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仙俠] 九脈修神 作者:grape69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474299 398 26
【內容簡介】
  凡人界以武功為基,均以破碎虛空為終極目標。
  破碎虛空其實就是升入修真界,而修真界為參大道,以各種修仙,修佛,修魔,修妖,修巫等各行其道。
  修真大乘者升入更高界空,為最終成神而努力,
  那神界的神人們他們的目標是什麼……

   2127s.jpg

正文 1-4


  凡人界以武功為基,均以破碎虛空為終極目標。

  破碎虛空其實就是升入修真界,而修真界為參大道,以各種修仙,修佛,修魔,修妖,修巫等各行其道。

  修真大乘者升入更高界空,為最終成神而努力,

  那神界的神人們他們的目標是什麼……

  第一卷初出茅廬

  序

  空間已經存在了450億個地球年,由當初一個籃球大小發生極點爆炸,並以超越光速的速度向四周膨脹。現今其體積不可計算。

  極遠處星空寂靜,除了點點恆星還發散著一點點光線,給人感覺就是一大黑色天幕包圍著一切,無聲,無物,一切遙遠,空洞。

  突然極黑的深處,突現一七采亮光,波的一下象穿越了一個氣泡出現在這個空間。那比恆星更亮的光團,剎那遠遁速度快得不可思儀。瞬間穿過了幾個星系。但是仔細觀察就能發現,光團上的七彩越來越暗,無數彩光隨著光團移動飛向遠處,飛向天幕。

  無數年過去了,光團終於失去了原有的顏色,淡淡的出現一個人影。居然用地球語言喃喃:道:「終於修補好了這個宇宙,可惜材料不夠,卻耗費了我一身能量和所備材料,差點就不夠用,那就前功盡棄了。還好還好啊,以後都得做好準備再動手,危險,太危險了,當時要不是拼了修為,那就是空間坍塌,自己也得走火入魔。現在一身能量還不足做一次大挪移,現在只能慢慢吸收能量,還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恢復。」

  人影驀然一聲大吼,:「乾坤真身,定,火雲飛舟現!」雖然在真空也能聽見他的聲音。這樣違背自然定律的事讓,那些學者見了,又不知道會產生什麼樣的震動。

  驀地一大如恆星的堡壘力與空中,那人影一閃,入到裡面,接著倘大的堡壘收縮到乒乓大小,外型如一小舟。通體火紅,周圍如有雲彩環繞。

  變小的堡壘,再定了定方向,一閃不見。

  一節

  地球,遠古的地球,是現在的720倍大小,。並且叫做另外一個名字,水藍星球,太陽系也就只有這一顆行星。

  地表引力也是現在的3倍。高度超過2萬米的山比比皆是。

  此時一十五六歲少年正在山間飛奔,比猿猴更敏捷。少年身型一定。抬頭望向天空。一道人影站在一柄大劍上飛到。也是一個少年。兩人都在衣服上有一條紅色飄帶。飛劍上的少年。飛到跟前道:「紅宇師兄真是快,步行都比我先到齊雲山下。」

  :地上少年原名蒲紅宇。5歲被送入天宇宗修行。當初以他平庸資質本不得錄入。但以其5歲之齡,跪於宗門2天,不吃不喝,最後暈倒門前。被正回山門的一合子長老發現。最後以其堅定的心志。最重要是他的名字裡也帶了一;宇;字說與天宇宗有道緣才被破格錄入。第九十七代弟子。

  紅宇道:飛師弟天資聰慧,比師兄晚到2年,現在都能駕御飛劍,為兄只能勞力先行,算不得什麼的。

  這時天空刷,刷,又幾道劍光飛過。

  飛師弟,一看,臉色一變道:宇師兄,青雲宗的救護人員也道,師弟我先走了,可不能落了後面有損宗門顏面。不等蒲紅宇答話,劍光一振飛馳而去。

  蒲紅宇,也甩了甩頭髮,繼續趕路。今天半夜,大家都在熟睡,天空突然傳來隆隆聲。如流星滑過,漆黑的天空,出現一大片紅雲翻滾,大地都被照亮。遠處事物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最後一亮光團,落在了幾百里外的齊雲山。

  當夜,天宇宗掌門天道子真人推算有寶物出世,並立即帶領久大長老追去,想來如此驚天動地的聲勢,各大門派定然都會前去爭奪,畢有打鬥,所以隨後派出了低代弟子前往救護。在修真界有規定,凡衣著紅色飄帶的救護低級弟子,各派不得傷害,否則為修真界共敵。

  蒲紅宇和剛才的飛師弟都是這次行動的救護弟子。由於蒲紅宇天資一般,所以修得十年功比不得別的弟子4年。由於堅持不懈,在九十七代弟子當中還能算個中等,剛好有進入救護弟子的資格。

  蒲紅宇剛到齊雲山下,就能看見天空七色光亂散。漫天人影。法寶對轟。不時有震天有如雷鳴。大地在顫抖。

  蒲紅宇心道:掌門和長老那麼多高手在上面,一定能奪得寶物。我是上不去了,那麼大的場面要是有一點意外,都是自己受不了的,還是等打鬥結束了再上去吧。

  蒲紅宇想著,想著。乾脆就坐地修煉起本門的天心訣。蒲紅宇天心訣才入第2層。根本是隨時想修煉就修煉,想停就停,不怕走火入魔。原因呢,就是等及太低,想走火入魔都沒有資格。再則身上有紅飄帶,也沒有人來打擾他。所以他才敢隨地而練。

  就這樣山上你死我活。他反而在這裡安心修煉,在蒲紅宇心中,掌門和長老門就是天下最高的高手了。他根本就是來看看的,應該沒有什麼事情做的,反而倒有點擔心其他師弟們,別跑太近。免得被亂流打中。

  蒲紅宇此時沒有注意到四周天地元氣正在以平時上百倍的速度向山頂匯聚,而天地元氣路過之處都比平時濃厚十數倍。他只感到,今天修煉效果比較好,吸收天地元氣比平時要快,心中正高興。

  突然一股強大的氣勢從天而降,壓得他全身氣息不穩。週身運轉一下慢了許多。偏偏天地元氣更加濃厚還不停的進入蒲紅宇的身體。進入各個細胞。在他頭頂幾千米高處,正有一座如山峰的法寶和另外一件渾身冒著黑氣的窟窿頭對碰,蒲紅宇如果看了,那山峰的法寶定然知道那是掌門天道子的法寶飛來峰。

  天道子雖然修為在修真界也能算前十的頂尖高手,但此時並不好過,原因他面對的是一個度過2次天劫的散魔,血殺魔君。

  空中天道子道:血殺老魔,今天說不得貧道就替天行道,除去你這個禍害。

  血殺魔君嘎嘎笑道:破道士別牛,你都盡力了。給你一牛鼻,還真當自己是牛鼻子,哇,哈哈哈,牛鼻子,老夫正想收頭牛做座騎,你來坐老夫的坐騎正合適,哈哈哈哈……老夫還沒有用勁,看今天誰滅了誰。

  說完,兩人又

  埋頭繫起法寶對轟。聲勢更大,周圍一片都成真空狀態,再沒有別人能進得了周圍百米。山下的樹木就遭殃了,被轟得光禿禿。

  天道子的一身修為早到大乘階。只是為了濃縮元氣,再呆在修真界,為了一到天界就能達到人仙境界,或者更高的天仙境界最好。比剛一能飛昇就到仙界做過最低級的人仙人要強。

  此書中,對修真界的描述和大多小說一樣,只是仙人的分界有點不同。仙人共分:散仙人,人仙,地仙人,天仙,金仙,玄仙,仙尊,仙帝。每個階段又分上中下三品。

  蒲紅宇身體現在被進入的天地元氣在經脈中形成了一個圓球,前面抽得慢,後面來得多,就想被吹大的氣球一樣,沿著天心訣的路線,在體內行走,每一處經脈都被元氣撐得大大的,蒲紅宇經脈一來都循規蹈矩慢慢壯大,哪裡有像今天一下頂到了極限,渾身連皮膚都參出了血點。

  要不是外面的壓力出奇的大,那天地元氣早就漲破了他的身體。,但是體內的情況更危險,隨時天地元氣都可能漲破了他這單薄的身體…。。

  蒲紅宇心裡非常著急,後悔當初鹵莽的在這裡修煉。現在能做的就是拚命的吸收體內的天地元氣。希望能將元氣球抽多點,讓它變小點。無論蒲紅宇怎麼努力,元氣球在體內還是變得越來越大,不少經脈開始破裂,天心訣本來也能修復經脈,但是蒲紅宇的等級太低,天心訣的修復速度遠遠跟不上破裂速度。

  蒲紅宇已經快受不了,僅僅保持靈台一點清明苦苦支撐,突然蒲紅宇想到,現在我運行的小周天經脈容量到下丹田,我何不再同時運行大周天,這樣能分一部份的元氣吧,反正要受不了,生死就博了。想到就做。

  蒲紅宇強忍著無邊的疼痛,又開始運行大周天,本來,一大周天等於三十六小周天的,但是現在也管不了許多,就這樣,蒲紅宇開始了連天心決創訣的天心宗開山祖師都沒有想過的方向運行。

  蒲紅宇這一運行大周天元氣球也終於分開兩路,一向下丹田,另外一路衝向蒲紅宇眉心,總於元氣球的速度進出平衡,最後一舉順著小周天的路線突入下丹田,整個小周天的經脈破破爛爛,還是沒有撐破,已經是大幸。

  二節

  元氣球一部分容入了蒲紅宇的下丹田雖然經脈被弄得開列,但是現在的經脈比原來可以說寬廣了十倍,天心訣還在慢慢努力的修補傷處。天地元氣流通量大大增加,還有一部分正努力向眉心前進。蒲紅宇本想元氣球不再是問題就停下來了,可是順著大周天行走的元氣他怎麼努力都不聽他使喚,繼續我行我素的向著目標前進。」沒有辦法只有把大周天運行完了才停得下來吧」蒲紅宇心中暗道。

  蒲紅宇心中現在只注意自己的身體情況,外界幾乎和他的感覺已經隔離。根本不知道外面現在的情況。

  天空中,天道子和血殺魔君雙方打出了真火。更遠處更是大小戰團居然不下一百處,天道子,心道:今天各方高手都出來了,連久不出世的散仙,散魔都出來不少,到現在連寶物的影子都還沒有看到,要盡快解決了眼前的魔頭,可惡這個血殺老魔功力不比自己低,如果不全力對付今天怕是有難了,但是自己幸幸苦苦壓抑的功力一爆發,天劫也要來了。怎麼辦。

  血殺老魔也心中也恨得牙咬咬:這個小牛鼻子比自己小幾千歲,本來自己在洞府修煉,被這寶物驚動,現在卻弄了個僵持。連寶物影子都還沒有看到,心中怨恨不已。

  大吼一聲:牛鼻子接老子血殺連天,驀然天空出現一片血海,對著天道子直落而下,周圍不少修真者被血海一碰,法寶盡都被污,變得暗淡無光,修為差點的法寶直接和主人失去聯繫,只一招,就讓十多個戰團停了打鬥,那還打什麼打,法寶都被污了,性命交修的主人及受重傷,哪裡還打得下去,其中天心宗三個長老離掌門最近,都只有大乘初期的修為,一下被捲入血海,拚命抵抗。

  血殺魔君嘎嘎怪笑道:都到老子血海中來坐血子吧,多了幾個大乘期的高手的元嬰,老子的功力又要突破了,天道子小牛鼻子,進來吧,老子不要你這個坐騎了,老子要把你當點心。

  附近的修真著大多被血殺魔君的魔功嚇了一大跳,離得遠遠的怕被血海粘上。不和一句話的功夫,天心宗的三大長老就被破體,抽出元嬰變成了三個血子。

  天道子,看得血脈憤漲,:師弟!

  遠處其他六大長老也悲憤的捨掉自己的對手,飛向血殺。

  天道子一聲:布三元陣。六大長老分成兩批,每批三人,形成兩個三角型陣法。天道子居中,一起殺向血殺。

  天道子一聲:疾!打出飛來峰,飛來峰變得比平常更大迎向漫天血海。但是轉眼他們7人就被包圍在血海之中,連老魔的影子都不見,只見四周都是紅紅一片。連氣息都難以控制,不斷有血子撲迎上來,撞得天道子等人的三元陣抖動不已。

  血殺魔君的這招,其實是以本身為煤體,引來血海助戰,本身只要能承受血海的吞戳就可以了,他本在血海修煉所以現在佔了大便宜,其實就是就像找了幫手打架,自己在旁邊看著就可以了。

  卻說天道子等人是正派主力之一,幾千年來,都交友無數,不是沒有道友來幫,只是這等陣勢幫得上的沒有幾個,來了的都還自顧不暇。打得昏天黑地。

  血殺老魔靠的血海好在只是一力為之,否則天道子等人怎麼也不能和天地抗衡,就是這樣一邊是以逸待勞,一邊卻是靠著修為硬頂,高下立判。

  天道子和餘下六位長老功力大耗,漸成潰敗。天道子心中暗暗著急。卻又破不開血海,久耗下去自己等人就難以逃脫了。心中一定,想道:只能這樣了,」便一邊傳音給個長老。

  六大長老一聽,噔時露出一臉悲色,道:掌門不可啊,你現在功力大耗,拼不過的啊,那下場就是飛飛湮滅,我們還是和老魔拼了,就是自爆也要給三位長老報仇,不能放過這個魔頭。

  天道子道:各位師兄弟千萬不要這樣,今天已經有三個師弟因為我貪圖寶物,害了大家,今天就讓我一個人來吧,不要再做無謂的犧牲了。何況我也還有希望成功,!

  接著天道子:各位師兄弟我現在以掌門身份命令,爾等撐開最大防禦支持三元陣,為兄…為兄……唉!

  天道子轉身一閃出了三元陣,全身道袍一震,發出驚天氣勢,此時天道子把壓抑已久的功力全部釋放。

  血殺魔君也感到一股強大的壓力,瞬間壓得他飄飛十來丈。才停止,僅僅是壓力就這樣厲害。

  老魔心裡一驚:這個牛鼻子還隱藏得這樣深,突然大叫一聲:不好,這個王八蛋,想用天劫來對抗血海。那不是要我來當他的替罪羊?可惡!

  瞬間由於天道子的修為超過了一般地仙的水平,本來他早度過天劫,留在凡人界繼續修煉,現在一展修為就會被天界招喚而去,現在他又全身展示的仙人實力,藉著血海的氣勢,被上方誤認為是又一魔道到了應劫,

  天空雲團聚集,連漫天血海都給罩住,電光閃耀。山上山下的大斗都停止了,天劫,什麼人在這個時候渡劫,還是離劫雲遠點,被轟一下可不是所有人能承受的。所以打鬥都停了,只剩空中血海這一塊。

  「轟」隨著一聲雷響,碗口粗的一根光拄從天而降,接著又是八道全落在血海之上,血海立刻被轟得出現一大片空洞,但是馬上就被補好,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接著有是九道比剛才粗上三倍的光住落下,血海彷彿無窮無盡,把雷雲都吞唑。

  一個時辰過去了,四十久道劫雲都過了四十七道,天空只剩下,天道子和血殺老魔,六大長老在上一道劫雷被轟飛,好在以六人之力抗住,只受了點輕傷。還乘機離開了血海的吸引。

  天道子和雪殺魔君也不好受,兩人都受了一點輕傷,各自吞了一顆丹藥立即穩住了傷勢。天道子有點遺憾,此次天揭雖然是很厲害的天罡神雷,但是他本身就有地仙級實力加上一個二轉散魔和六個大乘期高手,還有無盡血海,天雷威力分攤到血殺魔頭的身上還不如一般的劫雲到現在他都還幾乎沒有受傷,今天要想滅了他,是沒有多大希望了,只是自己過了這一刻,雖然比意料中的兩敗具傷好了很多,但是就要立即升入天界,天心宗至此實力損失慘重。以後艱難哪。

  大家都沒有注意到正下方蒲紅宇這個小不點。天上的威壓及亂流,有不少湧向他,本來情況剛得到好轉的他,在天劫來臨後又變得危險重重。,就想怒海中的一葉小舟隨時都可能被還浪吞沒。

  蒲紅宇身體已經到了極限。正在這時天空又降下了最後兩道天罡神雷,血殺老魔哀號一聲:「見鬼,居然最後兩道一起降臨,威力幾乎是前面四十七道的總和,可能是主管天劫的兩位金仙人發現了被愚弄所以一怒之下把最後兩道劫雷統統丟了下來還來了點加強。天道子也驀然色變現在體內真力不到三分之一,根本抵擋不住這樣的威力,難道只能兵解成散仙了。血殺老魔也吐出一大口精血,血海也紅光大盛,即使如此,老魔也感到絕望,太恐怖了如果一道一道的來,他有信心,但是現在全部神雷來了不說,還翻了不知道多少倍。

  蒲紅宇身體終於承受不了,經脈又開始龜裂,還是全面龜裂。血海也被轟的四分五裂,天空兩人都露出了絕望的神情。就在這時,又一道七采光團一飛沖天,瞬間到了天雷之中:

  「寶物,寶物出來了,快搶啊…。」一時間山上全亂了,大多人功力不夠只能在下面干吼,總有不怕死的衝上去。

  接著一聲怪嘯:寶物是老祖我的了,一時一片黑雲殺到,不少飛到高處的高手,一個照面就被轟落地上,法寶碎裂。慘死當場,只流出一個個嬰兒般的小人飛遁而去。卻又被一點點黑雲追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黑袍老祖,那是黑袍老祖,快逃啊,大家快逃啊……。」不時就有人架起劍光沖天而去。

  黑袍老祖是一個渡過七次天劫大魔頭,工力之高直追中及金仙。在修真界喜食修道著腦,和元嬰,在萬年前,因和一頂及天仙大戰,受了重傷,但那天仙卻被其吃掉。沒想到過了萬年如今又出現,看來天下要大亂了。

  卻說七采光團在空中,一下血海,天道子,血殺老魔都覺得一股不可抵禦的吸力把自己全身修為吸住,不可控制的流出體外,拚命收也沒有一點用。

  黑袍老祖,黑雲化做一隻大手罩了過去,也被吸住。嚇得黑袍來得快,跑得更快,系出一個分身才逃出吸力。一身魔功剛恢復就被吸掉九成。還損失了一個分身。那是用來抵禦下次天劫的重要寶貝啊。黑袍那個心痛啊,這個寶物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更像一個催命符。

  剎那間,天道子,血魔,全身還有血海都被吸得幹幹盡盡。連劫雲都被吸了個光不說,天上還掉下兩個人來------又搖搖擺擺的狼狽沖天飛走。邊走邊說:天罡,你說那是什麼東西,我的仙元都要被吸光了,連存在劫器中的能量都被吸走了。

  另外一個聲音道:神雷,我的情況也一樣,這是什麼東西啊,沒有人控制都相當於頂及仙器了,我們兩個都是金仙了,還被吸引到凡人界,要不是我們掌管天劫還怎麼通過限界屏障,回不了仙=界,難道說那是…。那是…。。

  兩人對望了一眼同時道:神器。天哪,凡人界出現了神器。在天界也是罕見之極,而且都在各派大佬手中。

  走快回去稟告大帝,我們處理不了這件事了。

  就在蒲紅宇全身經脈都要碎開了,外面壓力一減,體內的元氣速度一下彪升,蒲紅宇只覺得。眉心一轟,就昏了過去。

  天上只剩下兩個快被吸成人幹的天道子和血殺,接著又一閃,被吸入了那光團中。四周除了昏倒的蒲紅宇再沒有人了。

  七采光團內正有一個人影大叫:太少了,太少了,能量太少了,這些傢伙什麼沒有都沒有,窮得要命啊,一塊神石都沒有別說神石,仙石也沒有,氣我。還好,還好火雲飛舟被能量吸引,吸了一點能量,我總算意識能醒過來了,多少年了,我算算。我靠,一億年了,才這個水平,要恢復原身要多久了啊,當初消耗還真大啊。一陣沉默……凡人界太平乏了。怎麼辦呢……他又用神念一掃。

  恩。這裡還有一個小子。不錯不錯,身體居然沒有什麼能量,但是剛剛居然修煉出了上丹田。這是能修神的基礎,雖然現在還在凡人界。一定很快能到仙界,到了仙界就有仙晶,再修到神界…。。就有了神石…。再修到……恩,他要再能修到那個境界,我自己都恢復了,那麼小子就算你運氣好了,老子再教教你應該很快就……為了我自己,就便宜你這個碳基生命體了。

  想完,光團進入了蒲紅宇眉心中,那人影又在蒲紅宇腦內留下一道法訣,才道:小子別叫老子失望了啊。別讓我等太久,不然有你好看,睡覺,睡覺啊……然後留下蒲紅宇一個人躺在地上。

  整整七天,蒲紅宇才慢慢醒來。四周漆黑」:我到了地獄了嗎,怎麼到處都漆黑,有人嗎……」

  蒲紅宇想大聲叫,但是發出來的卻是自己都聽不清楚的蚊蚊聲。定了定神,他翻身坐起來,感覺坐在溫暖的布上,不是當時的樹林。

  又咬了一下舌頭」痛」第一個反映就出現在腦海裡:「我還活著,我還活著」。蒲紅宇連忙又盤坐起來,再一運轉天心訣,感覺經脈寬寬蕩蕩,比以前粗壯十倍還多,原來是氣壯的真元,現在居然變成了液態,猶如溪流在經脈裡流動。

  「這不是要到第四層心訣才能出現液態的真元嗎,那我現在到了第四層了嗎,我現在又是在哪裡,管他先恢復一下身體狀況,虛弱得很吶」,蒲紅宇根本不知道,他在昏倒一瞬間,天地元氣突破了凡人想都不敢想,甚至都沒有聽過的上丹田,也就是在眉心之間的地方。

  蒲紅宇在第二天就被天心宗的救護隊發現,當時,他身上衣服全化為灰灰,全身一層血污。再拌著排出體外的毒素。根本就想一具屍體。好在救護隊把他當屍體收的時候,發現他還活著,體內還在進行經脈修補。

  蒲紅宇現在根本就是在自己的床上,早被同門師兄清洗了一遍。

  蒲紅宇調息了一個時辰就醒了身體比原來感覺說不出的舒坦,過來睜眼一看,眼前一片明亮不像剛才什麼都看不見」恩,我怎麼在自己的房間裡,看來是師兄們去找發現了我,才把我救回來的」。推開房門,外面繁星點點。還在半夜,難怪剛才自己糊里糊塗的還以為在地獄。

  蒲紅宇來到外面,房屋就在半山腰。所以出來就可以領略清風明月。」太危險了,這樣的大戰更前還不小心翼翼的,還好現在沒有事」他一人站在那裡回想當時情景還心理後怕。

  「不知道掌門他們奪到寶物了沒有,還有九大長老,應該寶物被我天心宗拿到了吧,等以後還能看看最好,說不定還能摸上一摸,向自己這樣的低級弟子可能摸上一摸的資格都沒有吧」

  蒲紅宇還在胡思亂想的。天邊一絲曙光跳出黑暗,照耀大地。

  「師弟,你醒了,太好了,你都昏睡了七天了,長老有令,要師弟一醒來就要到正殿去報告呢。」旁邊走來一個小道士許青風。比蒲紅宇還小上半歲,但是就比蒲紅宇早入門一天,所以得叫師兄,誰叫他在門前跪了幾天錯了時機。不過他倒不在乎這個。

  「許師兄我睡了七天,是誰把我救回來的啊,還有,那你知道長老叫我什麼事嗎,」蒲紅宇

  問道。其實他們兩個就挨著住在一起。平時也經常一起練功。可許清風小孩性格,一頂要蒲紅宇

  叫他師兄,他叫蒲紅宇師弟。

  「小師弟啊,別急,別急,一個個問題慢慢問,不然你叫為兄從哪一個問題開始答你呢,嗯,得考慮考慮啊。」許清風裝出一副老成的樣子,師弟前面還要加個小字,把蒲紅宇也氣得沒有辦法。

  蒲紅宇生性不喜爭鬥連忙道」是,是,還請老師兄給我講講」。接著許清風就開始擺開架勢滔滔不絕。當初就是許清風找到的蒲紅宇,虧了他念著這個小師弟,其實兩人從小住在一起,早成要好的朋友,大家收了很久都沒有什麼發現。就他一直心裡記掂著蒲紅宇,最後才把他像污泥一樣的身體發現。回來也是許清風一直照顧著蒲紅宇。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5-11 19:41 編輯 ]
TAGS grape69 huro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