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都市] 撒旦 作者:婆娑世界教主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1632 69 7
內容簡介︰
玩多少陰謀、用多少韜略才配得上奸雄這個稱號?
  終于有一天,陳道藏立于眾生之上,俯瞰腳下一路行來的累累白骨,喃喃道︰若不夠,再殺便是了。
  ————————————————————————————————————
  ps︰太多小說主角的成雄過程往往都是緣于作者這位上帝的n次金手指,像一場游戲主角開了無敵外掛,成為bug的存在,這才得以走到最後得以獲得美人青睞,倒不是說這樣如何落了下乘,只是總覺得少了點韻味,所以盡量寫一本外掛少一點、不作弊的現實一點的yy之作,重點不在于成為怎樣的上位者,而在于如何成為。
  新人讀者能瞧出這是本極少狗血但就是爽的作品。老鳥能看出這是本主角智商和情商都不會低到令人發指的非毒草。淫蕩者則能看出本書已經深諳不無恥無以逆天的真髓。衛道士們也能看出這是本一個個人物冷漠到骨子里但總是內心存有一分溫暖和底線的作品。


正文開始

第一卷 第一章 西子湖畔的女人

    “陳道藏,如果不是我養你,你就是做鴨子都活不下去!”

    杭州西子湖畔的青藤茶館,紫篁幽靜,茶香裊裊,一個女人滿臉憤怒地望著對面的男人,原本恬淡的聲音變得尖銳而刻薄,縴細手指顫顫微微端著一杯上等的雨前龍井茶,她一身端莊典雅當然也是價格不菲的紀梵希職業套裝,妝淡精致,容貌雖算不得沉魚落雁,氣質卻是極不俗,誰能夠讓這樣一個知性女人言語如此惡毒,沒有些與眾不同的高深道行,斷然是不能的。

    也虧得這是茶館的雅間,要不然女人這句話足夠引發不小的轟動。

    她對面坐著的男人年紀在二十五六左右,跟玉樹臨風或者英俊瀟灑這些帥哥專利是八桿子打不著,穿著也只能說是得體,沒有所謂世家公子哥的那種鋒芒畢露,也沒有紈褲大少們的玩世不恭,只是嘴角噙著些許習慣性的微笑,但不痞子也不邪惡,也沒有做作的深沉,就如同他那雙一看就讓人覺得適合彈鋼琴的手一般,很干淨,僅此而已。

    他端起茶杯,動作不溫不火,望著眼前這個在杭城也算小有名氣的女人,道︰“是啊,如今這世道做鴨子競爭太大,既要有不錯的相貌,懂點花言巧語,最緊要的是還需要床上功夫不賴,對一般男人來說,確實要求高了點。我一個小鼻子小眼楮小人物,自然是做不來這鴨子的。”

    女人一怔,黯然神傷,顯然男人的平靜讓她更加難受。

    女人就是如此,被情所傷後她會本能的報復,潛意識中甚至希望對方也能傷害她,然後兩個人在傷痛中糾纏下去,即使不愛了,也要相互恨著,這就是女人,一種只有造物主才能理解的生物。

    “南予,我不適合你,起碼,不適合你家族。再者,並不是每個公主和馬夫都能夠在私奔後獲得幸福生活,你選中的男人未必就是適合結婚的,你父母選中的也未必就是不適合一起生活的。”容貌平平的年輕男人笑容帶著一點澀意,轉頭望向茶室中擺放的古樸陶器,輕聲道︰“也許你覺得我這麼說很虛偽,是給自己找借口吧?”

    “是很虛偽,根本就是讓我惡心!”

    女人憤然起身,猛然將手中那杯茶倒向男人的臉,微燙的茶水灑落一地。

    叫陳道藏的男人卻依舊沒有動怒,這樣的他不知道是隱忍功夫驚人,還是城府到了恐怖的地步,他只是掏出一塊隨身攜帶的藏藍色手帕隨意擦拭一番,然後疊好放回去,道︰“那個男人我調查過,雖然是個紈褲,但不濫情,而且他在私募方面的根基也能給你和家族有所幫助。”

    “你給我滾!”

    女人淒然喊道,雖然一臉泫然欲泣的模樣,卻依然倔強地沒有流出眼淚。

    雖然讓男人滾,但她興許是怕這個可惡的家伙看到自己不爭氣的一幕,拎著包率先沖出茶室。

    陳道藏見一杯茶已經飲盡,再倒了一杯,倒茶都講究七分滿,留有三分余地,可他從來都是倒滿,嘆了口氣,輕輕搖頭,不知道是後悔還是愧疚,又或者是一場愛情游戲落幕後的唏噓感慨?只是不到五分鐘,那個奪門而出的女人便折返回來,重新坐在他對面,臉上淚痕無法掩飾,再沒有最初听到男人提出分手的惶恐和悲憤,本就清澈的眼眸也看不到太多脆弱。

    陳道藏輕輕一笑,將自己手中那杯幾乎溢出青瓷茶杯的龍井茶遞給她。

    “你走吧。總部要調我去北京,以後恐怕再沒有見面的機會,以前每次見面從來都是你等我,然後我先走,這次你先走。”女人嘆氣道,擠出一絲苦澀笑容,她何嘗不清楚家族是怎樣的輕視這個男人,父母又是如何的希望她能夠和那個韓家大少走到一起,這一紙調令本來早已被她扔進垃圾簍,沒想到竟然還要重新拾起,還真是人生如戲。

    “好。”

    陳道藏將那杯茶放在女人面前,也沒有說保重之類的言語,徑直走出茶室,雖有遺憾,卻沒有半點留戀和不舍,決絕而執著。

    女人雙手使勁捂著那只溫熱的茶杯,能讓人在盛夏覺得遍體森寒的只有人心,這個時候男人多半會吸煙,而她選擇這只那個男人觸踫過的茶杯來汲取微不足道的溫暖。她是宋南予,不會容忍自己像潑婦那樣拉扯著那個貌似平庸其實驕傲的男人不讓他離開,情緒震蕩之後,她會像在金融市場上對待突發狀況那般迅速讓自己找到平衡點。

    宋南予低頭望著那串晶瑩圓潤的珊瑚念珠,雖然口頭上說她養著陳道藏,可細數這一年多的交往情景,卻是他從沒有收過她一份東西,倒是他送給她這串異常溫潤的念珠。

    宋南予望向窗外,緊咬著嘴唇,要不是知道陳道藏有出門不帶錢的習慣,她的自尊是斷然不會容許她回到茶室的,她對這個男人,確實是用了心的,苦笑著喃喃自語︰“道藏,你習慣了征服,我很好奇怎麼樣的女人才能征服你。”

    一個男人地位如何,要看他的對手,而他的品味如何,則要看他的女人。

    宋南予,畢業于普林斯頓大學的她,自然不是那種靠一張臉蛋和幾句花言巧語就會被征服的花痴女人。

    …………

    青藤茶館門口石階上坐著兩個相貌迥異的青年,其中一個估摸著身高足有一米九,體重也直逼兩百斤,若非眼神渙散,這樣一個異常彪悍的青年足以讓絕大多普通人硬生生生出窒息感,另一個則托著腮幫,閉目養神,手中摩挲著一塊字體古拙的龜殼。這兩個人長得很矛盾卻偏偏氣質和諧,頗有那對太極陰陽魚的意境。

    “商朝,這是第幾次了?”身材魁梧的年輕男人雙手環著後腦勺,眯著眼楮望著茶館門口的車水馬龍。

    “第七次。”閉著眼楮的青年漫不經心道,他的嗓音很中性,如果不是太冰冷,絕對能很天籟,事實上那雙撫摸著龜殼的手比尋常女人還要白皙縴細,加上他清逸的相貌和消瘦的身材,從來都不缺旁人或者驚艷或者錯愕的眼神。

    “為什麼?”眼神似乎先天性不集中的壯碩青年疑惑問道,他隨即又把視線投向川流不息的街道,因為他知道身邊這個死黨會給他一個听不懂的答案。

    “《雜阿經》卷三二雲眾生一切苦生,皆以愛欲為本。”

    斯文如書生的俊美青年停止撫摸龜殼,睜開眼楮,凝望著天空的烈日,喃喃自語,也不管身邊的人是否會意,“當然,此處的‘愛欲’並非單指情愛和性欲,而是貪欲,融子,你看眼前這些人,熙熙攘攘,作如是觀,都逃不過名利兩字。”

    “真酸。”

    陳道藏一走出青藤茶館看到兩個蹲茅坑不拉屎的家伙,臉上就浮現出並不掩蓋的笑意,這廝剛剛可以算作扮演了一回欺騙良家婦女感情後就拍拍屁股走人的禽獸形象。胡亂揉了揉那個俊美青年的頭發,陳道藏也不理會那可憐蟲的無奈表情,摟著這兩個起身的死黨,道︰“走,拼酒去!”

    “我們有錢嗎?”被喚作融子的壯實青年撓了撓頭道。

    有一頭讓女人嫉妒青絲的青年安靜站在陳道藏身邊,他叫商朝,名字本就古怪,其實還有個更稀罕的字——殷墟。他手中拿著坐石階時候做墊使用的一卷《大般涅?經》,頭發被陳道藏弄亂,也不出聲,嘆了口氣。

    “喝酒的錢還是有的。呵呵,我倒是想做那種一分手就有分手費的小白臉,可惜沒那本事。”陳道藏聳聳肩道,撇了撇嘴,從口袋里掏出一根煙,點燃叼上,吐出一個煙圈,“融子我告訴你,生活無非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可愛情一旦沾染了這些玩意,尤其是最好別跟錢扯關系。”

    “為什麼分手?”

    商朝輕聲問道︰“宋南予是你交往時間最長的一個,她沒有太多世俗女人的貪嗔痴,道藏,這樣的女人不好找,杭州比她漂亮的興許一大把,比她有錢的千金公主也不少,可不那麼俗氣的,不多。”

    “她不是那種為了愛情能夠犧牲父母家庭的女人,所以我們即使走在一起,談婚論嫁,甚至結婚生子,以後也會有太多的矛盾,那個時候她夾在中間為活得很累,一個女人心神疲倦過一輩子,會很快蒼老的。”

    陳道藏走向西湖,似乎一呼吸,就能夠嗅到愛情的味道,斷橋殘雪,柳浪聞鶯,雷鋒夕照,杭州確實是一座嫵媚到骨子里的女性化城市,只是這樣一座精致的城市近年竟然在政界也風生水起,從這里走出去兩位政治局委員,要知道杭州到北京的距離跟上海到北京的距離就地理而言相差無幾,可政治距離,卻是天壤,只不過陳道藏離等級森嚴的政治太遙遠,與風起雲涌的商界也是沒啥干系,就如他如說,只不過是小人物一個。

    至于他這個小人物如何能夠跟宋南予這樣的成功女人產生交集,那就是一段宋南予一輩子都不可能知道真相的“陰謀”,也許她覺得那是一份桃花源式的戀情,卻不知道一切都在陳道藏的計算之中,從開始,到落幕。

    小人物要生存,要活得滋潤,往往需要更多的智慧,或者說是奸詐。

    這無關道德,無關情操。

    “她選擇甩你耳光還是潑你茶水?”商朝輕笑道。

    “後者。”陳道藏彈掉煙頭,開始抽第二根煙,他能夠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但不代表他能夠做到心如止水不起半點波瀾的境界。

    “看來宋南予是真發了火,要不然以她的家教斷然做不出這樣的舉止。”商朝一手捧佛經,一手撫摸那塊古樸的龜殼,這塊龜的腹甲上面篆刻有類似甲骨文的古老文字,起筆圓潤,收筆尖銳,雄勁無比。

    壯碩青年沉默著跟隨這兩個死黨,他的話素來很少,再說陳道藏跟商朝的對話大多都听不懂,所以他從來不插嘴。

    “再如何,也僅是過客而已。”陳道藏已經可以看到西湖。

    “如果她問你到底有沒有愛她,你怎麼回答?”商朝好奇道。

    “愛著的時候自然愛著,不愛的時候也真的是不愛了。如果一個女人在一段情感結束的時候還不確定對方是不是愛她,是不是可悲了點?”陳道藏輕笑道,三個人中只有他抽煙,但他每天只會抽三根,這當然不是說他很窮,而是說明他是個很有克制力的人。

    “反正你本來就不是好人。”商朝本想說什麼,隨即釋然,那張清逸秀氣的俊臉露出一抹足以讓少女花痴的微笑,一個男人比女人還女人,是慶幸?還是悲哀?

    “好人?”

    陳道藏冷笑,深深抽了口煙,卻不再發表言論。

    一輛上海牌照的奧迪A6在西湖畔一個小廣場停下,這里本是機動車輛禁止通行的地段,這輛黑色奧迪不遠處就有“禁止停車”的告示,附近的一個保安趕緊走過去,臉上也露出煩躁的神情,一個月拿一千兩百塊工資的他似乎有充分理由仇視這群開豪華轎車就不可一世的富人。

    陳道藏一行人剛好回頭看到這一幕。

    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只剛跨出車門的腿,陳道藏好歹也算是跟不少美女打過交道的家伙,卻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腿極其修長圓潤,黑色細高跟鞋很完美凸顯出她小腿的誘人弧度,隨後便是一頭柔順的青絲,以及挑不出毛病的身材,她的身體略微清瘦,算不得豐腴,卻不輕浮,勻稱而曼妙,這個時候陳道藏覺得惋惜,因為他見過不少身材好卻臉蛋平庸的女人。

    出乎意料,這個女人有一張極動人的美人瓜子臉,鼻梁上架著一副精致的黑框眼鏡,但最讓人難以釋懷的是她的冷漠氣質,有這種氣質必須有足夠的資本,要麼家世傲人,要麼本身絕美,陳道藏眼前這個女人似乎兩者兼備。

    那個原本準備出言訓斥的保安硬生生把話收回肚子里去,一看到女人那冰冷的神情,頭皮一陣本能地發麻,最後直到擦肩而過他也沒有說什麼,倒是走遠了後才小心翼翼回頭偷偷瞄這個大美女。

    有種女人,確實能夠讓太多男人自慚形穢並且知難而退。

    陳道藏回頭,走遠。

    他早過了那種見到個水靈美女就恨不得霸王硬上弓的年齡,天下美人都任由自己采擷,那是網絡種馬小說主角才有的命,可惜他的人生不是小說,所以他必須在自己的底線和能力範圍之內付出和經營。

[ 本帖最後由 k231731 於 2008-7-26 02:57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