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歷史] 回古代做好官 作者︰湛藍路邊 (已完成 )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98249 136 7
正文
第一章 煙雨江南(上)

春意盎然,涼風習習。甦水橋上憑欄四句︰

    甦水河畔甦水橋,游人文客憑風騷,

    把扇搖的舟如梭,燈紅酒綠大鮮朝。

    時下江南逢春時節,甦水河邊柳條已抽絲,水波蕩漾,波光鱗鱗,偶有漁人撈些小蝦自食,別有一番春光無限好的景致。每日前來甦水河游玩的錦衫才子、粉面小姐、以及富賈商人穿梭如織,河邊小商販賣些小的零嘴兒,畫紙,硯墨等等也是一筆豐厚的收入。

    今天正是州府組織的一年一次的詩會,大鮮朝至從明德皇帝登基後大力崇文,江南代有才子出,如今過去幾十個年頭,竟是由這甦府走上金鑾殿的才子也不下十余。

    說到甦州,當然得提甦水詩會,參加詩會者不計其年齡,不計其功名,不計其出生,只要有書院的掌院文書一封,便可參加。參與者數人乘一小舟,由一雪衣女子輕搖舟擼相會于河中,府中師爺出題,各人對答,若是答對妥當者,則可以進入第二輪,上府台大人的船飲酒發揮,隨興所至。

    今日的甦水河畔來觀詩會者更是翹首欄頭,滿懷期待。其中少不了從全國各地慕名趕來的文人墨客,他們往往在這里徘徊數日,甦州每年的收入也由他們貢獻了不少。

    劉起到這里已經一個多月,逐漸接受了現實的他,不得不承認上天跟他開了一個大天的玩笑,2007年一個二類大學中文系的大學生,只不過去了一次酒吧,被人多灌了幾杯,糊里糊涂的就來到了這個中國歷史上並不存在而又與古代中國極其相似的大鮮朝。

    看著甦水河畔人來人往,對于他來說無疑與天大的諷刺。剛到這里的時候,身上就穿了一條褲衩子一件小背心,走到哪里都被人家罵流氓。最後只好與幾個乞丐混在一起,半月前在左城門看見幾個難民被官兵驅趕出城,心中一時意氣,過去說了幾句話,差點被人家毒打一頓。

    為了填飽肚子,劉起不得以靠幫窮人寫幾封書信換幾個銅板買了衣服食物勉強度日。這一個月來對于甦州城基本上有了了解,與中國歷史上對于江南城市的記載大同小異,甦州城表面看起來風光無限,一派詳和,然而在這個時代,士、農、工、商的思想下,官吏對于百姓依舊有夠黑。

    甦州城外鬧旱災,災民沒有飯吃,只好進城偷糧,結果被官兵發現通通毒打一頓丟到城外野道上不管死活。劉起幫百姓寫的信中不乏血淚之句,對于熟悉了言論自由,官員公開化的劉起來說,這里的一切都讓他無法接受。今天在這里看著甦水詩會,劉起一臉鄙夷。滿目創痍處,盡是臭蚊飛!這些才子佳人,在他的眼里跟臭蟲老鼠實在沒有很大的區別。

    然而這一切不會隨著劉起這個外人的思想改變,詩會依舊火熱的進行。

    “柳姐姐,快看,那不是方公子嗎?”

    “你小聲點兒,別打擾了方公子答題。”

    她們口中說的方公子正在河中小舟上等候師爺出題,距離岸邊數丈遠,便是大聲喊叫也不一定能擾到他。這對玉人兒自然是為方公子糾急了心。在江南為才傾心,郎才女貌的佳話早已上演無數次。每年的詩會前來觀望的小姐們,誰又不想在這兒找到一個自己中意的如意郎君呢?

    劉起在岸邊轉了數圈,也擠不進人堆里。不時听到河中傳來大聲喝彩,惹的他心里也是焦急連連,青春年華,正是愛湊熱鬧的時候,無論劉起怎麼瞧不起這些衣著光鮮又狼心狗肺的家伙,但是拿來當一出皮影戲看也是不錯的,何況這里沒有電視、電腦,枯燥的生活早就讓劉起煩躁不堪了。

    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劉起夾到一對女子身邊,手指輕輕在左邊女孩臀上一彈。

    “啊!誰?”那女子驚的轉過聲四處打探。

    劉起卻乘機鑽到了女子讓出的縫隙里去,終于可以看見河上活人演出啦,還真不錯,才子們一個個穿著體面,輕搖紙扇,身板挺直,整齊的有點天安門大閱兵的意思。

    “茗姐姐,你怎麼了?”劉起右邊的女子見自己的姐姐突然驚叫,出聲詢問到。

    那女子羞紅了臉,暗罵無恥,卻不敢聲張只說︰“沒什麼,我被人踩到腳啦!”

    轉過頭看見自己的位置被一個短發青衫的小子佔了,心里一氣開口說到︰“喂,你干嘛佔我的位置啊,快讓開。”

    劉起的心思早就被河中的場景吸引了過去,隨口回了句︰“你從新找地兒吧!”

    那女子何曾見過有人對自己這樣無禮,河中還有自己的如意郎君等著答題呢,但是從劉起身上傳出的陣陣臭味,讓她忍不住遮了鼻孔,皺了眉轉身擠到妹妹身邊去了。

    劉起心中暗笑“小娘皮,我在大學自習室搶位置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啦,哈哈!”

    這一切,都被端坐在橋頭上兩個富家公子看在眼里“林兄,那短發小子還真有膽量,光天化日敢摸秦小姐的屁股,哈哈哈,看那秦小姐的摸樣,可笑死我了!”

    “哈哈,看那小子穿的寒酸樣子,秦小姐怕是今晚兒要好好洗洗屁股了!”

    “嘿嘿嘿嘿!!”這兩公子名林照與原熙,都是這城中富家子弟,平時也愛玩個新鮮,沒想到今天被他們看見更能玩的劉起,心里頓時來了興趣。不過這詩會的吸引力還是要比劉起大多了,兩人嬉笑一陣注意力又轉到了詩會上。

    河中的比賽已經進行完了第一輪,師爺開始大聲宣布︰

    “各位,今日第一輪勝出者,有方松公子、曉青公子”

    師爺每念到一名,河邊上遍有無數掌聲喝彩,顯然這些入選第二輪的公子都是有著強大的後援團啊。

    “林兄,方松那小子今年不會又是第一名吧?那咱們押的兩千兩銀子可就泡湯了!”橋頭上的原熙听到方松兩字心里就不痛快,去年今日林照與他押了另外一位才子一千兩,結果初出茅廬的方松拔了頭籌,今年兩人押了岳麓書院的曉青兩千兩,就等著翻本,沒想到這方松依舊勢不可擋,第一個進入了第二輪。

    林照飲了滿滿一杯白花露,輕搖幾下折扇說到︰“方松這小子今天答的還算出彩,不過比起曉青最多也就算個半斤八兩吧。咱們慢慢的看,我就不相信方松年年運氣都這麼好!哼!”

    兩人又干了一杯,河中的師爺已經將獲得第二輪資格的公子們都接上了府台大人的船,兩方小案擺在船頭,四個童子來回上酒菜,不多會兒已經布置下了席位,府台大人舉起一杯酒沖各位公子說到︰

    “甦州府自古出才子,各位今日所展示才華已經蓋過他人,我先敬各位一杯”

    說完一口江手中清酒干掉,環視一眼四周又說到︰

    “聖上虛懷若谷,重視我江南才學之風。爾等日後考取功名。當如何?”

    “定當為君分憂,為民行善!”公子們早將背好的台詞醞釀妥當,此刻一口氣說出來,到是頗有些壯志凌雲的意思。

    “呸!一群蒼蠅,還為民行善!”劉起听到這里,想到城外難民,胸中一股怒氣忍不住朝著河中淬了一口。不過隨著岸邊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劉起的話早就被淹沒了。

    “哎!你說什麼呢?”橋頭的林照見劉起口中念念有詞,還朝河中吐了一口口水,心下奇怪,出言問到。

    劉起轉身四處看了看,沒有見到說話的人,以為自己听錯了,正準備回頭繼續看表演,又傳來一句話︰“那位短頭發的兄台,請上來一敘!”正是原熙看見劉起四處張望的樣子,出聲邀請。

    劉起這回可是明白了,放眼看去滿岸人眾,除了自己還真找不出第二個短頭發的。朝著發聲處看去,兩個公子,坐在橋頭,身前放一案,有酒有菜,一看便知是富家子弟。其中一人還在對自己歪眉輕笑,定是他邀請自己了。

[ 本帖最後由 aa0120u 於 2008-10-19 14:02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