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重生成妖 作者:蛇吞鯨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309183 235 26
流星篇 百年一夢  第一章 方寸山靈鳥偷師(一)


  穿越,其實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從現代穿越到古代,到異界,或者到神話世界,都是一件讓人賞心悅目和嚮往的事情。自然,這也是莫玄白日夢中出現最多的內容的之一,可是呢,這種事情如果真的輪到了自己的身上,有的時候,卻也並沒有那麼有趣了。

  莫玄很鬱悶,儘管穿越了,但是他仍然很鬱悶,因為他經歷了一個除了用鬱悶之外,再也想不出其他詞語來形容的出生與成長的過程。

  因為,他穿越成了一隻鳥,一隻烏鴉,而且這種穿越的起點,還是在蛋殼裏,在蛋殼裏,廢了吃奶的力氣將殼啄破之後,他的苦難人生便降臨了。

  “原來,作一隻鳥竟然這麼難啊!!!”在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他心中感慨著。

  別的不說,光是學會飛行,就差點把他摔死,不過呢,這也不能全怪他現在的那個烏鴉老媽,因為莫玄這廝前生是學習物理的,清華物理系的高材生,然後是哈佛物理學的博士,所以在他學習飛行的初始,他便試圖參照空氣動力學的原理來快速的掌握飛行,這樣做的結果就是從樹上摔下來整整十八次,去掉了半條小命。

  而事實上,學習飛行所遇到的危險,只是眾多的匪夷所思的危險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對於莫玄來說,自穿越以來,最痛苦的莫過於尋找食物了。

  烏鴉是吃蟲子滴!!!!!!!!!!

  吃的最多的是,毛毛蟲,青蟲!

  以上兩種是他在毛還沒有長齊時,由偉大的烏鴉母親自送到他的嘴裏的,不吃也得吃的東西。

  也是靠了這些蟲子,他能夠長大,能夠自己尋找食物!

  現在,他是素食主義者,主要的食物來源是樹籽,草籽,以及一些漿果,當然了,堅果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反正蟲子讓開。

  而正是因為這種飲食結構的極度不合理,使得他曾經一度差一點因為營養不良而死,直到一件足以改變他一切的事情發生。

  就在他快要營養不良,實在是盯不住了,準備去找小蟲子吃的時候,他感覺到了一些奇怪的東西。

  這要追述到一個夜晚,他睡不著覺,便無聊的在那裏數數位,數著數著,他便感覺到一股股微熱的感覺順著他的毛流進了他的體內,他有些迷茫,心念一動,那種感覺就消失了。

  一開始,他以為那只是幻覺,或者是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著的時候的錯覺,也沒有在意,但是,當他再一次數數字的時候,那種感覺再一次的出現了。

  然後是第三次,第四次,終於,莫玄最後確定了,這並不是幻覺,而是事實,並且很快,他就確定了那感覺的來源,月光。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吸收日月精華!

  他不得而知。

  但是這種能量讓他感覺到了活力,也讓他獲得了新生,他心裏隱隱的有著一種感覺,照著這樣一直修煉下去的話,或許真的能夠像書上說的那樣變成什麼妖氣之類的東西,然後再幻化成人形,變成一個妖怪。

  這一日,他懶懶伏在一根樹枝之上,微閉著眼睛,想著那美好的事情。

  “先幻化成人形,然後佔據一個窮山惡水的地方,當一個山大王,就像西遊記裏的那些妖怪一樣,那樣的話,應該……,等等,西遊記?!!”說也奇怪,當他想到西遊記的時候,目光卻正好看到了一猴子。

  卻見那猴子生得五短身材,孤拐面,凹臉尖嘴,金睛火眼,身上長滿了金色的絨毛,要說這山上的猴子本也不少,但是這猴子卻很明顯的與眾不同,僅憑那一身金色的絨毛,在那陽光下展現的模樣,莫玄便能斷定他的絨毛吸收日月精華的效率不知道要比起自己高多少倍。

  而那雙靈動的眸子,則很明顯的顯現出,這猴子和自己一樣,是有靈智的。

  “有意思,莫不是我碰到孫悟空了?!”莫玄心中惡意的想著,不過他實在是沒想到,他竟然想到了點子上面,就在他看著那猴子翻山越嶺,東竄西跳的,似乎在找些什麼的時候,耳聽突然聽到了林深之處傳來了一陣陣歌聲,仔細聽著,卻是:

  “觀棋柯爛,伐木丁丁,雲邊谷口徐行,賣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蒼逕秋高,對月

  枕松根,一覺天明。認舊林,登崖過嶺,持斧斷枯藤。

  收來成一擔,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無些子爭競,時價平平,不會機謀巧算,沒

  榮辱,恬淡延生。相逢處,非仙即道,靜坐講黃庭。”

  這倒是奇了怪了,自己穿越轉生變成了這鳥烏鴉以後,這一年兩年之間也沒見到過個鳥人,也沒有聽到過個人聲,咋的這猴頭一來,人也就跟著出現了,難道是傳說中的命運之輪開始轉動了?

  等等,這場景貌似在什麼地方見過。

  就在他感到奇怪的時候,卻見那猴子似乎也只奮了起來,躍將起來,幾個縱跳之間,便進入了林子的深處。莫玄展開雙翅,跟在那猴子的後面,不過時,便見到了他穿越以來的第一個人。

  然後發生的事情,則讓莫玄眼睛一翻,差點就暈將過去。

  “靈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須菩提祖師!!!”你爺爺的龜孫子,這裏竟然真的是西遊記裏的世界,而眼前的這個猴子就是傳說中的那只。

  莫玄的大腦一時之間便開始當機起來,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連穿越這種讓人腦子發炸的事情都能發生,這穿越到西遊世界裏的原因,自然也不是他現在這比人腦小了幾十倍的烏鴉的小腦袋所能想得過來的了。

  呆呆的站了一會,卻發現,那猴子與那樵者的對話已經結束了,樵者挑著一擔柴離開了,而那猴子,則按著這樵者的指引,朝著那斜月三星洞的方向前進。

  莫玄自然也沒有多想,撲騰著翅膀,就跟在了猴子的後面。

  十七八裏地,這靈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竟然離他一的那個小小的巢,僅僅只有十七八裏地。

  修煉了妖氣之後,他的飛行能力大大的增強,但是在這同時,他也感覺到了周圍的危險,所以,安全第一,

  一直以來,他習慣性的以自己的那個巢穴,其實就是一個藏在山岩之下的一個石凹,以它為中心,活動範圍大約十裏左右,而那斜月三星洞,離自己活動的邊緣地帶,也不過是七八裏地。

  這個時候,莫玄也不知道心裏是什麼滋味,不過轉念一想,這其實也沒什麼,就算自己先找到了以後又怎麼樣呢?

  那裏頭的道士,雖然貌似不怎麼出名,但是不管怎麼說也是孫悟空的師兄啊,自己現在雖然爪子利一點點,喙尖一點點,翅膀硬一點點,但是比起他們來,根本就不算什麼,別說是他們,就算是遇到了普通人,自己也得退避三舍,畢竟自己這身體不過是普通的烏鴉的身體罷了。而且還不會說話,要是真的冒冒失失的跑過去,碰到一個缺德的不守清規的道士,直接打下來拿去剝皮抽筋,改善伙食的話,那可就太冤了,思慮到了這一層,莫玄也就變得越發的小心起來。

  躲在離那斜月三星洞不遠處的一顆濃密的松樹的枝葉之內,透過松針的縫隙,把孫悟空拜師的過程又復習了一遍,不同的是,以前是在電視上看到的,不過幾分鐘的工夫,這一次,卻是真實的歷史事件,整整耗了三四個小時,那猴子方才得以進門,拜師完畢,得了姓名,一如莫玄所料,得名孫悟空。

  “那麼,我該幹什麼呢?!”莫玄這個時候心中自己對自己問道,的確,他該幹什麼呢?剛才已經想過了,像孫猴子那樣直接去拜師並不是最好的選擇,自己不是那猴子,雖然這猴子以後的經歷比較慘,但是在開始這段時間內,可以說是運氣好到了極點,福氣也好到了極點,至於自己,嘿嘿,是福是禍還說不定呢!

  想到這裏,他便開始琢磨起來了,須菩提老祖是幹什麼的他具體知道的不太清楚,他是他能把猴子教出來,就憑這一點,他就是個高手,放這麼個高手在自己前面,不去占點便宜那是說不過去的,但是怎麼占,自己得好好的考慮考慮。

  現在,莫玄已經有些後悔了,如果知道今天會有這樣的境遇的話,那麼自己當年為什麼不好好的看一看西遊記呢,至少知道到什麼時候做什麼事兒啊,現在倒好,除了這猴子大致的經歷之外,自己是一無所知,而他最熟悉的事情竟然還要等到五百年後才能發生。

  五百年後?!!

  靠,我能活那麼長的時間嗎?你以為是歌裏頭唱的康熙啊,向天再借五百年,你借得來嗎?

  “得,咱就先聽著吧!”莫玄擺擺頭,見那斜月三星洞與其說是一個山洞,倒不如說是一個大大的莊園,裏面是一層層深閣瓊樓,一進進珠宮貝闕,自然,那奇花異草是少不了的,大樹自然也是不會落下的,不僅僅不會落下,而且多的是,特別是那老祖所坐的瑤台之處,便是處於兩株蒼天古樹之下,暗暗的下了決定,莫玄一振翅,飛進了那莊園之中,尋了兩株古樹中的一株,找了個好的位置,他停了下來。

  這一期間,他心中是一陣陣的打鼓,誰知道這老神仙會不會發現自己。

  想想自己以前看的那些武俠小說,神魔小說,玄幻小說,裏面哪個高手不論是敵人或者生物近身幾十米,幾百米的距離就能察覺到,數百里以內的範圍都逃不了他們神識的感應,雖然當時看的時候,當成是屁話,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他不信也得信啊!!

  不過還好,直到他找到一株最粗的樹枝,最隱蔽的地方停了下來,那老祖仍然沒什麼反應,這才放下心來,且不論他真沒注意,還是假裝糊塗,要是假裝糊塗的話,反正,菩提老祖是沒有在意。

  事實上,這樹上也不只他一隻鳥,除了他站的地方,在其他的枝葉間,也有不少鳥,他甚至還看見了好幾個鳥巢。

  見到那些鳥巢之後,莫玄本想也有樣學樣,尋了些樹枝爛莫之類的東西在上面搭個巢,不過想想,不行,這樣的話,麻煩不說,太可疑了,老祖不找他麻煩沒關係,別讓那個心細的道士發現這樹上有一個整天不動的烏鴉,那就麻煩。

  莫玄這廝倒也光棍的緊,想了半天,沒想出什麼好辦法,他也就不想了,而正好那老祖開始講道了,他便老老實實的在那樹枝之上,聚集會神的,將老祖說的話一個字兒不漏的轉到了那容量有限的腦子裏面。

  別的不說,且說那老祖講道。

  原本在莫玄的心中,孫猴子學藝這一段中,記憶最深的便是猴子被敲了三下之後,便跟著老祖去開小灶了,所以他一直以來,這老祖藏私。

  但是這一聽之下,想法立刻便大不一樣了,這老祖講的天花亂墜,地湧金蓮,說一會道,講一會禪,雖然這裏頭有很多艱澀難懂的東西,但是這些東西經老祖的嘴裏說出來,卻是深入淺出的,真是:開明一字皈誠理,指引無生了性玄。

  不過這老祖卻也不是每天都講道的,只是每逢初一十五兩天,才開壇講經,初一講經,十五釋疑,而每到這個時候,莫玄便草草的在那兩顆老樹之間尋一個好的位置聽道,其餘的日子,則按照老祖講道的內容修習,日子過的倒也自在。

  說實在的,這有人教和沒人教,那效果就是不一樣,完全的不一樣。

  以前,莫玄只是憑藉著本能吸收天地靈氣,日月精華,並依此行氣,而在聽了老祖講經之後,莫玄在其中終於找到了一段適合自己的經文了。要知這老祖講的內容駁雜,繁多,整個人仿佛就是一個圖書館一般,其間各種各樣的法門不計其數,而他的每一個弟子都會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來選擇適合自己的法門。有什麼疑難的問題,等到十五的時候開始向老祖詢問,師徒之間,處的倒也自然。

  至於莫玄,則完全是一個黑戶,只能聽講,自然不能得到釋疑的權力,不過這並不能難倒他,因為他在選擇法門的時候留了一個心眼,修習法門和孫猴子是一樣的——九品天仙訣。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