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玄幻] 重生異界之乞丐誅神 作者:雲霆飛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84269 330 20
第一章 歷劫重生
作者: 雲霆飛

    烏雲蓋頂,遮天避日,電閃雷鳴,風雨交加。雷電好象發狂一般,要劈開大地,風雨也好似失了理智,妄圖衝刷掉世間的一切塵埃。

    在崎嶇的山間小路上,這時候卻有一個孱弱的身影蹣跚地走來。

    他是一個少年,頭髮蓬鬆、臉上布滿泥污、衣衫襤褸,光著腳丫。他身體是那麼的單薄,微風一吹就能把他吹倒。他走得很慢、很艱難,但每一步都堅定有力。

    在漆黑的雷雨天,卻能看見他明亮有神的雙眸,那是一雙充滿智慧、不屈不撓精神的眼睛。還有他緊抿著的嘴脣,顯得堅毅而倔強。

    如果站在他身邊就會聽見他肚子餓得呱呱叫的聲音,他已經幾天沒有吃過東西了。不過,他沒有精力去抱怨老天的不公、風雨的無情。依然堅定地往前挪動著虛浮的腳步。他漫無目的,卻依舊向前向前地走著!

    不知幾時,烏雲散去,雷電無蹤,風雨也都停了。雨後的天空顯得那麼清新蔚藍,太陽露出了歡笑的面孔。

    老天卻不知道這場不合適宜的雨差點奪去一個受苦受難的少年的生命。

    風雨中行走耗盡了少年最後一點體力,雨停風歇,他卻倒在了泥濘裡。

    少年匍匐在地上,昂著頭,輕笑起來,笑容有些苦澀,嘴裡呢喃道:“花子爺爺,小飛就要到地府來見你了,以後再也不用寂寞孤獨了”他滄桑孤寂的眼神,表明他已然經歷了無數的人情冷暖。

    少年從就是孤兒,是一個老叫花靠乞討把他養大的。

    他開始幸福地回憶和花子爺爺相依為命的點點滴滴。

    老叫花是從一個破廟裡撿到他的,那時他只有幾個月大,才剛剛會笑。

    當時,他除了一片包裹他弱小身軀的布片外,就只有一塊指拇大小的玉佩,玉佩兩面分別刻著“南和飛”兩個蠅頭大小的篆體字。老叫花認為玉佩與他身世有關,而他的名字小飛就是從玉佩刻字來的。

    從此以後,老叫花乞討就帶著他,靠著不多的湯水把他逐漸養大

    一老一少,相依為命。他們經常餓肚子,有時還要受別的乞丐的欺負。每次有吃的,老叫花讓小飛先吃,挨打時,老叫花把他護在身後。

    老叫花腿腳不方便,卻喜歡背著小飛

    有空閒的時候,老叫花還教他認字,跟他談論天下大勢,老叫花的知識非常淵博,什麼都能侃侃而談,小飛非常佩服。從老叫花嘴裡,小飛知道自己生在了橫徵暴斂、荒淫無道的隋煬帝年代

    老叫花的諄諄教導、慈祥的笑容、寬厚而溫暖的後背

    一點一滴,紛紛從他腦海流過

    少年流下了溫馨的淚水。

    “我就要死了,花子爺爺,孫兒不孝,沒有遵照您的遺願,好好活下去”

    突然,小飛想到老叫花去世時的樣子。

    老叫花緊握著他的手,說道:“小飛,答應花子爺爺,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

    我不能死,我不能對不起花子爺爺!

    小飛心裡不斷提醒自己。

    想到花子爺爺,他又鼓起了一絲力氣。他開始用力地向前爬,他要找吃的東西。此時,他倔強的牛脾氣和堅韌的個性充分顯示出來了,完全不顧凌厲的石鋒劃破了自己的身體。

    他爬到一個水窪處,牛飲了幾口充滿泥濘的污水,然後繼續前行。

    他爬得非常慢,本就襤褸的單衣已破爛不堪,軀體被路上的石塊劃破了許多刀口,血流了出來。小飛好象麻木了一般,沒有一點感覺,他只有一個念頭:前進!

    突然,他眼睛一亮,原來在他前面不遠有一條蛇,蛇長一尺有餘,比大指拇稍粗,一動不動橫在路上。

    有吃的了!

    小飛來了精神,他和老叫花學過不少捉蛇的本事,他已把那蛇看作果腹的美味、大海中救命的獨木。

    他快速往前爬,終於近了。

    他大喜!原來不是一條蛇,而是兩條蛇,大蛇已把小蛇的腦袋吞了進去,小蛇只比大蛇小了一丁點,大蛇被漲得七寸都有些透明了,根本不能移動。小蛇是紅色的,還在不住擺動身軀,在做垂死掙扎。可它是那麼的無力,一切都是徒勞。

    小飛輕而易舉就捉到了大蛇,他用老叫花教的方法,提著尾巴輕輕一抖,蛇已變成了軟腳蝦,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然後,他把小紅蛇從大蛇的口中拉了出來,小蛇已奄奄一息。小飛這才開始他的果腹大計,由於沒有火具,他只有生吃。生吃雖然很腥,可他早餓得發昏,哪顧得了這些。他先喝蛇血,然後把整條蛇除了蛇刺和蛇皮外都狼吞虎咽下了肚。

    小飛摸摸半飽的肚皮,看看旁邊耷拉著身體的小紅蛇,他在考慮是不是現在就吃了它。

    小紅蛇很可憐,雖然小飛很同情它,可為了自己能活下去,就不得不犧牲它了。不過,小飛沒有馬上吃掉它,而是用一個竹筒把它裝在裡面,他要留著下次救急。

    小飛又開始了他的旅程,他要到下一個城市去,因為原來的地方他已無容身之地。自從花子爺爺死後,他就被經常被其他乞丐毒打,這也就算了,小飛還能忍受,反正他逆來順受慣了。

    可這次那些乞丐更是把他趕出了棲身的破廟,並放言不離開就要打死他丫的!

    不得已,他只有選擇離開,離開他長大的地方。這個地方雖然有太多辛酸和痛苦,可他並不想離開,因為這裡有許多他和花子爺爺生活的烙印。

    山不高,但非常陡峭,山麓樹木稀少,怪石嶙峋。

    在這孤寂無聲的山道上,一個孤獨的身影在緩緩移動。

    巨變驟生,剛剛轉睛天空突然烏雲密布,頓時天昏地暗,好象天要塌下來似的。烏雲翻涌,如滔天巨浪一般。

    “他爺爺的!老天爺變臉還真快,還要不要人活啊!”小飛有了氣力,不由得笑著罵起了老天爺來。肚子吃飽了,他才不擔心鬼天氣怎麼變化呢!何況他還有儲備。

    猛然,一道巨粗的閃電照著小飛的頭上劈去。

    “我靠!不是吧!罵兩句也遭雷劈”小飛直接無語,只得抱頭鼠竄。瘦弱的身子向草叢裡鑽。

    可閃電何等迅速,猛地轟到了小飛的頭上,他毫無感覺,就失去了意識。(被雷電劈確實有些老套,不過也是為了後面的情節需要。主要是那小蛇至關重要,還請大家耐心看下去。)

    混混沌沌,渾渾噩噩。

    小飛不知道自己在哪,也不知道死了沒。他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是那麼甜蜜而安詳。

    他睜不開眼睛,也感覺不到光亮,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樣?

    光陰似箭。

    一天,小飛終於感覺到了自己的軀體,六識又都回來了。他大喜著活動下四肢,只聽見幾聲痛呼聲。隨後是一對夫妻的談話聲。

    “孩子他媽,你怎麼了?是不是要生了?”男子的聲音裡充滿關心和擔憂。

    “孩子他爸,我沒事,孩子在踢我呢!”女子喜悅道。

    她接著道:“這孩子這麼調皮,一定是一個小子!”

    “小子好啊!小子好啊!”男子高興道。

    “勛哥,你就重男輕女,我不依”

    小飛能清楚聽到他們的甜言蜜語,甚至他能想象出他們那溫馨的一舉一動。

    難道我投胎轉世了?

    想到這個,他驚呆了。不過,以他隨遇而安的性格,他倒沒有多麼歡喜或者悲傷。

    他試著又舒展了一下身體,想證實他的想法。

    果然,又聽到了痛呼聲。

    小飛幾乎可以肯定自己已經轉世投胎。不過,他還有些懷疑。

    我怎麼會有前世的記憶呢?難道我沒喝孟婆湯?

    他忍不住問自己。

    最後,他還是想不出所以然來,也就放棄了。以他蹲在狗窩裡都能過一夜的個性,他才不會在乎自己怎麼樣呢!反而因為能夠享受父母的關愛,他有莫名的激動,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早點出去,看看父母長什麼樣子。

    知道自己的大楷情況後,小飛不再那麼無聊,他每天都仔細聽夫婦的談話,感受他們的心情。他覺得日子過得快了許多。

    不過,也有一個情況讓小飛很不安。他總感覺自己的身體裡有一條小蛇在不斷游動,不知是好是壞。

    突然,某一天,小飛感覺很氣悶,而且有一股巨大的拉力拉著他往外走。

    隨後,他聽見了女子的慘叫聲,以及男子關懷的聲音。再後來就是一些嘈雜的聲音。

    小飛知道,自己好象要降生了。他興奮莫名,開始配合著往外移動。

    這個過程極其漫長,小飛幾乎窒息而死,而且身體被擠壓得讓他有些受不了。

    好在他最後終於見到天光了,他想大呼‘老子是打不死、餓不死的蟑螂,老子又回來了!’可又發不出聲音。

    “這孩子怎麼不哭啊?”隨後,有一雙粗糙的手在他身體到處拍打。

    小飛也知道小孩生下來是要哭的,可他只有在花子爺爺死後哭了兩次,其他時候他受再大的痛苦他都沒哭過,所以,這時候他就更不會哭了。

    想到終於有了一個家,他不但沒哭,反而咧嘴笑了起來。他一笑,嘴裡竟然掉出一件東西來。

    “先生,你的孩子真古怪,一生下來不哭反笑,而且嘴裡還含著一塊玉佩。可惜,黑髮黑瞳可惜了!”

    那男子撿起玉佩,仔細看了看,驚奇道:“還真是上面還有字南飛好!以後孩子就叫南飛了,雁南飛,這個名字真不錯!”

    “孩子沒事就好”女子有氣無力地說道。

    “孩子他媽,你多休息,別說話。”

    “先給我看看我的孩子”

    此時此刻,小飛的心裡被幸福填滿了。他在腦海里和花子爺爺分享自己的幸福。

  第二章 天才還是廢材?

    雁南飛出生在一個叫牛家村的地方,牛家村位於大陸的極南方,非常偏僻,人口稀少,且生活都非常貧苦。

    雁南飛的父親雁勛是村子裡的先生,長得溫文爾雅,英俊不凡,黑色長髮飄飄灑灑披在背後,黑白分明的雙眸炯炯有神。

    而他的母親芙麗容色秀麗,身材曼妙,披肩藍色長髮陪上白皙的皮膚顯得卓麗靈秀,藍色的眼睛總是含情脈脈、柔情似水。

    雁南飛長著和他父親一樣的黝黑漂亮的頭髮,黑色的大眼睛靈動活泛、充滿智慧的光芒,緊抿著的最初顯出他的堅毅不屈。

    他從小就很天才,九個月就能行走和說話,兩歲開始識字寫字,三歲就能背誦文章。而且他天生力大無窮、強壯無比,三歲時比五歲的小孩還要強壯力大。見他如此聰明,雁勛加大了培養他的力度。

    他神童之名很快就在村子裡傳遍了,可每次村子裡的人看見他的時候,都是搖頭嘆息:“黑髮黑瞳,可惜!可惜一個好苗子啊!”對此,他非常迷惑。

    後來,他聽父親講了許多大陸的情況後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原來他轉世沒有轉生在地球,而是到了一個異世大陸,名為天宇大陸。

    天宇大廣闊無垠,面積非常大,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天宇大陸上面的人幾乎每一個人都有至少一個天生屬性,能修煉魔法或者鬥氣。

    大陸上的人的屬性分為木、火、土、冰、風、雷、暗、光八種,一個人一般擁有一種以上的屬性。

    木屬性的人頭髮為綠色,火屬性的人頭髮為紅色,土屬性的人頭髮為褐色,冰屬性的人頭髮為藍色,風屬性的人頭髮為橙色,雷屬性的人頭髮為紫色,暗屬性的人頭髮為銀色,光屬性的人頭髮為金色。

    一般眼睛的顏色和頭髮相同,擁有多屬性的人的頭髮表現出主屬性相應的顏色。

    當然,也有沒有任何屬性的,但幾率非常小,只有億萬分之一,可確實存在著這種人。沒有屬性的人表現為黑髮黑瞳,不能修煉任何魔法和鬥氣,被譽為天生的廢物。雁南飛父子就屬此類人,難怪別人看見他都大叫可惜。

    但老天爺是公平的,無屬性的人雖然不能修煉,卻天生擁有聰慧的頭腦。但是,這個以武立國、以力稱雄的大陸,沒有力量的人始終低人一等,只能是別人的附庸。

    知道自己不能修煉後,雁南飛有一段時間非常沮喪。因為在上一世他是乞丐、是弱者、受盡欺負,這一世他不想再當弱者,不想在被人欺負,所以他想變強。突然知道自己不能修煉鬥氣和魔法,讓他有些不能接受。

    不過,很快他又振作起來,他不相信不修煉魔法和鬥氣就不能變得強大起來,他發誓要成為大陸上的強者,要修煉出屬於自己的功夫。

    於是,他每天除了讀書識字外,就刻意鍛煉自己的力量、速度。他有一股狠勁,那是從骨子透出來的,讓人發寒。他每天用近乎虐待的方法鍛煉自己,卻樂此不疲。

    雁南飛的父母看在眼裡,心痛無比,他們曾多次勸阻他,可他非常倔強,他做出了的決定即使一頭牛都拉不回來。

    在鍛煉時,雁南飛發現一個問題,每次累得沒有絲毫力氣的時候,就有一條小蛇在他體內按照一定規律游動。然後,很快就能恢復氣力,而且恢復後力氣變得更加強大。連身體在鍛煉時受的創傷也能很快愈合。

    有了這個做保障之後,他更是肆無忌憚的加大鍛煉的力度,完全沒把自己當人看,他把自己當作了魔獸、機器。

    雁南飛總是一個默默地學習、鍛煉,很少說話,也從不和村子裡其他小孩玩耍,他成了村子裡的怪物。

    時間匆匆,轉眼間,雁南飛已經五歲了,是該上學的年齡了。

    牛家村有三百多戶人家,學齡兒童有二十多個,村裡就有一個童班。童班主要教授識字,另外還傳授一些魔法和鬥氣的常識和基礎知識。童班要學習五年,五年後考核通過就能進入大班,大班只有鎮裡才有。

    識字是由雁南飛的父親教授的,而一位姓李的先生教魔法和鬥氣的常識和基礎知識。

    雁南飛雖然不能修煉魔法和鬥氣,但他每天都會去聽課。而他父親的知識課,他一般都自學。

    童年學習生活是快樂的,但帶給雁南飛更多的是苦澀,一切都緣於他的黑髮。

    小朋友因為他的黑髮,經常叫他廢物,有時甚至肆意欺負他。

    可現在的雁南飛再也不是前世那個逆來順受的乞丐,不但不是,他還從骨子有一股狼的狠勁。對其他小孩的欺侮,他都給予了最強烈的反擊。

    開始的時候,由於其他小孩年紀小,不會魔法和鬥氣。雁南飛人高馬大,又是神力天生。所以,每次都是他占上風,往往其他小孩三四個打他一人都打不過。他總把其他孩子打得他馬都不認識才放手,弄得他父親沒少給他擦屁股。

    不過,隨著年紀的增大,其他小孩都會一點最簡單的魔法和鬥氣後,雁南飛就成了被虐待的對象。

    學會鬥氣的小孩,用上鬥氣後力量大增,雁南飛的力量優勢就消失了。而學會魔法的小孩,往往一個最簡單的小火球就能讓他鼠竄。再加上其他小孩每次都幾人對付他一個,他基本上沒有了還手之力。

    不過,雁南飛也不是吃素的,非但如此,他更是擁有狼的那股狠勁。

    每次打架,他只找準一個人打,不管其他人怎麼打他,他都只抓住一個下黑手。撕、咬、拽、抓、踢無所不用其極。而且全往別人的要害處下手,比如喉嚨、睪丸、臉等地方。有好幾個小孩都差點被他廢了,他的父親沒少陪小心。

    學校並不是一無是處的,也有值得高興和回味的事。雁南飛在童班也有三個和他同齡的好朋友。

    其中一個叫瓊英,和他一樣,也是黑髮黑瞳,兩人自然而然成了最親密的朋友。兩人除了黑髮相同外,還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不愛說話,瓊英比雁南飛還不愛說話。

    還有一個男孩,叫錢三通,他父親是小商人,不會什麼鬥氣和魔法,而他自己雖然是純屬性,可他懶得學,鬥氣學不好,魔法也是十竅通了九竅——一竅不通。所以,他也是被欺負的份,於是和雁南飛、瓊英結成了死黨。

    錢三通和雁南飛成為好朋友,除了同病相憐外,還有一個共同嗜好,那就是見錢眼開。只要見到金幣,錢三通那被肥肉擠得只有黃豆大的雙眼就會射出灼人的金光。

    雁南飛由於前世窮怕了,所以,對金錢有狂熱的追求,但他和錢三通比就有些自嘆弗如了。

    最後一個是一個小女孩,叫顏雯,火屬性,非常有天賦,性格潑辣,童班所有小孩都怕她。因為她在別的孩子才開始學習一級魔法的時候,她已經能熟練運用二級魔法了。試問誰敢惹她!

    她從來不欺負雁南飛,而且好經常保護他,幫他趕走那些欺負他的人。和顏雯認識的情況雁南飛很久以後回憶起來仍覺得歷歷在目,恍如就發生在昨日。

    那天夕陽西下,只剩一抹殘紅,留下他那不捨的一瞥。

    放學,雁南飛一如既往孤單地向家裡走去。突然,兩個火球、一個水球從道路兩旁飛射而來,兩個火球攻擊的是他的胸口,水球對準的是他的頭部。

    事出突然,雁南飛想要閃避以及來不及了,頓時中招,強烈的疼痛讓他如老蝦一般弓下了身。這時,從路旁又閃出四個六歲左右的孩童,按著雁南飛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雁南飛被突如其來的攻擊打蒙了,竟然忘了還手,還用出了前世當乞丐挨打時用的招數,抱著頭,蹲在地上。此時,他完全忘了成為強者的念頭,腦海里根深蒂固的軟弱的念頭占據了上風,連狠勁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見雁南飛打不還手,其他幾個小孩不但沒有住手的意思,反而打得更加舒暢淋漓。

    “住手!”猛然一聲嬌喝。那四個小孩抬頭一看,竟做了鳥獸散,四散逃跑了。

    “你沒事吧?”聲音清脆動聽。

    雁南飛抬頭一看,一個紅頭髮,渾身的紅衣,面容嬌俏可愛的小女孩站在他眼前。

    雁南飛第一次遇到除了母親外的女人的關心,心裡甜蜜無比,同時又有些羞澀、難堪,不敢正視她,喃喃道:“我沒事,謝謝你!”他覺得自己很慫,竟然沒有還手,這絕對是破天荒第一次。

    倒是顏雯比較豪爽,把他拉了起來。

    握著顏雯那柔軟細滑的手,五歲的雁南飛竟然身體發熱,作出了長大後要娶她的決定。

    自那次後,他們成了要好的朋友,而且顏雯還擔當起了雁南飛的“護花使者”。

    他們四人組成了一個獨特的‘怪物’小團體,直到兩年之後。因為,瓊英、錢三通、顏雯三人在兩年後相繼都離開了村子。

第三章 慘劇

    天宇大陸大記事:

    神歷元年,在這一年,一位黑髮黑瞳的人降臨到了天宇大陸,那時天宇大陸還處於蠻荒時代,也沒有‘天宇大陸’這個名字。

    那黑髮黑瞳的人被天宇大陸的人尊稱為神,他神通廣大,有毀天滅地之能。他到了大陸之後,不但殺死了大陸上許多威脅人生命的強大魔獸,而且教會了大陸上的人使用語言、使用火炬、建造房屋,使用簡單的武技等等。

    可以說天宇大陸的文明是在他的幫助下才逐漸形成的,後世所修煉的魔法和鬥氣也是從他教授的武技改變而成。世人為了紀念他,把他降臨的那一年命名為神歷元年。

    神歷100年,在一些得到過神親自傳授武技的人的帶領下,逐漸形成了許多國家,其中,最為強大的是光明王朝和黑暗王朝。

    神歷513年,大陸第一次全面戰爭爆發了,從此以後,大陸每過一千年就要發生一次全面戰爭。

    神歷1325年,一些強者聲稱自己是神的代言人,開始在大陸廣收信徒。

    神歷2514年,大陸第二次爆發混戰,這次那些神的代言人也加入到了戰爭之中,那些人擁有使用超級禁咒的能力,破壞力無比巨大,大戰只打了兩年,百分之八十的智慧生物死亡,‘神的代言人’也傷亡慘重。

    神歷5001年,發現了一個新的大陸,被命名為神之大陸。神之大陸環境幽雅,魔法元素充足。那些擁有使用禁咒能力的人全部遷移到了神之大陸上去,只留下信徒管理天宇大陸,並正式去掉‘神的代言人’的偽裝,自命為神。並改年號為夢幻歷元年。

    夢幻歷45000年,這一年被稱為眾神的黃昏,大陸異變,百分之九十的神無緣無故死亡。

    夢幻歷95000年,時隔五萬年,再一次眾神的黃昏發生,神又被毀滅了九成。並且,每隔五萬年,都會準時發生一次眾神的黃昏,眾神的黃昏成了所有神的噩夢。

    夢幻歷235000年2月,虎王虎*特司組建的猛虎王朝經過三十年的征伐,終於統一了天宇大陸,這也是天宇大陸第一次真正的統一。統一之後,虎*特司改年號為蘭特元年。

    同年9月,在神之大陸的插手下,猛虎王朝僅僅存在了七個月就土甭瓦解了,虎*特司以及他的親信大多被殺,天宇大陸再次四分五裂。年號也改成了魔歷元年。再後來,雖然也有人想要再現虎*特司的當年輝煌,統一大陸,可惜沒有一人成功。



    魔歷8371年,離上一次大陸全面戰爭已過去了八百多年,大陸上上百個國家之間摩擦不斷,隨時都有爆發戰爭的可能。

    這一年是逍遙王最為悲慘的一年,雙親雙雙離他而去。這一年,他首次離開了土生土長的小山村,走向更為廣闊的天空。那時他才九歲。

    魔歷8371年二月,冬去春來,萬物復甦。

    一天上午,陽光明媚,碧空萬里,陽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非常舒適。

    雁南飛一大早就背著一把和他身體相齊的大弓在母親的千叮嚀萬囑咐下出了門,向村子東面的森林走去,他是去打獵。

    雖然,他才九歲,卻已經有一年的打獵經驗。那張長弓是雁南飛八歲時向父親要的生日禮物,弓長一米五左右,當時比他身高還長,雁南飛拿在手上卻愛不釋手。

    他當時有自己的想法,既然不能修煉魔法和鬥氣,那麼成為神射手也不錯。由於他的天生神力,使用起弓箭來倒很是得心應手。

    九歲的雁南飛非常強壯,身高達到一米五以上,看上去和十二、三歲的孩子差不多。稜角分明的面孔俊偉而略顯粗獷,披肩的黑髮隨風飄舞,黝黑髮亮的眼睛奕奕有神,整個人看上去有一股野性美。不過,他星眸中偶爾會閃過一絲厲芒,能讓人心底直冒寒氣。

    雖然,他讀書很多,可說話一點也不象他父親那樣溫文爾雅,反而大氣不凡,時而還帶上他前世的口頭禪‘他爺爺的’、‘老子’之類,說話做事顯得豪邁不羈。

    路邊青草嫩綠,剛剛露出的尖尖角昂然挺立,盡顯不屈精神。

    森林離牛家村不遠,只有一個小時的路程,雁南飛心情好,走得也快,很快他就到了森林的邊緣。森林不是很大,樹木卻密密麻麻的,樹林裡鳥語花香,蟲獸爭鳴。

    雁南飛此時的心情格外輕鬆愉悅,只有在打獵的時候,他才顯得極為自信。也只有這時他不用聽別人的笑罵聲,不用擔心其他孩子的偷襲,這是他一個人的空間,是他高興的源泉。

    一進入森林,雁南飛就小心翼翼起來,這個森林雖然沒有會魔法的魔獸,可即使是普通魔獸也能威脅到他的生命。

    他眼目都聚精會神起來,眼觀六路、耳八方,盡顯獵人本色,經驗老辣無比,完全不象一個只打過一年獵的小孩,反而更象幾十歲的老獵人。

    這森林,雁南飛來過多次,他老馬識途般在林間小道任意穿行,並時刻注意周圍的情況。他的手腳很輕,幾乎沒有聲息,生怕驚走了魔獸。

    突然,他聽到前面“哧哧”聲,他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因為他知道前面是一隻狸豬在磨牙。

    狸豬的肉可是很鮮美的,看來今天要大豐收了!

    雁南飛顯得非常自信,他輕輕地接近。他非常小心,連呼吸都屏蔽了。

    終於,他看到了目標,在一百米外,正有一隻兩尺多長,和小狗一般大小,渾身直豎著一寸左右的豬鬃的狸豬。狸豬顯然沒有意識到危險已然臨近,還在那悠閒地剃牙。

    雁南飛左手握弓,平舉齊肩,右手拿箭,搭弓拉弦,弓成滿月。他使用的弓是標準的軍用弓,需要一百卡的力,射程是兩百米。(卡是專門用來衡量弓的強度的單位。)

    雁南飛隨意就放開了弓弦,好似沒有瞄準一般。

    箭‘唆’地一聲朝狸豬飛去,速度極快,眼睛只能看見模糊的箭影。

    百米的距離轉瞬即到,箭準確的命中狸豬的腦袋,它連慘呼聲都沒來得及發出就倒在了血泊之中。經過一年的鍛煉,雁南飛早已有了百步穿楊的功力,難怪他如此自信滿滿。

    雁南飛很平靜,心緒並沒有因為獲得獵物而起任何變化。他走過去,用早已準備好的繩索把獵物拴起來,被在被上,又繼續往森林深處走去。

    今天,雁南飛運氣不錯,短短兩個小時,他就收穫了一隻狸豬、兩隻兔子、一隻斑鳩。

    本來,他還想在狩獵一會兒,可突然烏雲密布,寒風凌冽,眼看就要下雨了。他可不想變成落湯雞,快速向家裡走去。

    雁南飛天生神力,獵物並沒有增加他多少負擔,他走得很快,一個小時的路程,只花了四十分鐘就快到了。

    這時,風更猛烈了,烏雲壓得更低,天好象要塌下來一般,空氣很沉悶。

    雁南飛再次加快了步伐,此時他平時訓練的成效就顯現了出來。

    轟

    雁南飛被村子裡的景象驚呆了,腦子頓時短路。

    房屋全部被摧毀,屍橫遍野。景況之慘烈,難以形容,屍體幾乎沒有一具是完整的,地上到處是殘肢斷臂,血灑遍地,連泥土都被染紅。

    “父親母親”

    雁南飛凄厲地慘叫一聲,扔下獵物和弓箭,飛快向自家跑去。他一邊跑一邊祈禱父母平安。

    可全村都遭受了災難,他家又怎能例外呢!

    雁南飛遠遠地就看見他家的木房子變成了廢墟,隨後他發現了他父親的屍體,屍體上的四肢都不見,從血污的面孔雁南飛認出那就是他的父親。

    “父親!”

    雁南飛抱著他父親的屍體哀號起來。此時,他目赤欲裂,神情猙獰可怖。

    “母親”他想起了溫柔似水的母親,不由嚎叫一聲,開始四處搜尋。

    “啊!!”雁南飛仰天大呼。

    他在屋後發現了母親的屍體,芙麗一絲不掛的靜靜地躺在地上,很明顯她死前遭到了強暴,而且她的兩個乳房都被利刃割去了。

    看見母親的慘況,雁南飛腦袋‘嗡’地一聲,昏迷了過去。畢竟,他年紀還少,陡然間發生如此巨變,再加上第一次看見如此慘絕人寰的場景,這已超過了他承受的極限。

[ 本帖最後由 aa0120u 於 2008-11-30 16:57 編輯 ]
  • 2評分人數

  • +3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gk224224 +1 棄書。蠻不知所謂的作品...勉強看到18頁毒發身亡..
avatar   蒼影嵐 +2 用心回覆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