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玄幻] 禁果 作者:幸運十三號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507001 484 24
【內容簡介】
    他曾深刻體味過世間的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他曾飽嘗過失戀的痛那刻骨銘心,撕裂心碎。
    機緣的巧合,上天終於眷顧,因禍得福的他成為幸運的寵兒。
    異世的魔法,超前的文明科技,攪和進這紛繁的現代都市愛恨情仇。
    青梅竹馬的溫柔純女孩、精明能幹的商界女強人、任性刁蠻的野性女學姐、各有千秋的世家俏千金。還有封印裡那聖潔的古代可人兒,一一被他收進了天涯海角。
    曾經的仇恨,他要十倍的奉還,唯一的禁忌,就是『別得罪我的女人』。
    禁果--他不偷食--因為他根本就不用偷食--他要光明正大的……


正文 序


  場景一:孤兒院三樓最邊上的一間房間,是葉昕的,裡面一個女孩正和一男孩交談:「昕哥——」

  「晴兒,要走了嗎?」

  「嗯——」

  「你,,,走了會想我嗎?」

  「…………」

  「……………」

  「昕哥,我們分手吧」

  「你…你說什麼?!晴兒,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

  「不是,昕哥,我是認真的,我們分手吧,我們不再合適在一起了。」

  「為什麼,我們不是好好的嗎?你去S市,最多一年我就能考到S市來,有什麼不合適的?我做錯了什麼了嗎,晴兒,如果是我做錯了什麼,你也得給我說清楚啊。」

  「不是,我說的不是因為我們要分在兩地,你也沒做錯什麼,而是……我們已經不是同一個階層的人了。你也看到了的,外面那車,我爸爸的,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孤兒了,我現在是杜家大小姐,而你……你不能給我想要的生活,我想要是一個能給我高樓洋車,鑽戒首飾的富足生活,我孤苦了這麼多年,我受夠了別人的白眼,我不想再平淡地過了,你明白嗎?我爸爸媽媽要帶我去S市,我要進入上流社會裡去,所以,我們不適合,以後,如果你碰到我,就當不認識我吧。」

  門被推開,另一個女孩出現在了門口:「晴姐……你怎麼能這麼對哥哥說呢?你就這樣拋棄你們之間的感情了嗎?你們之前的山盟海誓都算什麼?」

  「原來是小夜啊,山盟海誓?小夜,你現在可能還不懂,不過我還是勸你,現實一點吧,什麼山盟海誓,那都不能當飯吃,再好的誓言又能怎麼樣?難道能得到別人的尊敬嗎,原本我也和你一樣,天真的以為真愛就是全世界,直到昨天,我給了一個餐廳侍者五十元小費的時候,他那恭敬的樣子才讓我醒過來,讓我知道自尊是錢撐起來的,只有錢,只有錢才能得到人的尊重。」

  進來的女孩臉上漸漸變得憤怒地道:「杜晴,我看錯你了,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哥哥為你白付出了這麼多感情………」

  旁邊表情痛苦的男孩止住了憤怒的女孩,開口道:「小夜,別說了,讓她走吧,晴兒,這可能是最後一次我這樣叫你,希望你能幸福,你請放心,以後我就是看到你,我也會躲遠遠的,請便吧。」

  「那好,那再見了,兩位」那個女孩走出了門,頭都沒回一下。

  男孩愣愣地坐著,一言不發,後來進來的女孩坐到他旁邊,緊緊地握住他的手,希望能給他一點安慰。

  場景二:夜總會「你是誰,送信給我約我來這裡見面的人呢?」一少年拿著一封信敲開了皇冠夜總會103號包箱的門。裡面是個妖嬈的女人。

  「我不就是嗎,小兄弟,怎麼,你不相信是我約你來的嗎?」妖嬈女人咯咯地笑道。

  「不是,你找我有什麼事?」

  「沒什麼,你說我叫你來這種地方會有什麼事呢?」女人發嗲地伸手纏住了少年的脖子,少年剛想掙開時,女人突然大叫起來「強姦啊,快來人啊,有人強姦我…………」一邊大叫,女人還一邊緊緊地纏住少年,自己扯破自己身上的衣服,接著門被撞開,兩個保安一個警察衝了進來。

  場景三:監獄「你就是葉昕?」一個彪頭大漢瞪著少年,陰陰地笑道。

  「是,我就是」

  「嘿嘿,那算找對人了,兄弟們,將這小子拿去倒吊在廁所裡,注意,他的頭必須在糞池坎以下。」大漢獰笑道。

  「你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少看被人捉住之後憤怒道。

  「嘿嘿,為什麼,因為老子看你不順眼,你不服氣嗎,兄弟們,再給放下去一點,讓他能舔到下面的好東西為止,老子告訴你,老子叫雷豹,聽明白了嗎」

  少年掙扎著憤怒怒吼道:「姓雷的……你記住,總有一天……我會全都找回來的。」

  然而,他還是被拖進了廁所。

  場景四:礦場在脖子被捏在雷豹手裡的葉昕臉色一點點變青,他的目光中充滿了無盡的憤怒和不甘心,旁邊的一個看守對此視兒不見,還攔住了另外幾個要走過來的礦工,直到少年的瞳孔漸漸散去,再無生息。

  「動作快點,埋在礦裡去。」看守提醒雷豹道。

  雷豹很快將少年的『屍體』埋入礦石裡,旁邊的看守才向外面大叫道:「快來人啊,礦石垮了,,埋著人了,快來救人啊。」

  雷豹也很『焦急』地撲到礦石上去又手刨著礦石,接著旁邊的礦工也都跑了過來,可他們刨出來的,只是一具已經快涼透了的『屍體』「帶回去,通知他的家人吧,」看守說著,與另外的幾個跑過來的看守將少年的『屍體』搬上車,拉上帶來礦場服勞役的囚犯回監獄。

  …………………

  …………………

  「通知他的家裡人了嗎?」

  「通知了,他的義兄說任由我們怎麼處理,他不來領屍體了。」

  「媽的,難不成還要我們貼錢進去給他埋了不成?扔到後山的山洞裡去。」

  「是,所長」


正文 第一章 星夜之心


  他靜靜地看著天最遙遠的天與地交接的地方,他的目光是那麼的深邃,那麼的幽遠,也許,他看到了比天地交接還要遠的地方,也許那裡,才有他的夢,他的希望,他的目光中還有那麼多的落寞,孤獨。站在林城這古老的城牆上,他任由北風捲著雪花在他臉上橫掃,但他卻絲毫沒有一點避讓的意思。任由寒風透體而過。

  他從哪裡來,沒人知道,進入一中上學的時候,除了他的一張嶄新的身份證和一個嶄新的戶口本外,就只有他身上的一套潔白的衣服。其它的他什麼都沒有,別人只知道,他叫葉天涯。

  本來學校是不收他這樣的一個交不起插班費的插班生的,然而,當他當著十多個老師的面在辦公室做了一套高考題交給教務主任後,在辦公室外等了半個小時,從辦公室裡出來的教務主任立刻就答應了他的條件,不但不收他的一分錢,而且給他免費的宿舍和飯票。原因無他,只因為他做的那一套高考題除了英語和語文兩科有作文的試卷外,其它的都是拿了滿分。

  進入一中後的第一個寒假,他的吃住還是在學校裡,不過,是以假期給學校看大門為代價的。

  冰山,是他進校這一個月來同學們私下裡給他取的外號,就是在平時,也沒人看到他笑過,從他進學校的那一天開始到現在,他說過的話加起來也沒有其它人一天說的話多。在同學們眼中,他就一個字:冷。也不是說他冷冰冰的就沒有朋友,他雖然不愛說話,但他還是有一個朋友,至少,在他的心裡認為那是他的朋友,他的那個朋友叫尹超,高三一班的班長,也是在葉天涯第一天進教室上課沒有帶書,做在他前面的尹超借書給他用的時候,他就當他是朋友了。他不知道為什麼就因為那樣就當他是朋友,一種直覺吧,他這樣對自己說。

  古城牆下面,公路上,一輛寶馬正從遠處駛過來,車後座上,身著粉色羽絨服的歐陽馨兒正透過車窗打量著沿途的雪景。「達叔,這就是林城的古城牆吧。」

  歐陽馨兒指著城牆問前面正開著車的老司機。

  司機笑道:「是啊,小姐,這可是咱們林城的一大景點,今天晚上吃了年夜飯這裡還要舉行一聲焰火晚會呢,晚些時候我們可以來觀看。」

  「真的,那太好了!」歐陽馨兒興奮地道:「我從懂事了就沒回過老家來,沒想到一回來就能遇到焰火晚會,家鄉就是好啊。呵呵」

  突然,歐陽馨兒怔住了,她看到了城牆上那個潔白的身影,那個孤獨得讓人心痛的身影。但他站在那高高的城牆邊上,又顯得是那麼的和諧,好像與天地是一體的。

  歐陽馨兒心底某處被觸動了一下。她叫道:「達叔,停車」

  司機不明所以,忙停下車想回頭問什麼事,回頭卻看到這個一家三代人都寵著的大小姐正舉起手裡一路拍下來的數碼相機對著城牆上卡嚓卡嚓的按著快門。

  「該回去了吧!」葉天涯終於收回了看向遠方的眼神,微微轉身跳下城垛,朝市中心的一中方向走去,他得去換班讓和他輪流值班的付老回家和家人團圓了。

  出於好奇,達叔也扭頭向城牆上看去,並沒有發現什麼值得拍的。卻聽後面的歐陽馨兒歎道:「怎麼就走了呢?」

  「什麼走了?」達叔不解地問道。

  歐陽馨兒歎道:「一個人,剛才都站在城牆上,我才拍得幾張他離開了,看不到了。」

  達叔笑道:「小姐,一個人有什麼好拍的,可以開車了吧,老太爺們可能等不及了。」

  「嗯」歐陽馨兒心不在焉的回應著,在後面調出剛照下的照片看起來,大雪紛飛,高高的城牆,孤獨的身影,給人濃濃的蒼桑和悲涼感。而那張臉,在她放大了相片的時候,終於看清夢了那張冷俊的臉,還有那雙深邃的眼睛,就是這雙眼睛,讓這個身為武林世家當代家主的掌上明珠的歐陽馨兒一生都沒能忘記。

  ~~~~~~~遠處,不知道是哪一家第一個放響了年夜飯前的鞭炮。

  鞭炮告訴葉天涯,又過年了,葉天涯最怕的就是過年,但過年卻沒有因為他的害怕而遲到,時間的車輪,誰又能擋得住呢?坐在一中大門的門衛室裡,葉天涯無聊地轉著手裡的鉛筆。

  本來今天晚上是輪到付老值班的,葉天涯想到自己反正自己也是孤單一個,他過的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生活,過年在哪都是過,他主動跟付老換了班,讓他回去和家人團圓。這倒好,付老感激不已還讓家人給葉天涯送來了兩大碗餃子,葉天涯吃下之後,坐在學校大門邊的門衛室裡發愣,想起下午的時候到孤兒院去偷偷看星夜的時候,她的舉動讓葉天涯在城牆上讓冷風吹幾個小時都沒能讓自己心情平靜下來。

  星夜是孤兒院的一個孤兒,與葉天涯,也就是當時的葉昕,還有一個叫杜晴的女孩從小一起長大,直到葉天涯十歲時被他的義父張德恩收養離開孤兒院,雖然離開了孤兒院,葉天涯還是常常回去,加上與杜晴,星夜同在一所學校上課。與原來也沒什麼兩樣。

  青梅竹馬的杜晴成了葉天涯的女朋友,並沒有給別人太多的驚訝。畢竟是青梅竹馬,但杜晴最後還是為了去過上流社會的多彩生活,毅然拋棄了他。接著義父去世,再接著又被一封匿名信騙到了一家夜總會,被一三陪女陷害成了人們口中的強姦犯被法官扔進了林城監獄。

  一連串的打擊,沒有人信任他,沒有人憐憫他,那種不容於天地的感覺曾經讓葉天涯想到了死。讓他想到一死了之,想到最簡單的解脫方法。

  然而,是星夜在他被帶離法庭送進監獄的那一瞬間,星夜遠遠的高呼那聲:「哥哥,我相信你是清白的,我等著你出來!」讓他堅強起來,讓他放棄了輕生。

  他確實是回來了,不是刑滿釋放,而是他死過了一回,不是他輕身自殺,而是被牢頭掐死。死人,自然就可以橫著離開監獄了,但他還是沒有死得了,上天沒有讓他死去,不因為什麼,只因為他身上的九龍脈百年難遇,正是一個異人尋找了幾百年的人。

  所以他活了,異人救活他的,還改變了他的面貌。

  可是異人可能都不知道,他救活的是一個煞星,一個讓貪官污吏都談之色變的煞心,一個引起全球轟動的惡魔。

  當然了,現在他還不是,他現在還是個普通人,還是個身份清白得有些神秘的普通人。

  ~~~~~~星夜讓葉天涯心情不平靜,是因為葉天涯下午去偷偷的看望她是,看到了讓他一生難忘的事:別的人都在準備過年吃年夜飯的時候,她卻偷偷的帶著食物還有冥錢像做賊一樣往郊外的亂墳崗跑。

  好奇跟著他的葉天涯才發現,亂墳崗的一個角落裡居然藏著一個可能是亂墳崗所有墳墓中最小的一個墳墓,小得只是小小一坯土,加上地塊豎立著的木板,上面的字是用毛筆寫的:「至愛葉昕之墓」

  葉昕是葉天涯以前的名字,本來就已經驚訝得都有種錯覺,快懷疑自己是不是以前的葉昕時,他又聽到了祭拜完那坯土的星夜說了一句話:「哥哥,你等我,等我為你洗清冤屈報仇之後,再將你的衣冠墓遷個好地方,我就下來陪你,我下來做你生生世世的妻子!」

  「妻子!?」一個柔弱的女孩,要為自己報仇,然後還說要到地下去做他生生世世的妻子。葉天涯心裡的感覺他自己都說不出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古城牆上站了多久,直到天色暗下來他才回學校的門衛室。心裡的波瀾卻依舊沒有平靜。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4-16 17:43 編輯 ]
  • 1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gk224224 +1 閱。本來前面我還蠻喜歡的,後面劇情暴走,開始滅日屠美,還扯到台獨什麼的。所以差評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