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重生之小人物 作者:燈火通明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25295 316 26
正文 第一章 初到貴境

        天上下著小雨,細如牛毛的雨絲把小樹林和張雲天身邊的青草洗刷的異常幹淨,翠綠翠綠的,惹人喜愛。雖然下著雨,可空氣很透明,只是向遠處看,還有一些朦朦朧朧的,讓人有一種身處水彩畫中的感覺,頗具江南味道。

  只是張雲天的心中卻沒有一絲的詩情畫意,因為他正躺在濕漉漉的草地上,又冷又餓,渾身乏力,樣子很是淒慘,和這個環境正好形成反比。

  張雲天本是個大企業家,是雲天集團公司的董事長兼總裁,身價數百億,在中國也算是數得著的大富豪了。身居高位,金錢無數,這樣的人,可以想見過的是什麼生活。別人享受過的,他都享受過,別人沒享受過的,他也享受過。可以說這一輩子沒有白活。

  可是,這也都是憑著張雲天自己的本事,一拳一腳掙回來的,可不像很多紈褲子弟那樣,是仗著父母的能耐。張雲天本是個窮山溝裏的窮小子,艱苦創業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可謂辛勤一生。由此也可以想見,張雲天絕對是個雄才大略的人物。只是現在,張雲天躺在這裏,卻對自己拚殺了一生的成績,產生了極大的懷疑。

  張雲天還記得,自己是偷偷幽會那個把他的魂都勾去的小情人時,被一輛車給撞了。那輛車張雲天認識,那是他結髮妻子的座駕,還是當年張雲天作為生日禮物送給她的。可是什麼時候開始,兩個人反目成仇的?今天,她竟然駕駛著自己送給她的車來撞自己,這個諷刺讓張雲天對妻子沒有一絲的怨恨,反而是滿臉的苦笑。

  張雲天不怨恨他的妻子,因為他很清楚,是他自己對不起她。自從有了錢,他就開始貪圖新鮮,和那些更年輕,更漂亮的女孩勾搭。妻子鬧過,哭過,跪著求過。可惜張雲天根本就不理會,最終造成了夫妻反目。

  妻子怨恨他,想要謀殺他,這就罷了,畢竟是他先對不起自己的妻子。可是他的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就更讓他傷心了。就在張雲天傷重不治,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時候,匆匆趕來的三個子女,竟然沒有一個是為了將死的父親來的,而是為了爭取多繼承一點遺產。就在他的病床前,三個子女大打出手,鬧的烏煙瘴氣。而床上的張雲天,被氣的險些立即死過去,也沒有人注意到。

  張雲天雖然對妻子很不好,可是對他的三個子女,真的是盡心盡力了。可結果呢,還不是被完全忽視?他們在意的,只有他名下的財產,什麼父親老爸,和陌生人有區別嗎?

  張雲天躺在病床上最後的一個感覺,就是自己突然輕鬆了很多,身體上的痛楚,心理上得到氣憤,全都消失不見了。就好像整個人都變成了空氣,輕飄飄地飄蕩起來。同時,他還聽到病床邊的監視儀器發出尖利的警報聲,屏幕上原本和心跳保持一致的曲線,也變成了平直的一條直線。

  這時,張雲天意識到自己這是死了,意識也開始漸漸地模糊。他最後的一個念頭,就是這一輩子過的真沒意思,人死了,連一個悲傷的人都沒有。如果有來世,一定要好好珍惜身邊的人,營造一個溫馨的家庭……

  可是當張雲天再度恢複意識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三歲的孩子,正躺在路邊的草叢中,默默地忍受著淋漓的細雨,和滿身的傷痛。

  張雲天不知道自己的意識是怎麼會投到一個三歲孩子的身體裏的,這怪異的現象並沒有讓他驚慌失措。畢竟張雲天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物,鎮定得到本能,已經深入到他的骨髓裏了。所以,他立即檢查了一下自己現在的情況。

  不過不檢查還好,這一檢查,卻讓張雲天有些絕望了。這是一副什麼樣的身體啊?瘦弱的簡直沒辦法再瘦了,比網絡上看到的非洲難民還嚇人,除了薄薄的一層皮,就真的只剩下骨頭了。再加上他現在又冷又餓,讓他連抬一下手都無比的費力。

  張雲天苦笑之餘,又有些埋怨老天。原以為老天是給了他再活一回的機會,可現在看來,這根本是再讓他死一回。這麼弱的身體,不用再遭遇什麼意外,只要再有幾個小時,他只怕就要餓死了。除非,有人能救他一命。

  想到可能會得救,張雲天又振奮了起來。只要有一絲活命的希望,他就不想放棄。死,張雲天已經經曆過一回了,那並不可怕。可是能不死的話,當然還是要活下去的好!

  他仔細打量著四周的環境,試圖找出可能活命的希望。他現在躺的地方,是一條土路的旁邊,道路不算寬,可是看路面上的痕跡,是經常有人經過的。這讓張雲天的求生慾望大增。只要他堅持下去,等到有人經過這裏,他的小命就有可能保住了!

  可是他等啊等啊,直到他快要堅持不住了,才聽到遠處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張雲天努力地把頭抬起來一點,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這一看,卻讓他頓時目瞪口呆。因為他看見了一輛只有博物館裏才有的馬車!是那種純粹由木頭製成的馬車,從車廂到車轅,再到車輪,完全是由木頭構成的!而坐在車轅上趕著馬車的那個男人,也是一身的古代裝束,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古意盎然,沒有絲毫的做作。

  「拍電影的?旅遊區?……還是,我投胎到古代了?」張雲天驚疑不定的胡思亂想著,眼前的一切,太出乎他所知的範疇了,因為他縝密的判斷力告訴他,最後的一個猜想,是最可能符合真實情況的。因為無論是那輛馬車,還是趕著馬車的人,一切的細節都符合古代的一切特徵。如果是現代人複製或扮演的,絕對不可能有如此的真實!

  不過再一想,張雲天又釋然了。既然他都能在死後投身到一個三歲孩子的身體中,那麼回到古代又有什麼好奇怪的?投胎再活一遍的事都已經發生了,還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回到古代也不錯,至少這裏的人都還算樸實,對於張雲天尋找家庭溫暖的願望,有更好的條件。

  由於張雲天對看到的一切太過震驚,所以直到馬車經過他的身邊時,他才想起來求救。可他現在的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盡了最大的努力,也不過是嘶啞著嗓子發出微弱的聲音,同時把手臂抬了抬,落下時把草叢砸的發出輕微的聲音。再這個細雨綿綿的天氣以及轆轆的車輪聲中,實在是太難以引起別人的注意了,連張雲天自己都在後悔,怎麼不早點求救,現在這個樣子,趕車的人只怕聽不到吧?

  可讓張雲天意外的是,那個穿了一身普通的青布書生服的趕車人,在聲音發出的同時,就扭過頭來,向張雲天看了一眼。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啊?簡直和有形有質的利刃一般!當趕車人的眼神射到張雲天的身上時,甚至讓他感覺到一陣冰寒,身體都被被刺穿了一樣!

  張雲天和這雙眼睛一對視,心中先是一緊,敏銳地感覺到這個人絕對不一般。接著又一喜,既然對方看到他了,那麼這條小命就算是有救了!

  可讓張雲天無比失望,而又極其憤恨的是,那個人竟然看了他一眼之後,就像沒看到一樣,馬車連停都沒停,繼續趕路去了。好像張雲天就是路邊的雜草,根本就不值得關注!這讓掙紮了半天的張雲天把牙齒咬的「咯咯」直響。沒想到有人竟然如此無視他人的性命!中國人都信奉「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可是這個趕車的家夥,卻沒有一點人類的同情心,就這麼不管不顧地走了!

  張雲天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恨過一個人,就連陰謀奪取他的家產的敵人,企圖殺害他的妻子,他都沒這麼恨過。明明一伸手就能挽回他的性命,可那個人就是不伸這個手!而繼續等下去,以這條路上行人的頻率來看,張雲天知道自己不可能再等到下一撥人了。所以他就更恨這個家夥!而一向以鎮定自若,溫文爾雅為榮的他,現在也忍不住詛咒了起來。

  就在張雲天以為自己再沒希望了的時候,已經駛出了幾十米遠的馬車,卻又突然停了下來。原來,馬車中坐的,是一個不過二九年華的美貌少婦,因為有些氣悶,就掀開窗簾看風景,恰好看到馬車剛剛駛過的地方,有一個小孩子正在拚命掙紮。心地善良的少婦,立即讓馬車停了下來。

  張雲天見馬車停下了,頓時又從絕望變成了希望!從那一男一女的對話中來看,他們是一對夫妻。而趕馬車的丈夫雖然冷酷無情,視人命如草芥,可對他的妻子卻是百依百順,他的妻子要他救人,他即使再不情願,也只有乖乖從命的份。

  趕車的男人從馬車上跳下來,回到張雲天的身邊,先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張雲天前生是什麼人物?那也是號令一出,萬人響應的主兒,雖然這個趕車的男人煞氣極重,可傲氣的張雲天也是不肯買帳的,強抑制著身體上的顫抖,和他冷冷地對視。

  趕車的男人一見這個小子竟然一點都不怕他,反而和他較量上了,這才讓他對這個孩子有些改觀,覺得救了這個小子也還算值得。只是想把張雲天抱起來,卻又發現他髒的實在太過分了,所以只好隨手找了一根樹枝,把張雲天挑了起來!

  這又讓張雲天心中一陣亂罵:「媽了個把子的,你用手提著也比用樹枝挑著強啊!王八蛋,你就是救了我,我也不會感激你的!」

  趕車男人把張雲天挑回了馬車那裏,把他往車轅上一放。馬車裏的少婦急忙探出頭來,憐憫地看著張雲天。張雲天一看到這個少婦,不知為什麼,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媽媽。回想自己大學畢業後,因為不想回那個窮困的小山村,所以一直在城市裏打拼,一連十多年,都沒有回家看望過父母。就連母親去世的時候,自己都因為事情實在是太忙,沒能回去看看。那市他一生中最難忘懷的遺憾。這時一看到這個少婦,頓時惹起了他的悔恨,淚眼朦朧中,啞著嗓子叫了一聲:「媽媽……」

  這一聲「媽媽」,徹底地激起了少婦的母愛,顧不得張雲天身上的髒臭,趕緊把一襲純白的不帶一根雜毛的狐皮大衣裹在了他的身上。然後,又拿出隨身攜帶的食盒,從裏面拈出一個個精美絕倫,香氣撲鼻的小糕點,就要餵給他吃。

  還是那個趕車的漢子經驗要豐富一些,連忙阻止她道:「不要給他吃東西,他餓的太久了,得先喝點稀粥順一順才行。」

  少婦為難地道:「現在到那裏去找稀粥啊?你看他的樣子,再不吃點東西,就真的要餓死了。」

     那漢子道:「稀粥我們是沒有的,可是還有酒啊!餵他點酒喝,活血祛寒,等到了下一個鎮子,再給他弄點稀粥喝。」

  少婦懷疑地道:「喝酒?這麼小的孩子你給他喝酒?這能行嗎?」

  漢子哈哈一笑,道:「夫人你儘管放心,我保他能撐過去。這小子,一定行的。」

  張雲天對喝酒倒不是那麼抗拒,前生他喝酒喝的多了,也知道這是眼下唯一的辦法,所以很順從地就著少婦手中的酒葫蘆喝了幾口。以張雲天前世的經驗,這酒一入口,他就品出了這酒是年頭不少的竹葉青,清冽醇厚,回味悠長。

  可惜,張雲天還沒來得及讚歎一聲好酒,就因為身體太虛弱,年齡又太小,頂不住這濃烈的酒力,昏睡了過去。

[ 本帖最後由 chuang7718 於 2008-11-1 03:51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