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遊戲競技]

網遊創世紀 作者:拼命狐狸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0672 72 1
【第一卷逝】第一章復仇的心

  當我悠悠地睜開自己的眼睛,我已經躺在自己的寢室中。周圍環繞著我的幾個室友。大哥雷老虎,二哥痞子黃,四弟陸銘。我試探性地轉了轉脖子,額頭上立刻傳來刺骨的疼痛。

  「不要亂動,小心傷口!傷口剛上的藥!」見我醒了,大家顯然都鬆了一口氣。

  雷老虎粗聲粗氣地說道:「我拷,上廁所上成你這樣頭破血流的。我還是第一次碰到。以後我們9527寢室連同我們政經系想不出名都難了。」

  人一清醒,操場上的一幕像放電影一般清晰地從我的腦海中閃過。「我們分手吧!」這幾個字眼又開始砍削起我的心靈。想到剛才發生的種種,不由心痛地流下了傷心地眼淚。

  看到我眼淚連連,他們這幾個大男人不明就理。以為我的傷口皸裂了,趕緊七手八腳在我的頭上塗雲南白藥。搞得我的臉想京劇裡的丑角一樣花花白白。

  他們那知道,我痛得不是頭,而是心。其實我就是一個小丑,被萍玩弄於股掌之間、被章貴踩在腳下的小丑。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昏倒在操場上。你不是去上廁所的嗎?難不成你要野外解決的習慣?」痞子黃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我抬起我眼皮,橫了痞子黃一眼。不再說話。痞子黃看到我的臉色不佳,連忙改口說道:「野外解決好,通風涼快。三弟好品位。」

  其實這個問題想來大家都想知道,所以痞子黃話一說出口,大家就都死死地盯著我的嘴。

  「說出來嗎?可以得到他們的同情。我需要得到他們的同情嗎?不!我不需要別人的同情,對!不需要。我可不是一個只知道找個偏僻的地方搖尾乞憐,自顧自舔傷口的懦夫!這還沒有完。我要的是報復。」我心裡一個聲音這樣咆哮道。

  「怎麼報復?用菜刀砍了他,為這樣的女人觸犯法律不值當。況且自己也打不過這身高1米80的章貴啊!拼事業?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吧!想都不要去想。章貴由於他父親的緣故家產早就逾千萬了。沒準岳萍正是看中了他這點。而自己還只是一個涉世未深的窮得叮噹響小毛孩。不可能啊!」

  抬頭一看,發現大家都還在焦急地等我的回答,我連忙止住自己天馬行空地想法,笑了笑。「沒事的!走路光顧著看美女,不小心撞到牆上。誰叫我眼神又這麼差呢。」

  大家聽後都明顯得長鬆了一口氣。

  陸銘笑著說道:「我說了!我們還以為你是不是看慣章貴這小子在遊戲中欺負咱們,替我們出氣找他算帳呢!結果因為力有不逮,被打成這樣呢!」

  「原來還是我們冤枉了章貴的一片好心了。原來是他發現你昏在操場上,還親自把你送回來!這下我們可就要欠下他一個人情了。」雷老虎感慨地說道。

  「打過幾次網游,最後都跟體育系的這幾個以章貴為首的傢伙發生衝突。最後都大敗收場。本想在《創世紀》這個遊戲中扳回來。發生了今天這個事,我們以後在創世紀中都不好意思找他們報仇了。」雷老虎不無憂慮地想著

  「現在這小子拽起來了,說什麼他要在《創世記》裡舉行網婚。說什麼叫我們都要去,一個都不能落。」這不是擺明了在我們面前炫耀嗎?惹毛了我人,我也……」痞子黃憤憤地說道。

  「你是說章貴他要在遊戲中結婚,他也在玩網游《創世紀》?」我翻身下床握著痞子黃的手著急地問道。我的突然衝動嚇壞了大家。

  「是啊!現在大學裡不准學生結婚,可並沒說不准學生們在網游中結婚。而《創世紀》是一個99%真實模擬的遊戲。在這裡幹什麼還不是和真得一樣!」痞子黃用奇怪地眼神看著我。手不自然地往後縮。

  「在這個遊戲中不要說結婚,就是幹那個什麼什麼也和真實一個樣!嘻嘻!」痞子黃補充道,臉上邪邪地笑著。

  「哈哈!」我開心地大笑起來。「好啊,妙極了!」

  我正愁無法找他復仇,現在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既然在現實中我無法鬥過他。那我就在虛擬世界要他好看。99%真實模擬是吧!那我就讓他好好地享受我在遊戲中給他的99%的折磨。

  以前遊戲中我很白癡,只是因為我不敢把心思投入進去。現在我要就要把我的主要精力全部心思投進去。在遊戲中我和他在同一起跑線上,我要進入遊戲,我要毀掉他遊戲中的一切,這方解我心頭之恨!而且我在現實世界中堪稱道德教科書,品德樣板戲的人物。待人做事認真誠懇。卻盡受各種窩囊氣!所以我在遊戲中我要變壞,我要報仇。你不仁我就不義。你頭頂長瘡,那我就要腳底流膿。我要比你還壞。

  想到這,我的頹廢之氣一掃而光。我的人生目標找到了,臉上也頓時紅光滿面起來。

  「走,去買遊戲頭盔去。大家還愣著於啥玩呢?走啊!」我賣力地叫了起來。

  大家都像看怪物一樣地盯著我,陸銘還小心地扯著痞子黃的袖子怯怯地問道:「三哥這樣沒問題吧?是不是頭撞出腦震盪了?」

  痞子黃高興地說道:「哪是什麼腦震盪?是腦子開竅了!連老三都走在我們前面了。我們這些老兵可不要落後啊!」

  整個寢室頓時充滿了活沷的空氣。

  可是我的激情並沒有持續太久,不一會兒我突然想到了什麼,自己的行動就不由得停滯了下來,懊喪的我一頭跌坐在自己的床鋪上。頭無力地靠在床沿。遊戲頭盔價值不菲,我還沒有湊齊錢。

  在現實中,沒有錢,你什麼都做不了。你也什麼都不是。在遊戲中,你沒有錢,你更是連門都進不去。我抱自己的頭將之痛苦地深深埋進了自己的懷中。

  這時雷老虎不知從什麼地方掏出了一個用報紙包住的巴掌大的一個包,直伸到我面前。開口說道:

  「在你還在昏迷的時候,本校的校花岳萍來了我們的宿舍區。托人把我叫了出去,向我打聽了一下你現在的情況。看的出她十分關心你。我叫她進寢室親自看,她卻神色慌張地拒絕,卻欲言又止。最後只給了我這個包裹,叫我在你醒後當面轉交到你手上。說完她就轉身跑了。」

  痞子黃尖聲笑道:「看不出你平時傻傻一付不近女色的樣子,沒想到卻和校花有上一腿。什麼時候給我們介紹認識一下啊!我遊戲花叢這麼久,學校什麼女人我都見識過。就唯獨她一個人對我不理不睬。就是吃一頓飯也不賞臉。不知你是用什麼方式和她搭上線的。胖子,這你可一定要教我。」

  其它人都來了興致,剛想附合鬧上一鬧。但看到我的神色不對,都又知趣地閉上了嘴。眼神之都還有一些責怪痞子口無遮攔的意思。

  我突然地站立起來,一把從雷老虎手中抓起這個包裹,看也不看,使命地朝窗外摜去。大家都嚇了一跳,不清楚我這個平時的好好先生,上了一個廁所後就會變化這麼大。

  可能是由於我過於氣忿,丟包裹嚴重失去了準頭。那個包裹竟然險堪堪地擦著陸銘的頭皮狠狠地摔向了牆上。嚇的陸銘把頭伏在床上半天不敢動,大家又接著嚇一跳。

  可是包裹還沒有撞到牆頭時,卻在空中解了體。裡面竟然都是一些花花綠綠的人民幣。隨著風兒在空中洋洋灑灑,就像無數的蝴蝶在空中飛舞。落在寢室的角角落落。

  大家都怔了一下。陸銘第一個反應過來。「錢,好多好多的錢!」陸銘的眼睛彷彿都變成了¥¥。

  痞子黃也徹底失常了,見過大世面的他,居然口水都出來了。拚命弓腰一張一張地撿著鈔票。

  我卻在這些花花綠綠地「蝴蝶」之中,發現一隻白色帶紅的一隻大蝴蝶。我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這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並將它緊緊攥在手中。好一會兒才打開手掌。一塊帶血的手巾躺在我的手心。上面的血還是溫的,那是我的。

  我使勁地握著這個手巾,如此之用力,骨節吱吱作響。終於,我的手一鬆。剛才還把我緊緊捏住的手巾竟從無力地從我的手心中滑了下來,落在了地上,落進了我的心裡。

  原來和萍是以這種方式結束。原己和她的感情還是值些錢的,她用這筆錢買斷了我們之間的關係,下崗了我們之間的感情。

  這錢肯定是章貴的,岳萍家和我家一樣,是一個不太富裕的家庭。

  老大雷老虎一伸手,制止了大家的喧鬧。他知道我的感受。沒有說什麼廢話,只是問了一句,「這錢我們收攏好來,要不要給她原封不動地送回去?」

  我笑了笑,說道:「哪有人送錢,還往外推的道理。收下,全都收下。正好用這錢買頭盔。算是我的青春損失費了。你們還愣在這裡幹什麼?撿錢走人買頭盔去吧!」

  寢室中的四個人愣了一愣,突然不知誰帶頭叫了一句,「出發吧!」大家紛紛行動起來,寢室中又恢復了往日的模樣,充滿了年輕人的熱情。大家有說有笑地衝了出去。

  雷老虎感慨道,我們政經系9527寢室終於要全體滿員踏上《創世紀》了。

  我走在隊伍的前面,滿腦子都被自己的報復計劃充斥著。恨不得立刻在遊戲中殺光他人,搶光他錢,泡光她的馬子。被報仇沖昏了頭腦的我,始終處於一種極端亢奮狀態。紅通通的臉再加上傷口處絲絲滲透了出來的鮮血。一時讓我的頭上紅光閃爍,經久不息。

  我暗暗下定決心,我要拿出自己刻苦學習的勁來進入遊戲。以前自己白癡是因為心不在焉,所以在遊戲中的表現一塌糊塗。現在自己全心全意投入進去,相信一定會有所進步。甚至有可能還會是一個遊戲天才。

  「將相豈有種乎!我一定能做到!而且我要在遊戲中創出一番事業,賺很多錢,報仇血恥。」

  我的臉興奮地有些扭曲,嚇得路邊的阿姨大媽都驚恐地躲了開去。唉,我心情正好,難得去和她們計較。不過話也說回來,我長得雖然不那麼玉樹臨瘋,但也不會不濟到如此地步。阿姨躲來躲去還好理解,怎麼幾個大媽也……,她們怕個啥啊?。

[ 本帖最後由 btm06 於 2008-4-18 23:45 編輯 ]

[ 本帖最後由 btm06 於 2008-5-1 18:50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