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仙俠] 道緣儒仙 作者:鬼雨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21367 140 24
道緣儒仙 第一集 作者:鬼雨

第一章 蘇府
  岳麓山下,黃昏,冬日的夕陽真如一個衰弱的老翁,儘管西天仍是紅雲一片,但是卻沒有絲毫熱意。幾棵合抱的老松,在寒光朔氣之中巍然挺立,好一派蒼勁之氣,松濤似海,北風如刀,那些許陽光更談不上絲毫暖意了。
  
    然而山麓邊,清溪叢木之後。卻露出一角茅屋來。前一個少年坐在屋旁大石上讀書。讀書的少年約十七八歲,生得劍眉星目,唇朱齒皓,端的是個俊美絕世的佳公子,只見他捧著一卷書,神色悠然地朗吟道:「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馮延已端的是絕代驚才——

  正在這時,忽然一個女子的聲音從屋中傳出:「昊天,吃飯啦--」茅屋門呀然打開,竹門開處,一個四五十歲的婦人走了出來。這婦人面如滿月,慈藹可親。

  少年走進屋裡,桌上菜蔬雖全是素菜,但是香氣四溢,熱氣騰騰,上首坐著一個年約五十的老者,老者頭髮灰白,頷下銀髯數縷,面色都紅潤得緊,而且目光奕奕,絲毫不見老弱之態。

  老者橫了他一眼,對看書的少年道:「天兒,你在看什麼書?」少年答道:「爸,我在看五代的詞選,南唐君臣的詞真好極啦!」老者笑叱道:「什麼?又在看這些閒書,我們家什麼時候能出個進士阿?」

  婦人笑道:「你自己呢?整天鑽在金石堆裡,到現在還是個秀才」。雖是板著臉孔,但是掩不住她本來的慈祥面目。

  老者掀著鬍子對少年笑道:「你媽媽真是囉嗦。」

  婦人道:「誰說我囉嗦?」

  老者笑嘻嘻地嚥了一把口水,低聲道:「我還沒說完呢,我是說『你媽真是囉嗦的可愛。」

  婦人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團團的臉有如一朵盛開的牡丹。老人自以為答得十分得體,得意地呵呵大笑。
  婦人皺了下眉頭,歎了口氣:「唉,眼看又是臘八,老爺子那裡還是要去的」

  老者聽了這話,轉過頭去:「天兒大了,今年你們娘倆去巴,就說我老頭子腿傷了,走路不方便,不去了」。

  婦人道:「不去,怎麼說的過去阿?"老者:」你家門檻有點高阿,三個兄弟兩個姐妹,家裡竟然有七個進士,「蘇門七進士,交友滿天下」,只有我還是秀才白丁阿。」

  婦人道:「我那兄弟姐妹又沒有給你臉色看,是你自己心裡有病巴?"老者臉色有點發灰:」他們是沒說什麼,但你看看阿,他們衣著光鮮,談吐飛揚,看我們的眼神裡就有著一些憐憫,真讓人受不了。「老者轉頭瞄著兒子:「天兒,我不管你幹什麼,進士一定給我拿一個回來,這是對你的最低要求。」

  少年抬頭望著父親,平和的說:「是,爸,家裡的書我已經讀完了,我想到岳麓書院去看看」

  老者有點吃驚:「我收藏的書不下一萬冊,經史子集都有,你都看過了?去年你才看了一小部分阿?怎麼這一年看這麼快?是囫圇吞棗巴?"少年鄭重的說:」我認真看過了,去年中秋月圓之夜,我遙望月桂,苦思冥想,找到了一個很好的記憶方法,我叫它「重疊星列法」。比如天上的星星,那麼多無法分辨,而分成二十八宿以後就容易記憶多了。經過幾個月的訓練,我可以記憶很快,現在已經能夠盞茶功夫背誦孫子兵法十三篇,所以家裡的藏書很快看完了」

  老者半信半疑的隨便抽出一本古篆字的書,還沒開口,少年說:「這是一本神農紀實錄,主要是神農氏遊歷百年的自轉」。

  老者翻開泛黃的紙張,隨便問了他幾個問題,少年從容不迫,一一答出。

  婦人也驚的嘴都合不上了:「我們家的進士有望了」。

  老者道:「明年巴,明年爹送你到岳麓書院,那是千年學府,藏書據說有一百萬卷,有很多珍惜孤本,夠你看兩年的了。」
  老者高興的看了一眼婦人:「臘八全家一齊去看老爺子,有這樣的兒子,哪裡都敢去阿!」

  長沙城,臘月初八。
  早上淡淡的陽光灑在城頭上,街上的行人漸漸多了,城門大開,進出的人迎著朝陽,容光煥發,一天又開始。
  太陽漸漸高昇了,西城門邊一個蒼老的漢子,推了一輛小車停下,從車上拿下四隻木腳架,手足顫抖地架起一個相命攤來。
  這時正是鄉下人進城賣物趕集的時候,人人都是匆匆忙忙,或是趕著驢拉的大車兒,或是挑著滿擔滿藍的新鮮菜蔬雞蛋,往鬧市趕去交易,那有人還會有暇來光顧這糟老頭兒的測字攤了?

  那老者半閉著眼,安詳地坐在椅子上,似乎在欣賞芸芸眾人,對於生意清淡,仿若並未放在心上。
  過了一會,忽然城外一陣得得蹄聲,緩緩走來八騎,伴著一輛馬車,那老者驀然一睜眼口中念道:「富貴本有相,生死一念間,禍福生旦夕,迷津兩茫茫。」

  那為首一個中年漢字收韁打量了一眼老者,沒有說話,轉頭又要前行。那另外兩個漢子應了聲好,正待催騎進城,那相攤老者冷冷地道:「爺台慢走。」

  那漢子一怔道:「算命的,你說是咱們麼?」

  那相攤老者哼聲道:「早走早死,遲走遲死,死相已生,條條路皆是一死,老夫有心指點你等一條明路,卻是無能為力。」

  馬上兩個年青漢子聞言大怒,氣洶洶地道:「糟老頭,你胡說八道,爺們把你攤子給砸了。」
  說著說著衝上前去,便欲掀翻老者攤子,那老者不住冷笑,臉上神色不動,那為首的漢子向兩個夥伴施了一個眼色,緩緩走到老者攤前。

  那老者雙眼仔細打量那為首漢子,搖頭晃腦,便似市場選購豬肉,揀肥挑瘦一般。

  那為首的漢子被老者瞧得胸頭火起,但他乃是頗有身份的人,當下沉聲道:」請老先生替在下相相氣色如何?」

  老者沉吟良久,搖頭道:「閣下氣清不濁,相視充足,相君之面,事業家庭兩旺,出人頭地,或為總是領袖人物。」

  他說話語氣一改,竟變得客氣起來,那為首的漢子反倒不好發作,伸手囊中揀著塊碎銀拋在攤桌上,淡淡地道:「多承指教。」
  那老者歎息道:「可惜呀,可惜!」

  那為首漢子正欲離開,聞言駐足道:「老先生尚有何指教?」

  那老者又道:「可惜呀!可惜。」

  那為首漢子不再理會,對另外兩個漢子道:「快去啦,待會去晚了又要挨老爺子罵。」

  他說罷引馬欲去,另外兩人已經騎馬走了,那老者一拂袖道:「這位爺台請回,這銀子老夫不能收。」

  那為首漢子雙目一睜,瞪著那老老,半晌不言不語。

  那老者歎息道:「「老夫豈能收死人銀子,這筆債日後那裡去算?罷!罷!罷!迷津該當有,不點無心人!」

  為首漢子聽那老者胡言亂語,心中極是氣忿,仔細打量那老者,一臉老態龍鍾,分明是個糟老頭子,何曾有一絲異樣?一提韁繩,一夥人得得而去。

  那夥人走了不久,又過了數批騎士,還有一些轎子,那擺相攤的老者愈看愈是心驚,心中尋思道:「這些人怎的個個都是凶煞之氣直透華蓋?分明是趕去送死,再也活不了啦!」

  他默運神機,閉目推算了一會,卻是茫然。雖然有些蛛絲馬跡,但並不能連結起來,他暗暗歎口氣道:「天道難窺,天道難窺!」
  那老者對於自己相命之術極是自信,但此刻竟是動搖信心,忽然一個蒼老的聲音道:「天兒,咱們已經到長沙城了」另一個少年人的聲音道:「很熱鬧阿,爸。」老者睜眼一看三個衣著樸素的人正要從相攤前走過,那少年面如冠玉,鼻直口方,同行的夫婦天庭暗淡,急忙開口叫道:「慢!」

  少年轉身過來,連忙一揖:「老人家,是叫我們嗎?"老者定睛看那少年,過了良久,一把攤開少年左手,飽綻濃墨,在少年手心急速寫了個大大的『隱』字,:「今夜有事,伸開左手,迅往東方逃命,老夫洩漏天機,罪遭天遣,信不信也由得爺台。」

  少年呆住了,那對夫婦也走過來,欲待仔細尋問始末,老者卻如石雕木刻,再無言語。只要取出一小塊銀子放在桌上,一家人坦忒不安的走了。

  少年緊握左手,一步一回頭的跟著父母走著。周圍人越來越多,街道越來越繁華,大約行了兩三里路,周圍忽然寧靜下來,忽見街邊蹲著兩個大石獅子,三間獸頭大門,門前列坐著十來個華冠麗服之人。正門卻不開,只有東西兩角門有人出入。正門之上有一匾,匾上大書"敕造蘇府"四個大字。

  還沒到門前,就有人叫起來:「快告訴老爺太太門,三姑奶奶和葉姑爺回來了」

  少年一家人跟著其中的一個人,卻不進正門,只進了西邊角門。走了數十丈,進了垂花門,兩邊是抄手遊廊,當中是穿堂,當地放著一個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轉過插屏,小小的三間廳,廳後就是後面的正房大院。正面五間上房,皆雕樑畫棟,兩邊穿山遊廊廂房,掛著各色鸚鵡,畫眉等鳥雀。台磯之上,坐著幾個穿紅著綠的丫頭,一見他們來了,便忙都笑迎上來,說:"剛才老爺太太們還念呢,可巧就來了。"於是三四人爭著打起簾籠,一面聽得人回話:"三姑奶奶和表少爺都到了。」

  進得庭來,但見兩列茶几擺開,幾個錦袍華服的老爺太太紛紛站起來,爭著過來問侯,七嘴八舌,一時簡直無法回話。稍微靜下來片刻,昊天被父母領著一一跟諸位長輩見禮。5年前來的時候少年還小,分不清楚誰是誰,這次他終於明白了,哪個是大舅舅,大表哥,也知道了天下聞名的蘇家七進士。

  怎麼沒見老爺子阿?"昊天的媽媽問。蘇家老太太十年前就去世了,只有老爺子在,今年已經九十九歲了,是六十年前的進士,聽說最近依然精神攫爍。

  「老爺子閉關了,最近不知道在修煉什麼。兩個月前老爺茶飯不思,後來就把自己關在書房裡,不讓任何人打擾。到今天有七七四十九天了,也該出來了。不過應該沒什麼事,今天早上還聽見他自言自語的聲音。」大舅爺回答。

  由於老爺子以前同樣的閉關也有過幾次,所以大家也不在意。屋子裡逐漸熱鬧起來。
  天色漸漸黑了。冬天的白晝實在太短。粗如兒臂的紅蠟燭點起來了。
  人們也聊的有點累了,夜幕下,屋裡屋外都很平靜。
  忽然有人走過來,叫著說:『張管家,不好了,馬廄裡的馬忽然全死了」

  「什麼?"不但是管家大吃一驚,所有的熱鬧都吃了一驚,這次來的人不下一百,馬匹也有六七十匹,怎麼可能都死了阿?管家急忙衝出去看。

  等了一刻鐘還沒有回來,屋子裡變的靜悄悄的。
  「小馬,小陸,你們去看看怎麼回事。」大舅爺吩咐兩個下人。
  兩個年青人答應一聲走了出去。
  又過了良久,還是沒人回來。

  大家都盯著門口,一動也不敢動,這時一個老人走進來,頭髮鬍子全白了,面色晦暗。
  「老爺,老爺出來了!」

  老爺子走進來,兩手微微發抖,一雙眸子,先注視著三堂兒子,兒媳,然後是三個女兒女婿,遂即又移向下一代幾個孫子外孫。他喘息著不發一言,只是靜靜地看著,在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逗留了一刻,彷彿急欲要觀察出一些什麼似的,看著,看著,他不禁淌出了眼淚!
  大舅爺似乎由他的目光裡看出了不妙,他驚異地道:「爹,你有什麼話要囑咐嗎?」

  老爺子說道:「不……不……是我的眼花了……我的眼花了……這是不可能的事,不可能的事……」
  各人俱吃了一驚,感覺到一派陰森!

  昊天媽媽汗毛聳然地道:「爹,你看見什麼了?」
  老爺子全身顫抖著,那雙迷離的眸子不停地在每個人臉上觀察著,形態越加的驚嚇,那副樣子簡直就像是見了鬼!
  「不……不……我看錯了……」他不停他說道:「是我的眼花了,我的眼睛花了……」

  忽然,他眼睛接觸到了身後的葉昊天。
  這個人,居然使他緊張的神態忽然定了下來:「噢!」他長長地吁了一口長氣,說道:「昊天,你過……過來……讓我好好地……看看你!」

  葉昊天平頓了一下,心知老爺子這麼做必有原因,當下應了一聲,把身子轉向老人正面。兩張臉至為接近,老爺子的那雙眸子,在一陣震驚之後,忽然展示無比的喜悅!那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欣慰,和先前的那種驚恐截然不同。面對著他的這個少年葉昊天,有著沉毅的一張臉,發黑而濃,目深而邃,在舉座皆驚的現場,只有他還能夠保持著原有的一份鎮定。然而這些似乎並不是老爺子所要觀察的,他流離的目光,只是注視著他開朗挺出的印堂,繼而觀看他遺飛的雙眉……看到這裡,老爺子臉上的喜悅,益加顯著表露出來,他抖顫著伸出了一隻手,扳在了這個並不十分熟悉的外孫肩上,這時他喘得更厲害了。

  葉昊天道:「姥爺,你有什麼話,要囑咐我嗎?」

  老爺子悲極欲泣地點頭道:「有……的……」

  葉昊天道:「姥爺請說當面,外孫等洗耳恭聽!」

  老爺子目光遲滯著掃向室內各人,卻是期期難以出口。

  葉昊天頓時心內雪然,只是他雖然窺知了老爺子的內心涵意,卻因秉性忠厚,一時也難以代為出口。當然,明白老爺子這番內心涵意的並不止葉昊天一人,大舅爺頓時有所領悟。他立刻道:「爹,你老是有什麼話要單獨關照葉昊天可是?」

  老爺子淒慘地看著他,緩緩點了一下頭。各人頓時明白了這位老人何以遲遲不曾出口的原因,彼此不禁對看了一眼。
  大舅爺後退一步,深深一禮道:「既然這樣,我等先行退出,容爹交待完畢之後,再行參見,可好?」

  老爺子微微點了一下頭,他雙目微合,兩行眼淚,汩汩淌出!這番舉止,使得在場各人心中都暗吃一驚,只是爺子既有命令,不敢不遵,相繼行了一禮,紛紛魚貫步出大廳。
  各人俱都默默無言地退守在大廳門外。

  老爺子容各人俱已退出之後,才又緩緩睜開了眼睛,緩緩從懷裡取出一個錦盒,打開裡面又有一個金色的小盒,又打開,裡面有意層蠟紙,分開蠟紙,一個精英透亮的丹丸呈現出來,屋子裡頓時有一種紛蘊的香氣。
  老爺子伸手遞給昊天,急速的說:「吃下去。」

  葉昊天遲疑了片刻,看著老人迫切的目光,只好吞了下去。剛剛吞下,就覺得腹內一股暖流,非常舒暢。
  「這樣我雖身死,也就無憾了!」老爺子的聲音,幾乎已經沙啞。他喃喃地道:「昊天,你可知我單獨要你留下來的道理嗎?」
  「外孫愚昧!」葉昊天道,「姥爺必然有要事囑咐外孫。」

  我當然有……事要囑咐你……最主要的是因為……你是本門中唯一能夠活著的人……」
  葉昊天登時大吃一驚,惶恐地道:「姥爺……這句話請恕外孫聽不明白。」
  老爺子涕淚交流,沙啞著聲音,說道:「那是因為……你的舅父,表哥,父母難逃大劫了,我們家或許只有你一個人可以逃出去,…只有你……只有你一個人,或許能逢凶化吉……」

  葉昊天呆了一下,內心的沉痛,猝然升起,只是直直地看向老爺子,一時卻無以置答。
  老爺子微弱及復沙啞地道:「那是方才……我由你們面相上復以先天易數推算出來的……我生平閱人多矣……這一次也不會有什麼意外……所以……孩子……」

  他的一隻手,不知何時己緊緊地抓住了葉昊天。
  「你的存在……對本門該是問等的重要……」老爺子沙啞著道,「我欣見你已具備生存的能力……只要逃過了眼前之難,才能再得徐圖匡復大計!」

  葉昊天至為痛心,一想到本門中各人俱將喪命,內心真有說不出的悲忿、沉痛!
  「姥爺!」他傷心地道:「難道眼前這步劫難,就不能化解了?」

  老爺子緩緩地搖著頭,聲嘶力竭地道:「記住我的話……目前再也沒有一件事,比活著更有價值……須知敵人武功高深不測……你必須要設法深入瞭解,知彼知己……才是制勝對方唯一的途……徑!」
  葉昊天道:「外孫記住了。」

  老人輕歎一聲道:「你知道剛才吞下的是什麼,這是我珍藏半生的『龍虎續命丹』,可以增長功力二十年,還可以避百毒。五十年前我作吏部員外郎的時候,因緣湊巧救了丹道大師抱樸生的孫子一命,他給我這顆丹丸,說是五十年後我家有大難,有這顆丹丸才可能延續香火。」

  葉昊天張了張嘴,沒有說出話來。
  老人眼淚流了下來,歎到:「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對相人之術有點自信。你的舅父,表哥,即使服了此丹也沒用,我們家只有你一個人可以逃出去,看到機會千萬莫要回頭,十年之內不要回來,十年之後或許會有轉機。」
  葉昊天忍不住熱淚滂沱墜下,早上相士的話似乎得到了證實。

  「為什麼,您老人家一生光明磊落,怎麼會有如此不幸?」
  老人悲歎道:「我們蘇家一門七進士,交友滿天下,尋常人物不會跟我們作對,這次恐怕權臣奸佞暗下的毒手」。老人抖抖索索,又從懷裡摸出一個小包袱來,交給葉昊天,再次叮囑:「等機會速走,千萬莫回頭」,然後對門外的人道「你們進來吧。」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9-18 10:44 編輯 ]
  • 4評分人數

  • +6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練邪真 +1 99歲老爺子 50歲三姑奶奶 18歲兒子 以古代背景來說 都好晚生喔XD
avatar   宅男1號 +2 在以前這是一本經典的好書,但現在大陸讀者追求的不是劇情(太深~看不懂),而是爽度
avatar   chu740713 +2 太平淡了..劇情太過單一~但無聊還是可以加減看一下
avatar   MF127878 +1 沒人表達心得喔?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