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江湖一擔皮 作者:李涼 (已完成)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50731 55 2
第一章
    哇嚷!好熱鬧的場面!
    一群衣衫襤樓,蓬頭垢面,邋邋遢遢的小叫化圍聚一堆,足足有二三十人,在那裡呼麼
喝六,賭的昏天暗地。
    聽他們的嗓閂,賭的那麼起勁,即使是一擲千金的大賭場裡,大概也不過如此吧!
    這是洞庭湖的君山,丐幫總堂口所在地。
    丐幫是江湖第一大幫,成千上萬的弟子,老叫化、大叫化、小叫化,男的女的遍佈天下
各地。
    這裡是丐幫的大本營,自然到處都是乞丐。
    尤其最近幾天,幫中好像有什麼大事,大伙幾都顯得特別忙碌,而且興高采烈,他們這
群小叫化,卻是忙裡偷閒,在這裡賭上了。
    這時當莊的小叫化,只有十一二歲,一付人小鬼大的精靈相,滿頭披散亂髮,一對精明
靈巧的大眼睛,清秀可愛的小臉蛋兒上,卻是髒兮兮的,一看就知道是自己抓把泥上,故意
抹在臉上的他高舉竹筒,手按筒口,用力搖動筒內的三粒設子,一面向圍在四周的小叫化嗆
喝道:「開啦!開啦r要翻本的快下呀!下呀……」
    聽他的口氣,顯然是大贏家。
    那些年紀都比他大的小叫化,聽了他充滿誘惑的貶喝,便紛紛爭著下注,連輸寒了心、
猶像不決的,也忍下住一咬牙下了注。
    當莊的小叫化露出編貝似的皓齒一笑,繼續叱喝:「快下啊!
    快下……」一眼瞄見身旁那憨頭憨腦的傻大個子,愁眉苦臉地在那裡發呆。
    「喂!憨仔,怎麼不下注?」
    傻大個子苦笑一下,聳聳肩,癟笑道:「輸去……輸去……
    啦!」
    「輸光了吵當莊的小叫化很同情傻大個子,斷了賭本的痛苦,他是可以體會得出來的。
    傻大個子點點頭、兩手伸進褲袋,把口袋翻出,四角空空如也,連個蹦子兒也沒剩了。
    當莊的小叫化望望面前,贏得堆了一大堆的碎銀,隨手抓起一把,遺向傻大個子道:「
喏,借給你翻本。」
    不料傻大個子卻拒絕道:「不!我不要!」
    「為什麼?你不想翻本了?」小叫化感到很意外。
    傻大個子道:「我聽人家說的,賭錢最講究迷信,贏家在賭桌上借錢給輸家,會倒循的。」
    「哦?」小叫化笑道:「莊家倒霉,押注的不是正求之不得嗎?」
    傻大個子連連搖頭:「不行不行,那樣我就算贏了,也心裡不爽……」
    小叫化信心十足道:「我倒不信這個邪!況且,這兒根本沒有賭桌,我是在地上借給你
的,大家只要有本事,儘管贏,我輸了絕不怪你就是啦!」
    傻大個子憨得可愛,仍然堅侍道:「不!下回我有了銀子再翻本……」
    小叫化眉頭一皺,摸摸鼻子,搖著頭道:「你這種人倒少見,這麼吧!你沒銀子下注,
就賭打耳光好了。」
    「賭耳光?」傻大個子一臉茫然,心想贏了耳光有什麼用?
    小叫化道:「如果你贏了,我贈你一錢銀子,輸了,你就自己打自己十個耳光。」
    傻大個子還沒槁清楚,已有人叫道:「哪有這種睛法的?聽都沒聽過。」
    小叫化瞄他一眼:「現在你不但聽過,而且馬上就見到!」
    這種好事誰不想撿便宜?立即聽人接口道:「那我也下十個耳光!」
    小叫化向那小子一看,長得樟頭鼠目,一副爺爺不疼,奶奶不愛,十足臭要飯的德性,
讓人看了就打從心眼裡不舒服,偏偏他還馬不知臉長,在那裡臭美。
    「你?」小叫化搖搖頭道:「打耳光不行,你輸了要打屁股!」
    那小子不服道:「為什麼他可以下耳光?」說時向傻大個一指。
    小叫化沒好氣地道:「他是他,你是你,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那小子嘻皮笑臉道:「好!我就下十個屁股!」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一陣哄然大笑。
    有人起哄道:「鼠仔,如果你輸了,這十個屁股可得脫了褲子打啊!」
    又是一陣哄然大笑。
    「對!要打光屁股!」
    「還要打得重,打得響才算數!」
    鼠仔毫不在乎地笑道:「怕什麼?反正這裡又沒有女生!」
    有人已經不耐煩了:「他奶奶的,你們窮攪和些什麼,咱們還要翻本吶!」
    大家一聽,個個逗不及待催促莊家繼續賭局。
    小叫化不慌不忙,向傻大個子間道:「怎麼樣?」
    傻大個子一臉的癟相,勉為其難道:「好吧!我下十個耳光。」
    鼠仔接道:「我下十個屁股!」
    小叫化黠笑道:「全收了!
    喳喳呼呼聲中,小叫化繼續高舉竹筒搖將起來。
    「麼,麼麼!··……。」
    「么二三!」
    二三十個押注的小叫化,不斷大聲呼喝,一個個眼睛睜的比銅鈴還大,瞪著地上那只缺
了口的破海碗,巴不得莊家擲出的是「麼」或「么二三」押注的連趕都不用趕,莊家就通賠
了。
    可是莊家的手鳳大順,賭了將近一個時辰,他還沒有通賠的紀錄,倒是通吃不斷的出現。
    這批要飯的小叫化「賊」的很,個個好比回鍋油條,尤其賭的門道,便是精的像猴兒似
的,要在他們面前耍花樣、做手腳,那真是別說門了,連窗都沒有。
    人家莊家賭的可是乾淨俐落,贏錢全憑賭技和手氣,絲毫找不出毛病。不過,如果是平
時,他們輸急了,保證訛、詐、騙、賴全部出籠,雞蛋裡也能找出骨頭來。
    但他們今天下敢放肆,因為當莊的這個小叫化大有來頭。
    聽說他叫玉小仙,根本不能算是小叫化,而是「武林四大家」
    之一,黃山逍遙莊老莊主玉飛鴻的孫兒,也是丐幫帶主萬駿的師叔丁大空,幫中唯一十
袋長老,此番去黃山作客所收的弟子。
    別看玉小仙年紀雖小,若論輩份,跟幫主萬駿可以平起平坐,稱兄道弟,這批小叫化只
是丐幫的徒子徒孫,哪敢對他不敬?
    別說比輩份,就算比調皮搗蛋,他們還差得遠吶!
    小仙賭起來可是有板有限,半蹲在地上,一手扶撐著大腿。
    一手高舉竹筒猛搖。
    「么二三!么二三!」
    「四五六!四五六!」
    呼么喝六聲中,小仙將竹簡一翻,三粒骰子自筒內倒出,滑入海碗中不停地轉動。
    「么二三」小叫化們齊聲吶喊,彷彿以這種千軍萬馬的聲勢,真能嚇得三粒骰子不敢不
聽話似的。
    小仙卻抓著竹筒,在距海碗三尺的上空,隨著的溜溜轉動的三粒骰子晃動,口中像在念
咒:「四五六!四五六。」
    三粒骰子在碗中不停地轉……
    最先停止轉動的是「兩點」,接著停止的是「三盒」,最後一粒仍在繼續轉動。
    二三十個小叫化齊聲大叫:「麼!麼!麼!」
    如果最後一粒骰於是一麼,正好是「么二三」,通賠。
    大家已勝利在望,只等歡呼了。
    不料那最後一粒骰子,偏偏「作怪」,將停止的而粒骰子一碰,使「兩點」與「三點」
,變成了「四點」與「五點」而最後那粒骰子停下來,竟是「六點」,正好是「四五六」通
吃。
    二三十個小叫化為之氣結,不禁破口大罵,「三字經」不絕於耳。
    小仙眉飛色舞笑道:「運氣來了,城牆都擋不住!哈哈……」
    一面收拾戰果,一面轉向傻大個子:「沒關係,暫欠一把,回頭一起算。」
    傻大個子卻不領情道:「不!賭桌上不興欠帳的!」
    小仙微微一怔,尚未及阻止,他已兩手左右開引狠狠連摑自己十個耳光。
    這小子倒便得可愛,出手結結實實,絲毫不偷斤減兩,好像是在打別人的耳光,不是打
他自己。
    「輕一點嘛!幹嘛打那麼重?」小仙有些過意不去。
    傻大個子楞楞地道:「不痛不癢,那叫什麼打耳光!」
    小仙無可奈何地笑笑:「好吧!反正打的是你自己。」一轉臉,瞥見鼠仔正想開溜:「
喂!你還有十個屁股:」
    鼠仔一腳剛跨出;急忙縮回,陪著笑臉道:「欠一把,回頭……」
    小仙斷然拒絕:「不欠!」
    幸災樂禍的小叫化們起哄叫道:「少耍賴,快脫褲子!」
    「打光屁股!」
    鼠仔頓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小仙一看鼠仔當真鬆開腰帶,要當眾脫褲子,嚇得急忙把頭扭轉開去。
    鼠仔不禁暗喜;向小叫化們扮個鬼臉,用右手拍打左掌,大聲報數道:「一、二、三……」
    清脆的響聲;還真像在打光屁股。
    傻大個子正待出揖穿鼠仔作弊,見鼠仔一施眼色,阻止他聲張,他那還敢多事,又把話
嚥了回去。
    卻聽小仙罵道:「媽媽咪啊!跟我來這一套,你還差得遠吶!
    傻大個兒,替我打!」
    傻大個子連忙應了一聲,上前扒下鼠仔的褲子,老實不客氣地舉手就打。
    他連打自己耳光都那麼重,對鼠仔豈會手下留情。
    鼠仔這下可是弄巧成拙;自討苦吃,彎腰翹著屁股,被傻大個結結實實,打得他雞貓子
喊叫:「哇!哎喲1輕一點啊……」
    小叫化們大叫大笑,一個個樂歪了嘴。
    傻大個子繼續打著:「五、六、七、八……」
    鼠仔火大了,突然一挺腰,回身怒目相向:「你他娘的個西仔,老子又沒輸給你,你倒
打上癮了!」
    他不敢惹小仙,卻把氣出在傻大個子頭上,不由地怒從心起,一手提起褲子,當胸一把
向傻大個子抓去。
    那知小仙一轉身,眼明手快,搶步上前一反手,搭住鼠仔抓向傻大個子的手臂:「媽媽
咪:你想幹嘛?」
    鼠仔一聲「我……脯出口,只聽小仙疾喝道:「去你的個球!」
    搭住鼠仔手臂的手只輕輕一帶,鼠仔己身不由主,向旁一個踉蹌,沖跌出七八尺遠,跌
了個狗吃屎。
    一陣哄然大笑,小叫化們齊聲喝采、鼓掌外帶跳腳。
    鼠仔惱羞成怒,爬起來剛要開口罵出聲,小仙趕來飛起一腳,踹得他又趴下了。
    小仙怒哼一聲道:「十個屁股還差兩下沒打,這一跤加一腳,正好湊足了,滾吧!」
    鼠仔那敢怠慢,急忙爬起,像只夾著尾巴的喪家犬狼狽而逃。
    小叫化們又是哄然大笑,樂不可支,鼻涕、口水,用手一抹,成了花臉了。
    「媽媽咪的,想投機取巧,撿便宜,門兒都沒有!」小仙伸手一摸鼻子,作個不屑的表
情。
    他隨即著無其事地諺笑道:「來來來!咱們繼續,要翻本的把握機會!」
    大家一聽,頓時你擠我推,又圍作了一堆。
    小仙仍然當莊,叱喝道:「要下注的快下,沒賭本的可以衛耳光、打屁股,下啊!下啊
……」
    鼠仔已經吃過苦頭,誰還敢撿這個便宜?
    只有傻大個子,憨頭憨腦道:「我,我還是下十個耳光!」
    小仙衝他一笑:「好,收下了。」
    其他人可役有傻大個子的勇氣,輸光了的只好乾瞪眼,放棄翻本的機會。
    小叫化們有的全身摸索,翻尋賭本:j有的連破鞋都脫下,把藏在鞋子裡頭的「私房錢
」那是伸手乞討得來,私自「貪污」留下,未全數交給?頭兒偵「公款」,一股腦全部下了
注。
    於是,等沒有人再下注了,小仙又將海碗裡三粒骰子抓起,丟人竹筒,高高舉起一陣搖
動。
    小叫化們的吶喊聲再度響起,聲嘶力竭地叫嚷著。
    「麼!麼!」
    「二,三……」
    小仙不在乎贏錢,卻喜歡這種刺激:也大聲嚷著:」四五六!
    四五六」
    竹簡一翻轉,簡口朝下,三粒骰子投入破海碗中,的溜溜地轉動起來……
    呼么喝六聲更大!幾乎響澈雲霄,山搖地動。
    二三十雙眼睛,目不轉睛地瞪著海碗裡,不停轉動碰撞的三粒骰子,二三十顆緊張的心
,猛跳不已,差點從張開的口中蹦跳出來,小仙充滿自信地微笑著,他顯然很有把握,這回
不是四五六就是「抱子」,起碼也是五點或六點。
    三粒骰子終於停止轉動,竟然是「么二三」!
    「么二三!哈!莊家通賠廣小叫化們齊聲歡呼。
    小仙只罵了聲,到君山來才學會的口頭語「他爺爺的!」,便照著順序,一注一莊通賠。
    傻大個子這口不用打耳光了,還贏回一錢銀子。
    小仙抓起三粒骰子,置入竹筒,又開始一面搖動,一面叱喝:
    下啊!下啊!打鐵趁熱,要翻本的快下啊……」
    莊家這一通賠,使小叫化們軍心大振,如同打了一劑強心針似的,無不精神抖擻,信心
陡增。
    其中有幾個懂門道的,甚至看準了連本帶利一起押上。
    各人注已下定,小仙將竹筒猛搖兩下,三粒骰子倒入破海麻中。
    呼么喝六聲中,三粒骰子快速轉動……
    當三粒骰子幾乎同時停止下來時,大出小仙意料之外,他奶奶的,竟然又是「么二三」
!、「哈!么二三,莊家又通賠!」小叫化們爆起一片歡呼,欣喜若狂。
    小仙則直抓頭,抓得那一頭亂髮更亂,他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連出兩把「么二三
」。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簡直有損他的賭成,使他的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誠如他自己所說,運氣來了城牆都擋不住,大概倒起循來,放屁也會打到腳跟了。
    既然通賠,沒有啥話好說,只好照賠不誤。
    這一來,小叫化們全卯上了,連本帶利全押上,有的自己押了不算,還拉別人下水:「
斜眼,全押上,打莊如打賊啊!」
    小仙心裡暗罵:他爺爺的!你祖宗八代都是賊,才有你這個賊頭賊腦的龜孫子!」
    他罵的一點不錯,這小子的長相比鼠仔還討厭,叫別人斜眼,忘了自己是歪嘴。
    倒是經這小子一煽動,不但「斜眼」一咬,連本兢利全押上了,其他的小叫化也霍然心
動,紛綠爭著加注。
    小仙換個姿勢,把竹筒交在左手搖動,嗆喝著:「下啊!打鐵要趁熱,贏錢要趕風頭……」
    眼光一掃,各人注已下定,沒有人再下注,小仙高舉竹筒用力搖幾下,突將筒口朝下一
翻,疾喝一聲「走產,三粒骰子直落海碗裡。
    這回好生古怪,呼么喝六聲尚未起,骯底如同有股強大吸引力似的,竟將落入碗中的三
粒骰子一下吸住。
    三粒骰子連跳都未跳動,就呈「欣字形排列,赫然又是「么二三」
    「哇哆!」小叫化們齊聲爆出驚喜的歡呼。
    小仙氣得大罵,「他爺爺的!邪門!」
    確實有點邪門,那有一口氣連出三次「么二三」的?簡直破天荒,連大英百科全書上也
找不戰這種紀錄!
    小仙突然似有所覺,猛一回頭,只見身後不知什麼時候,站了個身如金剛巨神的老和尚。
    老和尚是誰?
    沒有人認識,甚至未曾注意,他是幾時悄然來到這裡的,沒人知道。
    大家全神貫注,注意力集中在三粒骰子上,別說突然走來個老和尚,即使佛祖釋迎牟尼
來到,他們也無暇多看一眼。
    但君山位於洞庭湖中,是丐幫的大本營,連個土地廟都沒有用下來的和尚?
    小仙突然想到,師父丁大空匆匆趕回君山,就是約好少林寺的了凡大師在此相見。
    眼前這個老和尚,八成就是了凡大師吧?
    了凡稱「醉龍瘋丐」,能跟他結為莫逆之交的人,紹不可」
    能是道貌岸然,正經八百的出家人,否則怎會跟老叫化臭味相沒?
    心念一動,小仙猛然若有所悟,說不定自己連出三把「么二三」就是這個老和尚在暗中
搗鬼!
    小仙霍地跳起,衝著老和尚怒問道:「喂!是不是你這光腦袋的,在暗中搞鬼?」
    老和尚正是了凡大師,一臉茫然道:「不知小施主指的何事?」
    小仙冷哼一聲道:「少跟我裝蒜,要不是有入在我背後搞鬼,絕不會連出三把么二三,
他奶奶的,除非見了鬼!」
    了凡大師單掌舉胸,宣聲佛號道:「阿彌陀佛,出家人從不沾賭,小施主怎可把老衲扯
上?」
    小仙嗤之以鼻道:「哇塞!你從不沾賭,站在我後面幹嘛,分明是個賭鬼!」
    了凡大師笑道:「老衲不過是經過此處,看這裡十分熱鬧,不知發生何事,走過來瞧瞧
而已。」
    「真的?」
    出家人從不打妄語。」
    「哼!」小仙道:「我看你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像你這種出家人多幾個,少林寺可以辦
一次吹牛說謊大賽了!」
    了凡大師不以為件,笑問道:「小施主怎知老衲來自少林?」
    小仙眼皮一翻,嚏笑道:「我不但知道你是少林和尚,還知道你的法號叫了凡,對不對?」
    了凡大師不由地一怔,詫然道:「哦?想不到小施主對老衲如此瞭解,小施主還知道些
什麼?」
    小仙眼珠子一轉,故意賣弄道:「嘿嘿!我知道的可多了!
    譬如你以能吃出名,每傾至少五海碗白飯、十幾個饅頭,還有……你是個小氣鬼!」
    了凡大師聽得又是一怔,悻然道:「誰說老衲是小氣鬼?」
    小仙笑道:「你的好友,老叫化子丁大空!」
    了凡大師呵呵大笑道:「原來是他!這個瘋子,怎麼可以在背後如此批評老衲?」
    小仙道:「難道你不承認?」
    了凡大師淡然一笑道:「出家人四大皆空,早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身之外無長
物,還有什麼大方小氣可言。」
    小仙接道:「他說跟你相交幾十年了,想借你的,金剛護體神「功』練功筆記手抄本一
閱,你都捨不得,還不夠小氣嗎?」
    了凡大師道:「這……」
    冷不防小仙出手如電,出其不意地一拳,直向心窩搗來:
    不料小仙這一拳,竟在距了凡大師身體尺許外,如同被一堵無形銅牆鐵蜜所阻擋,非但
無法越雷池一步,反被震得拳頭發麻,全身向後反彈出效尺、老和尚施展的,赫然正是少林
絕學,從不外傳的「金剛護體神功」!
    小仙偷襲未逞,反而哈哈大笑道,「光禿禿的,你賴不掉了,被我逮著啦!」
    了凡大師莫名其妙道:「你逮著什麼??
    小仙洋洋得意道:「我要真想抽冷子給你一拳,別說你是少林老和尚,老林寺的也躲不
開,我只不過是虛晃一招,試探一下你的功力如何而已!」
    了凡大師不解道:「那又怎樣?」
    小仙道:「現在鐵證如山,人贓俱獲,證明你剛才站在我背後,是以本身功力,運聚腳
下,傳達碗底、籍以吸注血裡的三粒骰子,搖拄它的點數,使我陰溝裡翻船,連出三把『麼
二三,,對不對?」
    了凡大師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突然敞聲大笑起來。
    小仙狀至得意,也憋笑不已。
    了凡大師突然止笑問道:「小施主,你是那老瘋子的什麼人?」
    小仙順口道:「我只能告訴你我是來瘋子的徒弟。」
    天底下大概只有他玉小仙,能公然稱自己的師父者瘋子,絕對找不出第二個。
    了凡大師頷首笑道:「難怪,難怪,錯不了,有其師必有其徒,哈哈……」
    小仙對答如流:「有其友,必有其……」日為答不出下二字,只好說:「真是交友不慎!」
    這一老一小,又相對大笑起來。
    小叫化們已等得不耐煩,紛紛叫嚷著:「小兄弟,咱們贏了還沒賠錢呢!」
    「老和尚,別攪局行不行?咱們還要賭啊!」
    小仙回身一瞪眼:「媽媽咪的,我不跟你們賭了!」
    小叫化怔怔地道:「不賭了?那……」
    小仙道:「地上的銀子,你們自己全拿去分,我要眼光腦袋的單獨賭!」
    頓時.二二十個小叫化撲作一堆,爭先恐後,搶奪地上那堆碎銀,亂成一團,好不熱鬧。
    小仙未加理會,卻向了凡大師瞄眼道:「該咱們兩個賭一賭了!」
    「跟老衲賭?」了凡大師搖頭而笑道:「出家人從不沾賭……」
    小仙道:「你已經沾了!」
    了凡大師強自一笑道:「老衲不過是一時興起,跟小施主開個玩笑而已,小施主何必強
人所難,逼老衲犯戒啊!」
    小仙不肯罷休道:己那咱們不用骰子,也不賭銀子,這總成了吧!」
    了凡大師堅持道:「不可,不可,出家人絕不沾賭。」
    小仙靈機一動道:「不賭就不賭,那咱們比吃如何?」
    「比吃?」了凡霍然心動:「怎麼個比法?」
    小仙道:「既然比賽,就得有個彩頭,可是,你又不賭銀子……這麼」如果你輸了,就
把『金剛護體神功』手抄本借我一看。
    了凡大師面有難色道:「這……」
    小仙接道:「你放心,我絕不會黑吃黑,只不過是好奇,借來看看而已,何況,你不一
定會輸,即使輸了,我也以借閱兩個時辰為限,而且保證絕不學它,」
    了凡大師猶豫一下,心想:「比別的我沒有把握,比吃那還不是穩操勝算。」
    他又想,這小鬼既是老鬼的徒弟,又如此刁鑽,何不趁此機會修理他一頓。
    心念既定,老和尚不禁笑問道:「如果你輸了呢?」
    小仙落落大方道,「你說吧!」
    了凡大師想了想,始道:「那就打你十下屁股!」
    雖然小仙明知自己不會輸,聞言也不禁臉上一紅,猶豫一下道:「好,就這麼辦。」
    了凡大師暗喜,付道:「小鬼,你可是自找的!」
    小仙心裡卻大笑:「光禿禿的,你可要上當了!」
    回頭一看,那批小叫化已搶分了銀子,一哄而散,只剩下傻大個子,被推擠得倒在地上。
    小仙過去一把將他拉起,間道:「你分到多少銀子?」
    傻大個子哭喪著臉道:「分?連我剛剛慣到盼兩錢銀子,都被他們分走啦!」
    小仙又好氣、又好笑:「瞧你那麼大的個子,真沒用!沒關係,回頭我給你十兩銀子。
」說著敲了一個響頭。
    傻大個子卻搖頭道:「不,我不要銀子……」突然雙膝一屈,跪在小仙面前。
    小仙一怔,詫然道:「你這是於嘛?」
    傻大個子道:「我要拜你為師。」
    小仙又是一怔:「拜我為師?」
    傻大個子連連點頭道:「是的,是的,請師父傳授我賭技。」
    小仙頓時賊像盡顯:「教你賭?你沒搞錯吧?」
    傻大個子認真道:「不瞞師父說,我程金主原是富家子弟:只因交友不慎,迷上了賭,
不但輸得傾家蕩產,還把我爹娘活活氣死了,所以我在他們兩位老人家墳前發下誓,有朝一
日一定把輸掉的家當贏回來……」
    「沒出息的敗家子!」小仙飛起一腳,喘了他個大觔斗。
    程金寶連翻帶滾,爬回小仙面前,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腿,苦苦哀求道:「師父,你一定
要成全我啊!」
    小仙窘迫萬狀,怒斥道:「誰是你師父?我又沒有答應收你,還不快放手!」
    程盆寶居然聲詛俱下,「師父不答應,弟子就用命來賭。」
    小仙情急道:「哇!你先起來,幫我先做個見證人.等我跟光禿禿的打完賭,回頭再說。」
    程金寶這才放開他,起身恭恭敬敬道:「是,弟子遵命!」
    小仙轉向老和尚,憋笑道:「證人有了,咱們走吧!」
    了凡大師問道:「何處去?」
    小仙道:「比吃;自然去飯館!」
    於是,三人離開山坡下,相偕來至小鎮上。
    君山四面環水,多為山區,平地面積有限,散佈著幾處村落及小鎮。
    雖談不上繁榮,但它是丐幫總堂口所在地,叫化子特別多,相當熱鬧,有名的美味是叫
化子雞和狗肉。
    三人來至鎮上,經過一家香肉店,小仙一個箭步上前,伸手抓起盤裡的鹵香肉就啃。
    了凡大師欲阻不及,急道:「小施主,你……」
    水仙一面啃香肉,一面招手叫道:「光禿禿的,這香肉鹵得好香,快吃啊!」
    了凡大師一拾眼,見店門口掛著的白紙燈籠倒懸,竟是「香肉,,兩個大字,不禁雙手
合什,口宣佛號:「呵彌陀佛,罪過,罪過……」
    小仙用千背L抹嘴邊的油汁,笑道:「光禿禿的,我已經開始了,你怎麼還不吃?」
    了凡大師驚訖道:「什麼?小施主,你是說比吃狗肉?」
    小仙道:「是啊,咱們不是比吃嗎?」
    了凡大師憤聲道:「小施主並未說明,比的是吃狗肉,這不是開出家人的玩笑?」
    小仙反駁道:「你事先也未說明,不能吃狗肉啊!」
    了凡大師一時無言以對:「這··……·」
    小仙將吃剩的半隻腿肉,丟給了傻大個子:「如果你反悔,我認輸好了!」
    了凡大師明知上當,只怪自己一時不察,未曾說明比吃什麼,才會讓小仙逮著了理,憑
他在少林寺的身份地位,豈能對後生晚輩言而無信,傳揚出去實在有損形像。
    輕歎一聲,接著是搖頭苦笑,老和尚只有認栽了:「小施主果然機智過人,老衲心服口
眼!」
    小仙喜出望外,振奮道:「光禿禿的,你認輸了?」
    了凡大師強自一笑道:「遇上老瘋子的徒弟,老衲還會有贏的機會?」
    小仙露出可愛的黠笑,把手,一伸:「彩頭拿來吧!」
    了凡大師無可奈何,只得從懷中取出神功手抄本,鄭重道:
    「少林武學從不外傳,小施主……」
    小仙笑道,「你放心,我只不過要在老瘋子師父面前神氣一下,讓他知道,憑他跟你凡
十年交情,想借閱都辦不到的事,我只不過動動腦袋,略施小汁就贏到了手,好啦!算騙到
的好了。」
    了凡大師為之氣結:「施主承認是用騙……」
    小仙又黠笑道:「騙也是本事啊:難道少林寺沒教過這門功夫?無怪乎……唉:教不嚴
,師之惰,簡直誤人子弟!」
    堂堂少林高僧,竟彼一個十一二歲小鬼奚落,如同教訓,氣得了凡大師臉色一沉,剛要
發作,忽見小仙向他身後揮手叫道:
    「師父!」
    了凡大師信以為真,不料一回頭,手上的那卷神功手抄本,競被小仙趁機出其不意奪去。
    「謝了!」小仙哈哈一笑,人已疾掠而去。
    程金主大叫:「師父,等等我……」右手抓著狗腿,撤腿就跑,一路急起直追。
    賣香肉的老闆也情急叫道:「喂喂喂!香肉錢還沒付吶了凡大師搖頭苦笑,只好掏出一
塊碎銀,替小仙付帳。
    誰叫他遇上了玉小仙,下吃癟才怪調丐幫總堂口的大廳裡,正在緊急會商。
    在座的除了丐幫幫主萬駿,幫中唯一的十袋長老了大空,尚有十幾位長老在命,唯一的
「外人」,那就是少林高僧了凡大師。
    只見大眾神情凝重;正苦思對策。
    因為最近數月以來,長江沿岸勢力最大的黑鯨門,屢次侵犯丐幫各地地盤)萬駿本者丐
幫與世無爭的宗旨,始終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約束各地弟子盡力容忍,避免正面衝突。
    不意黑鯨門得寸箕尺,變本加科,最近更擺明挑釁姿態,不斷故意製造事端,場言將獨
霸長江全線水陸買賣。
    如此一來,等於存心斷絕丐幫生路。
    是可忍;孰不可忍!當然鯨門近日公然入侵洞庭湖一帶,直接威脅到丐薄大本營時矽卜
鼠弟子終於忍無可忍,跟黑鯨門發生正面衝突。
    結果;幾次械鬥,造成了丐幫重大傷亡。
    萬駿聽畢來昏各地的長老告急,不禁驚怒交加。
    但是他身勿丐幫幫主,不能沉不住氣,一時陷於苦思,頗難決定如何對付黑鯨門的大舉
來犯。
    了凡大師雖訊了大空有數十年交情,但他畢竟是局外人,不便表示任何意見,只好保持
沉默。
    這時,忽聽來自岳陽的長老方貴道:「幫主,黑鯨門已糾集數千之眾,蠢蠢被動,隨時
有大舉來犯,直逼君山的可能,咱們應及早準備才是。」
    另一長老胡瑞昌接道:「如果黑鯨門傾巢來犯,城陵礬將首當其衝,更需加強戒備,以
免措手不及。」
    萬駿微微頷首,轉向丁大空,執禮甚恭道:「師叔,你老人家的意思……」
    丁大空連連搖手道:「不不不,這事別問我,你是一幫之主,自己拿定個主意吧!」
    萬駿雖身為丐幫幫主,一向虛懷若谷,尤其不忘敬老尊賢,沸獲佳評,更為幫中弟子的
愛戴。
    如今了凡大師既在座,他不能不顧到禮數,雙手一拱道:「不知大師有何高見?」
    了凡大師自告奮勇道:「如果萬幫主決定跟黑鯨門硬幹,老衲既然正好在此,把我算上
一份就是了!」
    丁大空哈哈大笑道:「老和尚,這才夠意思,咱們這個朋友總算沒有白交。」
    萬駿卻有顧忌道:「師叔,大師自願助我丐幫一臂之力,這番盛情,實令人感動,但此
事萬一牽涉少林……」
    丁大全聞言一怔,皺起眉頭道:「說的也是,黑鯨門是衝著咱們丐幫來的,把老和尚拖
下水,總是不大好吧。」
    了凡大師道:「老瘋子,你想把老衲晾在一邊,看熱鬧不成?」
    丁大空也不管尚有其他長老在場,笑罵道:「他奶奶的,老和尚,你別不知好歹,咱們
可是一番好意,不願把少林寺扯上,簡直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了凡大師卻不領情:「老瘋子,你把老衲當外人,那還算什麼朋友?」
    丁大空道:「他奶奶的,你本來就是外人,我總不能把你老和尚當內人,啊!」
    此言一出,頓使在座的長老不禁掩口葫蘆。
    原是一句玩笑話,不料了凡大師竟惱羞成怒,憤然起身道:
    「既然如此,老衲何必留下,告辭!」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5-13 20:56 編輯 ]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0-14 02:11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