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未來世界] 太初 作者: 傲浪天汐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0190 47 0
太初.jpg
  公元2186年,毀滅了恐龍世紀的天外隕石再次降臨地球,整個地球文明被是摧毀,人類幾近滅絕。
  數千年之後,地球重煥生機,原有的生物被新生物所取代。
  出現了以科技為最終目標的機械聯邦!
  以魔法為最究追求的蓋亞帝國!
  以經爆炸輻射而成的變異人樂土三大勢力超級勢力。
  與此同時,一個名為太初的小男孩,史前最終完美基因實驗體的他,開始了沉睡了千年之後的甦醒......
*****************************************************************************************************************************
第一章 楔子 大破滅
  公元2186年6月30日,香港11:00時,漆黑的天空,突然變成紅光滿天,烈光的程度比太陽光更強上十倍以上,人們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紛紛打開窗戶,跑出陽台,抬頭觀望。

  無數隕石,突破大氣層衝向地球,巨大無比的隕石與空氣產生劇烈摩擦以至焚燒!

  一顆顆巨大隕石,均擁有相等放十枚原子彈的威力飛墜爆炸,摧殘這顆東方明珠——香港。

  同一時間,世界各地的大小城市鄉鎮,齊遭千萬惡魔般的大小隕石轟炸摧毀!

  無論山川河流,建築物等,均被摧朽拉朽!

  隕石的絕大撞擊力,引發海嘯地震,火山爆發,大部份陸地陷放火海之中,使地球變成煉獄。

  爆炸產生的輻射,其殺傷力更是無孔不入,無堅不摧,長期不散!

  大氣層下的整個地球,均被紅焰輻射籠罩,活像太陽般,成了火球……

  崑崙山山腳,地底下百米深處,是一個與外界完全隔絕的秘密實驗基地,內中,一個大約十歲的小男孩閉著眼睛,小小的身體無意識地漂浮在裝著碧綠色的液體的一個長方形的玻璃培養槽裡,腦袋剃得光溜溜的,一條血紅的傷口從小光頭的中部延伸到後腦勺,密密麻麻地縫著。

  男孩的嘴裡含著呼吸器,身上貼滿了薄薄的金屬片,然後用細小的電線導到培養槽外的醫療儀器上。

  四周環繞著極為先進的醫療儀器,腦波頻譜儀和心電圖都顯示著這個男孩正健康的存活著。

  隔著足有5釐米厚度的特種防彈玻璃,一群穿著白大褂的人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觀察著男孩的情況,分析著各種各樣的數據。

  在主控室裡,一個頭髮花白的專家模樣的人正在和一個西裝革履的人吵得熱火朝天。

  「蘭博士,外面所有的人都已經被遣送向別的星球了,現在的地球非常的危險,我們快走吧。」西裝革履的人不住的勸道。

  「走,噢,不不,我不去,這是我所見到過的最完美的胚胎,這是我一生的精血,還有三天的時間他就能將自身的基因完美的融合了,到那時,我們完全可以藉著他與外面的那些雜種野獸作鬥爭,有了他,我們為什麼還要跑?」蘭博士那滿頭白髮的腦袋不住的晃動著,眼中散發著的是瘋狂熾熱的光芒。

  西裝革履的人正要再是勸說,不想就在這時,整個的地方突得劇烈的抖動了兩下,那蘭博士的身子一時站立不穩,整個身子便是向地倒去。

  「博士,小心。」西裝革履的人伸手抓向蘭博士傾斜的身子。

  一聲巨大的轟響從百米遠處超合金板處傳來,震的室內的眾人耳膜一陣的震動,而後,接二連三的巨響傳來,有如雷霆般的響起。

  聽那聲響,西裝革履的人已經是臉色大變,一手抓著蘭博士,另一隻手狠拍在身旁一個有著無數按鈕的儀器上最中間的一顆紅色按鈕。
  嘀!嘀!嘀!

  整個的室內響起了急促的警報聲,一時間所有的人全都是慌亂起來,尖叫聲,某些物體破碎的聲音不時響起,西裝革履的人對著話筒大聲的叫道:「大家快走,大家快走,在脫離口有一駕宇宙飛船,所有的人全進飛船裡去,準備逃脫,外面的敵人已經到來了。」

  說完之後,他一把的甩下了話筒,對著蘭博士沉聲道:「博士,對不起了,為了你生命的安全,我只能這樣做了。」

  說罷的他完全不顧蘭博士不住的叫喚,伸出一手傾切在了那蘭博士的脖頸右側,等他收起手,那蘭博士已經是腦袋一斜,昏迷過去了。

  手中抱著蘭博士的身體,一腳踹開了室門,他也是向著眾人奔跑的方向跑去,在經過那個玻璃培養槽時,他突得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定睛看去,卻什麼也沒有,培養槽的小男孩乃是閉著眼睛,沒有一絲的異常。

  搖搖頭,聽到身後傳來的越來越急促的巨響,西裝革履的人不再疑遲,衝向了脫離口。

  轟!
  一聲更加巨大的聲響傳來,實驗室那道足有30釐米厚的超合金板被一股巨力抵著狠衝進了室內,在那門板前所有的物體,無論是堅硬如鋼鐵的實驗儀器還是輕巧易碎的實驗器皿全都是發出了各式各樣的聲響,碎成了一地。

  咣鐺!

  衝擊了將近30來米,橫掃了這路線之內所有的物體後,那超合金板終於是發出了一聲不甘的嗚聲撞在了地上,看去,那如此堅硬的超合金板是竟然密佈著十多個足有大人頭腦大的拳印。

  這般的力量,當真是令人汗顏,一個人如果有這般的力量,那他,也許就不能再被稱之為是人了吧。

  吼!吼!吼!幾聲的怒吼從那通道處傳來,一陣喀什喀什的聲音響起,似乎是某種的東西破碎髮出的聲音。

  過了將近十來秒鍾之後,一個高度足有五米,全身都是是毛髮,最高位置擺放著的是一個狼的腦袋作為頭,渾身肌肉鼓脹的巨型怪物走了進來。

  它的腳趾是很粗大的那一種,外露出的足有一分米長的厚指甲令人心寒,那腦袋中的兩隻綠油油的巨眼,那不斷向外滴著血腥紅血滴的兒狼牙巨嘴更是令人膽寒。

  怪物的目光掃視了整個實驗室後,無意識的沉聲怒吼了兩聲,踩著那令人牙酸的聲音走向了外面,實驗室內平靜了下來。

  過了許久,那培養槽內的綠色液體突得沸騰起來,一波一波的氣浪翻滾而動,整個的培養槽都是抖動起來,一道道的電光火蛇閃動,那是電壓極不穩定的緣故。

  突得,那小男孩緊閉著的雙眼猛得一張,一種冷酷,暴戾,殺戳的氣息從他的雙目之中一閃而出,那種的目光,莞如是那森林最深處,海底最底處的最兇猛,最殘忍的野獸的冷血的目光,不帶一絲的人氣與血息,這種的目光,不應該出現在一個人類的眼中,更不應該是出現了一個才僅是十歲左右的小小男孩的眼中。

  在小男孩睜眼的剎那,氣浪消失了,液體凝固了,沒有任何時間的轉換,沒有任何物體的介入,那原本應是沸騰翻滾不止的綠色液體就是這樣的直接凝固,直接的是被冰凍。

  而那個小男孩,便是這個冰凍的最中心。

  砰,砰,砰,三聲聲響,那與培養槽相接連的數十根光纜自動的斷裂,只餘下三根最粗的,傳輸速度也是最快的光纜乃是存在著,接連著培養槽與主控室的總電源。

  而後的,小男孩緩緩的閉上了雙眼,一切又歸於了平靜......
  ~~~~~~~~~~~~~~~~~~~~
  崑崙山,這個在百年前有著6000米高度的山峰,此時離地高度只是不足百米,在它的四處,翻滾的是一望無垠的熔漿,達至千度的熔漿內不時的冒出泡兒,縷縷的熱氣升上天空。

  在這無邊無際的火海之中,崑崙山,成了一個絕對的孤島,隕石的巨大毀滅,既使是歷經百年乃是無法復元。

  如此一直這樣下去的話,也許再過幾年,這整座的崑崙山也便是被毀於熔漿之手了,而正在這時,天際處突得閃過一道的藍光,藍光一現便是隱去,消失不見了。

  過了將近十秒鍾,崑崙山那離火海只有88米的山峰上處的空間,突得蕩漾起了一波一波的漣漪。

  而後的,有如是某種物體破碎的聲音傳來,一個尖尖的小點從那漣漪的中心冒出,巨大的轟鳴聲響起,整個的空間都是開始震動起來,空中響起了聲聲的破碎聲響。

  隨著膨的一聲巨響,那整個的空間都是破碎了,顯露出的是一個無邊無際的黑色的空間,無數艘長達萬米,寬有千米的戰艦密密麻麻的佈滿了那裡,在其之後的,是更大,更雄偉的戰艦,高傲的懸浮在空間之中。

  而那致使地球空間破碎的是其最外圍的一艘極為小型的戰艦,也許它不是小,只不過相對來說,它那只有一千米長,幾百米寬的體積來說,它只能算是很小了的。

  那艘戰艦衝破了空間的屏障,移至了崑崙山的上空,底部緩緩張開,三道一米方圓的藍光從中射下,待著藍光停止,在那山峰之上,已經是出現了三名長相古怪的生物。

  它們的外形象上去極為的一致,似乎是在身體外層穿了某種統一的戰鬥服一般,當他們降在山頂之上後,其中身高最高的一名生物手指了指腳底下的熔漿,發出了幾聲嘶嘶的叫聲。

  然後便見到他們三人一齊的跳了下去,這下面可是足有上千溫度的熔漿啊,別說是人,就是一塊鐵鐵都能在瞬間融化的熔漿啊,他們就這樣的跳下去,難道他們要找死?

  事實證明,他們並非是活膩了來試玩下火海蹦極是啥感覺的,因為他們的身子在與那滾滾的熔漿相接觸時,那些熔漿竟然自動的分化開來,向著兩旁退去,這,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

  嘶嘶的聲音再度從那高個子生物體上發出,三人的腳步更快了,踏著足以令人直接陷入的軟綿綿的地底,他們的身子卻是不受影響的站在了上面,在他們的腳底下,正散發著兩點白光,一切,都顯得那麼的神乎其神,那麼的令人難以置信。

  破碎空間,分退熔漿,漂浮於軟泥之上,這,難道就是神的本事???

  走了將近百里的路程,高個子突得身子停了下來,在他身後的兩生物自是停下,他們的目光齊都是看向了高個子。

  只山那高個子不知怎麼的就從身上掏出了一個怪模怪樣的小瓶子,然後他將瓶口對準了腳下,瓶子表層的那刻著的道道古怪花紋緩緩流動,一陣地動山搖,一股足有十米直徑的熔漿騰空而起,倒捲著被吸入了瓶口之中,而它的後在,連接的則是無邊的火海。

  瓶子一直就沒有停止過吸入,隨著時間的過去,那瓶身的花紋也是越轉越快,越來越亮了,實在難以想像就那麼點大的小瓶子,竟然能裝得下這麼多的熔漿,枯且不論它會不會被融化的問題,單只這一手,卻足以是震驚中外了,當然,這是照百年前的說法,至於現今,冒似已沒有什麼中外之分了,因為全都成火海了。

  突得,那高個子停止了動作,將瓶口一抬,立馬有一生物走過來,遞給了他一個小小的軟塞,接過後將其塞好,中年人的目光卻是看向了前方。

  在他們的前方,三米之處,一個緊緊閉合,密封著的石門赤裸裸的顯露出了上半個模樣,石門深入熔漿底足有百米之深,卻竟然還能沒被熔漿給消融掉,這也算得上是一個天大的奇蹟了。

  三生物對視了一下,高個子手捧著的瓶子冒出一陣白光,突得就是消失了,也不知被他藏到了哪裡。

  然後他分開熔漿,走到了石門前,手輕輕的一推,身子立馬退後一步,手上也是出現了一個光盾。

  很是驚訝,沒有任何的阻力,石門被推動了,三生物啥也沒說,直接走了進去,而後,石門又緩緩關上,卻是任憑那熔漿怎麼咆哮也滲不進一滴至裡面。

  石門內裡是一個小型通道,只夠一人半並肩而行的寬度,需要低著頭才能進的高度,三生物手中拿著一個類似於燈的發光體,照亮了周身一米左右的距離,沿著這小小的通道走了將近十來分鍾,前方豁然開朗。

  三生物走入了內中,腳下的東西被踩得發出了喀喀的聲響,拿燈照去,竟是一個佈滿了拳印的門板,一生物低下了身子,拿起了那東西,放手中捏了捏,直接將其捏下來一小塊,放在鼻前,過了一會直接將其扔在了地上。

  噢,天吶,那可是超合金板啊,什麼時候被世人公認的稱之為最堅硬的材料會變得這麼脆弱了?

  突得,嘀!

  也不知是三人中的哪一個,似乎是踩到了某根通電的線路,整個的地方剎時燈光大亮起,多台的高效電管將整個基地給照得如同白晝。

  三個生物明顯的是一驚,齊是退後了一步,三人的右手上,都出現了一面小小的光盾,只不過那個高個子的光盾似乎體積更大了一點。

  嘶嘶的怪異叫聲再是從那高個子口中發出,兩人聽命的向著四處遊走著,搜索著一切可能的信息。

  他們所沒有發現的是,在某一個的角落之上,培養槽那玻璃製成的窗前,正有著兩隻綠色,嗜血的目光盯緊了他們的背影,十隻足有一分米長的指甲齊刷刷的露出,無聲的吶喊從那張小臉處發出,卻被擋在了玻璃之內,兩隻小手,正在瘋狂的敲擊著玻璃,張嘴露出的兩排白色小牙,卻是滴著綠色的不明液體。

  三分鍾後,其中的一名生物走到了那個培養槽前,他的那隻外露的眼睛打量起了槽內的物體,那是一個全身赤裸著的小孩的身體,一米四左右的身高,搭配近乎完美的五官,渾身如玉般的皮膚,這是任何的女子都夢寐以求的身體,可那小孩那外露的下身卻提醒著人們他是男的。

  那名生物極是小心的將手先是在玻璃前敲了敲,見內中小孩沒有反應,才是四處摸索了一陣,按動了位於最左邊的按鈕。

  原本閉合著的玻璃窗緩緩的打開,那生物將手已經伸入了內中,想要抓起來好好研究,不想正在這時,那小孩的雙眼突得睜了開來,那種眼神,想來任何一個人看了之後一輩子也不會忘掉吧。

  動了,就在那生物還未來的用反應的時候,小男孩動了,鋒利的指甲毫無阻隔的插入了那生物的喉間,那是生物體上穿著的那套戰鬥服的兩大露點之一,其一便是眼睛,其二,便是那裡。

  一擊必中,生物嗆然倒在,小男孩已經如捷豺般的跳躍到了另一個生物的背後,此時的,這名生物乃是背對著小男孩,他還不知道自己的死機將至。

  嘶嘶嘶!三聲急促的嘶叫從小男孩的左側響起,那是那名高個子生物所發出的提醒迅號。

  聽到迅號,生物的身子急轉起來,他的身子的速度越轉越快,逐漸的,竟似乎已是超越了音速,如此快速度的施轉,其結果便是當他停下轉動時,四周所有的物體全被他捲起的狂風給吹向了遠處,四周的地面一片的乾淨,當真可以說是一塵不染。

  如果他們真的是神,那麼我想此人一定是風神吧!

  不過小男孩並沒有受創,他反而是狂吼著又是衝了上來,那生物發出了沉悶的輕嘶聲音,似乎是在吟唱什麼,在他周身半米的空間突得微動起來,無數道半透明的風刃密密麻麻的出現在他的四周,有如一個個密集的地雷陣。

  小男孩的身子再是動了,兩手屈張,延向兩旁,身上一陣的蠕動,化成了兩隻佈滿了黑色羽翼的鷹翅,兩翅一動,小男孩身子的速度再是提升,幾成一道光線般的直接切入了那生物的外層風刃。

  風刃攻擊在小男孩的身上,發出鐺鐺鐺的聲響,卻是根本就砍不進去,小男孩臨近了他的身前,鋒利的兩翅直接切向生物的喉間,一抹敫紅閃過,那名生物也是活不成了。

  吼!連殺兩生物,小男孩轉過了身子,目光看向了在他身後六米處的那名高個子。

  高個子不慌不忙的將光盾拿出,駕在了左手上,而在他的右手上,出現了一把黑色的小手槍,當看到小男孩向他衝來時,他輕輕按動了槍輪。
  膨!

  一束手指粗細的細小光束從他那槍口處射出,筆直的射向了小男孩,小男孩的兩翅揮動了兩下,整個身子竟然就這樣的上升了半米,躲過了光束,然後以更快的速度衝向了高個子,嘴角,滴落下了綠色的液體,那猙獰的兩眼中顯示器露出的是殺戳的光芒。

  嗆!

  高個子以光盾抵住了小男孩的一擊,同時的飛出了一腳踢中了小男孩的肚子,可是小男孩卻是不為所動,兩隻已經變為雙手的手伸出那長長的指甲劃向了高個子。

  膨!再是一聲的槍響,光束近距離的射在了小男孩的身上,小男孩的身子一陣的抖動,冒騰出股股的黑煙,軟倒在了地上。

  一擊命中,高個子拿出了一個黑色墨鏡,帶在了眼上,然後伸出了一手,輕按了下耳垂邊的一粒微小按鈕,一束細小的紅光照射在了小男孩的身體上。

  墨鏡上突得閃現出了無數有如蝌蚪般的數字符號,並且在不住的跳動,高個子輕咦一聲,似乎是發現了什麼。

  但是,太遲了。

  原本是倒於地上的小男孩突得暴起,兩隻小小的手臂完全的伸長膨脹,眼中紅光一閃,兩隻變異成了巨手前部的指甲狠狠的刺入了高個子外層的戰鬥服中,而後,在高個子剛要反擊的時候,兩巨手已經向著兩旁剛分開去。

  嗤嗤嗤

  數聲輕響,高個子的身體完全沒有抵抗力的被撕裂成了數塊,被小男孩直接的甩在了地上,看著指尖流動著的藍血,小男孩一陣疑惑。

  突得,小男孩雙耳一動,身子飛快的跳躍到了上方頂層上,兩隻兩腳緊貼在牆壁上,竟然有如壁虎般的沒掉下來。

  一隻冒著煙霧的圓形小東西被扔了進來,三秒鍾後,奪目的強光從那小東西上暴起,這種強光,極是的刺眼,足以令一名普通的人類在看見一眼之後就完全的失明,就是那緊貼在上空處的小男孩也是不由的閉上了雙眼。

  過傾,當強光暗淡下來時,在那通道口處,傳來了數十聲的腳步聲,十三個統一戰鬥服,三手持光盾,右手持槍的生物走了進來。

  他們走進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著槍對著四週一通的亂掃,無數的細小光束從他們手中的小槍中射出,被那光束射到的物體,無論是強硬至極的合金鋼板,又或是普通的鋼材,再或是防彈玻璃等等的,全無一絲抵抗力的被摧毀的個乾淨。

  一通摧朽拉朽的狂掃足有三分鍾,眾生物才是停了下來,而此時的,整個基地處已經沒有任何的物體存在了,噢,對了,還有一個在他們身邊的那個培養槽是完好無損的。

  終於,一名生物將槍指向了培養槽了,只待手指一下板動,這基地的所有物體都將完全的消失,突得——

  撲!

  一滴綠色的液體滴落了下來,恰好了滴在了他的槍上,四處濺開。

  那名生物一怔,而就在這時,小男孩動了,此時的他已經是爬到了生物們的上方,看著腳下這十三名的異種生物,他的眼中那絲殺戮的光芒閃的更是的激烈。
  直接跳下,十隻鋒利的指甲伸出,在他跳到那名生物的身上時,鋒利的指甲已經插進了那名生物的腦袋之中,拔出,一柱藍色狂飈而出。

  嘶嘶嘶

  數聲的嘶叫聲急促的響起,剩餘十二名生物中的十一名生物齊是向著四周退開,高舉起了手中的小槍,對準了自己的那名同伴,在他那名同伴瘋狂的嘶叫聲中,按下了槍板,十一道細小光束全是射在了那名生物的腦袋上,因為小男孩正是蹲坐在那裡。

  但是,還是沒有用,因為小男孩已經跳到了一邊,秒來時間內,他又是跳到了另一名生物的頭上,於是,那名生物也難逃被眾同類槍殺的命運。

  這般兩次下來,生物們變得聰明了,將各自的距離拉得更大了,圍成了一個大圈兒,在這其中,又槍殺了一名同類,九名生物組成一個大圈,手中的槍一刻不停的射出光束,而在圈中的小男孩卻不得不四處跳躍,以躲避被槍殺的命運。

  九隻槍,九條光束,交織成了一張嚴密的攻擊網,無論小男孩往哪處攻擊,所有的槍都是緊緊的跟隨著他,而且那名被小男孩鎖定的生物也會向後退卻,與小男孩拉遠著距離。

  這般的戰況維持了將近半個小時,小男孩的身子開始緩慢了下來,也開始了喘息起來,半個多小時激烈,沒有絲毫停頓的運動,就是再怎麼強的人也會受不了,更何況他還只是一個小小的孩子。

  三分鍾後,小男孩的右腿被光束輕輕的接觸了一點,立時那裡冒出了黑煙,小男孩一陣吃痛,身子立時又慢了一拍,而此時,另一束的光束便是射在了他的後背上。

  而後的,多束的光束幾近同時的射入了小男孩的全身,圈中,小男孩一陣的晃動,最後撲得倒在了地上。

  九道紅光幾乎是同時的射在了小男孩倒地不起的身子上,過了三秒鍾,眾生物齊是點頭,收起了武器與紅光,一道足球大小的藍光從其中一名生物手上的方形器具上發出,穿透了頂層的鋼化表層,穿透了上方的山石,穿透了一切,最終的從崑崙山的山頂上射了出來。

  三艘戰艦從那破碎的空間入口處進入,數十道的藍光降下,眾多生物現出,同穿著統一的衣服,步入了石門,步入了通道,步入了基地之中。

  小男孩被擺放在了地上,走進來的數十位生物快步的走到了小男孩的身體旁邊,指畫著手腳,嘴中不時發出嘶嘶的叫聲,似乎是在爭執著什麼。

  十分鍾後,一個大的圓盤被一名胸前刻蛇的生物突得變出,圓盤被拿出後一陣變動,最後從四面八方伸出百多只機械手,各色的工具俱全,整一個移動研究庫。
  小男孩被放在了圓盤之中,各色的光芒照射在小男孩的身上,掃瞄著小男孩身體中的一切可能。

  三天後,基地內中的空間一陣蕩漾,一個高大,強壯的生物破空從中走了出來,沒有穿別的生物那般的戰鬥服,他的身上只包裹了一身的紅色長袍。

  他的臉是綠色的,前額高高的突出,兩隻丹鳳一般的眼內陷進去,鼻子處是三個小孔,嘴巴大大的張開,佔據了整張臉將近一半的大小,四根一分米長的綠須從他們的嘴的四角延伸而出,在空中微微的晃動著,在四根綠須環繞的正中,則是一排黑齒,

  這,便是生物的真正面貌。

  他的進入,基地中所有的生物全都是停止了手中的動作,齊都是半跪在了地上,顯示了他身份的不凡,一塊暗紅色的晶體從他的手中出現,輕緩的飄到了那名正在研究著小男孩身體的婚那刻蛇的生物的手中。

  那名生物顫抖著的接過了晶體,重重的點下了頭,轉身開始了對小男孩更瘋狂的研究,十天之後,那名生物手捧著那塊暗紅色晶體,緩緩的放入了小男孩的額頭上。

  晶體慢慢的內陷進去,完全無視人體皮膚皮肉的阻隔,進入了小男孩的額頭中,變得不再可見了。

  事情做好之後,那圓盤伸出了一根小小的吸管,輕嗤的插進了小男孩的腦中,那吸管是由一種不知名的物體所築成的,此時的吸管上的表面上,一組組的圖像開始了顯現。

  其中有西裝革履的人與一個白大襯的人的爭吵,有人們驚恐的尖叫,驚慌的逃竄,有那怪獸的出現,有小男孩與這些生物相鬥,而後是一片的黑暗。

  圖像到此時中止了,因為吸管已被拔出。

  一隻超長的鐵臂從圓盤的底部延伸而出,直接的提起了小男孩的身體,將它放入了那個培養槽內,而後的培養槽的那玻璃窗門被關上。

  圓盤開始了抖動,所有的工具手臂全都回縮,然後的整個足有四米方圓大小的圓盤開始了縮小,越縮越小,最終變成了一個巴掌大小的——————陀螺。

  不錯,陀螺,就是那種小孩子用來玩相碰,相撞的陀螺。

  那生物將陀螺拿起,白光閃動,陀螺消失不見,手一揮,所有在場的生物開始了退卻,一分鍾後,眾人齊是退到了通道口外面,基地中只餘那名刻蛇的生物在觀看關槽中的小男孩。

  當外面傳來嘶嘶的叫喚聲時,這名生物將手中的插頭插入了插孔之中。

  轟轟轟,電流再是通進,槽內的營養液再是被不斷的合成出來,供給了小男孩的生存下去的營養。

  而後,通道口的那石門緩慢的閉合了上去......

[ 本帖最後由 ashworld 於 2008-7-29 14:22 編輯 ]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1-27 00:15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