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奇  >  恐怖噁心

[血腥暴力]

日本軍的性暴力-內文圖片極度噁心 慎入 [附圖18+]

   
line
avatar
372560 548 140
日本軍隊對中國的戰爭是從1931年發動“九一八”戰爭、佔領中國東北地區開始的。伴隨著戰爭全過程的,是日本軍隊對中國婦女進行的駭人聽聞的性暴行。其暴虐程度、施暴規模、持續時間,在戰爭史上均是空前的。

個體強姦日軍在侵華戰爭中,除了剝奪中國婦女的生命外,還對其進行人身侮辱。日軍每“掃盪”一地,伴隨著目的在于重創佔領地的殺光、燒光、搶光的“三光政策”,還放縱官兵,對當地婦女進行惡意姦淫。這種惡意姦淫不分晝夜、不分地點,從醫院、廟宇、教堂,到校園、農田,都有日兵行兇的蹤跡;從六七歲的幼女,到80多歲的老婦,都曾經遭受日軍性暴力的魔爪。
日本軍的性暴力-內文圖片極度噁心 慎入 [附圖18+]


1937年12月,日軍第十八師團(牛島部隊)侵入安徽蕪湖,事先未逃走的當地女性很多人受到性襲擊:有的婦女被日軍綁在門板上遭到姦污,有的婦女被逼趕,裸體在火中奔逃慘叫,還有些婦女被脫光衣服,雙手反綁,頭髮全部集中綁在樹上,被日軍集體強姦,日軍在發泄完獸欲後,竟把她們當做練刺殺的活靶子,全部刺死。1941年4月,浙江象山縣的石浦淪陷,40余名婦女遭日軍強姦、輪姦,其中年紀大的60多歲,最小的僅13歲。

集體輪姦日軍官兵對婦女的輪姦現象十分普遍。在農村地區,日軍驅趕婦女到廣場上,逼使全體婦女脫光衣服,然後進行輪姦。1944年5月,日軍第十一軍一一六師團侵佔湖南望城鄉洪家洲,一名60多歲的老婦被2名日軍輪姦;還有一名65歲的老婦因跛腳不及逃避,遭到3名日軍輪姦。

  日軍官兵在滿足自己性欲後,還拿受害婦女出氣、取樂。有的用煙頭燒受害婦女的臉或生殖器,有的往受害婦女身上吐痰、撒尿、拉大便,然後將其殺害。有的姦後被割掉乳房,有的姦後被用刺刀或木棍插進陰戶,有的孕婦被剖腹取出嬰兒摔死,有的赤身裸體被刀劈死,有的被活活燒死。
  日軍對中國婦女的性暴力遍及其在中國的佔領區,僅據華北地區的統計,戰爭時期被日軍姦污的婦女就有363000人。全國被日軍姦淫婦女的數量難以計數。

  “慰安婦” : 1931年底,日軍指定在上海的4家日本風俗店為海軍特別慰安所。1932年3月6日,上海派遣軍副參謀長岡村寧次到達上海,為了防止發生更大規模的強姦事件,防止官兵中性病的蔓延,岡村寧次決定仿照海軍的做法,從國內招募“慰安婦團”,設立一些為日軍官兵提供性服務的場所。1937年淞滬戰爭爆發後,松井石根為司令官的日本華中方面軍,開始推廣“慰安婦”制度。12月,日軍在南京制造了“南京大屠殺”,屠殺中的軍隊,對女性的強姦更加肆無忌憚,軍紀崩壞到無以復加的地步,軍隊性病人數大增,嚴重影響戰鬥力。于是日軍迅速建立軍隊性奴隸體制,逐漸在江蘇、浙江、江西、安徽、河南、河北、東北、山西、山東、湖北、湖南、福建、廣東、廣西、雲南、海南等地推廣“慰安婦”制度,以使日軍在“合法”、衛生的條件下,安全進出軍隊控制下的強姦中心───慰安所。

日軍的性奴隸主要由中國婦女和朝鮮婦女構成。她們沒有人身自由,被迫為日軍提供性服務,遭受非人的折磨,其中相當部分受害者在戰爭結束前被蹂躪至死。

  1941年底,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本政府和軍隊又在菲律賓、緬甸、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地區推廣“慰安婦”制度。

  “慰安婦”制度是日本軍國主義對人類文明社會的集體犯罪,是野蠻扼殺文明、獸性虐殺人性的典型反人道案例。日軍掠奪中國女子充當“慰安婦”的途徑:
第一,使用暴力強行擄掠當地婦女。
第二,設下各種圈套(例如偽裝成公共汽車),引誘婦女墜入陷阱。
第三,日軍佔領一地後,依靠漢奸組織協助,以招工等名義欺騙婦女充當“慰安婦”。
第四,將中國女俘虜強逼為性奴隸。
第五,通過偽政權強迫征用妓女。


日本軍的性暴力-內文圖片極度噁心 慎入 [附圖18+]以下資料由南京大屠殺之網提供。

遭受日寇最丑惡的罪行的,莫過於婦女,她們不僅和男子一樣會遭到日寇的屠殺,而且遭受著日寇的姦淫!姦淫以後,又往往被日寇殘殺,“有時用刺刀將奶子割下來露出慘白的肋骨,有時用刺刀戳穿下部,摔在路旁,讓她慘痛的呼號!有時用木棍、蘆管、蘿卜塞入下部,橫被搗死,日寇則在旁拍手大笑。” (國民黨軍事委員會政治部:《日寇暴行實錄》,民國二十七年七月編印)

一個在南京淪陷時被日寇拉去當伙夫的中國人,脫險後留下這樣一段回憶:十六日,我……走到街上,黑煙紅焰,仍然沒有斷,同胞的屍體可實在多得可怕,特別多了許多女屍……十個總有八個是肚子破著,腸子擠到外邊來了,還有幾個母親和血污的胎兒躺在一起,……這些女屍的乳部,不是被割去,便是被刺刀刺得血肉模糊……。 (“一筆血債──京敵獸行目擊記”,一九三八年二月七日《大公報(武漢版)》)
日本軍的性暴力-內文圖片極度噁心 慎入 [附圖18+]

另一個當時在城郊從事掩埋工作的人也這樣說:鄉區的屍體,則是數百、數十的躺在溝渠、池塘、田埂下以及草堆中間,那情景之慘,是沒法說的。尤其是婦女們……面目青黑,齒落腮破,口裡流血,挖出乳房,刺穿胸膜和腹部,腸拖在外面,小腹踢傷,身被刺刀亂戳過。 (《日軍暴行畫史》,大華出版社,一九四六年版)

日寇大屠殺期間,南京城內外,許多女屍就是這樣躺著的:興中門內東首城根草房內,躺著一個六、七十歲的女屍,下身腫破﹔羊皮巷路北,有一女孩倒斃,破腹拽腸,兩目圓睜,口邊出血﹔估衣廊後街,倒臥著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小衣撕破,閉目張嘴而死。事實告訴我們:這些女同胞不僅死於日寇的屠刀之下,而且生前遭到日寇的凌辱。日寇的姦淫罪行,和屠殺一樣,是滅絕人性的。對於這種暴行,日寇將領不僅不加約束,反而予以縱容,想借此滿足一下士兵的獸欲,使其士兵“得樂且樂”,不至思鄉反戰。因而日寇所至,姦淫成風。在上海、蘇州、無錫、杭州……日寇鐵蹄所至之處,莫不如此,而南京的婦女同胞所遭到的命運尤為悲慘!日寇侵占南京後,即成群結隊,到處亂竄,發現婦女,就加以強姦輪姦。田伯烈《外人目睹中之日軍暴行》一書附錄所載的南京暴行報告,大半是姦淫暴行,只要選錄幾條,就可看出日寇縱兵姦淫的罪惡:十二月十四日,中午,日本兵闖入□銀巷某宅,綁去四個姑娘,強姦兩小時後放回。

這些暴行,不僅是士兵,而且也是日寇大小軍官的所作所為。如十二月十六日上午八時,日本軍官兩人和士兵兩人,闖入幹河沿十八號,先把男人逐出。鄰近的婦女逃避,室內無法逃避的婦女則被輪姦。又如當日下午復興街的馬姓居民,母女兩人相依為命。忽有日本軍官一人攜帶士兵兩名,竟於光天化日之下闖入她們家中,將母女兩人姦污。(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檔案:第1-35116號)

南京大屠殺的主犯之一,日寇高級日本軍的性暴力-內文圖片極度噁心 慎入 [附圖18+]將領谷壽夫本人,就曾在中華門外強姦丁蘭氏等三人,在賽紅橋強姦劉玉琴等四人,於黃泥塘各處強姦了十餘人。(見“南京大屠殺主角谷壽夫提起公訴”,《和平日報》民國35年12月31日)

甚至孕婦也不能幸免。“十二月十九日下午七時半,兩個日本兵輪姦懷孕九月的十七歲少婦”,以致該婦流產,神經錯亂。(《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決書》,第451頁)

洪武門外,日寇將一個種菜人家的懷孕婦女強姦後,又用刺刀剖開肚子,取出胎兒。有一家正在懷孕的媳婦被日寇拉著要強姦,婆婆上前阻攔,可是日寇比豺狼還狠,一腳把老婆婆踢過去,把她媳婦拉過來就是一刀,幾個月的胎兒便淌了出來,一刻功夫,兩條性命便完結了。(《新華日報》1951年2月24日)

許多婦女被強姦後,復被殺戮。日寇某中隊長曾就強姦一事對部下“訓示”說,“為了避免引起太多的問題,……事後將其殺掉。” (《日軍暴行畫史》)

由於拒姦,極力同日寇搏鬥,因而遭到特別殘酷的對待。日寇往往把拒姦的婦女釘在牆上,剖腹示眾,或以尖木棍刺入婦女兩腿之間,深深打入後將其拋棄街上。稍後,由於國際輿論的譴責,白晝強姦的事實逐漸減少,而替之以白天看好,黑夜來敲門,或是讓漢奸來威逼利誘,以達目的。面對這種情況,有的做父母的就把女兒草草出嫁,想以此使女兒免遭日寇遭踏﹔誰知只要簡陋的花轎或花車被日本人看到,照例都被截住,拉進他們的營部或住宅,少則三、五天,多則十天半個月,然後把新娘放出來。因此,害得新娘羞憤自殺,翁婿起交涉的比比皆是。(見南京史料整理處檔案,《淪陷區慘狀記》,第六冊,《鐵蹄下的首都》) 
 
日寇除就地姦淫外,還擄掠了許多婦女設立所謂“行樂所”或“俱樂部”等,以供長期姦淫。他們把婦女當作財物、食糧一樣整批地載走。如蘇州有兩千多婦女,無錫有三千多婦女,杭州有二萬婦女被擄,上、中、下三等,編了號碼姦淫。南京的新街口、鐵管巷等許多地點,當時都有這種“行樂所”。

有些婦女入內後,自愿絕食,不數日即斃命,而很快就有新被擄來者補充。關於日寇在南京姦淫暴行的材料,真是舉不勝舉。最為觸目驚心的材料要算是由日寇自己拍攝、日後在被俘日軍身上搜出來的那些受害婦女的照片了。日寇在對南京婦女進行姦淫後,還逼迫她們撩起衣服,裸露下身被拍照,有的獸兵還恬不知恥地蹲在受盡痛苦和侮辱的被害婦女身邊,強迫與之“合影”。更有甚者,有一張照片上,一位受害婦女被強迫自己用手掰開陰部讓日寇拍照。

許多遇難婦女已長此吞聲飲恨,但我們仍然掌握了一份死裡逃生的女同胞的控訴材料,她的控訴是日寇暴行的鐵証。這個女同胞原住在□銀巷六號,與其他幾個婦女被日寇架去城中某處,白天洗衣服,黑夜遭強姦。年紀較大的,每夜被輪姦十次到二十次﹔年紀較輕的和面貌漂亮的,每夜輪姦的次數則更多。一月二日,兩個日本兵把她綁到一所荒涼冷落的學校內,戮傷十處,計後頸四刀、臂腕一刀、面部一刀、背 上四刀,日寇以為她已傷重斃命,舍之而去﹔後經路人發現,送入醫院,幸免於難。有些被姦污後未被殺死的婦女,染上性病,痛苦終生。

許多男同胞為保護親人,同日寇搏鬥,也都被日寇殺死。如山西路一院落內,當一婦女被日寇姦污,其夫上前搶救,被日寇用刺刀殺死。

許多婦女寧死不辱,因而遭到日寇更為殘酷的殺戮。這方面的記載就更多了。南門裡橋,有二十歲上下的婦女三人,小衣上部完整,兩手緊握褲帶處,小衣下部破碎,如絲亂披,剜去眼目,割去耳鼻,此系拒姦受酷刑而死者。婦女肢體分離,兩眼怒視而死,在城內三坊巷花市等處有九人之多。 (“淪陷後的南京慘像”,1938年2月20日《大公報(武漢版)》)
日本軍的性暴力-內文圖片極度噁心 慎入 [附圖18+]

在大屠殺期間,遭日寇強姦的有教授夫人、尼姑、女工、女教師、女職員、女學生、家庭主婦等等。更加令人發指的是下列記載:
二月底,新開路七號一戶難民,回到家中,全家十四人都被日寇殺死,小女兒才十四歲,死在兩張方桌上面,上身穿著衣服,下衣完全脫光,血污滿桌,腹中刺了兩刀﹔一個較大的女兒,死在床上,情況與小女兒相同﹔母親死在桌子邊,懷中還抱著一個一周歲多的孩子,這個孩子也受了一刀,腸子流在腹外,慘不忍睹。國際委員會許傳音委員等事後曾去察看,并一一照相,把照片分別交給國際委員會美籍委員和日本使館。“水西門外某寡婦,有女三人,長女十八歲,次女十三歲,少女九歲,均被輪姦,少女當場死去,長女次女亦不省人事……。一般少女,因身體尚未發育,不能滿足倭敵獸欲,則先以手撕破下部,然後輪姦。” (杜呈祥:《日寇暴行論》,時代出版社,1939年版,第55頁)這樣的行為,實在連禽獸也不如了。

甚至孕婦也不能幸免。“十二月十九日下午七時半,兩個日本兵輪姦懷孕九月的十七歲少婦”,以致該婦流產,神經錯亂。(《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決書》,第451頁)

許多婦女被強姦後,復被殺戮。日寇某中隊長曾就強姦一事對部下“訓示”說,“為了避免引起太多的問題,……事後將其殺掉。” (《日軍暴行畫史》)

日寇除就地姦淫外,還擄掠了許多婦女設立所謂“行樂所”或“俱樂部”等,以供長期姦淫。他們把婦女當作財物、食糧一樣整批地載走。如蘇州有兩千多婦女,無錫有三千多婦女,杭州有二萬婦女被擄,分上、中、下三等,編了號碼姦淫。南京的新街口、鐵管巷等許多地點,當時都有這種“行樂所”。

有些婦女入內後,自愿絕食,不數日即斃命,而很快就有新被擄來者補充。關於日寇在南京姦淫暴行的材料,真是舉不勝舉。最為觸目驚心的材料要算是由日寇自己拍攝、日後在被俘日軍身上搜出來的那些受害婦女的照片了。日寇在對南京婦女進行姦淫後,還逼迫她們撩起衣服,裸露下身被拍照,有的獸兵還恬不知恥地蹲在受盡痛苦和侮辱的被害婦女身邊,強迫與之“合影”。更有甚者,有一張照片上,一位受害婦女被強迫自己用手掰開陰部讓日寇拍照。

一個在南京淪陷時被日寇拉去當伙夫的中國人,脫險後留下這樣一段回憶:十六日,我……走到街上,黑煙紅焰,仍然沒有斷,同胞的屍體可實在多得可怕,特別多添了許多女屍……十個總有八個是肚子破著,腸子擠到外邊來了,還有幾個母親和血污的胎兒躺在一起,……這些女屍的乳部,不是被割去,便是被刺刀刺得血肉模糊……。 (“一筆血債──京敵獸行目擊記”,一九三八年二月七日《大公報(武漢版)》)

南京大屠殺的主犯之一,日寇高級將領谷壽夫本人,就曾在中華門外強姦丁蘭氏等三人,在賽紅橋強姦劉玉琴等四人,於黃泥塘各處強姦了十餘人。見“南京大屠殺主角谷壽夫提起公訴”,《和平日報》民國35年12月31日)

據目擊者所說,日寇軍官的住所中,往往有擄來的婦女好幾個,輪換姦污。日寇的姦淫暴行,除滿足獸欲外,還加以污辱、踐踏、玩弄,以引起其同伙的狂笑。這群野獸經常進行輪姦。很多婦女遭到幾個、十幾個獸兵輪姦,而輪姦的結果往往是致死,因而被輪姦的屍體,處處皆是。這些屍體,據目擊者言,常常是“仰臥地上,小衣撕破,下身腫爛,小腹像鼓一樣地隆起”。 除了一般婦女外,日寇連老人和幼女也不放過。

有些婦女入內後,自愿絕食,不數日即斃命,而很快就有新被擄來者補充。關於日寇在南京姦淫暴行的材料,真是舉不勝舉。最為觸目驚心的材料要算是由日寇自己拍攝、日後在被俘日軍身上搜出來的那些受害婦女的照片了。日寇在對南京婦女進行姦淫後,還逼迫她們撩起衣服,裸露下身被拍照,有的獸兵還恬不知恥地蹲在受盡痛苦和侮辱的被害婦女身邊,強迫與之“合影”。更有甚者,有一張照片上,一位受害婦女被強迫自己用手掰開陰部讓日寇拍照。

來源:米俐講三講四


[ 本帖最後由 dumbmotor 於 2008-5-23 12:07 編輯 ]
  • 2評分人數

  • +15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小鼎叮 +2 精華好文
avatar   a0955120333 +13 低調推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