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仙俠奇俠 ] 仙界的工業革命 作者:無影手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3187 76 1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1-9-13 15:47 編輯

第一卷缺少法寶的仙界 第一章 殺人越貨

  天空中一道流光劃過,一個白須白眉的老人落在梧霞山下,只見他不停的撥動著草叢,仿佛在尋找什麼。

  “在這裏了!”白須老人發現了草叢中的一個洞口,急忙在周圍布下了禁制,“這個小東西真是狡猾,有這麼多的老窩……”

  白須老人蹲在洞口,手掐法決,一股若有若無的仙靈之氣透過他的手指進入到洞穴之內。就聽洞中傳出來“唧唧”的兩聲叫,緊接著一只全身火紅,像狐狸一般的動物從洞中竄了出來。飛快的奔向東方。

  可是剛跑出去沒兩步,它就像撞到了一堵看不到的牆上,被重重的反彈了回來。

  “小家夥,這次你可跑不了!”白須老人迅速的在小狐狸身後又布置了一個禁制,于是小狐狸就像被關在籠子中一般,怎麼也跑不出去。

  白須老人得意的取出一只袋子,口中念念有詞,然後沖著小狐狸一指,小狐狸倏的被收進了袋中。

  這個袋子有個名堂,叫做乾坤袋,而且是能暫時存儲活物的乾坤袋,在儲物法寶中算是最中級的,只是那些活物被乾坤袋收掉後,會暫時暈過去,如果長時間不被放出來,就會死掉。

  正當白須老人得意的收回乾坤袋時,心中突然感到警兆,想躲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只見一支利箭像閃電般沖著自己射來。

  “噗”的一聲響,那支箭射進了白須老人的眉心,那是他仙嬰所在之處。白須老人砰然倒地,沒有了氣息。

  可憐的老人至死都沒有弄明白,為什麼小小的一根箭能穿透層層防護,射進自己保護最嚴密的地方,滅掉自己的仙嬰。

  過了良久,從旁邊樹林中竄出來一位錦衣少年,他兔起鶻落的奔到白須老人身邊,小心的用腳捅了捅他,見到對方絲毫沒有反應,于是蹲下來用神識查探。

  “我靠!劉動這個家夥到底煉制的是什麼東西,能直接把仙嬰滅掉,連一點兒神識也沒有剩下!劉動你太有才了,這次發了!有了這個法寶,我在仙界都能橫著走了!”錦衣少年囂張的喊到。

  不過話雖這樣說,但錦衣少年還是不敢停留太久,他急匆匆地翻遍白須老人的全身上下,發現除了乾坤袋,什麼看上眼的東西都沒有。

  “這個老家夥肯定是把東西都藏在了這個乾坤袋裏面,有這個就行了,我得趕快走,不然碰到巡邏的上仙就完蛋了。”他將乾坤袋收入囊中,飛奔向鳳霞山。

  鳳霞山和梧霞山相鄰,沒過多長時間錦衣少年就到了鳳霞山的半山腰。他停下來喘了口氣,然後雙手不斷揮動,一個又一個的仙訣打到半山腰的山石之上,山石逐漸變淡,露出一個大大的院落,院子中間有一座兩層小樓。原來這裏的山石不過是一種帶有障眼法的禁制而已。

  錦衣少年大聲嚷道:“靠!劉動你小子弄得這麼複雜,每次找你都累的半死……”

  從二層樓中傳來一個聲音:“旭少是不是又撿到什麼垃圾法寶要讓我修了?”

  旭少笑罵:“劉動你個小崽子,你要是再這麼說,我就不給你這個超級寶貝了!”說完後他信步走上二樓,在靠近樓梯口的房間找到了忙的不可開交的劉動。

  “啪”的把乾坤袋摔倒劉動的工作台上:“你小子好好看看,這次我弄來了什麼寶貝!”

  “你能找到什麼寶貝,”劉動不耐煩的瞥了一眼桌子上的東西,但隨即眼睛就直了,“我靠,陳旭,你從哪裏搞來的這個?不會是……”說到這裏劉動趕忙跑到院中,重新布置了禁制,這才趕回來問道:“這麼珍貴的東西,你到底是從誰那裏搶來的?”

  “我也不知道他是誰啦,我只是照你說的地方,在梧霞山的樹林中尋找那些失落的法寶,而那個白眉白須的老頭就從空中飛了過來,還抓了一條小狐狸,我看他拿出這個來裝狐狸,這才用你給我的法寶弩弓給了他一下,沒想到他就死翹翹了,不過說實話,你的那個弩弓上加的那個叫什麼瞄准鏡的東西真管用,讓我彈無虛發啊……”

  陳旭只管自己在那裏說,完全沒有看到劉動變了臉色,他沒有再聽陳旭嘮叨下去,跑下樓去,從院子裏抱來了一只仙犬,“點點,這次就委屈你了,你被他們抓住還沒什麼,要是那個傻瓜被抓住了,不但全家老小沒命,連我都會受到牽連……”

  劉動跑回二樓,對著還在把玩乾坤袋的陳旭急到:“你還不趕快脫衣服!”

  “脫衣服幹嗎?”陳旭一臉的茫然,不知道劉動要做什麼。

  “不想死的話就趕緊照我說的做!”劉動被氣的吼了起來。

  “好啦好啦,”陳旭極其不情願的脫掉了外衣,只剩下一條內褲,“內褲也要脫嗎?”

  “廢話!快點兒!”劉動一邊說一邊麻利的把陳旭換下來的衣服套在仙犬點點的身上,然後用神識對點點說道:“一直往東跑,直到你跑不動了,然後找一個湖洗個澡再回來!”

  那只叫做點點的仙犬好像聽懂了劉動說的話,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馬上向外面跑去。

  劉動轉過頭來,發現陳旭不但還沒有脫內褲,還在那裏念念有詞:“你丫不是同性戀吧,怎麼這個時候讓我脫衣服……”

  劉動也不管他在叨叨什麼,伸出左手,掌心之中騰的冒出一團閃著耀眼光芒的白色火焰,而他的右手從左手的手心一拉,就將那團白色的火焰拉成了一條火龍。在劉動的控制下,白色的火龍仿佛有自主意識一般,呼嘯著像陳旭奔去。

  “我靠!你幹什麼?”陳旭嚇了一大跳,他可見過劉動用這種眩目的白色火焰瞬間就將仙界最堅硬的石頭——伏魔精石溶化,自己如果被這樣的火焰燒到,還不得瞬間變成“烤乳豬”。

  還沒等陳旭有什麼動作,那白色的火龍就繞著他轉了數圈,但他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反而暖洋洋的很舒服。等到火龍重新回到劉動手中,陳旭發現自己的內褲已經不複存在,整個人赤條條的站在地上。

  “接著!”劉動隨手扔過來一套衣服,“快穿上,這些都是全新的。”

  陳旭接過來,一邊穿衣服一邊疑惑地問道:“你到底在做什麼?”

  “我說旭少爺,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糊塗,能拿的出乾坤袋人豈是好惹的,你就這麼把人給做掉了,就算是青帝手下的刑部捕快不找你麻煩,那人的親朋好友和師兄師弟也不會放過你的。”

  陳旭不以為然道:“他們哪會知道是我幹的,你太小心了吧。”

  “唉!”劉動歎了口氣,“真是個少爺,連對方在你身上下了追魂咒都不知道,真想不通你老爸怎麼敢把你放出來混。”

  第一卷缺少法寶的仙界 第二章 苦主上門

  “不會吧?”陳旭可不相信劉動說的話。

  “不信的話,等等就知道了!”劉動話音未落,就聽到外面傳來一個高亢的聲音:“天達山陳宣裕前來拜會劉師傅。”

  “天達山?陳宣裕?我不認識這個人啊!”劉動很奇怪,心說,不會是苦主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吧。

  對方既然能發現並且用聲音穿過自己所布的禁制,看來肯定是位高手,至少比自己高一個級別。但是對方沒有破門而入,又說明他並沒有惡意。劉動于是和陳旭一起走出了門外,並且揮手去掉了禁制。

  來人是一位看起來四十多歲的壯年,不過大家都是仙人,從面貌上根本看不出來實際年齡的大小。劉動沒有用神識進行查探,只從氣勢上就感覺到了對方的強大。

  “哪位是鳳霞山法寶維修中心的劉師傅?”來人一本正經的問面前的兩位少年。

  陳旭忍不住捂嘴偷笑,“鳳霞山法寶維修中心”這個爛名字是劉動起的,陳旭聽了只覺的好笑。

  劉動橫了他一眼,對來人抱了抱拳:“我就是劉動,請問您來這裏是維修還是購買法寶?”

  自稱為陳宣裕的人說道:“我只是路過這裏,聽聞劉師傅在這裏開店,就順便向劉師傅打聽一件事情,不知道劉師傅剛才看沒看到有人經過這裏?”

  劉動心想,大概真是苦主上門了,不過他臉色不變,應對道:“這個……,我剛才一直和我的兄弟在樓上維修法寶,至于有沒有人經過這裏,確實沒有注意。”

  陳宣裕點了點頭,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上仙級別,而面前的劉動和陳旭都只剛剛到仙人的程度,如果不是看在劉動會修複法寶這件事情上,他可不會跟他們客氣,直接用神識讀取兩人的記憶就是了。

  仙界自從天機老人渡仙劫失敗,煙消雲散後,就再也沒有傑出的煉器大師了。其實這也正常,能夠飛升仙界的人,哪一個不是日夜不停的勤修苦練,煉制法寶對他們來講就是在浪費時間。雖然傳說法寶可以替修真者抵擋一部分天劫的威力,但最重要的還是要靠自己的修為,那些投機取巧妄圖完全依靠法寶度劫的人不是沒有,但無一例外,全部在天劫中變成了灰灰。

  能修煉到度劫期的修真者,哪個不是花費了無數的時間、精力和各種各樣的晶石、丹藥,當然誰也不想做一個天劫的試驗品,用法寶去度劫。因此數千年來飛升仙界的修真者,無一例外都是身體強橫、修為絕高之輩。

  這種狀況讓仙界煉器大師變得稀少無比,就連會修複法寶的人也奇缺,因此仙界至尊——青帝下旨,允許會維修法寶之人替他人維修法寶,來賺取仙石。而所有的仙人不得以任何一種方式來傷害這些人,如果有個人的恩怨,必須通過欽天監來解決。如果有人膽敢私下傷害會煉器的仙人,一經發現,必定出動羅天上仙甚至仙君來追殺之。

  劉動就是這樣的一個仙人,所以陳宣裕才會對他這麼客氣。

  陳宣裕又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打量了兩人一番,最後說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兩位了,這就告辭。”說罷對兩人施了一禮,飄然而去。

  等陳宣裕離去後,陳旭說道:“這個家夥怎麼怪怪的?你見過他嗎?”

  劉動也不答話,揮手重新布置了禁制,示意陳旭上樓再說。兩個人來到樓上,劉動對陳旭說道:“看到了吧,人家苦主都找上門來了。”

  “什麼苦主,你是說剛才那人和我幹掉的白須老人是親戚?”

  劉動點了點頭:“不但是親戚,還很可能是至親之人,否則不會這樣快就找到這裏!”

  陳旭不信:“你瞎猜的吧,我才幹掉那個老頭多長時間,怎麼會這麼快就會有人找上門來?”

  劉動暗歎這個陳旭不學無術:“從你進來開始,我就感覺你身上有些不對頭,好像是中了什麼陣法。後來知道你用射天弩殺了人,這才想到你應當是中了一種叫做追魂咒的陣法。”

  “追魂咒?”陳旭再次聽劉動提到這個名詞,感到很好奇。

  “追魂咒雖然是咒語,但它其實是通過陣法來施放的,一般大的家族會把這種陣法附在家族重要人物的身上,如果此人死掉,那麼離他最近的人,或者是第一個接觸他屍體的人就會中咒。中咒的人會被人通過特殊的方法找到,而剛才那個陳宣裕就用那種方法探察了我們兩個和這幢小樓,要不是他確定你我身上並沒有這種咒語,而且樓上也沒有其他的人,你以為他會善罷甘休?”

  “竟然有這種事?那你剛才用火燒得並不是我,而是我身上的追魂咒對不對?”陳旭雖然不學無術,但是卻不笨。

  劉動點了點頭:“還有你身上的衣服,也沾染上了咒語,這種咒語還有個怪異之處,就是能大概提供一個路線給追蹤者。這也是為什麼陳宣裕會問我們看沒看到有人經過的原因,而且他最後追蹤的方向,也正是點點去的方向。”

  “所以你才肯定陳宣裕就是白須老人的親屬?真不知道你這個家夥腦袋是怎麼長的,知道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陳旭伸出拇指,誇贊道。

  “我只是恰好在下界的時候讀過一本這樣的書,這才有些了解。”劉動沒有沾沾自喜,他現在擔心的是自己的仙犬——點點。

  “整天聽你說下界下界的,下界是不是很有趣?哪天你帶我去見識見識?”陳旭是在仙界出生的,所以對劉動所說的下界很是向往,他還總用一些諸如“我靠”、“你太有才了”這種跟劉動學來得話。

  “少來了,沒有仙君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下界,就是仙君,也不可能帶一個人下界的。再說了,到了仙君級別,哪還有興趣下界去玩?”

  第一卷缺少法寶的仙界 第三章 煉制法寶

  “那就回頭再說!不過你煉制的射天弩真的很棒,我估計那個白胡子老頭修為肯定達到了上仙級別,但卻被我一箭就幹掉了,看來有了它,我就誰也不用怕了。”陳旭把玩著射天弩,得意地說到。

  劉動嚴肅的說道:“我警告你,以後不准再用射天弩對付其他的仙人,你的實力太差,萬一一擊不中,很可能會被對方秒殺。而且夜路走多了,難免會遇到鬼,萬一哪天你被刑部的捕快抓住了,到時就算是你老爹,也救不了你!”

  “得啦得啦,別一幅老夫子的嘴臉,我就是說說罷了,我最多拿它給你打幾只 ?,多弄些內丹來給你。”陳旭最怕的就是嘮叨。

  劉動知道要想讓這個惹禍精不去胡鬧,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他很後悔送給陳旭射天弩,不過當時他煉制的射天弩的時候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變態的威力。

  陳旭見劉動不出聲,忽然想起來那只乾坤袋:“對啦,那個乾坤袋別忘了幫我做一個。”

  “靠!你以為乾坤袋是那種阿貓阿狗的法寶,隨隨便便就能做出來?”

  陳旭湊了過來,拍了拍劉動的肩膀:“別人不行,但是你肯定沒問題,我看好你啦!”說完後就哼著歌兒向外跑去,尋找別的目標了。

  劉動搖搖頭歎了口氣,對于陳旭這種無賴行徑,他早已經習以為常了。不過乾坤袋對他的吸引力超級大,他自從來到仙界,還是第一次接觸到仙界的儲物法寶。

  仙界的儲物法寶如今數量極少,和修真界儲物法寶不同,修真界最頂級的儲物戒指也只能存儲一座山那麼大的空間,而且也只有儲物這一種功能,而仙界的儲物法寶往往附帶有各種功能,聽說最頂級得甚至可以自成一個世界,不過只是聽說而已,因為那已經超出了仙器的範疇,屬于神器了。

  劉動取出乾坤袋,揮手抹去了其中的神識烙印,由于白須老人已經死掉,因此劉動做的輕松無比。不過劉動自己知道,別說是區區一個死人,就算是活蹦亂跳的仙君的法寶,只要落在他的手裏,保證揮手之間就能將對方的神識烙印抹去,這是他的秘密之一。

  接下來,劉動的泥丸穴處透出一絲微不可見的白光,那白光瞬間就進入了乾坤袋的內部,而劉動的腦中浮現出乾坤袋那龐大而複雜的構造,他牢牢的將乾坤袋的構造記在腦海中。那絲白光是劉動另外一個秘密,自從他發現白光開始,就沒有看不透的法寶。

  劉動嘟囔著:“原來仙界的儲物法寶也無非由金木水火土五種材料構成,只是生克之間的配合要比普通法寶繁雜許多,煉制起來要費事多了……”

  他收回白光,從儲藏間裏面取出赤鐵礦石、武陵松木、仙湖原水、艾克諾岩四種材料和一個熔爐,先將赤鐵礦石和艾克諾岩兩種材料投入熔爐中,揮手彈出一朵白焰,落在熔爐底部。

  在白焰的作用下,兩種材料在熔爐中不停的翻滾,劉動口中念念有詞:“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等那兩種材料緩慢的液化,並且融合到一起後,他立即向熔爐中滴入了兩滴仙湖原水。這仙湖原水不同于一般的水,在如此的高溫下竟然絲毫沒有變化,直到碰到那兩種液化後的材料,才嗤嗤作響,化成氣體包裹在兩種材料外面。

  劉動面沉如水,手掌不停的結著各種手印,陣法一個接著一個打入材料之中,混合材料的形狀不停的變化,融合的越來越緊密。劉動見火候到了,最後加入了武陵松木。木怕火,所以加入武陵松木之前,他先用仙陣將火隔開,待武陵松木加入後,瞬間在外面加上一個仙陣,然後撤掉裏面的仙陣,在外面仙陣的作用下,各種材料分毫不差的到達劉動期望到達的地方。

  劉動最後加入了一塊兒上品仙石,並打出了一個“合”字訣,混合材料閃出一道眩目的白光,待白光過後,熔爐中出現了一個真皮錢包樣式的法寶。

  劉動終于完成了這只“小乾坤袋”的煉制,他抹了一把汗:“煉制這個東西真是太費勁了,比煉制三個中品仙器還累。”不過他還是很有成就感的拿起剛剛煉制好的法寶,滴入鮮血,完成認主過程,神識進入法寶。

  劉動搖了搖頭:“看來我的功力還是不夠,不能把普通的材料提取的更純粹,勉強煉制高級的東西,確實有局限,比原版的乾坤袋容量小了很多。”

  如果是其他的煉器大師聽到這番話,看到劉動煉制法寶的過程,一定會驚訝的把下巴掉下來。

  煉制法寶有三個限制,第一是煉制手法,第二是煉制材料,第三是加入的陣法配合程度。隨著仙界煉器大師們紛紛應劫,各種煉器的手法、陣法配合都流失了很多,加上飛升來的仙人會煉器得越來越少,導致仙界奇缺煉器之人。偶然有會一些簡單煉器的人飛升仙界,也會因為沒有合適的材料練手而不能繼續增加煉器水平。

  而劉動這個怪胎,飛升之前在一個設備制造廠擔任設計工作,他一直想設計制造一種特殊的設備。既然所有的物質都是由分子或者原子組成,所差的只是排列順序而已,那為什麼不可以用重新排列分子原子的方式來制造物質?他想制造的就是能將物質中的分子原子重新排列的機器。當然,在劉動那個時代,技術水平還沒有達到那個程度,所以他的想法無疑是沒辦法實現的。

  飛升到仙界以後,他依然沒有放棄這個想法,而且由于他發現了自己擁有白色真火和白光這兩個能力,憑借這些他能輕易的實現自己的想法。

  劉動把這種能力應用到了法寶煉制中,沒想到竟然獨辟蹊徑,開創了一種完全不同的煉制手法。他發現所有的法寶都是由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按照生克排列組合而成,因此他用自己所擁有的能力,將低等的、屬性極端的材料中的五行屬性分離出來,按照原來法寶的生克方式來組合在一起,就能成功的“複制”出一個一樣的法寶。只是劉動現在的功力不夠,有的時候不能將屬性提的那麼純,因此煉制出的法寶很難超過原來的法寶。

  如果沒有白色真火和那神秘的白光,劉動肯定沒辦法實現這種煉器方式,所以他煉制法寶的手法在仙界堪稱是獨一無二的。

  雖然這只“小乾坤袋”和陳旭拿來的那只天差地別,不過這原本就是給陳旭的,又是第一次煉制,能達到這個程度已經讓劉動很滿意了。況且他還別出心裁的將法寶煉制成真皮錢包的樣式,一定會讓陳旭愛不釋手的。

  劉動運功恢複了一下功力,准備將陳旭帶來的乾坤袋改變一下形狀,留作自用。正在這時,從禁制的外面傳來一聲嬌喝:“死劉動!趕快撤了這個見鬼的禁制!”

  第一卷缺少法寶的仙界 第四章 火狐狸

  聽到這個聲音,劉動無奈的搖了搖頭,揮手撤消了禁制,沒過多久,樓梯處便傳來了“咚、咚、咚”的響聲,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大踏步地走了上來。

  “我說小鈴鐺,你也不小了,咱能不能變得淑女一點兒?”劉動頭也不回,一邊翻看著乾坤袋,一邊說道。

  “本小姐樂意!要你管!”被劉動叫做小鈴鐺的妙齡女子嘟著嘴說道。

  “還有,你要多學學陣法禁制,不要每次來都讓我給你撤消禁制,那樣很耗費功力的!再說了,你要是啥都不會,看以後誰會娶你!”今天劉動心情不錯,于是調侃起了小鈴鐺。

  “死劉動你不想活了?!”小鈴鐺惱羞成怒,她一抬手,一道由靈氣形成的箭沖著劉動飛了過去,這是小鈴鐺家傳絕學——後羿射日。

  劉動早料到她有這招,趕忙左臂一抬,左手手腕上瞬間出現了一塊兒精巧的盾牌,正好檔住那根用仙靈之力形成的箭。就聽“叮當”一聲巨響,盾牌雖然擋住了靈氣箭,但劉動的左手臂也被震得發麻。

  “喂!我可是好心勸你,你可別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劉動繼續嬉皮笑臉的說道。

  小鈴鐺氣的臉色發暗,一箭接著一箭的射向劉動。

  劉動左檔右擋,漸漸有些力不從心,于是他嚷道:“可沒有人給我用丹藥提升功力,你要是再來幾下我就要死翹翹了!”

  “死了活該!讓你再胡說八道!”小鈴鐺瞬間又發出一支能量箭,呼嘯著飛向劉動。

  劉動眼看就抵擋不住了,他忍不住威脅道:“死妮子,把我打死了,看誰會幫你老爹煉法寶……”

  “哼!誰稀罕……”小鈴鐺雖然嘴硬,但發出的法術明顯減緩,威力也小了不少,過了一會兒,小鈴鐺裝作法力不足,停止了法術。“這次就放過你,看你小子以後還敢不敢再胡說八道。”

  劉動大口的喘著粗氣,心說幾天不見,這小妮子的功力又增加了不少,她爹也太寵她了吧,這樣快的提升功力,也不怕她暴體?

  小鈴鐺卻沒有理會他在想什麼,甩下一件奇形怪狀的兵器,沒好氣說道:“我爹說讓你按照這個法寶的樣式來複制一份完全一模一樣的!”

  “好的,沒問題!三天以後來拿貨!”劉動痛快的答應了,小鈴鐺的老爹可是他的大客戶。

  小鈴鐺也不說句告辭的話,就跑了出去。

  劉動也不管她,揮手重新布置了禁制,然後繼續專心致志的研究乾坤袋。

  改變法寶的形狀是劉動常做的事情,因為很多法寶形狀雖然相似,但還是有不同的地方,尤其是那些家傳的法寶,整個家族的人一眼就能認出來。為了不給自己找麻煩,劉動都是先將那些來曆不明的法寶改頭換面,然後才敢拿出去用。

  改變法寶的形狀並不難,不過如果想要將法寶的大小也做改變,那就不是件簡單的事情了。而劉動這次的想法,是把乾坤袋改成一個儲物手鐲。

  經過劉動仔細的查看,發現乾坤袋還有能壓縮的空間,因此他祭出白焰,緩緩地壓縮法寶內的空隙,經過半天多小心翼翼的凝煉,終于在劉動的掌心中出現了一個泛著金屬光芒的銀色手鐲。劉動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盤膝而坐,運功恢複。

  半晌,他站起身來,“這活真累,儲物法寶結構太複雜了!”他取出剛剛修改好的儲物手鐲,滴入鮮血認主。

  剛剛完成認主,還沒等劉動察看手鐲中的物品,一只火紅色的小狐狸“嗖”的從手鐲中蹦了出來,把劉動嚇了一大跳。

  “咦?火狐狸?”劉動這才想起陳旭所說的,乾坤袋的主人——白須老人在死之前剛剛抓住一只小狐狸的事情,只是陳旭不認識火狐狸,以為只是普通的狐狸。

  這火狐狸可是上古異種,全身上下只有火屬性,是劉動夢寐以求之物,這可把他樂壞了。

  至于火狐狸為什麼會自己從儲物手鐲裏面蹦出來,原來,乾坤袋這種儲物法寶最多只能禁制比自己高兩級的獸類,這只火狐狸雖然還沒有成年,但由于是異種,滿身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上仙的境界。不過獸類畢竟是獸類,對上和自己同級別的仙人,還是只能任“仙”宰割。所以白須老人能將它收入乾坤袋中。

  但是劉動卻不行,劉動的境界也就是普通的仙人級別,面對比自己高三級的火狐狸,可沒有能力禁制在法寶中。

  從儲物手鐲中蹦出來的火狐狸並沒有落荒而逃,而是面對劉動,滿臉戒備。當它感受到劉動身體內火焰的氣息後,眼神中出現了詫異的神色。

  劉動半蹲下身子,雙臂成環抱狀,引誘道:“小狐狸,到我這裏來,以後就跟著我混吧,我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

  小狐狸“唧、唧”的叫了兩聲,不屑一顧的轉過身子,一揚尾巴,“噗”的放了一個屁。

  “靠!”劉動急忙捂住鼻子,看到得意洋洋的火狐狸,氣得罵道:“你這個混蛋,你可是仙種異獸,學什麼不好,非要去學那些臭黃鼠狼放屁,真是丟完了仙獸的臉啊!”

  火狐狸仿佛能聽懂他的話一般,不屑的揚揚頭,一幅看不起你的表情。對于劉動這個剛剛達到仙人境界,比自己低三級的“後輩”,火狐狸當然有理由不屑一顧。

  劉動看到火狐狸的神情,嘿嘿一笑,他猛地張開左手,掌心中立即躥出了一朵白色的火焰,接著他右手一拉,一條渾身冒著白光的火龍從那朵白火焰中咆哮而出,迅速向著火狐狸卷去。

  火狐狸剛剛看到劉動竟然想用火來攻擊它,不屑的表情更甚,要知道既然它被稱作是火狐狸,自然不懼怕一般的火焰。但還沒等它反應過來,一條火龍已經圍繞著它轉了起來。它感受到從火龍身上傳來的龐大壓力,不由得渾身發抖,動彈不得。

  劉動心中無比得意,自己修練得功法與其他的仙人不同。一般仙人修練的是仙元力,根據體內仙元力的多寡分為幾種境界。而他所修煉的是連自己都說不清楚的一種火焰,從修真開始,他體內就沒有一絲的真元力,只有這種特殊的真火。而那真火經過了紅色、橙色、黃色、綠色、青色、藍色、紫色的改變後,終于他飛升到了仙界,飛升後,真火才變成了現在的這種白色。

  在平時,劉動的修為境界僅僅是仙人之境,但是他的白焰卻連上仙境界的高手都能秒殺,他甚至都沒有敢試驗如果無限制的提升白焰的能量,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劉動對著被火龍嚇破膽的火狐狸哈哈大笑:“怎麼樣,小狐狸,跟不跟著我混?”圍繞在火狐狸周圍的火龍也極其配合得把巨大的龍頭湊到火狐狸面前,“嗷!”的大吼了一聲。

  火狐狸被嚇得跌坐在地上,口中哆哆嗦嗦的吟出了一句咒語。劉動聽出來,那是仙獸特有的臣服咒語,只要仙獸吟出,那麼它便會終生為對方的奴仆。

[ 本帖最後由 demonpopo 於 2008-3-18 13:21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