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大漢天子 作者:魔帥 (連載中)6月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78247 186 9
內容簡介:
一個現代人,穿越附體成為西漢太子劉榮以後的故事。
  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
  一個男人的逆天之路。

          2207s.jpg

第一節

冬日的陽光是柔和的,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舒服極了。但是,劉榮的心情卻很糟糕。非常的糟糕。他看著自己單薄的身體,和腦海中一大堆不屬於他的記憶。

他感到很恐懼。人在面對未知的事情時,通常都會感到手足無措。

但是,偏偏劉榮非常清楚自己現在的情況。

腦海中的那些不屬於他的資訊,明白無誤的告訴他:他穿越了,附身了!作為一個常年上網看書的現代人,本應該為此感到驕傲和自豪。因為,網路上的穿越架空書,那一本不是主角不死?

光榮屬於穿越者,勝利屬於主角!

但是,劉榮腦海中的資訊卻使得感到萬分恐懼。穿越俯體後,他還是叫劉榮。不同的是,現代的劉榮是一個平凡庸碌的打工者。

而現在的劉榮卻是西元前的世界強國,大漢帝國皇太子殿下,偉大的漢高祖劉邦嫡長太孫,漢孝景帝嫡長子!

是的,你沒有看錯,就是那個在歷史上被漢武大帝劉徹當成通向最高權利顛峰踏腳石的那個劉榮。

就是那個被郅都逼的上吊的窩囊皇太子!

這還不算很嚴重的打擊。

更令劉榮感到沮喪的是,現在已經是當今大漢天子登基後的第六年。同時也是他被立為太子後的第二年末。也就是說,他的被廢已經近在咫尺。

也就是說,距離西元前148年,他上吊自殺不過區區三年。

根據繼承自原來的劉榮的資訊,劉榮知道,他今年十二歲,也就是說,歷史上,他死的時候,尚還未滿十五歲!

“太子殿下,栗姬娘娘回宮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將正在發呆的劉榮拉回現實。

劉榮抬頭看了看,卻是他的近侍張常。

這個張常,在原來劉榮的記憶中,是一個非常得他歡心的近侍,平日裏也就只有這個小黃門,可以與性格素來高傲的劉榮說的上話。

不過,一個小黃門,你能指望他幫什麼忙?

這個張常,唯一的優點也是最大的優點,就是忠心,非常的忠心!

至少,原本的劉榮是這樣認為的。

“母妃回來了?”劉榮冷不防問道,他的腦海中迅速的閃現出了這個他這一世生他養他愛他,同樣也毀了他的人的印象。

老實說,栗姬現在的容貌已經大不如前了,記憶中,在劉榮被立太子的那一年,栗姬依然貌美如花。

不過時間是女人美麗的最大殺手。

現在的栗姬,早已經不是這皇宮中那些年輕美麗的後來競爭者的對手。偏生,她又脾氣暴躁,自以為是,眼高於頂,到處得罪人。

於是,她便註定了被淘汰的命運。

“是的,殿下!”張常年紀比劉榮大了幾歲,因此,倒也學會了察言觀色的本事,他看了看主君,又道“請殿下當心,娘娘的心情似乎很不好,可能是在陛下那裏吃了斥責!”

“給寡人更衣吧!”劉榮按照記憶中該有動作,伸長雙手說。

既來之,則安之。

暴風雨遲早要來,那麼就讓它來的更猛烈一些吧!……

劉榮剛剛走到他這一世的母親的寢宮附近。

便聽到了那個熟悉的聲音正在咆哮,以及器物與地面碰觸發出的巨響。

劉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儘量使自己放鬆下來。畢竟,即將見到的這個人,應該是他最親的人,同時也是最瞭解他的人。

他踏進木板鋪成的宮殿,老老實實跪到地上,大聲說“兒子劉榮給母妃問安!”

聽到他的聲音,殿中似乎安靜了下來。那個暴躁的母親,似乎也發洩完了自己的不滿。

過了好一會兒,栗姬的聲音才從裏面傳出來“平身吧!”

“謝母妃!”劉榮恭敬的答道,隨即站起身來。

作為帝國的儲君,劉榮從小就受到了嚴格的禮儀訓練,他的老師是名聞天下的魏其侯,同時也是迄今為止,保太子黨中最有威望的兩個人之一。另一個則是當朝太尉,平七國之亂的條侯周亞夫。

有號稱當世大儒之稱的魏其侯教導,劉榮的禮儀功課自然做的十足,舉手投足間都隱約帶著那麼一點上位者的樣子。

“太子哥哥,你來了!”一個歡快的小小身影迅速的從內殿跑出來,一下子就鑽到了劉榮的懷裏。

劉榮抱起這個小傢夥,在他粉嫩的小臉上親了幾口。這個小傢夥是劉榮的親弟弟,今年剛剛五歲的劉閼。劉榮抱著劉閼,小傢夥很沉,他的小臉上還帶著幾滴沒有擦幹的淚水。

顯然,剛才他被嚇壞了。

“母妃,你是怎麼回事,都把弟弟嚇得哭了!”一進內殿,劉榮就先聲奪人質問起來。他清楚,現在這個危機時刻,他必須掌握主動。

毫無疑問,這個質問的時機很恰當,方法也很合理。栗姬脾氣雖然不好,但她到底是個母親,而且是個疼愛兒子的母親。見到幼子臉上還沒擦幹的淚水,和恐懼的神色。這個女人的心一下子軟了。

但她的嘴硬是歷史上出了名的。

“怎麼回事?”栗姬冷笑著說“還不是你那個死鬼父皇,都病成了那個樣子了,還念念不忘那些狐媚子,居然要我日後好生對待!我呸!”

“母妃!”劉榮將劉閼放在地上,他的情緒一下子就暴怒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強壓住心裏的火氣,儘量將語氣放的平緩,道“母妃,你在說什麼糊塗話?”

栗姬顯然也被這個兒子忽然發作的暴怒嚇壞了。

在栗姬的記憶中,劉榮的性格雖然有些高傲,但卻輕易不會發火,更別說在她的面前如此暴怒。但她自認為,自己做的一切都沒錯,一切也都在她的掌握中。

平靜下來,栗姬也明白到了方才自己說話的語氣和辭彙選擇很不恰當。

若是被有心人傳出去,恐怕會很被動。

她抬起頭,看著自己的愛子,和未來全部希望的所在。似乎,他長大了。懂得考慮問題了。

這使得栗姬大感欣慰。不過,她卻並不對方才的話感到什麼後悔。

在皇帝的病榻前,更嚴重的話,她都已經說過了。那個死鬼,死到臨頭居然都對那些狐媚子和那些皇子念念不忘,根本就沒把我們母子放在眼裏。

兩年多了,那個死鬼一直不肯廢掉薄家那個女人,把我擺正。這次要不是這個死鬼病入膏肓,恐怕怎麼著也不會廢薄家的那個賤人吧!

哼哼!都到現在了,才想起要把皇后位子給我。可老娘我不稀罕了!等這死鬼一去,整個大漢國都是我的!

到時候,哼哼!

“我沒糊塗!”栗姬坐了下來,臉色卻逐漸的和緩起來,她拉著劉榮的手,細細的道“你父皇沒多少日子了,母妃今天去看他,他的語氣也前所未有的低下,居然要將他的十四個兒子全部託付給母妃!”

“哈哈哈……”栗姬有些病態的笑了起來,她的眼神中分明帶著一股子殺氣。宛如蛇蠍一般,令劉榮感到心驚“死到臨頭了,才想起母妃的好,這老狗以前都幹什麼去了!”

劉榮看著這個幾乎已經陷入癲狂的女人,他名義上的生母,感到萬分頭疼。

如此大逆不道的話,如此瘋狂的行為,如此自大的表現。她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順手還幫劉榮挖好了墳墓。

但劉榮偏生找不到好的藉口來勸說她。

在原本這個身體的記憶中,這個冬天對於大漢帝國來說,是一個多事之秋。

立秋之後,天子的身體就每曠愈下。終於,秋九月,一直沒有廢後的天子廢薄皇后。九月末,天子病入膏肓,他甚至開始考慮安排身後事了。

就連太醫,也委婉的告訴後宮諸妃,宜早做準備。在這個背景下,劉榮的外戚和支持者的氣焰越來越高,仿佛這個國家已經屬於他們了。

栗姬的脾氣更是越發的暴躁起來。

幸虧,劉榮自己表現的還算合格,基本做到了一個太子,一個兒子應該做到的事情。

從小得到魏其侯教導的他,秉承了儒家的光榮傳統,規規矩矩的按照先孝文皇帝侍奉薄太后的事蹟,每天給父皇請安,然後去太廟禱告,祈福,自省其身。

雖然說,這些事情都是在竇嬰的操持下,機械般的完成的。但在道德上,無疑給劉榮加了不少分。

然而,竇嬰等人的努力,卻被栗姬和劉榮的舅舅們徹底的摧毀。

而現在,來自未來的劉榮,陷入了這可怕的政治危機中。

歷史書上白紙黑字寫的明明白白:這一代的大漢天子劉恒,歷史上偉大的漢孝景皇帝,足足統治了這個帝國十幾年,而不是現在的區區六七年。

而相反的,歷史上的劉榮很快就被廢掉,貶為臨江王,不久他的整個後族被他的父親徹底的抹殺,然後就連支持他的周亞夫也因此惹上麻煩,導致罷相。

這一連串的政治危機,徹底的宣告了劉榮的死刑。

三年後,他的父親,歷史上以仁慈著稱的孝景皇帝,親手向劉榮揮起了屠刀,從而徹底的為劉徹的上位掃清了道路。

也就是說,很有可能,這次天子的生病,是直接導致廢太子的導火索。

栗姬近乎病態的狂妄,使這個英明神武的天子感到恐懼,呂後時期,劉氏宗室蒙受的血腥恐怖,才剛剛過去。

而天子有十四個兒子。為了另外十三個兒子的生命,為了國家的未來,為了劉氏的江山。他殺掉一個,並不過分。

劉榮必須為生存而奮鬥,他卻不能直接駁斥甚至抵制栗姬。

在大漢國,孝娣為天下先。忠孝仁義信,不僅僅是儒家的專利,更是這個時代深入人心的道德的標準。

孝文皇帝的光輝,照耀著這個帝國。他幾乎成了這個時代明君的標準,他的後代不得不生活在他的陰影下。

身為太子,帝國的儲君,在孝道上,絕對不能馬虎。也就是說,不管栗姬再如何,她終究是劉榮的生母。不管她犯下什麼錯誤,劉榮都應該原諒,都不能有什麼怨言。

而且見到栗姬現在的樣子,劉榮結合原本的記憶,和歷史的描述,也清楚的知道了,這個女人已經沒救了。

但劉榮必須救她,只有救了她才能救自己!

這是一個原則性的根本的問題。

更何況,劉榮現在的年紀不過十二歲。十二歲的儲君,不管再如何聰明,再如何的厲害,也終究不能表現的太過搶眼。否則,這將自尋死路。

劉榮沈默了。他看了看自己的母親,記憶中,她對自己的好,對自己的關懷,對自己愛,一點點的浮出水面。

他歎了一口氣。恭敬的跪了下去,道“榮兒不孝,令母妃生氣,這都是榮兒的錯,請母妃重重責罰,以警效尤!”

栗姬有些驚訝的看著這個平日裏有些孤僻的兒子。她很難明白,這個兒子是什麼時候變的如此穩重了。栗姬不傻,劉榮說的話,她自然聽出了話外音。

她知道,這個兒子在向她示威,同時也在提醒著她,注意言行。

但栗姬若是如此好說服的,那她就不是栗姬了。

只見她哼了一聲,冷笑道“劉榮啊,你到底是姓劉,總該是偏著向你們劉家的人。罷了,罷了,我這麼辛苦都為誰了啊,說到底,這個江山,到底是你的!”

劉榮連忙告罪道“兒臣不敢,這個江山是父皇的,父皇千秋萬歲,定然吉人天象,兒臣只想在父皇母妃身邊,享受天倫之樂!”

栗姬聽了,不免有些不高興,她正盼望著那個死鬼快點死呢。偏生這個兒子,一點也不會哄人。

她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道“罷了,我有些乏了,你下去吧!”

“諾!”劉榮點點頭,抱起劉閼,恭敬的退出這令他感到絕望的宮殿。

惟今之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然而,時間卻越來越少了。假如沒記錯的話,今天是漢曆九月二十七,距離漢曆新年只有區區三天了。三天後,就是新的一年了。

而歷史上,明年,正好是劉彘上位的一年。

[ 本帖最後由 bradshaw 於 2008-6-2 06:02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