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靈異] 青囊屍衣 作者:魯班尺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93201 317 17
【內容簡介】:
  建安十三年(西元208年),是夜,傾盆大雨,許昌城北死牢。飄忽不定的油燈光下,一個清臒白須的老者將一個布包交給牢頭,輕聲道:“此可以活人。”那牢頭悄悄將布包揣入懷中。
  1700年後,有遊人至江蘇沛縣華佗廟,廟門前一副對聯曰:醫者刳腹,實別開岐聖門庭,誰知獄吏庸才,致使遺書歸一炬。
  士貴潔身,豈屑侍奸雄左右,獨憾史臣曲筆,反將厭事謗千秋。
  說的是,當年三國神醫華佗將其畢生心血凝著《青囊經》,臨終前夜傳於牢頭,那人竟不敢接,華佗無奈將其付之一炬,致使該醫經失傳至今,令人扼腕歎息。
  悠悠歲月,滄海桑田,此事早已湮沒在漫漫塵世之中了。


楔子

  建安十三年(西元208年),是夜,傾盆大雨,許昌城北死牢。飄忽不定的油燈光下,一個清癯白鬚的老者將一個布包交給牢頭,輕聲道︰“此可以活人。”那牢頭悄悄將布包揣入懷中。

  1700年後,有游人至江蘇沛縣華佗廟,廟門前一副對聯曰︰
  醫者刳腹,實別開岐聖門庭,誰知獄吏庸才,致使遺書歸一炬。
  士貴潔身,豈屑侍奸雄左右,獨憾史臣曲筆,反將厭事謗千秋。

  說的是,當年三國神醫華佗將其畢生心血凝著《青囊經》,臨終前夜傳於牢頭,那人竟不敢接,華佗無奈將其付之一炬,致使該醫經失傳至今,令人扼腕嘆息。

  悠悠歲月,滄海桑田,此事早已湮沒在漫漫塵世之中了。


***************************************************************************************************************************


第一章 祖墳


  時值1975年暮秋,江西婺源南山腳下,一株高碩的老槐樹下,圍著一群村民,大家都仰著臉瞧著粘貼在樹幹上的一張佈告。

  佈告上寫道︰根據縣革命委員會指示,凡位於通往靈古洞的墳墓須於十五日內自行搬遷,屆時仍未搬遷的墳墓將視為無主墳,由鎮革委會組織基干民兵統一鏟平,希革命群眾踴躍配合。下款是婺源縣南山鎮革命委員會,下面蓋有鮮紅的大印。

  寒生從人群中擠了出來,匆匆向家裡跑去。

  朱寒生今年二十歲了,平日裡在家中跟著當赤腳醫生的父親學徒,做些上山采藥、搗臼配伍等瑣事,雖然性格內向但人卻老實忠濃,村裡的老人們都很喜歡他。

  村東頭的三間茅草房是他的家,門前種著些黨參柴胡等中草藥,大黃狗懶洋洋的伏在門檻上。

  “老爹,鎮上來人貼了告示要限期搬祖墳啦。”寒生還未及進院就先喊了起來。

  “噢。”屋內應聲道。

  父親是村裡的赤腳醫生,醫術一般,但醫德很好,周遭十裡八村的老表都找他來看病,一般的病都不去鎮衛生院。

  屋內光線暗淡,父親坐在椅子上手握石杵在藥缸中搗藥,四下裡散發出一股植物根莖的土氣。

  “老爹,為什麼要把靈古洞前面的墳墓都搬走呢?”寒生問父親。

  父親搖了搖頭。

  “我們朱家祖墳葬在靈古洞那兒有好多代了吧?”寒生憧憬著說道。

  “是啊,年代太久遠,我們也只能管到曾祖父那一輩兒了,讓我看看,明天是庚戌日,適宜破土遷墳,我們就明日辰時去吧。”父親手指掐算著說道。

  寒生的母親很早就去世了,是父親一個人辛辛苦苦的將他拉扯大,靠著一點祖傳的醫術,勉強度日。舊時的中醫,多少都涉及點風水術,以前父親也給別人相過陰宅,後來在文革中遭到了批判,說是封建迷信,打那時起,父親就再也沒有提過這檔子事了。

  “老墓裡能有點什麼就好了。”寒生自語道。

  “咱家子窮,老墓裡除了一把骨頭還能有什麼?別胡思亂想了,對祖宗不敬。”父親瞪了他一眼。

  當晚,寒生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挖老墳是個稀奇事,想到此,他就興奮不已。

        清晨,院子裡的雀兒嘰喳個不停,寒生早早的生火,煮了些紅薯稀飯,日子艱辛,他還是多抓了把米放進鍋裡,今天不同於往常。

  吃完飯,他和父親扛著鋤頭鐵鍬雨傘和幾條布袋子出發了。

  婺源是古徽州一府六縣之一,也是南宋著名理學家朱熹的故裡,放眼望去,松竹連綿不斷,掩映著白牆灰瓦、飛檐翹角的徽派明清古建築,炊煙裊裊,靜得像是一幅田園山水畫。

  翻上一座山頭,回眸眺望西南方向,當年朱熹回鄉掃墓時親手栽植的古巨杉24棵(寓24孝之意),至今已逾800余年,依然默默的矗立在文公山上。

  “跟上,快要七點了,別誤了時辰。”父親在前面催促道。

  寒生戀戀不舍的轉身跟上,難怪有人說,婺源是中國最美的鄉村,這是斷然不假的。

  前面是一片碧綠的毛竹林,從竹林中穿過,就是有名的靈古洞了。這一帶的山體都是鍛石岩,江南雨水又多,侵蝕出許多的溶洞,靈古洞是其中最大的,據說從未有人進到底過,單單站在洞口,就會感到有一股陰風襲來,小孩子們更是不敢接近,傳說那黑黑的洞口會把小孩子吸進去的。

  竹林裡已經見到零零落落的墳墓了,有些墓碑東倒西歪的,那是地底下到處橫行的竹鞭拱翻的,朱家的祖墳還在前面,就在靈古洞口不遠的地方。

  “嘎嘎。”兩只烏鴉站在荒草萋萋的墳頭上望著這邊。

  “到了,這是你曾祖父的墓。”父親說著放下了扛著的鋤頭,那墓碑也是歪倒著的。

  寒生大喊一聲,轟走了那兩只黑兮兮的烏鴉。

  “寒生,你要記住,刨開棺材板時要屏住呼吸,密封好的棺材裡有屍氣,吸進去會生病的。”父親舉起了鋤頭。

  “屍氣有顏色麼?”寒生問。

  “有,但是一般人看不到的。”父親回答。

  “都是什麼顏色?”寒生饒有興趣的追問。

  “嗯,一般是淡灰色,也有黑色的,像濃煙一樣,很邪門,最可怕的是紅色的屍氣,沾上就沒救了。”父親說。

  寒生聽罷,心中頓生懼意。

        竹林裡霧氣沼沼,一團團的伊芳蚊煽動著翅膀,虎視眈眈的盯著這兩個熱血的人類,寒生不由得打了個哆嗦,這種蚊子咬人無聲無息,叮的包不大,但是奇癢,你恨不能把那塊肉都摳出去。

  父親一鋤鋤的掘著土,額頭上冒出汗珠,寒生遞過毛巾,順手搶過鋤頭干了起來,畢竟是年輕人,體力壯,速度明顯快了許多。

  父親坐到了一邊,抽起了煙,香煙味兒彌散開來,蚊子群退回到了竹林裡。

  寒生用力的刨著,四周已經堆起了高高的土,就在這時,突然手下感覺有異,“咚”的一聲,鋤頭一沉,手腕翻轉用力,竟硬生生的扯出一塊黑褐色的木板來。

  “有黑氣,躲開﹗”身後一聲暴喝,父親凌空躍下,一手扯住寒生將他推了上去。

  寒生回頭望去,只見父親身體搖晃了幾下,一只手從懷裡摸出了個藥丸塞入了口中,原來父親已有準備。

  寒生躲在圈外,仔細瞧著坑內,自己卻是什麼也看不見。

  父親繼續清理著浮土,然後用力撬開棺材蓋,隨即跳了上來,張著嘴大口的喘息著。

  “老爹,我看不到黑氣呀。”寒生攙扶住了父親。

  “當然,你還沒學過堪與觀氣之法,自然看不見了。”父親說道。

  寒生踮起腳,向土坑內看。

  “等等屍氣散了再下去。”父親又點起了一支煙。

  “老爹,曾祖的棺材裡怎么會冒黑氣呢?”寒生不解的問。

  父親嘆了口氣,說道︰“你曾祖也是個郎中,大概是怕有人盜墓,裡面放了蟾蜍曼陀粉。”

  “蟾蜍曼陀粉?這東西也能產生有毒的屍氣?”寒生問道。

  “這味藥只是有麻醉的功效,一旦結合了屍體分解時的腐敗氣體,便會產生劇毒的黑色屍氣。”父親解釋道。

  “那麼最厲害的紅屍氣呢,是怎麼出來的?”寒生感到越來越刺激。

  “老爹懸壺一世,至今還沒有遇見過。”父親說道。

  此刻辰時中,一縷陽光斜斜的射下來,照到了土坑裡。

  父親跳了起來,抓起雨傘,站在土堆上,把雨傘撐開遮住了陽光。

  “先人的骨殖見不得太陽光的,寒生,屍氣已經散盡,你下去替曾祖斂骨吧。”父親鼓勵寒生道。
  寒生拿起一條布袋,壯著膽子跳下了坑。

           一副完整的骨架,呈黃褐顏色,不過姿勢卻是十分的怪異,那具屍骨是頭向下爬著的,脊背朝天。怎麼會這樣?當地從來都沒有這種風俗啊。

  寒生皺了皺眉頭,目光掃視了下棺內,也沒有發現任何的隨葬物品,棺材底部有一些極細的塵土,掩埋了部分骨殖。他嘟囔了聲,蹲下開始斂骨,平生第一次鑽進了棺材裡,心裡慌慌的,忐忑不安。

  骨殖一根根的裝進了布口袋,骨骼之間的筋膜早已消失了,所以連接處都是分離的,揀起來很容易,最後捧起骷髏頭,小心翼翼的塞進口袋裡。

  “老爹,揀完了。”寒生喊道。

  江南的晚秋,天氣變化無常,剛才還有陽光照下來,此刻卻是烏雲蔽日,嘩嘩下起雨來了。

  “寒生,辰時已過,我們回去。”父親看了看鉛灰色的天空,搖搖頭說道。

  “那其他的墓怎麼辦?”寒生問。

  “再找吉日吧。”父親拉住寒生的手,拖了上來。

  父子兩人照原路返回,等趕回村東家門口時,渾身衣裳都已經濕透了。

  草屋前的大香樟樹下,站著幾個人,焦急的四處張望,一見寒生父子,趕忙迎上前來。

  “朱醫生,我家婆娘就要生產了,麻煩您趕緊跑一趟。”那為首的中年男子焦急地說道。

  “好,我收拾一下就去。”父親進屋去取藥箱。

  “寒生,今天不一定趕得回來,你在戌時把遺骨清點一下,然後用白布條扎緊放在西屋壁龕上,記住點上三炷香。”父親背起藥箱,叮囑寒生道。

  “知道啦,老爹早去早回。”寒生應聲答道,走進西屋放下布口袋。他知道,接生不同於看病,有時產婦折騰一兩天還生不下來,父親就得在那裡隨時看著,今晚肯定又得自己獨自吃飯了。

  晚上掌燈時,寒生自己胡亂扒拉兩口飯,看看時鐘已經七點,戌時到了,他來到西屋壁龕前,取下布口袋,開始遵照父親的囑咐在油燈下清點骨殖。

  自幼就跟著父親行醫,十多年的耳聞目染,寒生對人體並不陌生,他知道人體大大小小有204塊骨頭,但是聽說外國洋人有206塊,他們的第五腳趾骨比我們多一塊,不過父親也沒見過。

   “175,176,177……”寒生口中念叨著,咦,怎么沒啦?他倒過袋子,裡面空空如也,一根也沒有了。

  缺失了哪些呢?一共少了27塊,他想了想,乾脆擺起來看。說做就做,寒生將所有的骨頭按人體的順序拼了起來,戌時尾,當鐘聲敲打九點鐘時,人體骨骼拼接完成了。

       曾祖的骨架安靜的躺在了西屋的地上,唯獨缺少了一支右手掌……。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8-28 06:47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