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奇幻] 冷面人生II【異寶】 作者:火槍手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56983 108 12
  作者火槍手,另一筆名韋小寶。1972年4月,生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遼寧省鞍山市,畢業於遼寧大學電腦系。
  畢業後一直在瀋陽工作至今,曾經在單位中工作一年,後走向社會,獨立經商,幹過推銷、餐館、電腦軟體、硬體製作多項工作。目前在瀋陽市一家國際貿易商社工作。
曾經參與過幾個小型軟體設計開發與硬體銷售,曾經是網路遊戲「不滅傳說」的大陸站第一高手。

  個人愛好:下圍棋、上網、寫作、玩網路遊戲,不喜運動。
  性格平和,有些軟弱,幻想能力強。



第一集 第一章


  小城其實不算小,不過在很早已前,這裡就已經叫作小城了,雖然現在小城已經擁有包括六縣二十八鄉的廣大土地,並且擁有近五十萬的人口,可小城依然是小城。

  在中國這片土地上,也許缺的東西很多,卻絕對不會缺人,因此五十萬的人口,也只能算是三級城市,躲在地圖上的一個角落裡,永遠默默無聞。當有人想起它的時候,卻可以在全國地圖上找到它的位置。

  小城的經濟很一般,這裡沒有重工業,沒有出色的經濟作物,如果他它有什麼特產的話,也許古董算是一種吧!

  小城有著很久遠的歷史,久遠到大多數人根本不清楚的程度,在小城四周的六縣二十八鄉之中,有很多的漢代古墓。當然,這些古墓很普通,最多算是大戶人家留下來的,想從歷史的典籍裡找到他們的來歷,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陪葬品中倒偶爾也會出上一兩件,算得上值錢的東西,可多少年來,這些古墓早被盜墓者光顧過很多次了,能找到的東西大多數是不值錢的。

  即使是這樣,也讓小城在古董界裡,有了一個不是很出名的位置,雖然不怎麼樣,可至少當古董界的人一提到小城的時候,每個人都會點點頭,表示知道有這樣一個地方。

  也正是因此,小城中最出名的行業就是古董業,小城最繁華的地方被稱作古董一條街,街的兩邊,滿是古董店,如同菜市場一般,古董居然也可以吆喝著賣。

  雖然六縣二十八鄉的確有很多的漢代古墓,可上面已經說到了,早被歷代的盜墓者光顧多次,實際上留下來的東西,即不是很值錢,數量也少的可憐。

  這麼多的古董店,自然不可能有如此多的古董讓他們去象賣菜一樣吆喝,其中大部分是假貨,還有一些則是其它地方弄來的,不知真假的古董加夾在一起,卻也形成了小城最重要的一部分。

  ※※※

  高培生夾著一個小黑包快步走著,在小城裡,他也算得上一個名人了,三十才出頭,卻已經擁有百萬的家產,他的漢風古董行,在古董一條街上,不但面積最大,位置最好,而且也是最有名的一家。

  同所有的搞古董同行一樣,他對於小城四周的漢代古墓非常的清楚,那早已經見底的古墓不可能再提供給他們更多的東西,更何況,如果真的找到了漢代的古董,也不是像他這樣的人可以賣的,國家早插手了,國寶又豈可外流。

  漢風古董行裡賣的東西,大部分自然也是假貨,而且高培生本就當它是假貨去賣,而沒有像其它的同行那樣,將老外和外地人全當作傻子去騙。也許正是他這樣的經營思路,讓他的漢風古董行,在短短的幾年內,成為了小城古董界的龍頭老大。

  事實上,高培生有個秘密,這個秘密他從不曾對別人提起過,以後自然也不會提起。漢風古董行事實上也拿假貨當真貨賣,只是量非常少,而且這些假貨全部出自一人之手,這個人,正是今天高培生要去見的人。

  城西的路不太好,而且這裡大多數還是平房,一條條小胡同,即讓人容易迷路,順著胡同流淌的髒水,也讓人反胃。

  不過這一切,並不能影響高培生的心情,今天他的心情不錯,如果那人能夠製作出他要的東西,那他的心情會更好。

  七拐八拐之後,高培生來到了一座小院門前。院子不大,院門更是破舊,從外面就可以看得到院內。院子的主人顯然對於它更不在意,有人居住的院子裡,居然長滿了雜草。

  高培生無奈的搖了搖頭,其實這院子的主人,也還算富裕,可就是不肯收拾一下,哪怕是請人也好。

  沒有伸手敲門,而是從不高的門上伸手進去,自己打開了院門,反正在這裡敲門,這裡的主人即聽不見,也不會理會。

  直接走進房間,房子的門根本沒鎖,無論高培生什麼時候來,這裡總是這個樣子的。房間裡更是亂的可以,除了廚房還可以看得出這裡是有人居住之外,其它的地方,看上去就如同荒廢多年的房子一樣。

  在廚房的一角,高培生按了按電子對講機的按鈕,他知道,房間的主人一定在地下室裡,那個本應該裝滿白菜、蘿蔔的地方,現在一定像個小型加工場。

  倒不是說這家的主人有什麼特別的愛好,更不是說這家的主人作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而是那小型電機的聲音,再加上雕刻石頭時讓人牙倒的動靜,讓他不得不把工作的場所選擇在隔音較好的地下室裡。

  「誰?」電子對講機中傳來一個相對幼稚的聲音,讓高培生感覺很親切。

  「我。」高培生說道,自己根本不用提名字,他知道對方一定聽得出來。

  「卡」的一聲輕響,地下室的小門自動開了,從門縫裡,一陣陣刺耳的聲音傳了出來,看來那人馬上又開始工作了,根本沒準備迎接高培生這位小城的名人。

  高培生苦笑了一聲,即使自己到市裡的領導家裡,只怕也不會受到如此的冷落,但在這裡,卻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地下室的面積不大,卻被照的燈火通明,四隻雪亮的燈管,依然不能滿意主人的需要,兩個大度數的台式工作燈也同樣亮著,發出刺目的光線。

  高培生早有準備,在進來之前已經半閉了眼睛,一小會的功夫,已經完全適應了這裡的光線。

  一個年輕的身影,不停的走動著,手裡的雕刻刀、電動磨刀、電子沙輪,來回交換著,地的正中央,一方漢白玉石,已經被雕刻成形,美麗的仕女已經顯示出她的魅力,頭上的部分已經完工了,只有身上的裙底尚埋落在漢白玉石之中。

  高培生搖了搖頭,看來白業平的名氣還不小,有許多人找他雕刻東西。可惜那些笨蛋根本不理解白業平的能力,讓他來雕刻這樣的東西,根本就是浪費他的時間。

  不過高培生同樣知道,白業平可不會這樣想,這個高二的學生,有著非凡的雕刻天才,其它的手藝卻更出色,大部分的人只看到了他雕刻的天分,卻不知道其它。可白業平是真的喜歡雕刻,對於這些活計,並不僅僅是為了賺錢謀生,更多的還是興趣。

  只要你給他提供材料,只要不是讓他雕刻重複性的東西,就算給的錢很少,白業平也根本不在乎,他喜歡雕刻,從心底裡喜歡。

  「坐吧!我一會就好。」白業平頭也沒抬的說道,高培生是自己最大的主顧,他給的錢也遠比別人給的多很多。

  高培生的活一般都是很小的東西,而不是象眼前這般的大物件,一般來說,小東西給的錢也相對少些,可高培生每次給的錢,卻比別人高出不只一點半點。

  白業平一直沒弄明白,為何高培生總讓自己作假,要知道,在小城這個古董之城,作假的人多得是,他們不是更專業一些嗎?自己對於雕刻的興趣還是更大的。

  不過每次高培生的活計,白業平會更認真些,因為不僅僅是錢多的問題,高培生的活,通常都是有些來歷的,而從中,白業平可以學習到很多的東西。

  「嗯,這是哪個笨蛋要的東西?」高培生毫不掩示自己的蔑視。

  「東頭的程家。」白業平的手忙個不停,大部分的工作已經完成了,現在只要用雕刻刀修改一下就成了,反正大部分的主顧,要求都不是很高,至少在白業平看來是不高的。

  「這次是什麼活?」白業平退後幾步,看了看自己的作品,滿意的點點頭,雖然以自己的標準來看,這個仕女雕像很一般,但以程家的要求相比,已經足夠好了。

  「過來看看吧!」高培生說著,打開黑包,從裡面拿出一沓資料,另外還有一塊包在綢布中的方玉,在黑包的最裡面,則是一沓三十張厚的人民幣。

  「嗯。」白業平拍了拍手,拿起資料看了起來,不知道雕刻的東西是什麼,看玉石是沒有任何作用的。至於那沓錢,他看也沒看,反正已經是自己的了,有得是時間慢慢去數,不過他對於這方面的興趣倒是不大。

  「紋龍玉獅?這個是國寶吧?」看著資料,白業平有些不敢肯定的說道,雖然學習成績他很差,可關於古董方面的書,他還是看了一些的。

  「是的,有把握嗎?」高培生點了點頭。

  「這樣的假貨有人買嗎?應該可以,不過作出來也不會像。」白業平放下手中的資料,拿起方玉來看,這材料可真不錯,常年玩玉石的他,對於玉質可以輕鬆的分辨出來,現在手上這方玉,看起來雖然不大,價值卻在十萬左右。

  用這樣的東西來作假?是不是太過分了一些,要知道,高培生的名氣很不錯,大家都知道,他並不把假貨當真貨賣,更何況是這樣國寶級的東西,也沒人會上當,玉的本身已經價值十萬以上了,那假貨得賣多少?

  「還可以,特別是你作出來的假貨。」高培生笑了笑說道。

  白業平也笑了笑,對於自己的手藝,白業平還是很自己信的,最主要的還是他喜歡雕刻這個行業。

  作為以古董為主的城市,小城裡最多的手藝人就是搞雕刻的,而白業平早已經準備好作一名雕刻工了,反正他的學習成績慘不忍睹,而且自己明年就滿十八歲了。

  雖然並不在乎叔叔那每月的兩百塊生活費,也不願意看到叔叔那張見自己,就表現出厭惡的臉,可他畢竟是自己的叔叔。

  在父母離開的日子裡,他雖然不肯接自己去同住,也不願意來到自己家中看望自己,可每月的兩百塊錢,卻從沒有斷過,白業平還是心存一點點的感激。

  畢竟不是自己的父母,有血源又如何呢?叔叔肯向自己伸出援助之手,白業平覺得自己應該感謝叔叔。

  「需要多久,這活我急用。」高培生問道。

  「嗯,應該很快的,不過我得再細看下資料,最近手裡已經沒什麼活了,這個仕女像是最後一個了。我想……這個週末吧!應該沒問題。」白業平想了想說道。

  「好的,到時候我來取。」高培生笑了,時間上絕對來得急,這小子真是個快手,據他所知,就算是最好的雕刻工匠,要製作出自己的要求來,別說不可能,就算是一個月也未必能幹出個樣來,而白業平卻在幾天內可以搞定。

  「不用了,反正週末沒事,我給你送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看的樣子。」白業平說道,他經常會在送貨的時候,去古董街轉轉。那裡的古董雖然不多,但各樣的雕刻件卻非常豐富,當然大部分的東西,在白業平的眼裡,實在與垃圾無異,可能從別人的雕刻中,找到一絲的靈感,也算是件不錯的事情。

  「好的,你辦事,我放心。」高培生站了起來,既然事情辦完了,他可不想呆在這亮得刺眼,卻潮濕零亂的地方。

  「我不送了。」白業平隨手把錢丟進抽屜裡,從半開的抽屜可以看到裡面,已經有半抽屜的人民幣躲在那裡面,全是百元的大票,絕對不少於幾萬塊錢。

  ※※※

  白業平今年已經升到了高二,就讀於昌河高中,全市最爛的一所高中。雖然是全市最爛的學校,可白業平卻也不是靠自己的真本事考上去的。

  從初中開始,白業平看到書本就頭痛,也不是說他不愛學習,實在是學不進去,看完第二行,絕對不可能記得住第一行的字寫了些什麼,更不用提那些公式,外語之類的東西了。

  可叔叔白劍風卻不這樣想,雖然他看不起這個侄子,對於哥嫂丟下的這個孩子也並不是真的很關心,可至少應該對得起他們。憑著在教育局科長的身份,憑著他與教育局長良好的關係,白業平就進入了全市最爛的高中。

  白劍風並不認為自己這個沒用的侄子,可以順利的完成最爛高中的學業,但以自己的能力,為他混個高中畢業證倒是一點不困難。

  高中畢業後,白業平也將滿十八歲,自己的責任也算盡到了,對得起早死的哥嫂。至於白業平以後的生活問題,白劍風並不準備關心,而且這個侄子倒從沒有提過自己給的錢少,更從未向自己伸手要過錢,這也是算自己唯一對侄子滿意的地方吧!

  看了整整一晚的資料,對上面的圖片認真的分析,自己又在紙上圖了數個不同角度的圖樣,白業平已經在心底有了草稿,這個活的難度相對來說,要高得多,怪不得這傢伙一下子給了三千塊。

  ※※※

  「今兒來的早啊!」寧心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小小的學生椅發出一陣陣的呻吟聲,以寧心的體重來說,的確算是對學生椅的虐待。

  「嗯,昨晚上只看了資料,沒幹活。」白業平手裡拿著一本漢代雕刻通考說道,上課的時間裡,通常是他看這類書的時候。

  「有大活?」寧心對白業平的瞭解可不一般,兩人從初一開始,就上同一所初中,在同一個班級,坐同一張桌子後,學習成績也同樣的爛。

  「嗯,三千塊的獅子。」白業平說道。

  「回頭你請客。」寧心笑了起來,其實誰請根本無所謂,他的家裡可不缺錢。寧心的父親寧采是包工程的,雖然他的生意作的並不順利,可兒子下館子的錢還是不會缺的。如果不是寧心實在不是塊讀書的料,就算花再多的錢,送兒子進實驗高中也是必然的。

  白業平笑了笑,沒說話,老朋友了,有些話根本沒必要說。手裡拿著書,白業平倒是想起了兩人相見相識的經過。

  初一的時候,兩人分到同桌,大家都不熟,很認真的聽講,很認真的學習。這可不是兩人在裝象,事實上,無論是白業平還是寧心,同樣希望能好好學習。雖然白業平的父母已經去世了,可他不希望被叔叔看不起。

  可惜,半個學期,事實證明了這哥倆,根本不是讀書的料,全班倒數的兩名,正是兩位,可即便是老師,也說不出他們什麼來。上課絕對認真聽講,回家的作業也非常認真完成,可惜就是全錯。

  下學期開始,兩人的變化馬上出現了,首先是白業平,其實他小學時候的成績就不好,沒少被父母罵。在小學畢業的時候,父母因車禍去世了,他不希望被叔叔看不起,才會如此努力的,可事實證明,自己的確不是學習的料,還是放棄比較好,早點畢業找個工作算了。

  白業平拿著一根鐵絲,不停的來回擺弄著,心裡卻想著那一直永遠不可能得到的、漂亮的山地變速車,在小學的時候,父母就因為那東西要上千塊錢,不能給孩子買。現在自己大了很多,可父母也不在了。

  叔叔每個月全的兩百塊,僅夠自己吃飯用的。雖然對於自己的學雜費倒是免了,可同樣不能解決山地變速車的問題。

  另一邊的寧心則一頭鑽進了武俠的世界,雖然在學習上不能出人投地,但也許有一天,寧大俠橫刀立馬、威風八面,也非絕對不可能之事。

  當他偶然間抬起頭來的時候,卻再也無法回到武俠的世界之中了,連被老師叫也不會抬頭的寧心,被白業平手中那個,用鐵絲編成的盡乎完美的山地變速車所迷惑了。那僅僅是讓人看出它是山地變速車、車閘、變速器、腳蹬等等小物件,一件不落,而且精緻完美。

  寧心馬上被同桌的手藝所爭服了,這個朋友一定要交下來。很快他知道了白業平的家庭情況,經常會請他到家裡吃飯,給他帶零食。只要白業平沒事的時候,給自己多用鐵絲編些好看的東西就行了。

  當時的初中校園裡,全校的師生,幾乎人手一件出自白業平手中的鐵絲模型。而這些東西,自然全是從寧心手裡流傳出去的,至今,白業平也弄不懂,寧心交往的朋友,為何如此豐富多彩。

  對於白業平生活的改變,還是來自於初二的開始,下課後依然是到寧心家裡玩。寧心卻不小心將一個包裝完好的盒子碰到了地上,在一聲輕響之中,兩人都知道,盒中的東西只怕不保了。

  打開盒子,兩人的臉色全變了,那是一隻紫玉蟾蜍,生長在古董之城的兩個孩子,雖然還無法正確的判斷它的實際價值,卻也知道,這東西至少在萬元以上。

  「完了,怎麼辦?我死定了。」雖然是初二的學生,可寧心毫無形象的大哭了起來,一時之間,白業平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這東西畢竟太值錢了。

  地上的紫玉蟾蜍斷成五塊,顯然是無法組合成原來的樣子,更何況還有些細微之外,已經粉身碎骨,用沾合的辦法是不可能還原的了。

  「你有多少錢?」白業平咬了咬牙問道,自己還有一百多塊錢,寧心對自己這麼好,不可能在這個時候不管他的。

  「一千多塊吧!」寧心倒是頗的積蓄,雖然弄不懂好友所為何事,卻肯直言相告。

  「全給我,我們走。」抱著損壞的紫玉蟾蜍,拿著一千三百元現金,白業平拉著流淚的寧心,跑到了古董一條街,此時寧心已經隱約猜到了白業平的想法,心底卻並不贊同。

  對於這件紫玉蟾蜍,寧心知道它可不是通過一千塊可以解決的問題,這東西一定是老爸寧採用來送禮之物,以前父親一直不肯送禮,因此工程不多,好工程更少,這次一定是狠下了決心,才會在家中出現此物。

  「老闆,可以幫我個忙嗎?」白業平壯著膽子,找了一個最小的古董行,看裡面沒有客人,才敢問。

  高培生看著兩個不大的孩子,手裡抱著東西,其中一個還在流淚,實在搞不懂自己有什麼可以幫他們的,而且作為一個商人,他可沒有那麼好心,去幫無用之人。不過看其中流淚的孩子,身上的衣服還不錯,應該算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再加上一點點好奇之心,暫時打消了趕走兩人的想法。

  「我能幫你什麼?」高培生象面對客人一樣問道,見人三分笑,是商人的原則,即使是面對兩個孩子。

  「您看看,有沒有這種玉石。」白業平打開盒子,露出裡面的紫玉蟾蜍問道。

  「可惜了,這麼好的東西,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名家之手,玉倒不算好,可這手藝就值上萬,加上是這玉,只怕沒三萬塊下不來。」看了看打碎的紫玉蟾蜍,高培生不停的搖著頭說道,如此好的一件把器,實在是太可惜了。

  不必多問,他已經對眼前的事情知道了大概,對於白業平的想法,高培生更猜中了八九不離十,真是孩子的想法。紫玉好找,可這雕刻的人卻難找,雕刻的工匠只能算是大熟練,雕刻同樣的東西容易,可要換個樣子,就算照貓畫虎,也畫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件紫玉蟾蜍,絕對出自雕刻家之手,雖然小城被稱為古董之城,可這樣的人,最多有一兩位,而這樣的大師,不給個上萬塊,也不可能給你雕刻東西。更何況是學著別人的樣子雕刻,那更加不可能了。

  「玉倒容易,可這東西沒人雕得出來,就算是小城裡最好的名家,也不一定能行。小城是古董之城,並不是雕刻之城。」高培生好心的說道,小城裡多得是作假的雕刻工匠,卻極少有大師級的人物,真正的雕刻家,是不屑於去作假的。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5-12 19:35 編輯 ]
  • 1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李駿發 +1 低調推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