慌了,”要不我們先把他追回來!“

  可等兩到人跑到門外,怎麼也看不到小冰焰的身影了。

  ......

  尋找求救卻受到了兩次屈辱的小冰焰出了基地門就一路狂奔,完全顧不得腳下是否存在著被雪掩蓋地冰裂縫,他只是想回到父親身邊去,哪怕是已經死去了的父親。

  再次跪坐在死去的父親面前,小冰焰已經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他輕輕地擦幹淨流到父親臉上的血跡,堅強地說:“就算我一個人,我也會讓丟下爸爸不管的!”

  有了點力氣的小冰焰再次站了起來向內屋走去,他要找工具將遇難的爸爸給運走。

  小冰焰找了一個睡袋將父親的遺體裹好,在睡袋的一頭系上一根安全繩,他准備將繩的另一端系在自己身上,這樣就可以帶著爸爸去尋找救援。

  一切都准備妥當以後,小冰焰拿起了那個自已早已收拾好的小包走了出來就要開始他艱辛的求救征程。

  “嗯?我的收錄機呢?”那可是小冰焰的寶貝呀!他不得不又回去拿他多年唯一的玩具!

  ”錄音開關怎麼開著?我明明關了的呀!“小冰焰拿著收錄機想道。

  感到奇怪地小冰焰下意識的倒帶聽著錄下的聲音。

  “為什麼殺了我爸爸,連我媽媽也要奪走了?”小冰焰覺得自已的世界一下子天昏地暗,什麼都沒有了。

  “不行,我要報仇,還有你南宮浩光,你等著!我一定會讓你比我爸爸悲慘一百倍,一千倍……”仇恨充滿了小冰焰的腦袋,但並不影響他的冷靜,他拿出錄音帶貼身藏著,這可是讓南宮浩光身敗名裂的證據啊。

  雖然智商比別人高,想法遠比同齡人成熟的小冰焰,身體依然是7歲小孩的身體。讓他一個人在雪地裏走已經是為難他了,更何況拖著一個幾乎是他兩倍重的成人的身體呢!區區三公裏的時間就花了他將近10個小時,累得他休息了好幾回,幹糧幾乎也吃完了!

  太陽已經快沉沒下去了,極夜快要來臨了!其實他不知道其他基地的人早就走光了,沒人能熬過長達一個多月黑暗時間的極夜的。為了趕時間,只休息一會兒的小冰焰站起了身又要繼續趕路,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父親遺體被卡在了一個窄小的裂縫中。又餓又累地小冰焰急得團團轉,他拼命地拉著繩子,想要把父親從冰裂縫中拉出來,可是裹著父親遺體的睡袋紋絲不動。越不動小冰焰就越拉,他身體向前將繩子在腰上繞了一圈,然後用盡全身力氣拼命向後退,一點也沒注意到身後有一個巨大地危機——被冰雪隱隱約約掩蓋著的約四五米寬深不見底冰裂縫在等著他。

  在小冰焰全身力氣的作用下,繩子另一端睡袋慢慢地被撕開一條縫。這條縫越撕越大,直至最後繩子完全與睡袋脫離,而小冰焰在自身慣性力的作用下,無法控制身體地極速向後退去,很快就被這條深不見底的冰裂縫給吞噬,只剩他因為太過用力而松動的書包掛在冰裂縫邊下凸出的冰刺上晃動!

  風起了,雪花也開始越飄越大,鵝毛般地雪花很快就把這裏的一切痕跡抹平,包括南宮浩宇的遺體也被深深地埋在了雪下。只剩掛在裂縫邊冰刺上被雪掩蓋了只剩一小塊小黑點書包在微微晃動著向將要尋找過來的人們訴說著這裏發生的一切!

  太陽完全落了下去,天空也慢慢變得黑暗了,漫長地極夜終于來臨了!

*********************************************************************************************************

正文  第二章 冰雪鳳凰的傳承(下)

  控制不住身體極速後退地小冰焰,忽然覺得腳下一空,他的身體便開始急速地下墜。

  “我掉進冰裂縫了?!”又累又慌地小冰焰腦子閃過的第一個反應,緊接著因為急速地下墜,全身的血液一古腦地湧向腦袋。毫無疑問,突然湧上腦袋的血液讓他還來不急考慮其他的事情就暈了過去。

  幾乎就在小冰焰暈過去的同時,漆黑地冰裂縫深處劃過一道耀眼地冰冷地藍色光茫。這道藍光幾乎充塞了整個裂縫,及時阻止了小冰焰的急速下墜。

  耀眼的藍色光茫逐漸地暗淡了下去,變成了一股似有若無地能量包裹著小冰焰半懸在空中。如果小冰焰這時候是清醒地話,他一定感到非常地吃驚,因為眼前的現像已經推翻了他以前學過地所有的物理知識。

  可已經昏迷地小冰焰並不知道這所發生的一切,此時地他正緊皺著眉頭,好像正在做著什麼惡夢。

  “爸爸、媽媽……”小冰焰那小小的臉痛苦地扭曲著,眼角上流出兩行清淚,無意中叫出的聲音非常地淒瀝,可以肯定睡夢中的他正再次經曆與爸爸媽媽的生離死別。

  隨著小冰焰那淒慘的叫聲,已經變得暗淡地能量團再次藍色光茫大盛,比剛才更亮更耀眼,至使周圍原本已經很低的溫度變得更冷起來。而此時的藍色光團再不是剛才的似有若無,雖然沒有固化的物體那麼清晰,但任何人都可以看出它的形狀————傳說中的鳳凰,散發出冰冷光茫的神獸藍色鳳凰,當然前提是有人看見的話。

  藍色的鳳凰張開著它那長長的像飄著彩帶的羽翼,頭頂上的鳳冠整齊地向後梳削著;直垂深谷地鳳尾散發著絢麗地光輝,全身散發出優雅而高貴氣的勢,足以讓所有的弱小生物臣服!

  仍舊還在沉睡中的小冰焰不再是平躺著身體,而是直立在鳳凰胸膛前的神聖光輝中,臉色也由原來的痛苦扭曲轉為淡淡地平靜。鳳凰的羽翼開始慢慢收攏,直到把小冰焰完全包圍起來……

  為什麼在這地球的極之地會出現這只傳說中的神獸呢?為什麼在這最關鍵的時刻他又會救了小冰焰呢?

  ......

  當初穿越白洞地那股宇宙太古能量靈體因為白洞強大的撕扯力而變成兩股極端屬性的能量團:一股具有思考意識的高溫火屬性;另一股卻則是由無意識地低溫冰屬性能量組成。白洞造成的空間混亂卻使它們同時落在了這顆銀河星系中具有無數生命的藍色星球上。

  降落下能量團因為在穿越白洞時的消耗的能量太大,剩余的能量已不能夠支持這兩種極端能量的融合。縱然如此,這兩股能量團所包含的能量對這個星球的生物仍然有巨大的毀滅力。好在高溫火屬性能量團具有自己的思考意識,它為了不影響這個星球生態圈的自然發展,它選擇了這個星球幾乎沒有生物的極之地作為自已的藏身之所,將自己封印在這個極之地的最大的寒川之下,靠這個寒川的無比寒氣來掩飾自已已經內攬的炙熱,只剩下冰屬性能量團終日在這寒冷的極之地到處亂轉。

  兩股能量團本同為一體,無意識的冰能量團被分裂出以後,在本能上以為火屬性能量團為自己的母體,所以無意識的它終日呆在極之地保持著原為能量靈體盤涅前的鳳凰模樣等待母體,等待沉睡中的母體醒來融合自已。幸虧因為這個原因,冰能量團始終沒有離開過極地,而這裏本身又非常寒冷,所以到現在也沒有被這顆星球上的任何生物發現。

  終有一日,單純無意識地能量團捕捉到一絲與母體相同的信息,穿越白洞時火屬性能量團的意識以為自已要被吞噬時發出的那種生離死別的信息。它以為這是母體向自已發出的融合信息,便匆匆忙忙地趕了地來...

  ......

  小冰焰是不幸的,小小的年紀就因為父母親遇難而變成了孤兒;小冰焰又是幸運的,在掉下冰裂縫時被冰雪鳳凰所救;小冰焰是非常幸運的,因為在融合冰雪鳳凰時他是暈迷著的。

  冰雪鳳凰用它那特有的長長的羽翼將昏迷中的小冰焰緩緩地包裹起來,越裹越緊。鳳凰也開始漸漸地變形,變成一團半透明的藍色的能量,圍繞在小冰焰的周圍,並慢慢地流入小冰焰的身體。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藍色的能量體終于完全的消失完全進入了小冰焰的身體。整個過程看起來簡單,實際上對小冰焰來說是非常危險的,甚至可以說是極度危險的。首先因為能量體的溫度非常低,根本不是人體能承受的範圍,雖然在融合時能量體會本能地保護著意識發生地也就是小冰焰的大腦不受損壞,但如果小冰焰清醒的話,這種身體上刺入骨髓的寒冷也會刺激他的大腦而造成腦死亡。再則融合時的超低溫會使全身的血液在瞬間凝固而造成心髒停止跳動,而小冰焰的昏迷使其大腦處于半休眠狀態,這樣心髒停止跳動造成大腦缺氧的危險在某種程度上就大大地降低。縱然如此,鳳凰的傳承帶給小冰焰的危險仍然大得驚人,所幸這幾年一直跟著爸爸媽媽過著逃亡生活,鍛煉出了他那無比堅韌的意志,才使他逃過這劫。所以說小冰焰也是非常幸運的。

  進入小冰焰體內的能量開始對小冰焰的身體進行改造,以便兩者更好的融合。它首先拓寬了小冰焰體內的經絡系統,並打通了經絡之間相互聯通點,以便于吸收外界能量來隨時補充不時的消耗;緊接著它開始刺激了小冰焰的肌肉韌帶機能,使小冰焰的瞬間爆發力大大地增強,爆發過後的疲勞感卻大大地減小。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很快地,藍色能量已經將小冰焰身體所有器官都肅清了一遍,去其糟粕,留其精華。現在可以說,與這世界上所有的人相比,小冰焰絕對擁有最健康的身體和最強壯的體質。

  隨著小冰焰身體的改造,他的外表上也起了一些變化。最明顯的是原來油亮烏黑的頭發不見了,取而帶之的是一頭柔軟地淡藍色的頭發;原本略帶剛毅線條的小臉也變柔和了許多,透出的氣質充滿了親和和高雅,卻巧妙地掩藏了高貴氣質後面那一絲淡淡地冷寞。最不明顯的大概就是如果小冰焰此時清醒的話,他那明亮的眼珠仍舊是像黑珍珠一樣,只是會在不經意間閃過一抹詭異的藍。

  當所有的一切都結束完成後,仍在昏睡中的小冰焰再次地向谷底落下去,只不過這次不是像剛開始那樣快速地墜落,而是像飛在空氣中鵝毛一樣慢慢地飄下去……

  ......

  “柳生老頭,過來下兩盤。都這麼大年紀了,還在這裏舞刀弄棍的,真不知道你們日本人是不是都是這麼沒情趣的!”一位老人身著藍色長衫已經在面前的桌子上擺好了棋子。他眯著的眼睛裏收斂著睿智的神彩,但全身上下卻流露出中國人所特有的儒雅氣質。

  “你知不知道打斷別人練功是很不禮貌的,看樣子我有必要要專門請個人來教一下你的禮儀。”前面那塊曠地上叫“柳生”的老人收起了手裏的竹劍,嚷嚷著向桌前走來。看他走路的姿勢,下面雙腿有節奏地快速移動,上身卻很平穩,沒有一絲晃動,一看就知道有非常高的功夫修為。

  “哦,不但沒情趣還?甽菕I快別廢話了,下棋,誰輸今天誰燒飯。”藍衫老人的嘴角撇了撇。

  “歐陽老頭,這麼長時間你燒飯的次數我十個指頭數得過來。”柳生老人再也沒有老年人的沉穩,他有些氣急敗壞:“不想燒飯就明說,何必找這些爛得掉牙的借口,明知道我下棋水平和你不是一個級別的!”

  “有壓力才有動力嘛,你的棋藝還是有進步的。”藍衫老人仍然是一副悠閑自得的樣子。

  “你...還不是你懶,真不知道你這麼懶,三個博士證是怎麼拿到的!“柳生老人嘴裏在小聲的咕嚕著,表情竟然有些像被欺負的小孩子。看樣子他平時被藍衫老人”折磨“了不知多少次。

  “你說你沒事把棋藝練得這麼好幹嘛?是不是吃飽了撐著了?”柳生老人輸了棋開始發牢騷。

  “這叫陶冶情操。”藍衫老人在心中狠狠地鄙視著柳生老人。“好了,我肚子餓了,快燒飯去。”

  別看這兩個人在吵吵鬧鬧,其實他們的關系鐵得很。那位穿藍色長衫的老人叫歐陽劍,中國人。早年歐陽劍在美國留學時認識了同在美國留學的日本人柳生宏一,這個不一樣的日本人給歐陽劍留下了很深的印像,柳生宏一認為數百年前日本人在中國犯下的滔天罪行日本人應該負完全責任,且他身為日本人對這種行為深感可恥和內疚。所以一向民族感很強的歐陽劍也從心底裏認可了這個日本人。很快,因為都有愛武術,好冒險的愛好,讓兩個人的相互了解更進了一層,到留學結束時兩個人的關系已經像親兄弟一般了,而且這種關系保持了幾十年一直到現在。

  “歐陽老頭,你快來看,我發現了什麼……”柳生宏一突然在外面興奮大叫道。

  “在這裏還有什麼東西值得你大驚小怪的!”歐陽劍嘴上雖然這麼說,但腳已經一步不停的邁了出去,他知道柳生宏一不會因為一點點小事而叫嚷,肯定是發現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小孩,真的是小孩也!“柳生宏一在那裏”嘿嘿“地笑著,不知道心裏在想些什麼。

  歐陽劍走過去一看,在離他們住得不遠的河邊,伏著一個藍色頭發的小孩。他趕緊連跑了幾步來到小孩身邊,把他抱了起來,用手一探:還活著。

  “這裏怎麼會有小孩?還是藍色頭發的小孩?看他的樣子也不過才七八歲的樣子。”歐陽劍抱著小孩快步走向屋內,心中不免覺得奇怪。倒是柳生宏一沒想那麼多,他現在跟在歐陽劍後面還在“嘿嘿”著。

  “天生的藍色頭發?”歐陽劍的三個博士證中就有一個是生物,雖然以現在的科學水平後天染的頭發可以亂真,但不可能逃得過這們生物學專家級的眼光。

  “嘿嘿,我總算有一個玩具了,天天被人欺負,現在終于輪到有人被我欺負了!”柳生宏一可沒考慮那麼多,不是說他沒有心機,如果他沒有心機的話他就不會拿到哈佛的經濟博士學位證書。而是這種事情歐陽似乎更適合處理這種事情,結果往往要比他處理的好得多。如果昏迷中的小冰焰知道自已將要與這個天天都想欺負自已的老人相處,估計他想自已永遠也不要醒過來吧。

  “宏一,你說這地方怎麼會出現一個小孩,而且是天然的藍色頭發!你見過哪個國家人有這種頭發的麼?”歐陽劍一改以往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神情有說不出的嚴肅。

  “你說這地方被發現了麼?還是……”柳生宏一心中一凜,臉上的笑容僵在了那裏。

  “還不知道,等他醒了問問他就知道了。”歐陽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著這個躺在床上的長相清秀得像女孩子的小男孩,似乎下了什麼決定:“看樣子我們以後要多個伴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