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少年陰陽判官 作者︰水水東(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99219 207 10
第一章 神秘女人(一)

    不管你信不信,就在去年夏天的暑期,我真的遇見鬼了,而且還不止一只。

    起因其實很簡單,那時我想,過了暑假,我就是大三了,都“老三屆”了,卻還從沒踏出過社會,于是就萌發了一個在外面“獨居”打工的念頭。說干就干,期考一了,把論文向上一交,我就在學校附近一棟破舊的出租樓里租了一間價格便宜的房子,草草的搬了進去。

    那時我已經打定主意不回家,再重再累的活也不怕,只要有工打,賺來的錢夠交房租就可以了。

    但事情卻總是事與願違,一連十多天,我頂著能將人曬得趴下去的烈日,幾乎把整個城市都跑遍了,卻連最簡單的賣影碟店銷售員也應聘不上,我心里沮喪到了極點,索性什麼也不干,就耗在那間破舊的房子里打游戲得了。

    幸好,為了預防萬一,我從一開始就編了一個讓老爸覺得我非留在學校不可的理由,于是老爸在家里寄來了一筆還算過得去的“應急救濟金”,這樣我還可以舒舒服服的躺在我租的那間破房子里打游戲,暫時不用為錢發愁,日子過得還算逍遙自在。

    但好日子過了不長,怪事很就發生了,在一個毫無征兆的深夜,我毫無防備的就遇到了鬼。

    當然,像所有遇見過鬼的人一樣,那時我並不知道自己已經遇到鬼,而且事後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害怕。但現在回想起來,那些詭異的事情總是從一件很不可思議事情開始的。這總讓我懷疑,這世上一切古怪的事情,總有一個古怪的開頭,而且後面還或多或少的連帶著一個匪夷所思的結局。

    那天晚上,她敲開我的房門時,已經是深夜的十二點,秋夜的微涼流淌在寂靜的夜色中,把夜的寂靜襯托得更加坦然。如果不是還在網上玩命的打《半條命》,這會兒我多半已經躺在床上,並且已經進入了甜甜的夢鄉。

    但她在十二點將正未正的時候,敲門了。她敲門的聲音並不是很大,但很有節奏,連綿的三聲四重奏,輕柔而有點膽怯。

    十二下過後,我不得不懶洋洋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找誰?”我打門,門前一位陌生的女郎悄生生的站在黑暗的夜色前面。

    房間里昏暗的台燈斜斜的向上,照出她略帶蒼白的臉,那使得她的臉在燈光中顯得異常的突出,而身體的其他部分卻隱沒在黑暗的夜色中。

    那是一張美麗而成熟的瓜子臉,在朦朧的燈光下,我依稀可以辨認出她的年齡︰二十八九左右,八成已婚。

    “你是誰?有事嗎?”我開口問道。

    “對不起,只打擾您一點時間,”她說話的聲音很溫柔,“我能進去找一點東西嗎?”

    她顯然為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感到有點不好意思,神情有點尷尬,手指有點不知所措的指了指我身後的房間。

    “找東西?我這兒有你的東西?”我表示疑惑。

    “對不起,是這樣的,”她調整了一下臉上紊亂的表情,開始用好看的微笑向我解釋說,“文革前,我父親曾經住在您現在住的這間房間里,他般出去的時候,在您這里留下了一些東西,那東西現在對他來說很重要,因為他就快要去世了,真的,不騙你,現在他老人家快不行了,作為他唯一的女兒,我、我很想為他老人家完成這最後一個心願,剛才我已經和房東太太打過招呼了,只要您沒意見,我想進去里面看了一看東西還在不在,您放心,只看一眼,絕對不會用佔用您太多的時間,如果沒有就算了,我只是想在父親的生命盡頭,為他完成一個他很想完成的最後願望。”

    “文革前?文革前你父親住在這里?”我忍不住再從新看了看自己身後的房間,青磚木窗,已經早就掉漆的窗門,全部是舊式的建築,我早就知道了它是這座城市里的一棟破舊到不能再破舊的建築,但般進來時,還是沒有想到它已經是比文革好要老的東東。

    “是的。”她認真地答道。

    我居然住在了一棟文革前的樓房里,這太不可思議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