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出版言情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

[失效區]

【童話亂調】驕傲的藍鬍子新娘 作者:洛煒(己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5586 1 0
第一章 新一任的妻子


人口約莫三千人的“諾頓鎮”,是一個依山傍海的小鎮,雖然臨海,但諾頓鎮的鎮民并沒有花費心力開發港口,而是將它當成一個可以捕魚的小港口,也因此,小鎮與外界主要的聯系方式是一條寬廣的公路。

  今天,往諾頓鎮的公路上出現了讓人眼睛一亮的華麗馬車,在前方奔馳的是六四皮毛刷得烏黑亮麗的黑色駿馬,每一匹馬都戴著眼罩、頭上插著鮮麗的長羽毛,氣宇昂揚地在道路上奔馳。

  端坐在駕駛座上、身穿大紅色外套的車夫看起來十分年輕,他戴著雪白的手套,一手持缰繩、一手持馬鞭,模樣神氣得不得了。由這位年輕馬夫所駕駛的馬車,全部漆成了亮眼的寶藍色,不管從哪一個角度看過去,都牢牢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看!是藍胡子的馬車!”

  “嘩,大消息!大消息!藍胡子的馬車到諾頓鎮來了!”

  几個眼尖的鎮民在看到這輛造型華麗的馬車后,隨即認出了這輛馬車主人的身份,興奮地睜大雙眼,想一窺這位傳說中人物的真面目!

  約翰.米爾頓,是一名中年資產家。傳說,他是某位沒落的貴族之后,傳說,他有點石成金的本事,自從十八歲那年,他從去世的父親手中接下家族事業之后,他以一種讓人嘆為觀止的速度在增進手中的資產;房子、土地、各式買賣……任何一項約翰經手過的,都成為他口袋里黃澄澄的金幣。

  至于“藍胡子”這個稱號,則是源于約翰明明有一頭黑色的頭發,但他卻蓄有濃密的特殊藍色胡須。盡管有人猜測那是因為約翰喜歡藍色,所以故意將胡子染成藍色,但也有人表示,約翰本來就不是普通人,不只是胡子、其實連頭發都是藍色,為了避免過分引人注目,所以才會將頭發染黑,只保留了自己的藍胡子。

  但不管是何種說法,約翰始終保留著自己奇特的藍胡子,久而久之,人人就以“藍胡子”這個外號來取代約翰.米爾頓先生了。

  至于藍胡子的到來,為什么會讓諾頓小鎮的鎮民如此興奮?那就和藍胡子的另外一個傳聞有關了。

  真正看過藍胡子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身材相當高大的男人。但除了身材高大、看起來身體健康,外加有錢多金之外,沉默少言、個性有些怪異,還留有奇怪的藍胡子這些缺點。卻是女人對藍胡子卻步的原因。

  什么都不說,只會用一雙冰冷的藍眼睛看著人。真讓人不舒服!

  是啊!上個月他還把一位千金小姐嚇得當場大聲哭起來了!

  從以前到現在,只要女人們一談論起藍胡子,約莫都是這一類的評論。藍胡子的第一次婚姻是在二十歲那年,但那場婚姻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就宣告結束,據說兩人離異的原因就是為了藍胡子的沉默寡言。

  貴族與家教良好的千金,并不愿意委屈自己嫁給個性詭異的藍胡子,經過兩三次的失敗之后,藍胡子就改變了策略,不再向貴族女子求婚,反而將目標轉到了居住在堡壘附近、那些名不見經傳的小鎮上,向那些家世清白卻十分貧窮的女孩子求婚。

  對那些貧窮的女孩子來說,藍胡子所能提供的金幣勝過了對他高大外型的恐懼,藍胡子所能提供的優渥未來,也讓她們不會過分排斥他奇特的藍胡子。

  藍胡子與貧窮少女們的婚姻剛開始還算順利,畢竟這是一件可以讓雙方各取所需的交易。藍胡子得到妻子,少女得到金幣,但這些不過是幸福的表象而已……

  時間,可以撫平少女們對藍胡子外貌上的恐懼,而同樣的,時間也讓她們習慣了安逸富裕的生活,然后,平靜與奢華培育出一顆不滿足的心,少女們開始挑剔起自己的丈夫了。

  和你相處真是無趣啊!一天都說不到一句話!

  你的藍胡子真的很詭異,看了就憋眼。你不能和心辦法弄掉它嗎?

  諸如此類的抱怨,在婚后半年到一年之間就會陸續爆發出來,而藍胡子一貫的處理態度,就是給那些再也無法忍受的妻子們一筆錢,讓她們離開堡壘,然后過一陣子,他又乘坐著他的豪華馬車,到下一個城鎮迎娶新的新娘子。

  所以,當藍胡子這輛華麗的馬車出現在通往諾頓小鎮的道路一時,自然引起鎮上人的議論紛紛。

  想必,藍胡子是來這里選新娘的,但不知道他這一次選中的目標,會是諾頓鎮的哪一位年輕姑娘呢?

  “呦!潘朵拉!你怎么還在這里工作?鎮上所有的年輕女孩全部都擠到鎮上的教堂去了,聽說那個‘專娶貧窮女孩的藍胡子’到我們的鎮上來了!”簡陋的小木屋外,一名滿臉都是雀斑的少年將身子挂在木制的欄杆上,對著里頭彎身喂雞的少女喊道。

  “麥克,我還有工作要作。”被喚作潘朵拉的少女彎著身子,奮力地將手中木桶里的飼料倒進地下的飼料盆中。

  “別這么別扭,你怎么說也是我們鎮上最漂亮的女孩。那個藍胡子說不定一眼就選定你了!”一頭金發的麥克不死心地勸說,不時以.目光欣賞此刻彎身工作的潘朵拉。

  年僅十九歲的潘朵拉-史密斯,自祖父一代起家族就住在諾頓小鎮,現在和父母親同住,家中尚有三個姐姐一個弟弟,一家共七個人住在一起。

  史密斯家原本不算貧窮,但隨著孩子一個一個出生,再加上前年男主人生了一場病,當家中惟一賺錢的男主人倒下后,家計頓時陷入困難之中,至今只能靠家中的女人做些裁縫、飼養雞、鴨等微薄的收入來維持開銷。

  十九歲的潘朵拉有一頭火紅的長卷發、白皙的皮膚,翠綠色的眼睛,最一名會讓人眼睛甚之一亮的美麗少女,也是史密斯家族中惟一有這么一頭像火焰一般頭發的女孩。

  雖然他們家很貧窮,卻無阻鎮上年輕男孩對潘朵拉的欣賞,就像麥克一樣,只要一有機會就會溜到這里,把握可以和潘朵拉交談、相處的機會。

  “喂!潘朵拉,你真的不去?就算沒興趣,也可以和我去看看藍胡子的馬車嘛!”麥克半挂在欄杆上,繼續鼓吹。

  “我沒興趣。”潘朵拉抬起頭,美麗的小臉上凝著不耐煩。“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別煩我。”

  藍胡子?”聽這個名字就知道對方是一個怪人。但真正讓潘朵拉卻步的,卻是鎮上其他的女孩子的閑言閑語……

  明明是窮人家的孩子,眼神卻是那么驕傲,她以為自己是什么貴族之后嗎?

  對啊!每次看到她走過時那種搔首弄姿的模樣,真是惡心,鎮上那些男人難道都瞎了眼,居然覺得她很漂亮!

  以她那種身份,也只能嫁給和她一樣窮的人吧!

  惡意譏諷、毫不留情的批評,都是鎮上其他年輕女孩在看到她時,最常嘲笑她的話,一開始只是在背后指指點點,到最后卻是毫不在乎地當著潘朵拉面前直接嘲笑!

  一開始,她對這些惡意批評感到驚慌失措,但久而久之也已經感到麻木了,雖然如此,但她還是減少了到鎮上的次數,几乎一整天都留在家里沉默的做事。

  家中貧窮這件事……并不是自己能選擇的,但爸爸長年臥病在床,弟弟年紀又還小,家計全部都落在她們母女四人的身上。日子雖然很辛苦,但無所謂,她相信總有一天父親的病會好轉,而弟弟也有成年的時候,到時候他們一家人就可以擺脫現在的窮苦生活了!

  “潘朵拉,別這么無情嘛……”當麥克還想說點什么的時候,突然聽到不遠處有騷動的聲音,他好奇地回頭,吃驚地瞪大眼睛!

  “哇!”麥克贊嘆地吹了一聲口哨,轉回頭直視著木屋前的潘朵拉,咧嘴笑道:“不必麻煩了,鼎鼎大名的‘藍胡子’已經親自來找你了。”

  果然,麥克的話才說完,潘朵位就看見一群人浩浩蕩蕩地來到了木屋前,一群人之中。為首的是一名十分高大的男子;身上穿著深藍色的天鵝絨外套、搭配著紅色領巾,下面穿著黑色長褲以及黑色長靴,由于他站在逆光的位置,所以潘朵拉沒能看清楚對方的長相,只隱約看見了那人的臉上有一抹十分特殊的藍色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藍胡子?潘朵拉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跟著也注意到了跟在這名男子后面的那一群人,全部都是鎮上的居民.席了某種她不知道的原因,和這個男人一起聚到了她家的門口。

  “有什么事嗎?”潘朵拉主動詢問。

  站在人群最前面、以一種鶴立雞群姿態站立的男人聞言后,踏出了自己的腳步,他以一種迅速卻不失優雅的步伐走到了潘朵拉的面前。

  “你……”潘朵拉抬頭,這才猛然發現對方真的很高,當他站在自己眼前的時候,自己几乎只到了他的胸膛。

  “你叫什么名字?”男子開口了,聲音低沉,帶有一股威嚴的氣勢。

  “潘朵拉?史密斯。”抬起頭之后,潘朵拉發現自己似乎無法將目光從對方的藍胡子上移開,下意識地回答了對方的問題。

  “潘朵拉?史密斯,我是來這里向你求婚的,你愿意成為我的新娘嗎?”男子第二次開口,就直接道出此行的目的。

  “嗄?”潘朵拉瞪圓雙眼。

  不只是潘朵拉感到震驚,所有跟隨著藍胡子腳步而來的鎮民,此刻也發出了各式各樣驚訝的呼聲。

  畢竟,藍胡子的馬車在抵達他們鎮中心的教堂時,几乎全鎮的未婚年輕女孩早巳自動集合在哪里,一來是想目睹傳說中藍胡子的長相,二來,則是期盼說不一定會被藍胡子選為新一任的新娘。

  沒想到藍胡子下了馬車,淡淡掃過每一張期盼的臉龐后,什么話都沒有說,回頭對他的馬車夫低聲說了几句后,他的馬夫就大聲問道:“這鎮上的年輕女孩都在這里了嗎?”

  “不!還有一家人的女兒們都沒有過來!”人群中。有人高聲喊出了答案。

  “她們住在哪里?你可以帶路嗎?”馬車夫繼續代替主人詢問。

  “沒問題。”鎮上一名年輕的男孩從人群中站出,自愿擔任這項任務。

  就這樣,年輕男孩領著藍胡子往史密斯家的方向前進,而原本聚集在教堂前的鎮民也因為好奇想看熱鬧,全部跟了上去。

  只是誰也沒想到,剛才在教堂前一言不發的藍胡子,居然在看到潘朵拉一眼之后,就開口求婚了!

  “哈!烏鴉終于可以飛上枝頭變鳳凰了!”人群中,突然爆出了女子尖銳的諷刺聲。

  潘朵拉的臉“刷”的一聲變得通紅,窘困地垂下頭、雙手憤怒地握成拳頭。

  “你愿意成為我的新娘嗎?潘朵拉.史密斯?”藍胡子不為所動,只是再一次提出自己的問題。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在木屋內休息的男主人也被外面的聲音驚動了,他撐著拐杖走出,十分意外地看著鎮上几乎所有人都來到這里了。

  “潘朵拉,這……這是怎么一回事?”男主人有些不安。

  “爸爸,沒什么,你的身體不能吹到風,我扶你回去休息吧!”潘朵拉立刻向前,想扶著父親回木屋,順便躲開這一切煩人的事情。

  就在潘朵拉扶著父親回木屋,轉身想關上木屋的門時,卻發現藍胡子居然也跟著她進到木屋里面了。

  “先生!你到底想干什么?”潘朵拉有些氣惱地開口。

  “我來聽你的回答。”

  “你……”潘朵拉的臉再一次漲紅。從來沒見過這么霸道又強勢的人,明明才第一次見面,就開口求婚?真是莫名其妙的一個人!

  “如果你答應我的求婚,父親可以治病、家人可以立刻過好日子,而你,也不必再忍受其他人的冷言冷語了。”藍胡子開口,像最早已明白潘朵拉在這個地方的窘境和不快樂。

  “這不是求婚,這是買賣。”潘朵拉雙手再次握成拳頭,語調激動地開口。

  “求婚也好、買賣也好,但至少我是誠懇的提出我的條件。”藍胡子語氣平淡地開口.是一種處于優勢中的怡然自得。

  “我不要。”潘朵拉倔強地搖頭。

  “為什么?是因為我的藍胡子?”藍胡子好奇。

  “不是,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不可能接受你的求婚。”潘朵拉搖頭。就算窮。但是她也有夢想,也有對婚姻的渴望。

  “成為我的新娘之后,你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認識我。”藍胡子覺得她拒絕的理由十分可笑。“你不屬于這里,我可以從你的眼神中看得出來,你在這里不快樂,那么接受我的求婚,和我一起走,讓你的家人過好日子,也讓你自己過好日子。”

  “你以為自己可以看穿人的內心嗎?我沒有不快樂。”

  “是嗎?”藍胡子笑了,伸手拾起潘朵拉的一縷紅發可惜道:“這么美麗的頭發,就像你的肌膚一樣,應該用最高級的玫瑰露水和牛奶浸泡,而不是任由它在陽光下曝晒,以你的美麗,應該得到最美麗的衣服和珠寶,而不是在這間破舊的小木屋里任由青春消耗。”

  “你太失禮了。”潘朵拉啪一聲將藍胡子的手揮掉。

  “難道不是嗎?”藍胡子伸出手,直視潘朵拉的眼睛說道:“想要離開這里并不難,你比誰都更清楚,只要牽住我的手,我能給你不同的人生。”

  “你都是這樣對每一個人求婚的嗎?”潘朵拉想起了有關藍胡子的傳言,據說他娶過無數妻子,但通常不到一年就離異了。

  “不是。”藍胡子冰冷的藍眸閃過一絲笑意,連帶也讓他的臉看起來不再這么嚴肅。“其他女孩子只聽到金幣的部分就點頭了,你是第一個需要我花這么多時間說服的。”

  “為什么是我?”潘朵拉再問。

  “直覺吧!”藍胡子坦然回答。“你的眼神……很特別,讓人有種躍躍欲試的沖動,就因為這一點,所以我向你提出求婚,潘朵拉.史密斯小姐,你愿意成為我的新娘嗎?”

  潘朵拉不語,只是動也不動地凝視著藍胡子的黑色眼睛,在后者以為她不可能會點頭的時候,潘朵拉緩緩伸出手,將自己白皙、卻因為家事而變得有些粗糙的手放到了藍胡子的掌心,說道:“我愿意。”

  “謝謝你,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藍胡子俯首在潘朵拉的掌心印下一個吻。

  就這樣,藍胡子帶著他的最新一任妻子。乘坐那輛華麗的馬車風也似的離開了諾頓小鎮。


第二章 心甘情愿的妻子

馬車的上的小窗,以一層又一層的藍絲絨覆蓋著,坐在里面的潘朵拉看不見外面的景物,只聽得見“達達達”的規律馬車行走聲。偶爾,潘朵拉會不安地抬頭看一眼悠閑坐在對面的藍胡子,而后者則會回給她一個什么都不必擔心的微笑。

  “放心,你是我的妻子,我會給你世間最美好的一切。”藍胡子看出潘朵拉的不安,再次開口保証。

  不一會,車侖轉動聲停止,代表已經抵達目的地了。

  馬車夫迅速將車門打開,藍胡子十分禮貌地先行下車,這才伸手遞向他的新娘,像是對待高貴淑女那樣的殷勤。

  “潘朵拉,這里就是我們未來的家。”

  抬起頭,潘朵拉為自己所見到的庄嚴雄偉堡壘所震驚;由灰白色石塊堆砌而成的堡壘,每一塊石塊都是精心挑選過、大小形狀相同。色澤也同樣美麗,堡壘外有一大片玫瑰花園,開滿了紅、黃、日各式色澤的玫瑰花。

  曾經聽說過藍胡子有一棟驚人的堡壘……

  但從沒想到,會這么華麗……這么美輪美奐。

  “歡迎回家。”門口整齊地站了兩排仆投,恭恭敬敬地對著藍胡子和潘朵拉行禮問安。

  “喜歡喝?”藍胡子將潘朵拉吃驚的表情看在眼里,鼓勵笑道:“不要害怕,從今天起你就是這棟堡壘的女主人,所有你眼睛所看到的,我將與你共享,准備好了嗎?米爾頓夫人?”

  “嗯。”潘朵拉努力按耐住心中的不安,對藍胡子露出微笑。自己新的人生將在這棟堡壘里展開了,沒什么好怕的……

  藍胡子滿意地點點頭,牽著潘朵拉緩步踏進了堡壘。

  如果說堡壘的外觀讓潘朵拉感到吃驚,那么堡壘的內部對她來說,甚至已經到達了驚嚇的程度!

  堡壘內的長廊,懸挂著一盞又一盞鑲著寶石的吊燈,當燭火燃燒的同時,還能讓燈上的寶石也發出璀璨的光暈。牆上,挂滿了不同的畫像,有的是人物、有的是風景。

  藍胡子一邊領著潘朵拉往前走,一邊向她解釋這些畫的歷史,有一部份是米爾頓家族的畫像,而大部分則是米爾頓家族歷代從世界各地收集而來的圖畫。

  長廊之后就是大廳,懸挂著一蓋鑲滿璀璨色澤的水晶大燈,地上鋪了大紅色的地毯,大廳的中央放置了一張可以容納二十人的長桌.此刻已經擺滿了丰盛、熱騰騰的食物。

  “你一定餓了吧?先吃點東西。”藍胡子體貼地拉開椅子,服侍潘朵拉坐到女主人的位置,而自己則走到長桌的相反一端男主人的位置坐下。

  潘朵拉有些錯愕,不知道為什么藍胡子要坐到離自己最遠的那個位置上,然后隔著相距至少二十個人空間遠的地方對她舉杯致意。

  “你為什么要坐這么遠?”潘朵拉忍不住開口。雖然說自己對藍胡子依然陌生,但至少,他是堡壘中自己惟一熟悉的人。

  藍胡子聞言一愣,但隨即起身,緩步走到潘朵拉身旁的空位坐下,有些滿足有些遺憾地開口:“將男、女主人的位置隔得這么遙遠這條規矩,其實是貴族們招待賓客,怕冷落了客人所設定的,但既然這里只有我和你兩個人.當然就不用遵守這條規矩了。”

  “對不起,我不知道……”潘朵拉臉一紅。

  “沒什么好在意的。”藍胡子不以為意,甚至伸出手,以食指輕觸潘朵拉白里透紅的臉頰。“我不是說過了,從今天起你是這里的女主人,所謂女主人的意思,就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潘朵拉抬頭看向藍胡子,事實上應該說是自己兩人見面以來,她是第一次以一種仔仔細細凝視對方的方式看著藍胡子。確實,他是一個外貌上容易讓人覺得恐懼的人,雖然不是長相凶惡,但光是臉頰邊異于他人的藍胡子,就容易讓人覺得害怕了。

  但這樣一個高大、有奇特藍胡子的人從頭到尾,卻以一種溫柔、近乎是寵昵的態度對待自己,讓她心中忍不住猜想他是不是對所有的妻子都是這個態度,但話又說回來,既然藍胡子都是以這樣溫柔的態度對待自己的妻子,那么她們又為什么要離開呢?

  “你在看什么?”藍胡子注意到她的目光,好奇地問著。

  “沒什么,只是……一直想問你,你的胡子為什么是藍色的?”潘朵拉有些忐忑地開口.深怕觸犯到對方的禁忌。

  “我的胡子……”藍胡子伸手輕撫自己的胡子,態度自然地說道:“從我開始長胡子,它們就是藍色的,我知道它的顏色很怪,也有不少人勸過我將它染成和頭發一樣的黑色,但我卻不愿意這么做。”

  “為什么?”潘朵拉的好奇心被勾起了。

  “因為這本來就是我的一部份。如果要接受我,就得接受全部的我,包括我的藍胡子。”藍胡子回答的很認真。“我只是希望其他人接受真實的我,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嗯。”潘朵拉沉思片刻,最后點點頭。突然之間覺得,這個人并不像自己原本所想的那么怪異。

  “好了,快吃吧!免得晚餐都涼了。”藍胡子催促。

  就這樣,在堡壘的第一頓晚餐,就在這種平靜祥和的氣氛下結束了。

  晚餐過后,藍胡子依舊殷勤地帶領著潘朵拉參觀堡壘的其他部分,但由于堡壘實在太大,而每一個房間都充滿了各種不可思議的珍貴收藏,潘朵拉才看了五六間左右,美麗的臉上就露出了疲倦的神情。

  “真是的,居然忘記你坐了半天馬車,一定很累了。”藍胡子為自己的失禮道歉,跟著就領著潘朵拉來到長廊最末端的一間房間。

  藍胡子為潘朵拉開了門,轉頭時發現她疲倦的容顏上出現了几許不安和忐忑。“怎么了?身體不舒服?”

  “我沒事。”潘朵拉搖頭。雖然說……自己親口答應了婚事,也早就下定決心要嫁給他。但一想到即將要履行的夫妻義務,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緊繃了起來。

  “潘朵拉……”藍胡子伸手想撫摸她的臉頰,但潘朵拉卻退了一步。

  “對不起,我只是……只是還沒准備好。”潘朵位華下頭,腦袋的理智雖然知道這是自己的選擇,但心里依舊有著不安。

  “潘朵拉,我們的婚禮訂在一個星期后。”意會到造成潘朵拉不安的原因是自己,藍胡子溫和地開口:“這間只是堡壘的客房,這段時間你可以放心住在這里,我不會打擾你、更不會做出任何讓你不愉快的事情。”

  “耶?”潘朵拉錯愕地抬頭。婚禮是一個星期以后?她以為……以為今晚就得和藍胡子同床共枕了!

  “因為是你,所以我愿意給你時間。”藍胡子執起潘朵拉的手。“你知道嗎?在我前往諾頓鎮之前,曾經有朋友告訴我,我會在那里遇到我真正渴望的人。”

  “是嗎?”藍色的胡子有些扎手、男性的嘴唇有些冰涼,這些,都是自己從來不曾有過的經驗。

  “是,而我確實在諾頓鎮找到了你——潘朵拉。”藍胡子低醇的嗓音說著讓人心醉的言語。“我希望在真正結合之前.彼此能更了解對方,太多次失敗的婚姻讓我很疲倦了.但是潘朵拉,我有一種預感,我們會是最合適的一對……”

  “我不知道。”潘朵拉有些不知所措。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小鎮女孩,在今天之前,從未想過自己會成為藍胡子的新娘,事實上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像是一場夢一樣,說不定只要自己睡一覺,醒來后就會發現自己只是在做夢而已。

  “別害怕,我要求的很少,只希望你給我們彼此一個機會。”藍胡子很溫柔很溫柔地開口。“你愿意嗎?潘朵拉。”

  直視自己的眼瞳充滿了讓人無法抗拒的誠意,潘朵拉甚至驚奇的發現,藍胡子有一雙十分美麗的黑色眼睛。

  “我愿意。”潘朵拉在同一天當中再次允下承諾。

  “謝謝你。”藍胡子的黑瞳露出愉悅的神情,再次低下頭,傾身在潘朵拉的臉頰上印下一個晚安吻。“那么,晚安了。”

  “晚安。”潘朵拉臉頰微紅、心臟狂跳,雙手微微顫抖地將門關上。

  緩步走到雪白柔軟的大床前,潘朵拉像是全身力氣耗盡似的、整個人倒在床上,翠綠色的眼瞳凝視著上方,半晌后吐出長長的一口嘆息。

  真的不是夢嗎?她真的在這棟堡壘里……即將成為藍胡子的新娘……如果現在就將眼睛閉上,再睜開,眼前的一切是否會全部消失呢?

  帶著這種彷徨不安、又夾雜著一絲期盼的復雜心情,潘朵拉疲倦地閉上了眼睛,沉沉地睡著了……

  潘朵拉記得在很小的時候,父親還能工作、家境還不是那么窮困的時候,父親曾經帶回了一本破舊、二手的圖畫書,書里面的內容她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只隱約記得那是描述一個公主和她居住的美麗城堡的故事。

  她小小的心靈中對所謂的公主和城堡的故事,記憶其實是非常模糊的,但卻對圖畫書中繪制的華麗城堡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當時年幼的她在想,如果有一天她能成為那個故事里的公主,住進那個美麗的城堡,那么自己就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隨著年齡越來越大,而現實中父親倒下、家里情況一日不如一日的情況下,她就不再想起幼時那個愚蠢不切實際的夢了。

  但,就在自己十九歲的此刻,當自己置身于藍胡子的堡壘之內時,她發現自己簡直就像是圖畫書中描寫的公主一樣。

  堡壘里扣除大廳后,約莫有三百多個房間,這些房間扣掉藍胡子的主臥室、招待賓客用的一百多間客房后,剩下的房間全部都是藍胡子的收藏;寶石、金飾、銀器、珍珠、瑪瑙……等等珍貴的物品,藍胡子都將它們細心地分類,收藏在不同的房間里面。

  每一間房間的房門都代表了一種收藏,舉例來說銅門上鑲有“紅寶石”的房間就叫做紅寶石房,里面擺滿了從世界各地收集而來的紅寶石.而紅寶石門的鑰匙,上面也鑲有一顆小小的紅色寶石。

  這也解釋了為什么藍胡子走路的時候會有“叮叮當當”的聲音,因為他的腰間配戴了一百多間收藏品房間的鑰匙,是這些珍奇寶貝的持有人。

  藍胡子几乎將所有的時間都交給了潘朵拉,每天帶著她在堡壘內參觀,打開一扇又一扇的門,讓她體驗一次又一次的驚喜。

  隨著相處時間的增長,潘朵拉對藍胡子的恐懼也一點一滴變淡,畢竟,一開始自己對藍胡子的疑慮和不安,源于他那奇特的胡子,但自從他解釋過那是天生自然、而自己也無意特別改變之后,潘朵拉就不再讓那匹奇特的藍胡子來困擾自己了。

  或許,對于藍胡子這個男人,除了不討厭之外,已經漸漸產生了“我是這個人的妻子”這樣的念頭。

  每一個晚上的道別吻,藍胡子都是溫柔有禮地傾身,讓他的胡子和嘴唇輕輕觸碰過潘朵拉的臉頰。但是,在第六天,也就是婚禮的前一天晚上,當藍胡子再次彎下身道晚安的時候,潘朵拉鼓起了勇氣,將臉微微一偏,讓藍胡子的吻輕輕印上了自己的嘴唇。

  “潘朵拉……”藍胡子又驚又喜,雙眼問著興奮的光芒。

  “明天……我們就會是真正的夫妻了,不是嗎?”潘朵拉的雙頰火紅,像是紅玫瑰一樣動人。

  “是,潘朵拉,我最親愛的小妻子,我發誓我將給你一場最美麗的婚禮。”藍胡子愉悅地表示。“早點睡吧,為了明天……”

  “晚安。”潘朵拉微笑,臉上的笑容不再是少女般的羞澀,而是確定自己已經得到幸福的女人的笑容。

  翌日的婚禮,潘朵拉換上了藍胡子找人精心設計的白紗禮服,那是一件世上最完美的白紗禮服,不但將潘朵拉的紅發襯得像火焰一樣光亮,也讓美麗的潘朵拉變得像是世間最美麗的公主一樣。

  婚禮應潘朵拉的要求,設在堡壘外的玫瑰園里面,當潘朵拉穿著完美白紗、完美地步出堡壘時,她驚訝地發現,玫瑰園內居然擠滿了賓客,而這些賓客全部都是諾頓鎮的鎮民。

  潘朵拉十分詫異,正想開口詢問,卻發現藍胡子早已經站在玫瑰園內搭建的小禮堂內,以溫柔的目光等待著自己的新娘。

  “小姐。你准備好了嗎?”身后的女仆笑著詢問。她們有的拉著她的白紗,有的手持花籃沿路撒著玫瑰花瓣。

  “嗯,可以開始了。”潘朵拉點點頭,微仰起頭,帶著美麗的笑容,穿過諾頓鎮鎮民,緩步走到了米爾頓的身邊。

  “為什么……”潘朵拉輕聲開口,不知道藍胡子為何大費周章地將所有諾頓鎮的鎮民都請了過來。

  “因為你對我很重要。”藍胡子微笑。“潘朵拉,你的允諾對我來說很重要,或許……我需要你在眾人的面前答應我的求婚,我才能相信這是真的。”

  “我是真的愿意嫁給你。”潘朵位以為他不相信自己的承諾。

  “噓!吾愛,我當然相信你。”藍胡子溫柔地安撫。“就當是我這個做丈夫的虛榮好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讓諾頓鎮的人明白,你是一顆最珍貴的鑽石,差一點就要埋沒在那個小鎮上了。”

  “咳咳……婚禮就要開始了,甜言蜜語可以等婚禮以后再說嗎?”前方,有人以半開玩笑的語氣說道。“這么美麗的新娘,讓我看了都心動哩!”

  潘朵拉臉一紅,抬起頭以后才注意到站在祭壇前面的,是一名身穿神父白袍,長相十分俊美的年輕男子,棕色頭發、棕色眼睛。沐浴在陽光下的感覺仿佛天使下了凡塵一般。

  “馬蒙,你別嚇壞我的新娘子。”藍胡子無奈地對白袍神父搖頭,俯首有些不好意思地對潘朵拉解釋道:“這家伙是我從小到大的朋友.雖然是神父,但總是喜歡開玩笑。你別放在心上。”

  “不會。”潘朵拉只是微笑。對這個叫馬蒙的男子印象深刻,畢竟她是第一次看到這種長相像天使的神父。

  “可以開始了嗎?”藍胡子咳了咳提醒好友。

  “不好意思,現在婚禮開始了。”馬蒙露出調皮的微笑,輕輕舉起了白袍下的雙手,以優雅澄澈的嗓音說道:“在神的見証下,我將為這一對新人主持婚禮,替他們完成人類最神聖的婚姻。”

  馬蒙不僅人長得像天使一樣美麗,就連聲音也好聽,當他舉起雙手說話的時候,潘朵拉几乎要以為他的背后要伸出兩片雪白的翅膀了。

  “你,約翰.米爾頓,是否愿意娶潘朵拉.史密斯為妻?在這紙婚約書上簽下名字允諾,將全心全意的愛她、體貼她?”馬蒙先問藍胡子。

  “我愿意。”藍胡子溫柔地凝視潘朵拉,鄭重地許下諾言。

  “你,潘朵拉.史密斯,是否愿意成為約翰.米爾頓的妻子,在這紙婚約書上簽下名字允諾,將全心全意的愛他、體貼他?”馬蒙再問。

  “我愿意。”潘朵拉也允下諾言。

  “好,那么請兩位在這分婚約書上一起簽下你們的名字。”馬蒙取出一卷羊皮紙卷,攤開呈現在兩人面前。

  羊皮上密密麻麻的字讓潘朵拉微愣,畢竟她之前從來沒聽說還要簽這樣一份婚約書。

  “請放心吧!新娘子。”馬蒙彎下身子,在潘朵拉的身邊親切解釋:“這只是我這個新郎好友兼好管閑事的神父所做的多余紙卷,在實際的法律上可說是完全沒什么效用,只是一種心意問題。”

  “什么心意問題?”潘朵拉好奇。

  “我是神父。”馬蒙伸手指了指天空。“而我寫的這分婚約書,內容當然只對我和上帝負責,你盡管放心的簽吧!”

  “……婚姻乃是真愛的試煉,不管遭遇什么事情,都不可背棄神聖婚姻中的另一半,如有任何一方違背,靈魂將墜入地獄火湖、接受永恆地獄之火的燃燒……”潘朵拉逐項閱讀。驚訝地念出這樣的句子。

  “哈!做神父的寫東西總是喜歡加一些天堂啊!地獄之類的字眼,只是修辭問題而已。”馬蒙微笑保証。

  “你不愿意嗎?”藍胡子詢問。

  “不是,只是我從來沒看過這樣的婚約條款……”潘朵拉解釋,在看完羊皮卷上所有的字以后,她主動拿起鵝毛筆,在羊皮卷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換你了,約翰。”馬蒙滿意地將羊皮卷遞給藍胡子。

  藍胡子接過鵝毛筆,也很干脆地在紙卷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很好,那么,在神的見証下,我正式宣布你們成志夫妻。”馬蒙將羊皮卷收好,面露微笑地宣布。“現在,你可以親吻新娘了。”

  藍胡子微笑,在眾人的目光下緩緩低下頭,吻上了自己的新娘子……   


第三章 堡壘中幸福的妻子

接下來一個月,是潘朵拉生命中最快樂的一段日子。

  每晚,她在丈夫藍胡子強壯的臂彎中入睡,早上,則是在溫暖陽光、丈夫充滿愛意與憐惜的輕吻中蘇醒。

  丈夫遵守了每一項他曾經說過的美麗諾言;以最新鮮的牛奶、以及每天早晨從玫瑰園所采集的玫瑰制造的花露水來保養她的頭發和肌膚,從城里請來最有名的設計師設計她的每一件衣服……種種在生活上面可以寵她的事情,藍胡子几乎都做了,甚至,他每天交給潘朵拉不同串的鑰匙,以供她無聊的時候可以打開堡壘中的房間欣賞里面的奇珍異寶。

  所謂的幸福就是這樣吧!一個溫柔體貼的丈夫,以毫無保留、自己難以想象的方式寵愛著自己。

  “約翰,你從前那些妻子全部都是傻瓜.我實在無法想象為何有女人會離開你?”午后。潘朵拉以藍胡子的腿當枕頭,兩人悠閑地在玫瑰園里休息。

  “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藍胡子輕撫她在陽光下仿佛燃燒火焰的頭發,微笑說道。

  “為什么你肯讓她們離開呢?”潘朵拉再問。如果自己記得沒錯,藍胡子從來不曾拒絕妻子的離去,反倒會給她們一筆數量驚人的金幣。

  “因為我遵守我對婚姻的承諾,只會滿足我妻子的需求,絕對不拒絕她們。”藍胡子坦承。“她們的心愿既然是離開這里。我就必須讓她們走,即使我的內心并不好受,但婚姻的承諾……”

  “噓,我們誰也別再提起從前的事情了。”潘朵拉以手搖住藍胡子未說完的話,關于那些曾經是他的妻子、曾經在他生命中占過一席之地的女人,她一點也不想再聽了。“但我們現在找到彼此了,再也不要提起過去的事情了。

  過去,他最女人嫌棄、懼怕的藍胡子。

  過去,她是諾頓小鎮里最美麗、卻只能讓人譏笑的貧窮女孩。

  但現在,一切已經不同了,她成話了藍胡子的妻,而他們一定能得到幸福的。

  “是,我們已經找到彼此了。”藍胡子翻身,給了妻子一個極盡纏綿的親吻。

  奇特色澤的藍色胡子扎人的感覺消失了.原本覺得丈夫有些冰冷的嘴唇,現在也充滿了愛情的溫暖,她伸手摟緊自己的丈夫,徹徹底底地奉獻自己。

  又過了一個月。

  “潘朵拉,我明天必須出門一趟。”晚餐過后,藍胡子突然開口。

  “出門?你要去哪里?”潘朵拉好奇問道。

  雖然身為他的妻子還不到半年的時間,但她還是約略知道藍胡子管理財產的方式;任何一項投資或是買賣,藍胡子和買家賣家之間都是透過書信進行的,或許是藍胡子天生有判斷人性的本領,或許是藍胡子的名聲響亮、所以至今沒人敢蓄意欺騙,也因此每一項交易都是成功而順利的。

  正因為如此,所以藍胡子說出要出遠門這件事,就顯得非常特殊了。

  “在距離我們堡壘五天路程的地方,有二個叫‘伽利加’的小國,下個月是那個國家的繼承人要娶王妃的日子,國王特別寫信邀請,希望我能到他們國家一趟,幫忙鑑賞鄰國和貴族們獻上的珠寶。”藍胡子解釋,同時對潘朵拉露出微笑說道:“我大概會去十天、半個月.之所以不提,也是想要給你一個驚喜。”

  “這算什么驚喜?你要出門這么久我有什么好高興的?”潘朵拉露出哀怨的神情,將近十几天自己得獨自留在堡壘里,那有多寂寞啊!

  “親愛的,聽我把話說完。”藍胡子溫柔握住她的手,繼續開口:“你始終一個人在這里,一定覺得很無聊吧!但,一旦我把伽利加國王交代的事情辦妥,他承諾會領著那里的貴族們來堡壘一趟,到時候就會舉辦很多的舞會、宴會,你也能交到一些新朋友。”

  “啊?真的嗎?”潘朵拉驚喜參半。曾經她問過藍胡子為何都沒有訪客,而丈夫的回答是:因為他喜歡安靜,所以通常都回絕了其他人的拜訪。

  她記得藍胡子最后問了一句:“你喜歡人多熱鬧一點嗎?”

  “也不是,只是堡壘里面有這么漂亮的大廳,如果可以舉辦舞會或是宴會,我想一定會很棒。”當時自己這么說了。

  原本只是一句不經意的回答,沒想到丈夫不但記住了,同時還暗地在進行好給自己一個驚喜,潘朵拉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能興奮地扑到藍胡子懷中,不停地親吻他的臉表示自己心中的喜悅。

  “你是全世界最棒的丈夫了!”潘朵拉開心地贊美。

  “而你是全世界男人夢寐以求的妻子。”藍胡子微笑,輕撫自己妻子的臉頰吩咐道:“這段日子我不在家,你凡事要小心,知道嗎?”

  “我知道,你自己也是一樣,事情結束后一定要快點回來。”潘朵拉也細心叮囑。

  “是。”藍胡子非常認真的保証。

  新婚才兩個多月的夫妻,面臨了生平第一次的分離。

  藍胡子離開的時候,將堡壘里面的鑰匙全部都留給潘朵拉,讓她在堡壘中有事可做。不會太無聊。

  剛開始几天,在白天的時候潘朵拉還興致勃勃地打開不同的房間、人內觀賞,要不然就是到玫瑰園里休息,到了晚上,就反復讀著藍胡子寫回來的信,和他分享在伽利加國發生的每一件事情。

  但很快的,潘朵拉就覺得無聊了。

  堡壘內房間的珍寶再稀奇,如果沒有藍胡子低醇的嗓音講解每一項珍寶的過往和歷史。他們不過是一推閃亮的石頭,玫瑰花開得再怎么燦爛,如果不是藍胡子一朵一朵摘下,以溫柔的動作將它們揉搓成汁液涂抹在自己的頭發和肌膚上,它們不過就是一堆有顏色的花朵罷了。

  分離甚至還不到一個星期,她發現自己瘋狂的想念著她的藍胡子……

  丈夫約定的半個月后回返的時間過去了,但藍胡子并沒有回來,只是稍來一封信,充滿歉意地表示道:在伽利加國的計划有變,他必須留在那里直到婚禮結束為止,也就是說還得在那里停留至少一個月的時間。

  “為什么還不回來?難道為國王鑑賞那些珠寶,會比我來得重要嗎?”潘朵拉無精打采地將信扔到床下嘆息。

  潘朵拉雖然為丈夫的晚歸感到不開心,但依舊每個晚上提筆寫信給他、表達自己的思念,甚至不忘在每一封信的末端,附上了他們即將重逢的倒數數字計算。

  沒有藍胡子存在的堡壘十分無聊,所以潘朵拉几乎不再以鑰匙打開房間,只是花了更多的時間在玫瑰園里晒太陽,亦或是在房間里以牛奶和花露水保養自己,雖然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但是她要努力保養自己,讓丈夫在回來的時候能見到最美麗的自己。

  這一天,當潘朵拉照舊在玫瑰園里瞇著眼睛晒太陽的時候,她突然聽見了男子說話的聲音。

  藍胡子回來了!潘朵拉猛然睜開眼睛看向玫瑰園的入口,但她并沒有看到藍胡子,反而看見一名金發藍眼的年輕男子,雖然兩人相隔了一段遙遠的距離,但潘朵拉卻能清楚看見對方一頭麥穗般的金色頭發,還有一雙足以媲美晴空的湛藍眼睛。

  不是藍胡子,是一名陌生人闖人了玫瑰園。

  領悟到這一點的潘朵拉隨即坐正,以一種好奇的目光看著對方。

  “對不起,我打擾到你的安寧了嗎?”金發男子開口,他的嗓音就像是最優雅的旋律。聽了就讓人覺得舒服。“這座玫瑰園好美,讓我情不自禁就進來了,希望你別介意。”

  金發男子一邊說,一邊朝潘朵拉走了過去。“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漂亮的玫瑰園,這里是你的玫瑰園嗎?”

  望著對方優雅的舉動,潘朵拉先是點頭,隨即又搖頭。

  “到底是還是不是呢?美麗的姑娘。”金發男子淡淡一笑,俊美的臉龐就像是染上了光一樣迷人。“我想這一定是你的玫瑰園沒錯,惟有這么漂亮的姑娘,才能培育出如此美麗的玫瑰。”

  潘朵拉美麗的臉龐,因為對方的贊美,不自覺地升起兩朵紅云。

  “我從來沒有看過像你這種火紅的頭發.跟燃燒的火焰一樣美。”當金發男子停在潘朵拉面前時,再次稱贊了她的秀發。

  燃燒的火焰。同樣一句形容詞,卻從第二個男人口中聽到這個台詞,當她的丈夫藍胡子第一次這么說的時候,她只覺得害羞不知所措,但現在的潘朵拉已經是一個充滿自信的女人,她并沒有因為對方的贊美而羞怯,而是大方地回了一個微笑。

  “請你原諒我的無禮,闖進來說了這么一大串,卻沒有介紹自己。”金發男子微微彎身行禮,對潘朵拉笑道:“我的名字叫‘撒拉芬.丘拉賽’,我有榮幸知道你的名字嗎?”

  “撒拉芬.丘拉賽?我叫潘朵拉,好奇怪的名字.你是從什么地方來的?”潘朵拉遲疑了一會.但還是告訴了對方。畢竟,這個金發男子不管是長相或是舉止都是如此優雅,應該不是什么壞人才對。

  “潘朵拉,好美的名字。”撒拉芬對潘朵拉行了一個禮,繼續自我介紹:“我的國家在很遙遠的地方,這次來這里,是要參加一場婚禮,無意中經過看到這座玫瑰園,這才忍不住走進來的。”

  “參加婚禮?”潘朵拉隨即想到了丈夫在信中所提的,關于伽利加王國的王子即將迎娶王妃這件事。“你該不會是要參加伽利加王子的婚禮吧?”

  “喔,你也認識伽利加王子?”金發男子嘖嘖稱奇。跟著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捂住胸口嘆息。“潘朵拉,這真是太不公平了,為什么上帝每次都比較眷顧那個家伙呢?”

  “我不懂你的意思。”

  “那家伙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他寫信邀請我參加婚禮的時候告訴我,他即將迎娶一位最美麗的新娘子,我這一路上走來見過最美麗的女孩子就最你,你一定就是那個家伙要娶的人吧?”撒拉芬搖頭嘆息。“這真是不公平,簡直將人世間的好處都占光了嘛!”

  “我想你誤會了……”潘朵拉連忙搖頭。

  “誤會?難道你不是那家伙要娶的新娘?”撒拉芬美麗的藍眼露出狂竟口,興奮說道:“但他的信上確實是寫:他的新娘舉世無雙.擁有讓人看了就忍不住嘆息的美麗,而你。潘朵拉,是惟一符合那封信上所提及的女孩子啊!我怎么可能弄錯呢?”

  “我確實不是。”潘朵拉再一次臉紅了。事實上沒有人能夠受到這樣的贊美而無動于表的,至少她就絕對做不到。“我只是碰巧知道這件事,但我并不是伽利加王子要娶的新娘。”

  “你不是?真的不是?”撤拉芬再三確定。在潘朵拉又一次確定搖頭后,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哈!等我見到他,總算可以大聲嘲笑他信中的夸大了!”

  “撒拉芬,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你……”潘朵拉欲言又止。

  “什么事?”撤拉芬隨即轉變成安靜傾聽的模樣。

  “伽利加王子的婚禮,如果時間沒有改變的話應該昨天就結束了。”潘朵拉記得丈夫在信上說得很清楚,婚禮確實是在昨天舉行的。

  “什么?!撒拉芬吃驚地瞪大藍色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錯過了婚禮!“我真的錯過了婚禮嗎?”

  “是的,婚禮確實是昨天。”潘朵拉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覺得自己的實話讓對方感到失望了。

  “喔!這下子可慘了,我居然錯過了那家伙的婚禮,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的!”撒拉芬垂頭喪氣,完全不復那種優雅瀟灑的模樣,甚至“咚”的一聲坐在地上嘆氣。“我居然錯過了自己最好朋友的婚禮……”

  撒拉芬沮喪的模樣讓人看了十分不忍心,就像是看到一名傷心的天使一樣,任誰看了,都會想要幫助他。

  “撒拉芬,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潘朵拉念頭一轉,想到了丈夫在信中提起的,在婚禮結束后,伽利加國的大部分人.包括王子、王妃還有其他的貴族,都會來堡壘度假這件事。“你可以暫時留在這里,給伽利加王子一個驚喜!”

  “驚喜?什么意思?”撒拉芬抬頭。湛藍的眼瞳可憐兮兮,像是被人遺棄的小狗一樣。

  “在婚禮結束后,伽利加王子一行人,都會來這個堡壘,如果你留在這里,等王子來的時候,你不但可以祝福他、同時還能給他一份驚喜不是嗎?”潘朵拉說出這個辦法,希望可以解決撒拉芬的困難。

  “這真是一個好辦法!”陰霾自撒拉芬俊美的臉上褪去,重新換上了愉悅的微笑。“喔!潘朵拉,你真是上天派下解救我的天使!”

  “別客氣。”潘朵拉微笑。“你就放心在這里住下,我相信伽利加的王子一定會很高興在這里看到你的。”

  “潘朵拉,謝謝你。”撒拉芬重新站起,對潘朵拉綻開誠心誠意的感謝笑容。“我永遠不會忘記你今日為我做的。”

  “別這么說,這只是一件舉手之勞罷了。”潘朵拉只是微笑。雖然只是小事,但能夠幫助別人確實讓自己很快樂。“跟我來,我會安排一間客房讓你住下。”

  “謝謝。”撒拉芬微笑,跟著潘朵拉走出玫瑰園,進入了堡壘……


第四章 逐漸改變的妻子

五天之后,藍胡子和伽利加國的王子、王子妃。以及其余貴族等等一行人,果然浩浩蕩蕩的回到堡壘了。

  “歡迎你回家。”潘朵拉換上最能襯托自己美麗紅發的墨綠色禮服,守候在堡壘的最前面,在第一時間率領堡壘的仆役們屈膝行禮、歡迎自己的丈夫以及賓客們的到來。

  “潘朵拉,我回來了。”雖然在眾人的面前,藍胡子的語調很平靜,但潘朵拉能夠清楚看見他黑瞳中的贊許,知道自己的行為徹底取悅了丈夫。

  潘朵拉拎起裙擺走下階梯,先在他的臉頰上禮貌地印下一個吻,跟著像是最完美的妻子那樣,站在藍胡子身后的位置,等待她的丈夫介紹賓客。

  “潘朵拉,他們就是我和你提過的,伽利加國的王子拉斐爾殿下,他的王子妃——艾雪殿下。”藍胡子轉身,將重要的賓客介紹給妻子認識。

  那是一對仿佛從童話故事中走出的男女,拉斐爾王于擁有一頭月光色的頭發,淡藍色的眼珠,而他的妻子,則擁有一頭絲緞般的銀色長發,還有一雙紫羅蘭色的美麗眼睛。

  “米爾頓夫人,叨擾了。”拉斐爾王子領著他的妻子頷首致意。不管是外貌亦或是言談舉止都優雅得像是圖畫一樣。

  “歡迎光臨。”就算是對自己美貌深感信心的潘朵拉,也不禁在這一對仿佛能發光的男女面前黯然失色,她屈膝行禮以示禮貌,美麗的臉上因為緊張而顯得有些緊繃。

  “別緊張,王子和王子妃殿下他們都是很和善的人。”藍胡子看出妻子的忐忑,柔聲安撫著。

  藍胡子伸手牢牢握住潘朵拉的掌心,溫暖從他的身上傳了過來,瞬間驅趕了潘朵拉的不安,她抬頭露出感謝的微笑,像是想起了什么墊起腳尖在丈夫的耳邊輕聲細語:“丈夫,我也為你的貴賓准備了一份驚喜。”

  “喔,什么樣的驚喜?”藍胡子好奇地挑高一道眉。

  潘朵拉但笑不語,轉過頭對其中一名仆役點點頭,后者會意地轉過身,將堡壘原本緊閉的銅門打開了。

  門內,站著一名金發藍眼,有著燦爛笑容的俊美男子。

  “拉斐爾!”金發男子展開雙手,開心地直呼伽利加王子的名字。

  “撒拉芬?!”拉斐爾王子驚訝地瞪大雙眼。

  撒拉芬三步并成兩步地跑到拉斐爾面前,給他一個毫無保留的大擁抱。

  “撒拉芬!你這家伙居然敢在我的婚禮上缺席!”拉斐爾王子也開心地抱住對方,口中卻是抱怨不已。“現在居然在這里出現,看我怎么教訓你!”

  兩個同樣俊美的男子頓時將優雅卸下,像是頑童一樣打鬧不休,而新任王子妃艾雪則是面帶微笑地看著他們。

  原本就極為出色的兩人,再加上一個同樣外貌會發光的撒拉芬,這三個人就像是發光體一樣深深吸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是?”藍胡子好奇地詢問。

  “撒拉芬是拉斐爾王子的好朋友.他從遠地來參加王子的婚禮,但趕到這里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我特別安排他在這里住下,等你們回來的時候可以給王子殿下一份驚喜。”潘朵拉約略解釋。

  “你果然是一位完美、又善體人意的好妻子。”藍胡子贊賞地點頭,忍不住傾身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個吻。

  “我只是希望能做一個盡責的女主人。”潘朵拉微笑回答。

  就這樣,拉斐爾王子等一行人,就在藍胡子的堡壘住了下來。

  由于艾雪王子妃十分喜歡寶石這一類的收藏品,這也是拉斐爾王子等人來堡壘的另外一個原因,在借用堡壘招待賓客貴族的同時,也能讓王子妃有時間參觀欣賞藍胡子的珍藏品。

  白天,男士們喜歡狩獵,于是由藍胡子組成了團隊,在堡壘東邊的森林里盡情打獵,享受策馬奔馳的樂趣。

  而艾雪王子妃和其他的女眷,則留在堡壘內,在潘朵拉的帶領下,以鑰匙打開一扇又一扇的銅門,讓她們能夠盡情欣賞藍胡子的珍貴收藏。

  身為一位喜愛珠寶的女人而言,艾雪王子妃對珠寶也十分有研究,關于這一顆寶石有什么樣的傳說和歷史,艾雪王子妃通常都能如數瘃珍地說出來,讓隨行的女書聽得噴噴稱奇。連潘朵拉都不得不佩服,她相信艾雪王子妃一定是除了藍胡子之外,對這些收藏品最有研究的人吧!

  “米爾頓夫人,這些罕見的珍寶每一項都是米爾頓大人的收藏品吧,身為他的妻子,你為什么對這些歷史一點研究都沒有呢?”几天后,隨行的一名女眷趁著四下無人的時候,半是疑問半是好奇地詢問潘朵拉。“就算對珠寶再怎么沒興趣,但對于珠寶一些最基本的認識你也應該知道才對,不是嗎?”

  身為貴族子女,從小到大或多或少都得接觸到珠寶、首飾、服裝等等事物,但她從來沒見過像米爾頓夫人這樣的貴族,對于所有高級的物品首飾,她的認知几乎是到達貧乏的程度。

  “我……我對這些不是很有興趣。”潘朵拉的臉上泛起窘困,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這個問題,更沒有勇氣直接坦承她根本不是貴族,非但不是,而且還是一個一無所有的小鎮貧窮女孩。

  “是嗎?這真是太奇怪了。”女人得不到答案,有些悻悻然地離開。

  稍后在用餐的時候,一名端湯的女仆一個不小心將湯撒出,熱湯雖然只是滴到其中一名女眷的裙子上,卻讓她花容失色的尖叫了起來。

  “老天!你這個笨手笨腳的家伙,想要燙死我嗎?”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女仆顯然也慌了手腳,“咚”的一聲跪在那名貴婦人的面前顯得十分慌亂無助。

  “瑪麗,沒事的,你趕快下去,下次記得要小心一點知道嗎?”將一切經過看在眼里的潘朵拉開口,語氣平靜地要女仆先退下,這才轉身對那名貴婦人柔聲致歉道:“真不好意思打擾你用餐的雅興,不如先到房間換一件新衣服,這件衣服我會讓女仆清洗干淨再送還給你。”

  “不必,裙子已經被弄臟了,直接讓仆人丟掉吧。”貴婦人并不領情,先是拎裙向王子妃行禮告退,驕傲地揚起頭離開了。

  潘朵拉不明白對方如此惱怒的原因,只好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才剛坐下,就聽見一旁的女賓客以驚奇的語氣問道:“米爾頓夫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潘朵拉不明所以。

  “就是記住服侍我們生活起居的仆人的名字?”女賓客以一種看稀有動物的目光看著潘朵拉。“還有,像剛才那種事要是發生在我家,那個女仆一定會被拖出去打死,畢竟他們損壞的可是最昂貴的衣服,那可是扣掉他們一年的薪水也賠不起一件的高級禮服,所以為了警告仆投們不犯錯,只要一旦發生就得嚴厲地處罰犯錯的仆役,沒想到米爾頓夫人你居然一點教訓也不給就讓她離開了。”

  “那不過是一件禮服。”潘朵拉對女賓客的說法同樣感到吃驚。

  “但我們是貴族,他們是仆役,打從出生開始地位就是不同,若是不分清楚界線,要怎么管理下人呢?”女賓客這么說,隔壁的几個也深表贊同的點頭,認為潘朵拉不應該任由那名女仆離去。

  “米爾頓夫人你管理的可是這一整棟堡壘,要是不讓下人們知道規矩在那里,管理起來會很不方便的。”另外一名貴婦人也提出自己的見解。

  潘朵拉聽完后,難掩心中的吃驚。真正的貴族都是這樣對待階級比他們低的人嗎?對她而言,所謂的階級只是人界定出來的奇怪標准,同樣是由父母所生,只是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已,哪里有什么差別?雖然說心里這么想,但內心深處卻開始產生了不安,一方面是因為知道自己永遠做不到像這些貴族一樣,將扑役當成螻蟻般無情踐踏,而更讓自己擔心害怕的是,一旦讓她們知道了自己并不是真正的貴族,她們會以什么樣的眼光來看自己?

  輕蔑、敵視、還是嘲弄?老天!原本她以為自己已經徹底遠離那些目光了,但現在才發現,她還是必須承受這一些輕視,只不過這一次輕蔑她的對象,從小鎮的普通女孩們轉換成上流社會的貴婦人而已。

  “米爾頓夫人?”

  “你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你的臉色好蒼白啊!”

  “我沒事,謝謝你們的提醒,我會謹記在心的。”潘朵拉勉強擠出微笑,正想以身體不適告退的時候,一名女仆卻神情緊張地來到潘朵拉面前。

  “怎么了?”潘朵拉知道一定有事發生了.不然她們不會貿然打斷自己和這些貴族女子們的用餐。

  “夫人,您的姐姐們突然到訪,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見你。”女仆低聲稟告。

  “我知道了,你帶她們到茶屋休息,我一會就過去。”潘朵拉表情不變,吩咐女仆帶姐姐們到其他地方休息。

  “各位,我先告退了。”女仆離開后。潘朵拉也向王子妃行禮,表達中途離席的歉意。

  “沒關系,千萬別為了我們耽誤重要的事情。”王子妃噙著優雅的微笑,優雅地允許了潘朵拉離席。

  “潘朵拉。”茶屋的們一打開,里面的兩名女子立刻站起,在看到潘朵拉時發出驚艷的贊嘆聲。“天啊!才兩個月不見,你真的是潘朵拉嗎?居然改變了這么多,現在的你簡直就像是上流社會那些真正的貴婦人一樣。”

  潘朵拉擠出一抹勉強的微笑。不知道為什么,曾經夢想要成為“貴婦人”的自己.現在卻覺得這不過是個再刺耳不過的名稱。

  “是啊!你真的……變得好多,我都快要不認識你了。”姐姐們齊聲贊嘆。潘朵拉原本就是姐妹中最漂亮的一個,但如今,紅色的頭發更美更光亮了,皮膚也比兩個月前來得更加白皙細致,穿戴著上流社會高級的禮服和珠寶,簡直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

  “姐姐,你們來找我有什么事嗎?”潘朵拉坐下,直接想了解姐姐們此行的目的。

  “其實……”姐妹們互看一眼,似乎在猶豫著該怎么開口。“這件事情我們也覺得不好意思,但大家一直要我們來找你,我們只好來一趟了。”

  “什么事盡管說,別擔心。”潘朵拉不以為意。

  “是這樣子的。”其中一人開口了。“你的丈夫在你們結婚的時候邀請我們來參加婚禮。所有諾頓鎮的鎮民都為你找到這個歸宿感到光榮……”

  頓了頓,她再次開口。“鎮長這几年一直想開發港口,但因為資金始終不足所以遲遲無法動工,所以……所以……”

  “諾頓港的港口要建設和我有什么關系?”潘朵拉大約猜出了姐姐們的來意,只是想問得更清楚一些。

  “鎮長的意思是,既然你找到了這么好的歸宿,你怎么說也是諾頓鎮的人,當然不是要你平白無故拿錢出來,鎮長的意思,是希望你的丈夫能投資諾頓鎮,只要開發成功,日后就能得到更多的利益,所以對你的丈夫而言,應該也是一項不錯的投資。”她們婉轉地將鎮長托付的事情說了一遍。

  “既然是投資,應該請鎮長直接找約翰談不是嗎?”潘朵拉提出質疑。

  “是沒錯,但鎮長覺得,如果由你來開口比較恰當,因為你也是諾頓鎮的人,應該對諾頓鎮的發展盡一份心才是。”姐姐說完之后。以一種忐忑不安的眼神看著潘朵拉。

  從小,潘朵拉就是最美麗、而且最有主見的一個,向來討厭別人指使她應該怎么做。雖然說她們是被鎮長天天騷擾受不了的情況下才走這一遭,但眼看妹妹過著如此富裕舒適的富貴生活,她們也覺得由她出面說服藍胡子,應該不是什么太過分的事情才對。

  “我知道了,我會告訴約翰這件事。”潘朵拉點點頭,在看見姐姐們露出欣喜的表情時,不忘提醒說道:“我并沒有保証一定成功,只是說我會將這件事告訴他,如此而已。”“謝謝你,潘朵拉。”

  “只要你肯開口,就是幫我們最大的忙了。”

  “就只有這件事嗎?”潘朵拉開口詢問,想起大廳還有王子妃等人要招待,于是想確定姐姐們是否還有其他事情要談。

  “潘朵拉,我們姐妹好久沒聚一聚了……”姐姐們有些欲言又止。婚禮當時藍胡子曾經親口邀約,只要是潘朵拉的家人,隨時歡迎他們來堡壘小住。

  “我知道,但現在堡壘不方便招待你們。”潘朵拉何嘗不想。但只要一想到同樣留宿在堡壘的那群貴族女子,她就覺得一陣心煩。“姐姐,真的很抱歉,約翰請了一些客人來堡壘住,他們全部都是不能得罪的貴族,我每天應付他們已經心力交瘁了,雖然說我真的很想讓你們住下來陪我,但真的不行。”

  “為什么不行?”姐姐不明白。

  “她們很不好相處,如果你們不小心見了面會受不了的……”潘朵拉不知道該怎么解釋眼前的情況,更無法說出事實的真相。那群貴族對她之所以維持一種禮貌的假象,那是因為她們認為自己也是貴族,但若是自己讓姐姐們留下,她們很快就會知道自己根本只是一個小鎮女孩!

  “是你怕我們會丟你的臉吧!”雖然潘朵拉說得婉轉,但姐姐已經聽出了弦外之首,兩張臉“刷”一聲冷了下來,起身說道:“恭喜你。終于擠身到了貴族之列,我想我們就不要留在這里,免得丟你的臉。”

  “姐姐!我不是這個意思。”潘朵拉試圖想解釋,但即使開了口,卻找不出更適當的方法來說明這一切。

  潘朵拉的欲言又止宛如雪上加霜。

  “你表現得再明白不過了。”她們冷笑,再也不愿多說什么。“最后一次恭喜你找到幸福的歸宿,潘朵拉‘妹妹’。”

  扔下這几句話之后,兩人頭也不回地離開茶屋、離開了堡壘。

  潘朵拉疲倦地起身,緩步走向窗邊,目光悲傷地看著兩位姐姐離去的身影,她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但卻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輕輕嘆了一口氣,她拉起了窗帘。

  現在還不是自怨自艾的時候,大廳里還有那一群貴族女士需要自己的招待,等他們全部離開堡壘之后,自己再回諾頓鎮找姐姐們重修舊好。一切應該還來得及吧!

  這樣自我安慰一番后,潘朵拉打算再次回返大廳,重新扮演稱職女主人這個角色。

  還沒踏人大廳,潘朵拉就聽見了里面鬧哄哄的,充滿了女人嘀嘀咕咕、竊竊私語的聲音。

  “抱歉,我回來晚了。”潘朵拉敲大門,讓眾人看見她的身影。

  剎那之間,大廳內所有吵雜的聲音都消失了,潘朵拉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只覺得廳內所有貴婦人的目光在同一時間都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發生了什么事嗎?”潘朵拉有些不自在,但依舊鍰定地走回自己的座位。

  貴婦人們沒有一個人開口,若無其事地開始和身邊的人交談,但有些貴婦人則是以一種特別的眼光看著潘朵拉。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潘朵拉坐定后,轉頭向身旁的貴婦人詢問道:“剛才我們聊到哪里了?”

  “米爾頓夫人,其實你并不是貴族對吧!”坐在右手邊的女子突然開口,以尖銳的語氣問道。

  這個問題讓大廳瞬間又變得一片死寂,貴婦人們的眼睛在下一秒又回到了潘朵拉的身上,以一種想要穿透她的犀利目光注視著潘朵拉。

  “請你說實話,米爾頓夫人,我們貴族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企圖隱藏自己階級的人,更不能忍受騙子。”另外一人以更犀利的口氣說道。

  “對啊!要是讓人知道我和一個平民同坐在餐桌上吃飯,那我的名聲豈不是完蛋了?”

  “我剛剛明明看見兩個平民女人離開這里,我聽仆役們說,她們就是米爾頓夫人的姐妹。”

  “對啊,米爾頓夫人,這最非常嚴重的件事,你一定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貴婦人們你一言我一語,以一種咄咄逼人的方式包圍著潘朵拉。

  “好了,大家靜一靜。”艾雪王子妃溫柔、卻帶著權威的聲音響起,成功地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米爾頓夫人。”王子妃露出了優雅完美的微笑,語氣十分平靜,卻帶著所有人無法抗拒的威嚴。“大家這種詢問的方式對身為女主人的你十分失禮,但是既然這是大家的疑慮,還希望米爾頓夫人給我們一個答案。”

  潘朵拉能感覺得到自己的臉頰變得通紅如同火焚,但同時間,自己的身子卻十分冰冷.像是隨時要崩斷成兩截一樣。

  “……”面對一張張指控的輕蔑臉孔.還有坐在對面艾雪王子妃那張優雅,卻冰冷無比的容顏,潘朵拉覺得自己都快要無法呼吸了。

  “米爾頓夫人,我還在等著答案。”王子妃淡淡提醒。

  “我……我是貴族!”潘朵拉挺起肩膀,仰起頭以不容任何人質疑的語氣說道:“我是米爾頓夫人,身份和你們在場的每個人都一樣的高貴……”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