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龍槍編年史系列 作者:瑪格麗特.魏絲.崔西.西克曼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77862 110 10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1-9-15 15:18 編輯

秋暮之巨龍
(Dragons of Autumn Twilight)

冬夜之巨龍
(Dragons of Winter Night)

春曉之巨龍
(Dragons of Spring Dawning)

龍槍編年史系列 作者:瑪格麗特.魏絲.崔西.西克曼 (已完成)龍槍編年史系列 作者:瑪格麗特.魏絲.崔西.西克曼 (已完成)龍槍編年史系列 作者:瑪格麗特.魏絲.崔西.西克曼 (已完成)


【作  者】:瑪格莉特.魏絲(Margaret Weis)和崔西.西克曼(Tracy Hickman)

【作者簡介】:
  瑪格麗特.魏絲(Margaret Weis),1970年畢業於密蘇里州大學,主修創作與文學。
   目前為自由作家,與丈夫共同創作奇幻與科幻類型的小說。
   夫婦倆現在快樂地居住在南威斯康辛州一座翻新的穀倉裡,正著手?TOR公司寫一系列新的小說。
  
  崔西.西克曼(Tracy Hickman),摩門教徒。年輕時曾遠至南太平洋的西印度群島傳教。
   目前為全職作家,從事小說撰寫與紙上角色扮演遊戲的設計。
   和妻子、兩個女兒和兩個兒子一同生活在猶他州。
   夫婦倆現在正一同為Warner Books撰寫一套三部曲的小說。
  
  瑪格麗特.魏絲與崔西.西克曼兩人原先是 TSR公司內部的員工,
  在設計新的冒險世界「龍槍」(Dragonlance) 時合作。
  之後結合整套遊戲系統而推出的「龍槍編年史」系列小說出人意料地大受歡迎,
  曾經在紐約暢銷書排行榜上高踞不下,並且被翻譯成多種語言。

  兩人後來又繼續合作了「龍槍傳奇」(Dragonlance Legends)系列、
  「死亡之門」(The Death Gate Cycle)系列、「闇黑之劍」(The Darksword)系列等作品。
  可謂近幾年來最多產的奇幻文學作家之二。

【內容簡介】:
  龍槍編年史一.秋暮之巨龍(Dragons of Autumn Twilight)

    惡龍降世,惟有尋得屠龍槍,
    方能解救世界、回歸和平。
    在充斥魔法與邪惡的克萊恩世界中,
    一群平凡的冒險者,
    將合力寫下令人嘆為觀止的傳奇。
  
    多年相識的好友,互道珍重追尋自己的人生。
    如今,他們又再度重逢,但心裡卻各自藏著祕密。
    他們互相談論起大戰一觸即發的謠言,
    聊著陌生怪物、神祕生物與傳說中的神物,
    卻絕口不提他們彼此內心的祕密。
    因為,時候未到。
    直到某次偶然的機緣,一位既美麗又悲傷的女子,
    帶著一柄魔法水晶杖,將眾人引入重重暗影中,
    永遠改變他們的生命,以及這世界的命運。
    沒有人料到他們會變成英雄。

  龍槍編年史二.冬夜之巨龍(Dragons of Winter Night)

    黑暗之后塔克西絲,
    率領惡龍軍團再度降臨世間。
    善良的力量終究不敵長年累積的宿怨,
    這群冒險者能突破黑影的籠罩,
    為世界帶來希望嗎?
  
    黑暗之后塔克西絲的惡龍軍團再度降臨世間。
    四方諸國一致備戰,準備捍衛他們的家園、生命,以及他們的自由。
    然而,同仇敵愾的短暫團結終究不敵長年積累的宿仇與偏見。
    未戰,似已先敗。
    熾烈的戰火,無情地拆散了相知相惜的摯友。
    再相聚,已是一年後--倘若彼此都還健在。
    籠罩世間的黑影益發深沉,
    一位貶謫的騎士、嬌貴的女精靈,和古靈精怪的坎德人,
    孤寂地站在冬日慘白的陽光裡。
    戰爭中毫不起眼的英雄。

  龍槍編年史三.春曉之巨龍(Dragons of Spring Dawning)

    背叛、變節、猶豫和軟弱,
    在善惡大對決的最終一戰前,
    失去摯友的冒險者們,
    要面對的不只是熾烈的戰火,
    還有他們心中艱難的抉擇。
  
    為了對抗黑暗之后塔克西絲的惡龍軍團,
    戰火愈燒愈烈。
    帶著神祕的龍珠與銀光閃耀的屠龍槍,
    一行人為世界帶來了希望。
    但如今,在黎明破曉的此刻,
    久藏在摯友心底的祕密終於攤了開來。
    背叛、變節、猶豫與軟弱,
    幾乎要徹底毀掉他們所努力的一切心血。
    最艱苦的一戰,
    就在他們的內心之中。
    但最後,他們終將成為英雄。

【作者其他作品】:
  按閱讀次序(故事時間)排列
  • 龍槍編年史(Dragonlance Chronicles)
    • 秋暮之巨龍(Dragons of Autumn Twilight)
    • 冬夜之巨龍(Dragons of Winter Night)
    • 春曉之巨龍(Dragons of Spring Dawning)
  • 龍槍編年史:失落篇章(The Lost Chronicles)
    • 王國深處之巨龍(Dragons of the Dwarven Depths)
    • 雲城飛將之巨龍(Dragons of the Highlord Skies)
    • 魔瞳法師之巨龍(Dragons of the Hourglass Mage)
  • 龍槍傳奇(Dragonlance Legends)
    • 時光之卷(Time of the Twins)
    • 烽火之卷(War of the Twins)
    • 試煉之卷(Test of the Twins)
  • 龍槍傳承(The Second Generation)
  • 夏焰之巨龍(Dragons of Summer Flame)
  • 靈魂之戰(The War of Souls)
    • 落日之巨龍(Dragons of a Fallen Sun)
    • 隕星之巨龍(Dragons of a Lost Star)
    • 逝月之巨龍(Dragons of a Vanished Moon)
  • 黑暗信徒(The Dark Disciple)
    • 琥珀與灰(Amber and Ashes)
    • 琥珀與鐵(Amber and Iron)
    • 琥珀與血(Amber and Blood)


一位老者
    提卡·唯蘭伸直了背,歎口氣,試著讓抽搐著的肩膀放鬆。她把沾滿肥皂泡沫的抹布丟進了水桶,環顧著四周空蕩蕩的房間。

想讓這間老旅店維持著一定的水準,成了件越來越難做到的苦差事:旅店所有的木質傢具,都維繫著許多人的珍愛與思念,但,就算再多的愛與修補,也難以掩飾傢具上斑駁的破洞與裂痕,當然更難避免顧客無意間坐在這些刺人的碎屑上。這個名叫「最後歸宿」的小旅店並不像她在海文所看到的旅社般華麗,不過它的特色是舒適。

旅店座落在一棵活生生的老樹上,老樹蒼老而濃密的枝葉將旅店輕擁入懷;牆壁和裝飾的雕刻是如此精緻,精緻到絕大多數的旅客分辨不出哪裡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哪些又是巧匠的匠心獨運。旅店的酒吧有如溫暖且經過仔細拂拭的雕塑品,昂立在這棵支撐它的大樹身上。沾著各種污漬的玻璃窗,讓整個房間籠罩在不停躍動的溫暖光線中。

隨著正午的逐漸逼近,陰影也開始跟著慢慢縮小。這座名為最後歸宿的旅店很快就要開門迎賓了。提卡滿意的環顧四周,每一張桌子都已擦拭乾淨,同時也上了蠟。她所要做的只剩把地拖乾淨。她開始移開那些笨重的橡木椅子,這時歐提克急急忙忙的從廚房裡衝出來,渾身散放著一股食物的香氣。

「不管是作生意或還是看天氣——今天應該又是一個黃道吉日!」歐提克一邊說著,一邊努力地想把肥胖的身軀擠進吧台後。他愉快地吹著口哨,一邊拿出杯子,並且把它們整整齊齊的排好。

「我倒希望天氣再好些,生意再差壞些。」提卡挪動著椅子抱怨道。「我昨天差點走斷兩隻腳,換得的卻只是更少的感激和少之又少的小費!那群人真是陰沉。看起來個個都是神經兮兮的,真有草木皆兵的感覺。我發誓!當我昨天不小心碰翻了一個杯子的時候,瑞塔克真的拔出了他的劍!」

「啐!」歐提克發出不屑的聲音。「瑞塔克是索拉斯的追尋者護衛。他們個個都是這樣窮緊張,換作我替韓德瑞克那個宗教狂工作的話……我的神經可能會繃的更緊……」

「小聲點!」提卡警告他。

歐提克聳聳肩。「除非大神官會飛,不然在他聽到我說什麼之前,我就可以察覺他靴子踏在樓梯上的聲音。」雖然口頭上這樣說,但是提卡注意到他接下來的話聲的確變小了。「記住我所說的,索拉斯的居民們已經快要承受不住這種壓力了,人們神秘的消失,天知道他們被帶到什麼地方去?這是個壞年頭。」他搖了搖頭,但隨即表情又高興起來。「不過倒是個做生意的好時機。」

「直到他讓我們關門為止。」提卡幽幽的說道。她隨即抓起了掃把,勤快的掃起地來。

「即使是神官們也得填飽肚子,用些飲料把他們時常掛在口中的硫磺和火焰給衝下肚子裡。」歐提克輕笑道。「不停的教導民眾這批新神祉的各種豐功偉業一定很累,所以才讓神官每天都來我們這兒造訪。」

提卡停下了手邊的工作,靠在吧台上說著;「歐提克」,她的聲音稍稍嚴肅了些,而且明顯地壓低。「我還有聽說另一個有關戰爭的謠言。北方的軍隊正在集結,鎮裡又來了這些披著斗篷在神官旁問東問西的神秘人物。」

歐提克饒富興味的看著眼前這個十九歲大的女孩,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臉頰。自從女兒神秘失蹤之後,她對歐提克來說,就像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他拉了拉她的紅色捲髮。

「戰爭?哈!」他嗤之以鼻的說,「自從大災變後就一直有這些關於戰爭的傳聞。小女孩,謠言只是謠言罷了。說不定是那些神官故意假造這些傳聞,好讓人們保持警覺。」

「可是,」提卡的眉頭深鎖,「我覺得……」

門開了。

提卡和歐提克立時機警地轉向門的方向。兩人居然都沒有聽到一點腳步聲,這是非常匪夷所思的事!除了鐵匠的屋子,索拉斯的每棟建築物都是建築在巨大的老樹枝椏上,最後歸宿旅店也不例外。在緊跟著大災變之後的混亂和恐懼後,鎮民們便決定在樹上定居。從此索拉斯就成了一個樹城,是克萊恩世界僅存的少數美景之一。堅固的木製吊橋連通了這個五百人的城鎮,城鎮的日常生活和各式交易都在離地極高的樹上進行。最後歸宿旅店是其中最大、最高的一棟,它離地有四十呎高,樓梯環繞著這棵老樹斑駁的外表。就像歐提克說的,他們可以在每一個客人上門前聽到他的腳步聲。

但是,這次提卡和歐提克都沒有聽到這個老人的腳步聲。

老人站在門口,柱著根老舊的橡木枴杖,對著旅店四處打量。灰色破爛的斗篷遮住了他臉上的所有特徵,只露出一雙如獵鷹般銳利的雙眼。

「有什麼事嗎?老人家?」提卡一邊詢問這個陌生人,一邊和歐提克交換擔心的眼神;難道這個傢伙是追尋者的間諜?

「啊?」老人眨了眨眼,「你們開張了嗎?」

「這個嘛……」提卡有些遲疑。

「當然當然,」歐提克臉上堆滿了笑容。「快進來吧!老先生。提卡,快替這位客人找張椅子,他爬了這麼高之後一定很累了。」

「啊?爬高?」老者抓了抓自己的頭,看了看四周,最後眼神落到腳下的地板。

「喔!是啊!好多好多階梯……」。他擠進了旅店中,開玩笑似的對著提卡揮了揮手杖。「妳忙妳的!女孩兒,我可以自己找到座位的。」

提卡聳聳肩,抓起掃把繼續掃地,但目光卻仍緊盯著這名老者。

老者站在整個旅店的正中央,打量著四周,像是要確認房間中每張桌子和椅子的位置。旅店的大廳非常大,形狀有點兒像豌豆夾,環繞著老樹的周圍,比較小的枝椏支撐著這個大廳。老者似乎對角落的火爐特別感興趣。火爐是大廳中唯一的石製擺設,明顯的是出自於矮人工匠之手,似乎是刻意為了要讓整個火爐和大廳合為一體而雕塑出來的,它利用頂上的枝椏自然排煙。火爐旁邊一捆一捆堆積著的,是從高山上運下來的木柴和松枝。索拉斯沒有一個居民會想把自己所居住的大樹來當作燃料。通往廚房的通道得要直落四十呎,歐提克的顧客多半不認為這樣的設計稱得上方便,看來老者也不難以苟同。

老人嘴裡喃喃自語,看著大廳的各個角落。接著,讓提卡驚訝的事發生了。老者竟然丟下手杖,捲起袖子,開始重新排起整座大廳的擺設!

提卡把手邊的工作停了下來,靠著掃帚說。「您在作什麼啊?那張桌子一向都放在那邊的!」

原先有一張長而窄的桌子放在大廳的中間,老者把它一路拖拉到緊靠著大樹的樹幹,面對著火爐的地方,接著他後退了幾步,欣賞自己的傑作。

「就是這樣!」他喃喃說道,「應該要更靠近火爐才對。現在再拿兩張椅子來,這裡得放六張才夠。」

提卡回過頭來看著歐提克,他似乎正要開口抗議,就在那一刻,廚房火光一閃,傳來大廚的驚叫聲,顯然廚房裡的油漬又著火了。歐提克飛快的跑向廚房。

他擠過提卡身邊的時候說,「他看起來不會害人,只要他的要求別太過份,就照他說的去做。也許他是打算要開個派對什麼的。」

提卡歎了口氣,照著老人的指示把兩張椅子搬到指定的位置擺好。

「現在,」老人精明的四處察看,「再搬兩張椅子,比較舒服的那種,請放到這裡來,靠近火爐的位置,就是被影子遮住的地方。」

「哪來什麼影子啊!」提卡抗議道,「現在可是正午時分哪!」

「啊!」——老人的眼睛瞇了起來——「但是今天晚上這裡就會有影子了呀!不是嗎?當火爐點起來的時候……」

「大……大概是吧!」提卡無力的回答道。

「乖女孩,把椅子拿過來。我要在這裡擺張椅子,就擺在這。」老人手指著火爐前的一個位置。「是給我自己的。」

「老人家,您是打算辦一場派對嗎?」提卡一邊把旅店裡最舒服、最合適的椅子搬過來,一邊問著。

「派對?」這個說法對老人來說似乎相當新鮮。他笑道,「也對!女孩。這將是場克萊恩自大災變以來前所未有的派對!要好好準備哦!提卡、唯蘭 。」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撫弄了一下她的頭髮,轉過身,一把老骨頭吱嘎響地坐了下來。

「一杯麥酒。」他點了飲料。

提卡走近裝了杯麥酒給他。直到開始掃地之後,才赫然想起件事:這老人怎麼會知道她的名字?

註釋:

1.修瑪(Huma):克萊恩傳說中和銀龍合力擊敗黑暗之後(Queen Of Darkness)塔克西絲 (Takhisis)的英雄。但目前索蘭尼亞(Solamnia)騎士團只擁有曾有一位同名騎士加入騎士團的證據,至於是否有此豐功偉業,由於史料的喪失,亦漸漸成謎。

2.帕拉丁(Paladine):身為善良之神的首領,在傳說中由他在渾沌初開的時候,奉著神上之神的號令,率領眾多善神,踏進這個世界。他的其中一個形像是身長七十二呎,神威無窮的白金龍。他秉持著善良的守則,絕不直接介入俗世間的事務,因此,修瑪即是他化身的這個說法,其實僅為誤傳。不過,史家可以確定的是,他的力量確實有在那個時候間接的影響到歷史的走向。在克萊恩的天空中,他的星座位在另一個名為靈界之門的星座之外,據說是在守護著該道門扉,不讓龍類重回世間。

3.黑暗之后(Queen of Darkness,Takhisis):名為塔克西絲的這名神祉最喜愛以美麗女祭司的外貌出現。在尚未有歷史記載的時候,由於他明白人類的靈魂將是統治克萊恩的關鍵,因此掀起了全聖之戰(All-saint war),迫使十八名神祉分成了三個陣營,彼此交戰。
之後,其中一個形體為五頭鉻鋼龍的他又掀起了三次的巨龍戰爭,對這個世界造成了極大的傷害。被修瑪封印的他一直處心積慮的想要回到克萊恩,繼續他的霸業。

4.克萊恩的史家將整個克萊恩的歷史分成了數個年代。這其中以一場史無前例、天崩地裂的大災難作為計數的元年,將所有的年份分成大災變前,大災變後。在約大災變前四千年前泛稱為夢幻之年代(age of Dreams),包含了諸神創生,世界繁衍的歷史。大災變前四千年則至兩千五百年則被稱為光明之年代(age of Light)。大災變前兩千五百年至大災變時則被稱為力量之年代(age of Might),此時克萊恩上的一切繁榮興盛,看來前景大好,但黑暗的陰影卻開始慢慢的潛伏,許多的因素都因此直接間接的導致了悲慘的大災變。黑暗之年代始自大災變,終於大災變後三百二十年,此間克萊恩的人民流離失所,家破人亡,掙扎著在殘破的廢墟中重新建立起家園和新秩序。自大災變後三三二年開始至今,被史家稱為龍之年代。

5.伊斯塔(Istar):奠基於大災變前一千一百年的王國,於大災變前二八零年和同為人類所組成的索蘭尼亞王國結合。伊斯塔所擁立的教皇代表了宗教、心靈上的力量,索蘭尼亞的精銳騎士則成為王國的武裝力量,兩者的結合讓伊斯塔王國盛極一時。該王國的一切豐功偉業,皆被大災變於一夜之間徹底從地面上抹消。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