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娘子軍 作者:八寸 (已完成 )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415236 202 26
第一卷 第一章 魔幻奇遇

趙無恤望著遠方騰騰升起的蘑菇雲,心中鬱悶。他的飛船「遊獵者號」墜毀在那裡。他因躲避隕石流被吸入黑洞,雖然極幸運地逃生,卻被仍到這個未知星球,一個在宇宙星圖上沒有記錄,不可能有飛船到達的地方。他今生恐怕都要留在這裡了。

    趙無恤是名僱傭兵,向來四海為家,是以很快拋下顧慮,面對現實。他手裡除了有救生倉標準配置的一個求生背包,一把激光槍和二個能量彈夾外,還有從不離身的鈦鋼長刀。它用特殊鈦鋼合金製成,可抵擋低能量激光槍的射擊。

    趙無恤收拾起行囊,憑感覺走向西方。他邊走邊觀察四周。身處之地是片大草原。向北望,齊腰深的野草一望無際,如陸生大海。微風吹過,捲起層層綠色波浪,使人觀之心曠神怡;向南望是無盡的森林。它們挽若厚重的山巒,橫亙在天之盡頭。

    趙無恤很快遇到第一種生物,一匹挺拔的飛馬。它背生雙翅,頭有獨角,渾身上下雪白一片,沒有一絲雜色。奔跑起來,四蹄翻飛,猶若騰空四海。其頭頂獨角,銀光閃閃,極為耀眼。那獨角飛馬駐足在百米外的河邊,悠閒喝水。

    趙無恤到過無數星球,見過千奇百怪的生物,這種馬卻是第一次見,而且這飛馬除了翅膀和獨角,像極地球馬。他或許到了類人類星球!自地球文明衝出太陽系,就不斷發現新的高等智慧文明,而衝出銀河系後,遇到的更多。這些文明有一成是類人類文明,即身形和地球人基本相似。

    趙無恤打定主意,要抓這匹獨角飛馬。「拿它代步絕對不錯。」他提氣輕身,悄無聲息地摸過去。

    尚有三十米遠時,獨角飛馬突然抬頭,沖趙無恤嘶叫一聲。趙無恤心中一驚,正想運起輕功,憑借瞬間的極速,強行去騎,沒想到頭頂突然打下一道閃電。他渾身一麻,僵在原地。那獨角飛馬雙蹄刨地,衝他打個響鼻,囂張飛走了。

    趙無恤心中這個氣,自武功大成,何時吃過這樣的虧。沒想到,今兒栽在一隻畜生手裡。

    他活動活動發麻的身體,幸而閃電擊中時,護體真氣本能發出,是以並未受傷。那獨角飛馬看上去人畜無害,沒想到如此危險。要知普通強度的電根本破不了他的護體真氣。那飛馬的閃電,卻令他渾身發僵,失去行動能力,雖只瞬間,但能量絕對不小。他不知道,獨角飛馬是二階氣系魔獸,擅使氣系中級魔法霹靂閃電,而魔獸釋放的魔法,威力遠大於法師。

    趙無恤自失一笑,暗道:「看來以後的生活會很有趣,這個星球不簡單。」他看準獨角飛馬離去的方向,施展「凌雲步」,追蹤而去。

    空曠的草原上,一個小小的人影,伴隨一高一低地上下運動,極快前移。

    ……

    塞維林要塞,伽瑪大陸有數雄城,橫亙在南北巴爾喀山脈之間,隔絕了人類與魔獸的通路,是人類世界的門戶。它與東方的小巴爾喀山脈遙遙相望。它們之間是面積過千萬帕(注)的草原,森林和湖泊,是大陸聞名的狩魔之地。無數冒險者亡命來此獵取價值萬金的魔精核。

    要塞東門,與魔獸世界的唯一通路,向來只收出城費,不收入城費。太多的冒險者有命出去,沒命回來。

    清晨,又一波人出發。東門守衛認出來,是鐵星石傭兵團,雅西王國有名的精英傭兵團。全團二十人,全部是高級職業。

    「狂劍」基翁,鐵星石傭兵團團長,走在隊伍最前面。他身高一米九,極健壯,背上長過米半的巨大雙手劍非常人能用。不過,沒人注意這個彪悍的傢伙。人們全都盯著隊伍中的兩位美人,「冰火玫瑰」克裡斯蒂娜和梅琳。

    「火玫瑰」克裡斯蒂娜,水系法師,約有二十三、四歲。她那俏麗的瓜子臉上擁有精緻的五官,柔和淡淡的眉毛,寶石般明亮的雙眸,纖巧挺直的瓊鼻,還有紅潤潤,讓人忍不住想親吻的小嘴。每個部位本身都令人讚歎,放到一起更使人目眩神迷。

    她穿著一件深藍色法師袍,其緊身的設計,秀出美人兒凹凸有致的身材,尤其胸前那對宛若雕塑的巍峨山峰,更秒殺無數人。這絕對是難得一見的俏法師。標準法師袍,既大又肥,恨不得把全身都遮掩起來。克裡斯蒂娜不知從哪裡得來如此大膽性感的法師袍,配上陽光般燦爛的笑容,一路走過,使無數人丟魂。

    「冰玫瑰」梅琳,弓箭手,約有二十五、六歲。她有不亞於「火玫瑰」的美貌,不提其絕美容顏和魔鬼身材,單那股拒人千里之外的眼神,就令無數人躍躍欲試。男人都是賤骨頭,美人兒越冷越勾人。越有挑戰,亦越有征服的快感。

    如此絕色,卻無狂蜂襲擾,更顯二女特立。細心的人注意到,俏法師的靚麗長袍上,隱約佈滿細密地深藍色魔法符文。這是魔法加持的標誌,是法師袍中的極品。女箭手身背的長弓更非凡物,那是精靈族特有的,沒得到精靈祝福的人類根本不能使用!她們的實力決不一般。只有熟悉的人才曉得,要塞內因二女而傷亡的登徒子,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焦點外,三個全身包裹在斗篷中的人隱在隊伍中,默默行走。

    ……

    鮮血,艷麗刺眼!

    殘肢,四處散落!

    野獸,伏屍處處!

    趙無恤慎重地觀察面前一片狼藉的營地:以燃盡的灰堆為中心,四周分佈著十具與地球人相似的屍體,其中過半被撕碎,看不出人形。他們外圍是幾十隻死去的不知名野獸和馬匹。這馬與地球馬一模一樣。

    趙無恤後來才知死去的野獸名狼鱷,體型似狼,頭如鱷魚,有長長的巨吻和鋒利的牙齒,身上披著似穿山甲的鱗狀皮,刀槍不入。它們有銅皮鐵骨的身體,恐怖的力量和極快的速度,而且成群結隊地出獵,是狩魔之地有名的凶物。

    根據戰場痕跡,這隊冒險者該是夜裡遭偷襲,抵擋不住下向西突圍。大部分人沒能離開。血尚未凝固。人沒走多久。

    「或許是個機會。」趙無恤從狼鱷混亂的爪印中,發現三個倖存者的足跡。他起身向後招手,呼道:「神電!」

    一匹獨角飛馬不情願地加速衝進來。獨角飛馬生性善良,厭惡血腥。只是「老大」相招,不得不從。它正是一個月前,令趙無恤蒙羞的獨角飛馬,被追捕十三天後,終於降伏。趙無恤取名「神電」。

    獨角飛馬天敵不多。它能飛,地面王者無可奈何,而近乎瞬發的霹靂閃電也足以對抗空中霸主。直到遇上外來物種趙無恤。

    趙無恤第一次敗在大意,有備而來後,很快發現獨角飛馬每次瞬發閃電,獨角角尖都有微弱電花閃爍,尋常人看不到,而趙無恤功聚雙目,能輕易發現。他利用獨角飛馬這極短的準備時間,輕鬆躲避閃電攻擊。而獨角飛馬的其他招數,還沒機會施展,就被趙無恤施展輕功,躍到背上,且使出千斤墜的功夫,把獨角飛馬生生從空中壓回地面,使其動彈不得。相持一天後,獨角飛馬投降。不過,趙無恤對異世界第一匹坐騎非常愛護,獨角飛馬也安生下來。是以,獨角飛馬心雖不願,但依舊竄進殺場。

    西方突然傳來一聲震天的撕嚎。趙無恤心神一顫,這聲音很熟悉,當年,自己生死與共的戰友犧牲時,亦曾發出過。他急跳上馬背,驅使神電向西飛去。

    沒多久,數十頭的黑色狼鱷映入眼簾。它們的中心是一個直徑約三米的淡藍色半球型防護盾,裡面有二個女人,其中一女,身背長弓,雙手費力地舉著超大雙手劍,盯著狼鱷。而兇猛的狼鱷一個接一個的衝刺,撞擊護盾。

    趙無恤終於肯定來到了魔法世界。地球衝出銀河系後,曾有探險家發現過魔法文明,後人卻再沒找到通路。百年來,那幾乎成了傳說。他降臨這個星球以來,遇到太多神奇的野獸,會發冰箭的三耳紅睛兔,會噴火球的利爪蜥,還有發閃電的獨角飛馬等等,今天看到會使魔法,與地球人一樣的人類,終於不再懷疑。

    下面的狼鱷群拿防護盾沒辦法。趙無恤心中稍定,尋思著如何搭救。他的槍早在幾天前因耗盡能量丟棄。他正思慮,下方情況突變。四隻狼鱷從四方同時撞上防護盾,半球裡另一女手中的法杖頂端,小球狀的深藍色晶石,啪的一聲碎裂,法杖的主人噴出一口鮮血,萎靡倒地。深藍色防護盾立時消失。背弓女子用劍指著狼鱷,滿臉絕望。

    趙無恤沒想到下面的人已是強弩之末,急拔出鈦鋼長刀,長嘯一聲,縱身飛下。他身落二女邊,揮刀便砍。

    狼鱷群被刺耳的嘯聲分散注意力,待趙無恤落地,方向搶奪食物的不速之客發起攻擊。

    趙無恤手中鈦鋼長刀「唰!唰!唰!」瞬間往前左右三方,劈出三刀。只見三隻襲來的狼鱷,大嘴尚張著,脖子卻已斷裂。趙無恤的豪勇沒解決困境,更多的狼鱷向他撲來。

    那背弓女子初聞嘯聲,只覺耳鼓生疼,禁不住拄劍跪在地上。待抬頭,正看到趙無恤如砍瓜切菜般斬掉三隻狼鱷的頭顱。她心中震駭:即使高級武士也無法如此輕鬆砍下狼鱷的頭!

    趙無恤以二女為中心,腳踏「虛空步」,長刀舞起。四面衝來的狼鱷,紛紛從原路跌飛。趙無恤尚有餘隙,掃了二女一眼,這才發現地上還躺著一個巨漢。他心中明白,那雙手大劍必是此人的,那粗獷的撕嚎也只有這樣的漢子方能發出。適才的聲音應是他最後的吼聲了。趙無恤目光移到背弓女子身上,發現她在發傻,大叫道:「快起來!」

    背弓女子驚醒過來,呆看趙無恤。她聽不懂趙無恤說什麼!她此刻方注意到,救命恩人的衣著打扮從未見過。

    趙無恤見背弓女子依舊未動,忽然醒悟:「語言不通!」他片刻間斬殺了十幾隻狼鱷,可是外面狼鱷群依舊。他表面風光,可是自個知道,短短這一會兒,已經消耗點小半真氣。他不可能殺掉全部狼鱷,帶著二女也衝不出去,只有最後一條路。他吹響口哨。

    天空中,飛馬神電停止閃電攻擊,盤旋在趙無恤頭頂。背弓女子才發現上面還有一個援軍,也明白趙無恤為何會如天神般從天而降。此時,趙無恤邁出奇步,瞬間來到她背後,抓起擲上天空。背弓女子驚叫連連,還未反應過來,已經輕輕落在飛馬背上。趙無恤此種時刻,不忘用上巧勁,免得背弓女子傷上加傷。

    背弓女子僅有片刻的驚慌,很快冷靜。她終於從剛才面臨死亡的絕望中擺脫出來,回復神智。她從新煥發起鬥志,沉靜地向下面喊道:「克裡斯蒂娜!」她們正是一個月前出發的「冰火玫瑰」。地上的巨漢是鐵星石傭兵團的團長基翁。

    趙無恤劈死一隻趁擲梅琳時偷襲的狼鱷,耳聽到上空傳來的冷靜聲音,心中訝然,不由向上撇了一眼。他這極短地分神,背上立挨一爪,只覺一股火辣辣地疼痛傳來。趙無恤扭頭發現是只體形極高大的狼鱷。他早注意到這只遊走在外圍,不停低吼,似指揮攻擊的狼鱷。它那一爪並沒真正傷到趙無恤,只是既然能擊中趙無恤,代表速度要快過其它狼鱷,力量亦是。

    梅琳看到這,急切地喊道:「小心,那是狼鱷首領!」旋即,她又想起語言不通,真是乾著急沒有辦法。她的羽箭早消耗殆盡,插不上手。

    趙無恤聽不懂梅琳的話,不過從其語氣明白這只高大的狼鱷不一般,或許就是這群狼鱷的頭,只看比其它狼鱷殺意重許多的眼神,就可見一般。它還高明地隱身眾狼鱷身間,蓄勢待發。若攻擊它則無法照顧克裡斯蒂娜,若不攻擊,又不能保證下輪擲出地克裡斯蒂娜的安全。

    趙無恤心中冷笑:「小畜生,還耍這鬼心眼。」他分五成內力於雙腿,腳下速度立時提升。梅琳正關注下方,突見趙無恤化作一道殘影,瞬間繞克裡斯蒂娜轉了一圈,接著靠近裡圈的四隻試圖攻擊的狼鱷,噴灑著鮮血先後飛起,急速撞向狼鱷首領。然後下面傳來趙無恤的聲音:「接著!」梅琳立刻看到克裡斯蒂娜那曼妙的身體翻滾著飛上來。她急接住。

    趙無恤適才短短一瞬,邁出一十二步,攻出四刀四腳,把斬殺的四隻狼鱷踢向狼鱷首領,令其無法攻擊,然後腳尖一挑,把克裡斯蒂娜送上天空。首領受襲,狼鱷群的攻勢又短暫的停滯。趙無恤得以喘口氣,藉機恢復真氣。他剛才做的輕鬆,真氣消耗卻是劇烈。現在二女脫身,也該離開了。

    「既然要走了,就得留下點禮物。」趙無恤瞅著重整陣腳的狼鱷群,嘿嘿一笑,突然急速旋身,如龍捲風般,捲起氣浪沖向狼鱷首領,途中接觸的狼鱷甫一近身立被震飛。狼鱷首領長嚎一聲,四足抓地,瞬間加速,凌空撲向趙無恤。

    梅琳只看到一道黑色閃電,唰地撞向趙無恤。她的心立時提了起來。狼鱷的可怕力量,早深深印在傭兵的腦海。從沒聽說過有誰敢硬撼狼鱷首領的正面衝擊,即使以力量見長的團長基翁也不行。梅琳心中埋怨趙無恤,為何不繼續用那神奇的步法,以巧勁破敵。她身為弓箭手,眼力高明,早瞧出趙無恤的憑借。

    趙無恤在狼鱷首領將及身時,突然逆轉真氣,剎住身形。他停身住的同時,還矮下身,整個人紮穩馬步,長刀上舉。

    狼鱷首領眼睜睜地看著到嘴的肥肉變成明晃晃的刀尖。伴隨一片血光,它被開膛破肚,尚未落地,就已死去。

    趙無恤也不好受,真氣急速運轉,豈是說停就停,饒是「太乙玄功」奪天地之造化,趙無恤依舊感覺胸口氣息翻滾,禁不住噴出一口鮮血。他深知尚有幾十隻狼鱷虎視眈眈,忙運轉真氣,遊走全身,片刻間傷已癒合七八成。

    周圍的狼鱷似未從首領被殺中醒悟,停止攻擊。趙無恤得此良機,縱身躍到飛馬背上。神電背著克裡斯蒂娜和梅琳兩女還不費力,多了趙無恤這個壯漢,立刻堅持不住。三人只覺馬背一晃,似要掉下去。趙無恤醒悟,忙提起輕身,雙足虛點在飛馬背上。神電負擔大減,立刻恢復平衡,展翅高飛。

    趙無恤以忽略不計的小傷,於狼鱷群中宰掉了不順眼的狼鱷首領,心中暢快。他哈哈大笑著衝下喊道:「狼崽子們,哥哥去也!」他硬殺狼鱷首領,真氣耗掉大半,也無餘力了。

    梅琳望見趙無恤嘴角殘留的血跡,想及他方纔的悍勇,心中莫名。面前的男人是個怎樣的存在!以一人之力,輕鬆屠殺幾十隻狼鱷,更於狼鱷群中斬其首領。要知狼鱷首領是一階氣系魔獸,擅長氣系魔法「加速」,其移動攻擊速度,連大武士都要頭疼。或許只有武師才能如此輕鬆。

    對強者的崇拜,令梅琳不禁多看一眼。她脫離了危險,方有心注意到恩人擁有一副英俊的面容,其稜角分明的五官,如雕塑般,讓人觀之愉悅。梅琳心中微起波瀾,她不得不承認,恩人是做傭兵以來見過的最帥最有味道的男人,甚至比以英俊聞名的精靈族男子毫不遜色,而且他渾身散發的陽剛與彪悍,更是精靈欠缺的。

    趙無恤沒注意梅琳研究自己。他剛嘲笑完狼鱷,就發現東方急速飛來兩隻大鳥,急招梅琳觀察。他在森林生活一個月後,深深明白了一個道理:這裡的每種動物都可能是致人於死地的殺手!

    梅琳眺望遠方,失聲驚呼:「蚣雕,快走!」

    註:伽瑪大陸度量衡,長度桑,面積帕,桑約為裡,帕約為平方里。為讀者方便,行文中混用現代度量衡,如米、裡、斤等。 本帖最後由 huahua88 於 2014-10-9 17:52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