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奇幻] 激情燃燒在史前 作者:焚書儒(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2489 74 3
激情燃燒在史前.jpg
內容簡介
  一輛公交車被扔進了史前世界。造成了史上一次穿越人數最多的事件。看這些人如何在裘毛飲血的遠古時期共存掙扎。原來,穿越是一種非常危險的事情。
-----------------------------------------------------------------------------------------------------------------------------------------------

卷一:逆境求生 章一:穿越在死境

    第四人民醫院到了,請下車的乘客準備下車……”

    伴隨著刹車的慣性,睡眼朦朧的趙良身體往前趔趄了一下,他睜開半闔的眼睛往車窗外看去,閃亮的路燈在雨中反射出一圈圈迷蒙的光暈,讓他本來就睜不開的眼睛又不由自主的眯了一下。

    “才走到這裏?唉……”趙良心中估摸著到家應該還有七八站的距離。

    “咣!”的一聲。車門合上,整個公交車在一陣發動機的震顫下又緩緩啟動。

    “各位乘客,本車即將啟動,請各位扶好坐好,下一站……”趙良在座位上又扭動了一下身體,換了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又緩緩睡去。

    “啪嚓!!”

    忽然,一聲巨響,那聲音就像一個雷管在趙良耳邊炸響一樣。他猛地驚跳了起來,睡意全無。然後就是碎掉的車窗玻璃像雨點一樣打在他的頭上,車廂內的其他乘客都在張大著嘴尖叫著。可是趙良卻一點聲音也聽不見。他腦袋裏嗡嗡作響,雙手緊握住欄杆,腳下的地板竟然像麵團一樣絲毫著不了力。

    “媽的!撞車了。”趙良乾脆順著欄杆坐在地上,兩條胳膊緊緊的盤在欄杆上。他記得網上說這是在發生車禍時的一種比較有效自救措施。

    “啪嚓!!”又是同樣一聲巨響。車廂內外一片雪亮,這時趙良才清楚,現在情況比車禍還要來的嚴重。

    “TNND,這是遭雷劈啊!我沒這麼倒楣吧?”公交車像喝醉酒一樣在瘋狂的搖擺。沒能抓到固定物的乘客在車廂內被拋的跟彈跳球一樣,趙良緊閉雙眼死死的握住欄杆祈禱著各路神明讓車趕快停下,雖然他一向並不相信任何宗教。事實也驗證了臨時抱佛腳的不可行性,他腦袋很巧的被什麼狠狠地撞擊了一下。然後就伴隨著一種嘔吐的感覺慢慢暈了過去。

    2008年4月2日,上帝的日曆似乎少撕了一頁。給人們開了一個遲來的玩笑。中國某市一輛大型公共汽車在公路行駛中遭遇雷擊所形成的未知黑洞整個消失,隨之失蹤的還有包括司機在內的二十名人員。這無疑又是給世界上各種神秘事件薄上添加了濃重的一筆。他們像煙霧一樣了無痕跡。人們不知道他們到了哪里。馬路上碎成一地的玻璃渣就是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留下的最後一個痕跡。

    “嗚嗚……嗯……嗚嗚嗚……”一陣若有似無的嗚咽將趙良吵醒。他緩緩的睜開眼睛。動了動身上的零件發現一個都沒少,心下稍安。於是扶著欄杆慢慢坐了起來,伸手在刺痛的腦袋上摸了一下攤開手看了看。還好,沒見血,只是多了一個腫包。

    趙良左右看了看,應該是天亮了,陽光透過滿目瘡痍的車窗照在車廂內,滿地的碎玻璃晶瑩閃爍。不過這對趙良來說只是一種慘景。他拉了拉另一位埋首在座上的男子問道:“大哥,有事沒?員警呢?”

    男子聞言緩慢的從胳膊中把頭扭了過來,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一句話也不說。趙良被他看得有點發毛。掙扎著站了起來望車窗外看去。這一看又把趙良驚得坐在了玻璃渣之中。

    “這……這是……”他喃喃的自語道,

    外面沒有員警,也沒有醫生。甚至看不到一點人工的痕跡。趙良看到的只有一眼無際的荒涼。除了黃土石塊還是黃土石塊。並且時不時的卷著一陣巨大的風塵。

    “這是哪里?”趙良腦袋全亂了,自己在做夢嗎?別急別急,慢慢想想。他雙手抱著頭回想起來。昨天下午碰到幾個同學一起去喝酒,忽然下雨。然後分手坐車回家。然後的車禍……不對,是被雷擊了。天哪!到底是怎麼回事?猛地,他像是中電一樣,伸手在兜裏亂摸起來。

    “太好了,手機還沒壞。”趙良欣喜的按著熟悉的號碼。

    “您所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

    一陣無情的電子合成聲音將他的心情一下擊落穀底。趙良還是一遍遍的按著,家裏的,朋友的,同學的,甚至110,120也沒有落下。回應他的依然是那一遍遍無情的電子聲。他不甘心的將電池拆下重新安上繼續瘋狂的按著。

    “沒用的,這裏沒信號,都試過了。”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勸說道。趙良慢慢的扭過頭,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皺著眉頭對他說道:“小夥子,你受傷沒?先站起來走走吧。”

    “阿姨。這兒是哪里?”趙良緊緊的抓住女人的手大聲的問道。女人沈默了一會兒,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

    他沈默了,緩緩鬆開了抓在手裏的手。女人什麼也沒說,微微歎了口氣轉身走開。

    這時從車門走上兩個男人,二三十歲左右,一個人手中還夾了個皮包。兩個人上來時都顯得垂頭喪氣。

    “沒人,這一帶應該是沒人居住。”一個說道。

    另一個人擰開瓶子喝了一口礦泉水接著說道:“先把受傷的人包一下,沒受傷的等下再出去找找吧。”

    聽了這番話,坐在車後面一直在哭泣的的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兒終於受不了了,大聲的哭喊起來,嚷著要回家。

    聽著那嘶啞的哭聲,趙良的眼淚也終於控制不住,大滴大滴的無聲滴落在地板上。

    趙良今年十七歲,高二學生。沒什麼特別的愛好與特長。平時也就上網玩個遊戲。學習成績還算可以總算沒讓父母操多少心。他以為這輩子就像大多數人一樣平淡無波的過去。誰曾想老天給他開這麼大一個玩笑。

    從清醒過來到現在已經過了十幾個小時了,他就這樣呆呆的坐在殘破的車廂內望著遠處無盡的黑暗。一個個從未重視過的面容浮現在眼前,現在顯得是那麼珍貴。

    “水……給我點水……”腳下躺著的一個滿臉是血的男人在哀求著。趙良低頭,猶豫了一下,然後慢慢的走過去將手中的的飲料瓶口遞到他的嘴邊,這個飲料瓶子是他在車上的垃圾桶中揀出來了,現在成了他的寶貝。那個人乾涸的嘴唇貪婪的吮吸著這平時絲毫不在意,現在卻彌足珍貴的水份。

    趙良沒有讓他多喝,滴了十幾滴後就拿起了瓶子。不是沒有同情心,幾個小時前他們就已經被告知周圍沒有水源。他們所能依靠的只是幾名乘客所帶的不多的水和公交車水箱內的水而已。而這遠遠不夠車上十六名生者的消耗。更令人沮喪和驚恐的是,他們沒有任何食物。也就是說明天再找不到人煙的話,他們都將慢慢地渴死,餓死。

    十六人。這是在這個車廂中還活著的人數。司機死了,他應該是最早死亡的。上半身黑糊一片,已經看不出本來的面貌了。現在想想都讓趙良幹嘔。還有一個小姑娘,大概只有七八歲吧。單薄稚嫩的身體不自然的扭曲著,胸部凹進去一塊,應該是死於內臟破裂吧。回想起她那睜大的雙目。很痛吧?還有……想著想著,眼淚又不受控制的從臉頰流淌下來。對於一個從未見過死亡為何物的青年人,這一切未免太震撼殘酷了些。

    夜晚很冷,趙良緊了緊身上單薄的夾克衫,身體在塑膠椅子上緊緊縮成一團。饑餓和寒冷讓他睡不著。他只有數著天空上的繁星才能勉強讓他分散一下對饑餓的注意力。

    “餓著。原來是如此難熬啊!”

    “喂!起來了。”一個男聲將趙良從美夢中喊醒。趙良抬頭看了看,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口水搖搖晃晃的從座位上站起。腿很麻,所以站的不是很穩。四周望瞭望,大多數人都醒了,除了地上躺著的。一個二十多歲的女性蹲在躺著的人那裏一個個的用手翻看著他們的眼睛。她站了起來指著躺著的一個老頭,對著趙良他們搖了搖頭。車廂內又是一片歎息。又死了一個。

    趙良低頭不語,他沒有時間來同情別人。也許下一刻自己也會步他們的後塵吧。想到這裏,他內心中又再度被恐懼充滿。

    “好了。”大個子男的輕聲說道。“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我們不知道這兒是哪里,有沒有人。我只能跟大家說如果再找不到水和食物我們統統都要死在這裏……”

    話音剛落,一陣抽泣聲又再度想起。大個男人沒有理會繼續說道:“所有的人都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們現在都是同一根繩上的螞蚱。然後……一起努力活下去罷。”

    車廂內又是一陣沈默,除了那一聲聲抽泣。

    “先自我介紹一下。周同,25歲。瑞豐公司……呵呵,現在說這個沒用了。我業餘軍事愛好者,對野外求生有一點點經驗,還……嗯……就這樣吧。”

    一名挎包的瘦瘦男人接著簡短的說道:“李明瑞,30歲。律師。”

    “劉玉玲,35歲。在德勝賣手機。”這是那位安慰過趙良的女性。

    剛才在查看傷員的年輕女性也低聲的說道:“李佳,20歲。四院護士。”

    “邱淩峰,21歲,打工。”這是一名用衣襟包著頭的年輕男性。雖然受了傷,但人看起來還比較有精神,當然,只是相對而言。

    “張燦,16歲,學生。”一名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孩舉起手站了起來。

    “趙良,17歲,也是學生。”趙良接著說道。

    “你倆是同學?”劉玉玲問道。趙良和張燦對望了一下,同時搖了搖頭。

    這時一個年輕男性繼續說道:“劉建,26歲,打工。”然後示意他懷裏還抱著的一名女性接著說道:“她叫趙月滿,22歲,也是打工。她是我女朋友。我們會沒事吧?我們一定能活著吧?”

    周同看他情緒似乎有點激動,對他擺了擺手,示意他先不要說話。

    “大姐,你呢?”周同看向一個憔悴的女人問道。

    “……”女人並沒有不說話,依然緊緊的摟著懷中的女孩兒,雙目空洞的看著前方。趙良扭頭一看,女人懷中赫然就是那個早已死去的女孩兒。

    “死去的應該是她的女兒吧。真可憐!”他心想。

    “那兩位大哥,貴姓啊?”周同接著問道。

    “俺倆?俺倆是一個村咧。我叫劉學鋒,他叫王二寶。來城裏裝修房子類。”兩人萎靡的靠在一起。“能給俺口水喝不?一天都沒粘水了”

    周同聽罷將手中的水杯遞了過去。抱歉的說道“對不住,昨天心裏亂,沒顧到兩位。唉唉唉……你倆慢點喝,咱們水不多了。”看著兩人咕咚咕咚的把半瓶水一飲而盡。周同也是心痛得很,這可是他忍著口渴省下來的。

    兩位搞裝修的民工長舒了一口氣,意猶未盡的將杯子遞回,口裏不住地說著:“不好意思。對不住啊。太渴了。”周同苦笑的接過。

    “你呢?小姑娘?”他接過杯子問一直不停哭的小姑娘。

    “我……我……叫劉思思。嗚嗚嗚……”小姑娘邊揉眼睛邊嗚咽的說道。

    “你多大了?你父母在車上嗎?”劉玉玲口氣溫和的問道。

    “13歲,我……我爸媽讓我一個人……先回家。我想回家……”提起爸爸媽媽,這個不大的小姑娘又再次失聲哭了起來。

    周同四周看了下。算上地上躺著的三名受傷的人和五名死去的人。一共是二十個人,而身體上大概沒什麼問題的只有他們十二個人。接著他說道:“等下我們出十個人分頭去周圍探探路,周圍大概一公里的地方昨天我和李大哥都走遍了。沒有水,沒有吃的。如果這樣下去我們絕對是死定了。這次我想大家分成五組再往遠的地方搜尋一下,哪怕是找到一棵樹也行。時間限定為直線半天的路程。所以請大家把身上能吃能喝的東西都集中一下。說句不好聽的,這次是我們能盡的最後的努力了。在這裏等待的時間越長生存的機會就越渺茫。唉……就這樣吧。”

[ 本帖最後由 francis52027 於 2008-7-2 22:00 編輯 ]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1-26 22:46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