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遊戲競技]

[網遊] SC之彼岸花 作者:無罪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25239 319 5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15 19:51 編輯

【內容簡介】
     這不是一個老去的遊戲,它已經帶來無數動人的故事。
  當你仰望星空,你是否會想起和你一起並肩做戰過的那些朋友,那些流逝在歲月中的往事。
  友情和愛情,已經給人帶來太多的感動。當很多年以後,歲月的沉淪可能會使我們慢慢遺忘。
  你可以忘記,那曾經出現過的精彩紛呈的戰術,那鐵與血的較量,那絕地反擊的信心與力量。但是你不能忘記,和你一起並肩戰鬥過的朋友,那些曾經和你一起笑過也哭過的兄弟。
  這就是星際,很多人為之苦苦奮鬥過,心碎過的東西。

247s.jpg

正文 第一章 床上飛


  上海,香格里拉大酒店。

  五個頭髮染成各種顏色的年輕人和一個穿的很正統的西服,面色冷峻的中年人正從一輛豪華商務車中走下來,五個人年輕人都穿得很隨意,有的耳朵裡還塞著耳機,嘴裡還嚼著口香糖。和那個穿著很正統的西服,面色冷峻的中年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而酒店門口卻早已經圍滿了各個報社的記者和等待的數不清的年輕人。他們的手裡都拿著很多不同的東西,但如果你仔細看的話,你會看見他們拿著的照片上或是海報卻正是那五個人。

  但那些年輕人卻都被如臨大敵般的武警隔離在外圍。而記者卻被攔在臨時用黃線攔起的通道兩旁。

  那六人一走出來,登時外面數不清的年輕人就一齊發出了呼喊,其中還混雜了很多女生的尖叫聲。如果不是那些武警用力阻攔,恐怕馬上就會引起一場騷亂。

  而那六人卻並不停留,甚至連記者不停的提問都沒理會。直接就向酒店大堂裡走去。

  可是快到門口時,一名頭髮染成紅色,戴著墨鏡的年輕人,卻突然回過頭,接過一個記者遞上去的話筒,對著蜂擁而上的攝像機,說道:「wang,你知道嗎,我一直在等你。」

  說完後,放下話筒,再也不理會記者的詢問,和那五人一齊走進了大廳。

  張松濤感覺被突如其來的幸福沖得頭都暈了,他想不到自己上班做見習記者的第一天,jimwo就會接過他的話筒,回答了他的問題。

  而在後面眾多的記者,卻紛紛圍了上來,他們只是想知道,張松濤問的是什麼問題,竟能使jimwo轉身回來說這一句話,而且他們也想知道,jimwo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張松濤在各個大媒體的資深記者的包圍下,深吸了一口氣,才保持了自己心裡的平靜,他頓了頓道:「我只是問了他一句,此次中國之行,最想見到的SC選手是誰。」

  長沙,岳麓山。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網吧,網吧的名字卻很有意思,叫BOS。

  像這種規模的網吧,在中南大學的圍牆外面至少有50多家,這種網吧裡所有的機器加起來也只有三十多台。而且機器配置也似乎有點落伍,只不過是清一色的17寸純平,外加P42.4的處理器。但是鼠標倒是清一色的羅技MX310。鍵盤也是羅技的高手鍵盤,很小巧,按鍵很彈的那種。

  王緋雨走進這家網吧是純屬意外,他剛結束了一個月的新生軍訓,只不過想跑出來透透氣。

  沒想到剛出過早飯就一眼看見了這家開在並不顯眼的地方的網吧。

  因為還是早上,所以除了一些通宵的猛男,還沒有多少人在。

  羅動是這家網吧的老闆,王緋雨走進這家網吧的時候,他正在看一場REPLAY。

  所以他就隨便給王緋雨開了台機,像王緋雨這樣的大學生實在是太多了,所以他看到精彩處,根本連頭的懶的抬了。

  王緋雨點開星際的那個圖標,什麼都沒有做就直接進了遊戲。

  可是另他感到驚訝的是,一進去就發現Battle.net那個選項裡除了自己熟悉的GAMEI,WESTUSA,PGT等,居然有一項是CSU。

  CSU不就是中南大學的簡稱嗎?難道這個戰網是中南大學的?

  王緋雨手指動了動,申請了個新ID,Flyinbed就進去了。

  才看見CSU戰網的界面,王緋雨就怔住了。他本來以為在國內戰網已經慢慢沒落的今天。一般的戰網應該是沒有多少人在玩了,就算要玩的話,也是去現在最流行的各種平台,更高水平的話,就是去國外的那些戰網。

  可是他一看在線人數,就徹底傻眼了。在線人數648人。

  就是說在這個並不是星期天的早上,全校就有648人在這個戰網上打星際。那如果是週六周天,這個戰網會有多少人?這下就連王緋雨都實實在在的吃了一驚。

  王緋雨只是個新生,所以他並不知道這個戰網已經有了好多年的歷史,而且湖南的星際氛圍要比他想像的好的多了。

  陳君很早就起來了,他連牙都沒刷就拿了老三放在桌子上的一個包子啃了起來,一邊啃還在想,味道還真不錯,小三這個傢伙還真是個早起的鳥,連買個包子都買得這麼有品位,正好是我最喜歡吃的辣椒肉餡的。然後就點起了那個熟悉的圖標,一下子進了自己學校的戰網,和王緋雨不同的是,他一進去就罵了句:「靠,今天這麼少的人。」

  看了遊戲列表裡一大堆的2V2,3V3,陳君又罵了句:「一群沒出息的東西,會群歐就有飯吃了嗎?」

  好不容易看見幾個1v1的遊戲,一進去,陳君就被一句SORRY,然後人家毫不客氣的就把他踢了出去。

  陳君氣的要吐血,隨手創了個1V1不進沒有小JJ。等了半天卻沒有人進,正想開罵的時候,腦袋上卻被重重的敲了一下,陳君一下子跳了起來,叫道:「我操……。」還沒說出第三個字,他就看見了老三充滿殺氣的眼神。

  老三叫謝春,因為年齡的關係,所以一直被喊老三喊了三年了。

  老三剛晾完衣服,就發現自己買回來的包子不見了,看到陳君還在不滿足的擦著嘴,忍不住就給他一下重擊。

  陳君一看是老三,一下子就換了付笑臉。畢竟自己還要經常叫他帶飯,這個衣食父母可是不能得罪的。

  陳君最長的記錄是五一七天沒出宿舍樓一步,吃飯全靠老三給他打回來。

  老三看到陳君乖乖的交出了自己的餐卡,才沒有給陳君第二下。

  不過這時候他居然看到有個人進了陳君的遊戲。誰敢主動進了陳君的遊戲?

  陳君的ID是Hfly)chin。戰績是702/113。這就是他為什麼一進別人的遊戲就被踢掉的關係。如果說光說戰績也就算了,戰網上戰績比他好的都有,刷戰績是古今都免不了的事,可是陳君這個ID,卻是唯一一個中南大學掛著Hfly的ID,Hfly是長沙最大的網吧之一,而陳君就是中南大學唯一一個進了它組織的職業隊的人。而在長沙,Hfly雖然不算最好的站隊,可是能掛上他的ID的人,卻也沒有多少。自從陳君拿了學校的個人聯賽冠軍後,已經很久都沒有人敢主動找他單挑了。今天居然這麼快就有人進他的遊戲,所以連老三都感到有點奇怪。

  老三一看進來的ID,flyinbed.床上飛?老三直接就罵了聲,淫蕩啊。

  陳君卻哈哈一笑,0/0的戰績,肯定是9捨的那群傢伙中的一個用的馬甲。不敢用自己的ID來找我挑,怕輸了面子。

  陳君隨手創的地圖是老的掉牙的LOST-TEMPLE。雖然在正式比賽中不是很流行了,可是在中南大學這個戰網裡卻還是蠻風行的,況且陳君認為打這張地圖,或許9捨的那群賤人還有點贏的希望,打別的地圖,光憑自己參加正規聯賽的經驗,就足以完美的虐待他們了。

  陳君沒有選族,用的是R,很小心的問了句:「Go?」

  看到對手很確定的打出個個「Go」,陳君就迫不及待的點了Start。

  老三一向認為陳君是個很無恥下流,甚至可以用變態來形容的人。因為憑陳君的實力,都可以衝上GAMEI前500了,卻還喜歡在學校的戰網裡鬼混。用陳君的說法就是:「虐待自己身邊的人,才有快感。」曾經有一次,陳君連虐了一個8捨的傢伙十幾把,弄得那人差點找陳君來拚命。可陳君居然還是好於此道,老三他們為此一點辦法都沒有。

  陳君的對手選的是P。而陳君隨機出來的是Z,12點。

  陳君一邊和老三鬼扯著一邊直接弄了個9D血池。

  老三一看,罵道:「我在這裡看,你就不會弄點藝術性的,好看的給我看看,非要直接出狗咬死他。你變態啊。」

  陳君笑了笑,道:「用狗咬死那個傻比,才比較有快感嘛,好吧,我答應你下把打精彩點,出點高科技好了。」

  陳君對自己的跳狗很有信心。他曾經用6條狗引著對手的一堆zealot在家裡轉,等到對手殺完他的狗時,發現自己可憐的農民只剩下了3個,而他的zealot出門拚命的時候,卻看見了陳君在他家門口一字排開的三個基地。而陳君那次的對手是工商院的第一P。

  所以陳君很有信心很快的解決這次戰鬥。

  當陳君的小狗正在孵化的時候,一個神族的農民正好已經探到了他的基地。而陳君的農民也正好發現了6點的神族。

  位置不錯,狗狗跑過去的路途也不太遙遠。

  神族是標準的雙兵營開局,可陳君卻突然有點覺得不對勁,因為他想用農民噴一下最外面的那個正在採礦的神族的農民時,那個農民突然動了一下,不是向裡面的礦動,而是突然拐了一下,頂住了他的農民,而旁邊三個農民一下圍住了他的農民,陳君拚命的控制農民跑路,可就是這一下,他的農民就已經被焊爆了。

  老三咕嚕了句:「這下好了吧,五十塊錢沒了。」

  可陳君更不爽的是,那個神族的農民卻在他家裡焊開了。但就是焊了一下,他的六個狗狗已經出來了。

  陳君想都不想的就拉著那六個狗狗就往神族家裡點。他決定讓這個神族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跳狗。可是讓他非常不爽的是,神族那個農民居然從狗狗孵化出後就盯著狗狗焊。

  老三知道9D的出狗的話,要抓緊的就是時間,只有在神族兩個XX站到路口之前想辦法溜到神族家裡,才能跳的起來。所以一般六個狗狗出來,是沒有時間和這樣一個小農民去一般見識的。

  可是陳君沒想到的是,那個神族農民盯著他的狗狗咬還不算,還在自己的路口HOLD住了一下,就這一下,自己的狗狗就在路口晃悠了一下,而操作自己的狗狗去啃那個農民的時候,那個農民居然知道他的意圖的一樣,又主動把路口讓開了。

  陳君想都不想就控制著自己的狗就從路口穿過去,這個時候這個農民卻又焊了起來。

  陳君恨的牙都癢癢的,反正已經跑出來了,也就不去管自己的狗狗在這個過程中被焊掉了幾點血了,直接就指揮著六條狗衝向6點。

  果然不出老三和陳君所料,路口只有一個狂熱者,可是另他們感到奇怪的是,路口除了一個狂熱者外,居然還有三個農民。

  陳君知道,一般神族的話,對付9DRUSH的話,也只不過是放上兩個農民協助XX防守。而三個農民的話,經濟會有一點點的影響,對於高手相爭的話,或許會影響到後面的局勢。

  陳君不想去想為什麼了,他只想在第2個狂熱者出來之前衝上那個高地,所以他不顧一個狂熱者開始攻擊他的狗狗,硬是點著蹲住路口的農民啃。

  只要咬暴一到兩個農民,如果神族的操作出現一點點的失誤,只要讓自己跑個三四條狗上去,陳君就有信心K掉這個神族的一半農民。

  陳君家裡的血池已經開始提速,雖然那個煩人的探路農民還在自己家裡亂晃,可是自己家裡的第二第三批狗也開始孵化出來了。

  可是令小三大跌眼睛的是,陳君最開始的六條狗,在損失了四條後,就放棄了衝上高地的想法。因為這時候第2個狂熱者已經走到了路口。

  不是陳君的操作不好,而是那個床上飛的操作太變態了,老三看的冒出了一頭的汗。

  首當其衝的一個農名總是在被狗啃了兩口後,又換到了另外一個農民的身後;而就在這個過程中,狂熱者配合農民的焊槍就搞定了四條狗狗。

  陳君感到非常鬱悶。雖然說9D沒衝上高地也是常有的事,不過像今天這樣,一個農民都啃不掉的,還是從來沒遇到過。

  不過陳君還是馬不停蹄的開始發展,職業選手的前期雖然犀利,但是中期才是更為可怕的。陳君一向自詡在這個戰網上,中期比他優秀的還沒有。

  但老三卻一向不以為然,陳君雖然是號稱學校四大天王之首,不過9捨的羅彬那個變態的中期擴張也是非常強的。

  陳君很鬱悶,他曾經一度已經認為這個是羅彬的馬甲了。因為這個瘋狂的擴張真的有點像那個變態,可是他又看出來不是,因為羅彬的操作沒這麼變態。

  老三卻看傻了眼,因為這個P打的實在是很囂張。守住9DRUSH後,直接就轉科技,最快速度合了一個白球,就直接下來佔2礦。

  陳君的發展也不慢,可是為了防緋雨神族直接衝向他家,他還是孵化了不少狗,所以他雖然也已經開出2礦,但是他的農民卻比神族少了很多。

  而真正讓他鬱悶的是,他想用狗和潛伏把神族封死在家裡的時候,這個神族居然用兩個白球,在沒有反隱的情況下,硬是用濺射把他三個潛伏全部殺死。

  而且在這個時候,神族硬是在門口開了第三個礦。

  等到陳君第二撥的狗和潛伏衝來的時候,神族的反隱卻出現了。

  等到這次交戰過後,陳君知道,這個人絕對不是羅彬。雖然這個人占礦和羅彬一樣的瘋狂,可是操作卻是比羅彬好了不知道多少。

  老三鬱悶道:難道是丁甘那個傢伙在那裡操作?

  陳君皺了皺眉頭,不是這麼齷齪吧,難道是一個人操作,一個人指導發展,想玩我?

  可是局勢已經不用再想了。三礦一運作的神族,根本讓陳君連開第三礦的能力都沒有。接連三撥衝擊之後,陳君的防守就被衝破了。

  老三卻又看傻了,道:你不覺得他這衝擊一撥接著一撥,根本就沒有停頓嗎?

  陳君罵了句:「操,看來是全熱鍵做兵,難得還做的這麼合理。」

  說完就打了個GG,AG?

  對手停頓了下,直接也打了個OK。

  陳君保存了REP。直接就創了個一樣的遊戲,一樣的地圖。

  他就是要在這張地圖上贏回來。就算是張七那個傢伙和他們在一起,我一個人對他們三個人,也未必會輸,而且他們再怎麼厲害。也總是只有一個人在那裡操作。

  陳君輸了第一場,竟然下意識的是認為9捨的那三個變態合在一起在SM他了。

  不過老三也覺得奇怪,如果不是他們三個人在一起,那麼,這個學校誰還有羅彬的擴張,丁甘的操作,張七的暴兵呢?如果是另外有個人在和陳君打,那麼這個人的實力也太恐怖了吧,況且起了床上飛這麼個淫蕩的ID,也只有9捨那幾個變態才想得出吧。

  王緋雨卻不知道自己隨意申請的一個Flyinbed的ID,竟然引起了老三這麼豐富的猜想,其實他突然想起用這個ID,只是軍訓期間,睡的一直不爽,想要好好的在床上躺上幾天而已,所以隨意就寫了這個ID。而他也不知道,自己隨意點了一個1V1的遊戲進去,進的竟然是號稱學校四大天王之首的瘋狂人類建的遊戲。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